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黯然失色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麥飛龍道:「但她們都很聰明啊!」

  終南一劍仙道:「不錯,她們都很聰慧,但她們可能自小就被美人幫主灌輸下歪曲的思想,而且在美人幫主養育成人之下,她們自然會絕對服從她,認為她的一切措施都是對的。」

  盂三彥笑道:「我敢說,總有一天,她們會反抗她的!」

  麥飛龍轉望他問道:「為什麼?」

  孟三彥低聲笑道:「因為每個少女都會動情,都需要男人的愛!」

  麥飛龍道:「可是,美人幫主好像並不反對她們去愛男人呀!」

  孟王彥搖頭道:「不,她只準她們去征服男人,絕不准她們去愛男人,而征服男人和愛男人是有著很大的分別的,由於大多數的男人只願去愛一個女人,而不願被女人所征服,所以我相信美人幫主遲早會遭到眾叛親離的命運。」

  終南一劍仙道:「對,比即所謂女大不中留之意。」

  孟三彥笑了笑道:「現在把話說回來,你們是不是懷疑武林金獅是她們偷的?」

  終南一劍仙道:「很難說……」

  麥飛龍道:「華山派與美人幫之間,弟子覺得華山派的嫌疑較重,因為美人幫已在競技大會上獲勝,已在武林中占了一席地位,一年半之後,她們且是武林盟主,可以運用武林盟主的權利為所欲為,她們實不必自動揭穿武林金獅被掉包的秘密,而且那位勝姑娘與弟子共處了將近一月之久,弟子覺得她的言行並無虛偽之處。」

  終南一劍仙點頭不語。

  麥飛龍又道:「此外,方才美人幫主說的亦沒有道理,假如在會英閣透露消息的『黑天神西門世輝『是別人化裝的,他就不必殺人滅口,所以可證明竊獅者八成是華山派…」

  語方至此,忽聽牆門外「砰砰砰」的有人在敲門!

  終南一劍仙皺眉道:「是誰來了?」

  麥飛龍起身道:「弟子去看看。」

  他快步走出茶廳,來到牆門後,開門問道:「那一位?」。「是我。」

  勝雪紅的聲音!

  麥飛龍打開牆門,拱手一禮,道:「勝姑娘還沒睡?」

  勝雪紅嫣然一笑,道:「天剛黑,如何睡得著呀!」

  麥飛龍含笑道:「有何賜教?」

  勝雪紅道:「沒什麼,月色如此之美,何不出去溜達溜達?」

  麥飛龍略一躊躇,笑問道:「有話說麼?」

  勝雪紅點頭道:「是的。」

  麥飛龍道:「那麼,我去稟過家師再來。」

  他回到茶廳上,向師父低聲道:「師父,勝姑娘來邀弟子出去走走,說有話要同弟子說,弟子可以跟她出去麼?」

  終南一劍仙思忖有頃,額首道:「好,但要提高警覺,莫惹出麻煩。」

  麥飛龍恭聲應是,轉身走出,順手把牆門帶上,笑道:「走吧!」

  勝雪紅舉手遙指美人殿後道:「那邊有一座花園,我們到花園中去。」

  於是,兩人緩步朝花園走來。

  月光下的美人谷,看來十分恬靜幽美,皎潔的月光,彷彿一池清水,把整個美人谷淹在水中,谷中的樹木,宛如水藻,在微風中輕輕搖曳,擺各種美妙的姿態。

  麥飛龍心曠神悅的說道:「這地方,真是美麗極了。」

  勝雪紅笑道:「如果你願意,可以長久留下來。」

  麥飛龍道:「可惜我不是女人,如果我是女人的話,真願意永遠留在此處,一輩子不嫁人都沒關係。」

  勝雪紅道:「你在挖苦我們?」

  麥飛龍訝笑道:「挖苦?你怎麼會這樣想?難道你認為美人谷不值得留戀麼?」

  勝雪紅面現一絲羞笑道:「美人谷雖然值得留戀,但是我們女人總是要……要嫁人的。」

  麥飛龍笑道:「真的麼?」

  勝雪紅道:「我們也是人!」

  麥飛龍聳聳肩,道:「我一直以為你們不需要男人」

  勝雪紅道:「你弄錯了、我們美人幫只想和男人爭取公平的地位和權利,並非不要男人。」

  麥飛龍輕哦一聲,笑道:「那麼,你們嫁了人後,如何去和男人爭取地位和權利呢?」

  勝雪紅道:「我們幫主教導我們要找一個肯尊重女人和願意以公平的態度對待我們的男人才嫁給他,這樣便等於爭取到了。」

  麥飛龍道:「由誰當家?」

  勝雪紅道:「夫婦共當。」

  麥飛龍道:「由誰操勞家務?」

  勝雪紅道:「也是夫婦一起動手。」

  麥飛龍道:「誰去謀生?」

  勝雪紅道:「一起去。」

  麥飛龍道:「生孩子呢?」

  勝雪紅一怔道:「生孩子怎樣?」

  麥飛龍答:「孩子是由你們女人的肚子裡生下來的,既然你們甚麼事都要男女共同處理,生孩子也該一人生一半才是吧?」

  勝雪紅赧然道:「你胡扯,你們男人怎麼能生孩子?」

  麥飛龍道:「所以說啊,你們若要事事講求公平,那便是違反天理,也就是胡鬧!」

  勝雪紅道:「除了生孩子男人無法分擔之外,我以為其他的事情均可公平分擔。」

  麥飛龍道:「你懂不懂陰陽相息之理?」

  勝雪紅道:「別說得太玄了!」

  麥飛龍道:「那麼,就說淺顯一些的道理,你知道稻是從土裡生長出來的,但有土而無水,稻子絕對不能生長,所以水是陽,土是陰,有水無土不行,必須互相配合,天地萬物才能生生不息,所以陰陽乃宇宙本體中的兩種不同能力,合則生,分則死,你既然生為女人,又何必事事要跟男人看齊呢?」

  勝雪紅似覺有理,不由沉默下來。

  這時,兩人已走人花園,園裡種植著許多奇花異樹,當中有一座書軒,雕樑畫棟,玉砌朱欄,極其古雅可愛,旁邊還有一灣荷池,池上架著小橋,環池是一條彎曲的斜徑,竹石花柳,錯落水濱,景色令人沉醉。

  勝雪紅先登上書軒,笑道:「我們在此坐坐吧。」

  麥飛龍憑欄溜覽園中景色,說道:「這園中很美,怎麼不見別的姑娘進來?」

  勝雪紅道:「我們看慣了,已不覺稀奇,所以大家都不來了。」

  麥飛龍坐了下來,說道:「勝姑娘,你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呀?」

  勝雪紅道:「我己遵照你的指示,派一名護花使者去會英閣貼了布告,相信屆時定會有更多的證人出來指證。」

  麥飛龍道:「很好!」

  勝雪紅目光投到他的腿上,問道:「你的腿傷還沒痊癒麼」

  麥飛龍道:「快了,再過幾天即可痊癒如初。」

  勝雪紅微笑道:「真想不到,我們這樣快又見面…」

  麥飛龍道:「可不是,一切都太巧了,想不到我受傷會為孟大俠父女所救,更沒想到貴幫黏護法會在我養傷的時候前去搶走孟姑娘。」

  勝雪紅道:「黏護法搶走孟姑娘,我們幫主事先的確不知道。」

  麥飛龍道:「這一點我相信,不過如說貴幫主不知黏護法的行蹤,未免太不合情理了!」

  勝雪紅道:「這也是實情,黏護法因見幫主不准她女兒留在美人谷頗表不滿,所以離開之前,便未向幫主說明欲去何處。」

  麥飛龍緘默不語。

  勝雪紅注目問道:「你……你當真是喜歡孟姑娘麼?」

  麥飛龍點頭道:「是的。」

  勝雪紅淒婉的垂下螓首。

  麥飛龍心頭怦然一動,笑道:「你怎麼啦?」

  勝雪紅低首輕聲道:「我,我很羨慕孟姑娘,不過一我想不通我到底那一點比不上她。」

  麥飛龍沒想到她果然愛上了自己,當下收斂笑容道:「我想,這是緣份。」

  勝雪紅仰起王面,眸中淚光盈盈,強笑道:「不,我不相信這是緣份!」

  麥飛龍一怔道:「此話怎講?」

  勝雪紅道:「我知道你是故意的同她好,要氣我!」

  麥飛龍發愕道:「你怎麼這樣說啊?」

  勝雪紅淒然一笑道:「因為你不贊成我們美人幫的立幫宗旨,所以才故意和一個姿色平平的姑娘要好,其實,我雖是美人幫的人,但我絕不是如你想像中的那種女人,我一樣會燒飯,洗衣,處理家務!」

  麥飛龍忙道:「快不要說這種話,被貴幫之人聽去了,貴幫主必會處罰你的。」

  勝雪紅道:「我不怕,只要你對我好,要我脫離美人幫我也願意!」

  麥飛龍道:「勝姑娘,你大衝動了。」

  勝雪紅舉袖拭去淚水,幽怨的凝注著他,道:「你難道看不出來我對你的情意?你為甚麼叫我傷心?」

  麥飛龍甚感尷尬,他喜歡孟凡,絕非要氣她,他雖然和她一道走了幾千里路,可從沒對她生起一絲絲的愛意,但是他不能把「我不喜歡你」說出口,他不忍心去傷害一個姑娘的自尊心。

  所以他感到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

  勝雪紅轉頭四下望了望,忽然移身靠近了些,伸出玉手按上他的手背,滿面流露企求之色,輕喜道:「忘了那位孟姑娘,不要再叫我傷心,好麼?」

  麥飛龍好像接觸到一朵帶刺的玫瑰花,慌忙移身退開數寸,道:「不,你聽我說,我……」

  勝雪紅突然倒人他懷中,含羞道:「別說了,你現在已經明白我對你的情意,只要你忘了那位孟姑娘,我……我就是你的人了!

  麥飛龍感到事態嚴重,不能不把話說清楚了,當即推開她,肅容道:「你聽我說,我是真心真意地喜歡孟姑娘!」

  勝雪紅驚愕道:「為甚麼?我那一點比不上她呀?」

  麥飛龍道:「不是比得上比不上的問題,我就喜歡她。」

  勝雪紅絕望的叫一聲,道:「真的!」

  麥飛龍點頭道:「真的!

  勝雪紅兩行珠淚,順腮而下,瞪望著他道:「我呢?」

  麥飛龍道:「抱歉,男女間的感情是勉強不來的,我祝福你找到比我更強的男人。」

  勝雪紅哭道:「不!不!你不能這樣對待我!你不能這樣忍心拋棄我!我只愛你一個,我不喜歡別的男人……」

  麥飛龍站起身子,拱手一揖道:「對不起,我要回賓館休息了。」說罷,大步走出書軒,急急往園外走出。

  勝雪紅輕聲喚道:「飛龍哥,你別走,請你別走……」

  語聲悽惋,似已傷心欲絕,柔腸寸斷!

  麥飛龍充耳不聞,走出花園,一逕返口賓館而去。

  而當地走出花園不久,一個女人就在書軒附近出現了。

  她是美人幫主!

  她輕移蓮步,幽靈般的走上書軒。

  勝雪紅拭乾眼淚,哭道:「幫主,我失敗了。」

  美人幫主含笑道:「哼,倒沒想到這小子心腸這樣硬啊!

  勝雪紅道:「可不是,我已經使盡渾身解數了,他和一般青年人不一樣。

  美人幫主道:「別急,他剛剛入谷,對我們還存有戒備之心,慢慢來吧。」

  勝雪紅道:「不,我看得出來,他不會喜歡我的,他的意志很堅定,像個鐵打的人。」

  美人幫主微微一笑,說道:「傻丫頭,你見過不吃葷的貓沒有?」

  告訴你,天下的男人沒有一個不好色的,你只要緊纏住他不放鬆,總有一天他會屈服的!

  勝雪紅道:「我覺得應該改變戰略才行……」

  美人幫主道:「改變戰略?」

  勝雪紅道:「用強!」

  美人幫主訝笑道:「你是說使用助情花?」

  勝雪道:「是的!」

  美人幫主沉思一陣,道:「嗯,這要好好研究一下,目前武林金獅尚無著落,我們似乎不必操之過急……」

  勝雪紅道:「武林金獅分明是被華山派竊去的,怎說尚無著落呢?」

  美人幫主道:「我還有一些懷疑。」

  勝雪紅道:「我看不用懷疑了。」

  美人幫主道:「你不妨想想看,華山派掌門人連天壁並不知道那個秘密,他為何要竊去武林金獅呢?」

  勝雪紅道:「他竊走武林金獅,目的是要打崆峒派派呀!」

  美人幫主搖搖頭。

  勝雪紅道:「若非華山派竊去的,那就崆峒同派監守自盜了。」

  美人幫主道:「頗有可能,不過還有一個人的嫌疑更大…」

  勝雪紅問道:「誰?」

  美人幫主道:「病美人水香蘭。」

  勝雪紅吃驚道:「哦……」

  美人幫主道:「當今天下,除我之外,只有她知道武林金獅那個秘密!」

  勝雪紅道:「幫主可知她住在何處?」

  美人幫主道:「不大清楚,不過我遲早可以打聽出來的」

  勝雪紅道:「如果是她,那就麻煩了。」

  美人幫主蛾眉一振道:「麻煩?怎麼說?」

  勝雪紅道:「幫主以前好像說過」病美人水香蘭的武功不在你之下?「美人幫主冷笑道:「不錯,我要勝她確實不易,但她要擊敗我也一樣困難」

  勝雪紅道:「如果竊走武林金獅的,確是病美人香水蘭』,那麼,我們就不須和終南派共同追討了。」

  美人幫主道:「是的,所以你說要對麥飛龍使用『助清花』,為時尚早。」

  勝雪紅道:「但不論能否追回武林金獅,終南派總是目前的武林盟主,我們若能控制麥飛龍,對我們豈不很有利。」——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