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荒山密谷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終南一劍仙道:「果然不是被劫往長安,難怪你到長安找不到了。」

  孟三彥嘆道:「這還好,在下就怕那潑婦把小女帶去長安送人火坑。」

  終南一劍仙道:「她可能想念女兒,想和女兒同住,怕你不答應,所以才出此下策。」

  孟三彥搖頭道:「不,她是個很絕情的女人,絕不會想到要和女兒同住的,她搶走小女,如果不是要利用小女做搖錢樹,便是她看上了哪個有錢人家的子弟,打算把小女嫁給他!」

  終南一劍仙道:「若是如此,你答不答應?」

  孟三彥斷然道:「決不答應!」

  終南一劍仙道:「你不要女兒嫁人?」

  孟三彥道:「不,在下要為小女找個品行端正,有志氣肯上進的人,你知道:」有錢人家的紈褲子弟最靠不住,不是可託終身的人。「終南一劍仙贊成道:「對,女孩子嫁給富家子弟絕不是福氣。」

  聲一低,笑問道:「小徒在你孟大俠的心目中,不知是不是一個品行端正,有志氣肯上進的青年人?」

  孟三彥點頭道:「是的!」

  終南一劍仙喜道:「那麼,你肯不肯把令愛許配給小徒?」

  孟三彥搖頭道:「不行!」

  終南一劍仙一怔道:「為什麼?」

  孟三彥道:「令徒人中之龍,人又長得那麼英俊瀟灑,小女姿色平平,配不上。」

  終南一劍仙「唉」一聲道:「你是說小徒不會喜歡令愛?」

  孟三彥點頭道:「是的。」

  終南一劍仙笑道:「假如小徒喜歡呢?」

  「不可能。」

  終南一劍仙道:「告訴你,小徒已經愛上了令愛了?」

  孟三彥愕然道:「不會有這種事吧?」

  「是真的。」

  孟三彥仍然半信半疑,道:「這怎麼會呢?美人幫的姑娘那麼標緻,令徒不去愛,怎麼會愛上小女?」

  終南一劍仙笑道:「此即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小徒很有見識,他知道娶標緻的姑娘為妻不一定是幸福,他喜歡賢慧的女孩子,而令愛便是他所覓到的最賢慧的女孩子,所以他著迷了。」

  孟三彥大喜道:「真的麼?」

  終南一劍仙笑道:「絕非戲言!」

  孟三彥欣然道:「好,令徒果真喜愛小女,等救回小女後,就讓他們成親好了!」

  終南一劍仙笑道:「一言為定!」

  孟三彥點頭道:「一言為定!」

  麥飛龍弛馬緊緊跟著管家婆,沒聽到師父和半瞎子孟三彥的談話,還不知道自己已經得了一房妻子哩!

  管家婆一路向野地奔跑,跑了數里路,忽然跳上馬鞍與麥飛龍共乘一騎。

  麥飛龍拍拍它的身子,笑問道:「路很遠是不是?管家婆點頭」杰杰「叫著。

  麥飛龍含笑道:「到了該轉彎的時候,你可得下去領路,別走錯路啊!」

  管家婆低叫一聲,表示明白,仰頭望天,顯得很是老氣橫秋。

  在野地上行了十幾里路,已到河南境界,眼前是峰巒疊蟑的伏牛山脈。這時,天已入暮。

  麥飛龍勒停坐騎問道:「管家婆,她們是不是往山中去的?」管家婆點頭叫著。

  麥飛龍又問道:「還有多遠?」

  管家婆亂叫來。

  麥飛龍道:「很近?」

  管家婆搖頭。

  麥飛龍道:「還很遠?」

  管家婆點頭了。

  麥飛龍道:「還要走幾天才能到達是不是?」

  管家婆又點頭。

  麥飛龍便回對業已走到身後的師父和孟三彥說道:「孟大俠,管家婆說她們帶著令愛逃人伏牛九一路還很遠,要走幾天才能到達。」

  孟三彥仰頭看看天色,說道:「現在天快黑了咱們莫如找個地方過夜,明日再動身吧?」

  麥飛龍道:「這附近有村鎮麼?」

  孟三彥道:「距離數里外有個小村落。」

  終南一劍仙道:「咱們身上都帶有乾糧,不必去找人家借宿,還是人山走人程,天黑之後,找個山洞過夜,孟大快意下如何?」

  孟三彥道:「也好。」

  於是,管家婆一躍落地,領路奔入山中。

  山路雖然崎嶇難行,尚不須翻山越嶺,所以麥飛龍仍然可以騎馬跟進。

  走了一二里路,管家婆忽然轉入一片樹林中,麥飛龍頓感為難,因為他的腿傷雖然已無大礙,卻還不能長途步行,而且他也捨不得丟掉一匹馬,當下叫道:「管家婆,你等一等!」

  管家婆在林中跳著叫著,催促他趕快進去。

  麥飛龍問道:「是不是要一直進去呀?」

  管家婆「傑傑」亂叫,不知在表達什麼意思。

  孟三彥趕上來道:「麥少俠你且在此等一等,我隨它進去看看,也許經過這片樹林仍然有路可行。」

  說罷,跟了進去。

  管家婆立即向林中深處奔去。

  一會之後,孟三彥回來了,說道:「管家婆找到了一座山洞,可能當日她們曾在山洞中過夜,距此不太遠,少俠可以下馬走一程麼?」

  麥飛龍道:「可以。」

  他立即下馬,牽馬入林。

  孟三彥在前領路,走了數裡,果然見到了一座山洞,管家婆在洞前跳躍著叫嚷著。

  山洞不大,只有三丈多深,但洞中很乾淨,分明有人打掃過。

  孟三彥道:「咱們就在這座山洞中過夜?」

  終南一劍仙頷首道:「好。」

  麥飛龍把馬拴好,便隨師父和孟三彥入洞。

  孟三彥四下察看一番,見無任何線索,乃在一處洞壁前坐下,向管家婆招招手道:「管家婆,你過來!」

  管家婆搖搖擺擺的走過去蹲下。

  盂三彥一指洞中道:「那天她門曾帶著幾兒在此過夜,是不是?」

  管家婆點頭「吱吱」叫著。

  孟三彥道:「她們一共有幾個人?」

  管家婆掀動嘴唇,吱吱亂叫。

  孟三彥伸出兩個指頭道:「兩個?」

  管家婆搖頭。

  孟三彥再出三個指頭道:「三個?」

  管家婆點頭。

  孟三彥道:「三個都是女的?」

  管家婆搖頭。

  孟三彥道:「一女二男?」

  管家婆又搖頭了。

  孟三彥道:「一男二女?」

  管家婆點頭了。

  孟三彥摸摸它的頭,含笑:「好,你出去找些野果充飢,我們也要在此過夜,明早再走……去吧!」

  管家婆一溜煙似的竄了出去。

  孟三彥嘆息道:「多虧這頭猩猩,不然要想找到小女,可真是大海撈針了!」

  終南一劍仙問道:「她,我是說你那下堂妻,離開你之後,有沒有再嫁人?」

  孟三彥搖頭道:「不知道!」

  終南一劍仙道:「管家婆說是一男二女,男的必是駕車之人,但另一女不知是誰?」

  孟三彥道:「絕不是她再生的女兒,因為她離開我才不過六年,如果她再嫁人生了個女兒,頂多也只有四五歲,她不致於帶著小女孩出來。」

  終南一劍仙點點頭道:「那麼,那女的必是她的一個同伴了」

  孟三彥輕嗯了一聲,解下包袱道:「咱們來吃乾糧吧,吃飽了好睡覺……」

  一夜過了。

  次日一早三人離開山洞,繼續跟著管家婆前進。

  一路,都是較易行走的山地,也許那天中年婦人因身邊帶著孟凡,不便翻山越嶺,故都揀平坦的山地而行,這對麥飛龍倒十分方便,可以繼續騎馬。

  行行重行行,這天午後,三人在一處山腳下發現一堆灰煙,顯然是中年婦人等烤食東西留下來的,這使孟三彥放心不少,心知管家婆沒走錯路。

  三人在灰煙旁停歇下來,又吃了些乾糧後,才繼續起程。

  眼前,仍是一望無盡人跡罕至的荒山,麥飛龍想不通中年婦人為何要帶孟凡遁入深山,掉頭說道:「孟大俠,她帶令愛進人這遼闊的伏牛山,到底是要擺脫管家婆的追蹤?還是她在這山中有住處?孟三彥道:」她是在擺脫管家婆的追蹤,她是個水性楊花愛慕虛榮的女人,絕不肯住在這深山之中。

  麥飛龍道:「可是,若要擺脫管家婆的跟蹤,似應往鬧市跑才對,往山中跑,不是更使管家婆便於追蹤麼?孟三彥沉吟道:」這原因……當然是她們劫持著小女,不便進人鬧市。

  「

  麥飛龍道:「恐怕不是這個原因,令愛畢竟是她的親生女兒,就算在大街上拉拉扯扯,她只要說一聲『這姑娘是我女兒』,誰又敢出面干涉?」

  孟三彥覺得他的分析有道理,使反問道:「那麼依你的看法,她為何帶小女進人這伏牛山中呢?」

  麥飛龍道:「管見以為,她在這伏牛山中,必有一個住處,即使不是她自己的,也必是她那同伴的。」

  孟三彥道:「可是,女人怎麼會蟄居在深山之中呢?」

  麥飛龍道:「這一點小可也想不通,不過這是因為自們還不知道另外那女人的來歷之故,等到明白那女人是誰後,也許對她們的蟄居在深山就不會感到奇怪了。」

  孟三彥點點頭道:「晤,不錯……」

  麥飛龍道:「咱們自入山以來,雖然路線迂迴曲折,但一直是往東北方向行進,以咱們目前的腳程計算,不知還要走幾天才能走出伏牛山?」

  孟三彥道:「大約還要兩三天,我們現在置身之處,約在伏牛山西邊山腺,往南五十里,便是武林競技場的所在地了。」

  麥飛龍道:「管家婆是在第九天才回到家中的,照此計算,咱們再走一二天,可能就會有所發現了。」

  第四天的上午,老少三人仍在管家婆的引領下,跋涉於伏牛山中……

  這天,三人走入一片大森林,已經走了一個多時辰,仍看不見盡頭。

  孟三彥忽然停步道:「等一下!」

  終南一劍仙和麥飛龍聞聲住足,同聲問道:「甚麼事情?」

  孟三彥又喊住了跑在前面的管家婆,然後伸手摸上身側的一株紅檜,眨著眼睛道:「我的眼睛看東西雖然一片模糊,但近在眼前的東西,倒還看得清楚。這棵紅檜,我好像看過三次了。」

  終南一劍仙訝笑道:「看過三次?」

  孟三彥點頭道:「是的,一個時辰前看過一次,半個時辰前又看過一次,現在又重逢了!」

  終南一劍仙笑道:「這片森林中有不少紅檜,你恐怕是認錯了吧?」

  孟三彥搖頭道:「不會,我的視力雖然不佳,看過的東西卻都不會忘記。」

  終南一劍仙道:「咱們一直在向前走,同一株樹怎會重自氧見三次呢?」

  孟三彥道:「原因只有一個……咱們已誤人某種陣中一條死路!這一個時辰中,咱們一直在同一塊地方兜圈子而茫然不覺!」

  終南一劍仙白一逸聽了神色微變,道:「是什麼陣?」

  孟三彥道:「我還看不出,你們且暫時站著別動,待我仔細看看。」

  說畢,折身向右跨出三步,再往左橫跨三步,身形倏然消失不見!

  終南一劍仙對各種奇陣雖未涉獵,但這時一看孟三彥走出幾步便失去了蹤影,已知自己三人果然陷人某種陣中,不由面色又變道:「哼,果然不錯!」

  麥飛龍心中頗為緊張,低聲道:「這表示咱們已經到了地頭了!」

  終南一劍仙點點頭,而呈凝重道:「你的腿傷怎樣?是否可以與人動手了?」

  麥飛龍道:「還沒十分痊癒,不過只要不是待別厲害的高手,弟子自信還對付得了。」

  終南一劍仙伸手道:「把馬交給為師牽著,你該」

  一語未畢,眼前人影一閃,孟王彥回來了。

  麥飛龍急問道:「怎麼樣?」

  孟三彥含笑拍拍他的肩膀,說道:「老弟,你前天的推斷果然不錯,咱們已經到了!」

  終南一劍仙接問道:「咱們被困何陣?」

  孟三彥笑道:「九轉迷蹤陣!」

  終南一劍仙一呆道:「九……轉……迷……蹤……陣!」

  每個字音都拖得很長,充滿驚惑。

  孟三彥點頭道:「一點不錯,當今天下,只有兩個人懂得布置此陣,一個就是我,另一個就是她-一黏豔娥,我的下堂妻!」

  終南一劍仙恍然道:「如此看來,令愛必然在此了!」

  孟三彥道:「不錯,兩位情跟我來。」

  他抱起管家婆,轉向右萬樹林中走去。

  麥飛龍急急將坐騎拴在一株樹下,便與師父跟著孟三彥的步法,隨後跟上。

  三人在樹林中忽左忽右的穿行數百步,突然視界一寬,看見了一條峽谷的人口!

  峽谷形勢甚為雄美,谷中長著奇花異草,像是一塊人間仙境!

  終南一劍仙一見之下,不由深深吸了一口氣道:「好地方!」

  孟三彥笑道:「哼,倒沒有想到她會住在這地方!」

  終南一劍仙道:「她必是住在峽谷裡面。」

  孟三彥點頭「嗯!」了一聲。

  終南一劍仙道:「咱們進去吧!」

  孟三彥又點了一下頭,舉步便向谷前走去。

  峽谷內外一片濃攀參天的大森林,都是幾千百年的天然古木,樹幹糾結盤錯,垂鬚如幄,林中幽邃陰暗,充滿神秘恐怖的氣氛!

  三人才走到峽口,忽見旁邊矗立著一方石碑,上刻八個正楷大字:「私人谷地擅入者死!」

  孟三彥冷然一笑,大步而人。

  終南一劍仙緊隨於後,低聲道:「孟大俠小心,谷中可能有埋伏!」

  一言甫畢,忽聞左側林中有人嬌叱道:「來人止步!」

  聲音清悅響亮,卻不見人現身!

  孟三彥充耳不聞,繼續向前走。

  「好大膽,射!」

  一陣利箭,突由林中射出,勢如驟雨朝三人飛罩過來!

  孟三彥身上未帶武器,但他毫無懼已,只見他左手抱住管家婆,右手長袖揮拂而出,那幾支射月利箭,頓像撞上一道無形的鐵牆,紛紛掉下,落在他跟前。

  終南一劍仙喝彩道:「好厲害的流雲飛袖!」

  孟三彥笑了笑,又復舉步前進。

  「站住!」

  一聲尖叱,又由林中傳出,接著便見人影連閃,剎時出現了七個紅衣少女!

  她們人手一副弓箭,跳出林外,立時站成一排,個個箭搭於弓,拉得滿滿的,一齊瞄準孟三彥三人準備發射。

  令人吃驚的是:這七個少女年紀都在十六七歲左右,身材長的一般高大,面貌較好,體態炯娜,而穿的竟是一種見所末見聞所未聞的衣裳……一種衣連褲的緊身衣裳!

  其型式,就像「金身怪人」一樣,只差沒有蒙住頭部罷了。

  紅色而緊身的衣褲,穿在少女的身上,那飽滿的胸部,纖細的腰肢,豐滿的臀部,修長而均勻的玉腿,就暴露無遺了!

  任何人看到她們,若不怦熱心動才怪。

  但今天的孟三彥,終南一劍仙和麥飛龍三人,對她們的出觀只感到驚奇和困窘,他們一齊停下腳步,目瞪口呆的望著漸漸迫近的七個少女,恍如置身於另一個世界,怔怔的說不出話來。

  那七個紅衣少女漫漫移步迫近,在距離三丈處停住,七支利箭仍緊緊瞄準孟三彥三人,其中一個啟口嬌叱道:「你們是誰?沒看見谷口那塊石碑麼?」

  孟三彥拚命眨眼睛,似想看個清楚,但他視力天生有毛病,實在看不清楚,當下回對終南一劍仙道:「白掌門人,這些姑娘穿的是什麼衣裳呀?」

  終南一劍仙尷尬的笑道:「很古怪,是一種緊貼身子的衣褲……」

  孟三彥嘆道:「如今的女孩子愈來愈大膽了,怎麼可以穿這種敗壞善良風俗的衣服啊!

  終南一劍仙道:「可不是,老夫長了這麼大一把年紀,今天還是頭一道見到女人穿這種不倫不類的衣裳,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孟三彥搖頭晃腦嗟嘆不已,嘆道:「可怕!可怕……」

  那少女見他們只顧批評不回答自己的話,頓時柳眉倒豎,尖叱道:「你們快報上名來受死!」

  孟三彥道:「別兇,小姑娘,我叫孟三彥,武林人稱『半瞎子』的便是,今天是來找我女兒孟凡的,你快去叫黏豔娥那潑婦出來見我!

  那少女面色一變,問道:「你身後那兩人又是誰?」

  孟三彥道:「老的是終南派掌門人,少的是他徒弟麥飛龍!」

  那少女「啊!」了一聲,似甚吃驚,說道:「你們站著別動,待我去為你們通報!」

  說著收起了弓箭,轉身奔入樹體中,瞬即不見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