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粉面鐵心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勝雪紅道:「你在這扶風一地,一共勒索了人家多少院財?」

  屠龍手道:「沒……沒多少。」

  勝雪紅峨眉一挑,加力踩下。

  屠龍手痛得面部扭曲成一團。大叫道:「我說!我說!

  勝雪紅笑道:「說呀!」

  屠龍手喘著道:「詳細數目已記不清,大約有千兩之數…

  勝雪紅道:「我要你還給人家。」

  屠龍手皺眉扭嘴,強忍劇痛道:「討來的銀子,小的就已花光了。」

  勝雪紅道:「真的麼?」

  屠龍手道:「真的!真的!小的若是說謊,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勝雪紅道:「你是上個月到扶風來的,一月之內花掉千兩銀子,怎麼花的呢?」

  屠龍手購響地道:「小的嗜賭好飲,都……輸光喝光了。」

  勝雪紅道:「既然還不了銀子,可得向人賠個不是才行!」

  屠龍手連聲道:「是是,小的這就去向鎮上居民賠不是,請姑娘……」

  勝雪紅接口笑道:「高抬貴腳!」

  屠龍手道:「是是,請姑娘高抬貴腳。」

  勝雪紅道:「你向對面那家鐵匠鋪老闆勒索了多少?」

  屠龍手道:「一兩銀子罷了。」

  勝雪紅道:「去把銀子還給他,然後回到這邊來!」

  屠龍手點頭道:「好的,好的……」

  勝雪紅冷笑道:「你家姑娘就坐這樓上看著,你若妾想逃走,可得準備吃苦頭!」

  屠龍手道:「不敢。」

  勝雪紅這才鬆開踩住他右掌的腳,嬌叱道:「速去速回!」

  這比大家才音到他將手試只見他的五個指頭又扁又紅,指甲脫落,簡直可說血肉模糊!

  屠龍手用左手緊握著右手,慢慢站起身子,垂頭喪氣地向樓梯口走去。

  勝雪紅忽然又喝道:「回來!」

  屠龍手渾身一震,轉身畏怯地道:「姑娘還有何吩咐?」

  勝雪紅伸手道:「金碗給我!」

  屠龍手著慌道:「這個……」

  勝雪紅杏目一瞪,叱道:「叫你拿出來,你就拿出來!」

  屠龍手不敢違拗,摸出了被她捏扁的金碗,遞到他手上央求道:「這個金碗,是小的僅有的僅有財產,希望姑娘發發慈悲,等下仍請賜給小的,如何?

  勝雪紅道:「回來就還給你!」

  展龍手連聲稱是,轉身跑下樓去了。

  勝雪紅轉對堂棺笑道:「堂館我們點的酒菜還沒好麼?」

  那堂值早已看傻了限,一楞一楞的,一時竟沒聽見勝雪紅的招喚。

  麥飛龍敲敲桌子叫道:「堂值,快把酒菜送來啊!」

  那堂倌這才如夢初醒,忙的一疊聲道:「是是,就來!就來!」

  冬冬冬的跑下去了。

  這時候,屠龍手已走到斜對面那家鐵匠鋪門口,他掉頭問酒樓上望了望,看見勝雪紅正憑窗含笑監視,只得老老實實摸出剛才強討的一兩銀子,送還鐵匠鋪那老頭子。

  那老頭子已聽說他在酒樓上吃癟之事,知道他不敢再在鎮上生事,故放心的收回銀子。

  屠龍手默默的轉回酒樓,從他的神情上看,可知他很不情願回到酒樓,但是他捨不得那隻金碗,那隻金碗所蘊含的榮譽雖已「扁」了,但拆算銀子可還值得一於兩以上!

  他回到樓上時,麥飛龍與勝雪紅已在進食。

  勝雪紅看也不看他一眼,邊吃邊說道:「跪下第侯,等你家姑娘吃飽了再說!」

  屠龍手登時面紅耳赤,幾乎要哭出來,道:「姑娘,得饒人處且饒人,何必……」

  勝雪紅冷笑道:「叫你跪下你就跪下,再唱蘇,姑娘就不還你金碗!」

  她發怒時,目光清澈明亮,有一種令人不寒而懼的感覺,使人提不起反抗的勇氣。

  屠龍手垂下頭,屈膝跪下。

  勝雪紅用筷子指著一盤紅燒鯉魚,望著麥飛龍脆笑道:「這條紅燒鰱魚燒得不錯,你吃吃著,」

  麥飛龍含笑道:「我知道,我本來就喜歡紅燒鯉魚……」

  勝雪紅道:「你說你很講究吃,想必各地方的名菜都嚐過了。」

  麥飛龍道:「不敢說都已嚐過,只不過走到那裡吃到那裡罷了。」

  勝雪紅笑了笑又道:「你認為哪地方的菜最好吃?」

  麥飛龍道:「廣洲,那地方的東坡肉,鹽燒雞,大雞三味,叉燒包,我都愛吃。」

  勝雪紅道:「人說吃在廣洲,穿在杭州,住在蘇州,玩在揚州,這說法可能不錯。」

  勝雪紅道:「你對其餘的『穿,住,玩』講究不講究?」

  麥飛龍道:「我還講死。」

  勝雪紅微笑道:「你喜歡怎麼死?」

  麥飛龍喝了一口酒,才笑道:「死得其所,死得其時,死得安心,死得有意義。」

  勝雪紅道:「但死是由不得你作主的呀!」

  麥飛龍道:「也不盡然,古代英雄豪傑,不乏從容赴義之士他們的死是自己作主的。」

  勝雪紅道:「如果你遇上一個武功比你厲害數倍,你雖不想死,他卻能殺死你,那又怎樣?」

  麥飛龍道:「盡人事而聽天命,盡義而死,雖死猶生,也算死得有意義。」

  勝雪紅微微一笑道:「與君一席談,勝讀十年書,麥公子立身處世,光明磊落,正氣凜鍵,令人敬佩!」

  麥飛龍笑笑道:「好說,這些都是家師教我的,我覺得不錯,所以奉為桌圭。」

  勝雪紅忽然轉對跪在一旁的屠龍手笑道:「范金髮,你有沒有去看過本屆的武林競技大會?」

  屠龍手搖頭道:「沒有。」

  勝雪紅道:「那麼,聽說過誰是本屆『武林金獅傭得主麼?」

  屠龍手道:「聽說『武林金獅』被終南派和美人萊所共得勝雪紅道:」終南派只派出了一位技者,他一人獨得三隻金碗,兩隻銀碗,一隻銅碗,為他們終南派贏得最高榮譽,你知道他是誰?「

  唐龍手道:「據說他叫麥飛龍。」

  勝雪紅伸手指了指麥飛龍,笑道:「他就是麥飛龍!」

  麥龍手睜大了眼睛,驚駭萬分道:「啊啊,真……真的麼!」

  勝雪紅冷冷一失道:「你如不相信,不妨向他討教一番。」

  唐龍手驚愕道:「那麼,姑娘必就是美人幫的人了?」

  勝雪紅道:「不錯,你家姑娘姓勝名雪紅,將來你若要報仇,隨時候教!」

  屠龍手本來還有些不服氣,這下知道了眼前的人是美人幫的姑娘和終南派的麥飛龍,登時涼了半截,連忙磕頭道:「不敢,小的有眼不識泰山,望二位寬恕。」

  勝雪紅笑道:「我會寬恕你的,但絕對不是無條件地釋放。」

  屠龍手膽戰心涼,道:「姑娘著帶小的去見敝幫幫主,那倒不如現在打死小的好了!」

  勝雪紅道:「我才懶得帶你去見『鐵面神丐芮老六』哩!」

  屠龍手聽了心頭略寬,但仍滿腹驚樓,問道:「不然,姑娘要……

  怎樣處置小的?「

  勝雪紅冷冷道:「等下你就知道,現在不必多問!」

  屠龍手黯然揖,低頭無言。

  麥飛龍也猜不透她要怎樣處置他,見她不說,也就不想問,當下埋頭大吃起來。

  不久,兩人都吃飽了。

  勝雪紅道:「這次由我付賬。」

  她召來堂倌,付了賬後,起身踢了屠龍手一下,叱道:「」跟我們下樓,要用爬的!「屠龍手駭了一跳,失聲道:「用爬的?」

  勝雪紅冷冷道:「不錯,你在這鎮上橫行了一段日子,今天姑娘要折折你的威風!」

  屠龍手哭著臉要求道:「勝姑娘你開開恩,小的發誓不再向人強索錢財便了,這跪著爬行,實在太難看了。」

  勝雪紅峨眉一揚,眉梢跳間動著殺氣,冷冷道:「你爬不爬?」

  屠龍手連連磕頭道:「姑娘開恩,給小的一點面子,小的來世願效犬馬……」

  股雪紅截口道:「你不爬,姑娘就帶你去見『鐵面神丐芮老六』!」

  屠龍手對自己的幫主,似比對閻王更為畏懼,聽了面色蒼白,只得點一點頭,道:

  「好,我爬!我爬!」

  勝雪紅向麥飛龍擠眼。一笑,說道:「咱們下去吧!」

  兩人於是並肩下樓。

  麥飛龍手像一隻狗般,四蹦著地,跟著便爬行下樓。

  勝雪紅走出酒樓,掉頭道:「好好跟在我們馬後,若敢不從,叫你血濺五步!」

  說著,解開馬索,攀鞍上馬。

  這時,附近的居民和過路人都圍上來了。

  屠龍手的一張臉,紅得像要溢出血來,但他不敢反抗,因為他並不是一個有志氣的人,他和一般人一樣很怕死。

  麥飛龍覺得她對他的處罰太過份,本想勸她放手,但轉而一想,又覺如此析辱屠龍手,可迫使他無顏再在扶風為惡,可為鎮上居民除去一害,乃打消了替他說情之念,跟著上馬坐定。

  然後他們一齊策騎前進,順著鎮上的街道,徐徐的行去。

  屠龍手隨在後面爬著。

  他的右手五指已被勝雪紅踩碎,血仍在流著,此刻還要在地上爬,其痛苦自是可想而知。

  但是,跟在他後面看熱鬧的人沒一個替他難過的,他們就像看到一頭為害人畜,而已被捕獲的猛虎,個個面帶笑容,人心大快!

  勝雪紅故意走得很慢,好讓屠龍手跟得上,也存心讓鎮上百姓把屠龍手的曙臉看個清楚。

  這一幕「人學狗爬」的情景,很快轟動了整個扶風鎮,隨後觀看的人愈來愈多,而所經之處,還有不少人大放鞭炮。

  勝雪紅轉臉笑望麥飛龍道:「咱們尚真成了一對俠侶!

  麥飛龍笑了笑,道「不要太過份了,饒了他吧。」

  勝雪紅道:「你心軟」

  麥飛龍道:「我認為應適可而止。」

  勝雪紅道:「也罷,到了街屋就放他走。」

  不久,已來到街尾。

  勝雪紅勒住坐騎,取出金碗,丟到居龍手面前,叱道:「拿去!今後若再侍技為惡,當心你的狗頭!」

  屠龍手撿起了金碗,急急的塞入懷中,低頭不語。

  勝雪紅冷笑道:「你好像沒聽見我的話?」

  屠龍手吃了一驚,連忙磕頭道:「聽見了!聽見了!小的一定洗手革面,重新作人……」

  勝雪紅「哼」!的一笑,與麥飛龍同時一抖馬索,催動坐騎,向鎮外疾馳而去——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