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天倫劫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麥飛龍道:「令尊有沒有打算要把你嫁人?。」

  孟凡道:「我不知道。」

  麥飛龍道:「令尊和家師既是朋友,我想……我想……

  孟凡「噗嗤」笑了一聲,仰臉望著他問道:「你當真喜歡我麼?」

  麥飛龍點頭道:「真的!我以前沒有喜歡過一個姑娘,但是這一認識你後,我覺得你很好,我希望將來能娶你為妻,你肯嫁給我麼?」

  孟凡又低下頭去,羞答答道:「我不知道,你……你去問我爹好了。」

  麥飛龍笑道:「我想令尊一定會答應的!」

  孟凡道:「你這麼有把握?」

  麥飛龍道:「是的,我可以請家師出面向令尊求親,除非令尊的求婿條件太高,否則,應該會答應的。」

  孟凡道:「我恐怕不能嫁給你。」

  麥飛龍心頭一慌道:「為什麼?」

  孟凡道:「我若嫁給你,我們那群鴨子怎麼辦?我爹一個人是照料不了那麼多鴨子的。」

  麥飛龍呆了呆道:「晤,這倒是個問題……」

  孟凡道:「這個問題不能解決,我是不能出嫁的,你看怎麼辦?」

  麥飛龍道:「可否要求今尊不要養鴨子?」

  孟凡搖首道:「不行,我爹做官不成,經商又失敗,最後總算養鴨子成功,你怎能叫他放棄?」

  麥飛龍搔搔頭道:「那麼,請他少養一些行不行?」

  孟凡想了想,點頭道:「這也許可以,不過我又想到另一個問題,將來我出嫁之後,我爹一人怎麼過活?他不會燒飯,也不會洗衣,誰來燒飯給他吃?誰願替他洗衣?」

  麥飛龍又搔搔頭,想了一會,忽然眼睛一亮道:「有了,咱們可以和他同住,這樣什麼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孟凡一想不錯,大喜道:「對!好辦法!我爹一定樂於和咱們同住!」

  她忽然反握住麥飛龍的手腕,笑道:「我又想到了另一件事。」

  麥飛龍睜大眼睛道:「你的問題真不少,什麼事啊?」

  孟凡含笑道:「我想,乾脆你入贅到我們家來,這樣豈不更好?」

  麥飛龍搖頭道:「不,不能入贅,最好的辦法就是你嫁給我,咱們另建一個家,然後請今尊去跟咱們同住,他若要養鴨子,咱們就幫他養!」

  孟凡點點頭道:「好,就這麼辦!

  她仰頭注視著他,脈脈含情的笑道:「你……不是騙我的吧?」

  麥飛龍正色道:「不是!」

  孟凡道:「我有些不相信你會喜歡我……」

  麥飛龍道:「我若欺騙你,天叫我不得好死!」

  孟凡慌忙掩住他的嘴,道:「別這麼說,我相信你就是了。」

  麥飛龍一笑,把她擁入懷中……

  「有人在家麼?」

  忽然,屋外有個女人在呼喚著,這一聲呼喚,好像一顆巨石投人池塘中,驚散了一對正在「兩情繾綣」的鴛鴦!

  孟凡渾身一震,慌忙推開麥飛龍,低聲道:「奇怪,是誰來了。

  麥飛龍道:「不是鄰居?」

  孟凡搖首道:「不是,鄰居無法通過我爹佈置的九轉迷蹤陣』!」

  「有人在家麼?」

  屋外那女人又在喊叫了。

  孟凡又低聲道:「可能是個武林人物,你坐著,我出去瞧瞧。」

  說畢,走了出去。

  麥飛龍急忙拿起長劍插到背上,拄杖跟出。

  兩人跨過廳堂門檻,只見站在屋外呼喚的,是個中年婦人。

  她年約三十六七歲,花貌雪膚,衣著華麗,像是一位貴婦人!

  孟凡一見之下,全身又是一震,矍然道:「是你……」尾音拉得很長,充滿驚詫之意。

  那中年婦人眼含親切笑靨道:「凡兒,五六年不見,你已經長大了!」

  孟凡神情異常激動,又驚又喜的大叫一聲「娘!」飛快的奔上去,撲人中婦年人的胸懷中,喜極而泣的連聲叫道:「娘!娘!

  您回來了!您終於回來了!「

  那中年婦人緊緊擁抱著她,笑道:「是的,凡兒,娘回來了,回來看你……」

  麥飛龍這才知道中年婦人是孟凡的母親,原來緊張的一顆心,頓時鬆弛下來。

  孟凡仰臉流淚,興奮地道:「娘!您這些年都在哪裡?」

  中年婦人撫著她一頭秀髮,嘆道:「唉,說來一言難盡你爹在家麼?孟凡道:」不在,他到終南山去了。「

  中年婦人抬目凝望站在門口的麥飛龍,問道:「這少年人是誰?孟凡道:」他叫麥飛龍,是終南派白掌門人的徒弟。

  孟凡接著掉頭向麥飛龍笑道:「喂!這是我娘,你快過來見見我娘!

  麥飛龍上前施禮,恭恭敬敬地道:「小可麥飛龍拜見伯母。」

  中年婦人淡淡「哦」了一聲,視線又轉回到女兒的臉上追問道:「他怎麼在這裡?孟凡道:」他被人殺傷,剛好被爹和女兒看見,爹便把他救回來,娘……他……他是個好人!

  中年婦人又淡淡一「哦」,注目上下打量著她,道:「這些,年來,你爹待你好麼?孟凡連連點頭道:」很好,爹很疼我,娘,我告訴您,爹一直在想念您呢!

  中年婦人冷笑道:「想念我,哼,他想念我幹麼?娘早已跟他一刀兩斷了!

  孟凡臉上本來一直掛著興奮之色,聽了母親這句冷冰冰的話,登時目瞪口呆,失望地道:「娘,您還在生爹的氣!」

  中年婦人道:「沒有,娘已和他脫離夫妻關係,還生他的氣幹麼?」

  孟凡愈聽愈覺不對,不禁著慌道:「不,娘!您不要這麼說,您回來爹會很高興的,您不會再離開我們了吧,是不是?是不是?」

  中年婦人笑了笑,沒有回答,托起孟凡的一雙手看了看,每眉道:「你瞧,你這雙手變得這麼粗糙,還說他疼你,他若疼你就不該讓你做家務!

  她接著摸摸孟凡身上的衣裳,不勝驚駭地道:「還有你這身衣裳,真是作孽!他為什麼讓你穿這種粗陋的衣服?他為什麼不買好的衣服給你穿?天哪!他怎麼可以這樣虐待你?」

  孟凡忙道:「不,爹沒有虐待女兒,女兒也有許多漂亮的衣服,女兒只是沒拿出來穿而已。

  中年婦人忽然抽抽噎噎的哭了起來,道:「我可憐的女兒,娘真對不起你,當年娘要走的時候,應該把你帶走才對,那沒良心的東西,他怎麼忍心把你拆磨成這個樣子?」

  孟凡惶聲道:「娘,沒有這回事,爹真的很疼愛女兒呀!

  中年婦人道:「胡說!我們娘兒倆前生必是欠了他的債,所以他才放意這樣折磨我們娘倆兒!他好好的官不做,卻要跑到這裡來養鴨子,這分明是故意要折磨我娘兒倆,不叫我們有好日子過!

  孟凡道:「不,娘,您錯了,爹絕對不是這個意思,您看看,我們現在過得很好,我們有一千多隻鴨子,每天有五百多個蛋可賣」

  中年婦人突然用手掩住孟凡的嘴巴,滿臉露出憎惡之色道:「快別提那些鴨子了,娘一想那些鴨子,就好像聞到一股臭味!」

  孟凡怔怔的呆望著母親,她成天期望母親能夠回家團聚,如今母親果然回來了,而且自己正在她母親的擁抱中,可是她漸漸感覺到母親其實並不在自己身邊,而距離自己很遠很遠。

  中年婦人發現女兒神色有異,連忙堆出笑臉道:「凡兒,讓我告訴你,你現在已經長大了,你應該追求好的享受,也許你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麼的好,所以,娘這次回來,就是要帶你出去,見見世面。」

  孟凡吃驚道:「娘要帶女兒出去?」

  中年婦人道:「是的,你跟娘出去,娘會給你最漂亮的衣服穿,給你最好的東西吃,還不叫你操勞家務,讓你像富家千金那樣過日子!」

  孟凡搖頭道:「不,女兒不要,女兒不要離開爹!」

  中年婦人不悅道:「傻丫頭,你跟著他有什麼好?」

  天天替他饒飯洗衣養鴨子,這算什麼生活?而且,你該想到,你已經長大了,該找婆家了。你跟娘出去,娘會替你找個如意郎君,若是跟著他,哼!他一定不肯讓出嫁,他會一直把你留在家裡,替他燒一輩子的飯,洗一輩子的衣服,做他的牛馬!「孟凡望著她搖搖頭。

  中年婦人伸出一雙白蔥似的手掌,又道:「你看看娘這雙手,多白!多嫩!這是離開他的好處,還有,你看娘身上穿的和戴的,多美!多珍貴!這也是離開他以後才有的,你難道不想過好日子?你為什麼不為自己著想?」

  孟凡仍望著她搖頭。

  中年婦人峨眉一皺道:「你若不聽娘的話,便是不孝女兒!」

  孟凡流淚道:「女兒不要過好日子,只希望娘留下來和爹團聚。」

  中年婦人笑道:「別說傻話了,快去打點一些衣物,跟娘走吧!」

  孟凡突然後退兩步,搖搖頭道:「不,女兒不去!」

  中年婦人的笑容消逝了,挺挺峨眉悍聲道:「哼,你敢不聽娘的話?」

  孟凡道:「女兒寧願陪伴爹過清苦的日子。

  中年婦人想道:「當真?」

  孟凡點頭道:「是的。」

  中年婦人忽然上前拉起她一隻手,冷笑道:「你是我的女兒,一切由我作主,走!」

  說著,強拉著她走。

  孟凡不走,掙扎著叫道:「不!我不去!我不去!

  麥飛龍看得忍耐不住了,上前拱手道:「伯母請聽小可一言。」

  中年婦人突然聲色俱厲的叱道:「沒你的事,你少管!」

  麥飛龍楞住了。

  他是講理的人,雖然中年婦人太不講理,但那是她們母女之事,他覺得自己不使橫加干涉,因此經中年婦人一叱,他就楞住了。

  中年婦人見孟凡掙扎不止,勃然大怒,劈拍摑了她兩掌,接著,驕指疾出,一下點中了孟凡的麻穴。

  孟凡頓時渾身一軟,倒入她懷中。

  麥飛龍大驚道:「伯母,你怎可如此?」

  中年婦人冷笑一聲,挑起孟凡的身子,大步而去。

  孟凡大叫道:「放開我!放開我!我死也不去!麥飛龍,你救救我呀!

  麥飛龍一頓拐杖,跳上前攔住去路,說道:「伯母,你不能帶她走!

  中年婦人面色一寒,冷冷道:「你說甚麼?」

  麥飛龍道:「令愛還有一位父親,她既然決定跟著父親,伯母實不該強迫她跟你走。」

  中年婦人雙目一瞪,兇虎虎地道:「放屁!女兒是我生的,我要怎樣就怎樣,你是甚麼東西,狗拿耗子多管閒事!」

  麥飛龍一躬身道:「孟大俠不在家,小可便有保護孟姑娘的義務。」

  中年婦人忽然「格格」脆笑起來,道:「是麼?你是不是要出手阻截?」

  麥飛龍道:「伯母若是不聽勸告,也只好如此了。」

  中年婦人上下瞥他一眼,悍笑道:「你小子受傷未痊,我看你是想找死吧?」

  麥飛龍道:「請放下令愛!」

  中年婦人格格笑道:「我等著你動手!」

  麥飛龍麵色微沉道:「小可先動手,但伯母一定要帶走令愛的話,恐怕得先把小可打倒!」

  中年婦人道:「你以為我不敢?」

  麥飛龍道沉容不語。

  中年婦人尖叱道:「讓開!」

  麥飛龍不動。

  中年婦人雙眉一緊,右手倏揚,向著他胸口拍來。

  麥飛龍身形微側,使全身重量集於左腿,然後舉杖反點而出,攻取她腰部。

  他右腿的劍傷很嚴重,故不敢移動腳步。

  但中年婦人顯然也是個武林高手,一動手就知如何去攻擊他的弱點,只見她側身一滑步,讓開點到的拐杖,繼之傾身發掌,「呼!』」的一聲,向他腿上傷口拍到。

  麥飛龍心中一驚,疾忙沉杖下擊。

  中年婦人招式忽變,右臂一彎一抬,以肘部迎擊拐杖,這一著十分高明,一下便將麥飛龍下擊的拐杖震得向上飛起,緊接著她一抬左足,使勁向麥飛龍右腿踢來。

  麥飛龍迫得只好移步後退。

  由於沒有拐杖撐持,右腿著力之下,頓感一陣劇痛,身不由已的蹲了下去。

  白百忙中,左掌迎著對右腳尖推出!

  「叭!」的一聲,他的左掌總算接住了中年婦人的一腳,但也因此被震得仰身跌了個跟斗。

  中年婦人心地狠辣無比,乘機上前,重重的在他傷口上踩了一腳!

  麥飛龍痛得大叫起來。

  中年婦人冷笑幾聲,折身疾縱而去,一眨眼工夫,便消失於濃密的柳樹林中。

  麥飛龍掙扎良久,才由地上站立起來。

  血從褲管上溢出,傷口破裂了。

  他痛得面上發白,冷汗渾浩而下,勉強用拐杖支持著身子,開口大叫道:「黑金剛;管家婆!黃老爺!你們快來!

  他已無力去追趕中年婦人救回孟凡,只好求助於大熊。

  猩猩社狗了,他希望它們能夠趕去截住中年婦人,把孟凡救回來。

  但是連喊數遍,卻不見黑金剛,管家婆和黃老爺聞聲奔來!

  他於是強忍痛楚,一跳一跳的跳口屋簷下,取下掛在壁上的一面銅鑼,匡匡匡的敲起來。

  在此養傷數日,他雖未曾離開屋子一步,卻已知道四周的柳樹十分廣闊,兩半瞎子孟三彥布置的「九轉迷蹤陣」,便是利用柳樹布成的,它雖不能困住猛獸,由於「陣地」甚廣,人的呼聲,是無法遊蕩於陣中的大熊,猩猩和狗聽到的,所以他知道只有敲羅才能召回它們。

  果然,鑼聲響過不久,一陣「呼呼」之聲遠遠而至,黑金剛首先奔到了。

  麥飛龍一看行動最遲鈍的黑金剛先到,大感不解,脫口說這:「黑金剛,管家婆和黃老爺怎麼不來?」

  他認為要追趕那中年婦人,非行動迅速的猩猩和老黃狗不可。

  黑金剛已和他混得很熟,但它畢竟不是人,無法聽懂他的話,也無法口答他的問題,它走到他身邊,親熱的和他擦擦身子,隨即蹲伏下來。

  麥飛龍著急道:「黑金剛,孟姑娘被人捉去了,你快去救她吧!」

  黑金剛仰頭低鳴一聲,又蹲伏下去。

  麥飛龍心急如焚,又把銅鑼敲了一陣,大叫道:「管家婆!黃老爺!你們快來呀!」

  管家婆和黃老爺依然不見蹤影!

  他心慌意亂了,絕望的哺哺自語道:「老天!莫非它們已被她殺害了?」

  黑金剛忽然起立,張口大叫一聲,朝剛才中年婦人遁去的方向走去。

  麥飛龍一見大喜,n4道:「等一下,我跟你一道去!」

  他整條右腿已被鮮血滲透,但他已忘了痛楚,立即持杖疾步跟上……

  中年婦人攬著孟凡在柳樹林中疾行,孟王彥的「九轉述蹤陣」顯然困不住她,她像一匹試途老馬,曲曲折折的走了一程,就走到柳林外面了!

  柳林外面,停著一輛華麗的馬車,駕車的是個相貌粗野的彪形大漢。

  他看見中年婦人出林而來,連忙由車座跳下,轉到車廂後面,拉開了車廂門。

  一位絕色少女,隨由車廂裡跳出。

  她,是美人幫的花風!她向中年婦人笑問道:「得手了?」

  中年婦人笑道:「你瞧這不是手到擒來了?花風幫著她把孟凡送人車廂中,又問道:」

  他怎麼樣「

  中年婦人道:「被我一腳踢中傷口,倒在地上鬼叫。」

  兩人把孟凡始人車廂後,隨即跟著上車,彪形大漢上前把門關好,轉身返回車座,抓起韁繩,便要開走——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