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愧為上賓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終南一劍仙聳聳肩道:「這件事關係一派的存亡,須得仔細斟酌,從長計議……」

  美人幫主道:「無論怎麼說,咱們既然有證據,就不怕無法向天下人交代,此事非這樣辦,便無法逼他們交出武林金獅!」

  孟三彥忽然開口道:「對不起,這件事孟某人不知可否置啄?」

  美人幫主一笑道:「孟大俠請說不妨。」

  孟三彥清了清喉嚨,說道:「孟某人以為,能夠追回武林金獅固好,萬一不能,那也沒甚要緊,因為武林金獅乃是代表一種榮譽,其本身實無正假之言,你們已經在競技大會上獲供,崆峒派也賠償了一只武林金獅,就把它當作真的亦無不可。」

  美人幫主斷然道:「不行,非把真武林金獅追回不可!」

  孟三彥問道:「理由何在?」

  美人幫主冷聲道:「武林金獅不僅代表榮譽,而且代責武林盟主的尊嚴。我們若不追回它,武林朋友便會譏笑我們無能!」

  孟三彥道:「武林金獅又不是你們遺失的,無能的應該是崆峒派,不是你們啊。」

  美人幫主道:「但我們已在眾目睽睽的武林競技大會上親手檢收了武林金獅,當時既未發現它是贗晶,也就等於是我們丟了一只武林金獅。」

  語聲一頓,又以堅定的語氣道:「總之,為了不使竊獅者逍遙法外,我們也非追究到底不可!」

  孟三彥點點頭,不再開口了。

  這時,一個美人走人殿來。

  她是勝雪紅。

  她向終南一劍仙三人襝衽一福,才轉對美人幫主說道:「啟稟幫主,酒席準備好了。」

  美人幫主點點頭,道:「你去叫範風、卓明珠、林馨、杜鵑花、蘇雪蓮、師圓圓,還有你,七人一齊到『美人殿』陪客。」

  勝雪紅應聲退去。

  美人幫主隨亦盈盈而起,向終南一劍仙含笑道:「三位情隨妾身移駕『美人殿』吧!」

  語畢,領路走出。

  終南一劍仙三人起身跟出,隨著她來到另一座金碧輝煌的殿閣。

  殿階下,花風、卓明珠、林馨、杜鵑花、蘇雪蓮、師圓圓、勝雪紅七女已在列隊恭候。

  殿中,擺著一桌酒席,數名待女肅立於殿中兩側,或抱琴,或擎羽扇,或執毛巾,嫣紅膩翠,一個個明眸皓齒,姿色不遜花鳳等人!

  美人幫主延客人殿,終南一劍仙三人落座之後,花鳳七女才跟著人席,於是酒宴開始了。

  細樂聲起。

  一名待女上前斟酒。

  美人幫主舉起第一杯酒道:「三位請。」

  左下微撩黑紗,主人飲下第一杯酒,是向客人表示酒中無毒。

  於是,終南一劍仙三人也飲下了第一杯酒。

  花鳳七女則淺嘗即止。

  美人幫主笑道:「山中無佳餚,三位請不要客氣。」

  終南一劍仙道:「好說。」

  酒過三巡,氣氛漸趨融洽。

  南一劍仙環顧左右侍女,笑道:「貴幫名之曰『美人幫』,果副其實,個個都是沉魚落雁賽西施的姑娘。」

  美人幫主含笑道:「多謝掌門人誇獎,今後尚望掌門人多多照顧。」

  終南一劍仙道:「不敢,貴幫創立伊始,即在武林競技大會上一鳴驚人,今後武林可說是貴幫的天下了。」

  美人幫主一瞥麥飛龍,笑了笑,道:「說到在競技大會上的成就,敞幫七個女子,還不及今徒一人哩!」

  終南一劍仙道:「那裡,小徒只是運氣較好罷了。」

  美人幫主忽然轉對麥飛龍笑問道:「麥少俠,雪紅和你一道追查武林金獅時,有沒有給你增添甚麼麻煩?」

  麥飛龍道:「沒有,勝姑娘聰明才智遠勝小可,小可與她共事,至感快愉。」

  美人幫主道:「雪紅也很稱讚你,不過她說你不喜歡太能幹的女人,不知有沒有這回事?」

  麥飛龍尬尷的笑道:「那……只是說笑罷了,其實……其實能幹的女人有何不好?」

  美人幫主微笑道:「但願你這是真心話。」

  麥飛龍連連點頭道:「真的,真的,小可對能幹的女人一直佩服得很!」

  美人幫主道:「那麼,你想不想將來娶一房能幹的妻子呢?」麥飛龍麵上發紅,窘迫地道:「當……當然啊!」

  美人幫主妙目一轉,移望終南一劍仙道:「白掌門人,本屆武林盟主由貴我兩派分任,這也可以說是一種珠聯壁合,不知掌門人是否願意親上加親?」

  終南一劍仙哈哈笑道:「固所願也,可惜小徒已經屬意於一泣姑娘……」

  美人幫主注目問道:「是誰家的姑娘?」

  終南一劍仙一指半瞎子孟三彥,笑道:「便是孟大俠的掌上明珠,孟凡姑娘!」

  美人幫主大感意外,藏在黑紗後面的一張勝雪花貌很清楚的現出一片驚訝之色,轉對麥飛龍問道:「真的麼?」

  麥飛龍甚窘,但毫不猶豫的點一點頭,道:「是真的」

  美人幫主詫喜道:「你……不是說喜歡娶能幹的女人為妻?」

  孟三彥聽了大感不快,佛然道:「魚幫主,你認為小女不能幹是不是?」

  美人幫主挺眉一笑,說道:「令愛或許很能幹,但妾身麾下的這些姑娘,敢說絕不比外面的任何姑娘差!」

  孟三彥乾笑道:「是麼?」

  美人幫主道:「是的,妾身的這些姑娘,琴棋詩書,武功文學,均有很深的造詣,敢說比一般男人還強!」

  孟三彥道:「小女對琴棋詩畫,雖然所知有限,但她有幾樣本事,恐怕不是貴幫姑娘所能望其項背的。」

  美人幫主笑道:「說來聽聽!」

  孟三彥傲然道:「小女會燒飯,洗衣,縫衣裳,養鴨子!」

  美人幫主「噗嗤」一聲笑了起來,道:「燒飯,洗衣,縫衣裳,養鴨子也算是本事麼,」

  孟三彥點頭道:「不錯,是很切實際的本事,貴幫姑娘人人都會這些本事麼?」

  美人幫主不屑的笑了笑,道:「本幫姑娘才不學那些黃臉婆的本事,將未如若出嫁了,過的將是貴夫人的日子,燒飯,洗衣等瑣事,自然有下人去操勞。

  孟三彥道:「我想,麥少俠一定不喜歡一個不會操持家務的妻子!

  美人幫主轉顧麥飛龍問道:「麥少俠,你忍心讓你的妻子操勞家務麼?」

  麥飛龍道:「小可以為,那是她應該做的事,自古以來,男主外女主內……」

  美人幫主截口笑道:「不,這種道理是你們男人立下用,是不公平的,試想女人也是人,憑什麼注定要做那些乏味辛苦的家事?」

  孟三彥插口道:「那麼,下人也是人,憑什麼要做那些家事?」

  美人幫主道:「那是因為他們心甘情願,而且有月銀可拿。

  麥飛龍見他們有繼續爭論下去的趨勢,忙笑道:「好了,換個話題談談吧!」

  美人幫主脆笑道:「談什麼好呢?麥飛龍道:」小可斗膽要請教幫主一件事,希望幫主不要生氣。

  美人幫主道:「妾身身為主人,豈能妄動無名,麥少俠盡管問便了。

  麥飛龍道:「方才小可等人谷時,曾見貴幫許多姑娘穿著那種緊身衣褲,看來十分怪異,幫主要她們穿那種衣服,用意何在?」

  美人幫主笑道:「用意有二:一在打破傳統束縛,消除害羞之心;二在便利行動,此地樹林濃密,著穿一般女人所穿的衣裳,出人極不方便。」

  麥飛龍笑道:「在此之前,小可也見過有人穿那種型式的衣服。」

  美人幫主輕「嗅」一聲道:「是誰?」

  麥飛龍道:「金身怪人!」

  美人幫主臉色微變,格格一笑道:「麥少俠該不致懷疑那兩個『金身怪人』是敞幫之人吧?」

  麥飛龍道:「不敢。」

  美人幫主笑道:「那兩個『金身怪人』始不論他們是不是華山派的人,麥少俠一定知道他們是竊走武林金獅之人對不?」

  麥飛龍點頭道:「對。」

  美人幫主道:「而如果他們是敞幫之人,那只武林金獅,已在敞幫手裡,妾身豈會自找麻煩,在競技大會上,指出貴我雙方得到的那隻金獅是贗品麼?」

  麥飛龍又點一點頭,道:「對,所以小可絕不懷疑貴幫。」

  美人幫主舉杯肅客道:「來,來大家盡飲此杯……」

  美人殿左方數十丈外,靠近谷壁之處,建有一間優雅的賓館。

  這間賓館自成一院落,四周圍著高牆,進了賓館之後,便看不見美人幫的姑娘美谷中活動的情形。

  酒宴一罷,美人幫主親領終南一劍仙三人到賓館,派三個侍女服侍他們,臨走之際,她向半瞎子孟王彥笑道:「孟大俠,如今快天黑了,你是打算馬上開始搜索?還是明早再開始搜索?」

  孟三彥聳聳肩道:「在下視力不佳,還是明早再說吧!」

  美人幫主含笑道:「那麼,三位多歇歇,妾身失陪了。」

  語畢,一福而去。

  終南一劍仙見她走了後,立刻轉對那三個侍女道:「你們也去吧!」

  那三個傳女一齊施禮答道:「奴家等奉命侍候三位,不敢無故離開。」

  終南一劍仙道:「老夫三人不需要別人侍候,你們但去不妨。」

  三侍女面面相覷,似感為難。

  終南一劍仙又道:「貴幫主若是問起,就說是老夫的意思,有道是主隨客意,她不會責怪你們的,去吧!」

  三侍女略一猶豫,才施禮退了出去。

  終南一劍仙接著向麥飛龍說道:「飛龍,你去關上牆門。」

  麥飛龍出去把牆門關上。

  終南一劍仙轉對孟王彥笑道:「孟大俠,有一句話說『臥榻之側不容他人鼾鼻』,咱們最好把這賓館內外察看一遍,然後才可睡覺。」

  孟三彥點頭道:「有道理!

  於是,三人和管家婆,開始在賓館內外搜察起來。

  賓館中有一間茶廳,十幾間客房,他們仔細的逐一摸實,直到確定館內館外未躲藏著人,才回到茶廳坐下。

  孟三彥見桌上放有各種新鮮水果,便拿了兩個水蜜桃遞給管家婆,說道:「管家婆,你到屋上去,若見有人越牆進來,就來通知我,懂不懂?」

  管家婆「傑傑」叫了兩聲,跑了出去。

  孟三彥籲了一口氣,笑道:「好了,咱們可以放心交談了。」

  終南一劍仙說道:「你對這位魚幫主說的話,相信不相信?」

  孟三彥搖頭道:「我也無法斷定,她說的很有道理,我和她沒有過節,她沒有劫擄小女的理由,而且小女確非美人,她不可能讓小女留在美人谷。

  不過,她說的可能也有不實之處,例如她說不知道黏豔娥的行蹤,我可不大相信!」

  麥飛龍道:「不錯,令愛不在此處可能是實情,但她一定知道尊夫人去了何處!」

  孟三彥揚揚眉毛道:「若非看在貴派正在與她們合力追究武林金獅這一點上我真想使用武力迫她說出黏豔蛾的去處!」

  終南一劍仙凝容道:「孟大俠該顧慮的倒不是這個……」

  孟三彥道:「不然是甚麼?」

  終南一劍仙道:「是動手之下能否獲勝的問題,你孟大俠的一身武學,老夫自然不敢懷疑,但你也看得出她絕非易與之輩,而且,她幫下的高手絕不止花鳳等幾個姑娘,一旦動手,你恐怕討不了甚麼便宜。」

  孟三彥冷笑道:「她們美人幫總算已在武林中成了名,白兄認為她們敢以多取勝麼?」

  終南一劍仙放低聲音笑道:「你若把她們當作君子看待那就大錯特錯了,女人情急之下,甚麼事幹不出來?」

  孟三彥輕輕一嘆道:「依白兄之見,我應該怎麼辦?」

  終南一劍仙道:「等!」

  孟三彥道:「那潑婦若不回來呢?」

  終南一劍仙道:「她既是美人幫的護法,遲早必會回來你只要耐心的在此等下去,總有見到她的一天。」

  孟三彥苦笑道:「只怕等到她的時候,小女已經造了殃了!」

  終南一劍仙道:「虎毒不食子,她不致於把自己的女兒怎樣的?」

  孟三彥嘆口氣道:「我是怕她把小女送人火坑,那潑婦只知道享受豪華的生活,根本不知羞恥為何物。」

  終南一劍仙道:「令愛不是個弱女子,她不會任人擺佈的,你放心好了。」

  孟三彥道:「再過二十多天後,白兄便將與她們同往華山,那時那潑婦若尚未返回美人各,我該怎麼辦?」

  終南一劍仙道:「繼續等下去!」

  孟三彥不以為然道:「這成麼?」

  終南一劍仙道:「她已知道老夫與你交非泛泛,不敢加害你的。」

  孟三彥道:「那潑婦若是回來,她會不會衛護她?」

  終南一劍仙道:「這一點,明天咱們可和她講明白,請她命令尊夫人交還令愛,她若答應了,到時候便不會出面衛護尊夫人了。」

  孟王彥點點頭,無可奈何地道:「也罷,我就跟她們磨到底!」

  終南一劍仙道:「那麼,明天你便不必煞有介事的在谷中搜查,只告訴她決定在美人谷等下去就是了,不與她抓破臉,對你比較有利。」

  孟三彥又點點頭。

  終南一劍仙頓了頓,轉對麥飛龍問道:「飛龍,你說那些姑娘所穿的緊身衣褲,其型式當真是與『金身怪人』相同麼?」

  麥飛龍點頭道:「是的,只有兩點不同。一是『金身怪人』渾身金光閃閃,好像是獸皮製成的,二是『金身怪人』連頭部都蒙住,而那些姑娘卻沒有。」

  終南一劍仙沉吟道:「哼,假如說『金身怪人』與她們毫無關係,衣服相同只是一種巧合,那也未免太巧了!」

  麥飛龍道:「弟子也是這樣想,但她說的道理又那樣無懈可擊,假如那兩個『金身怪人』是她的人,那麼她已經得到了武林金獅,為何又要在競技大會上指出那只武林金獅是假的?」

  終南一劍仙目中閃動精芒,沉聲道:「她的目的可能不在那只武林金獅,而是要挑起武林糾紛,讓崆峒派和華山派火拚!」

  麥飛龍吃驚道:「也就是說她們設下這個陰謀,用意在讓我們男人拼個兩敗俱傷,她們則坐收漁人之利?」

  終南一劍仙點頭道:「對了!她已說得很明白,她創組美人幫的目的,就是要和我們男人爭強鬥勝,把幾千年來男比女強的觀念扭轉過來。」

  孟三彥笑了笑,道:「然後要我們男人嫁給女人?」

  終南一劍仙道:「不錯!」

  孟三彥失笑道:「真是沿天下之大稽!」

  終南一劍仙道:「這種想法當然違悻常理,但自古以來女人被男人欺壓太久了,難免有少數不甘雌伏的聰明女子會起而反抗,特別是婚姻不美滿的女子,更會有這種想法。」

  孟三彥道:「造成婚姻不美滿的原因,可不完全是我們男人之過,你知道,有許多女人愛慕虛榮,得隴望蜀,貪得無厭,我那潑婦,便是這類女人呢!」

  麥飛龍插口道:「如果美人幫主,也是這樣的女人,難怪她要創組美人幫,與我們男人爭一日之長短,不過,那些姑娘又怎麼說呢?她們還未出嫁,還未吃過男人的苦頭,為何也跟著興風作浪呢?」

  終南一劍仙道:「一句話,無知而已!」——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