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三軍未動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胖公公從包裹裡取出一個小革囊,道:「裡面是夜盜不可缺的諸式開鎖工具,還有……」賣個關子,取出張薄如蟬翼的精緻面具,道:「此物最少可值一萬兩黃金,出自魯妙子天下無雙的巧手,昔年寇仲藉之扮成丑神醫,後送予獨孤閥的美人兒獨孤鳳,她再轉贈給李世民。只要你戴上它,立成天下第一醜男。哈!」

    龍鷹接過後愛不釋手,又試戴來看,果然搖身變醜,與真臉配合得天衣無縫。

    胖公公再從囊中取出杜伏威的袖裡乾坤,道:「這是最適合你的隨身妙器,留在國庫發霉實在可惜,等於暴殄天物。」

    龍鷹對這雙東西一直非常懷念,慌忙接過。

    胖公公笑道:「當日你和端木菱交手,若不是用桌腳而是用這雙傢伙,說不定已可把仙子收拾。哈!就是這麼多。千萬別讓任何人曉得你有這麼多好東西,財不可露白也。時間差不多了,快去看武曌有甚麼話和你說,再來稟上本公公。真想不到人生可以變得這麼好玩的。」

    御書房內,龍鷹提筆疾書,寫了大半篇,武曌施施然而來,立在他桌子前,沉聲道:「莫問常和那批強徒是否與法明有關係?」

    龍鷹仍寫個不停,迎上武曌的眼神,把昨日不便透露有關這方面的事一股腦兒說出來,最後道:「現在《無上智經》已落入法明之手,只要他從中找到破我魔種之法。會立即出手對付我。」

    武曌冷笑道:「魔種豈是那麼易破?不過以你現時的魔功,逃跑是綽有餘裕,殺他仍是力有未逮。」

    龍鷹笑而不語。

    武曌訝道:「你難道有對付他的方法?」

    龍鷹道:「這就要走著瞧。」

    武曌不悅道:「你心裡有甚麼想法?」

    龍鷹再次感到與武曌的關係大不如前,以前她總會不自覺地展露情懷,兩人間有種說不出的親切,現在卻是硬邦邦冷冰冰的,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以前如果他可偕人雅三女遠走高飛。他毫不遲疑。現今因曉得中原大禍迫在眉睫,感到責無旁貸,更清楚只有自己才能對付大江聯。至乎聯吐蕃滅突厥,為中土帶來一段好日子。他的想法已徹底改變過來。

    龍鷹嘆道:「聖上有甚麼不滿小民的地方呢?」

    可能是首次有人這樣直接問她,又以這種語調語氣說話。英明神武的女帝聽得怔怔呆了好半晌,柔聲道:「朕對你的愛寵,遠超過任何人,為何你既效忠于朕,但又偏與朕武家的人作對,且心存復辟李唐之念,教朕如何信任你呢?」

    龍鷹心中喚娘,武曌這方面的消息該是從武承嗣處得來,亦即是從被大江聯滲透的刺客組織得來,一下子破壞了他和武曌的關係。如此看。武曌確有立武承嗣為皇儲之心,自己以前全猜錯了。昂然道:「我的想法,和國老的想法如出一轍,聖上既對國老的信任從未改變過,為何竟不信任小民呢?我為的是大周的天下大局。武姓天下還是李姓天下,對我沒有分別。我龍鷹只效忠聖上一人,其他的事我管他的娘。」

    武曌出奇地沒有動怒,沉吟片刻,唇角逸出一絲笑意,柔聲道:「對!為何朕對國老擁戴顯兒的事毫不在意。偏是對龍先生同樣的態度大感憤慨?因為朕感到先生等同朕的影子,好該形影相隨。好吧!朕再不怪你,但你可否看在朕的分上,好好的與朕的武氏子弟修好合作?」

    龍鷹苦笑道:「從橫空牧野樓船遇襲一事,可知皇宮已被敵人滲透,而最可能隱藏內奸的政治集團,正是魏王的集團。若被我揭發,聖上縱使千萬個不情願,但至少要罷了魏王的相位,否則何以服眾?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和魏王有修好的可能嗎?」

    武曌回復從容,淡淡道:「不知者不罪,朕要你小心處理,盡量不牽連魏王。」

    龍鷹無奈答應,知很難利用這件事扳倒武承嗣,只好當作順水人情答應了。

    武曌道:「暫時來說,對大江聯要採取以靜制動之策,一切待清楚默啜的意向再決定方針。」

    又溫和的道:「朕明白龍先生勇武蓋世,不懼任何人,與橫空牧野更成肝膽相照的兄弟朋友,可是正因吐蕃和突厥兩個最強大的外族互相牽制,邊界方能保住安寧。這方面朕自有主張,不用先生勞心。朕尚有事要到武成殿去,恐怕明天才見到先生。」

    龍鷹漫不經意的問道:「敢問聖上,小民若帶人雅等到宮外遊玩,會否是一個問題呢?」

    武曌想也不想的答道:「她們是你的人,愛帶她們到哪處去便到哪處去,朕絕不干涉。」

    午後完成第七篇後,龍鷹匆匆離宮,過天津橋,朝城南去,肯定沒有被人跟蹤後,折往城的東南,專揀人稀的里巷走,若仍有人跟蹤他,絕瞞不過他的魔種。

    到了位於長夏門和伊水之東的嘉寧坊,找到他在大江聯臥底宋言志所說的千手觀音寺,遂在廟旁百步許處的數十株百年老槐樹用心檢查,果然於其中一株老槐樹根腳處發現尺許見方的異樣樹皮,揭開後,現出他和宋言志約定的暗記,抹掉後,回復原來模樣,然後依指示在附近土裡起出個木盒子,內藏密密麻麻寫滿字的紙捲,看後運功搓成碎粉,心裡有數的到狄仁傑的國老府找萬仞雨。

    門衛見到龍鷹,二話不說的領他直往府堂,狄仁傑正和張柬之下棋,萬仞雨觀戰,見他到來,狄仁傑非常歡喜,笑道:「聽仞雨說,老弟是棋藝高手,連夢蝶那能氣得所有棋手吐血的丫頭,也不敢對你掉以輕心。你來給老夫看看,這局棋老夫和柬之誰勝誰負呢?」

    龍鷹見他精神奕奕,神態輕鬆,心中佩服,曉得他的托病不入朝,只是向武曌施壓力的制勝策略。朝棋盤瞧去,一呆道:「真想不到,張大人竟是全攻型的棋略,而國老反採守勢。如此棋局,未過一半,神仙也難判斷誰占上風。」

    張柬之呵呵笑道:「高明!確是高明!」

    狄仁杰欣然道:「龍小兄總是令人驚異。聖上剛才說過甚麼話?」

    龍鷹揀最重要的說出來,道:「對與突厥人的修好,聖上怕是一意孤行。」

    張柬之冷哼道:「現在的局面,根本是聖上一手造成,不但不知反省,還因想捧武承嗣,要這蠢貨來收拾她弄出來的爛攤子,重蹈覆轍。」

    狄仁傑見龍鷹摸不著頭腦的樣子,道:「柬之你先解釋清楚,小兄方可明白你在發甚麼牢sāo。」

    張柬之往後挨在椅背,道:「自太宗擒殺突厥大汗頡利後,突厥國勢轉弱,四十多年前我們更蕩平突厥的阿史那車鼻部,突厥事實上已亡國,變成大草原上分治的眾小部落,酋頭們皆臣服於我大唐。到十二年前的調露元年,突厥酋頭阿史德溫傅與奉職造反,大敗我軍,但此時突厥兵力仍未足,聖上當時任命裴行儉為定襄道行軍大總管,聚兵三十萬,大敗突厥人,擒奉職,大振我大唐之威。其後裴行儉又擒獲突厥新冒起的大酋頭阿史那伏念及阿史德溫傅,裴行儉曾許諾兩酋頭若肯投降可免一死,豈知聖上不但斬殺兩酋,還不記裴行儉之功。導致裴行儉稱病不仕,不久憂憤病死。」

    萬仞雨亦是初次曉得這方面的事,不解道:「如此國家棟樑,以武曌的精明,理應愛之惜之,怎會自毀長城,如此不智?」

    狄仁傑扼腕嘆道:「因為聖上當時眼內只有一事,就是如何登上皇帝寶座。裴行儉只會對李唐效忠,不會效忠於她。她遂藉此打擊裴行儉,任他離開軍隊。此事令我們與突厥人仇恨加深,天朝既可推翻承諾,他們當然可以這麼做。所以不論現在突厥人許下甚麼承諾,我們亦不可當真。哼!虧武承嗣那蠢人還以為可藉此立大功,無疑痴人說夢!」

    張柬之道:「自此突厥人乘機立國,不住寇邊,殺我朝張行師、王德茂、李思儉等重臣大將多人,成為我北邊大患。幸得左武衛大將軍程務挺為單於道安撫大使,屢破突厥軍,力保邊界不失。當時為帝者是現在的太子李旦,內史裴炎力主聖上歸政李旦,被聖上殺之,程務挺為裴炎申辯,亦被聖上賜死。大樹既倒,突厥人再無顧忌,新領袖骨咄祿乘勢擴展勢力,以武力重建突厥汗國。後骨咄祿病死,弟默啜篡其位,自立為可汗,更是勢大難制。現時突厥人顧忌的我朝大將,只有一個人,就是百濟人右武衛大將軍黑齒常之,沒有了他,恐怕突厥人早打到洛陽來,哪還會假意和我們修好?」

    不知如何,龍鷹心中湧起非常不舒服的感覺,似隱隱感到某一非常可怕的事,只恨沒法具體說出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