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兩頭落空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麥飛龍道:「你會不生氣?」

  胖婦人道:「不。

  麥飛龍道:「為什麼?

  胖婦人道:「因為他實際上已不能算的我的丈夫,他恨不得我死,我也恨不得他死!

  麥飛龍道:「看來你們不是一對恩愛的夫婦,這太不幸了。

  胖婦人面呈怨恨之色,道:「當初他娶我,是因我是知縣老爺的女兒,他要把我當作進身的敲門磚,誰知我爹後來被抓入牢了,他的希望落空,放是他開始對我冷淡,嫌我這個嫌我那個!」

  麥飛龍道:「有個美人幫的姑娘名叫勝雪紅,她是我的朋友,此刻正在山下等候我,你丈夫聽了放把我打倒在地,要下去找那個勝姑娘……你對你丈夫這種行為贊成麼?」

  胖婦人道:「我不管他的事。

  麥飛龍道:「是怕他吧?」

  胖婦人冷笑道:「怕?哼,我只是把他當作丈夫而已一就像不管外人的事一樣!」

  麥飛龍嘆道:「唉,但願你丈夫只拿去那位勝姑娘的百顆明珠,而不要砧辱她的身子……」

  胖婦人登時睜大了眼睛,叫道:「你說什麼?那位姑娘身上帶著百顆明珠?

  麥飛龍道:「是的。

  胖婦人站了起來,揚眉冷笑道:「這麼大的買賣,他非分我一杯羹不可!」

  語畢,急急跑下去了。

  麥飛龍立刻閉上眼睛,開始行功運氣,希望能在他夫婦回來之前,自行衝開穴道。

  他能夠在半個時辰的行功運氣中,沖開受制的穴道。

  但是,胖婦人離開樹林不過盞茶光景,便有一個腳步聲響人林中來了!

  高求榮回來了?

  麥飛龍心中一驚,暗討道:「罷了,這下活不成了!」

  腳步聲,響到他身邊停住。

  麥飛龍睜目一看,不覺呆了。

  原來,來的不是高求榮,而是一個瘦巴巴的老媼!

  她年紀約有六十,也許平日吃得不好,全身瘦骨如柴,面上滿是皺紋,如非身上穿的是一件質類還算不錯的衣裳,一定會被人誤為叫化婆。

  麥飛龍一呆之後,開口問道:「你是高求榮的岳母?」

  老媼點了點頭,輕嘆一聲道:「你被他點了穴,是不是?

  麥飛龍道:「是的。」

  老媼道:「告訴老身怎樣才能解開,讓老身來試一試吧!

  麥飛龍大感意外,道:「你要救我?」。

  老媼嘆道:「老身不能再看著他們為非作歹了,他們已無藥可救,但是老身要替他們積點因德!」

  麥飛龍道:「你老人家會武功麼?」

  老媼搖頭道:「不會。」

  麥飛龍沉吟有頃,道:「那麼,試一試也好,請你把小可的身子翻轉,讓小可俯臥著,然後小可再告訴你怎麼動手。」

  老媼蹲下身子,費了很大的勁,才將麥飛龍的身子翻成俯臥。

  麥飛龍道:「好,現在請你在小可的『鶴口穴』上方兩寸之處,用力點下去。」

  老媼道:「鶴口穴在何處?」

  麥飛龍道:「在尾閻骨上。」

  老媼把手接上了他的尾間骨,問道:「是這裡麼?」

  麥飛龍道:「再高三寸。」

  老姐依照指點向上又移高三寸問道:「在這裡?」

  麥飛龍道:「對了,現在用你的食指,用力點下去!」

  但是沒用,她的力氣十小了。

  麥飛龍道:「再用力!再用力!

  老媼使盡全身力氣,一連點了幾下,但力氣仍然不夠解開穴道。

  麥飛龍道:「這樣好了,你去找一根棍子來,用棍子搗也許可以解開。」

  老媼依言轉回屋中,找來一根棍子,雙手合握著它,對準了部位,然後高高舉起,像舂米一般,用力搗下去。

  那知一棍搗下時,未搗中部位,反把麥飛龍搗得齜牙咧嘴!

  老媼道:「怎麼樣?」

  麥飛龍忍著痛楚道:「沒中,再搗!再搗!」

  老媼一連掏了數下,終於有一棍搗中部位了。

  麥飛龍叫道:「行了!

  他慢慢站起來,活動幾下筋骨,然後向老媼拱手揖道:「多謝老夫人救命之恩,容後日報。」

  老媼道:「不用,你快逃命去吧,他們都是吃肉不吐骨頭的人,若再被他們擒住,必然難逃一死……快去!」

  麥飛龍道:「老夫人也請回屋裡去,他們若問起,你老推說個知就行了,我想他們大概不會為難你吧?」

  老媼苦笑道:「老身不怕,他們確實也不會為難老身,因為他們夫婦還需要老身替他們燒飯,洗衣,看孩子!」

  說到此,揮手催促道:「快去!快去!」

  麥飛龍走去一株樹前,挖下一顆蓮子,然後又向她行了一禮,才疾步出林,轉到屋院前面,解開坐騎的索子,一躍上馬,循原路直弛下嶺。

  他不怕再碰上他們夫婦,相反的他要去找他們夫婦算算賬!

  將近嶺下時,他已聽見一片吵架聲由樹林遙遙傳過來。

  「臭婊子,你要我解釋幾次才肯相信?我說沒有就是沒有!」

  「沒有?哼,往日裡你幹的事我都可以不管,但是這次是大買賣我要分一些,你至少得給我二十顆,否則我把你幹的事一股腦兒抖出去,叫你無臉見人!」

  「你要死是不是?」

  「老娘要怕死,也不下來了!」

  「我告訴你,那小子是騙你的,他想逃走,所以拿話騙你離開,聽懂了沒有!」

  「那麼,老娘倒要請教,你下嶺來幹甚麼的?」

  「找那個美人幫的勝雪紅!那小子說她在嶺下等候,所以我來看看……他媽的,我還要再說幾次你才聽明白?」

  「你找她幹麼?」

  「不幹甚麼!」

  「不乾不麼?」

  「我只想證實一下,如果有一位姑娘在嶺下等候,我只好放開那小子,否則就要下手幹掉他,懂不懂?」

  「你為什麼要幹掉那小子?」

  「因為我跟他沒有甚麼過節,他突然找上門來,一定是發現我甚麼秘密!」

  「有沒有那位姑娘?」

  「沒有,那小子扯了謊!」

  「哼,只怕那姑娘已被你害死,你把她那百顆明珠藏到別處去了,是不?」

  囫圇吞書生破口大罵道:「潑婦!爛貨!臭婊子!你再說一句看看,他媽的我不扼死你才怪!」

  麥飛龍聽到此處,便下馬將黑龍拴好,提輕腳步掩了過去。

  這時、只聽高農榮又喝道:「快走,他媽的,那小子若逃走了,我就剝了你的皮!」

  然後樹林中「沙沙』響著,夫婦倆上嶺來了。

  麥飛龍站住腳步。

  俄項,高求榮和那胖婦人出現了。

  高求榮猛然瞥見麥飛龍靜靜立在小徑上,神色大變,立時剎住了腳步。

  麥飛龍含笑道:「高求榮,我早聽說你為人不正,可沒想到競壞到這種地步!」

  高求榮恨恨的瞪了妻子一眼,忽然陪下笑臉,拱拱手道:「麥老弟別生氣,在下只不過跟你開開玩笑罷了!其實……嘻嘻,其實,你想想看,你我這是初次相識,在下有甚麼理由要跟你老弟過不去呢?」

  麥飛龍冷冷一笑道:「少廢話!」

  高求榮又連連拱手笑道:「你瞧你,小小一點誤會,何必生這麼大的氣?」

  眼珠一轉,又笑道:「走走,老弟請在下回合下去,咱們重新敘敘,喝杯水酒去!」

  一面說,一面朝麥飛龍走過來。

  麥飛龍道:「我不與人面獸心的人交友!」

  高求榮波皺眉,現出「嗅」笑道:「你看你這是甚麼話?常言道不打不相識,我高求榮這個人雖說有些小心眼,但我只有防人之心,絕無害人之意!好,老弟若對剛才的事感到不快,那麼在下先向你賠個不是便了!」

  語至此,深深一揖。

  但身子再挺起之際,三顆鐵蓮子已電奔出手,分上中下三路向麥飛龍打到。

  他打暗器的招法的確高明,不須蓄勢,偏手而發,速度又奇快無比!

  但這次麥飛龍已有了準備,他甚致已斷定會有這一手,因之一閃避開,緊接著欺身出掌,拍向對方胸膛。

  高求榮反應亦快,側身讓過,左掌暴切而出,反擊麥飛龍腹部。

  麥飛龍冷笑一聲,右腳猛抬,用膝蓋擋開他的手掌,右手原式不變,仍向他胸膛拍去。

  「砰!」然一響,拍中了。

  但高求榮是個內外兼修的高手,全身早已鼓滿真氣,被拍中胸膛時,身形只晃了一晃,並未受傷,他立時又出手反擊,跨步傾身,大吼一聲,飛切麥飛龍小腹丹田,出招狠辣常…」

  兩人鬥了五六十招,麥飛龍才漸漸取得上風。

  若論武功,高求禁絕不在麥飛龍之下,但是他太胖了,胖子最大的缺點就是不論幹什麼都無法持久,他打了五六十招後,已感心跳氣急,動作漸漸緩下來。

  麥飛龍出手卻愈來愈快。

  高求榮奮勇又戰了十幾招,更感力不從心,不禁大叫道:「鳳君,你還不趕快出手,難道要看著你丈夫被殺麼?

  胖婦人吃吃笑道:「你喊錯了,我不叫鳳君,我叫潑婦,爛貨,臭婊子!」

  高求榮罵道:「他媽的,我死了你有何好處?你想改嫁麼,呸,不要臉的臭婊子……」

  剛剛罵完,他的左腕已落入麥飛龍的掌握了。

  麥飛龍抓住他的左碗一抬,一族,再一甩,他的身軀登時破空飛去,一直飛出兩大開外,跌落一片光禿禿的陡坡上,順看陡坡直滾下來!

  胖婦人拍手笑道:「摔得好!摔得好!

  麥飛龍伸手道:「拿來!

  胖婦人一怔道:「什麼?」

  麥飛龍冷冷道:「我的銀票和銀子!

  胖婦人這才吃了一驚,掉頭便想逃奔,但只跑出一步,就被麥飛龍趕上絆了一交,跌得流出鼻血,尖叫道:「求榮,救命哪!」

  麥飛龍冷笑道:「你丈夫已跌得半死,還想他來救你?快把銀子還給我,不然一腳踩死你!

  胖婦人無奈,只得掏出銀票和銀子扔在地上,道:「拿去,誰稀罕這幾個錢!」

  麥飛龍俯身撿起,掂了掂份量,道:「還差一兩。」

  胖婦人道:「沒有了。」

  麥飛龍道:「你不怕我搜身?」

  胖婦人張開雙臂道:「你來搜好了!

  麥飛龍暗罵一聲「渾蛋!」轉身走回樹下,解索登上坐騎,按轡徐馳下山。

  胖婦人向他擺擺手,笑道:「」恕不遠送,下次路經此地,請來喝杯茶!」

  麥飛龍哭笑不得,又暗罵道:「真是不拆不扣的潑婦,和高求榮正是一對!」

  他也不去管高求榮的死活,一路馳下子午嶺,踏上山下大道時,才取出兩顆蓮子來看……

  和勝雪紅相約見面的日子速有十三天,所以他沒有急若趕路,一路遊山玩水走了九天才到長安。

  一算距約見之日尚有四天,心想勝雪紅可能尚未回到長安,便有意先返終南山見師父,把調查所得報告一下,再到長安來。

  不過,他仍覺應該先去「狀元客棧」看看,因為勝雪紅說不定也已提前回到長安來了。

  策騎來到玄武門附近的「狀元客棧」門前,正要下馬進人探詢,一名店小二已含笑迎出,打躬作揖道:「這位客官,您一咦,您上個月不是曾在敞棧住過的麼?」

  麥飛龍微笑道:「不錯,你的記性真好!」

  店小二笑道:「那次您是在等候一位姑娘,後來就跟那位姑娘一起走了,對不對?

  麥飛龍點頭笑道:「對。」

  店小二連連拱手笑道:「老顧客!老顧客!您快請下馬,待小的替您找一間乾淨的上房!」

  麥飛龍道:「別急,我和那位姑娘又約定四天後在貴棧相見,如今我要先回家一趟,過兩三天再來。」

  店小二一哦道:「何不就在敞棧住下來?兩三天一眨眼就到了呀!

  麥飛龍道:「我有事必須回去,要是那位姑娘先到了,你就轉告她在貴棧等著,到時我一定來,好不好?」

  店小二哈腰道:「好的好的,一定……」

  話說到一半,突然神色一呆!

  然後,舉手指著麥飛龍身後,驚喜的叫道:「客官快看,那住姑娘不是來了麼?」

  麥飛龍掉頭一望,果見勝雪紅乘著她的白馬正朝「狀元客棧」馳來,不禁大喜道:

  「嘿,竟何這般巧事!」當即下馬,把坐騎交給店小二,向勝雪紅迎去,含笑道:「勝姑娘,你也到了!

  勝雪紅似乎對任何意外都不感驚奇,抿唇一笑道:「你什麼時候到的?」

  麥飛龍道:「我剛到,正想離去呢。」

  勝雪紅訝道:「離去?」

  麥飛龍潛:「咱們約定見面的日子尚有四天,我正想先回終南一趟,過兩天再來。」

  勝雪紅輕「噢」一聲,欣喜地道:「還好我適時趕到,要不然就得在此呆等四天了。」

  說到這裡,已走到客棧門口,於是下馬入棧。

  兩人各開了一間上房,浴洗換衣之後,麥飛龍便到勝雪紅的房中來。

  店小二端茶人房,笑嘻嘻道:「二位,小的替你們徹了一壺上好的鐵觀音!

  麥飛龍道:「我們要吃飯,替我們弄幾樣酒菜來吧!

  店小二連聲應是,放下茶盤,倒了兩碗茶,才施禮退去。

  勝雪紅在梳往台前坐下,梳理著滿冬秀髮,道:「你找到『囫圇吞書生』沒有?」

  麥飛龍道:「找到了。」

  勝雪紅道:「怎麼樣?」

  麥飛龍道:「高求榮是個黑手辣的賊,但『武林金獅』不是他偷的。」

  勝雪紅道:「你察看過他使用的鐵蓮子了?」

  麥飛龍道:「是的,他的鐵蓮子比竊獅者使用的略大,顯非同一人之物。」

  說著,取出兩顆鐵蓮子,放在梳妝台上,又道:「你看。」

  勝雪紅只向那顆鐵蓮子瞥了一眼,又去照鏡梳妝,說道:「有時候,同一人的鐵蓮子也有大有小呢!」

  麥飛龍道:「當然,不過根據我的觀察,高求榮似非竊獅之人。」

  當下,把見到高求榮的經過樣細說了一遍。

  勝雪紅道:「他打算殺害你,那就表示他有嫌疑!」

  麥飛龍搖頭道:「不,他幹的壞事太多,以為我發現了他什麼隱私,因此才想殺害我。」

  話聲一頓,又道:「我看他只是個鼠輩,雖然心黑手辣,卻又膽小如鼠,不可能有膽量去偷竊武林金獅。」

  勝雪紅道:「這麼說,他是沒有嫌疑了?」

  麥飛龍:「沒有。」

  勝雪紅道:「鐵蓮神尼也沒有嫌疑。」

  麥飛龍問道:「你也見到她了?」

  勝雪紅道:「是的,我假裝人寺參拜佛祖,捐獻了十兩銀子,然後向寺中尼姑求見鐵蓮神尼,那尼姑告訴我鐵蓮神尼病重不起,躺在床上已有一年之久,不能見客,經我再三懇求之下,那尼姑就帶我進人彈房見鐵蓮神尼,果然不錯,她已病得無法起床,看樣子快要死了。」

  麥飛龍道:「她多大年紀?。

  勝雪紅道:「七十多了。」

  麥飛龍道:「一位風燭殘年的老尼姑,自然不會去偷竊武林金獅,看來咱們只好去找華山派和山西女判官楊纖雲了。」

  勝雪紅道:「等下咱們吃過飯後,先去找老金匠房德聲,證實一下司空瑜說的話,明日就動身前往華山,若無所獲,再去山西。」

  麥飛龍點頭道:「就這麼辦。」

  酒菜送來了,他們相對坐下,吃了起來。

  麥飛龍邊吃邊道:「到了山西,咱們在著手偵查女判官楊纖雲之前,似應先找『山西老鐵店』問問……——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