第四十三章 關洛風雨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終南一劍仙沉聲道:「且慢!」

  花、卓二女立著不動。

  終南一劍仙別臉望著麥飛龍問道:「飛龍,你說他是崑崙派的施毓俊?」

  麥飛龍點頭答道:「是的,他曾參與競技大會的舉重一項,初賽就舉了八百斤,決賽舉八百四十斤未成功,被判出場。」

  終南一劍仙記起來了,點了點頭,回對美人幫主問道:「魚幫主為何殺了這人?」

  美人幫主道:「敝谷谷口立有一塊警碑,上刻『私人禁地擅人者死』八個字,白掌門人諒也看見過吧?」

  終南一劍仙眉頭一皺道:「是他剛剛闖入貴谷的麼?」

  美人幫主道:「是的,這人自參加競技大會之後,就一直纏著敝幫花風姑娘不捨,前幾天竟追到谷外來,被困在『九轉迷蹤陣』內,妾身國憐憫他一片癡心,沒有為難他,只警告他速返昆侖不得繼續糾纏,但他不聽,一直在谷外流連不去,今夜他竟不聽警告硬闖入谷,這是咎由自取,可怪不得敝幫了!」

  終南一劍仙道:「他是愛慕貴幫姑娘,對貴幫茲無敵意,魚幫主實不該殺他。」

  美人幫主冷笑道:「這是敝幫立下的規律,誰要硬闖入谷,都得死!」

  終南一劍仙道:「魚幫主不是說過不反對貴幫姑娘出嫁麼?他對花姑娘一片癡心,魚幫主就該讓他和花姑娘交往,為此而殺害一個青年,異非太殘酷了?」

  美人幫主道:「問題是花鳳並不喜歡他,安身也會要花鳳出去明白告試他,但他不肯死心,所以妾身也沒辦法了。」

  終南一劍仙輕嘆一聲,說道:「他是崑崙門下,如今被魚幫主殺了,魚幫主如何向該派交代呢?」

  美人幫主道:「沒有什麼要交代的,他們若要追究,妾身就要反問他們縱容門下調戲敝幫姑娘之罪!」

  終南一劍仙覺得她花「調戲」兩字用得太豈有此理,不由皺眉道:「他曾調戲過姑娘麼?」

  花鳳開口道:「不錯!他曾經調戲奴家,前天奴家出去勸他離開,他不但不聽,還上前摟抱奴家,毛手毛腳的把奴家輕薄了一番!」

  終南一劍仙見她說得那樣大方,毫無一絲羞色,心中有些不信,但事情已是死無對證,故意不便多說,只有搖頭嗟嘆道:「他對姑娘既是一片癡情,竟又對姑娘毛手毛腳,真是不可思議了。」

  花鳳撇撇唇道:「奴家不喜歡他,所以他就亂來喊!」

  美人幫主揮一揮手,說道:「好了,把他抬出去吧!」

  花鳳和卓明珠聞言,便將施毓俊的屍體抬了出去。

  美人幫主殺死一個人似不當一回事,看著施毓俊的屍體被抬出飯館之後,目光隨即落到棋枰上,笑道:「原來二位在奔棋呀!」

  終南一劍仙輕嗯了一聲,冷冷道:「已經下完了。」

  美人幫主道:「二位棋力誰強些?」

  終南一劍仙淡淡一笑道:「差不多。」

  美人幫主微笑道:「妾身對此道亦極愛好,可惜棋力不夠,不知能否問自掌門人請教一局?」

  終南一劍仙道:「請教不敢當,不過現在夜已深,明日奉陪如何?」

  美人幫主道:「也好,妾身明日再來請教,三位請歇著吧。」

  他搭著勝雪紅的香肩,儀態端莊的走了。

  終南一劍仙親自送到牆門,見她走遠,才命麥飛龍關好牆門,回到廳上。

  對於施毓俊的被殺,老少三人的心情均甚沉重,相對沉默良久之後,麥飛龍首先打破沉靜道:「師父,弟子覺得施毓俊這個人似非無賴之輩,他之被殺,可能另有內情……」

  終南一劍仙點點頭道:「不錯,他適才奔人廳中開口就要為師救他,看他的樣子,好象早就知道為師在此,這一點很奇怪……」

  孟三彥問道:「他一眼見到白兄時,沒有一絲詫異之色麼?」

  終南一劍仙道:「沒有!」

  孟三彥沉吟道:「這果然奇怪,他即使曾在競技場上見過你,但突然在此見到你時,應該會有驚奇之色才對……」

  麥飛龍道:「她們說他已到了數天,也許咱們人谷時被他看見了。」

  孟三彥搖頭道:「這不大可能,就算那時他已在『九轉述蹤陣』內,那麼他能見到咱們,咱們也一樣能見到他,因為我的『九轉述蹤陣』每隔九步更有一變,也即是說他能見到咱們,那麼距離咱們三人絕不會超過九步遠,在那樣近的距離之內,咱們三人怎會都未發現他呢?」

  話聲一頓,繼道:「還有,他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居然能夠在幾天之內就悟透我那『九轉述蹤陣』的變化而出陣入谷,也太不簡單了!」

  終南一劍仙道:「此外,他適才進人廳中的情形,還有一點也很奇怪,好象已經打得精疲力竭似的,一人廳中便力竭倒下……在他逃入之前,咱們好象沒聽到打鬥之聲吧?」

  孟三彥道:「不錯,我也沒有聽到。」

  終南一劍仙道:「而谷口到此不過數百步之遙,他怎會跑得精疲力竭呢?」

  麥飛龍說道:「是不是他已經好幾天沒有吃飯了?」

  終南一劍仙搖頭道:「若然如此,他怎敢硬闖入谷?不是!不是!」

  孟三彥道:「我的眼睛不大好,他是不是穿著一件白色中衣?」

  麥飛龍道:「是的。」

  孟三彥冷笑道:「這就怪了,只有在家裡或客棧裡才會只穿中衣!」

  終南一劍仙冷哼一聲道:「看情形,施毓俊之死,絕不象她們所說的那樣單純……」

  孟王彥點頭道:「對,一定有問題!」

  終南一劍仙望著他,語含深意地問道:「會不會是句話那?」

  孟王彥又點頭道:「可能!」

  麥飛龍聽不懂所謂「那句話」是指何事,問道:「師父,你懷疑什麼?」

  終南一劍仙壓低聲音道:「施毓俊可能是被引誘人谷做了她們的面首,因不堪其苦,故逃出來向咱們求救的!」

  麥飛龍心驚道:「哦……」

  終南一劍仙面色一肅,又道:「為師愈來愈覺得這個美人幫不象是個清清白白規規矩矩的幫派,你以後千萬要小心,無事最好不要輕離賓館。」

  麥飛龍點了點頭,道:「是的,弟子不出去就是了!」

  孟三彥道:「在未得充分證據之前,你們最好仍與她維持友好關係,否則恐怕出不了這座美人谷呢!」

  終南一劍仙點點頭道:「這個老夫明白。」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

  黏豔娥沒有返回美人谷。

  美人谷中也未再發生其他事故。

  終南一劍仙三人每天在賓館中奔棋消遣,過著清靜優閒的日子。

  一晃過了二十四天,距離與崆峒派會師潼關會英閣的日期,只剩下四天了。

  這天一早,美人幫主進人賓館說道:「白掌門人,咱們似乎該動身了吧?」

  一終南一劍仙道:「正是,老夫正打算招呼魚幫主今天起程,魚幫主是否準備好了?」

  美人幫主道:「是的,其實也沒有甚麼準備的。」

  終南一劍仙道:「那麼,咱們立刻就走飛龍,你去打點包袱。」

  麥飛龍應是退去。

  終南一劍仙接著轉對孟三彥問道:「孟大俠打算在此等下去?或是……」

  孟三彥道:「孟某人等下跟你們一道出谷,回家去看看,若不見小女在家,再來此谷守候。」

  終南一劍仙點點頭道:「回家去看一看也好,說不定令愛已經回家了亦未可知。」

  孟三彥轉望美人幫主笑問道:「魚幫主允許某人再來貴谷打擾麼?」

  美人幫主道:「不必客氣,孟大俠只管來好了,只是妾身不在谷中時,若招待不周,可要請孟大俠多包涵。」

  孟三彥一笑道:「孟某人若再來,當自備食物,不敢再勞煩貴幫姑娘送飯了。」

  美人幫主微微一笑道:「敝幫並不在乎孟大俠這一口糧,不過孟大俠若怕我們對你下毒,自備食物也好!」

  孟三彥哈哈大笑道:「好說,孟某人的肚子任何毒藥均能消化,我之所以打算自備食物,是因不願再領魚幫主之情罷了!」

  正說著,麥飛龍已背著包袱走人廳中。

  美人幫主起身說道:「妾身的幾個姑娘已在外面等著,咱們這就走吧!」

  於是,四人一行,走出了賓館。

  在館外等待出發的有花風、卓明珠、林馨、杜鵑花、蘇雪蓮。

  師圓圓、勝雪紅七女,此外還有一頂小巧玲瓏的紅轎和兩匹駿馬,其中一匹是麥飛龍騎來的五花馬,原是勝雪紅送給他的。

  美人幫主指著另一匹馬,向終南一劍仙笑道:「白掌門人,妾身為您準備了這匹馬,希望能讓您滿意。」

  終南一劍仙也不推辭,頷首道:「謝謝!」

  美人幫主含笑又道:「妾身不便騎馬,故要乘轎下山,到了山外再改乘馬車,失禮之處,還請掌門人諒解。」

  終南一劍仙說道:「別客氣,魚幫主,請上轎吧!」

  美人幫主於是彎身坐人轎內,抬轎的是兩名身材健美的女子,她們把轎子抬起,隨即向著谷外走去。

  終南一劍仙和麥飛龍亦即上馬,跟在花風等七女之後,孟三彥牽著管家婆走在最後面。

  一行人出了美人谷,經過谷外的九轉迷蹤陣,循著一條隱秘而寬坦的山路,迤儷而行。

  走了一天,居然就已走出伏牛山區了。

  而剛剛走到山麓,就見近處停著二輛華麗的馬車,駛車的是兩名勁裝大漢,他們一見美人幫主等人到了,連忙把車開到跟前,下車向美人幫主恭敬行禮。

  美人幫主走出紅轎,仰頭望望天色,隨即回對抬轎的二女說道:「天快黑了,你們二人快回谷去吧。」

  抬轎的二女齊聲應是,立即抬著空轎返回美人谷而去。

  終南一劍仙問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美人幫主答道:「是陝西與河南的交界處。西行十里即是龍駒縣。」

  終南一劍仙一哦道:「那麼,今夜咱們可在龍駒縣城投宿,明早再動身不遲。」

  美人幫主道:「好的。」

  終南一劍仙轉頭對孟王彥問道:「孟大俠,你呢?」

  孟三彥道:「孟某人決定再趕一夜的路,就此分手了。」

  他和大家拱手道別,牽著管家婆大步而去,轉眼間就消失於暮煙之中。

  美人幫主和花風七女也隨即坐上二輛馬車,走在前面,一行向龍駒縣城進發……

  第三天的薄暮時分,一行十人抵達潼關,當即住入城中最大的一家五福客棧。

  連同駕車的兩名勁裝大漢,十二人開了六間上房,大家在客棧裡吃過飯後,美人幫主說道:「明日中午便是約定在會英閣見面的時刻,不知崆峒派掌門人司空瑜到了沒有?」

  終南一劍仙道:「可能已經到了。」

  麥飛龍說道:「師父,讓弟子出去找找看,如何?」

  終南一劍仙頷首道:「也好,順便看看牛長安來了沒有?」

  麥飛龍點頭稱是,向在座的美人幫主拱手一禮,轉身便欲出棧。

  美人幫主道:「麥少俠請等一下。」

  麥飛龍轉回身子,問道:「魚幫主有何指示?」

  美人幫主道:「此地距華山極近,也許華山派的人已得知我們要在會英閣會師的消息,你一人出去只怕不太安全,還是叫雪紅陪你一起去的好。」

  麥飛龍聽到要和勝雪紅一起去,心中就覺不自在,說道:「魚幫主請放心,他們若對小可不利,等於不打自招,我想他們不會這麼傻的。」

  美人幫主笑道:「萬一出現的是『金身怪人』呢?」

  麥飛龍道:「天未黑,他們絕不敢穿那種衣褲在城中現身。」

  美人幫主打岔道:「但他們也可能躲在暗處發暗器襲擊你,總之你們兩人同去較為安全,萬一有個差錯,也有人可以回來報訊。」

  說到這裡,轉對勝雪紅道:「雪紅,你陪麥少俠走一趟吧!」

  勝雪紅一福道:「是。」

  她又向終南一劍仙一福,便對麥飛龍嫣然一笑道:「麥少俠,咱們走呀!」

  麥飛龍無奈,只得同她一起出棧。

  人走到街上,勝雪紅笑問道:「咱們到何處去找?」

  麥飛龍談談道:「先去咱們原來投宿的那家客棧找牛長安,然後再去會英閣看看。」

  勝雪紅點點頭,說道:「好,我想牛長安也該到了。」

  麥飛龍輕嗯一聲,不願多說話。

  勝雪紅轉聲道:「你還在生我的氣?」

  麥飛龍道:「沒有……」

  勝雪紅忽然眼睛一紅,象是受了極大的委屈,傷心地道:「你不喜歡我沒有關係,但你不該歧視我……」

  麥飛龍道:「我沒有歧視你啊。」

  勝雪紅嗔聲道:「還說沒有,自從那夜之後,你一見到我就板起面孔,冷冰冰的理都不理人家,難道…難道我不該喜歡一個男人麼?」

  麥飛龍道:「你當然可以去喜歡一個男人,不過,我不願你自受痛苦,所以覺得你我今後還是疏遠一些較好。」

  勝雪紅道:「你我不能結合,難道也不能做朋友?」

  麥飛龍道:「當然可以,咱們現在不就是朋友麼?」

  勝雪紅嘟嘟嘴,說道:「可是,你對我太冷淡了。」

  麥飛龍道:「小人之交甜如蜜,君子之交談如水,淡一些有何不好?」

  勝雪紅幽幽一嘆道:「我想不通你為何這樣對待我…」

  麥飛龍說道:「那天晚上,我已經把話說得很清楚了。」

  勝雪紅道:「你一定要娶孟姑娘?」

  麥飛龍道:「是的。」

  勝雪紅籲了口氣道:「萬一黏豔娥一直不放她回家呢?」

  麥飛龍道:「我會去找。」

  勝雪紅道:「要是找不到呢?」

  麥飛龍道:「那我終生不娶。」

  勝雪紅道:「你們的感情,已經這樣深厚了麼?」

  麥飛龍道:「是的。」

  勝雪紅黯然沉默下去。

  麥飛龍見她傷心欲哭,心中不免生起一些內疚,說道:「你對我的情意我十分感激,但這是無法勉強的,我希望你不要傷心,這世上比我強的人多得很,比如那位年舉嶽,我就覺得他人品武功比我強得多……」

  勝雪紅含悲道:「別提他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