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意亂情迷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麥飛龍見她答得自信滿滿,不禁脫口問道:「孟姑娘如何對付那兩個金身怪人?」

  孟凡笑道:「我有一隻大熊,一隻猩猩,一隻老黃狗,它們是我的好幫手,此外,我爹還在捨下四圍市置了一種陣圖,一般武林人物,根本走不進來。」

  麥飛龍愈聽愈驚奇,轉望孟三彥道二『源來孟大俠是一位學貫天人胸羅萬有的高人,文學武功,奇門異術,樣樣都能!

  孟三彥道:「稍有涉獵吧了,我最擅長的還是養鴨,我的鴨子生起蛋來,教你撿都撿不完呢!

  麥飛龍不禁笑了。

  孟三彥掉頭向女兒道:「凡兒,你去燒飯,吃過飯後,為父便要護送牛老弟前往終南了!

  午飯後,半瞎子孟三彥騎上麥飛龍的五花馬,護送牛長安走了。

  孟凡送走了父親後,轉回麥飛龍的房間,說道:「我到附近去洗衣服,你若有事,喊我一聲就行了。」

  說著,拿起麥飛龍脫下的血衣,便要退出去。

  麥飛龍忙道:「孟姑娘等一下!

  孟凡住足問道:「你要什麼?」

  麥飛龍道:「我不要什麼,只想到屋外去瞧瞧,老是躺在這房中,叫人心裡弊得發慌。

  孟凡笑道:「你還不能動呀!」

  麥飛龍道:「可以的,請找一根棍子給我,我可以支著它走到外面,讓我在屋外坐著,看你洗衣服。」

  孟凡道:「洗衣服有什麼好看的?」

  麥飛龍笑道:「我……我現在特別愛看女人洗衣服……

  孟凡微微一笑道:「好吧,你等一下,我去找一支拐杖給你。」

  語畢,跨出房門去了。

  麥飛龍摸摸下巴,暗忖道:「這位姑娘真不錯,叫人容易親近多了。」

  他想到勝雪紅,雖說美若天仙,風情萬種,但一顰一笑總脫不了「作狀」的氣味,遠不及姿色平平而卻純潔天真的孟凡可愛。

  正愛得發痴,只見孟凡拿著一柄丁字形的拐杖進來了,她把拐杖遞給他,抿嘴一笑道:

  「這是我爹常用的一支拐杖,你試試合不合用。」

  麥飛龍接過拐杖道:「很好!很好!」

  伸腳便要下來,忽然想起自己只穿著一條內褲J趕忙把腳縮回被窩裡,窘笑道:「對不起,孟姑娘請出去一下,我我還沒穿衣服呢!」

  孟凡一笑而去。

  麥飛龍放下拐杖,打開包袱,取出一套衣褲穿上,這才拄杖下床,一拐一拐的走出房來。

  經過一間廳堂,只見滴水檐下放著一張藤椅,而孟凡已在屋左數丈外的一條水溝邊洗衣服了。

  麥飛龍心知藤椅是孟凡放的,心中頓有甜密的感覺,當下便在藤椅坐下來。

  孟三彥的住宅並不大,只有一廳三房,四周均植著許多柳樹,柳條兒迎風搖曳,遠處隱隱傳來「呷呷」的鴨子叫聲。

  但是,整個看來,卻極恬靜幽雅。

  麥飛龍深深吸了一口氣,又暗討道:「好地方!如果我是這兒的主人,那該多好……」

  孟凡看見他在籐椅上坐下,便一邊洗衣服一邊笑問道:「傷口痛不痛?」

  麥飛龍含笑道:「還好。」

  孟凡道:「我爹說你的傷口須每日換藥一次,等下我洗好了衣服,就替你換藥。

  麥飛龍含糊應著,暗笑道:「你是姑娘家,我又傷在大腿上,你怎能替我換藥?」

  孟凡接著道:「你看我們這兒好不好?」

  麥飛龍道:「你是說環境麼?」。

  孟凡道:「是呀!

  麥飛龍道:「太好了!

  孟凡道:「好在何處?」

  麥飛龍道:「遠處青山含碧,近處溪水流清,一四周又有這許多垂柳,真如世外桃源一般!

  孟凡道:「那片呷呷不絕的鴨子叫聲,又該如何說呀?」

  麥飛龍笑道:「那才妙呢!它們的聲音充滿生命的活力,在我聽來,猶如仙藥!

  孟凡道:「我也覺得不錯,可惜,我娘並不欣賞……」

  麥飛龍聽她忽然提到母親,不由注目問道:「令堂那裡去了。

  孟凡嘆道:「她跑了,我爹被革職搬到這兒了後,我娘便下堂求去,她恨我爹沒出息……」

  麥飛龍動容道:「哦。

  孟凡把洗乾淨的衣服一件一件擰乾,一面說道:「其實我覺得我爹很不錯,她離開我爹未免大無情了。」

  麥飛龍問道:「令堂離開你們多久了?」

  孟凡道:「有七八年了吧,我一直希望她回來,當她看到那群鴨子生蛋就像下雨的時候,也許她會回心轉意,與我爹破鏡重圓。」

  麥飛龍道:「你知不知令堂去了何處?」

  孟凡道:「不知道。」

  她提起一籃子的衣服,走回屋前,把竹竿掛上,把濕衣服一件一件穿入竹竿,手腳伶俐已極。

  曬好衣服,她忽然取下掛在屋外的一面銅鑼,匡匡匡的敲了起來。

  麥飛龍愕然道:「幹什麼?」

  孟凡笑道:「你還沒見過我的『黑金剛』,『管家婆』和『黃老爺』,我叫它們來,和你認識認識。」

  麥飛龍大吃一驚,道:「你說的是大熊,猩猩和狗?」

  孟凡道:「正是,大熊名叫『黑金剛』,猩猩名叫『管家婆』,老黃狗名叫『黃老爺』。」

  麥飛龍道:「你那裡弄來的熊和猩猩?」

  孟凡道:「我爹的一位朋友送給我的,我十歲生日那天,那位父執問我喜歡什麼禮物,我告訴他喜歡大熊和猩猩,他果然就老遠運來一隻小熊和一隻小猩猩,」如今它們都長大了-一哦,你看,我的『管家婆』來了!「

  傑傑聲中,一隻猩猩由右方柳林中跳出,搖搖擺擺的走了過來。

  孟凡問道:「管家婆,有沒有找到那隻偷吃鴨蛋的水獺?」

  猩猩露出兩排牙齒,搖頭「杰杰」叫著,表示沒有找到。

  孟凡轉對麥飛龍笑道:「這幾天出現了一隻水獺,每天晚上都來偷吃鴨蛋,討厭死了。

  她接著回望「管家婆」,一指麥飛龍道:「管家婆,他是我爹的朋友,今後你可別得罪人家,知道麼?」

  管家婆朝著麥飛龍厥厥嘴唇,點點頭,傑傑叫著,看樣子只差不會說話而已。

  這時,一條老黃狗也由柳林裡竄出,搖著尾巴跑過來了。

  孟凡道:「這條狗很精靈,但也最會偷懶,所以我叫它老爺。

  她蹲下去撫摸著老狗的頭,又一指麥飛龍道:「老爺,他是我們的朋友,今後你對待朋友要客客氣氣,不許亂吠,知道麼?」

  黃老狗朝麥飛龍「汪!」的叫了一聲,接著便使勁的搖尾巴,表示友善。

  「呼!呼!呼……」

  一陣獸鳴聲,由遠而近-一黑金剛也到了!

  那是一隻大黑熊,除了頸上有一道白毛之外,渾身黑油油,胖得像一頭牛!

  它邁著緩慢為步子走到孟凡跟前,抽動鼻子朝麥飛龍嗅著,目中露出一絲敵意。

  孟凡輕輕拍著它的頭部,說道:「黑金剛,他是我的朋友,你不得無禮!

  黑金剛低鳴一聲,隨即蹲伏下去。

  麥飛龍讚道:「你把它馴得很通人性,真不簡單!

  孟凡得意的笑道:「我把它們從小養大,所以它們都很聽話。

  麥飛龍道:「它們還會替你看家吧?」

  孟凡道:「正是,它們還會抓小偷,管家婆有一次抓到,一名偷蛋賊呢?」

  麥飛龍道:「你為何這樣喜愛動物?」

  孟凡道:「我不知道,反正我沒有朋友,只好和動物玩……

  她臉上忽然流露出一片落寞之色,仰臉問道:「你有朋友麼?」

  麥飛龍道:「有。」

  孟凡不勝羨慕地說道:「你的朋友定然很多,是不?」

  麥飛龍搖頭道:「也不太多。」

  孟凡道:「最好的朋友有幾個?」

  麥飛龍道:「一個都沒有。」

  孟凡訝然道:「那牛長安不是你的好朋友麼?」

  麥飛龍道:「我剛認識他沒有幾天,覺得他很夠義氣,但能不能成為知已,卻尚難逆料。」

  孟凡道:「你有沒有心上人?」

  她說這話時,臉上沒有羞色,只有一片天真,可以看出她是一塊未經雕琢的璞玉,一個未經世故的純潔少女!

  麥飛龍搖頭道:「沒有。」

  孟凡道:「美人幫的勝雪紅不是麼?」

  麥飛龍道:「她是我的朋友,卻不是我的心上人。」

  孟凡道:「她是不是長得很美?」

  麥飛龍點頭道:「是的。」

  孟凡道:「那你為何不喜歡她?」

  麥飛龍笑道:「你認為她長得美,我就該喜歡她麼?」

  孟凡道:「詩經第一首: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求……這不是說男人都喜歡標緻的姑娘麼?」

  麥飛龍含笑道:「是的,不過『窈窕淑女』四個字並非單指表面的美色而言,窈言婦得幽靜,窕言婦容閒雅,底下『淑女』二字,又是指品德好未出嫁的女子而言。

  孟凡道:「你是說那勝姑娘品德不好?」

  麥飛龍道:「她的品德……也不是不好,只是……呢,咱們來談談別的吧令尊有沒有教你武功?」

  孟凡點點頭,又問道:「你說說,我……長得……美不美?」

  這次,她知道害羞了,紅著臉低下頭去。

  麥飛龍笑道:「你很美啊!

  孟凡羞笑道:「你瞎說!

  麥飛龍正色說道:「在我看來,你各方面都比那勝姑娘強,她除了有一張嬌艷的容貌之外,別無可取之處!

  孟凡忽然將黑金剛,管家婆和黃老爺-一起開,說道:「你們去吧!我爹不在家,你們可得好好幫我看家,不許偷懶啊!」

  黑金剛,管家婆和黃老書走了後,她便走人屋裡捧出一個藥箱,說道:「來,我替你換藥。

  麥飛龍猶如大難臨頭,俊臉發熟,吶吶地道:「這個……

  這個……「

  孟凡笑道:「別這個那個了,昨天你那兩處傷口也是我同爹給你敷藥的呢!

  麥飛龍期期艾艾道:可是……你是個姑娘家,怎好……怎好……「孟凡道:「你的意思是男女授受不親,我不該替你換藥,是不?

  麥飛龍道:「是啊!」

  孟凡笑道:「不要緊,這是醫傷治病,不能計較那些世俗之禮,告訴你,這附近一些人家也常有人受傷生病,我也常常代我爹去為他們醫治,我爹常說不論男女最重要的是心正,只要心無邪念,便是清白,我覺得不錯,你呢!」

  麥飛龍道:「晤,也有道理……」

  孟凡道:「那就把衣服脫下來吧!

  麥飛龍聽:「就……就在這裡脫麼?」

  孟凡道:「有何不可?」

  麥飛龍道:「萬一有人來了怎麼辦?」

  孟凡道:「不妨,在這屋外換藥,更能表示沒有見不得人之事?」

  麥飛龍覺得她說的「道理」都是破除傳統世俗的正確之理,心中大為歡喜,暗忖道:

  「她一個姑娘家都有如此開明的觀念,我又何必作兒女之態?」當下不再遲疑,把外衣褲脫了下來。

  孟凡先解開他肩上的白布,輕輕把敷在傷口上的陳藥除下,再用清水洗淨傷口四周。

  然後敷上新藥,仍用白布包紮起來。

  麥飛龍問道:「傷口大不大?」

  孟凡道:「不大,但有兩寸多深,我爹說,這個傷口四五天後即可復合,但腿上的傷就比較麻煩了。」

  她包好肩上之傷,才動手去解他腿上的白布,動作很熟練,伊然是個郎中。

  麥飛龍見她態度大方,毫無羞容,也就不再感覺難為情笑道:「令尊的本事,你是不是都學會了?」

  孟凡道:「差不多都學了,只是學而不精,我爹說女子無才便是德,他馬馬虎虎的教,我也只能馬馬虎虎的學。」

  麥飛龍道:「令尊是一位奇人,你也是一位奇女子,真叫人佩服。」

  孟凡道:「我不是奇女子,我是個平平凡凡的女人而已。」

  談話間,腿上的傷也換藥包紮好了。

  孟凡把藥箱收拾好,拿回屋裡,然後說道:「你坐坐,我去瞧瞧那些鴨子再回來陪你。」

  說畢,蹦蹦跳跳的走了。

  麥飛龍望著她嬌小玲攏的身子漸漸在柳林中沒失,不覺發起癡來。

  他想起美人幫那些姑娘,花鳳的豐艷,卓明珠的健美,林馨的嫵媚,杜鵑花的清麗,蘇雪蓮的瀟灑,師圓圓的甜美以及勝雪紅的濃豔凝香,可說個個都是傾國傾城的絕代尤物但是比起今天這個孟凡來,她們竟都黯然失色!

  孟凡並不美,容貌和她的名字一樣平凡,但是她卻有一種美人幫那些姑娘所沒有的氣質純潔無邪,活潑可愛的少女氣質!也是最能令男人著迷的氣質!

  麥飛龍現在就有著迷之感……

  一幌過了四天,麥飛龍肩上的傷口已然復合,只有腿上一處傷仍未痊癒,但拄杖而行,已無劇痛的現象。

  這天,孟凡載了一車鴨蛋入城變買,回來的時候,她為麥飛龍買了兩塊布,一雙靴子,和一大包可口的滷味。

  她把那兩塊布抖開,說道:「你看這兩塊布好不好?」

  麥飛龍道:「不錯,不過我認為你還可選購較為鮮麗一些的布料。」

  孟凡微笑道:「這兩塊布,是為你買的呀。」

  麥飛龍一呆道:「哦,你是買給我的?」

  孟凡道:「你那身衣服已經破了,應該再做一套,是不是?」

  麥飛龍忙的搖頭道:「不不,我不能接受,你們父女給我的恩惠已經太多了,我豈能再接受你的贈與?」

  孟凡好像沒聽到他的話,又拿起那雙靴子道:「來,穿穿看,要是尺寸不合,可以再換。」

  麥飛龍嘆了口氣,深深感到在她面前,自己反成了個三歲小孩,全無反抗的餘地。

  孟凡替他穿上新靴,笑問道:「站起來走走看吧!」

  麥飛龍依言起身走了幾步,點頭道:「很好,很合適我的腳。」

  孟凡笑道:「我去取刀尺來,立刻替你縫製新衣。」

  麥飛龍伸手拉住她,笑道:「別忙,先坐下來歇歇吧!

  孟凡使在他身邊坐下,低首羞笑道:「你……有什麼話要說?」

  麥飛龍緊緊握著她的手,道:「我……我想跟你談談。」

  孟凡一顆頭垂得更低,一雙頸紅得像蘋果,連連道:「談什麼?」

  麥飛龍道:「我真高興受了傷!」

  孟凡一怔道:「這是什麼話?」

  麥飛龍道:「如非受傷,『我怎能和你認識?這真是上天的安排……」

  孟凡羞笑不語。

  麥飛龍輕輕的把手移上她的肩膀,含笑道:「你……是我所見過的最可愛的姑娘,我可以喊你的名字麼?」

  孟凡點點頭。

  麥飛龍道:「孟凡!」

  孟凡嫣然一笑道:「嗯……」——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