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花下斷魂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救命哪!」

  聲音,來自美人池!

  「魚幫主快去,必是有人闖人貴谷來了!」

  美人幫主臉上殺機忽現,冷笑道:「哼,本幫在谷口立有警告石碑,居然還有不怕死的人來侵犯,三位請稍候片刻,待妾身過去看看。」

  語畢,縱身趕去。

  但方在這時,已有四個美女倉倉皇皇的奔過來了!

  她們身上一絲不掛,個個手掩羞處,一邊跑一邊叫,就像身後有一條蛇在追趕,把她們嚇壞了。

  美人幫主剎住飛縱之勢,大聲喝問道:「怎麼回事?」

  一個美女大叫道:「他!他!他追過來啦!』」

  他是誰?原來是管家婆!

  它一路「傑傑」怪叫著,在那幾個赤身露體的美女身後窮追不捨!

  被它追得最後的一個,赫然竟是花鳳!

  她和其他姑娘一樣赤裸裸一絲不掛,豐滿而白晰的身子上還有水漬,胸前雙乳在奔跑中顫動不已,斯景斯情,簡直不堪人目。

  麥飛龍看得目瞪口呆,心房怦怦亂跳。

  終南一劍仙閉上眼睛道:「飛龍,非禮勿視!」

  麥飛龍也趕緊閉上雙目,不敢多看。

  美人幫主怒道:「原來是這畜生,可惡!」

  話聲中,身子電射而起,向管家婆撲了過去。

  孟三彥大聲道:「魚幫主手下留情!」

  雙足微頓,也跟著縱去。

  那幾個姑娘這時才看見終南一劍仙三人,登時又驚又羞,哇哇大叫,掉頭疾奔,飛也似的躲到各處去了。

  美人幫主飛身追上管家婆,怒叱一聲,一掌對準管家婆的腦袋拍了下去。

  管家婆一翻身跳開數尺,咧嘴「傑傑」大叫。

  美人幫主一掌落空,心火更旺,趕上一步。

  飛足踢出,尖叫道:「找死!」

  這一腳踢得奇快異常,管家婆躲避不及,臀部被踢個正著,蓬然一聲,飛跌出去。

  美人幫主緊躡而上,舉掌又欲劈下。

  孟三彥適時趕上,大喝道:「住手!」

  聲如雷鳴,充滿怒意。

  美人幫主收住掌勢,掉頭冷笑道:「孟大俠,你這隻猩猩太放肆了,妾身留它不得!」

  孟三彥上前抱起管家婆,緊繃著臉孔道:「怎說放肆?」

  美人幫主也面寒如冰,冷冷道:「敝幫姑娘在美人池沐浴,你這隻猩猩竟去冒犯,大發獸性,追逐姑娘,這難道不是放肆?」

  孟三彥道:「魚幫主請看看,我這隻猩猩是雌的,不是雄的,它追逐貴幫姑娘,純為喀戲,絕無非分之想,因此算不得放肆。」

  美人幫主聽得微微一呆,隨又斷然道:「不管它是雄的或雌的,它總不能如此胡鬧!」

  孟三彥笑道:「孟某人今後約束它就是了。」

  美人幫主道:「靠不住!」

  孟三彥道:「那麼,你是決定打死我那隻猩猩了?」

  美人好主道:「孟大俠若不要它死,立刻逐它出谷!」

  孟三彥哈哈笑道:「原來幫主並非真的歡迎孟某人留在貴谷,你是在藉題發揮,想逐孟某人離開,是不是?」

  美人幫主冷冷笑道:「你要這樣想也可以,安身與白掌門人有著聯盟之誼,與你可不是朋友!」

  孟三彥仰頭笑道:「孟某人也沒有把你當作友好,現在你既然把話說開了,孟某人也要明白告訴你,若不是看在白掌門人的情面上,孟某人早就把你的美人谷掀翻了!」

  美人幫主格格脆笑道:「用不著顧慮情面,你要動手,安身絕對奉陪!」

  終南一劍仙看見他們愈鬧愈僵,連忙上前調解道:「好了,大家少說一句了,為了一隻不懂事的猩猩而傷和氣,太不值得了。」

  美人幫主道:「白掌門人請評評理,妾身要他把猩猩放到谷外去,這個要求難道不合理?」

  終南一劍仙笑道:「孟大俠這隻猩猩己養了數年之久,彼此已有深厚的感情,放它出谷,萬一走失了實在可惜,所以老夫有個折衷的辦法,就用繩子把它繫在賓館之內,不要讓它出來亂闖如何?」

  美人幫主沉吟有頃道:「它不會咬斷繩子?」

  終南一劍仙道:「大概大會。」

  美人幫土道:「大概兩字靠不住,要麼妾身借你們一條鐵鏈,用鐵鏈繫住它才可靠。」

  終南一劍仙連聲道:「好好,就用鐵鏈好了。」

  美人幫主冷笑道:「白掌門人不要答得太快,只怕人家不肯呢!」

  終南一劍仙轉對孟三彥使了一個眼色,笑道:「孟大俠,你就看在老夫面上,接受老夫這個辦法吧?」

  孟三彥笑笑道:「白兄既如此說,孟某人豈敢不答應,就怕人家已不歡迎孟某人留下。」

  美人幫主道:「你只要肯講道理,妾身仍把你當作客人!」

  孟三彥大笑道:「好吧,去取鐵鏈來,孟某人把這管家婆系在賓館了!」

  於是,美人幫主立命侍女取來一條鐵鏈,孟三彥便抱著管家婆回到賓館,把管家婆系在茶廳上。

  美人幫主繼續領著終南一劍仙師徒到處觀賞,終南一劍仙還能領略谷中的美景,麥飛龍卻已心神不屬,方才那幾個赤身露體的姑娘的影子,一直在他腦中盤旋不去,尤其是花鳳那副美好的胴體,更使他意亂情選。

  他不住在心中暗暗喝采:「原來女人的身體竟是那樣美啊!」

  他長了這麼大,今天算是初次看見女人的身子,而且看見的又是那樣完美無暇的胴體,因此明知不該胡思亂想,仍不禁要想下去。

  難怪,畢竟他也是個血氣方剛的青年!

  終南一劍仙看出徒弟著了迷,便不願賞遊下去,即向美人幫主說道:「魚幫主,孟大俠一人留在賓館可能大不愉快,老夫還是回去陪他吧。」

  美人幫主笑道:「好的,白掌門人請便。」

  終南一劍仙乃與麥飛龍走向賓館,走出數十步後,才低聲道:「飛龍,你怎麼見了女人就變得這樣失魂落魄?麥飛龍登時面紅耳赤,否認道:」沒有啊!

  終南一劍仙笑道:「為師看得出來!

  麥飛龍吶吶然道:「弟子只是覺得,覺得……很那個罷了。」

  終南一劍仙微笑道:「那些姑娘的身子很美,是麼?麥飛龍道:」是的……「終南一劍仙道:「但你要知道,她們都不是良家女子,她們雖有誘人的胴體,卻不是心地善良的姑娘。

  麥飛龍道:「是的…」

  終南一劍仙道:「別忘記為師常常告誡你的話,色字頭上一把刀!色是刻骨鋼刀!見色不迷是英豪!

  麥飛龍點點頭道:「是的,弟子沒有忘記,弟子也知道她們不是好姑娘,弟子也不敢想人非非,弟子只是覺得她們的身子很好看而已。

  終南一劍仙道:「為師不反對你欣賞,但千萬不可著迷。

  麥飛龍道:「當然,弟子克制得住的,師父放心好了。

  師徒倆回到賓館,只見孟三彥已把管家婆系在桌下,他則坐著發問。

  終南一劍仙笑道:「怎麼,氣還沒消?孟三彥一笑道:」不是,我為管家婆感到不平,因為它方才的行為可能不是出自本意。

  終南一劍仙坐下道:「不是出自本意?」

  孟三彥道:「是啊,你想它是雌猩猩,怎麼會對那些姑娘發生興趣呢?」

  終南一劍仙哈哈笑道:「它對那些姑娘發生興趣,與色字無關,你也別鑽牛角尖了!

  孟三彥一指管家婆,正經地道:「不,我方才問過它了。它不承認是自己跑去美人池胡鬧的,我問它是不是有人帶它去的,它連連點頭呢!」

  終南一到仙笑道:「誰會帶它去美人池胡鬧呀?」

  孟三彥道:「自然是她們美人幫的人!」

  終南一劍仙不大相信,搖頭道:「不會吧,美人幫的姑娘怎會和自家人惡作劇?」

  孟三彥沉聲道:「這不是惡作劇,而是有用意的!」

  終南一劍仙一怔道:「用意何在?」

  孟王彥道:「用意有二:一是要籍故驅逐管家婆出谷,二是故意要那幾個裸體姑娘跑到咱們面前,以美色引誘令徒上鉤!」

  麥飛龍聽了面色又一紅,抗聲道:「哼,小可才不會被她們所引誘呢!」

  終南一劍仙問道:「她們為何要驅逐管家婆出谷?又為何要以美色引誘小徒?」

  孟王彥道:「我的猜測是,黏豔娥和小女可能躲藏在谷中,美人幫主恐管家婆嗅覺敏銳,怕被它嗅出小女的氣味,因此安排此計企圖打死管家婆或將它逐出谷外,至於以美色引誘令徒,是因為昨天酒宴中表示希望令徒與她的姑娘結親,而未如願,所以她就來了這一手,要令徒看了那些姑娘而動心,棄小女娶她的姑娘為妻。」

  終南一劍仙動容道:「她要小徒娶她的姑娘為妻,目的安在?」

  孟三彥冷笑道:「白見如今是武林盟主,今徒又是極為傑出的青年,她若有令徒這麼一個『女婿』,自然有許多好處!」

  麥飛龍雖然對「美色」有些著迷,可沒有因此減少對孟凡的愛意,聽了連忙接口道:

  「孟大俠請放心,小可決不娶美人幫的姑娘為妻!」

  孟三彥笑道:「你有這個決心自然很好,但仍要小心提防,不要落入她們的陷阱才好。」

  麥飛龍點頭道:「是,小可會謹慎的。」

  終南一劍仙面呈嚴肅道:「你說黏豔娥和令愛可能躲藏在谷中,這個……若是真的,那麼魚幫主可能就是主使搶走令愛之人,但她搶來令愛的目的又是什麼呢?」

  孟三彥道:「自然是不讓令徒與小女相好。」

  終南一劍仙道:「她又怎麼知道小徒與令愛有情的呢?」

  孟三彥拈著短鬍,笑道:「白兄也曾懷疑武林金獅可能是她竊取的,是不是?」

  如果真是她竊取的話,那麼她當然會派人時時刻刻暗中監視令徒的行蹤,以便隨時解令徒對追查武林金獅的動向,再說那兩個『金身怪人』若是她們美人幫之人,她們自然知道令徒為我們父女所救,美人幫主也自然會派黏豔娥去合下刺探,當她發現令徒與小女相愛時,她便下手把小女劫走了,這個推測,白兄認為合理否?終南一劍仙點著頭,陷入沉思中。

  孟三彥接著嘆道:「方才我真不該答應用鐵鏈拴住管家婆,否則說不定可靠它找出小女被幽禁之處!」

  麥飛龍道:「要知今愛在不在此谷中,小可認為不難,只需向美人幫主講明白,然後牽著管家婆搜索一遍也就是了。」

  孟三彥眼睛一亮道:「現在她還肯讓管家婆出去麼?」

  麥飛龍道:「她為了洗清嫌疑,大概不敢拒絕,而且管家婆由孟大俠牽著走便不致傷人,她也沒有拒絕的理由。」

  孟三彥精神大振,轉對終南一劍仙問道:「白兄意下如何?」

  終南一劍仙頷首道:「好,飛龍你去找侍女,叫她請魚幫主前來一敘!」

  麥飛龍應是而去。

  他走出賓館,找到一個侍女,告訴師父和孟大快要見她們幫主,即轉回賓館。

  不久,美人幫主來了。

  雙方行禮落座,美人幫主啟口問道:「白掌門人召妾身前來,不知有何指教?」

  終南一劍仙道:「不敢,老夫有件事情要和魚幫主商量,希望魚幫主聽了不要生氣。」

  美人幫主笑道:「不會,白掌門人請直言無妨。」

  終南一劍仙輕咳一聲,說道:「老夫要說的是,假如孟大俠懷疑其女被幽禁在貴谷之中,魚幫主是否願意讓孟大俠帶著猩猩搜一搜?」

  美人幫主不假思索的笑道:「妾身早就說過孟大俠可以在敝谷搜查,現在仍然算數!」

  終南一劍仙道:「孟大快要帶著猩猩搜查,同時希望魚幫主也在場。」

  美人幫主道:「好的!」

  終南一劍仙轉對孟三彥道:「那麼,大家一起去吧。」

  孟三彥於是俯身解開繫在桌腳的鐵鏈,拍拍管家婆的肩膀道:「管家婆,咱們現在去找尋小姐的下落,你若嗅覺到小姐的氣味,就告訴我,懂麼?」

  管家婆掀動嘴唇,輕叫了兩聲,表示明白。

  於是,四人一起走出賓館,朝樓閣集密的院落走去。

  管家婆走在最前面,進人院落,即到處亂鑽,跳進每間房間搜索……

  美人谷樓閣共有百幢之多,要逐一搜索,自是費時費事,但孟三彥並不感覺麻煩,他決心窮一日之功授遍全穀。

  這天,一直搜到黃昏時分。才將全穀的樓閣房屋搜遍,結果是一無所獲!

  孟三彥頗不甘心,向美人幫主說道:「魚幫主,我想貴谷一定有秘密的地下室,領我們到地下室去看看如何?」

  美人幫主冷冷道:「敝谷沒有秘密的地下室,如果有的話,你該問你的猩猩,不該問我!」

  孟三彥冷笑道:「盂某人只道魚幫主真心要洗清嫌疑,既然如此,那就算了。」

  美人幫主道:「你已經搜遍了全穀,現在還要問我甚麼秘密的地下室,看來不論我們如何遷就讓步,你也是不會相信了。

  如今你要怎樣,隨你的便吧!「

  孟三彥道:「既然找不著,我就等,等到黏豔娥出現為止!」

  美人幫主不再接腔,轉對終南一劍仙說道:「白掌門人,妾身能夠做到的已經做到,現在要失陪了。」

  語畢,逕自回房而去。

  終南一劍仙目送她遠去之後,才回望孟三彥問道:「要不要再找?」

  孟三彥搖了搖頭,道:「不要了,咱們回賓館去吧!」

  三人回到賓館,孟三彥仍把管家婆拴在桌下,躺人椅中長嘆道:「想不到白忙了一天……」

  麥飛龍道:「孟大俠說的不錯,她們一定有秘密的地下室沒被咱們發現。」

  孟三彥苦笑道:「但她不承認,管家婆又嗅不到小女的氣味,有甚麼法呢!」

  終南一劍仙道:「為今之計,只好坐等黏豔娥回來了,她既然是美人幫的護法,遲早會回到谷中來的。」

  孟三彥點點頭。

  三人在賓館吃過侍女送來的晚餐之後,終南一劍仙要侍女取來奕具,就在廳上與孟三彥手談消遣…

  棄畢一局棋,夜已深沉。

  終南一劍仙笑問道:「還來麼?」

  孟三彥推枰而起道:「明日再來吧。」

  就在這時,賓館外面突然傳來一聲嬌叱:「好賊子,看你往哪裡逃!」

  「截住他!截住他!別讓他跑了!」

  「快追!」聽聲音,似有幾個姑娘在追擊一人!

  終南一劍仙聽得神色一變道:「咦,她們在追趕什麼人?」

  一言甫畢,驀見廳門口人影一閃,一個青年神色驚慌的奔人廳中來了!

  他,正是施毓俊!

  麥飛龍一見大驚道:「噫,你不是崑崙派的施毓俊兄麼?」

  施毓俊奔人廳中,便無力的撲倒地上,顫聲道:「白掌門人請……救救我……」

  終南一劍仙愕然道:「你怎麼了?」

  「唷!」

  一縷白光如電射人。

  施毓俊頭猛抬,發出一聲慘叫,怒目切齒的掙扎了片刻,隨即垂頭落地,死了!他的背心上,赫然插著一支柳葉刀!

  柳葉刀,是在他奔入廳中隨後射到的,由於事情來得太突然,是以終南一劍仙三人根本沒有搶救的機會,眼睜睜看著他死在眼前。

  瞬間,一條人影飄入廳中!

  她是美人幫主!

  隨後,又衝入三女,乃是鳳花、卓明珠、勝雪紅。

  終南一劍仙駭然道:「這是怎麼口事啊?」

  美人幫主上前察看一下施毓俊的屍體,才抬臉笑道:「沒甚麼,驚動了三位,真是抱歉。」

  語至此,掉頭向花鳳、卓明珠和勝雪紅說道:「來,把他的屍體抬出去埋了!」

  花鳳,卓明珠應聲上前,一個抬手,一個抬腳,就要將施毓俊的屍體抬出去——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