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鐵證如山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她立刻轉對那位「護花使者」說道:「你不必跟我們去了,我們決定明早動身前往華山,預計午夜返回此處,到時,如不見我們回來,立刻飛鴿通知幫主,另派一人趕往終南告知白掌門人,知道麼?」

  護花使者答道:「是的。」

  勝雪紅道:「你去吧。」

  護花使者起身向她作了一揖,又向麥飛龍一揖,即轉身下樓去了。

  麥飛龍含笑道:「貴幫這位護花使者,確非等閒之輩……」

  勝雪紅一笑道:「你從何知道?」

  麥飛龍道:「我看得出來。」

  勝雪紅道:「像這樣的人物,敝幫共有百位之多,分布於各地,隨召隨至。」

  麥飛龍微笑道:「他們的地位,僅止於『護花』而已麼?」

  勝雪紅道:「當然!」

  酒菜送上來了。

  三人乃開懷暢飲,勝雪紅敬了牛長安一杯酒後,笑問道:「牛壯士何方人氏?」

  牛長安道:「在下山東人。」

  勝雪紅道:「令師大名如何稱呼?」

  牛長安道:「家師人稱『萬花刀盧鴻儒』,已謝世三年了。」

  勝雪紅道:「牛壯士一向在那裡得意?」

  牛長安笑了笑道:「在下沒有固定的行業,到處窮混而已,所幸祖上留下了不少田地,還夠在下揮霍的!」

  勝雪紅道:「那麼,今晚牛壯士就隨我們一起去客棧過夜,明早一起上華山,如何?」

  牛長安點頭道:「好的!」

  三人回到客棧時,天色已黑下來了。

  麥飛龍開了一間上房給牛長安住下,牛長安因喝多了酒,躺上床便呼呼大睡了。

  勝雪紅低聲道:「今天夜裡,我們最好輪流保護他,又讓他遇害!」

  麥飛龍點點道:「我知道,我來保護他好了,你去休息。」

  勝雪紅微笑道:「上半夜由我來保護,你負責下半夜好了,明日可能有一場惡鬥,你一夜不睡怎麼行?」

  麥飛龍想了一下,道:「也好,我先去睡,時候一到,你再來喊醒我。」

  他回到自己房中,既和衣躺上床。

  由於連日奔波,睡眠不足,這一躺上床,很快就沉沉入睡了。

  不知睡了多久,突然被一陣敲門聲驚醒,他迅即翻身下床,問道:「誰?」

  勝雪紅在房門外答道:「是我,現在輪到你了。」

  麥飛龍「哦」了一聲,立即取劍佩上,開門而出,望望深藍色的夜空和一片寧靜的客棧四周,深吸一口氣,問道:「有無情況?」

  勝雪紅道:「有。」

  麥飛龍一驚道:「甚麼情況?」

  勝雪紅笑道:「有個老不死的宿客發現我深夜不睡,一直在牛長安的房外流連不去,居然起了色心,上來挑逗我,被我一巴掌打跑了。」

  麥飛龍失笑道:「哦,竟有這等事……」

  勝雪紅打了個呵欠,滿臉睡意的道:「好了,我回房了,一切交給你了。」

  說畢,轉入房中去了。

  麥飛龍摩擦了一下臉部,使神智清醒,即開始在牛長安的房外四周巡行起來。

  牛長安睡得很甜,發出陣陣均勻的鼾聲。

  明月高掛天上,疏星眨著眼睛,一切來很恬靜悠美。

  麥飛龍走動了一會,警戒之心漸消,便在牛長安房後一處黑暗的壁角坐下來。

  而就在他坐下不久,省見一條人影由地面掠過,一幌即沒!

  人影,是由屋上映下的!

  麥飛龍心頭一震,立即慢慢站起,凝神諦聽,準備聽出來人置身之處,再採取行動。

  忽然,人影又一次由屋上映下,方才是由左而右,現在是由右而左,而且正是在他們三人的房脊上!

  沒有發出一點聲音,可見來人的輕功已臻出神入化的境界!

  麥飛龍輕輕的拔出長劍,正準備躍上房脊攻對方一個措手不及之際……

  來人已忽然在房上開聲發話道:「麥飛龍,你站出來!」

  聲音不大,但極陰沉冷峻!

  麥飛龍雙足微頓,飛身縱上房脊,身形極快,好比一陣旋風捲上屋頂。

  來人似未料到麥飛龍已在房外守候,自己話聲才落,他就躍了上來,不由渾身一震,疾忙斜身一掠,飛出兩三丈,落到對面一排客房上,沉聲道:「別追上來,我有話說!」

  麥飛龍本待飛撲過去,聞言只好站住,定眼一望來人的模樣,不由得暗抽一口冷氣,心中驚訝萬分。

  來人的樣子,古怪到了極點!

  全身上下,沒穿一件衣眼,只穿了一層皮一層金光閃閃的皮!

  整個頭部,也包在金皮之內,僅露出一對眼睛;一對耳朵,和一張嘴巴!那對眼睛,銳利無比!

  麥飛龍從未見過這種怪異打扮的人,心中驚惑不置,脫口問道:「你是何人?」

  來人嘴唇微動,沉笑道:「你稱我『金身怪人』就行了……」

  語至此,突然轉臉向勝雪紅的房間,冷冷道:「那位勝姑娘請勿上來,本人今夜來此,只是奉勸二位幾句話,絕無一點敵意,你一動,本人掉頭就走!」

  原來,勝雪紅已聽到聲音,她悄悄開門走出,一見金身怪人站在對面屋上,便想飛撲上去,及一聽對方之言,她也只好站著不動。

  因為,對方既然表示有話要說,就讓他說完了再採取行動也不遲。

  表飛龍一瞬不瞬的注視著對方。開口問道:「閣下有甚麼話要說?」

  金身怪人道:「我要奉勸二位放棄追究武林金獅被竊之事。」

  麥飛龍道:「武林金獅是你偷的?」

  金身怪人一笑道:「我若說不是,你大概也不會相信……」

  麥飛龍道:「你為何要偷去武林金獅?」

  金身怪人道:「我有理由,只是我不能把理由告訴你」

  麥飛龍截口說道:「你不說。我也知道,你竊走武林金獅的目的,是要打擊崆峒派的聲譽,對不對?」

  金身怪人笑道:「嘿嘿,你真會猜……」

  麥飛龍冷笑道:「我還知道你是誰!」

  金身怪人眼睛閃動著銳芒,詭笑一聲道:「是麼?」

  麥飛龍道:「你最好立刻去把武林金獅拿來,這樣我們便不計較你竊取武林金獅之事,並願代你守密,保全你的名譽,否則……」

  金身怪人等問道:「否則怎樣?」

  麥飛龍道:「在天亮之前,你若不把武林金獅交出來,我就去找你我已經說過了,我知道你是誰!」

  金身怪人哈哈一笑道:「你若真知道我是誰,歡迎你來!」』話聲一頓,繼以無比冷峻的語氣道:「我再說一次,希望你們放棄追究武林金獅被竊之事!你們已在競技大會獲勝,得到了無上的榮譽,而且那隻假獅也是用真金鑄成的你們並無任何損失!」

  勝雪紅忽在房詹下接口問道:「假如我們不放棄呢?」

  金身怪人轉望她冷冷一字一字道:「那麼,你們兩人將活不過五天!你們終南派和美人幫也將在半年之中被徹底摧毀!」

  勝雪紅冷笑道:「這個屁真臭!」

  金身怪人道:「言盡於此,聽不聽由你們!」

  語畢,身形破空縱起,宛如一尾金色飛魚,往遠處疾射而去。

  勝雪紅嬌叱一聲道:「那裡走!

  一縱掠上屋脊,向前疾追。

  麥飛龍急道:「勝姑娘請回來,提防中了敵人的調虎離山計!」

  勝雪紅已追出數丈,聞言立即折返,她也覺得現在保護證人最要緊,而全身怪人的出現,也可能正是想引誘她和麥飛龍離開客棧,以便由另外的人下手殺害牛長安。

  她和麥飛龍同時飄落在天井中,啟口問道:「牛長安呢?

  麥飛龍道:「還在房中。

  勝雪紅一笑道:「他真好睡!

  話聲甫落,牛長安已開門而出,笑道:「誰說的,我早就醒了!

  麥飛龍莞爾道:「你都聽見了?

  牛長安道:「是的。

  麥飛龍道:「附近可能還有敵人潛伏著,牛兄最好到房中去。」

  牛長安笑道:「別替我操心,我牛長安雖不是頂尖兒的人物,但手中這把刀,還可應付一兩個人!

  麥飛龍正色道:「如小弟說話無禮,牛兄自覺比刀不留人歐陽壽和酒鬼那伯海如何?

  牛長安微窘道:「他們二位的武功,自是比我牛長安高明,不過……」

  麥飛龍接口道:「他們都被人從遠處發箭射中背心而亡,足見對方的箭法十分厲害,牛兄還是人房去吧!

  牛長安吐了吐舌,轉身躲入房中去了。

  麥飛龍轉對勝雪紅低聲道:「你守這前面,我到後面去,小心不要暴露身形,免為敵人所乘!」

  說罷,繞過客房,來到牛長安的房後,仍隱身於月光照不到黑暗角落裡。

  仗劍在手,凝神戒備著。

  但是,靜立等候了足有半個時辰之久,卻未再發生任何情況。

  是敵人沒有殺害牛長安的打算?「

  或者是敵人看出他和勝雪紅有了防備,不敢下手?

  他不知道,他只認定保護牛長安絕對沒錯,他認為只要保住牛長安的性命,便等於揪住了敵人的辮子!

  他慢慢轉到房前,向守在門口的勝雪紅低聲道:「敵人大概木會來了,你回房去躺著吧。」

  勝雪紅點點頭,納劍入鞘,微笑道:「你猜那金身怪人是誰?』」

  麥飛龍揚眉一笑道:「咱們未上華山之前,沒有竊獅者出現,咱們上了華山之後,便有竊獅者現身警告,你說他會是誰呢?」

  勝雪紅露出一個會心的笑面,便轉入她房中去了。

  麥飛龍仍不停的在牛長安的房前房後巡行,絲毫不敢鬆懈月光漸趨暗淡,進人黎明前的一段黑暗。

  然後不久,天色漸漸亮了。

  又不久,客棧裡開始有了人聲,已有宿客起床了。

  麥飛龍心知己無危險,才回到自己房中,躺下來養神。

  隔房中的牛長安顯然沒再人睡,聽到麥飛龍回到房中,便敲打著房壁,開聲道:「麥老弟,我可以出去了吧?」

  麥飛龍笑道:「再躺一會何訪,天才亮,還早呢!」

  牛長安嘆道:「唉,你們好像把我當成小寶貝似的!」

  當朝陽驅退了晨霧時,三人已騁馳了通往華山的道路上了。

  晌午時分,進入華山。

  未幾,又到了華山派所設的「關防」處,麥飛龍仍照規矩投了貼,然後一馬當先飛馳上山。

  這回,勝雪紅沒有把對方傳送消息的信鴿打下來。半個時辰後,又到了華山派的總壇所在地了。

  華山派掌門人連天壁已得消息,仍派熊凱平和白素蘭出莊迎接。

  麥飛龍下馬抱拳,道:「熊兄,我們又來打擾了!」

  熊凱平微微一笑,側身肅客道:「請!」

  於是,三人又被請到了大廳上。

  連天壁在下人獻過茶後,才由裡面走出,含笑道:「二位重臨敝山,想必有何事故?」

  麥飛龍施禮道:「昨夜晚輩說過要來,掌門人還不知我們為何而來麼?」

  連天壁微愕道:「麥世兄昨夜…說過……要來?」

  每一個字的聲音都拉得很長,充滿驚詫之意。

  麥飛龍不願多說,立即抖出「金獅令旗」,冷冷道:「掌門人,願否服從敝派武林盟主的金獅令旗?」

  連天壁連忙起立道:「當然,令旗到處,天下一體服從,敝派豈敢違抗,請吩咐便是。」

  麥飛龍道:「掌門人果真有虔誠之心,請即將那東西交出,晚輩保證不洩漏此事,全力保全貴派聲譽。」

  連天壁呆了果,道:「麥世兄要連某人交出何物?」

  麥飛龍冷笑道:「看樣子,掌門人是決定抵賴到底了?」

  連天壁作色道:「麥世兄何出此言?你不說明白,連某人怎知你要什麼東西?你該先表明所要之物,只要有道理,連某人這顆首級都可奉上!」

  麥飛龍道:「掌門人一定要晚輩說出來,晚輩只好說出來我們要的是武林金獅!」

  連天壁雙目一直,駭然道:「你說什麼?」

  麥飛龍一字一字道:「我們要掌門人交出武林金獅!」

  連天壁驚駭萬分,失聲道:「你是說,連某人偷了武林金獅?」

  麥飛龍道:「不錯!」

  「砰!」的一聲,一張茶几被拍碎了。

  連天壁神情凜烈的霍然站起身子,雙目睜如銅鈴,目中像有兩團火在燃燒,直直的瞪視麥飛龍好半天,突然厲聲道:「凱平!」

  熊凱平躬身應道:「弟子在!」

  「送客!」

  「是!」

  熊凱平應聲之後,隨即對麥飛龍冷冷道:「麥兄,請吧!」

  麥飛龍不理他,凝望連天壁說道:「掌門人請注意,晚輩今日是以盟主身份來的!」

  連天壁濃眉一聳,怒聲道:「你待怎樣?」

  麥飛龍道:「掌門人如認為晚輩是無中生有含血噴人,晚輩可以舉出證人來。」

  連天壁怒目而視道:「誰?」

  麥飛龍緩緩道:「請先將貴派的『黑天神西門世輝』叫來,晚輩要問他幾句話。」

  連天壁立刻向熊凱平說道:「凱平,去把你師兄找來!」

  熊凱平領命而去。

  不一會,黑天神西門世輝到了。

  他和牛長安一樣,長得又黑又壯,很像畫工筆下的三國猛將周倉,雙目如環,虯髯叢生!

  勝雪紅一見之後,立刻別臉向牛長安低聲問道:「是他麼?」

  牛長安點頭道:「不錯,是他!」

  黑天神西門世輝步入大廳,向連天壁行過了禮,開聲道:「師父呼喚弟子,有甚麼吩咐?」

  連天壁不答,向麥飛龍冷冷道:「人到了,麥世兄有話就說吧。」

  麥飛龍向黑天神西門世輝一抱拳,道:「這位西門兄,小弟有件事情要請教」

  黑天神西門世輝兩眼一瞪,插口道:「你就是終南派的麥飛龍?」

  麥飛龍沉聲道:「小弟正是。」

  黑天神西門世輝粗魯地道:「前天你一再見我,今天又要見我,到底有甚麼鳥事?」

  麥飛龍道:「小弟要請教西門兄上個月在會英閣透露武林金獅被掉包之事?西門兄是首先在會英閣透露消息之人,請問西門兄從何獲悉武林金獅被掉包的?」

  黑天神聽得神色一愕,道:「你說老子上個月在會英閣透露什麼事?」

  麥飛龍道:「透露武林金獅被掉包之事。」

  黑天神勃然大怒,破口罵道:「你他媽的胡說八道!老子已經半年不下山,幾曾去過會英閣?幾曾在會英閣透露武林金獅被掉包之事?」

  連天壁喝道:「世輝,說話不得無禮!」

  麥飛龍見連天壁已加斥責,便忍住怒火,冷冷一笑道:「你不承認麼?」

  黑天神暴跳如雷,道:「老子沒去過會英閣,幹嗎要承認?」

  麥飛龍一指牛長安道:「證人在此,你還想抵賴?」——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