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情有獨鍾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就在這時……

  「汪!」

  老黃狗由林中疾竄而上,跳上了車座,張口就咬!

  彪形大漢大吃一驚,一掌推開老黃狗,由另一邊跳下去大叫道:「她媽的,那裡來的一隻死瘋狗?」

  老黃狗「汪汪」直叫一跳越過車座,撲上去又咬,其兇無比,似要把彪形大漢活活咬死。

  彪形大漢愴惶後退,驚叫道:「花姑娘,快來救命啊!這條瘋狗要咬死我了!」

  車廂門「啪!」的推開,花鳳和中年婦人相繼跳下,花鳳手執長劍,吃吃笑道:「老周,你一定吃了香肉,所以狗要咬你!」

  彪形大漢繞著馬車逃避,大叫道:「沒有!我吃得很少昨天才吃了一小碗啊呀!」

  老黃狗忽然由車下竄過,在他右腳上咬了一口,咬得他頓時鮮血淋漓。

  花風不敢怠慢,嬌叱一聲,揮劍殺上去。

  老黃狗卻似無意與她為敵,放開彪形大漢,轉去攻擊中年婦人,縱身向她撲去。

  中年婦人面色一變,疾忙蹲身避過,反手一掌拍出,「砰!」

  然一響,拍中老黃狗的腹部。

  老黃狗應聲跌出丈開外,在地上打了一個滾,隨又躍起,再度向她猛撲。

  花鳳適時趕上,一劍刺出,正刺中老黃狗的咽喉。

  老黃狗嗥叫一聲,立時倒她不起,掙扎一陣後就死了。

  「老爺!老爺!你怎麼樣了?」

  孟凡在車廂中驚叫。

  花鳳噗嗤一笑道:「你家老爺死啦!

  孟凡一聽「黃老爺」已死,頓時傷心得哭了起來。

  花鳳收劍入鞘,轉對彪形大漢問道:「老周,你的傷要不要緊?」

  彪形大漢雙手緊握腳踝,哭喪著臉道:「它是不是瘋狗?」

  花風笑道:「不是。

  彪形大漢道:「不是瘋狗就不要緊……」

  中年婦人道:「你快包紮一下,我們須得趕快離開此地。」

  彪形大漢應了一聲掏出一條汗巾,把腳上的傷包紮起來然後破著一腳,跨上車座。

  花鳳和中年婦人也立即上車坐定,把車廂門緊緊的關上。

  玉是,彪形大漢抓起僵繩一抖,喝叱聲,開動馬車,向北疾駛而去。

  馬車駛出數丈,柳林中倏然跳出一隻猩猩,它跳近老黃狗的屍身前,繞屍尖叫了幾聲,才手腳並用的向馬車追去……

  麥飛龍跟著黑金剛疾步而行,但黑金剛愈跑愈快,他則愈走愈慢,勉強跟了一程之後,黑金剛終於超前消失於柳林中了。

  他本想叫住黑金剛,但轉而一想。黑金剛可能會追上那中年婦人,將她攔截下來,故任其去。

  他拄杖慢慢在柳林中走著,走了足有頓炊工夫,只見眼前仍是密密麻麻的垂柳,不禁有些著慌,暗忖道:「真要命,這片柳樹林為何如此之大?」

  右腿上破裂的傷口仍在流血,血在褲管中凝結成塊,使他感到極不舒服,他淡是用劍將整個褲管割下,再解開白布重新紮緊,然後繼續向前走去。

  又走約半浬遠,眼前仍是無窮無盡的柳樹,看不見一點空曠的土地!

  忽然,他瞥見了一件東西,頓使他心頭大大一震,失聲道:「不好,原來我被『九轉述蹤陣』困住了!」

  原來,他看見的是一條染滿血潰的褲管……他剛才割下的褲管!

  剛才,他割下褲管後,即一直向前走,現在竟然回到了丟棄褲管之處,這表示自黑金剛離去之後,他一直在陣中兜圈子,若非被「九轉述蹤陣」所困,那會有這種事情?他立時就地坐下,決定不再亂闖,因為他對陣圖一竅不通,心知若繼續走下去,一輩子也別想走出陣外,只會累壞了一條腿。

  現在,他只好把希望寄託在黑金剛,管家婆和黃老爺身上,希望它們知道孟凡被劫,趕去將她救回,然後再來帶自己出陣。

  要是它們救不了孟凡,而又不懂得回來帶自己出陣,那自己將會有甚麼結果?餓死!

  除非半瞎子孟王彥能在一兩天之內趕回來,否則必將餓死!

  唉,但願黑金剛它們能追上中年婦人,將孟凡救回來…

  他疲倦的躺下閉上眼睛。

  時間慢慢消逝,日頭漸漸偏西,他在絕望和疲累的侵襲下,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朦朧中,他感覺有人在推動他的身子,因之霍然驚醒過來。

  睜眼一瞧,看見面前蹲著一個人。

  是半瞎子孟三彥!

  他以為在做夢,擦擦眼睛再瞧,眼前之人未變,仍然是半瞎子孟三彥不錯,不禁喜出望外的叫道:「孟大俠!你……你回來了!」

  孟三彥點點頭,面呈嚴肅道:「你怎麼躺在這裡?我女兒那裡去了?麥飛龍飛快的坐起,說道:」孟大俠快追上去!令愛被她娘劫走了!

  孟三彥神色俱變,矍然道:「甚麼?麥飛龍道:」她娘突然回到此處,要令愛跟她走,令愛不肯,她就點了令愛的穴道,小可出手攔阻,反被她所傷……「孟三彥插口急問道:「她離開了多久了?麥飛龍仰頭望望暗淡的天色,道:」差不多有兩個時辰之久了。

  孟三彥立時伸手將他抱起,拔步飛奔,忽左忽有的疾奔一陣,繁密的柳林忽然不見,已回到,住屋門前,立著兩個人。

  一個是終南一劍仙白一逸。

  一個是牛長安。

  孟王彥把麥飛龍往地上一放,說道:「白掌門人,令徒在此!

  語聲未完,人已轉身破空飛去,一霎眼間便沒入柳樹林中!

  終南一劍仙一見愛徒右腿滿是血漬,又見孟三彥倉皇「遁」

  去,以為他傷了麥飛龍要逃,一時驚怒交織,大喝道:「孟瞎子,你別走!」

  喝聲中,人亦疾撲追去。

  麥飛龍心知師父誤會,連忙大叫道:「師父請回,你誤會了2」

  終南一劍仙已縱出數丈,一聽此言,空中身形一個迴旋,飛回屋前,面呈驚詫道:「飛龍,是怎麼回事?」

  麥飛龍攀杖而起,答道:「孟大俠去救他女兒,他女兒被他妻子搶走了。」

  終南一劍仙注目一嗅,吃驚地道:「他那下堂妻回來了?」

  麥飛龍道:「是的,約莫兩個時辰前,她突然回到此處,要孟姑娘跟她走,孟姑娘不肯,她便出手點了孟姑娘的穴道,將孟姑娘強行擄走,弟子上前攔阻,反被她踢中舊傷……」

  終南一劍仙道:「她要將孟姑娘帶去何處?」

  麥飛龍搖頭道:「不知道!」

  終南一劍仙挽著他走向屋裡,說道:「你且到屋裡坐坐,待為師去幫孟三彥追追看。」

  他扶著麥飛龍人廳坐下,隨即轉對牛長安說道:「牛老弟,煩你看顧小徒一下,老夫追上去看看!」

  說罷,轉身疾奔而去。

  牛長安見廳桌上有茶,便倒了一懷茶遞給麥飛龍,問道:「老弟傷得很重吧?」

  麥飛龍欽下那杯茶,籲了口氣道:「舊傷口破裂了,那女人真狠心,故意在小弟的傷口上踩了一腳……」

  牛長安道:「我替你瞧瞧。」

  他解開了麥飛龍扎在腿上的血布,看見傷口還有鮮血滲出,不由著忙道:「怎麼辦,又流血!」

  麥飛龍舉手一指廳左的一間房間道:「那房中有個藥箱,牛兄請替小弟取來,裡面有一種藥粉可以止血。」

  牛長安依言人房取出藥瓶,便在麥飛龍的指點之下,為他敷藥裹傷。

  麥飛龍道:「你們回來多久了?」

  牛長安道:「剛到不久,孟大俠一見你和孟姑娘均不在屋中,就出去尋找,你是不是被『九轉迷蹤陣』困住了?」

  麥飛龍道:「正是。」

  牛長安問道:「聽說孟姑娘養了一頭大熊,一隻猩猩和一條黃狗,它們都到那裡去了?」

  麥飛龍搖頭道:「不知道,那女人竊走孟姑娘時,小弟就趕快敲鑼召喚它們,結果只來了那頭大熊,小弟便隨大熊入林,後來跟不上它,便被困在陣中。」

  牛長安搓搓手道:「唉,真想不到會發生這種事情,那女人為何早不來晚不來,偏偏揀在孟大俠不在家的時候來?」

  麥飛龍嘆道:「可不是。」

  牛長安道:「方才孟大俠帶令師和在下回來的時候,令師曾說過他不諳寄門適甲之術,這話是真的麼?」

  麥飛龍點頭道:「是真的。」

  牛長安道:「那麼,令師這回追出去,不知能不能走出『九轉述蹤陣』?」

  麥飛龍一想不錯,大驚道:「糟了,家師若被困在陣中,那可如何是好?」

  牛長安道:「老弟既知令師將陣圖不熟,方才為何不阻止他?」

  麥飛龍叫道:「我沒想到呀!」

  牛長安啞笑道:「孟大俠這一追去,不知何時才能回來,如果令師果真被困陣中那的確麻煩啦。」

  麥飛龍皺眉道:「正是正是,這可怎麼辦?」

  牛長安道:「現在急也沒用,且等一會看看,若不見令師返回,便表示他被困陣中,那時再想辦法好了。」

  麥飛龍亦無計可施,只有唉聲嘆氣。

  牛長安道:「那天在下和孟大快趕到終南山見到令師,把一切情形告知今師之後,令師即派人往崆峒派通知司空瑜,約定大家在瞳關會英閣會晤,現在距約期尚有一個多月,老弟可安心在此養傷。」

  麥飛龍問道:「敝派有多少人口到終南山?」

  牛長安道:「好像不少,在下見到的就有二十多位,他們正在鳩工整修莊院。」

  麥飛龍知道本派復興在望,心下甚是欣慰,笑道:「這次牛兄為我們之事不辭辛勞,使小弟萬分感激。」

  牛長安笑道:「不要這樣說,在下能為貴派效勞,至感榮幸。」

  麥飛龍望望屋外,道:「天黑不來了,牛兄肚子餓不餓?」

  牛長安摸摸嘴巴,苦笑道:「如今孟姑娘不在家,說餓了也沒有用呀!」

  麥飛龍道:「牛兄會不會燒飯?」

  牛長安插頭道:「不會,燒飯是女人的事,我牛長安只管吃。」

  麥飛龍嘆道:「唉,咱們在吃飯的時候,從來沒想到女人了不起,現在才知道沒有女人,連飯都沒得吃……」

  牛長安道:「是啊,但願孟大俠能將孟姑娘救回來,那樣咱們就有飯吃了。」

  麥飛龍想起今早自己和孟凡談情說愛的情景,面上不禁露出笑容,靦腆地道:「牛兄,你看孟姑娘怎麼樣?牛長安一楞道:」怎麼樣?麥飛龍道:「你看她好不好?牛長安搖頭道:」不知道,在下和她見面不過一天,沒談上三句話,怎知她好壞?「麥飛龍笑道:「我告訴你,她是個好姑娘,活潑,伶俐,純潔爽直,雖然容貌不及勝雪紅,但比勝雪紅可愛得多了1」

  牛長安笑問道:「你是不是喜歡她?麥飛龍點頭道:」不錯,要是孟大俠和家師不反對,小弟將來要娶她為妻。「

  牛長安覺得意外,注目道:「你不是說著玩玩的吧?」

  麥飛龍正容道:「絕不,小弟是說正經的!」

  牛長安道:「那……勝姑娘怎麼辦?」

  麥飛龍道:「我和她只是一道尋找武林金獅的下落,沒有其他關係」

  牛長安道:「但她對你有情呀!」

  麥飛龍送:「那是她的事,我不管。」

  牛長安笑道:「她知道了一定很傷心。」

  麥飛龍道:「我不管。」

  牛長安道:「孟姑娘也對你有意麼?」

  麥飛龍點頭笑了笑道:「有,她已經答應嫁給我了!」

  牛長安道:「要是孟大俠追不上他妻子,救不回孟姑娘,那你怎麼辦?」

  麥飛龍突然像被人澆了一盆冷水,登時由美麗的憧憬中清醒過來,神情由興奮轉為沮喪,垂頭嘆道:「那我要去找她,那怕走遍天涯海角,我也要把她找回來!」「牛長安笑道:「你剛剛愛上一位姑娘,就被人搶走,這真太……倒霉了」

  麥飛龍自我安慰道:「我想孟大俠一定知道他妻子的行蹤,他一定會把孟姑娘救回來的!」

  牛長安道:「但願如此。」

  麥飛龍道:「牛兄,屋外壁上掛著一面銅鑼,你去敲鑼好麼?」

  牛長兄:「幹甚麼?」

  麥飛龍道:「我想召來那隻猩猩,叫它到柳林中去看看說不定家師正被困在『九轉迷蹤陣』中呢。」

  牛長安道:「那隻猩猩聽得懂人語?」

  麥飛龍道:「是的它很聰明。」

  牛長安於是跨出廳堂,取下銅鑼,匡匡匡的敲了起來。一會之後,黑金剛聞聲回來了。

  咬著老黃狗的屍體回來!

  麥飛龍一見之下,大吃一驚道:「我的天,這是怎麼回事呀?」

  牛長安看見黑金剛把老黃狗的屍體放下,走人廳中在麥飛龍跟前臥下,才帶上前察看老黃狗的屍體,說道:「這條狗是被人用劍刺死的。」

  麥飛龍色變道:「用劍刺死的?」

  牛長安道:「是的,致命傷在咽喉上,傷口窄而深,是被人用劍刺死的不錯。」

  麥飛龍驚疑道:「這就怪了,孟凡的娘回沒帶劍來呀!

  牛長安道:「你看清楚了!

  麥飛龍道:「看得很清楚!

  牛長安道:「那麼,她必是帶了幫手來,想是那幫手沒隨她進來,守在陣外接應,被這條狗發現,他就把它殺了。」

  麥飛龍點點頭,憂慮地道:「那隻猩猩一直不見蹤影,想必也遭了毒手了。」

  牛長安道:「看情形,這次她搶走女兒乃是一項有計劃的行動,但她究竟是何企圖呢?

  麥飛龍凝容道:」她打扮得很妖豔,看樣子不是什麼好路數,她又口口聲聲說要帶孟凡去享福,我真擔心…「

  牛長安道:「你怕她把女兒賣入煙花巷?麥飛龍咬咬嘴唇道:」有此可能!

  牛長安吃驚道:「不會這樣殘忍吧?」

  麥飛龍道:「世上這樣的母親多得很!」

  牛長安道:「她若敢那樣做,孟大俠豈肯饒怨她?麥飛龍道:」一個人在幹壞事的時候,是不會考慮到後果的!「

  他伸手拍拍黑金剛,說道:「黑金剛,你有沒有見到管家婆?」

  黑金剛低鳴一聲,沒有。

  麥飛龍皺了皺眉,道:「真糟糕,它聽不懂我的話…」

  牛長安安慰他道:「我看,你也不要太過焦急,常言道,吉人自有天相,孟姑娘遲早會安然歸來的。

  麥飛龍突然一抬頭,星目發亮,道:「有人來了!

  一語方畢,廳門人影一晃,一人走了進來。

  他是終南一劍白一逸!

  麥飛龍一見大喜道:「師父你沒有被困住?」

  終南一劍仙一怔道:「被什麼困住?」

  麥飛龍道:「九轉迷蹤陣!」

  終南一劍仙「哦」的一笑道:「沒有,孟三彥領為師和牛老弟進來時,為師已將步法牢記在心,所以九轉迷蹤陣已因不住為師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