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誤闖芳谷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其餘六個紅衣少女,仍把弓箭對著孟三彥三人,嚴陣以待。

  終南一劍仙又是驚奇又是好笑,輕聲譽:「看樣子,尊夫人在此組織了一批娘子軍呢!

  孟三彥嘿然道:「果真如此,我孟三彥真是愧對武林同道了。」

  管家婆忽然「傑傑」叫著,跳離孟三彥的懷抱,向那六個紅衣少女奔過去。

  那六個紅衣少女似乎未曾見過面貌醜惡而渾身毛茸茸的猩猩,一見它奔過來,頓時花容失色,又驚又怕的叫了起來。

  孟三彥哈哈笑道:「別怕,它和你們一樣,是雌的!

  「木木…」

  管家婆奔到一個紅衣少女面前,手舞足蹈,跳躍亂叫不已。

  那少女嚇得連連後退,驚叫道。「快滾!不然我射死你!」

  孟三彥笑道:「不行,你不能射死它,我們嘈家婆』也是個姑娘,它還沒有出嫁呢!」

  管家婆忽地跳到另一個紅衣少女面前,又亂跳亂叫。

  那少女頓時慌作一團,不覺脫手放出一箭,「颶」的向管家婆射到。

  管家婆一個筋斗避開,跳起來「傑傑」怒叫,咆哮不停,似在斥責那少女不該發箭射它。

  那少女連連倒退,狼狽極了。

  孟三彥哈哈大笑道:「管家婆,你回來,人家都是嬌嫩嫩的小姑娘,你不可嚇著她們!」

  管家婆聽了才停此咆哮,轉身走回來。

  就在此時,先前入谷通報的紅衣少女跟著一位「貴婦人」出林來了。

  她,臉罩黑紗,身穿黃羅襦,全身環佩珠王,裝束之美,猶如宮中後妃,蓮步輕移之間,自然流露出一種雍容高貴的氣質。

  雖然臉上罩著黑紗,但終南一劍仙和麥飛龍一見就認出她是誰。

  師徒倆萬萬料不到來的竟是美人幫主,一時大感驚異,不約而同的「啊!」了一聲,楞住了。

  孟三彥用力眨著眼瞎,問道:「她……好像不是黏豔娥嘛?」

  終南一劍仙道:「不是,她是美人幫主!」

  孟三彥神色一呆道:「美人幫主?怎麼惹出美人幫主來了?」

  終南一劍仙道:「看情形,這裡是美人幫的幫址所在,尊夫人是美人幫的一員!」

  這時,美人幫主已走到他們面前,她溫婉有禮的向他們三人一福,含笑道:「原來是白掌門人和孟大俠大駕光臨,妾身有失迎逐,恕罪!」

  終南一劍仙抱拳還禮道:「不敢,白某人不知此地是貴幫所在地,貿然闖來,尚望魚幫主原諒。」

  兩人一個是幫主,一個是掌門人,所以在未抓破臉之前,都極力保持著應有的風度。

  孟三彥卻按捺不住滿腹疑惑,接口問道:「你就是美人幫的幫主?」

  美人幫主淺淺一笑道:「是的。」

  孟王彥道:「黏豔娥呢?」

  美人幫主道:「此非說話之處,三位請隨妾身人谷,再作詳談吧!」

  語畢,轉身先行。

  孟三彥轉頭望望終南一劍仙,目露徽詢之意,終南一劍仙微微點點頭,三人放是舉步跟了上去。

  美人幫主領著他們走人森林,行約百丈,森林已盡,迎面是一座山洞,洞門上方橫刻著三個斗大的字:「美人谷!」

  洞道約有五文寬,穿過洞道,眼前豁然開朗,陽光豔麗,呈現一片奇妙的景象。

  但見谷中四面環山,谷地寬廣,中間建著許多屋宇,樓閣巍峨,如仙家住處!

  終南一劍仙不禁大為讚賞道:「好一處世外桃源啊!」

  美人幫主笑道:「白掌門人過獎了,此地較諸終南山那可差得太遠了。

  四人走人中央一座大院,但見在各處走動的都是年輕美麗的姑娘,穿的也都是各種顏色的緊身衣褲,曲線玲現,凸凹畢露,令人見了心猿意馬,神魂顛倒!

  通過前院,眼前是一片細草如茵的廣場,中間是一座其大無比的浴池,浴為圓形,是用大理石製成的,可容百人沐浴,此刻池中雖無一人,但已可使人領略到無邊春色旖旎風光了。

  孟三彥驚愕道:「咦,這個池子是幹甚麼的?」

  美人幫主答道:「此地曰『美人池』,敞幫之人每日都在此池沐浴。

  孟三彥失聲道:「不怕被人看見麼?」

  美人幫主道:「此地無男人。」

  孟三彥一哦,不敢追問下去。

  過了「美人池」,迎面是一幢殿宇,雕樑畫棟,頗偉壯觀已極。

  美人幫主拾級而上,領著他們三人入殿。

  殿中寬敞豪華,地上鋪的是平滑如鏡的大理石,兩旁交椅茶几排列整齊,光鍊奪目,令人置身其內,有目眩神離之感!

  美人幫主道:「三位請坐。」

  三人坐下之後,隨有一個美人入殿獻茶,三人接過茶都不敢喝,放在茶几上。

  美人幫主含笑道:「三位是首次進人我們美人谷的男客,雖然我們不大歡迎男士人谷,但也絕不會加害人谷之人茶中無毒,請放心飲用好了!」

  終南一劍仙笑笑道:「白某人是不渴,不是不敢喝!」

  美人幫主道:「十多天前,敝幫勝雪紅已返谷報告有關與今徒追查武林金獅的一切經過,妾身已決定依時赴潼關會英閣與白掌門人會晤,不想今天意能提早和白掌門人見面……

  終南一劍仙道:「白某人與小徒此次是協助孟大俠入山尋找其女孟凡的,根本不知貴幫總壇設在此處,冒昧闖來,尚請魚幫主海涵。」

  美人幫主道:「不妨,但不知、三位怎麼能夠找到此處的?」

  終有一劍仙舉手一指蹲在孟三彥跟前的管家婆道:「我們三人是這隻猩猩帶來的。」

  美人幫主道:「白掌門人又怎會與孟大俠在一道?」

  終南一劍仙道:「這事說來話長,起因是小徒在途中遭遇『金身怪人』的攻擊受傷,為孟大俠父女所救……」

  當下,把經過說了一遍。

  美人幫主聽了點點螓首道:「原來如此,白掌門人也認為那兩個『金身怪人』果華山派的人化裝的麼?」

  孟三彥插口道:「魚幫主,咱們先談談小女如何?」

  美人幫主微微一笑道:「也好。」

  孟三彥道:「黏豔娥是貴幫之人?」

  美人幫主領首道:「不錯,她是妾身的護法之一。」

  孟三彥道:「魚幫主為何教唆她劫奪小女?」

  美人幫主道:「沒有這回事。」

  孟三彥冷笑道:「沒有這回事?」

  美人幫主道:「是的,那是她私人的行為,與敝幫無關。」

  語氣平靜,態度也很鎮靜,就好像黏豔娥的劫走孟凡,當真與她無關似的。

  孟三彥道:「有關無關,我也不想退究,如今只請魚幫主釋放小女,讓我帶回去就是了。」

  美人幫主道:「令愛已不在此地。」

  孟三彥面色一變道:「哪裡去了?」

  美人幫主道:「尊夫人帶走了。」

  孟三彥又冷笑道:「真的麼?」

  美人幫主道:「真的,大約半月前,尊夫人向妾身告假『說有私事要離開數日,安身準了,她便隨身帶著一個名叫古金蓮的養女離去,過了幾天,她回來了,帶來了令愛孟凡。

  妾身一得知那位姑娘即是孟大俠的千金時,便立刻命她帶回去,或者帶離此地,因為妾身知道這件事會引起麻煩,而且說句實在話,令愛姿色平平,也不夠資格留在我們美人幫中。

  尊夫人聽了之後,就將令愛帶走了。「

  孟三彥問道:「帶往何處?」

  美人幫主道:「她說要帶令愛四處玩玩,過一陣後,假如令愛仍無意與她同住,便帶回交還孟大俠。」

  孟王彥沉著臉道:「請忽孟某人出言無狀,魚幫主所言,雖很合情合理,但孟某人卻不能就此相信!」

  美人幫主道:「孟大俠只要仔細想想,就會相信妾身所言屬實,因為第一,敞幫與孟大俠毫無過節,沒有竊擄令愛的理由;第二,我們美人幫只收容美人,令愛不是美人,所以我們不會要她!」

  孟三彥道:「小女雖非美人,卻是你的護法黏豔娥的女兒!」

  美人幫主道:「妾身不會因此關係,而協助她竊走令愛,孟大俠若仍不相信,可以在谷中搜一搜看。」

  孟三彥冷冷一笑道:「貴谷房屋如此之多,叫孟某人如何搜尋?」

  美人幫主向終南一劍仙和麥飛龍望了一眼,說道:「孟大俠可請白掌門人和麥少俠幫忙,而且可以慢慢的,愛蒐幾天就換幾天,直到孟大俠滿意為止。」

  孟三彥不由躊躇起來。

  他沒有想到會有這種演變,更未料到美人幫主如此「坦誠」,假如美人幫主一口否認竊擄他女兒,事情反而好辦,可以用武力解決,但是現在她卻承認粘豔娥確曾帶女兒到此,又允許他可以在谷中任意搜查,這就使他感到無話可說了。

  沉默良久,才又開口道:「黏豔娥既是魚幫主的護法,她要離開,照理應該把她的行蹤告訴魚幫主才對吧?」

  美人幫主道:「本來應該如此,但她確實沒有說明去向,因為她在離去之前,並沒有決定要去何處。」

  孟三彥道:「魚幫主應該想到孟某人會前來追究,為何不問明她的行蹤呢?」

  美人幫主道:「抱歉,妾身藍未料到孟大俠會找到此處,敞幫這個地方,外人是不知道的。」

  孟三彥又沉默有頃,才道:「無論如何,她是魚幫主護法,總不能無限期的離開魚幫主吧?」

  美人幫主道:「當然,不過最近敞幫無事可做,她也許不會很快回來。」

  孟三彥道:「再過二十多天,魚幫主便有潼關之行,到時她回不回來?」

  美人幫主道:「潼關之行,妾身並未打算帶很多人去,所以到時候她回不口谷,妾身也不敢說,不過孟大俠若願意等,不妨留下來。」

  孟三彥道:「我一個男人留在貴谷,魚幫主不覺不方便麼?」

  美人幫主道:「雖然有些不便,但為了使盂大俠釋疑,也只好如此了。」

  語聲微停,繼道:「只有一件,敞幫每上下日早晨都要人『美人池』沐浴半個時辰,那段時間,還請孟大俠委屈一下,留午房中不要出來。」

  孟三彥轉對終南一劍道:「孟其人決定留下來等候,白掌門人呢?」

  美人幫主搶著道:「妾身非常歡迎白掌門人和麥少俠留下來。」

  終南一劍仙覺得自己是一派掌門人,要是在「女人國」中盤桓二十多天之久,傳到湖上去,跳到黃河也洗不清,因之頗感為難地道:「我想……老夫和小徒還是離開的好…」

  美人幫主笑道:「白掌門人不是打算去潼關與崆峒派司空掌門人及妾身會合,然後一道上華山的麼?」

  終南一劍仙點點頭道:「是的,不過-一」

  美人幫主打岔道:「此地距潼關不太遠,賢師徒便在此暫住十數日,然後我們一道去潼關豈不甚佳?」

  不容終南一劍仙開口,又接著說道:「假如白掌門人認為不便留在我們美人幫中,便是瞧不起敝幫了,說句實話,敞幫雖然都是女人,但卻是清清白白的,我們雖非出家人,但過的卻是出家人的生活!」

  終南一劍仙只得連連點頭道:「這個老夫明白,這個老夫明白……」

  美人幫主道:「而且,我們可以藉此機會研究如何對付華山派,追回武林金獅之事;再說眼下整個武林中無人不知貴派與敝幫正在共同追尋武林金獅,白掌門人留在敞幫,縱然有人知道,誰又敢妄說閒話呢?」

  終南一劍仙沉吟道:「唔……」

  美人幫主轉望麥飛龍微笑道:「麥少俠,你說是不是呢?」

  麥飛龍也只好點頭道:「是的……」

  終南一劍仙回對侍立身後的麥飛龍問道:「飛龍,你說咱們該留下未麼?」

  麥飛龍想了想,答道:「是的,咱們該留下來陪陪孟大俠,否則孟大俠一人留在此處,會有孤單寂寞之感。」

  終南一劍仙聽了「孤單」兩字,也想那萬一美人幫要對孟三彥不利,對他確極危險,不由點頭道:「對,那麼咱們留下來吧!」美人幫主很高興,笑道:「敞谷有一間賓館可供三位居住,等下妾身帶三位去看看。」

  說到此,轉對一個侍女吩咐道:「傳話下去,立刻在『美人殿』擺宴迎賓!」

  那侍女應聲一福,出殿而去。

  孟三彥道:「魚幫主不必把孟某人當作客人看待,老實說孟某人決定留下未,確是想照魚幫主的允許在貴谷搜一搜呢!」

  美人幫主笑道:「孟大俠要怎麼搜都可以,但妾身卻不能不把孟大俠視為貴客。」

  輕脆的笑了兩聲,又接道:「總有一天,孟大俠會明白妾身不是你的敵人的!

  孟三彥淡淡道:「但願如此。」

  美人幫主不再接腔,轉望終南一劍仙道:「白掌門人,依您的看法,華山派的這掌門人為何要竊去武林金獅?」

  終南一劍仙道:「華山派與崆峒派一向不太和睦,據說起因於崆峒派門下在武林競技場上殺了他們華山派的一個門下,連掌門人認為崆峒派門下出手太狠,始終懷恨在心,所以這次連掌門人使人竊去武林金獅,必是一種報復的行動。

  美人幫主道:「但是聰明的連天壁,為何不想想這件事的後果呢?」

  終南一劍仙嘆道:「正是,他該想想一旦被破獲後的後果一一氣,真能蒙蔽人的心智啊!

  美人幫主道:「不過,他們華山派是完了,竊盜罪名,將使他們陷於萬劫不復之地。」

  終南一劍仙道:「不過,武林金獅是不是他們偷的,老夫仍然有些懷疑。」

  美人幫主道:「證據確鑿,還有什麼疑問?」

  終南一劍仙道:「魚幫主所謂證據,是指牛長安在會英閣看見『黑天神西門世輝』一事?」

  美人幫主道:「是呀!

  終南一劍仙道:「可疑之處就在這裡,要知『黑天神西們世輝』並非無名小卒,江湖上認識他的人不少,連天壁若要使人散布武林金獅被掉包的消息,應該找個無人認識的無名小卒才對。」

  美人幫主道:「白掌門人懷疑是別人化裝成『黑天神西門世輝』的模樣,企圖嫁禍華山派?」

  終南一劍仙點點頭。

  美人幫主道:「不,妾身敢說絕對不是!」

  終南一劍他反問道:「魚幫主有何高見?」

  美人幫主道:「假如是別人化裝成『黑天神西門世輝鄉企圖嫁禍華山派,則後來他便不會在殺人滅口……一刀不留人歐陽壽,酒鬼那伯海及會英閣三名跑堂的之死,都是他們殺人滅口的證據,所以妾身認為在會英閣散布消息之人,是,黑天神西門世輝』不假,連天壁當初因未想到『黑天神西門世輝』會被人認出,故派他去會英閣散布消息,等到想到不妥,便趕快派人暗殺歐陽壽等人了!」

  終南一劍仙覺得她的分析亦有道理,點點頭道:「晤,是的……」

  美人幫主道:「咱們見到連天壁時,要是他死不認帳,白掌門人打算如何對付?」

  終南一劍仙反問道:「依魚幫主之意呢?」

  美人幫主笑道:「你是現任武林盟主,該由你出主意才是!」

  終南一劍仙道:「茲事體大,等見到連掌門人後再見機而為吧。」

  美人幫主道:「妾身倒有個主意,屆時他若肯好好交出武林金獅,咱們便勸司空掌門人息事寧人,但他著死不認帳,那麼白掌門人便可以武林盟主的身份,下令囚禁他!」

  終南一劍仙一驚道:「囚禁他?」

  美人幫主道:「是的,你是武林盟主,有權囚禁任何人!」

  終南一劍仙期期然以為不可的道:「可是,他是一派之主,囚禁他等於毀了他們華山派的名譽,此事恐怕不妥……

  美人幫主冷芙道:「他不要臉在先,你又何必顧慮他們的名譽?」

  終南一劍仙搖頭道:「老夫相信他也不會束手就擒!」

  美人幫主道:「他若反抗,那更好,以咱們三個幫派之力,要擒下他可說易如反掌!」

  終南一劍仙苦笑道:「擒下他,又能對他怎樣呢?」

  美人幫主道:「擒下他後,你可以正告他們華山派的人,要他們限期交出武林金獅,否則召開武林大會,把他們的罪行公布天下,叫他們華山派的人永遠抬不起頭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