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禍延會英閣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勝雪紅道:「因為它太漂亮了。」

  麥飛龍失笑道:「這話我聽不懂!

  勝雪紅笑了笑,道:「你不是女人,所以你聽不懂。」

  麥飛龍道:「來,咱們吃飯吧!

  兩人開始進食,默默的吃著。

  勝雪紅忽然抬頭微笑道:「你為什麼不問我這兩匹馬是怎麼弄來的?」

  麥飛龍大口吃著飯,道:「明知不會得到確實答覆的問題,我是不問的。」

  勝雪紅道:「這表示你不相信我這裡有個熟人?」

  麥飛龍微微一曬道:「如果你自認沒有說謊,又何必反過來問我呢?」

  勝雪紅道:「你這個人倒很識趣。」

  麥飛龍但笑不語。

  勝雪紅偷觀覺察他的神情,忽又問道:「你不會討厭我吧?」

  麥飛龍一怔「。

  「我怎麼會討厭你?」

  勝雪紅含笑道:「有許多男人不喜歡太能幹的女人。」

  麥飛龍歪頭想了想,笑道:「不錯,我想我也一樣不喜歡大能幹的女人!

  勝雪紅厥厥嘴,說道:「這麼說,你是討厭我了?」

  麥飛龍搖搖頭道:「不!」

  勝雪紅道:「不然,你認為我不是一個能幹的女人?」

  麥飛龍又搖頭道:「也不,你是我所見到的最能幹的女人之一。」

  勝雪紅道:「既然如此,你為什麼又說不討厭我,這不是太矛盾了麼?」

  麥飛龍道:「一點都不矛盾,你確實很能幹,我也確實不討厭你,因為…晤,我說了你可不要生氣。」

  勝雪紅道:「我不生氣,你說吧。」

  麥飛龍笑道:「因為所謂『男人不喜歡太能幹的女人,是指他的妻子而言,你不是我的妻子,我怎麼會討厭你呢!」

  勝雪紅臉色變了變,笑道:「原來如此……」

  麥飛龍接道又道:「不過,男人也不討厭他妻子對處理家事很能幹,一個賢妻良母,是人人喜歡的。」

  勝雪紅沒有接腔,她正在發痴,好像有個問題想不通,正在動腦筋尋求答案。

  麥飛龍笑道:「快吃飯吧,吃飽了好上路!」

  勝雪紅仍在發痴……

  第三天的已牌時分,他們終放趕到了潼關。

  潼關,本名衝關,黃河自龍門南流,沖激華山,放以為名,地當秦晉豫交通之衝,為入關正道,關城斜建山坡,下臨黃河,形勢甚壯,為歷代兵家必爭之地。

  城中的繁華熱鬧,是可想而知的。

  稍一打聽,他們就找到了會英閣。

  會英閣是一家規模宏大的酒櫻,共有三層,建築雄偉壯觀,啤騎盡倫。

  距午時雖然還有半個多時辰,但裡面已有不少食客,管絃與豬拳之聲通達戶外,生意著實興隆。

  麥、勝二人才在門口下馬,就有二名跑堂迎出招呼堂的,接過了他們的坐騎,接待他人。

  樓下食客不多,看模樣均非武林人物,他們便登上二樓。

  二樓的情形也一樣,於是他們更登上三樓。

  三樓食客最多,而且都是神態強悍粗獷的武林人物!

  麥、勝二人才在樓梯口現身,本是一片的人聲,突然沉靜下來。

  全樓一齊向他們投來驚奇的眼光,看樣子大家都認得他們,尤其認得麥飛龍是本屆競技大會的出類拔萃的人物。

  麥飛龍向大家客氣的點了點頭,便與勝雪紅揀了個座位相對坐了下來。

  僅管他們表現得很從容大方,但一看大家目不轉睛的瞧著自己兩人,心中仍不免有點不自在。

  勝雪紅含笑低聲道:「人怕出名豬怕肥,這話果然不錯。」

  麥飛龍笑了笑,沒有開口。

  跑堂的已看出他們不是平凡人物,連忙端上一壺香茗,替他們倒茶,擺上酒杯筷子,然後哈腰笑問道;『二位吃些什麼?」

  麥飛龍道:「揀好的送幾樣來,酒要陳年女兒紅!」

  跑堂連聲應是,躬身退去。

  這時,人聲復起,大家都在交頭接耳,竊竊私議,顯然都是議論金獅被掉包之事,以及猜測麥、勝人前來潼關的目的。

  麥飛龍舉目環望眾食客,心中一種想法,認為食客中可能有一個與竊獅者有關係之人,甚或那下手殺害歐陽壽之人也在其中,對方可能在暗中監視自己兩人的一舉一動,但是,自己卻無法把他找出來。

  勝雪紅輕輕用腳碰了他一下,低聲說道:「要在這種地方向跑堂的打聽消息,恐怕有些不方便吧?」

  麥飛龍道:「沒關係,武林金獅失竊之事已盡人皆知,用不著守密了。」

  正說著,忽有一個人走到他們座前,向麥飛龍抱拳道:「這位麥老弟,在下可以問你一件事麼?」

  此人濃眉大眼,面部黛黑,神態很豪爽!

  表飛龍起身還禮道:「當然可以,見兄尊姓大名?」

  那人道:「在下叫熊義,因為長的又黑又壯,大家就叫我『黑熊』!」

  黑熊!他的外號有個「黑」字!

  麥飛龍不動聲色,含笑道:「幸會,熊兄有何指教?」

  黑熊咧嘴露齒一笑道:「指教不敢當,在下聽說貴派得到的那隻武林金獅是假的,真的武林金獅已被崆峒派侵吞了,心裡很不相信,故冒昧問一問,真有這麼一回事麼?」

  麥飛龍道:「熊兄聽誰說的?」

  黑熊一指眾食客道:「聽他們說的,他們剛剛還在談論這件事哩!」

  表飛龍微笑道:「那麼,熊兄可以去告訴他們沒有這回事!」

  黑熊一楞道:「沒有?」

  麥飛龍道:「是的,美人幫與敝派得到的確是一隻贗品不錯,但真的武林金獅並非被崆峒派侵吞,而是在他們那被竊走的,他們不慎丟了武林金獅,因此另鑄一隻作為賠償,這是合情合理的事,用不著大驚小怪的!」

  黑熊有點尬尷,又露齒一笑道:「那麼,你們不打算追回真的武林金獅?」

  麥飛龍點頭道:「有此打算。」

  「應該追回來!武林金獅有關武林盟主的權威,若不追回來,武林盟主的權威就蕩然無存了!」

  麥飛龍道:「不對!

  黑熊一呆道:「不對?」

  「武林金獅是在崆峒派手裡遺失的,若說它的遺失對武林盟主的權威有損,那也只對他們任期內的武林盟主的權威有損,對敝派及美人幫卻無一點影響,因為我們是憑真功夫得到它的,雖然得到的不是原來那一隻真獅,但榮譽卻不是假的,因此誰也不能否定我們的地位和權威,你說是麼?」

  「是!是!這話說的有道理!

  他看見跑堂的已端來一盤冷盤,連忙抱拳笑道:「好,請恕冒昧,不打擾二位了。」

  說畢,轉身欲回自己的座位。

  麥飛龍道:「熊兄等一下!

  黑熊轉回身子道:「老弟還有何措教?」

  麥飛龍拉過一張凳子,指著凳子笑道:「若不嫌棄,請坐下來喝一杯。」

  黑熊忙的搖頭道:「不不,在下一個無名小卒,不配與二位喝酒,再說……哈哈,再說假如在下跟一位姑娘上酒樓喝酒,也不喜歡有人過來插上一腳。」

  勝雪紅笑道:「我們若不喜歡別人打擾,就不會到這地方來了-一請坐下來吧!

  黑熊搓搓手,道:「這樣好了,在下敬二位一杯,然後」

  勝雪紅打岔道:「熊壯士著瞧得起我們兩人,便請坐下來,否則一杯酒也不用敬了!」

  口氣軟中帶硬,叫人像吃了麥牙精,想吐都不行。

  黑熊窘笑道:「如此,在下恭敬不如從命。」

  說著,坐了下來。

  麥飛龍提起酒壺為他斟酒,又為勝雪紅和自己酌了一杯然後舉杯道:「來,先乾一杯!」

  一杯酒飲下,氣氛更為融洽,三人吃了些酒菜後,黑熊首先開口笑道:「本屆競技大會,在下也曾躬逢其盛,二位技藝超群,真叫人佩服!」

  麥飛龍道:「一時僥倖,算不了甚麼。」

  黑熊道:「競技場上的七項競技都是真功夫實本領,一點也取巧不得,絕無僥倖獲勝的機會,麥老弟說的太客氣了。」

  麥飛龍道:「除兵器對搏一項,其餘六項都是死板的功夫,不需要什麼實際經驗,所以小可覺得得了金碗也沒有什麼了不起。」

  黑熊笑道:「老弟一口氣奪得三隻金碗,兩隻銀碗,一隻銅碗,還說沒什麼了不起,在下曾見一人奪得一只銅碗就趾高氣揚國空一切,他和老弟謙沖的風度一比,真叫人感慨萬千。」

  麥飛龍笑了笑,轉換話題道:「熊兄哪裡人?」

  黑熊道:「在下河南人氏。」

  麥飛龍道:「好地方,敢問熊兄師承是…」

  黑熊道:「在下是少林俗家弟子。」

  麥飛龍輕噢一聲,又提壺為他斟酒,笑道:「聽說少林門下不通過打十八羅漢堂就不能下江湖,熊只想必通過了十八羅漢堂的考驗了?」

  黑熊一笑道:「在下十年前就通過了。」

  麥飛龍道:「這證明熊兄技藝非凡-一來,再乾一杯」

  他本未對黑熊有些懷疑,現在一聽對方是少林俗家弟子,就覺得是自己多疑了。「少林派收錄門徒,向以嚴格見稱,人品第一,資質其次,所以很少出過敗類,在武林中俠譽甚隆,因而麥飛龍覺得眼前這位綽號「黑熊」的熊義即使不是一個正直之士,也絕對與竊獅者無關。

  也就是說,這個黑熊絕不是首先透露武林金獅被調包的消息的人。

  疑心一去,又幹了一杯酒後,麥飛龍接著又笑問道:「熊兄是否經常在這潼關走動?」

  黑熊搖頭答道:「不,在下此番是有事欲赴長安一行,今天路過此地,順便來這家會英閣喝幾杯酒的。」

  麥飛龍略壓低嗓門道:「小弟有件事情意欲請教熊兄!」

  黑熊一怔道:「何事?」

  麥飛龍道:「熊兄多年行走江湖,想必知道不少綽號中有個『黑』字的人,能說出較為有名的幾個讓小弟聽聽麼」

  黑熊詫異道:』『老弟要找綽號中有個『黑』字的人幹什麼?」

  麥飛龍道:「這個……要是熊兄不介意的話,恕小弟暫不明告。」

  黑熊尋思道:「綽號中有個『黑』字的人,可真不在少數呢!」

  麥飛龍道:「熊兄只需把黑道上人物說出就行了。」

  黑熊道:「黑道上綽號中有個『黑』字的人,較有名氣的有『黑公公』、『黑炭兒」、『黑妞』、『黑美人』、『黑衣怪客』等人。」

  麥飛龍道:「這些人的情形,熊兄能台為小弟逐一介紹一番?」

  黑熊道:「黑公公處安名智豔,年已八十多歲,北方綠林怪傑,專做黑吃黑的買賣,一向獨來獨往,行縱飄忽不定。

  黑炭兒姓名不詳,據說是個矮冬瓜,為人邪氣得緊,眼瞅必報,很是難纏;黑妞則是個傻裡傻氣的女人,但武功不弱,一向在豫東一帶鬼混;黑美人姓苗名夜珠,人長得很美,可惜皮膚太黑,她常在巫山一帶出沒,幹些什麼,沒有人知道,黑衣怪客最神秘,是個亦邪的人物,行動都在夜裡,白天則以另一種面目出現,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人知道他姓甚名誰。」

  麥飛龍覺得「黑炭兒」和「黑衣怪客」是可疑人物,追問道:「黑炭兒和黑衣怪客一向都在哪兒出沒。」

  黑熊道:「黑炭兒就在山西一地出沒,黑衣怪容則不限地方,行跡遍及天下。」

  麥飛龍點點頭,沉思不語。

  黑熊道:「老弟要找這些人,是否與武林金獅的失竊有關?」

  麥飛龍搖頭道:「沒有。」

  勝雪紅接口道:「熊壯士,你說的黑公公,黑炭兒,黑妞,黑美人,黑衣怪客都是黑道人物,那麼白道人物也能說出幾個麼?」

  黑熊道:「白道人物中有『黑龍王談四海』和『黑乖乖丁順』二人,前者是東海鐵船幫的幫主;後者華僅十七八歲,是武林高人逍遙翁越雲林的徒弟,年紀雖小,卻已學了一身奇技,而且人很精靈,言行滑稽,前幾天在下還見到他……」

  勝雪紅道:「在何處見到他的了?」

  黑熊道:「在中條山附近。」

  勝雪紅點點蜂首,也像麥飛龍一樣沉思不語。

  黑熊漸感不自在,忍不住又問道:「二位要綽號中有個『黑』字的人,到底為了甚麼,可否讓在下與聞與聞?」

  勝雪紅一笑道:「沒什麼。」

  黑熊見他們都不肯說出理由,乃起身離座,抱拳笑道:「好了,在下不打擾二位了,二位情慢慢用吧!」

  麥飛龍連忙站起道:「熊見何必急急乃爾,多喝幾杯再走也不遲呀!」

  黑熊笑道:「不,在下還要趕路,有緣再見面之日,咱們再來喝個痛快,失陪了。」

  又向勝雪紅一抱拳,便轉身下樓而去。

  麥飛龍送他到樓梯口,才轉口座位坐下,繼續吃喝。

  勝雪紅低聲道:「你看他是不是可疑人物?」

  麥飛龍搖頭道「不,他是少林俗家弟子,少林門下一向都守規矩,不敢為非作歹。」

  勝雪紅微微一笑道「他自稱是少林門下,你就相信他了?」

  麥飛龍一怔道:「你認為不是少林門下?」

  勝雪紅道:「我不敢說不是,只覺此人來得太巧,我們正要找一個綽號有『黑』字的人,今天剛到此地,就遇上一個黑熊!」

  麥飛龍道:「這可能是巧合而已,我倒認為值得懷疑的,是『黑灰兒』和『黑衣怪客』這兩個人……」

  勝雪紅道:「找跑堂的來問問如何?」

  麥飛龍點頭道:「好,跑堂的每天接觸的人雖然很多,但對皮膚黑或穿黑衣的人必有較深刻的印象,如果他能夠道出『黑炭兒』或『黑衣怪客』曾來會英閣飲過酒,那便可斷定誰是最先在此透露消息之人!」

  說罷,向一名跑堂的招招手。

  那跑堂的疾忙走過來,拱手笑道:「二位還要些甚麼?」

  麥飛龍一指凳子道:「你坐下,我想向你打聽一些事情。」

  跑堂躬身笑道:「是是,您請下問便是!」

  麥飛龍道:「你坐下吧!」

  跑堂笑道:「不敢,小的站著聽就是了。」

  麥飛龍掏出一些碎銀塞人他手裡,道:「這個賞你喝茶。」

  跑堂連連躬身道:「謝謝!謝謝!」

  麥飛龍拉他靠近自己跟前,低聲問道:「你每天在這裡招待客人,認識的武林人物一定不少,是吧?」

  跑堂的好象碰到了難題,呆了一下後,才又笑道:「是是,是是……」

  麥飛龍問道:「大約一個月之前,有個綽號叫黑什甚麼的人到你們這裡來喝酒,他在此散布武林金獅被掉包的消息,你還記得他是誰麼?」

  跑堂的臉色登時「苦」了下來,把賞銀遞出,道:「這位爺,小的不能接受您的賞賜,悉情收回去吧。」

  麥飛龍一愕道:「怎麼了?」

  跑堂苦笑道:「小的原在樓下招待客人,今天剛被派上三樓,所以對您的問題無法回答。」

  麥飛龍道:「那麼,誰是原來在三樓招待客人的?」

  跑堂道:「老李,馮老四,魏大頭三人。」

  麥飛龍把碎銀推還給他,道:「你去找老李過來,說我有話問他。」

  跑堂搖頭道:「老李不能來了。」

  麥飛龍道:「那麼找馮老四回來。」

  跑堂又搖頭道:「馮老四也不能來了!」

  麥飛龍道:「那就找魏大頭來吧。」

  跑堂道:「魏大頭一樣不能來!」

  麥飛龍怔住了,睜大眼睛,問道:「他們怎麼啦?」

  跑堂黯然一嘆道:「他們都死了!」

  麥飛龍心頭一震,駭然道:「怎麼死的?是甚麼時候死的?」

  跑堂的掉頭望了一眼,低聲道:「大爺請小聲一些,我們大掌櫃的怕影響生意,不希望把這件事情宣揚出去!」

  麥飛龍也低聲道:「你告訴我不妨,我決不洩漏出去就是了。」

  跑堂的遲疑了一下,才向麥飛龍附耳說道:「事情是這樣的,今天一大早,我們發現老李,馮老四和魏大頭同時暴斃在房中,七孔流血,像是中毒死的,我們大掌櫃的聞報大吃一驚,趕忙派人把他們三人的屍體悄悄移走,又親自去官府打過節,花了不少銀子才把這件事掩遮下來,他回來後,就派小的等三人上樓侍候客人,照常營業,這件事目前還沒有外人知道,小的告訴大爺,大爺可千萬不要洩漏出去才好!」

  麥飛龍吃驚道:「是被人下毒死的麼?」

  跑堂的道:「可能是的,不過老李他們三人並沒得罪人,這件事很是蹊蹺,我們大掌櫃的正在暗中調查呢!」

  麥飛龍道:「你們大掌櫃的叫什麼?」

  跑堂道:「他複姓上官,單名一個」瀕「字,原是一位鏢師,後來改行經營這家會英閣。」

  麥飛龍道:「他此刻在不在店中?」

  跑堂道:「在的,正在樓下私宅中。」

  麥飛龍道:「我想見見他,可以麼?」

  跑堂心慌道:「不,大爺您見了他,若和他談起此事,他就知道是小的洩了密,這個……」

  麥飛龍拍拍他肩頭,道:「別擔心,你去告訴他,就說終南麥飛龍和美人幫勝雪紅求見,他一定不會責怪你的。」

  跑堂敢情也聽過他的大名,聞言大為驚奇,張目失聲道:「啊!您就是…就是武林競技大會上奪得三隻金碗的麥飛龍大俠?」

  麥飛龍點頭道:「正是區區在下。」

  跑堂轉驚為喜道:「原來您就是麥大俠!小的真是有眼不識泰山,這個月來,凡是上會英閣來喝酒的人莫不談論到您,說您是自古以來最了不起的青年人哩!」

  麥飛龍笑笑道:「現在你去通知貴掌櫃一聲,就說我們想下去和他談談,好麼?」

  跑堂連連點頭道:「好!好!小的這就去!」

  說畢,奔下樓去了。

  勝雪紅已把他們的談話聽得清清楚楚,這時才啟口苦笑道:「哼,看來我們還是遲了一步!」

  麥飛龍凝容道:「不見得,也許上官灝知道誰是最先在此透露消息的人!」

  勝雪紅搔首道:「不,他若知道,兇手決不肯放過他的。」

  麥飛龍皺眉沉默了半晌,拿起筷子道:「咱們快些吃吧,吃飽了好下去見上官灝!」

  兩人才吃一碗飯,跑堂的已回到樓上,他趨近麥飛龍身邊,低聲道:「我們大掌櫃的聽了很高興,說等二位吃飽後,請移駕樓下宅中一敘!」

  麥飛龍點頭道:「好,馬上就去。」

  兩人急於想見上官灝,匆匆填飽了肚子,便在跑堂的帶領下,下樓而來。

  會英閣樓下,前面也是供人飲食的食堂,過了食堂是廚房,再進去便是私宅了。

  跑堂的領著麥、勝二人進入私宅,經過天井後,便見一位老人立在廳堂門口恭候。

  老人年約六旬,方面大耳,身上雖著儒裝,但明眼人一看就知他是一位武林健者。他就是會英圖的大掌櫃上官灝!

  他見麥、勝二人到來,連忙趕上一步,拱手長揖,道:「不知二位大駕光臨,有失接待,恕罪恕罪!」

  麥飛龍還禮道:「不敢,老先生想必就是上官大掌櫃了?」

  上官灝側身拱手肅客,口中答道:「老漢正是上官灝,二位請!」

  麥、勝二人跨入廳堂,賓主敘禮落座,一名僕人獻茶退下後,麥飛龍開門見山的問道:

  「大掌櫃對於酒樓三位跑堂的突然暴斃,可曾查出一些眉目來?」

  上官灝神色一愕道:「麥少俠從何得知三個跑堂的被害之事?」

  麥飛龍道:「方才聽那位跑堂的說。」

  上官額眉頭一皺,面有怒色。

  麥飛龍道:「大掌櫃莫生氣,貴樓三位跑堂的之死,可能與小可要追查的事有關。」

  上官灝雙目一抬,吃驚地說道:「麥少俠,你是說…」

  麥飛龍道:「大掌櫃諒已聽說武林金獅被掉包的消息吧?」

  上官灝頷首道:「是的,這一個月來,凡是前來敞酒樓喝酒的武林朋友,都在議論這件事。」

  麥飛龍道:「大掌櫃可知是誰首先在此透露武林金獅被掉包的消息的?」

  上官灝道:「這卻不知道。」

  麥飛龍道:「大掌櫃若能查出,便知誰是毒殺貴樓三位跑堂的了。」

  上官灝驚疑道:「麥少俠此言怎講?」

  麥飛龍便把在途中遇見刀不留人歐陽壽的經過說了出來,最後說道:「由此可知,三位跑堂的是被人殺之以後滅口的,可惜小可等來遲了一步。」上官灝一對精眸連連閃動,沉聲道:「原來如此,老漢還以為他們得罪了武林朋友,原來竟是被人無端毒殺的,哼!」

  麥飛龍問道:「大掌櫃可知一月之前有個叫『黑』什麼的人到貴酒樓來飲酒?」

  上官灝搖搖頭道:「這個老漢實在不知,老漢一向都在樓下,很少上三樓去,關於武林金獅被掉包之事,老漢還是聽手下人轉敘的呢!」

  「武林中綽號中有個黑字的人據說不少,有黑公公,黑炭兒,黑妞,黑美人,黑衣怪客及黑龍王,黑乖乖等人,大掌櫃見廣識多,覺得誰最可疑?」

  上官瀕沉吟片刻,道:「這些人中,以黑炭兒最為黑心手辣!」

  勝雪紅插口問道:「黑熊呢?」

  上官灝一怔道:「黑熊是誰?」

  勝雪紅道:「他是少林俗家弟子,姓熊名義,方才還在樓上跟我們一道喝酒。」

  上官灝道:「老漢倒沒聽說少林門下有『黑熊』這樣一個人物,他方才怎麼跟二位一道喝酒的?」

  麥飛龍又把方才的經過說了一遍——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