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萬里追蹤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麥飛龍又問道:「那麼,師父追出去,有無發現?」

  終南一劍仙在廳中落了座,放斂笑容道:「有的,為師追出陣時,先見到這隻大熊守在狗屍旁邊,接著發現地上有馬車輪跡,為師便循著輪跡迫下去,追了四五里路,發現馬車停在一處林邊,但車裡已沒有人,看情形盂三彥的妻子搶走孟姑娘後,最先使用馬車代步,後來因怕被人循輪邊追蹤,乃棄車而逃,為師在馬車四周找尋一番,未發現任何足跡,不知她們逃往何處,只好回來孟三彥還沒回來麼?」

  麥飛龍道:「沒有。」

  終南一劍仙道:「那麼,他一定有所發現,一路追下去了。」

  麥飛龍道:「那輛馬車中,沒有甚麼東西可做為追查的線索麼?」

  終南一劍仙搖頭道:「沒有,為師曾仔細找過,甚麼都沒有。」

  麥飛龍道:「馬車的形狀是……?」

  終南一劍仙道:「很漂亮,是載人用的,可能是私人的車子。」

  麥飛龍道:「那匹馬呢?」

  終南一劍仙道:「馬有兩匹,都死了。」

  麥飛龍道:「被殺死的?」

  終南一劍仙道:「正是,她們顯然怕人利用『老馬識途』跟蹤到家,故將它們殺了。」

  麥飛龍恨聲道:「哼,做的真乾淨!」

  終南一劍仙白一逸拈須沉思半晌,說道:「這件事,十分奇怪,孟三彥的妻子搶走女兒,必有重大的目的……

  麥飛龍道:「她說要帶孟姑娘去享福,我置一定不是,她可能要將孟姑娘送人風塵,要女兒賺錢養活她!」

  終南一劍仙沉吟一陣,問道:「孟姑娘是否長的很標緻?」

  麥飛龍道:「孟姑娘姿色平平,但很活潑,可愛。」

  終南一劍仙道:「既沒姿色平平,諒不致被賣人風塵,她搶走女兒,也許另有目的。」

  麥飛龍嘆道:「這可不一定,她可能窮得發慌,要把女兒廉價出售。」

  終南一劍仙長嘆一聲道:「孟三彥乃是當今武林的一位怪傑,想不到竟娶了這樣一個妻子,真是可悲!」

  牛長安道:「如今咱們怎麼辦?」

  終南一劍仙白一逸道:「只好等孟三彥回到再說了。」

  牛長安道:「要是他不回來呢?」

  終南一劍仙道:「我們仍然在此暫住,這裡距渲關不遠,且是養傷的好地方,等小徒傷痊之後,再離開不遲。」

  牛長安道:「但吃飯怎麼解決阿?」

  終南一劍仙微笑道:「別擔心,老夫燒給你吃便了。」

  牛長安忙道:「這可不敢當,您是一派掌門人,要您燒飯給在下吃,這不要折殺了在下麼?」

  終南一劍仙道:「不妨,萬一孟三彥幾天不回,那麼老夫負責燒飯,你則負責照顧鴨子,孟三彥疏他養了一千多隻鴨子,我想光是拾鴨蛋就夠你忙的了。」

  牛長安笑道:「好啊,孟大俠若是不回來,咱們就把他的家當接管下來。」

  終南一劍仙起身道:「現在你去掩埋老黃狗,老夫去燒飯了!」

  半瞎子孟三彥果然沒有回來。

  一連過了八九天,都音訊杳然!

  這八九天中,麥飛龍的腿傷卻已好了許多,傷口已經復合,可以勉強行走了。

  他因關心孟凡的安危,食不甘味,睡不安枕,頗有度日如年之苦,這天實在忍耐不住了,便向師父說道:「師父,咱們走吧!」

  終南一劍仙道:「何處去?」

  「去尋找孟姑娘!」

  終南一劍仙搖頭道:「不行,你的傷口好了五六分,尚不能行動,況且咱們又不知孟姑娘被竊往何處,人海茫茫,何處尋覓?」

  麥飛龍道:「弟子已可騎馬,咱們騎著馬去尋找!」

  終南一劍仙道:「如何尋找?」

  麥飛龍道:「四處去找!」

  終南一劍仙道:「別說呆話了,要找人,最少也要知道個方向,咱們連方向都不知道,如何去找?咱們現在能夠幫助孟三彥的,就是看住他的家,不要讓他的鴨子餓死,如此而已!」

  麥飛龍暗然道:「可是,萬一孟姑娘被她娘賣入煙花巷,那可怎麼辦?」

  終南一劍仙已知徒弟愛上了孟凡,當下「哈哈」大笑道:「飛龍,你這是當局者迷,孟姑娘跟她爹練了一身武功,並非是個弱女子,她娘縱能賣她,誰又能強迫她接客?所以為師敢向你保證,孟三彥的妻子竊去孟姑娘,絕對不是要把她賣人煙花巷!」

  麥飛龍嘆口氣道:「不然,她竊去女兒的目的何在?終南一劍仙道:」她離開孟三彥已有許多年,也許一個人大孤單寂寞,因此要女兒去陪她「師徒倆正在屋裡交談,忽聽牛長安在屋外大叫道:「好了!

  孟大俠回來了!孟大俠回來了!「

  麥飛龍聞言之下,霍然而起,疾步走出。

  但只走到廳門口就愕然住足,因為半瞎子孟三彥已經走到門口來了!

  只看到孟三彥的樣子,他的心就往下直沉,人失望得幾乎站立不住。

  孟三彥像是剛脫獄歸來的囚犯,頭髮散亂,衣服骯髒,眼眶下陷,模樣消瘦沮喪,一副失魂落魄之狀!

  麥飛龍後退讓他入廳,惶聲問道:「沒有找到麼?」

  孟三彥搖搖頭,渾身癱瘓的跌坐入椅。

  終南一劍仙倒了一碗茶道給他,問道:「一點線索都沒有麼?」

  孟三彥接過茶,一仰頭向後靠去,神情憊極的答道:「沒有!」

  終南一劍仙道:「她一向住在那裡?」

  孟三彥有氣無力的緩緩說道:「有人說她在長安城中開了一家院子,可是我找遍長安城中的每一家院子,都沒有找到她一點蹤影……」

  牛長安接口道:「長安城中大大小小共有百多家院子,孟大俠都查過了麼?孟三彥飲下手中的一碗茶,才道:」是的,連最下流的地方也都找過了!

  麥飛龍一聽那女人是開院子的,登時更加優心如焚,咬牙切齒說道:「哼,她一定是把孟姑娘藏了起來!」

  終南一劍仙剛剛還向麥飛龍保證孟凡絕不致被送入煙花,現在一聽孟凡的母親是個鴇母,不禁大為尷尬,苦笑道:「她總不會把親生女兒推入火坑吧?」

  孟三彥冷笑道:「誰說得了!」

  麥飛龍道:「她若真在長安城中開設院子,一定可以找出來,咱們再去找找看!」說著,硬要人房整裝。

  孟三彥向他擺擺手,道:「別忙,我已八九天沒睡覺了,且讓我睡一覺再說。」

  他緩緩站立起來,拖著疲困的腳步,走入房中去了。

  麥飛龍轉望師父說道:「師父,等孟大俠恢復體力之後,咱們幫他一起赴長安尋找孟姑娘的下落,好麼?」

  終南一劍仙頷首道:「好的,距離和崆峒派約定見面的日子尚有二十多天,咱們是可以幫他找一找。」

  牛長安道:「長安城中的院子在下去過幾家,那幾個鴇母在下都認識,也許能夠把那女人找出來。」

  麥飛龍道:「那好極了!到了長安後,由你帶路!」

  終南一劍仙道:「現在你們別再說話,讓孟大俠好好睡一覺吧!」

  麥飛龍點點頭,坐了下來。

  不料就在此時,驀聞一片「傑傑」之聲由屋外柳林中傳了過來。

  麥飛龍渾身一震,驚喜的叫道:「咦,那不是管家婆的聲音麼?」

  一點不錯,是管家婆回來了!

  它飛也似的竄入廳中,人立起來,掀動嘴唇朝麥飛龍「吱吱」叫著,似要表達某種意思。

  麥飛龍一直以為它已遇害,現在見它突然回來,立刻想到它可能是跟蹤那中年婦人而得知其落足之處,因之心中大喜,急問道:「管家婆,你知道孟姑娘在何處麼?」

  管家婆點頭「吱吱」叫著,然後上前拉扯麥飛龍的衣服,似要麥飛龍眼它去救人。

  麥飛龍頓時興奮得臉都紅了,轉臉對著師父說道:「師父,它知道孟凡在哪裡,咱們跟它去看看如何?」

  終南一劍仙白一逸道:「別慌,等孟大俠醒來之後」

  一語未畢,孟三彥已由房中衝出來了。

  管家婆一見到主人,立即一跳攀上孟三彥的肩膀,撒嬌似的直叫不已。

  孟三彥神情緊張的急急問道:「管家婆,你當真知道幾兒在哪裡麼?」

  管家婆又掀動嘴唇,努力模仿人說話的樣子,「傑傑」大叫著。

  孟三彥雙目陡露光芒,又驚又喜道:「凡兒是不是被人抓住不能回來?」

  管家婆點頭叫了幾聲,忽然跳到桌上,提起茶壺倒了一碗茶,端茶仰頭大飲。

  牛長安忍不住笑道:「哈哈!這隻猩猩敢情也會」喝茶呀!「孟三彥又急問道:「管家婆!他們有沒有傷害凡兒?」

  管家婆搖頭叫了兩聲,又繼續喝茶。

  孟三彥精神大振,欣慰的笑了一下道:「好極了,你快帶我去吧!」

  管家婆放下茶碗,一跳落地,向外跑去。

  孟三彥連忙向終南一劍仙說道:「白掌門人,就煩三位再替我看看家,我去救小女回來!」

  說著,疾步跟著管家婆走出去。

  終南一劍仙急道:「等一下,我們三人跟你一道去!」

  孟三彥一剎腳步,回頭笑道:「不用了,那潑婦的武功是我教的,我要收拾她易如反掌!」

  終南一劍仙滿面嚴肅地道:「不,劫走令愛的不止她一人,而且你這隻猩猩一去八九天才回來,這表示路途甚遠,你已好多天沒休息,即使有力氣趕那地方,也沒力氣救人了!」

  孟三彥道:「那麼,咱們兩個老的去,令高足和牛老弟留在捨下。」

  麥飛龍忙道:「不,小可也要去!」

  孟三彥道:「你的傷好了麼?」

  麥飛龍道:「騎馬絕對可以。」

  孟三彥道:「有令師協助就夠了,你還是留下來吧!」

  麥飛龍堅決地道:「不,小可非去不可!」

  孟三彥一怔道:「為什麼?」

  麥飛龍不禁臉色一紅,困窘已極,吶吶然道:「小可自覺……

  沒有好好的保護令愛,所以……所以……「

  終南一劍仙笑道:「孟大俠,小徒既有此心,就讓他一起去好了。」

  孟三彥轉望牛長安道:「那麼,牛老弟留下幫忙照料我那群鴨子,如何?」

  牛長安道:「哪些鴨子幾天不吃東西,諒也餓不死吧?」

  孟三彥道:「當然,不過須得有人照顧它們,還有這隻大熊,也要按時給它食物,老弟委屈一下,留下來幫幫忙吧?」

  牛長安想了想,點頭道:「也罷,在下這幾天香孟大俠養那些鴨子,倒也養出興趣來了。」

  終南一劍仙道:「老弟單獨在此可要小心,萬一有武林人物進來,能逃便逃,不要抵抗。」

  牛長安道:「是的。」

  終南一劍仙又道:「還有,我們此去,可能無法馬上回來,要是過了二十天仍不見我們回來,你便趕去潼關會英閣等候,我們也許會直接轉赴會英閣。」

  牛長安笑道:「好的,不過在下可能走不出孟大俠的九轉迷蹤陣呢。」

  孟三彥道:「你可以叫黑金剛帶你出去。」

  牛長安表示懷疑道:「它聽得懂在下的話麼?」

  孟三彥道:「不必跟它說話,只須在它頭上拍三下,它便會帶你出去。」

  牛長安一哦,笑道:「這倒簡單。」

  孟三彥轉對終南一劍仙師徒道:「咱們走!」

  於是,麥飛龍飛快地入房把衣物打點背起,老少三人立即出門,二老步行,麥飛龍騎馬,出了九轉迷蹤陣,跟著管家婆望北出發。

  看見管家婆一路向北奔去,終南一劍仙笑道:「看情形,令愛似非被劫往長安。」

  孟三彥道:「那輛馬車被棄置於前面不遠,等下到了那裡,才能斷定那潑婦逃走的路線。」

  終南一劍仙道:「那輛馬車還在那裡麼?」

  孟三彥道:「是的,方才在下回來時,曾轉去查看過,它仍在那裡?」

  終南一劍仙道:「那天他們必是發覺管家婆在跟蹤,因此棄車而逃,但既然發覺管家婆在跟蹤,她們還會讓它跟上麼?」

  話聲一頓,繼道:「老夫之意是她們怎不把管家婆殺了?」

  孟三彥冷笑道:「小女養的這隻猩猩精靈無比,她想殺它,談可容易!

  正在前面領路的管家婆忽然「吱吱」叫了兩聲,轉身一縱,躍上騎馬跟隨的麥飛龍的身前坐下。

  孟三彥笑道:「你看,它甚麼都懂,還懂得享受呢!」

  終南一劍仙哈哈笑道:「果然是一隻精靈無比的猩猩,如今有它帶路,不怕找不到令愛了。」

  不久,已到了被棄置道旁的馬車前。

  管家婆跳上馬車,吱吱叫看。

  麥飛龍道:「這副馬車真漂亮,不是富裕的人家,絕對買不起。」

  孟三彥道:「所以我才懷疑小女可能被劫往長安,長安城中,也有許多這樣的馬車。」

  他接著轉想管家婆問道:「管家婆,她們把凡兒劫往何處去了?」

  管家婆「吱!」的一叫,跳落地上,朝東方野地上疾奔而去。

  三人立即跟上去——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