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孰凶孰惡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強一峰謹慎的察顏辨色一番,不答反問道:「這樣看來,傳言是真的了?」

  勝雪紅道:「不錯,是真的!」

  麥飛龍連忙加以解釋道:「但不是被崆峒派侵吞的,而是有人從他們那裡竊去的!」

  強一峰吃驚地道:「這真是駭人聽聞的一件事,竟然有人偷去了武林金獅,如今可查出一些眉目來了麼?」

  麥飛龍道:「沒有,到現在還毫無頭緒,這事情本來還沒有人知道,強見是聽人說的?」

  強一峰道:「小弟是在參與競技後,回家的途中,在漫關的一家『會英圖』酒樓上聽人說的,那家『會英閣』酒樓做的是武休人的生意,一般武林人到了模關,都上那裡去喝酒,那天小弟上樓時,已有許多人紛紛議論這件事,所以麥兄若問小弟是聽誰說的,小弟也答不下來。」

  麥飛龍皺了皺眉,轉望勝雪紅道:「武林金獅失遺之事,應該只有你我崆峒派三方面的人知道,如今江湖上到處在傳說,可見司空掌門人的推斷沒錯,竊獅者的目的確在打擊崆峒派的聲譽!」

  勝雪紅道:「你認為消息是竊獅者故意傳揚出的?」

  麥飛龍點頭道:「正是!」

  勝雪紅道:「知道武林金獅失竊的人,除了你我及崆峒派之外,還有武當派和逍遙翁越雲林等人哩!」

  麥飛龍道:「他們絕不會洩漏出來!」

  勝雪紅轉對強一峰問道:「你仔細想想看,那天在『會英閣』中議論武林金獅被掉包的人,都是些什麼人?」

  強一峰道:「在下只記得當中有個『酒鬼那伯海』,但他是不是首次吐露消息的人,在下就不得而知了。」

  麥飛龍訝然道:「酒鬼那伯海?」

  勝雪紅問道:「可就是那個受賄送恐嚇信給你的人?」

  麥飛龍點頭道:「正是!他和宇文機受人賄賂先後送恐嚇信給我們師徒,後來武當門下在山中發現了宇文機的屍體,顯然是被行賂者下手殺害的,我們都以為那伯海也必難倖免,誰知他居然還活著:難道他……」語至此,沉吟不語。

  勝雪紅接口道:「和行賄者是一幫人?」

  麥飛龍目光閃動著,道:「這應該不太可能,聽說酒鬼那伯海是個很討人嫌的老無賴,每喝了酒後,一張口就滔滔不絕,甚麼話就說得出來,這樣的人,誰會要他呢?」

  勝雪紅等適:「但行賄者既然殺害了字文機,豈有放過他之理?」

  麥飛龍點頭,沉容遣:「只有一個解釋,他機警逃脫了。」

  勝雪紅道:「若然,他又怎敢再在公眾場合出現?」

  麥飛龍又皺起了眉頭,深覺有許多事情都不合清理,無法求出一個正確的答案,不禁嘆道:「對,如果知道行賄者要殺他滅口,絕不敢再在『會英閣』那種地方現身……」

  勝雪紅移望強一峰問道:「你可知道『酒鬼那伯海』住在甚麼地方?」

  強一峰道:「他家就住在活關西北十里外的一個村鎮上,那村鎮名叫落馬,不過自從他把妻子賣掉之後,就很少回到落馬鎮去了。」

  這時,酒菜端上來了。

  三人邊吃邊談,因知武林金獅失竊的事已非秘密,麥飛龍便把追查的經過說給強一峰聽,只來提到找房德聲鑄造小金獅那一回事。

  強一峰道:「竊獅者的目的既在打擊崆峒派的聲譽,那麼他和崆峒派必有深仇大恨,二位沒有問司空掌門人他有甚麼仇家麼?」

  麥飛龍憶道:「有的,但司空掌門人說他們沒有與人結仇,沒有仇家!」

  他不願在未得確證之前,使華山派和山西女判官楊纖雲受到牽連。

  強一峰道:「這就怪了,既未與人結仇,何以有人蓄意與他們為難?」

  麥飛龍道:「可不是,這件事真是撲朔迷離,叫人摸不透原因。」

  強一峰道:「那天小弟還聽到了幾句很不中聽的話,有人說你們終南派和美人幫得到的既是一隻贗品,就沒有資格就任為『武林盟主』,也就不須接受你們的節制指揮。」

  麥飛龍冷笑道:「敝派還沒有打算節制指揮別人,他們急個甚麼勁兒?」

  勝雪紅道:「武林金獅雖是假的,榮譽卻是真的,誰能武斷我們不夠資格就任『武林盟主』?若然那人能說法,豈非搶到武林金獅的人即可為『武林盟主』?真是放屁!」

  強一峰不料「放屁」兩字會出自一位美女之口,一時大為尷尬,強笑著。

  勝雪紅見他笑而不語,以為他不同意自己的看法,竟追問道:「你說是不是?」

  強一峰惑然道:「甚麼?」

  勝雪紅道:「那人是不是在放屁?」

  強一峰面上發赤,窘笑道:「是,是,是在放屁!」

  勝雪紅道:「那人是誰?」

  強一峰道:「不知他年約六十,相貌頗為兇惡,兩顆門牙外露,說話像鴨叫,異常難聽。」

  勝雪紅點點螓首,沒有開腔,低頭吃著菜。

  強一峰怕捲入旋渦似的,分別敬了麥,勝二人一杯酒後,即起身拱手道:「在下那邊還有幾位朋友等著,失陪了。」

  麥飛龍站起抱拳道:「強兄請便。」

  強兄請便。「

  強一峰再揖而去。

  勝雪紅仍在抵頭邊吃邊想,過了一會後,才又居口道:「看這情形,司空瑜是清白的了……」

  麥飛龍點點頭。

  勝雪紅道:「我們順道往潼關走一趟如何?」

  麥飛龍道:「也好,到,『會英閣』去打聽打聽,說不定可以查出散佈滿息之人。」

  勝雪紅道:「然後再往落馬鎮一行,看能不能找到酒鬼那伯海。」

  兩人酒足飯飽,付過了賬,遙遙向強一峰道了別,即下樓轉回客棧。

  一宿無話。

  次日繼續起程趕路。

  晌午時分,來到一處荒野地帶,看見路旁有一間供人納涼的亭子,便下馬人享坐下,讓馬兒飲水歇息。

  就在他們剛坐下不久,忽見由東方道上走來一個人,這個人有六十來歲,看衣著和步履,顯然是個武林中人,但引起勝雪紅注意的是:這個人有兩顆露出嘴唇外面的大門牙!

  勝雪紅輕輕一扯麥飛龍的衣角,低聲道:「你看,來的這個人可能是他!」

  麥飛龍望望那業已走近的老人,微愕道:「他是誰了」

  勝雪紅道:「他可能是強一峰所說的那個人一那個挑撥武林人不要承認我們『武林盟主』地位的人!」

  麥飛龍訝道:「怎知是他?」

  勝雪紅道:「你看他有兩顆門牙露在外面,而且相貌凶惡,年紀也在六十之間,一切和強一峰形容的一般!」

  麥飛龍道:「世上相貌近似的人很多,門牙露在外面的也不少,你可不要弄錯了。」

  勝雪紅讓我來問一問。

  看見那老人即將走近,便站起招呼道:「老丈,你不進來歇歇麼?」

  那者人本來沒有注意他們,一聽勝雪紅打招呼,才停步向他們望過來。

  這一望之下,他的臉上登時流靜出一絲驚奇之色,舉手指著麥飛龍道:「咦,你不是終南派的麥飛龍麼?」

  聲音,果然像鴨子叫!

  麥飛龍起立抱拳答道:「小可正是,老文怎識得小可啊?」

  老人舉步跨上了亭子,笑道:「老夫曾去參觀過本屆的競技大會,老弟是這一屆的傑出人物,誰不認識你呢!」

  說著,轉望勝雪紅又笑道:「你是美人幫的勝雪紅,是吧?」

  勝雪紅一倡道:「是的,老丈貴姓方名?」

  老人在石板凳上坐下,伸開雙腿,大刺刺的笑道:「老夫複性歐陽,單名一個壽字,有個匪號不太好聽,叫『刀不留人』!」

  他腰間懸著一把刀,刀鞘很美!

  勝雪紅吃驚地道:「哦,原來老文竟是名滿南方的『刀不留人』歐陽老前輩,失敬了!」

  歐陽壽傑傑一笑道:「勝姑娘小小年紀,倒是見多識廣,居然也知道老夫這號人物!」

  語氣和態度,都表現得很驕傲。

  勝雪紅並非真的吃驚,聞言微微拂唇一笑道:「老前輩是南方綠林數一數二的大人物,誰要不知您老,就不配行走江湖了!」

  歐陽壽仰頭哈哈大笑,狀甚得意。

  勝雪紅也吃吃嬌笑著,笑聲中卻充滿輕蔑和飢消味兒。

  歐陽壽大笑一陣後,忽然問道:「你們找到武林金獅沒有?」

  麥飛龍反問道:「老前輩是聽誰說的?」

  歐陽容笑道:「關於武林金獅被掉包之事,刻下已傳遍了整個武林,誰不知道呢!」

  麥飛龍道:「老前輩可知最先透露武林金獅被掉包這件事的是誰?」

  歐陽壽搖頭道:「這卻不知道,老夫是在一家酒樓上聽人說的。」

  勝雪紅問道:「那家酒樓,是不是潼關城中的『會英閣』?」

  歐陽壽道:「正是,聽說崆峒派交還給競技大會的是一隻贗品,真的武林金獅已被他們侵吞了,你們有沒有去找他們理論?」

  麥飛龍道:「有,已經查明了。」

  歐陽壽問道:「他們為何要侵吞武林金獅?」

  麥飛龍道:「不是侵吞,而是失竊,有人與他們崆峒派為難,偷去了那只武林金獅,司空掌門人在不得已之下,才臨時另鑄一隻來代替。」

  歐陽壽凝國道,「是這樣的麼?」

  麥飛龍道:「是的!」

  歐陽壽道:「有沒有查出那竊獅者是誰?」

  麥飛龍道:「崆峒派連得兩屆武林盟主的裝商,氣焰不可一世,如今是完了!」

  勝雪紅道:「失竊的金獅必須追查,老前輩能否提供我們一些線索?」

  歐陽壽搖頭道:「老夫只聽說武林金獅被掉了包,別的一概不知道,很抱歉無法幫你們的忙。」

  勝雪紅道:「那天老前輩在會英閣中,可還記得誰先透露這個消息的麼?」

  歐陽壽又搖頭道:「那時樓上人很多,老夫已不記得誰最先說起的了。」

  勝雪紅微笑道:「老前輩應該記得才是!」

  歐陽壽大感不說,作色道:「這是什麼話?」

  勝雪紅臉上仍掛著微笑,道:「那天老前輩在會英閣上說的話最多,照理……」

  歐陽壽面上立現怒容,截口道:「胡說,誰說那天老夫說話最多?」

  勝雪紅道:「我們不但知道老前輩說的話最多,而且知道老前輩說了些什麼!」

  歐陽壽面色變了,站起沉聲道:「老夫說了些什麼?」

  勝雪紅緩緩道:「你說我們得到的既是一隻贗品,就沒有資格就任為武林盟主,大家無須接受我們的節制指揮,對不?」

  歐陽壽疑心大起,以為麥、勝二人是專程找自己來的,疾忙跳到亭子外面獰笑道:「不錯,老夫說過那句話,你們要待怎的?」

  勝雪紅盈盈而起,含氣道:「我們覺得老前輩說這話必有居心,所以要請教個明白!」

  歐陽壽傑傑大笑道:「你們是不是懷疑老夫即是最先透露消息之人?」

  勝雪紅道:「正是!」

  說著,移步出亭。

  歐陽壽岸然無懼,又大笑道:「老夫一生行事,敢做敢當,現在老夫可以向你們承認,老夫那天當眾說出那句話,是因為我們綠林道上的朋友受制太久了,很想乘此機會活動活動,但老夫可不是最光透露消息之人,信不信由你!」

  勝雪紅脆笑道:「先不管你是不是最先透露消息的人,我現在要告訴你,你若想乘此機會興風作浪,那你是死定了。」

  歐陽壽目光一凝,望定她冷笑道:「你可是想跟老夫走幾招?」

  勝雪紅輕輕的,以優美的姿態,撤出長劍,道:「不止要走過幾招,我還要刮刮你的老臉皮!」

  歐陽壽稱雄綠林多年,平日裡有誰敢跟他這樣說話,聞言勃然震怒,快捷的拔出鋼刀,厲聲道:「臭丫頭竟敢對老夫口出不遜,今天老夫非好好教訓你一頓不可-一過來!」

  麥飛龍見勝雪紅就要上前動手,連忙上前道:「讓我來吧?」

  勝雪紅推開他笑道:「不,這個人是我發現的,該由我來打發,你站到一旁去!」

  麥飛龍知他劍法不弱,忖度不致敗給歐陽壽,也就依言退到一旁。

  勝雪紅立即向歐陽壽迎上兩步,脆笑道:「你是老前輩,想必不肯先動手,有譖啦!」

  語音未落,身形忽似電閃,搶前吐劍刺出,一下就攻到了歐陽壽的胸前!

  歐陽壽曾在競技場上見識過她的劍法,早知她出招極快放毫不慌亂,身形一側,很輕鬆就避開她攻到的一劍,同時鋼刀一翻,反向她右臂挑來。

  刀法也是奇快異常!勝雪紅嬌軀倏蹲倏起,劍芒如虹衝起,改向他腰部飛點過去。

  歐陽壽閃開一步,變招橫掃她用雙腳,但是一刀揮出之際,勝害紅人已縱出一丈多高,凌空一劍點向他面前……

  兩人全力搶攻,互不稍讓,一轉眼就打了二十多招,看不出誰強誰弱。

  歐陽壽功力深厚,刀出虎虎有聲,勝雪紅則身法輕靈如蝶,劍如芒刺,每一劍攻出都無聲無息!

  麥飛龍對兩人的武功均甚欣賞,他本來還不想把歐陽壽放在眼裡,但看了一會之後,才知歐陽壽果然不是泛泛之輩,其刀法和功力,均屬第一流人物,因而心中頗替勝雪紅擔憂當下暗暗蓄力以待,準備一旦勝雪紅遇上險招時,即出手為她解危。

  又打了數十招,勝雪紅漸呈力竭之象,開始改採守勢,一步一步往後退。

  歐陽壽一占上風,就得意的傑杰怪笑道:「丫頭,老夫一向是刀不留人,不過看在你是個姑娘的份上,你若肯向老夫陪個不是,老夫便饒你一命,如何?」

  勝雪紅雖呈不定之象,口氣卻很硬,也很鎮靜,道:「你是刀不留人,姑娘是劍下無情,咱們鬥個明白!」

  歐陽壽罵道:「不劃好歹的丫頭,老夫拚著和你們美人幫結仇,今天先宰了你!」

  喝聲中,刀法一變,頓如狂風驟雨,招招向勝雪紅要害攻到。

  勝雪紅連退數步後,忽然一交跌坐地上,似是踩中一顆卵石,滑倒了。

  歐陽壽乘機一刀猛劈過來。

  麥飛龍大喝一聲「住手!」空中撒劍疾出封擋歐陽壽的鋼刀。

  但是眼看就要迎上歐陽壽的鋼刀,卻見歐陽壽忽然拍刀暴出尋文開外,雙腳著地時,烏形搖搖欲墜!

  然後,才見他腹部現出了血漬,原來他的腹部已中了勝雪紅一劍!

  麥飛龍不禁發呆。

  勝雪紅由地上慢慢站起,笑道:「我叫你作壁上觀,你怎麼又出手了?」

  麥飛龍已知她跌倒是一種誘敵之計,不由窘笑了一笑,收勢後退。

  勝雪紅移步向歐陽壽追去,冷冷一笑道:「歐陽壽,還想再打麼?」

  歐陽壽左手緊接著腹部,而色變白,咬牙切齒道。「臭丫頭鬼計多端,咱們後會有期!」

  說畢,掉頭欲行。

  勝雪紅嬌叱道:「給我站住!」

  歐陽壽面色一凜,道:「你想怎的?」

  勝雪紅冷笑道:「姑娘我還沒叫你走,你就不能走!」

  歐陽壽情知無法善了,當下馬步一沉,橫刀蓄勢以待,準備拚命。

  勝雪紅道:「你別緊張,只要老老實實口答我幾個問題,我就燒你一條狗命。

  歐陽壽色厲內佳,沉聲道:「放屁!要老夫這條命容易,要老夫回答問題難?」

  勝雪紅峨眉一挑,吃吃笑道:「真的麼?」

  歐陽壽冷哼一聲,沒再頂嘴,敢是見她臉現殺氣,他心怯了。

  勝雪紅道:「願意口答我的問題麼?」

  歐陽壽悻悻然道:「土可殺而不可辱,你的問題老夫若回答得出,老夫就回答,不能回答的,殺了我也沒用!」

  勝雪紅道:「我要你供出竊獅者是誰!」

  歐陽壽嚇了一跳,失聲道:「這個老夫怎麼知道?」

  勝雪紅冷冷一笑道:「你一定知道,因為你就是竊獅者的同黨!」

  歐陽壽又驚又怒,吼叫道:「胡說!你憑什麼誣指老夫是竊獅者的同黨?」

  勝雪紅道:「那天在會英閣上吃飯的人,有一個是我們的人,他指出是你首先透露武林金獅被掉包的人,後來,你又挑撥大家不要承認我們『武林盟主』的地位,這就可證明你和竊師者是同黨!」

  歐陽壽暴觀如雷,大叫道「胡說八道!這是含血噴人,你把那人找來對質……」

  話未完,忽然眉頭緊皺,痛苦的蹲了下去。

  原來他腹部之傷,雖未傷及肚腸,傷口卻也不淺。這時暴怒跳腳之下,牽動了傷口,故痛得很難受。

  勝雪紅寒臉冷冷道:「你若不承認是竊獅者的同黨,那麼你能指出首先透露消息之人麼?」

  歐陽壽因劇痛難當,額上已沁出一粒粒冷汗,牙齒咬得格格響,道:「好老夫可以告訴你們,他是黑……」

  「轟!」然一聲爆炸巨響,打斷了他的話!

  是一顆濃煙彈!

  突然而來的一顆濃煙彈!

  麥飛龍和勝雪紅冷不防大吃一驚,末能的一齊向地上撲倒,等到明白一顆濃煙彈時,人已陷於一片濃煙之中,什麼也看不見了。

  勝雪紅怕受暗器襲擊,身子撲落地上後,立即往旁滾開了數尺,嬌叱道:「老混蛋,你還想逃走麼!」

  跟著嬌軀一騰而起,向濃煙外面破空飛去。

  她想衝出煙幕外面,截住歐陽壽,但煙幕籠罩甚廣,她一連幾個縱躍,才衝出煙幕之外,連自四下一瞧,卻不見歐陽壽的一點影子!「這時,麥飛龍也由另一邊衝出煙幕,他也看不見歐陽壽的蹤影,乃大聲道:「勝姑娘,他往那裡跑了?」

  勝冒紅遠遠答道:「沒看見呀!」

  麥飛龍擺頭四望,發現北方三十丈外有一片樹林,但是他不相信負傷的歐陽壽能在一眨眼間逃出三十丈外,因之心中極感博惑,當下又大聲道:「勝姑娘,我這邊沒有,你多注意一下,他可能從你那邊逃的!」

  勝雪紅又遠遠答道:「不,他一定是從你那邊逃走的,這邊錢也不見一個!」

  他們一個在東方,一個在西方,除了當中一大因尚未消散的濃煙之外,彼此都能看清南北二方的情形,而他們都不相信歐陽壽能在一剎那間遁入北方三十丈外的樹林中,因此驚愕不置,真以為歐陽壽是個鬼,化為一縷灰煙消散在空中了。

  麥飛龍可不願讓歐陽壽這樣輕易逃掉,他本來對歐陽壽沒有懷疑,但現在他一逃,已說明他確是個嫌疑人物,好不容易碰上了一個嫌疑人物,豈能讓他選掉,故當極立斷,不再猶豫,縱身朝北方樹林追去。

  將近樹林之際,忽聽勝雪紅大叫道:「喂,你快回來,歐陽壽還在這裡!」

  麥飛龍一聽之下,立即返身奔回,喝道:「截住他!別讓他跑了!」

  此際,煙幕已漸漸稀薄,隱約可見煙幕中有兩個人影,一個是勝雪紅,一個是歐陽壽!

  歐陽壽顯然是無力逃走,仍蹲在原地。

  麥飛龍奔回到涼亭前的,煙幕差不多已完全消散,一見歐陽壽低頭坐在地上,心中很是光火,道:「這老混蛋死到臨頭還想要……」

  說到此處,陡然住了口。

  因為,他已看出歐陽壽的情況不對了。

  勝雪紅站在歐陽壽身側,眼睛發直,正瞪視著歐陽壽的背部。

  飛龍趨近一看,赫然發現歐陽壽的背心上,深深插著一支箭,不禁大驚道:「啊……他被人射殺了!」

  不錯,歐陽壽被人射殺了!

  勝雪紅拾起了滿佈驚駭的玉臉,驚聲道:「咱們弄錯了,原來濃煙彈不是打出的!」

  麥飛龍一陣驚煌之後,隨即頓足疾起,叫道:「快追!」

  仍朝北方三十丈外那片樹林追去。

  箭,是從歐陽壽身後射來的,而歐陽壽的背部正對著北方,因此豪無疑問,發箭射系歐陽壽之人,必在北方那片樹林中!——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