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風波將起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黑天神轉望牛長安,虎目耽耽道:「他是什麼證人?」

  麥飛龍道:「他親眼看見你在會英閣喝酒,也親耳聽見你當眾散布武林金獅被掉包的消息!」

  黑天神臉色一沉,向牛長安走上兩步,一邊打量一邊問道:「你是誰?」

  牛長安也是老粗,拍拍胸膛道:「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姓牛,名長安,外號『蠻牛』!」

  黑天神道:「老子捏死你個王八蛋!」

  雙臂一張,虎撲上去。

  牛長安連人帶椅往後倒翻,大叫道:「好呀!咱們來鬥一鬥!」

  一個角鬥跳起,拔出單刀便要還擊。

  但是這時,黑天神已「登登登」的往後顛退。

  原來,坐在牛長安身邊的勝雪紅一見黑天神撲上來,立時站起排出一袖,掃中黑天神腰部,將他震開了。

  黑天神怒罵一聲,又要撲上時,連天壁開聲怒喝道:「住手!」

  聲若洪鐘,震得人耳鼓發鳴!

  黑天神不敢不聽,剎住撲勢,轉對連天壁憤憤不平地道:「師父您最清楚,弟子已有半年沒下山,這小子含血噴人,弟子非宰了他不可!」

  連天壁沉容喝叱道:「你退開去,為師自有主張!」

  黑天神只得悻悻的退開,胸部劇烈的起伏著,顯見心中十分激動。

  連天壁移目轉注麥飛龍,沉聲道:「麥世兄,連某人很信任你們師徒的為人,相信這個牛長安絕不是你們買通來誣陷敝派的,連某人現在只問你一句話,你憑什麼信任他所說的話?」

  麥飛龍道:「即沒有這位牛義士的指證,我們也已知道在會英閣散布消息的就是貴派這位西門世輝!」

  麥飛龍冷笑道:「武林金獅失竊之事,本來十分秘密,一般武林人不該知道這件事,可是後來我們發現到處在傳說,數日前,我們在路上遇見刀不留人歐陽壽,他也向我們探問金獅被竊之事,經晚輩追究之下,他才說出是在會英閣聽說的,但是他才說出透露消息那人的綽號頭一個字『黑』字時,就被人從遠處發箭射死了。

  歐陽壽雖死,但我們已知道透露消息者綽號帶個『黑』字,而且精於射箭,我們便去會英閣打聽,可是會英閣三個跑堂已被人毒殺,再去找酒鬼那伯海,他也被射殺了,不過他在臨死之前,也在地上寫了一個『黑』字「連天壁聽得不耐煩,截口道:「就關這一個『黑』字,你便認定是連某這個門下乾的?」

  麥飛龍道:「武林中綽號中有個『黑』字的固然不少,但善於射箭的卻只有一個!」

  ]連天壁冷笑道:「這樣,你就認為百分之百是連某人這個門下了?」

  麥飛龍一指牛長安道:「這位牛壯士與貴派沒有過節,他沒有誣陷貴派門下的理由。」

  連天壁轉望牛長安問道:「你確曾看見連某人這個門下,在會英閣喝酒透露武林金獅被掉包的消息?」

  牛長安點頭道:「不錯,在下敢指天發誓,若有半句虛言,天叫我不得好死!」

  語聲一頓,又道:「還有,那天在會英閣喝酒的武林朋友有二三十位之多,雖然在下只認識歐陽壽和那伯海兩人,但此事一旦傳開,相信還有許多人可以出來作證!」

  他侃侃而言,理直氣壯,聽得連天壁的麵色也不禁變了。

  麥飛龍接口道:「此外,假如掌門人還有話說,晚輩便要再請教三件事。」

  連天壁面上肌肉微微跳動著,似在盡量控制著情緒,竭力吐出平靜的聲調道:「你說吧!」

  麥飛龍道:「一、貴派這位門下如非心懷鬼胎,何以昨日一再進不見面?二、我們未上華山之前,沒有竊獅者出現,我們上了華山之後,昨夜便有竊獅者現身警告,要我們放棄追究?三……」

  連天壁搖手打斷他的話,說道:「且慢,你說昨夜有竊獅者現身警告,那是怎麼一回事?」

  麥飛龍冷笑著,沒有回答,他覺得對方是在裝蒜,故不耐煩回答。

  連天壁望著他,又問道:「你見到那個竊獅者了?」

  麥飛龍道:「不錯!」連天壁追問道:「他也是敞派之人?」

  麥飛龍道:「他雖然穿著一套金色皮衣,晚輩無法看出他的面貌,但晚輩剛才說了,我們未上貴派之前,一直沒有竊獅者出現,我們上了貴派之後,便有竊獅者現身警告,這難道不是一種欲蓋彌影的行為?」

  連天壁沉容緘默片刻,輕輕點了點頭,抬目再問道:「第三呢?」

  麥飛龍道:「第三,崆峒派與貴派雖有嫌隙,但彼此誼屬同道,掌門人實不該對崆峒派的失去武林金獅加以幸災樂禍。」

  連天壁面色變了變,沉聲說道:「還有別的沒有?」

  麥飛龍道:「這已經夠了。」

  連天壁神情凜烈地道:「那麼,連某人現在可以回答你,敝派這個西門世輝沒有去過會英閣,那只武林金獅也不是我們偷的,話就這麼說清楚了你們打算怎麼辦,全聽你們就是了!」

  麥飛龍道:「請恕晚輩說話放肆,掌門人如此執迷不悟,恐怕……」

  連天壁厲聲道:「去請令師和美人幫幫主前來吧!

  你們不夠資格和我談話,講打,你們兩人也打不過敝派人多!「麥飛龍站起道:「掌門人一定要見家師和美人幫幫主的話,那也十分容易,不過下次來到貴派的人,絕不止家師和美人幫幫主二位,恐怕還會多出一批崆峒派的人!」

  說畢,轉身對勝雪紅和牛長安說道:「咱們走吧!」

  黑天神西門世輝身形一晃,飄落到廳門口擋住去路,暴叱道:「站住!你們還想走麼!」

  麥飛龍冷笑道:「我們三人來得成,就走得成,西門兄是否要試試?」

  黑天神西門世輝惡笑道:「少吹大氣,老子要宰了你們三個雜種!」

  連天壁大喝道:「世輝,你給我退下!」

  黑天神西門世輝很不情願,抗聲道:「師父,這三人若不收拾下來後患無窮。」

  連天壁道:「胡說,你給我讓開!」

  黑天神西門世輝雖如兇神惡煞,卻也不敢不聽掌門人之言,聞言只得悻悻的讓開廳門出路。

  麥飛龍,勝雪紅和牛長安乃魚貫出廳,向莊外走去。

  大廳外已聚集著許多華山派的人,他們對麥,勝,牛三人虎視耽耽,充滿敵意,但因沒有掌門人的命令,故不敢動手。

  麥飛龍岸然無懼,領著勝,牛二人走到莊門口,登上坐騎,一齊朝山下馳去。

  三人默默的馳下一段山路,麥飛龍才開口道:「牛兄…」

  牛長安撥烏靠近他道:「甚麼事?」

  麥飛龍緩緩道:「小弟有一句話要問你,希望牛兄據實回答。」

  牛長安道:「你問吧?」

  麥飛龍道:「你在會英閣看到的人,確實是黑天神西門世輝不錯麼?」

  牛長安點頭道:「一點就不錯,在下敢用這顆腦袋擔保!

  勝雪紅道:「那天在會英閣喝酒的武林人既有二三十位之多,我們只要把話傳出去,相信還有不少人會挺身出來作證的。」

  牛長安道:「是啊!到那時候,你們就知道在下沒有說謊了!

  麥飛龍道:「小弟倒不是懷疑牛兄說謊,而是怕牛兄認錯了人,也許你看到的是一個面貌酷似神西門世輝。」

  勝雪紅搶著道:「這不會!天下不會有這種巧事,而貌可以相似,綽號卻不致巧到都有一個『黑』字!

  麥飛龍道:「也或許有人故意打扮成黑天神西門世輝的模樣,蓄意陷害華山派。」

  勝雪紅道:「這一點倒有可能,但前天與昨天西門世輝的不敢和我們見面,又該作何解釋呢?」

  麥飛龍輕「嗯」一聲,沒有再接腔,他想起剛才連天壁惱怒的情形,對自己的推斷有些動搖,但是一想到西門世輝的種種可疑之點,又覺得透露消息之人,八成是西門世輝不錯。

  勝雪紅道:「還有,方才西門世輝又說『若不收拾下我們三人,後患無窮』就憑這句話,也可斷定是他不錯了。」

  麥飛龍點了點頭,卻又嘆道:「但情勢發展至此,可說已經水落石出,連天壁為何還要死不認帳呢?」

  勝雪紅冷笑道:「事關他們整個華山派的聲譽,他當然不肯認帳,只有蠻幹到底了。」

  麥飛龍道:「但我曾保證為他們保全面子,他應該接受才是啊。」

  勝雪紅道:「你這是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換了我。

  我也不敢接受你的保證。「

  牛長安道:「如今二位打算怎麼辦?」

  勝雪紅道:「連天壁要見我們幫主和白掌門人我們就讓他見見!」

  牛長安道:「要不要通知崆峒派?」

  勝雪紅道:「要!」

  她見麥飛龍默不作聲,便向他說道:「我們下了山後,我回幫中見敝幫幫主,你也回終南見令師,另派個人去通知崆峒派司空掌門人,大家約個日子一同上華山索討武林金獅,你意下如何?」

  麥飛龍點頭道:「只好如此了。」

  勝雪紅道:「見面之處,最好仍在潼關,我們幫主大概可在半月之內可以抵達,令師呢?」

  麥飛龍道:「家師也能很快趕到,但咱們若決定聯合崆峒派,恐怕要多等幾天,因為崆峒派距此甚遠,往返最快也要一個月。」

  勝雪紅道:「那麼,日期定在四十天後,大家在潼關那家會英閣晤面,然後一起同上華山,怎麼樣?」

  麥飛龍道:「好。」

  牛長安道:「我呢?」

  麥飛龍道:「牛兄跟著小弟就是了。」

  牛長安道:「跟你回終南?」

  麥飛龍道:「是的,小弟有責任保護你的安全,一直到你性命不受威協為止。」

  三人邊行邊談,由於山路平坦,馬行甚快,午後不久便已走出華山山區了。

  勝雪紅勒停坐騎道:「我們在此分手吧?」

  麥飛龍問道:「你還去不去潼關?」

  勝雪紅微笑道:「恕不奉告。」

  麥飛龍一笑道:「我的意思是說,你回幫的路線如須經過潼關,我便有一事相託。」

  勝雪紅道:「何事?」

  麥飛龍道:「我覺得應該多找幾個人,才好向華山派興師問罪,你如須經過潼關,請到會英閣貼上一張告示,以我們武林盟主的名義說明我們要找那天在會英閣聽到武林金獅被掉包的消息的人,請他們於四十天後到會英閣一敘,我想每天在會英閣出人的武林朋友很多,只要貼上一張告示,必可再說到幾個證人。」

  勝雪紅笑道:「好,我替你辦這件事,還有沒有別的吩咐?」

  麥飛龍道:「路上小心,別忘了那金身怪人的警告,他曾說五天之內要咱們的命呢?」

  勝雪紅輕脆的笑道:「你倒蠻會照顧人的,你也要小心,他真要動手的話,第一個要殺的應該是你!」

  麥飛龍微微一笑道:「我知道。」

  勝雪紅揮揮玉手,道:「四十天後再見,我走啦!」

  語畢,催動坐騎,望北絕塵而去。

  麥飛龍便與牛長安一直向西行,說也奇怪,勝雪紅一走,他竟有一種輕鬆愉快的感覺,彷彿解除了某種威協似的,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牛長安笑道:「麥老弟,這位勝姑娘長得很標緻,對不對?」

  麥飛龍道:「嗯,她們美人幫的站娘個個都很標緻,不愧稱為美人幫。」

  牛長安道:「誰要能娶上美人幫的姑娘,那就有福了!」

  麥飛龍笑道:「是麼?」

  牛長安一怔道:「難道不是?」

  麥飛龍道:「她們這個幫與眾不同,立幫的宗旨要和咱們男人爭一日之長短,反對服侍男人,反對燒飯洗衣,所以能娶到她們為妻固然艷福不淺,但是不是福氣,那可難說得很了!」

  牛長安失笑道:「女人天生就是燒飯洗衣生孩子的,她們不幹這些,幹什麼!」

  麥飛龍道:「她們要和男人一樣平起平坐,分享男人的一切權利和地位。」

  牛長安哈哈大笑道:「這倒有趣,可惜她們有些事情永遠跟不上男人!」

  麥飛龍道:「唔」

  牛長安道:「譬如說拉尿吧,咱們男人可以站著拉,她們女人就不行!」

  麥飛龍也不禁笑了。

  牛長安接著笑道:「我覺得她對你很有意思,你有沒有看出來!」

  麥飛龍笑道:「你別亂講!」

  牛長安正色道:「真的!她常常偷偷膘你一眼,眼中含著情意哩!」

  麥飛龍笑而不語。

  牛長安道:「你不喜歡她麼?」

  麥飛龍還是笑著,不表是否。

  牛長安嘆道:「可惜我牛長安長得太難看,要是像你長得這麼英俊就好了!」

  麥飛龍道:「牛兄錯了,女人不一定都喜歡英俊的男人正如男人也不一定都喜歡標緻的女人一樣。」

  牛長安搖頭道:「我不信,天下的女人哪個不愛俏?天下的男人哪個不愛美人?」

  麥飛龍笑道:「我問你,如果有個女人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你喜不喜歡她?」

  牛長安呆了果道:「哦,是的…不過,你是說美人幫的姑娘都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麼?」

  麥飛龍搖搖頭道:「我沒有這樣說,我只是還不了解她們罷了。」

  談話間,兩人來到了一個鎮上,當下便在鎮上下馬吃飯飽餐一頓之後,繼續上馬起程。

  上路不久,天色漸漸黑下來了。

  牛長安望著眼前的一片荒野,問道:「咱們今夜要在何處投宿?」

  麥飛龍道:「前面數里處,有個地方叫保安鎮,咱們」

  語方至此,忽聞身後傳來一陣輕微的呼嘯之聲,似有暗器破空而至,心中一驚,疾忙滾鞍下馬,同時急叫道:「牛兄小心!」

  「颼!」地一響,一支箭由馬頭上掠過,跌落於前面數丈的地上!

  與麥飛龍的滾下馬鞍相差不過一眨眼工夫而已!

  牛長安嚇得趕緊跳下馬,迅捷的撒出單刀,大罵道:「呸!是哪個兔崽子暗箭傷人?滾出來讓你家牛大爺瞧瞧!」

  話聲一落,他的眼睛就發直了。

  他只道「暗箭傷人」的都不敢出身,沒想到這回發箭襲擊者竟然現身相見了!

  是個金身怪人!

  和昨夜在客棧出現的一模一樣,但不最一個而是兩個,兩個金身怪人!

  一個身材和『黑天神西門世輝』相似,健壯如牛,手執一把長弓,身背一只箭筒,另一個身材比較修長,左手握著一柄長劍,麥飛龍一看就認出是昨夜那人。

  他們像是從地下冒出的兩個怪物,邁著緩慢的步履,一步一步向麥飛龍和牛長安欺迫過來,麥飛龍連忙拔出長劍,向牛長安低聲道:「牛兄,等下動手時,盡量靠近小弟身邊,點子很紮手,打不過就逃,不要逞強。」

  牛長安點點頭,嚴陣以待。

  那身材修長的金身怪人走在前面,在距離麥飛龍七尺之處停住腳,陰森森地道:「麥飛龍,你為何不聽我的話?」

  麥飛龍冷笑道:「有個原因!」

  金身怪人道:「說!」——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