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雙管齊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司空瑜起身走到書案前,打開放在案上的一只木盒,由裡面取出兩顆鐵蓮子,遞給他道:「就是這兩顆。」

  麥飛龍接過鐵蓮子,遞一顆給勝雪紅著,然後仔細觀察著手上的-一顆,看不出什麼名堂,不禁皺眉道。「這是很平常的鐵蓮子,沒有什麼特徽……」

  司空瑜道:「是的。」

  勝雪紅道:「武林中,使用鐵蓮子作為暗器的人不少,但高手卻不多吧?」

  司空瑜道:「老夫只知道兩位是陝西洛陽縣東五十里外的觀音寺主持『鐵蓮神尼』另一位是住在子午嶺的』囫圇?吞書生求榮」

  勝雪紅把鐵蓮子交給麥飛龍問道:「掌門人發現金獅被竊之後,可曾採取什麼行動?」

  司空瑜道:「老夫當晚即派出全派門下四出追查,但毫無所獲」

  勝雪紅道:「鐵建神尼和圇囫吞書生那邊呢?」

  司空渝一指師弟擎天一糾葛錦鴻道:「老夫曾派葛師弟和另一位師弟前往觀音寺和子午嶺明察暗訪,結果也沒發現一點蛛絲馬跡。」

  勝雪紅道:「這樣看來,武林金獅是石沉大海無跡可尋了?」

  司空瑜嘆道:「是的!」

  麥飛龍道:「掌門人認為竊走金獅之人,其用意何在?」

  司空瑜冷笑道:「其用意顯然是要打擊敝派的聲譽,使敞派陷於絕境!」

  麥飛龍道:「若是如此,那人必與貴派有仇,掌門人認為誰最可疑?」

  司空瑜面有為難之色,捻鬚沉吟道:「這個問題,老夫實在不敢回答,對敞派敵視的武林高手雖有一兩個,但在未獲確證之前,老夫豈可隨便說出,落得一個誣陷之罪名?」

  麥飛龍道:「事關整個武林的尊嚴,掌門人最好說出來,好讓晚輩等著手偵查。」

  司空瑜沉思有頃,點點頭道:「也罷,但麥世兄在偵查時,一切勿說是老夫說的才好。」

  麥飛龍點頭道:「這個當然。」

  司空瑜道:「對敝派仇視的人有兩個,一個是華山派掌門人連天壁,一個山西女判官楊纖雲。」

  麥飛龍問道:「他們因何仇視貴派?」

  司空偷道:「連掌門人對老夫不滿,是因第七屆武林競技大會上敝派門下傷了他的門下之故,那次競技大會,他的一個叫倪雨生的門下參加兵器對搏,連勝了四場,頗有希望進入前三名,但逢到敞派的顧江南時,被顧江南一劍砍斷左足,連掌門人認為敞派門下出手太狠,因此就懷恨在心,這些年來,一直不與老夫說話。」

  麥飛龍道:「競技大會規定死傷不得追究記仇,連掌門人何不明事理至此?」

  司空瑜苦笑道:「他就是這樣一個人!」

  老飛龍道:「山西女判官楊纖雲與貴派又有何仇?」

  司空瑜道:「老夫門下有個叫韋雁秋的,是第八屆競技大會暗器一項的金碗得主,他和楊纖雲的一個女徒胡蝶蘭結識,兩人情投意合,難捨難分,老夫便找人去向楊纖雲說媒,但她一口拒絕,說已作主將胡蝶蘭許配給當地一位鏢師的兒子,老夫問過胡蝶蘭,她說確有其事,但她不喜歡那鏢師的兒子,回去求楊纖雲允許與那鏢師的兒子解除婚約,楊纖雲不答應,還把她關禁起來,她一時想不開,懸樑自盡,幸好老夫門下韋雁秋及時趕到,將她救活,益將她帶回山來,老夫覺得楊纖雲大不通情達理,就慫恿他們私奔,這事惹怒了楊纖雲,曾率領她的門下前來敝派興師問罪,雙方一言不合動起了手,結果她敗退下山,從此便與敞派勢成水火。」

  勝雪紅道:「楊纖雲那老太婆也太專橫了,為甚麼一定要胡蝶蘭嫁給那鏢師的兒子?」

  司空瑜道:「老天事後曾作調查,始知那位縹師是她的外甥,一向很巴結她,深得她的歡心,但他的兒子是個不長進的東西,吃喝嫖賭樣樣都來。

  楊纖雲竟然要強迫自己的徒兒嫁給那樣一個登徒子,實在有辱她『女判官』的名譽。

  「勝雪紅道:「這樣看來,華山派的連掌門人和女判官楊纖雲都確有可疑了,掌門人可曾派人去偵查過?」

  司空瑜搖頭道:「沒有,老夫怕把事情鬧大,落人口實。」

  勝雪紅道:「還有一事要請教掌門人,那隻假的武林金獅,掌門人是託誰鑄成的?」

  司空瑜道:「長安城中有一位老金匠,姓房名德聲,他也是冶金鑄器的名匠,老夫是商請他鑄成的。」

  麥飛龍把兩顆鐵蓮子中的一顆遞還給他,說道:「這兩顆鐵蓮子,容晚輩帶走一顆如對?」

  司空瑜伸手模過,答道:「好的,麥世兄若查出竊獅之人,盼請履知老夫一聲,武林金獅是敞派失去時,很並望能由敞派親自追回來。」

  麥飛龍道:「情況許可的話,晚輩一定派人前來通知掌門人。」

  說到此,站起抱拳道:「告辭了。」

  下了崆峒山,二人在暮色蒼茫中行了一程,看見路旁有間涼亭,便下馬進人亭中歇腳。

  勝雪紅舉手掠揀散亂的秀髮,含笑道:「你對司空瑜的解說滿意麼?」

  麥飛龍道:「可以相信,只有一點使我感到不解。」

  勝雪紅問道:「那一點?」

  麥飛龍道:「為了向競技大會交代,他找人另鑄了一只武林金獅,這實在不是聰明之策,須知紙包不住火,竊獅者的目的既在打擊他們崆峒派,當獲知他們另鑄一隻金獅代替真獅時,必會揭發他們這個秘密,所以我覺得司空瑜在找人鑄造金獅時應考慮到這一點才是。」

  勝雪紅道:「不錯,任何人都會考慮到這一點,所以他說的一切,不一定真實!」

  麥飛龍道:「不過,也不能單憑這一點而推翻他的陳述。」

  勝雪紅降了一聲,道:「我也有一點不解之處!」

  麥飛龍「哦」了一聲,注目望著她,等她說下去。

  勝雪紅接道:「我感到不解的是,武林金獅既已失去,長安城中那位老金匠怎能鑄出那樣幾可亂真的金獅吧?」

  麥飛龍心頭一動道:「不錯,你既想到這一點,方才為何不當面問他?」

  勝雪紅微微一笑道:「咱們去問老金匠房德聲,豈不比問他更能得到實情?」

  麥飛龍深寬有理,不由連連點頭,笑道:「你很聰明,在下自愧不如!」

  勝雪紅笑道:「過獎了。」

  麥飛龍收歛笑容,皺眉沉思道:「如說房德聲是根據司空瑜的口述形容而鑄出假武林金獅,你認為可不可能鑄得那樣逼真?」

  勝雪紅道:「除非房德聲會見過那望武林金獅,否則絕不可能。」

  麥飛龍道:「房德聲以前會見過那隻真武林金獅麼?」

  勝雪紅道:「這就不得而知了,他不是武林人物,應不會去競技大會觀戰,過了他既是一位有名的金匠,對名家甚品可能也有愛好。在聽到武林中有那麼一只武林金獅時說不定也會專程前去觀賞。」

  語聲微停,接著道:「總之,這個疑問要等見著房德聲本人,才能得到答案。」

  麥飛龍道:「咱們就返回長安找房德聲去?」

  勝雪紅道:「不,咱們先找較近的『鐵蓮神尼』和『囫圇香書生』,尚無所獲,再返回長安找房德聲,如房德聲的回答能使咱們滿意,便再赴華山派及山西女判官那裡偵查。」

  麥飛龍道:「好,但攏『鐵蓮神尼』和『囫圇香書生』咱們不妨分頭進行,你找『鐵蓮神尼』,我找淚圇吞書生』如何?」

  勝雪紅道:「好是好,可是咱們分開之後,要怎樣再度會晤?」

  麥飛龍道:「二十天後,咱們仍在長安玄武門的狀元客棧晤面,然後一道去找房德聲。」

  勝雪紅道:「此去適智音寺,只有兩天路程,何不一道上觀音寺,再一道去子午嶺?」

  麥一飛龍說道:「這樣就多耽擱兩天的時間。」

  勝雪紅這:「鐵蓮神尼武功甚強,要是我查出她是竊獅之人,到那裡去找幫手對付他?

  麥飛龍道:「你可以折返崆峒派,通知司空瑜啊。」

  勝雪紅楊揚峨眉,說道:「既然你執竟如此,就這麼辦吧!」

  麥飛龍道:「這附近似乎無城市,咱們找一戶人家借宿一夜,明早再分道揚徽。」

  兩人放是上馬復行,走了幾里路,見到一個大戶人家。兩人乃自稱兄妹,向主人求宿,主人慨然應允,請他們入屋一宿無話,次日早晨,兩人吃了主人一頓早膳,即道謝而別,勝雪紅乘騎南下,前往觀音寺麥飛龍則跨上他的黑龍,直奔陝西子午嶺而來。

  麥飛龍走了七天,才抵達子午嶺。

  關與囫圇吞書生求榮這個人,麥飛龍已聽勝雪紅詳述過,知道他是個武功出眾,而卻喜歡附庸風雅的人,平日在家養尊處優,喜作書生打扮,更喜愛吟詠,但吟即都是「牙慧」,因此得了個「囫圇吞書生」之號,人家是在譏諷他不知咀嚼,他卻因每得「書生」之譽而沾沾自喜-一是一個可笑的人物!

  但是,勝雪紅後來卻又補上一句話,她說:「你如果因此認為高求榮是個滑稽人物,那就大錯特錯了!」

  所以,麥飛龍對即將見面的「囫圇吞書生」是懷著一顆戒懼之心的。

  未到嶺下,看見一個老樵夫挑柴由嶺上下來,麥飛龍便下馬拱手落:「這位老丈請了。」

  老樵夫連忙歇下擔子,拱手還禮道:「請,老弟台有何見教?」

  麥飛龍一指前方道:「這座山,就是子午嶺不錯吧?」

  老樵夫道:「不錯,正是子午嶺。」

  麥飛龍道:「聽說嶺上住著一位書生,名叫高求榮,有沒有?」

  老樵夫臉上本來一直掛著笑容,一聽「高求榮」三個字,神色頓時冷淡下來,答道:

  「不錯!」

  麥飛龍道:「小可有事找他,不知由那條路上山才能找到他的住處?」

  老樵夫彎身挑起擔柴,愛理不理地道:「順著後面這條山徑上去,就可找到!」

  說罷,大步而去。

  麥飛龍發現老樵失而有憎惡之色,不禁有些奇怪,暗忖道:「怎麼回事?囫圇吞書生竟如此不受附近老百姓的歡迎麼?」

  他聳聳肩,隨即騎上嶺。

  循著山徑婉蜒而上,行約頓策光景項大光冥,來到了嶺上,果然看見了一座莊院。

  在院不大,卻頗幽雅,四面圍著竹籬,裡面有花圃和一些盆景,籬門上模懸著一匾,寫著「子午後」三字,字體卻不太高明。

  麥飛龍南抵門前,就聽到屋中響起一個破鑼般的女人聲音:「小賊種!你瞧你又把尿拉在褲子上了!」

  然後是「拍!」的一記巴掌聲,屋裡的小孩登時「哇哇」大哭起來。

  接著,有個老姐的聲音叫道:「好啦!好啦!別哭了,到奶奶這邊來!」

  麥飛龍暗暗好笑,又忖道:「這『子午嶺』頗有書香之氣,屋中名人卻非書香人物,可笑!」

  當下,將坐騎拴好,走近籬門舉手敲了三下。

  屋中立刻又響起那破鑼般的女人聲音,問道:「誰呀?」

  隨著話聲,一個胖嘟嘟的婦人由屋內走出。

  她的年紀頂多只有三十出頭,卻腰粗如鼓,渾身是肉,雙穎好像兩塊大餅,皮色白裡透紅,可以看出她不胖的時候是頗有幾分姿色的。

  她打開籬門,一見到麥飛龍,細眉微微一攀,略現敵意的問道:「找誰?」

  麥飛龍拱手道:「請問大嫂,這是高大俠的佳處吧?」

  胖婦人道:「是的!」

  麥飛龍道:「高大俠在家麼?」

  胖婦人道:「在!」

  麥飛龍:「小可終南麥飛龍,有事求見高大俠,煩請大嫂通知他一聲如何?」——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