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一滴到黃泉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上官灝冷笑道:「二位要調查一個綽號中有『黑』字的人,他『黑熊』就在二位面前出現,這不是太巧了麼?」

  麥飛龍道:「小可也覺有些可疑,但,他如是我們要找的人,方才上前來和我們搭訕,用意何在呢?」

  上官灝道:「他可能在探測二位對追查武林金獅及殺人兇手的進展,以決定今夜的行動。」

  麥飛龍點了點頭。

  勝雪紅起身道:「我們走吧。」

  麥飛龍亦覺從上官灝這裡不會得到什麼有力的線索,也就站起身,拱手道:「打擾太久,就此別過。」

  上官灝道:「二位準備如何著手偵查?」

  麥飛龍道:「目前尚未計劃,不過,將來若擒到殺害貴樓三位跑堂的凶手,在下定會通知大掌櫃的。」

  上官灝稱謝不已。

  麥、勝二人辭別了上官灝,走出酒樓,登上坐騎,順著大街朝北城門而來。

  勝雪紅道:「這就去落馬鎮麼?」

  麥飛龍道:「是的,先去找酒鬼那伯海談談,如無所得,再上華山。」

  勝雪紅道:「你對黑熊懷不懷疑?」

  麥飛龍道:「現在我還不敢說他就是最先透露消息之人,不過這個人很容易查明白,只要問問少林派的人,看他們少林俗家弟子中有無『黑熊』這個人,就知道他是不是首先透露消息的人了。」

  兩人出了潼關,打聽得落馬鎮的路線,即縱馬向落馬鎮疾馳。

  一個時辰後,到了落馬鎮上。

  落馬鎮上也有幾條街,居民還真不少,各類商店都有,是個很平實的鎮甸。

  勝雪紅笑道:「這地方叫落馬鎮,我們可要當心『落馬』呀!」

  麥飛龍笑了笑,看見街上有一家糟坊,迺勒住坐騎道:「那伯海嗜酒如命,糟坊裡的人必然認識他,待我下去問一問。」

  說畢,下馬走人糟坊。

  糟坊下,一個夥計認迎上前問道:「相公要沽酒麼?」

  麥飛龍道:「不,在下向你打聽一個人……」

  夥計道:「誰?」

  麥飛龍道:「酒鬼那伯海。」

  伙計態度大現冷淡,道:「哦,是他啊!」

  麥飛龍道:「聽說他在這鎮上?」

  夥計道:「不錯。」

  麥飛龍道:「最近有沒有見到他?」

  夥計道:「今早他還來敝坊賒過酒呢。」

  麥飛龍本不敢期望那伯海在鎮上,聞言大喜,急問道:「他住在那裡?」

  夥計淡淡道:「相公若要問他付債,最好死了這條心,他已經窮得只剩一條褲子了?」

  麥飛龍忙道:「在下不是向他討債來的,你快告訴我他住在那裡好麼?」

  夥計走出店門,指著街尾說道:「相公從這裡一直走下去,出了鎮後,有一片亂葬崗,旁邊有一條小徑,順著小徑走去,就可見到一座百姓祠,他就在百姓祠中。」

  麥飛龍拱手一揖道:「謝謝。」

  當即登上坐騎,與勝雪紅同時向街尾馳去。

  勝雪紅道:「真想不到他竟未離開落馬鎮!」

  麥飛龍道:「聽家師說,那伯海這個人雖然不務正業,一生窮困潦倒,如從來不搶不偷,一個不搶不偷的人,若想天天有酒喝,只好留在自己家鄉依靠親友了。」

  勝雪紅道:「我實在想不通,那天在競技場上,他和宇文機先後受託帶恐嚇信給你,後來字文機被殺了,他怎能幸兔呢?」

  麥飛龍道:「這件事情,等下見到他時,也許可以弄明白。」

  說話間,兩人已馳出落馬鎮,再向前馳出一段路,果然見到一片亂葬崗。

  兩人按照指示由亂葬崗旁邊的一條小徑走人,繞著亂葬崗婉蜒行約半裡,便見到了糟坊夥計所說的那座百姓祠。

  那座百姓祠已甚破舊。孤零零的座落在亂葬崗後,就像一個孤苦伶仃的老人,給人以無比淒涼之感。

  麥飛龍首先馳至祠門外,一眼瞥見門口放著一張小凳子,凳子前擺著一截類似砧板的木頭,上面放著一隻來完成的草鞋,不由暗怔道:「原來那伯海還會打草鞋賣,看來他並不懶啊。」

  翻身下馬,開口喊道:「那伯海!那伯海!」

  沒聽見回答。

  勝雪紅道:「不在祠堂裡?」

  麥飛龍走人祠堂一看,但見堂中擺著一張舊竹床,一床破棉被拆得整整齊齊,另一邊的地上有個小土灶和一些炊具,灶內還有一些火炭未熄,就只不見酒鬼那伯海的一點影子。

  他哪裡去了呢?

  是不是發現有人來,躲起來了?

  麥飛龍立刻轉出,向四下高聲喊道:「那伯海!我是終南麥飛龍,有事請教,請出一見!」

  連喊數遍,仍不見酒鬼那伯海現身。

  勝雪紅道:「會不會到鎮上去了?」

  麥飛龍搖頭道:「不,這土灶裡還有火炭未熄,他必是躲起來了!」

  勝雪紅道:「他有何理由不敢見你?」

  麥飛龍道:「大概是怕我追究送恐嚇信那一回事。」

  當下,又大聲喊道:「那伯海,我們不是找你麻煩來的,請出來相見吧!」

  勝雪紅也幫著喊道:「那伯海,你快出來,我們請你喝酒丟!」

  酒鬼邵伯海聽到喝酒,會像蟄臥地穴的蛇兒嗅到可口食物一樣,立刻鑽出來。

  但是這一次卻不靈,依然不見他現身!

  勝雪紅顰眉道:「我們四下找找他吧?」

  麥飛龍道:「聽,他可能躲藏在亂葬崗中,咱們進去找一找。」仇兩人將坐騎拴好,立即分頭進人亂葬崗,搜索起來。

  亂葬崗占地不廣,兩人搜索了一刻時,已將整座亂葬崗踏遍,仍未發現那伯海蹤影。

  兩人只得回到百姓祠。

  麥飛龍詫異的道:「奇怪,莫非他真的到鎮上去了?」

  勝雪紅道:「等一等看,如不見他口來,我們就到鎮上去找他……」

  她一面說,一面移步向祠堂後面走去。

  剛要轉到祠堂後面之際,忽見她陡地停住腳步,眼中現出了光亮,道:「你來看看!」

  麥飛龍聽出她的聲音有異,連忙跟了過去,問道:「你發現了什麼?」

  一語未畢,視線瞥處,他也怔住了。

  他們看見了什麼?

  看見了酒鬼那伯海,那伯海倒臥在祠後壁下,背心插著一支箭,傷口只滲出一些鮮血,但可以看出,他已經氣絕多時了!

  情形,與刀不留人歐陽壽相同,是被人從遠處發箭射中背心而死的。

  麥飛龍驚愕良久,才一步跳過去,在那伯海屍身邊蹲下,輕輕扳過他的屍身,試著喊道:「那伯海!那伯海你……」

  看見那伯海雙目暴瞪,一臉死相,他沒有再喊下去,凝容一嘆道:「咱們又遲了一步……」

  勝雪紅拔出射殺那伯海的長箭打量著,冷笑道:「這支箭,和射殺歐陽壽的那一支相同!」

  麥飛龍點一點頭,說道:「不錯,是同一個人幹的!」

  勝雪紅道:「我們要找那伯海,似乎沒有第三人知道吧?」

  麥飛龍道:「這表示那人一直跟在咱們左右,他見咱們往落馬鎮來,知道咱們要找那伯海,便先趕來將那伯海殺了!」

  勝雪紅忽然一指地上道:「看,那地上寫著一個字。」

  字,那伯海頭部有上方的地面上,分明是那伯海臨死之前,用他的右手食指寫出的。

  寫的是一個「黑」字!

  底下還有一個「、」,看不出他要寫的第二個字是什麼,顯然寫到「、」點之際,就已經氣絕死了。

  麥飛龍瞪視地上的那個「黑」字,神色稜烈地道:「哼!原來透露消息,和殺害歐陽壽的也是同一人!」

  勝雪紅道:「可惜那伯海只寫了一個『黑』字,他若能多寫半個字,我們就可知道兇手是誰了。」

  麥飛龍抿抿嘴唇,說道:「兇手慣用弓箭,有百步穿楊之能,咱們也許可以根據此點,把他找出來的!」

  勝雪紅點首道:「不錯,兇手綽號的頭一個字是『黑』,擅長箭術,就憑這兩點,應該不難打聽出來。」

  麥飛龍站了起來,星目迸射xx精光,環望四周道:「不知他還在不在附近?」

  勝雪紅道:「方才我們已搜索過整座亂葬崗,我想他必是躲在遠處遙遙監視著我們,我們要把他找出來,恐怕不容易。」

  麥飛龍亦知敵暗我明,不易將對方「挖」出來,不由輕嘆一聲道:「敵人一直躡在身邊,咱們卻無能為力,真是丟人。」

  勝雪紅沉聲道:「我們先把那伯海掩埋了再說吧!」

  麥飛龍點點頭,俯身抱起那伯海的屍體,舉步向亂葬崗走去。

  兩人動力把那伯海掩埋停當,返回百姓祠登上坐騎,仍朝落馬鎮馳來。

  勝雪紅道:「如今我們怎麼辦?

  麥飛龍道:「按照原訂計劃,上華山去見連天壁!」

  勝雪紅道:「你認為華山派仍有可疑麼?」

  麥飛龍道:「我對華山派沒有什麼懷疑。」

  勝雪紅道:「既如此,又去華山幹麼?」

  麥飛龍道:「華山近在颶尺,咱們順道上山見見連天壁,也許他能一則口道出兇手的姓名來歷,因為這一帶是他們華山派的勢力範圍。他們對在這一帶出沒的武林人必較外人清楚。」

  勝雪紅微微點頭道:「嗯,那天兇手在會英閣散發武林金獅被掉包的消息時,座中食客,說不定也有華山派的門下,我們走一趟華山也好。」

  於是,他們放馬向潼關飛馳,一路上當然很注意察看背後,但始終未發現有人跟蹤尾隨。

  夜幕低垂時,回到了渲關。

  兩人在城中客棧投宿一夜,次晨繼續起程直奔華山,這天正午,已趕到華山腳下。

  華山,五嶽中的西岳也。

  山海經上說:「太華之山,削成而西方,其高五十,其廣十里」;其實其廣絕不止十里,山之中峰叫蓮花峰,東峰叫仙人峰,南峰叫落雁峰,即世所稱華嶽三峰,此外有名的山峰尚有雲台。

  公主、白雲、毛女、虎頭、朝天,玉柱等等,奇峰林立;皆環拱岳之左右,如眾星拱月,氣象萬千,美不勝收!

  而華山派的派址,即在領袖群倫的中峰蓮花峰之下。

  他們為了便於出入,開闢了一條山路,由山下直通蓮花峰的總壇,半路上,還設有「關防」,凡是要找他們華山派的人,均須向駐守「關防」的人投帕求見。

  麥、勝二人循山路而上,到了「關防」之處,向守山的華山派門下投了帖,表明來意,才繼續上山。

  兩人通過「關防」不久,便見一隻信鴿由頭上飛過,勝雪紅一見那隻信鴿飛得不高,迅速拔下頭上一支玉,抖手打了上去。

  信鴿應手而墮,跌在山路上!

  麥飛龍愕然道:「你為什麼要把它打下來?」

  勝雪紅下馬撿起死了的信鴿,笑道:「我們作一次不速之客不好麼?」

  她將插在鴿腹上的玉管,再解下繫在鴿腳上的一小捲紙,然後把死鴿拋入山林深處,復行上馬向山上趕去。

  麥飛龍問道:「紙上怎麼寫?」

  勝雪紅展開紙捲,念道:「終南派麥飛龍及美人幫勝雪紅造訪一如此如已。」

  「由此可見他們華山派也不是我們要找的對象,如果他們是竊獅者,紙柬上必帶有敵意的字眼。」

  勝雪紅笑道:「這可難說,如果你是連天壁,當你竊了武林金獅後,你敢讓全派門下知道麼?」

  麥飛龍「晤』了一聲,覺得她說的有理,故未反駁。

  勝雪紅把紙柬揉成一團,拋入山路左邊的山拗裡,又道:「等下他們一定會對我們的突然到訪表示驚奇,你可別說我打下了信鴿啊!」

  麥飛龍笑道:「不會。」

  勝雪紅道:「無論如何,他們華山派也是一個偵查的對象,而不讓他們率先知道我們來了,應該對我們的偵查較為有利,是不?」

  麥飛龍點頭道:「是的。」

  勝雪紅不知想了什麼,雙頰忽然泛起了一片紅霞,同時苦笑了一下。

  麥飛龍注意到她神色的變化,笑問道:「你怎麼啦了?」

  勝雪紅赧然一笑道:「我在想……我到底是不是一個能幹的女人?」

  麥飛龍笑道:「你是啊!」

  勝雪紅道:「你認為我真的能幹麼?」

  麥飛龍道:「真的,你很精明幹練,我自愧不如!」

  勝雪紅苦笑道:「但這到底好還是不好呢?」

  麥飛龍道:「好!」

  勝雪紅道:「可是,你曾說……男人不喜歡太能幹的女人……」

  麥飛龍微微一笑道:「不是每個人都不喜歡,總有不少男人會喜歡的。」

  勝雪紅沒再開口,又在發痴了。

  走了約莫半個時辰,蓮花峰到了。

  一眼望去,高聳雲際的蓮花峰就像一朵蓮花,在白雲環繞中若隱若現,峰腳下的華山派總壇宅院,也在翠綠的密林中若隱若現。

  近處,是一座牌樓,氣派極是不凡。

  麥,勝二人走到牌樓之前,幾個華山門下出現了,他們由宅院前的樹林裡走出,為首是一位五旬老者,他快步來到牌樓下,擋住了去路,抱拳問道:「來者何人?駕臨敝山有何貴幹?」

  聽口氣,就知他沒去過武林競技大會,因此不認識來的是麥飛龍和勝雪紅。

  麥飛龍從容不迫時翻身下馬,抱拳答道:「在一下終南麥飛龍,身邊這位是美人幫的勝雪紅姑娘,我倆有事欲拜謁貴派連掌門人,煩請前輩通報一聲如何?」

  老者很驚奇,把他們全身上下打量了一番,才道:「二位可是從山路走來的麼?」

  麥飛龍道:「是的,在下曾在關防設了帕。」

  老者微微一皺眉,似甚困惑,但立刻又抱拳道:「對不起,二位請稍候片刻。」

  語畢,轉身疾行人莊。

  其餘幾個華山門下,就在牌樓下站著,客氣的監視著麥勝二人。

  不久,老者和一男一女兩個青年快步走出來。

  男的年約二十出頭,相貌頗英俊;女的約十八歲,長得也很俏麗。

  麥飛龍見那青年十分面善,知是曾經參加競技大會的競技者。

  那青年快步而至,抱拳哈哈笑道:「不知麥見與勝姑娘大駕光臨,有失遠迎,抱歉抱歉!」

  態度親切豪爽,可以看出對麥、勝二人的來臨,甚表歡迎。

  麥飛龍記不起他的姓名,只好含糊客套道:「冒昧造訪,失禮之至。」

  那青年似知麥飛龍記不起他的姓名,很爽朗的笑道:「麥兄大概記不起小弟之名了吧?

  小弟叫熊凱平,曾參與本屆的舉重一項…」

  麥飛龍笑道:「那天參加的人太多,小弟確實記不得,不過還記得熊兄弟的尊容就是了。」

  熊凱平接著一指身邊的姑娘,含笑道:「這位是我師妹,叫白素蘭。」

  別臉對白素蘭道:「師妹,你一直想見見美人幫的姑娘,今天總算你見到了,你面前這位便是美人幫的勝雪紅姑娘,她曾贏得了本屆兵器對搏的銅碗!」

  白素蘭親切的向勝雪紅笑了笑,道:「勝姑娘大名如雷貫耳,小妹今日有幸拜識,榮幸之至。」

  勝雪紅道:「不敢當,白姑娘太誇獎我了。」

  大家客套寒暄一番後,熊凱平便側身肅客,說道:「敝派掌門人正在裡面恭候,二位請!」

  於是,麥、勝二人把坐騎交給華山門下,便與熊凱平師兄妹進入莊院。

  這座華山派總壇的莊院,與一般大戶人家相同,進了牆門是一間大轎廳,而後是大廳,茶廳,花廳,莊中亭台樓謝,花木扶疏,建造得比一般大戶人家更精緻美雅,更寬廣壯觀。

  熊凱平師兄妹領著麥、勝二人到了花廳,便見一位濃眉環目,滿面於思的藍衣老人,正含笑巍立於廳門口。

  他,正是華山派掌門人連天壁!

  麥飛龍趕上一步,施禮下拜道:「晚輩麥飛龍,參見連掌門人!」

  勝雪紅也行了一福為禮。

  連天壁雙手作虛扶之狀,發出宏亮的笑聲道:「二位不用多禮,請進廳說話。」

  賓主人廳坐下,僕人獻茶已畢,連天壁含笑問道:「麥世兄及勝姑娘今日來到敝山,不知有甚見教?」——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