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第一證人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勝雪紅道:「不,千萬不要如此。來來,小妹敬你一杯……」

  酒宴,在歡暢中結束。

  麥,勝二人被安頓在前院的兩間客房中,熊凱平和白素蘭又陪他們聊到深夜,才告辭而去。

  夜已深,麥,勝二人雖有許多話要談,但都覺得不便走入彼此的房間,因此,在熊,白二人離去之後,他們也未再聚首傾談,各自關門睡覺。

  其實,他們已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彼此都知道,今後該採取何種步驟,故談不談已無關重要了。

  翌晨,兩人又在熊,白二人的陪伴下吃過一頓早膳,即向連天壁告辭。

  連天壁這次竟不講究身份,親自送麥,勝二人到莊外,哈哈笑道:「二位下次路過敞山,還請上來玩玩,也多給連某人的門下請益的機會!」

  麥飛龍稱謝道:「不敢,掌門人請留步。」

  連天壁笑道:「別忘了代向令師問好!」

  麥飛龍躬身道:「謝謝。」

  連天壁道:「還有,除追查武林金獅一事之外,貴二幫派若有事情要敝派效勞,請勿客氣,儘管派人前來通知就是了。」

  麥飛龍再躬身道:「好的,多謝掌門人及諸位的招待,晚輩等就此別過。」

  他和勝雪紅一同登上坐騎,轉向主人一抱拳,隨即催騎朝山下馳去。

  連天壁目送他們遠去不見,神態突轉嚴峻,冷冷問道:「那隻信鴿找到了沒有?」

  侍立在一旁的熊凱平,垂手恭聲道:「還沒有。」

  連天壁沉聲道:「傳令下去,繼續尋找!」

  熊凱平再恭聲道:「是。」

  麥,勝二人雙騎並轡馳出一段山路,回頭看不見華山派的莊院時……

  勝雪紅輕笑一聲,道:「我覺得不虛此行,你呢?」

  麥飛龍點頭道:「不錯,總算找出一點眉目來了!」

  勝雪紅道:「不止一點眉目,我敢說故意在會英閣散布消息及射殺歐陽壽和鄭伯海之人,就是『黑天神西門世輝』!」

  麥飛龍道:「我想還得深人調查一下,因為那綽號中帶『黑』字之人也知道咱們在找他,他如是『黑天神酉門世輝』,他的徒弟唐英傑怎敢當著咱們面前一口道出他的名號?」

  勝雪紅冷笑一聲,道:「這一點用不著奇怪,理由是唐英傑根本不知其師幹的事,因此不懂得掩飾!」

  語聲一頓,又接下道:「而且,你有沒有注意到,昨天當唐英傑說出其師的名號之際,熊凱平曾皺了一下眉頭,這表示他不願讓我們知道他個派中有個綽號中帶『黑』字的人,而『黑無神西門世輝』又是擅長射箭之人,後來又一再避不見面,這已經充分證明他是我們要找的人不錯了!」

  麥飛龍想起連天壁對崆峒派遺失武林金獅所表現的幸災樂禍態度,也覺竊獅者八成是華山派不錯,不禁輕嘆一聲道:「我真希望武林金獅不是他們竊取…」

  勝雪紅道:「這話怎麼說?」

  麥飛龍道:「竊獅者如是黑道人物,事情易解決,但若是名門正派的華山派所為,問題就嚴重了。」

  勝雪紅道:「你怕什麼呢?」

  麥飛龍道:「怕平靜的武林將陷入一場動亂之中。」

  勝雪紅道:「但不論亂到何種地步,受指責的是他們華山派,不是我們。」

  麥飛龍道:「可是,你總不能阻止崆峒派向他們華山派興師問罪吧?他們兩派一旦併上,總非武林之福。」

  勝雪紅道:「自作孽,不可活,他們華山派自招禍根,不值得同情!」

  麥飛龍沉默下來。

  勝雪紅又道:「值得同情的應該是崆峒派,他們丟了武林金獅,聲譽大受損害,我們應該通知他們,讓他們有挽回聲譽的機會。」

  麥飛龍搖頭道:「別急,等找到有力證據,證明武林金獅確是華山派所竊時,再通知崆峒派不遲。」

  勝雪紅問道:「如何找出有力證據?」

  麥飛龍道:「我已想到一個主意,等回到潼關,我再告訴你!」

  勝雪紅微笑道:「現在說不可以麼?」

  麥飛龍道:「這裡是華山,咱們應該提防林中有耳。」

  一個多時辰後,他們已馳出山區,循著一條官道向潼關馳去。

  勝雪紅四顧無人,便輕聲道:「這一帶沒有人,你可以把你的計劃說給我聽聽了吧?」

  麥飛龍笑道:「好,我打算買通一個武林人,明日同上華山,教那武林人硬指『黑天神西門世輝』是最先在會英閣透露消息之人!」

  勝雪紅聽了大喜,道:「妙計!這樣一來,『黑天神西門世輝』就不能不認賬了!」

  麥飛龍道:「就怕沒有人敢接受咱們的賄賂。」

  勝雪紅道:「不用賄賂,我可以負責找一個人來。」

  「你是說找貴幫之人。」

  勝雪紅道:「正是。」

  麥飛龍笑道:「不行,咱們需要的是一個男人,男人才會上酒樓喝酒。」

  勝雪紅道:「敝幫也有男人!」

  麥飛龍討笑道:「噢,敢情美人幫中還有男人,這倒大出我意料之外了。」

  勝雪紅微微一笑道:「我們幫中有兩種男人,一種叫『護花使者』,一種叫『花奴』!」

  麥飛龍訝然遭:「何謂『護花使者」?何謂『花奴』了?「勝雪紅道:「顧名思義,護花使者就是保護我們的衛士,這些人武功都很高,但非到不得已時絕不露面,至於花奴,則與一般僕役相同。」

  麥飛龍笑道:「你沒有『護花使者』在暗中保護?」

  勝雪紅道:「沒有,不過我可以在潼關找到一個。」

  麥飛龍道:「好,把他找來!」

  兩人回到潼關時,天已黃昏,找了一家客棧住下,洗身換衣之後,勝雪紅便道:「現在你去會英閣點菜,我去找那『護花使者』,帶他一起上會英閣吃飯,如何?」

  麥飛龍點頭稱善,乃單獨往會英閣走來。

  到了會英閣,跑堂的還認得他,連忙殷勤接待他上樓,另一個跑堂的則人內通報。

  會英閣的三樓,是過路武林人喝酒吃飯之處,平常都是中午生意最好,過了中午,食客就少了。

  這時,整座三樓只有五六個客人。

  麥飛龍才在一個座頭坐下,大掌櫃上官灝就已趕上樓來了。

  他一路含笑拱手走過來,說道:「原來是麥少俠,麥少俠尚未離開潼關?」

  麥飛龍起身抱拳一拱,道:「是的,大掌櫃請坐。」

  上官灝坐下問道:「那位勝姑娘呢?」

  麥飛龍道:「她等下就來。」

  上官灝微笑道:「今晚讓在下一盡地主之誼如何?」

  麥飛龍搖頭道:「不敢當,等下還有位朋友要來,我們想在此談談……」

  上官灝道:「既如此,在下不便坐陪,但一桌酒菜在下還請得起,麥少俠就不要再推辭了。」

  麥飛龍笑道:「不,酒賬照算,等小可替大掌櫃找到兇手後。再讓你請客好了。」

  上官灝道:「麥少俠何必如此客氣?」

  麥飛龍道:「無功不受祿,何況貴樓三位跑堂的之死,還是小可等招惹來的災禍,小可在未擒獲兇手之前,豈能再叨擾大掌櫃的?」

  上官灝道:「話不是這麼說的,在下雖已退出江湖,卻還值得江湖道理,這件事怪不得二位……」

  麥飛龍笑笑不語。

  上官灝拱手道:「好好,在下不打擾麥少俠了,等下吃過飯後,還請二位到窩居坐坐。」

  說罷,作了一揖,轉身下樓而去。

  適淤此時,樓梯「登登」響起,走上來一個相貌威武的彪形大漢。

  這彪形大漢年約四旬,雙眉如帚,虎目獅鼻,古銅色的臉龐,頭戴一頂范陽氈笠,身穿青錦英雄袍,腰間誇一柄單刀,氣概軒昂豪邁,令人望而生畏。

  他走上三樓,挑了個座頭坐下,立刻拍桌子叫道:「夥計,來呀!」

  跑堂的一看就知是個毛躁的,連忙應聲端茶過去,陪笑道:「大爺,您吃些甚麼?」

  彪形大漢粗聲粗氣的道:「怎麼?老子吃甚麼你還不知道麼?」

  跑堂的哈腰陪笑不止,道:「大爺,您不說,小的怎麼知道?」

  彪形大漢凝目打量一下,道:「哦,你是新來的?」

  跑堂答道:「不,小的原在樓下伺候客人,最近才被調上來的。」

  彪形大漢轉頭四顧,問道:「魏大頭呢?他那裡去了?老子常來你們這兒喝酒,魏大頭知道老子要吃甚麼!」

  跑堂道:「魏大頭他……他不在了……」

  彪形大漢訝然道:「轉到別家酒樓去了?」

  跑堂不敢說魏大頭已被人毒殺,笑答道:「是的,是的。」

  彪形大漢「哼」了一聲道:「那小子倒會跳槽,上個月來時,他還在呀!」

  跑堂道:「是的,他剛離開設有幾天…」

  彪形大漢道:「好了,先來一角酒,一斤牛肉,燒一條鯉魚,再來一碗大滷麵,要快!」

  跑堂道:「是,馬上來!

  彪形大議取下氈籠,端茶喝著,一面遊目聽望,視線移到麥飛龍臉上時,口中輕「啊」

  一聲,立刻放下茶杯,離座問麥飛龍走過來,含笑道:「晦,你是那個在競技大會獨奪六個獎碗的麥飛龍?」

  麥飛龍起立抱拳一拱,答道:「是的,老兄你是……」

  彪形大漢笑笑道:「我姓牛,名長安,武林朋友都叫小蠻牛,我看過本屆的競技大會,所以認得你!」

  麥飛龍笑笑道:「幸會。」

  牛長安沖口問道:「聽說武林金獅被崆峒派掉了包,有這回事麼?」

  麥飛龍道:「牛兄是聽誰說的?」

  牛長安道:「上個月老子來這兒喝酒,聽一個……晤,讓老子想想看……對了!是華山派的『黑天神西門世輝』透露的!」

  麥飛龍一徵大喜,急道:「牛兄仔細想想看,真是『黑天神西門世輝』說的麼?」

  牛長安點頭道:「沒錯!他不知那裡來的消息,當眾宣稱你們得到的是一隻贗品,真的武林金獅被崆峒派侵吞了,不過老子可不相信有這種事-一你說,當真會有這種事麼?」

  麥飛龍含笑道:「牛兄請坐,小弟可以把一切真相奉告……」

  當麥飛龍把一切情形說出之後,牛長安的一對虎目瞪得好大好大,不勝驚異的道;這麼說,偷武林金獅的是華山派。「

  麥飛龍急忙用手虛掩他的嘴吧,低聲道:「牛兄慎言!」

  牛長安推開他的手,壓低聲音,問道:「是不是?」

  麥飛龍點點頭,攬客道:「大概是他們不錯了,假如牛兄願意為我們作證的話,我們就可以向他們索討武林金獅了!」

  牛長安吃了、驚道:「要我作證?」

  麥飛龍微笑道:「牛兄敢不敢跟我們同上華山,指證黑天神西門世輝』在此透露消息之事?」

  牛長安面色一憬道:「這個……嘿!我蠻牛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可是,我是個沒有靠山的人,如今要我得罪華山派這可不是鬧著玩的,我……我不幹!」

  麥飛龍道:「牛兄怕他們找你算帳?」

  牛長安道:「是啊!這件事關係他們華山派的生死存亡,我一說,他們不殺我才怪,不乾,絕不干!」

  說著,就要轉回自已的座位。

  麥飛龍伸手按住他的肩頭,笑道:「別慌,牛兄請聽小弟一言,要是牛兄肯作證人,我們願全力保護你的安全,絕不讓你受到一點傷害!」

  牛長安搖頭道:「靠不住!靠不住!」

  麥飛龍道:「傾敝派及美人幫之力保護你,你還不放心?」

  牛長安皺眉道:「你們只能保護我一時,卻不能保護我一輩子啊!」

  麥飛龍道:「我們保護你一輩子,而且你作了證之後,可以一舉成名天下知,武林朋友都會佩服你不畏權勢,稱讚你是一位大英雄!」

  牛長安有些心動了。

  麥飛龍又道:「你號稱『蠻牛』,蠻牛就該勇往直前,不懼任何後果,對麼?」

  牛長安道:「對,我……不能弱了自己的名頭,蠻牛是無所畏懼的!」

  麥飛龍欣喜道:「那麼,一言為定,明天你隨我們一道上華山!」

  牛長安問道:「你們共有幾個人?」

  麥飛龍道:「只有小弟和勝姑娘。」

  牛長安道:「這怎麼成?萬一打起來,咱們三人力量單薄,不被他們吃掉才怪!」

  麥飛龍笑道:「別怕,除非連天壁決心毀了他們整個華山派,否則,他便不敢動手,他只會向我們求情,把武林金獅交出來,要求我們代他保秘密。」

  牛長安想了想,點點頭道:「嗯,他們膽子再大,大概也不敢與整個武林為敵……」

  正說著,又有人上樓來了。

  是勝雪紅和一位中年人!

  那中年人文質彬彬,作文士打扮,但雙目精芒隱透,樣子很精明幹練。

  麥飛龍情知他是美人幫的「護花使者」當即起身含笑相迎。

  勝雪紅看見麥飛龍與一陌生人在一起,微露詫道:「這位是……」

  麥飛龍笑道:「姓牛,名長安,咱們夢寐以求的一位人物!」

  勝雪紅再看牛長安一眼,愕然問道:「這話怎麼說?」

  麥飛龍轉對牛長安,一指勝雪紅笑道:「牛兄,這位便是美人幫的勝姑娘,牛兄既曾觀看過本屆競技大會,諒必還記得她吧?」

  牛長安抱拳笑道:「記得!記得!」

  勝雪紅未繼續追問牛長安的來歷,也介紹「護花使者」與麥飛龍相見,說道:「這位便是我說的那位朋友……」

  她因有外人在座,不願說出「護花使者」四個字。

  麥飛龍抱拳道:「請坐。」

  「護花使者」有禮的拱手一禮,隨與勝雪紅入座坐下。

  麥飛龍心知勝雪紅急欲明白牛長安的來歷,立即低聲把牛長安親見「黑天神西門世輝」』在會英閣散布消息,及願上華山作證的事說出。

  勝雪紅聽了大喜,望著牛長安道:「牛壯士當真見『黑天神西門世輝』在此向武林朋友散布武林金獅被掉包的消息的麼?」

  牛長安答道:「是的,那天,他就坐在那個位置……」

  他指著靠近樓梯的一個座頭,接著道:「他單獨坐在那裡喝酒,好象喝了很多酒,後來忽然站起大聲說:」諸位在下有個驚人的消息……』於是就說出了武林金獅被掉包之事,當時大家都不相信他說的話,認為他喝醉了,但他說得活龍活現,又不像醉話,故又使人半信半疑……「

  勝雪紅問道:「有沒有人追問他從何獲知武林金獅被掉包的事?」

  牛長安道:「有!在下就曾問過他,但他不肯說,匆匆忙忙走了。」

  勝雪紅道:「當時,在這樓上喝酒的共有多少人?」

  牛長安道:「大約有二三十人。」

  勝雪紅道:「你能說出幾個來麼?」

  牛長安道:「在下只認識其中的兩個,一個是刀不留人歐陽壽,另一個是酒鬼那伯海。」

  勝雪紅點點頭,心中已完全相信牛長安不是「蓄意陷人」

  的了。

  麥飛龍道:「牛兄已應承作證,勝姑娘你意下如何?」

  勝雪紅笑道:「好,有這麼一位真證人,自然比假證人好得多!」——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