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吐露真情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麥飛龍極力使自己的神色顯得平靜,道:「掌門人請勿激動,晚輩兩人雖是奉命追究真武林金獅的下落,但虛無向貴派興師問罪之意。」

  司空瑜雙目精光暴射,沉哼一聲道:「說話不用這麼拐彎抹角,你實說一句,令師等人是否認定真武林金師是在敞派手中丟失的?」

  麥飛龍仍以和氣的臉色和聲調道:「掌門人不妨平心靜氣的想想看,貴派於七月十五日晨將武林金獅抬入武林殿後,它便一直處在眾人的眼底下,而美人幫主及家師由天一真人手裡收下它後,又未曾離開競技場一步,所以若說它是在貴派移交給大會之後被人掉換的,那是萬無可能之事。」

  司空瑜冷笑道:「因此你們便認定是敞派掉換了的?」

  麥飛龍道:「請客晚輩再聲明一次,發現武林金獅是贗品時,天一真人及逍遙翁均仍在場,他們都不認為這是貴派有意造成的,因此均無責怪貴派之意,只想弄明白這是怎麼回事,槍追回真武林金獅面已。」

  司空瑜重重的在幾上拍了一掌,忽然道:「不管他們責怪不責怪,他們既認定真武林金獅是在敞派手中遺失的,這對敝派便是一種侮辱!」

  麥飛龍道:「掌門人若承認是遺失,便算不得什麼,對貴派令譽也無什麼損傷,常言道得好,明槍易躲暗箭難防,誰也保不定不受歹人計算……」

  司空瑜截口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麥飛龍頓了頓,才道:「晚輩斗膽作一猜測,可能有人故意與貴派為難,盜走了『武林金獅』,因此,掌門人在不得已之下,只好另鑄一隻『武林金獅』……」

  司空瑜又猛拍茶几,道:「胡說!」

  麥飛龍欠身道:「請恕晚輩放肆,這事情既已發生,彼此似應。心平氣和……」

  司空瑜又截口道:「老夫只有一句要說,此事與敝派無關,敝派沒有對此負責之必要!

  勝雪紅臉上一直掛著嬌笑,不為對方咄咄逼人的氣勢所奪,這時又接口笑道:「是麼?」

  司空瑜忽沖沖道:「不錯,那夭老夫親自把武林金獅交給天一真人,當時在場共同驗收的還有少林、昆侖、峨嵋、終南、青城、華山、長白、丐幫八位掌門人,既然當時已驗視無化沒有發現武林金獅是贗品,敞派責任已了,沒有再對武林金獅負責的義務!」

  勝雪紅道:「那麼,有件事情,掌門人不知又該作何解釋?」

  司空瑜目光炯炯道:「何事?」

  勝雪紅微微一笑道:「貴派因何臨時退出競技大會?」

  司空瑜斷然道:「此事與外人無關,用不著解釋!」

  勝雪紅脆笑道:「掌門當然可以不必解釋,卻也阻止不了外人的懷疑猜測。」

  語聲微頓,接著眉梢一挑,又笑道:「掌門人可願聽聽小女子的猜測麼?」

  司空瑜沉聲一哼,緊繃著臉孔,但可以看出他確是想聽聽她的猜測。

  勝雪紅笑道:「小女子的猜測是:貴派因心虛之故,才不敢參加競技大會。」

  不容司空瑜開腔,緊接著又道:「這種猜測雖不一定合理,但一旦武林金獅被掉包的清息傳開之後,相信人人都會這樣猜測!」

  司空瑜面上升起一抹冷峻的笑容,一字一字道:「姑娘何不想想看,假如是敞派換下了真的武林金獅另鑄一隻假的交還給大會,那麼敞派絕不會心虛不敢參加競技,相反的敞派更會盡全力參加各項競技因為敞派已連得兩屆武林金獅,只要再在本屆獲勝,武林金獅便永遠是我們之物了!」

  勝雪紅道:「對,但是貴派對退出競技大會不作解釋,總不免被人生疑,換言之突然退出競技大會,必與武林金獅一出問題有關!」

  司空瑜面上肌肉跳動不止,顯見心中十分憤怒,瞪望勝雪紅良久,忽然眼皮一垂,長嘆一聲道:「也罷,你一定要知道原因的話,老夫可以告訴你,敝派退出競技大會的原因,是為了避嫌!」

  勝雪紅問道:「避甚麼嫌?」

  司空瑜看了麥飛龍一眼,道:「此事與終南派有關,終南派在第五、六兩屆的武林競技大會上獲得連勝。

  在第七屆競技大會之前,他們終南派突然發生那場變故,使得他們無法參加競技,而敝派卻在第七、八屆競技大會上獲勝了,因此武林中就有了風語,說終南派那場變故是敞派的,所以為了洗清這種嫌疑,老夫才決定放棄參加第九屆的競技大會,寧願放棄極有希望永久保有武林金獅的機會!「

  話聲至此一頓,然後重重地接道:「這就是敞派退出本屆競技大會的原因!」

  勝雪紅點了點首,輕笑一聲道:「這種解釋,十分合乎情理司空瑜修眉一軒道:」姑娘不相信?「

  勝雪紅搖首笑道:「不,小女子只是覺得奇怪,為甚麼武林中人曾懷疑終南派那場災難是貴派幹的呢?試想貴派在參加第七屆競技大會之前,益無把握放除去終南一派之後,便可一定獲勝。」

  司空瑜須首道:「姑娘說得對!」

  勝雪紅道:「而且貴派後來在第七、八兩屆競技大會上獲勝,也都是憑的真功夫,並非使了甚麼鬼域技倆。」

  司空瑜又領首道:「不錯,那也是有目共睹的事實!」

  勝雪紅道:「既然如此,掌門人又何必把那些風言放在心上?凡是有識之土,都知道那種謠言是毫無根握毫無道理的!」

  司空瑜目光一凝,沉聲道:「姑娘這樣說,是對老夫的解釋表示懷疑?」

  勝雪紅道:「不,小女子只是覺得掌門人不該留視那些毫無根據的謠言。」

  言下之意,正是對他的解釋表示懷疑和不信。

  司空瑜冷然說道:「人言可畏,老夫豈能不予重視!」

  麥飛龍歉然道:「掌門人果真為了避嫌要退出競技大會,那晚輩願代表敞派向掌門人致歉。」

  司空瑜道:「這倒不必。」

  麥飛龍道:「如今言歸正傳,晚輩誠懇的向掌門人提出請求,希望掌門人能為我們解答真武林金獅失蹤之謎,因為武林金獅代表整個武林的尊嚴和威信,一旦落入歹徒手中,後果是不堪設想的,尚祈掌門人以整個武林為重……」

  司空瑜搖手打斷了他的話。

  以堅定的語氣道:「老夫再聲明一次,-一本屆大會主辦人及各派掌門人既已當場對武林金獅驗收無訛,敝派便沒有再對武林金獅的真偽負責主義務!」

  說到這裡,轉對待文在一旁的舒鳴宇和司空若青吩咐道:「嗚宇,若青,老夫人內歇歇,你們好好招待貴客,不可怠慢!」

  言畢,起身欲去。

  這其實是在下逐客令!

  麥飛龍心中火了,道:「掌門人且慢!」

  司空瑜停步問道:「麥世兄有何指教?」

  麥飛龍探手懷中,取出「金獅令旗」,起立道:「晚輩奉有家師之命,一旦事情無法解決時,便可行使『武林盟主』的權力!」

  司空瑜見他「請」出盟主今物,「金獅令旗」行了一禮,冷冷道:「麥世兄既有盟主今物,便如盟主親臨,請吩咐便了。」

  麥飛龍:「晚輩現在要看看貴派過去六年藏放武林金獅之處。」

  司空瑜不敢拒絕,頷首道:「好,請隨老夫來!」

  說罷,舉步向廳外走去。

  麥飛龍和勝雪紅跟了出去。

  司空瑜領著他們出了茶廳,來到一座殿堂前,一指堂中說道:「這是敞派祖師爺的殿堂,過去六年,敝派便是把武林金獅供在堂中索上的。」

  麥飛龍道:「可以進去看看麼?」

  司空瑜「哼!」的一笑道:「麥世兄有』金獅令旗』在身,何處不可進入!」

  說著,跨入殿堂。

  殿堂內布置莊嚴肅穆,香菸綠繞,正中供奉一尊雕刻的老人像,頭戴諸葛巾,身穿長袍,長劍垂腰,神態軒昂而清逸,顯然是崆峒派的開山祖師!

  每一門派都有一位開山祖師,也都供奉著開山祖師的神像,而每一門派也都視這種地方為神聖不可侵犯之地,是絕對禁止外人進入的。

  麥飛龍自然明白這種規律,所以在跨入殿堂之後,連忙先向那尊老人神像拜了三拜,表示對他們崆峒派的尊敬之意,也表示對冒犯致歉。

  司空瑜指殿堂上一張八仙桌,一道:「那只武林金獅,原就供奉於那張桌上。」

  麥飛龍趨近八仙桌看了看,見桌上有四個顏色與桌面不同的紅點,顯然是放置武林金獅所留卞來的腳印,心知他們確是把武林金獅供奉在桌上不錯。當下轉移視線,打量殿堂後面,問道:「這殿堂後面沒有通路吧?」

  司空瑜道:「沒有。」

  麥飛龍仰頭望望殿上的一個小天窗,又道:「換句話說,這座殿堂除了殿門之外,沒有其他出口了?」

  司空瑜道:「不錯」

  麥飛龍道:「掌門人是否經常派人看守?」

  司空瑜道:「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日夜均有人在此看守。」

  麥飛龍點點頭,道:「如此看來,任何武功奇絕的人物,都別想進入此殿換走武林金獅了?」

  司空瑜道:「正是如此。」

  麥飛龍笑道:「但武林金獅卻已變成一曼鷹品,這又該作何解釋呢?」

  司空瑜冷冷道:「老夫不知道!」

  麥飛龍道:「掌門人相信不相信有人能在眾目睽睽的武林競技大會上運入一隻假的武林金獅,換定真的武林金獅?

  司空瑜仍以冷峻的語氣道:「如果事先把一隻假的武林金獅藏放在武林殿中,乘大家的注意力集中於競技場上時,削將真假對換,那也不是全無可能之事。」

  麥飛龍道:「但如何把真的運出去呢?」

  司空瑜道:「不必立刻運出去,仍把它藏在武林殿中,等競技大會結束,觀眾都走了之後,即可從容將真的武林金獅帶走。」

  麥飛龍道:「這不大可能,因為那天在武林殿中的人不少,除了天一真人之外,還有該派的數十個道土,若說他們都沒發現……」

  司空喻似乎很喜歡打斷別人的話,截口冷笑道:「不錯那麼大的一隻金獅,若有人在殿中移花接木以假換真,不可能無一發現,但是……」

  語聲微頓,目露清光,一字一字道:「你們師徒為何只懷疑敝派而不懷疑其他門派呢」

  麥飛龍聽得心頭一動。

  不錯,直到現在,他對武當派還沒有絲毫懷疑。

  武當派難道沒有一點可疑之處麼?

  如果武林金獅是在武林殿中被人掉換了的,那麼應話是「近水樓台」的武當派嫌疑為大!

  他們的確可以預先在武林殿中藏放一復假競技金獅,等全場觀眾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競技場上時,便在殿中悄悄將真的換下。

  但是,他們這樣做的目的何在?

  那望假武林金獅,一般也是用百斤黃金鑄成的,他們換走真的武林金獅,有何利益可言呢?

  為了榮譽?

  不,榮譽是絕不可以「偷」的!

  為了打擊武林競技大會?

  也不,武當派乃是歷史悠久的名門大派,他們如果反對舉辦競技大會,那麼不參加也就是了,又何必掉換武林金獅來打擊競技大會!

  麥飛龍想到這裡,又覺得武當派沒有可疑之處,不禁輕嘆一聲道:「晚輩覺得武當派沒有換走真的武林金獅之理…

  司空瑜冷冷一笑道:「難道敞派就有換下真武林金獅之理麼?」

  麥飛龍道:「晚輩並未懷疑貴派換下武林金獅,只是說可能有人盜走武林金獅,迫使貴派不得不另鑄一隻假的代替。」

  司空瑜面現怒色道:「你們既然一口咬定武林金獅在敞派手失去的,那麼儘管運用『武林盟主』的權力進行澈查便了,等查出證據,再來和老夫說話!」

  麥飛龍覺得已不能再在他們崆峒派呆下去,只得拱手一揖道:「好,晚輩等就此告辭,但請容晚輩再嘮叨一句,晚輩此來本是懷著一顆誠懇之心,要和掌門人合力追回武林金獅的,如今掌門人既執意如此,將來一旦查出武林金獅確是貴派所遺失,到那時候,貴派的名謄著受到損害,晚輩將不負任何責任!」

  語至此,向勝雪紅一招手,道:「勝姑娘,咱們走吧!」

  兩人於是跨出殿堂,一直向莊院外面走去。

  舒鳴字和司空若青維持禮貌,送他們到莊院門外,拱手說了一聲「二位好走」即行返回了莊內。

  麥飛龍走下一段山路,回頭看不見莊院時,才苦笑一聲道:「哼,這位掌門人的脾氣好大呀!」

  勝雪紅道:「做賊心虛的人往往如此!

  麥飛龍道:「你認為一定是他們幹的?」

  勝雪紅道:「毫無疑問!」

  麥飛龍:「是故意換下真武林金獅?還是因被盜而另鑄一隻以代替?」

  勝雪紅道:「都有可能!」

  麥飛龍道:「如是畜意換下真的武林金獅,目的何在?」

  勝雪紅道:「我現在也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麥飛龍嘆道:「榮譽,不是用『偷』所能獲得的,所以我認為他們是因真獅被盜,為了維護他們崆峒派的名譽,因而另鑄一隻代替的成分居多。」

  勝雪紅道:「但你的誠懇卻沒有感動他,他好像寧願身敗名裂也不肯承認真獅被盜。」

  麥飛龍道:「是的,這是他的愚蠢處,假如他現在承認真獅被盜,咱們可以為他保守秘密,使他們控洞派的名譽不受損它,但他如不要,真是不可吸解。」

  輕輕一嘆,接著問道:「你認為崆峒派是否有可疑之處?」

  勝雪紅道:「沒有。」

  麥飛龍道:「理由何在?」

  勝雪紅道:「他們是歷史悠久的名門正派,絕不敢做出達種事情」

  麥飛龍道:「我也是這樣想,但假如真獅是在武林殿中被掉包的,那麼除了他們正當派之人,絕不會有別人。」

  勝雪紅忽然停步道:「你聽,好像有人追下來了!」

  麥飛龍也聽到身後山路上傳來一片快疾的腳步聲,當即停步轉身,冷笑道:「難道他們還不肯讓咱們下山?

  勝雪紅笑道:「果真如此,豈非欲蓋彌影,不打自招?」

  一語甫畢,來人已在峰彎那邊出現。

  是舒鳴字。

  他一見到麥飛龍和勝雪紅,立刻招手喊道:「二位慢走,敝派掌門人有請!」

  麥飛龍等他奔到面前,才問道:「何事?」

  舒鳴宇道:「家師請二位回莊,有事奉商。」

  麥飛龍轉望勝雪紅微笑道:「去不去?」

  勝雪紅道:「既是掌門人邀請,不回去便是失禮,去吧!」

  於是,兩人又隨舒鳴字返口峰上,舒鳴字這次領他們走到莊中一間書房門口,開聲道:

  「師父,麥少俠和勝姑娘回來了。」

  司空瑜拉開了房門,含笑道:「二位請進來。」

  態度已變得很和氣。

  麥、勝兩人行了一禮,舉步走入他的書房中。

  書房中,另有一位老者在座。

  司空瑜先將徒弟舒鳴宇譴走,才返身一指那位老者,笑道:「他是老夫的師弟,叫葛錦鴻。」

  擎天一劍葛錦鴻,在當今武林中亦是一位頗富盛名的人物,麥飛龍已聽師父說過,當即抱拳行禮道:「在下麥飛龍,拜見葛老前輩。」

  葛錦鴻起身還禮,微笑道:「不敢,二位請坐吧。」

  麥、勝兩人道過謝,就在他們對面靠壁的鼓凳上坐了下來。

  司空瑜似因剛才的態度欠妥,這時頗感難以開口。

  尷尬的一笑道:「方才老夫太過衝動,希望二位不要見怪。」

  麥飛龍欠身道:「不敢。」

  司空瑜長嘆一聲,道:「這件事情,不知該從何說起才好,老夫與敝師弟商量過後,覺得確實應該把真相說出來才對……」

  麥、勝兩人注視聽取,沒有接腔。

  司空瑜搓搓手,又嘆道:「我輩武林中人,最重視的就是『名譽』兩字,有時候為了名譽,且不惜拚掉性命,這究竟對不對,老夫也感迷惆。」

  麥飛龍開口道:「是的,名譽助人,名譽也能害人,但管見以為,要維護名譽,只能用正當的手段。」

  司空瑜點點道:「麥世兄年紀雖輕,卻懂得許多道理,倒今老夫汗顏了。」

  麥飛龍恭聲道:「晚輩直言無忌,尚望掌門人原諒。

  前空喻道:「在說出真相上前,老夫有個要求,希望二位為敝派保留面子,不要張揚出去。」

  麥飛龍點頭道:「掌門人請放心,晚輩保證守口如瓶便是。」

  司空瑜轉望勝雪紅道:「勝姑娘呢?」

  勝雪紅淺淺一笑道:「我們女人常被男人罵為長舌婦,好在我還是個姑娘,不是婦人。」

  司空瑜苦笑了一下,道:「這件事著傳揚到江湖上去,敞派的聲譽將一落千丈,永遠抬不起頭來,所以老夫才對二位提出這個要求。」

  凝容慨嘆一聲,又道:「敝派創派至今,也有三百多年的歷史了,雖然比不上少林武當二派,但這些年來由誕連獲兩屆武林金獅,卻也甚受武林同道的崇仰,想不到如今竟發生了這種事情……」

  麥飛龍道:「發生了甚麼事?」

  司空瑜道:「麥世兄猜的不錯,那只武林金獅是在敞派手裡被人竊去的!

  麥飛龍道:「是何時被竊的?」

  司空渝道:「是三月前的一天夜裡,方才老夫已說過,敝派確是把武林金獅供奉放祖師爺的殿堂中,日夜均派有兩個門下輪流看守,白天看守每一個半時辰一換,夜間看守每看一個時辰一換,那天夜裡,當兩個接班的門下去到殿堂時,發現原在看守殿堂的兩個門下倒在地上,而供奉在殿堂內的武林金獅已不翼而飛!

  勝雪紅問道:「貴派那兩位門下被殺了?」

  「司空瑜搖搖頭道:」沒有,他們只被人使用鐵蓮子打昏穴,老夫把他們救醒後,他們竟還不知發生了甚麼事情!

  勝雪紅道:「這是說:」他們是在毫無所寬的情況下被人發出鐵蓮子打中昏穴的?「司空瑜道:「正是。

  勝雪紅道:「殿堂內有沒有留下什麼痕跡?」

  司空瑜道:「沒有,事後老夫搜遍了整座山峰,連一個足印也沒有發現。」

  勝雪紅道:「這麼說來,竊去武林金獅之人,是個武林高手了?」

  司空瑜道:「是的。」

  麥飛龍道:「那兩顆鐵蓮子呢?」——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