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春色無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美人幫主道:「白一逸不是好相與之人,我怕弄巧成拙,此事慢慢再說吧。」

  勝雪紅嘟嘟櫻唇道:「可是,我實在不甘心爭不過孟凡那個醜丫頭。」

  美人幫主笑了笑,道:「怎地,你真愛上麥飛龍了?」

  勝雪紅搖頭道:「不是,我是說我長得比孟凡好看數倍,若爭不過她,大家會譏笑我的,而且,這對本幫的名氣也是一個打擊,大家會說:」美人幫的姑娘有什麼了下起?到底還是贏不了麥飛龍的心』…「

  美人幫主舉手拍拍她的肩膀,含笑安慰道:「放心,麥飛龍即使不喜歡你,我也不會讓他娶得孟凡的……夜已深,咱們回房去吧。」

  XXXXxX美人幫主的房間很美,美得像皇后的寢宮,雕花的牙床,粉紅的羅帳,精美的梳妝台,鮮麗的紫絨窗簾,還有各種珍貴的古董和鮮花,整個看來,充滿一種香豔溫馨的氣味。

  她在兩名侍女的跟隨下回到房中,喝了一碗燕窩湯,讓侍女為她卸裝,換上一襲薄如蟬翼的輕紗,才揮揮玉手道:「你們下去吧!」

  兩名學女福了一福,退出房去。

  她在梳妝台前坐下,輕輕的揭下罩在臉上的黑紗。

  銅鏡上立刻映現出一張美麗的面龐。

  她如雲的黑髮,彎彎的峨眉,明澈的秋波,端正的鼻子,紅潤的菱唇,無不美得恰到好處。

  也是一種成熟的,嬌豔的,今男人一見就為之想入非非的美!

  如果勉強要找出她的「假疵」的話,那就是她那眼角的魚尾紋,她已經是有著無法掩飾的魚尾紋了!

  她用玉筍般的手指輕輕按摩著眼角的魚尾紋,幽幽一嘆道:「春情影事真留痕,黯黯能銷一段魂,更不分明疑白醉,最難排遣是黃昏……」

  然後,她站了起來,移步走近窗前,撩開窗簾,向外仁望,片刻,好像窗外的景色仍不能使她排遣苦悶,於是,她放下窗簾,忽然動手寬農解帶起來。

  轉眼間,已脫得一絲不掛。

  呈現於銅鏡上的,是一副曲線玲攏,白如凝脂,令人「冒火」

  的美妙身體!

  她脫光衣裳之後,隨即躺上牙床,由枕頭下抽出一本書,展開看了起來。

  那本書上不知寫的是什麼,只見她看了一會後,雪白的雙頰上泛起一陣一陣的紅潮。

  她忽然把書閤起,放在酥胸上,閉上眼睛,輕輕扭動著矯軀,低聲呻吟著……

  又過了一會後,她像是克制不住了,突然一躍而起,跳到床左的一扇緊閉著的房門前,伸手在房門上推了一下。

  那房門應手緩緩向右移開,露出了一道向下伸入的石級!

  她沒有走下石級,卻又回到梳妝台前,拉開抽屈,取出一樣東西,隨即回床躺下。

  就在此時,一陣步聲由石級下響了上來。

  稍頃,門口出現了一個青年!

  這個青年長得很英俊,但是面龐瘦削,面色蒼白,眼睛也失去了年輕人應有的光彩。

  要是麥飛龍這時在場,他看見這個青年,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這個青年是參加本屆競技大會「舉重」一項競技的施毓俊一崑崙派的門下。

  這施毓俊曾在「舉重」』中進入決賽,他在初賽中舉了八百斤,本是最有希望獲得金碗之人,後來他為了「同情」花風,故意在決賽中舉八百四十斤,毀滅了自己,但他當時並未得到花風的感激,他得到的是花風狠狠的一瞪眼。

  現在,他竟在美人谷中出現了!

  他出現在門口之際,神態顯得異常疲倦,略帶恐懼之色,他好像一隻即將被迫入虎口的羔羊。

  美人幫主輕聲喚道:「心肝弟弟,你快點過來呀互」

  施毓俊默默的走到床前,對展現於眼前的那副誘人的身體,似乎無動於衷。

  美人幫主拍拍床沿,發出淫蕩的脆笑道:「來,坐下來!」

  施毓俊冷漠地道:「昨晚你說過要我靜養三天。你忘了?」

  美人幫主笑道:「我沒有忘記,今夜之後,我一定讓你靜養數日,在你元氣未復之前,決不召你來。」

  施毓俊低頭道:「你饒了我吧,我真的……無能為力了!」

  美人幫主媚嫵一笑,道:「你是說要我放你回去」

  施毓俊面色一變道:「不,我願終身侍候幫主,但是幫主也該讓我休息休息,否則再這樣下安,我會死的。」

  美人幫主伸手強拉他坐下,含笑道:「放心,我怎麼忍心讓你死?你是最稱我意的人,我不會讓你死的,我會弄最好的東西給你吃……來,你先替我按摩身子」

  施毓俊似乎不敢反抗,當下伸出雙手,在她又白又嫩的嬌軀上,「按摩」起來。

  美人幫主閉著眼睛,享受著。

  施毓俊道:「聽說終南派白掌門人和麥飛龍到谷中來了。」

  美人幫主道:「嗯,你想見他們?」

  施毓俊搖搖頭道:「不……。」

  美人幫主笑道:「你是追到美人幫來的,也就是說你是情願美人幫的,所以你不能向外求救,縱然你逃得出去,你的師門也不會饒恕你。」

  施毓俊默然不語。

  美人幫主義道:「你是不是很後悔?」

  施毓俊道:「不。」

  美人幫主道:「最好也不要後悔,你知道後悔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施毓俊道:「我不敢後悔。」

  美人幫主笑道:「你該為自己慶幸才對,因為有許多人想進人美人谷而不可得,你是唯一的幸運兒哩!」

  施毓俊道:「是的……」

  美人幫主道:「倒一杯酒來。」

  施毓俊起身走去一座櫥檯前,倒了一杯酒,端到床上遞給她。

  美人幫主道:「不,你拿著。」

  施毓俊一怔道:「你不喝?」

  美人幫主亮出右掌,笑道:「你瞧這是甚麼東西?」

  那是一粒大如粳米的紅色藥丸。

  施毓俊看不懂,問道:「這是甚麼?」

  美人幫主道:「助情花!」

  說著,輕巧的把那粒藥丸投入酒杯中。

  施毓俊愕然道:「助情花?」

  美人幫主吃吃笑道:「這是唐玄宗御女之藥,是安祿山進獻的,睡前服一粒,可助情長興而精力不倦!」

  施毓使神色緊張起來,結結巴巴道:「這不好,會傷身子的美人幫主道:」絕對不會,你喝下去吧!「

  施毓俊驚恐地道:「不……不要這樣…」

  美人幫主語聲微冷,以命令的口吻道:「喝下去!」

  施毓俊雙手發抖,幾乎將懷中的酒濺出杯外,顫聲道:「不是,不是毒藥麼?」

  美人幫主玉指輕輕在他面頰上刮了一下,嘻笑道:「傻瓜,你是我的心肝寶貝,我怎麼捨得毒殺你呀?快喝下去吧!」

  施毓俊只得舉杯飲下。

  美人幫主笑道:「我保證你一刻時後,會變得精力充沛勇如沙場猛將!」

  果然,一刻時後,施毓俊的面色轉紅,目中燃起火焰,體內好像也有一股火在燃燒,終於控制不住,猛的跳上床去了!

  一夜過去了。

  終南一劍仙,半瞎子孟三彥和麥飛龍三人起得很早,他們想出去走走,但後來想起美人幫主曾說幫中姑娘每日早晨都在『美人池「沐浴半個時辰之事,便不敢走出賓館。

  不久,侍女送來茶水和早膳,三人吃過早膳後,仍在館中呆坐。

  半瞎子孟三彥搖了搖頭,嘆道:「這種日子可不好過。」

  終南一劍仙笑問道:「為甚麼?」

  孟三彥嘆道:「此地陰盛陽衰,行動諸多不便呀!」

  終南一劍仙道:「不妨,取來叫侍女拿出弈具,咱們以手談煞時間吧。」

  孟三彥點點頭,轉對麥飛龍道:「老弟你昨晚和勝雪紅去了何處?」

  麥飛龍道:「隨處走了一下。」

  孟三彥又問道:「談些什麼?」

  麥飛龍道:「不外是武林金獅之事。」

  他不願把昨晚的事情照實說出,因為怕對方生起不快,同時也不欲使勝雪紅在他們面前感到無地自容,他覺得一個姑娘愛上一個青年並非罪過。

  孟三彥道:「有沒有談到小女?」

  麥飛龍搖頭道:「沒有。」

  孟王彥道:「下次有機會,不妨和她談談,她和你最熟,也許肯說實話。」

  麥飛龍點點頭道:「好的。」

  「砰砰砰」!

  又有人在敲門。

  麥飛龍走去開門,一見竟是美人幫主,連忙退開一步,抱拳道:「魚幫主早。」

  美人幫主今天換了一件淡藍色的羅襦,姿態顯得十分端清。看上去高貴得令人不敢正視。

  她輕輕一點螓首,含笑道:「令師和孟大俠都起來了麼?」

  麥飛龍答應道:「都起來了,此刻正在廳上坐著。」

  美人幫主於是輕移蓮步,姍姍行人,走上賓館的茶廳石階。

  廳中的終南一劍仙和孟三彥一看是她到了,當即站起相迎。

  美人幫主笑道:「二位早。」

  終南一劍仙也笑道:「魚幫主早。」

  美人幫主問道:「早膳用過了吧?」

  終南一劍仙道:「是的,多謝款待。」

  美人幫主做手勢請他們坐下,自己也在一旁坐下說道:「妾身未先親自前來招待,十分抱歉。」

  終南一劍仙道:「不用客氣,我等既然要在貴幫打擾數十日之久,魚幫主若對我太過客氣,反使老夫等心中不安。」

  美人幫主笑了笑道:「等一下,妾身欲陪三位到谷中四處走走,同時也好讓孟大俠搜一搜。」

  孟三彥接口道:「孟某人已經改變了主意,不打算搜了。」

  美人幫主注目一嗅道:「為何不授了呢?」

  孟三彥道:「孟某人想了一夜,覺得應該相信魚幫主的話,是以……」

  美人幫主截口道:「孟大俠還是蒐一蒐的好,這樣可以釋去心中的疑慮。」

  孟三彥道:「不,孟其人對魚幫主已沒有懷疑,不用搜了。」

  美人幫主道:「那麼孟大俠打算怎麼辦?」

  孟三彥道:「孟其人決定接受魚幫主的建議,留在貴幫等候黏豔娥。」

  美人幫主點點頭道:「這樣也好……」

  孟三彥道:「只有一件事要請魚幫主幫忙,希望魚幫主能夠答應。」

  美人幫主道:「請說。」

  孟王彥道:「魚幫主不反對孟某人由黏豔娥手中奪回小女吧?」

  美人幫主道:「這是你們夫婦間的事,妾身管不著,談不上同意或反對。」

  孟三彥道:「黏豔娥回來之時孟某人希望魚幫主命令她將小女交還給我。」

  美人幫主沉吟半晌,道:「我只能勸她,來便命令她怎樣做,因為令愛畢竟也是她的女兒,她也有權留住令愛。」

  孟三彥道:「不對,當年她下堂求去時,曾答應小女由孟某人撫育,現在小女長大了,她沒有權利將小女帶走。」

  美人幫主道:「可曾立下字具?」

  孟三彥道:「沒有。」

  美人幫主笑道:「空口無憑,她若不承認說了那句話,那又如何呢?」

  孟三彥冷笑道:「那倒不妨,孟某人自能有力奪回小女,問題在於魚幫主是否出面衛護她!」

  美人幫主含笑道:「她是妾身的護法,妾身總也不能看著她受到傷害,你說是不是?」

  孟王彥沉聲道:「如此說來,魚幫主是準備幫著她了?」

  美人幫主搖首笑道:「也不是說要幫著她,妾身的立場是這樣,我只能勸她將令愛還給孟大俠,卻不能命令她非交還不可,孟大俠也可以強將令愛帶回去,但卻不能傷害她。」

  孟三彥道:「所謂傷害,是指受傷而言?」

  美人幫主點頭道:「是的。」

  孟三彥冷冷一笑道:「這好辦,孟某人只讓她失去抵抗能力就是了。」

  美人幫主又笑了笑,轉對終南一劍仙說道:「白掌門人,我們出去走走吧?」

  終南一劍仙猶豫道:「魚幫主不是說貴幫姑娘每天早晨都在美人池沐浴麼?這個時候怎好出去?」

  美人幫主道:「不妨,只要不經過美人池就行了。」

  終南一劍仙想了一下,頷首而起道:「既如此,出去瞻仰瞻仰貴谷的風光也好。」

  美人幫主起身道:「三位請隨妾身來。」

  於是,老少三人隨她走出賓館,到處觀賞谷中的各種設施。

  所到之處,均不見一個姑娘,顯然都往美人池沐浴去了。

  美人谷狹而長,約有數百畝之廣,四周峭壁環列,濃蔭蔽天,谷中建築均極美觀,看來就像一座大花園。

  終南一劍仙讚美不置,忽然問道:「貴幫現在共有多少姑娘?」

  美人幫主道:「約有百來個。」

  終南一劍仙道:「都是怎麼來的?」

  美人幫主道:「大都是沒有父母的孤女,由妾身帶來養育,少數是自願投效的。」

  微微一頓。又道:「可沒有一個是用武力搶來的!」

  終南一劍仙道:「將來怎麼辦?」

  美人幫主笑道:「白掌門人問的是她們的終身大事麼?」

  終南一劍仙道:「正是,女孩子長大總要嫁人,總不能一輩子跟著你吧?」

  美人幫主道:「不錯,妾身並不反對她們嫁人,只要她們能找到肯尊重我們女人的地位,又能體貼妻子的男人,便可請求出嫁,出嫁之後,她仍是敝幫之人,可受到敝幫的保護。」

  終南一劍仙道:「換句話說,凡是加入貴幫的姑娘,一輩子都不愁被男子欺負了?」

  美人幫主道:「正是,自古迄今,女人均處於卑賊的地位,過著委屈的日子,所以妾身才決定創組美人幫,替天下女人爭取公平的待遇。」

  終南一劍仙笑道:「原來如此,今天老夫總算明白魚幫主的目的了。」

  孟三彥接口道:「但是孟其人卻有一事不解,魚幫主為何只願替美女爭取公平地位?難道容貌醜陋的女人就不是女人麼?」

  美人幫主笑道:「並不,安身所以只收容美女,乃因妾身力量有限,無法收容千千萬萬的女子,因此只好選擇美貌的女子了。」

  孟三彥道:「依我之見,魚幫主應該優先收容貌醜的女子才對!

  美人幫主道:「怎麼說?」

  孟三彥道:「美貌的女子人人愛,出嫁之後多數能過著幸福美好的日子,只有貌醜的女子才會遭受男人的欺負或遺棄,所以魚幫主若真要為女人爭取地應,便應該多多收容醜女。」

  美人幫主似感無言以對,強笑道:「孟大俠難道沒聽說過『紅顏薄命」這句話?「孟三彥道:「那畢竟是少數。」

  美人幫主道:「不,妾身曾屢見美貌的女子遭遇不幸-一咦,發生了甚麼事?」

  原來,就在她說話之際,遠處突然傳來一片驚叫奔逃之聲!

  「啊喲!」

  「該死的東西!」——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