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已非秘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麥飛龍沉吟道:「京畿之地,豈容我們使用武力?」

  勝雪紅道:「我們可以在夜裡下手,將他劫出長安城,找個偏僻的地方拷問他。」

  麥飛龍想了想,搖頭道:「這法子不好!」

  勝雪紅道:「怎麼不好?」

  空飛龍道:「縱然由房德聲口裡獲悉司空瑜佔了真獅,一旦對質時,司空瑜也可以否認認識房德聲,反過來還能指控我們誣陷他,而且……」微一停頓,接道:「我總覺崆峒派不致於侵占那只武林金獅。」

  勝雪紅微微冷笑道:「是麼?」

  麥飛龍道:「第一:武林金獅最大的價值在於『榮譽』二字,任何人若不是競技大會上獲勝而得到它,即無榮譽可言,換句話說,他們著只貪圖那百斤黃金,那會再花百斤黃金另鑄一隻假武林金獅交還競技大會?

  第二:退一萬步說,假定他們有某種原因,要侵占那只武林金獅,那麼,他們必不肯陳出本屆的競技大會,因為他們只要參加競技大會,便有永遠擁有武林金獅的機會,那隻假武林金獅。

  也就不致於被人識破……所以,我想來想去,總覺得崆峒派沒有理由要侵吞武林金獅,我們不必鑽牛角尖了。「

  勝雪紅道:「你的意思是說;也不打算拿十斤黃金給房德聲鑄造一隻小的看看了?」

  麥飛龍點頭道:「是的。」

  勝雪紅道:「但見我以為這是一個澄清司空輸是否侵吞武林金獅的好機會,我們拿十斤黃金讓房德聲去鑄造,如果他不能傳得很像,即可證明司空瑜當初是拿真武林金獅讓他鑄造假武林金獅的!」

  麥飛龍道:「他即使鑄得不大像,你也不能指控他假金獅是看著真金鑄成的。」

  勝雪紅笑道:「你不妨去請教那些木工、鐵匠、畫工、或者任何有技藝的人,他們在製造出某種東西之後,第二次再製造時,根本不須再看樣品即可製造出與原來完全相同的東西,金匠亦然,假如房德聲不能做到,他就不是一位名匠了。」

  麥飛龍也笑道:「照你這樣說,房德聲既已仿造過一只武林金獅,那有再造不出第三只武林金獅之理?」

  勝雪紅道:「不錯,但我心裡還有一種懷疑,我懷疑那隻假武林金獅不是房德聲鑄造的!」

  麥飛龍一愕道:「不然,是誰鑄造的?」

  勝雪紅道:「司空瑜若有意偷龍轉鳳,我想他決不敢假手級外人,那隻假金獅很可能是他們派中人鑄造的,由放被我們證破,他只好偽稱是託房德聲鑄造的,然後馬上派人前來長安委求房德聲譽他圓謊!」

  麥飛龍皺眉道:「可是,我總覺得司空瑜沒有侵占武林金獅的理由,你為甚麼者懷疑是他幹的呢?」

  勝雪紅道:「不能說沒有理由,只是我們還不知道他侵占武林金獅的目的罷了。」

  麥飛龍緘默了片刻,問道:「你仍決定拿十斤黃金讓房德聲去鑄造一隻小的看看?」

  勝雪紅道:「是的,同時派人日夜暗中監視他的行動!」

  麥飛龍聳聳肩道,「我可拿不出十斤黃金,我們終南派現在很窮呢。」

  勝雪紅笑道:「敞幫可以拿出來!」

  麥飛龍遣:「現在?」

  勝雪紅道:「是的!」

  麥飛龍道:「貴幫有人在這長安城中?」

  勝雪紅點頭道:「是的。」

  麥飛龍很想多解美人幫的底細,乃作欣然之色道:「好,我跟爾去。」

  勝雪紅搖首笑道:「不,你回客棧去,我自已一人去拿,明早回到客棧。」

  麥飛龍道:「我陪你去不行麼?」

  勝雪紅挺眉一笑道:「我們幫主常說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敝幫剛剛崛起武林,不願被人摸清底細!」

  麥飛龍笑也「你既如此說,戮自然不便陪你去了。」

  勝雪紅道:「我這就去,你可不許尾隨我!」

  麥飛龍一笑道:「不會!」

  勝雪紅含笑道:「你是正人君子,我信得過你……咱們就此暫別,明早再見!」

  語畢,擺擺手,逕自向前行去的。

  一轉眼間,便群失在人眾中!

  麥飛龍目送她芳蹤消失後,便轉身往客棧走回來。

  對於美人幫,他的興趣可說比失竊的武林金獅濃厚,他一直沒有忘記美人幫是個神秘莫測的幫派,他也隱隱覺得美人幫的崛起與武林金獅的失竊可能有些關聯,但是他無法把這兩件事連接起來。

  他本想跟蹤勝雪紅,但被勝雪紅一說,就覺不好意思跟蹤了。

  他一邊走一邊想,假如司空瑜所言屬實。那麼竊獅者會不會是美人幫?

  她們竊去了武林金獅,然後裝模作樣參加競技大會,並派一個勝雪紅來跟自已虛與委蛇,以造成撲朔迷離的局面?

  翌晨,勝雪紅回到了狀元客棧。

  她果然帶來了十斤黃金。

  麥飛龍已吃過早點,整裝以待,當即跟著她離開客棧,往金山樓而來。

  路上,勝雪紅道:「把這十斤黃金交給房德聲後,我們便出發前往華山,怎麼樣了」

  麥飛龍道:「好。」

  勝雪紅道:「你要不要回終南一趟?」

  麥飛龍道:「不必了。」

  他接著反問道:「昨夜你說要派人暗中監視房德聲,派了沒有?」

  勝雪紅道:「派了。」

  麥飛龍道:「這次追查武林金獅的下落,貴幫可說不遺餘力,使在下既感動又慚愧。」

  勝雪紅笑道:「別客氣,那只武林金獅有一半是屬於敝幫的,我們當然會全力追回。」

  麥飛龍道:「但敝幫派卻只能派出我一個人,貴幫出的力比敝派多。」

  勝雪紅道:「貴派人手不夠,這也是無可奈何之事。」

  兩人邊行邊談,不覺已到金山樓門口。

  房繼典看看他們來了,連忙迎出,突喧過後,即領他們進人後院堂上與乃父相見。

  房德聲正在堂上抽菸,瞥見麥,勝二人到來,起身相迎笑道:「二位好早啊!」

  麥飛龍施禮道:「這麼早就來打擾老先生,十分抱歉,望老先生勿要見怪。」

  房德聲笑瞇瞇道:「那裡,那裡,麥老弟這樣說就太見外了!來來來,大家坐下好說話!」

  麥飛龍由勝雪紅手裡取過一包黃金,雙手捧上道:「這是十斤黃金,老先生請看看。」

  房德聲接過打開看了看,然後交給兒子房繼典,吩咐:「繼典,你拿去前面秤一秤,再開一張字據送進來。」

  房繼典應是而去。

  勝雪紅含笑道:「老先生我們願先付-一點酬金,但不知該付多少?」

  房德聲搖頭道:「不要!不要!老朽與司空掌門人交非泛泛,這點小事,豈能收你們酬金,快不要提了!」

  勝雪紅道:「這怎麼好意思?」

  房德聲哈哈笑道:「勝姑娘若覺不好意思,到時候請老朽喝杯喜酒也就是了。」

  麥飛龍見她裝得十分逼真,心中甚為激賞,當下接口笑道:「這是當然,到時候老先生若願光臨,晚生至感榮幸!

  房德聲笑道:「老朽也很想再赴崆峒玩玩,到時一定去……你們將在城中停留多久呀?」

  麥飛龍道:「晚生等馬上就要離城,轉赴山西找一位朋友。」

  房德聲道:「那麼,何時來取小金獅?」

  麥飛龍道:「老先生預計何時可以鑄好?」

  房德聲道:「大約三,四個月也就夠了,就怕鑄得不好要請二位原諒。」

  麥飛龍道:「好說!老先生太謙虛了。」

  房德聲道:「這樣好了,老朽鑄成之後,立刻帶信通知二位,到時二位可託個人來取,免得二位多跑一趟路,如何?」

  勝雪紅道:「老先生不須帶信去,四月後的今天,我們自己來取好了。」

  房德聲道:「這樣也好。」

  正說著,房繼典已拿著一張字據進來,他把字據交給麥飛龍,說道:「這是取物憑據,麥公子請妥為收存,不要遺失了。」

  麥飛龍道謝收下,又與房德聲聊了一會,才起身道:「老先生,晚生等告辭了。」

  一個時辰後……

  他們乘著黑白雙騎馳出了長安城,取道東行。

  勝雪紅道:「此去華山不遠,大約三四天即可到達。」

  麥飛龍慢應道:「是的。」

  勝雪紅問道:「見到華山派掌門人連天壁,你打算怎麼說?」

  麥飛龍道:「我還沒想到。」

  勝雪紅道:「可以開門見山,直截了當的問他有沒有偷竊武林金獅麼?

  麥飛龍搖頭道:「這萬萬不可,有害無益!」

  勝雪紅笑道:「我也覺得不能明問,你若問小偷偷了東西沒有,他一定說沒有!」

  麥飛龍道:「而且還會大發雷霆,怒斥我們侮辱他,損害他的名譽。」

  勝雪紅道:「明問不可,自然只有暗察一途,但如何暗察呢?」

  勝雪紅道:「可否先不和連天壁見面,我們揀一個黑夜,偷偷上山進人他們派中搜索一番?」

  麥飛龍微笑道:「辦得到麼?」

  勝雪紅道:「不妨一試。」

  麥飛龍道:「別太小看了華山派,我們縱能偷偷潛入他們派中,也無法搜索他們住的每一處地方。」

  勝雪紅道:「不然該怎麼辦才好?我們總得先籌出一個辦法才行呀!」

  麥飛龍道:「現在最使我感到頭痛的是不能向人透露武林金獅失竊之事……」

  勝雪紅嘆道:「司空瑜這種要求也未免太過份了!」

  麥飛龍道:「他不要求守密,我們也不能洩露,因為武林金獅失竊的消息一旦傳開,邪惡之輩便會乘機蠢動,使武林陷於混亂中。」

  勝雪紅道:「你想會麼?」

  麥飛龍道:「家師認為必會如此,有許多黑道人物受制太久了,他們若獲知武林金獅失竊,恐將不承認『武林盟主』的權位而出來作亂。」

  勝雪紅道:「我仰光得若想尋回武林金獅,非得宣布它失竊不可,這樣我們才能從各方面得到線索,在進行調查時也才不怕損害到對方的各譽。」

  麥飛龍默然不語,心中也覺她說的很有道理,故感到左右為難。

  勝雪紅道:「說到透露武林金獅失竊這一點,又不禁使我懷疑到司空瑜,照他所說,竊獅者的目的是在打擊他們崆峒派的聲譽,為何到今天竊獅者還隱而不宣呢?」

  麥飛龍道:「也許竊獅者的目的並非在打擊崆峒派的聲譽。」

  勝雪紅道:「不然,其目的何在?」

  麥飛龍微笑道:「正如你所說,目的是有的,只是我們不知道罷了。」

  當天薄暮時分,兩人到了臨潼。

  臨潼也是個大地方,兩人乃決定在城中投宿,找了一家大客棧,安頓下來後,麥飛龍提議到街上吃飯,勝雪紅自然不反對,兩人換上一件衣服,即上街而來。

  走了一段街道,見到一家酒樓氣派不凡,乃登上二樓,撿了個座頭,相對坐下。

  樓上有著不少食客,大家原在猜拳行令,縱聲忽歡笑,一見麥,勝二人上樓後,忽然都靜下來。

  眾人的眼光,一齊投注到勝雪紅身上,顯然被勝雪紅的姿色所吸引了。

  麥飛龍微笑道:「一位美麗的姑娘上酒樓飲食,看來也有不方便之處,要是你覺得不自在,換一家也好?」

  勝雪紅落落大方的笑道:「不必,他們瞧得起我,所以才瞧我,這使我引以為榮!」

  麥飛龍道:「不覺尷尬?」

  勝雪紅道:「不。

  麥飛龍嘆道:「看來你們美人幫的姑娘的確與眾不同,一隻套著韁繩的馬和一隻未套著韁繩的馬,同樣是馬呀!」

  麥飛龍看見一名堂倌過來便向他點酒菜,等他退去之後又笑道:「但一隻野馬和一隻馴馬卻有極不相同之處!」

  勝雪紅接道:「馴服的馬願意被人騎,野馬不願被人騎,如此而已。」

  麥飛龍調侃道:「你聽說過野馬野人騎,這句話麼?

  勝雪紅嫵媚一笑道:「聽說過,但我還不會碰上野人-一能在我面前扮『野人』的人,恐怕是不多的。

  麥飛龍點點頭道:「這倒是的。」

  勝雪紅凝眸輕笑道:「你有興趣扮野人麼?

  麥飛龍搖頭道:「不,我情願騎一匹溫馴的馬,免得摔下來。」

  勝雪紅吃吃笑道:「瞧,現在有個『野人』走過來了!」

  寞的,有個衣著不俗的青年朝他們走過來了。

  麥飛龍看著走過來的青年,覺得對方很面善,似曾在何處見過,卻一時想不起來,當下坐著未動。

  青年走到座前,拱手一揖道:「麥兄還認得弟麼?」

  麥飛龍起身抱拳,含笑道:「請恕在下眼拙,我們是不是在競技大會上見過?」

  青年笑道:「不錯,小弟強一峰,曾參與本屆的輕功一項,被刷了下來。」

  麥飛龍記起來了,笑道:「對,強兄曾進入前十名,後來不幸落選,來來,請坐下共飲一懷!」

  強一峰轉向勝雪紅一揖道:「要是在下沒有記錯,這位姑娘想是美人幫的勝姑娘?」

  勝雪紅微微一笑道:「你記得很清楚!」

  強一峰拉過一張凳子坐下,笑道:「二位都是本屆競技大會出類拔草的人物,很榮幸能在此地遇上二位。」

  麥飛龍道:「不敢,強兄是本地人麼?」

  強一峰道:「是的,剛才幾位朋友上來喝酒,不期與二位相遇,希望在下沒有打擾二位的……雅興。」

  麥飛龍道:「別客氣,強兄若不嫌棄,請留下來喝幾杯。」

  強一峰道:「讓小弟一盡地主之誼如何?」

  麥飛龍道:「不敢當,強兄請勿客氣。」

  強一峰道:「二位今日到此不知有何貴幹?」

  麥飛龍道:「我們是路過貴地,打算在城中住宿一夜,明早繼續上路。」

  強一峰略略壓低聲音道:「二位次去何地,可否賜告」

  麥飛龍道:「我們想去各地玩玩……」

  強一峰微微一曬,道:「是不是在尋找一件東西?」

  麥飛龍而色一變,星目陡露精光,問道:「強兄您知我們在尋找一件東西呢?」

  強一峰道:「小弟聽到一些傳說,不知是真是假……」

  麥飛龍注目追問道:「何種傳說?」

  強一峰低聲道:「有人說貴派與美人幫在競技大會上奪得那只武林金獅是贗品,真的武林金獅已被崆峒派侵吞了,有沒有這回事?」

  麥飛龍心頭一震,沉聲問道:「強兄是聽誰說的?」

  強一峰見他滿面嚴肅,不由吶響的道:「這件事,眼下已有很多人在傳說,益非是小弟在胡言亂道……」

  勝雪紅笑道:「別伯,你只告訴我們聽誰說的就行了,我們不但不怪你,而且會感激你!」——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