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長安龍鳳會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天一真人目送她們的身形消失在夜色中後,面上呈現出一種困惑的表情,輕聲道:「這位美人幫主真是莫測高深……」

  逍遙翁笑道:「老朽有一種感覺,這位美人幫主好像急於要得到那隻『武林金獅』!」

  天一真人點頭道:「不錯,方才她說每屆競技大會均會到場觀戰,可見她想奪得『武林金獅』的用心已經很久。」

  逍遙翁又道。「此外,老朽覺得她是個亦正亦邪的女人。」

  天一真人點頭表示同意他的看法。

  終南一劍仙接腔道:「但無論她是怎樣的一個女人,她們今天奪得半隻『武林金獅』,憑的卻是真功夫。」

  天一真人道:「對,所以貧道敢說她和『武林金獅』的失竊無關。」

  逍遙翁哈哈一笑道:「掌教如此說,就表示你心裡會對她有過懷疑了?」

  天一真人笑了笑道:「由於她太神秘,而且首先指出這隻『武林金獅』是膺品,因此貧道對她確會有些懷疑,但是後來一想……」

  說到此,聲音一低,接下道:「如果她是竊取『武林金獅』之人,應該不會再派人來參加競技大會,越老以為然否?」

  逍遙翁點點頭。

  天一真人傳轉終南一劍仙問道:「白掌門人打算何時下山?」

  終南一劍仙道:「等下就走。」

  天一真人一指那隻假「武林金獅」道:「這隻『武林金獅』怎麼辦?」

  終南一劍仙笑道:「自然要帶它回去,它雖非原來那隻『武林金獅』,但敝派是在競技大會上得到它的,因此雖是假的,也是一種榮譽。」

  天一真人連連點頭道:「當然,貧道是問白掌門人如何拾它下山?」』終南一創仙哈哈笑道:「區區一百千之物,掌教難道以為我們師徒抬不動麼?」

  天一真人搖頭道:「不,以往奪得『武林金獅』的門派,都像迎神一般,打鑼打鼓的把它抬回去,如令貴派只有你們師徒兩人,難不成你們師徒要親自把它拾下山?」

  終南一劍仙笑道:「這有何不可?」

  天一真人道:「白掌門人乃一派之尊,豈可作夫役之事,還是讓貧道派幾個門上替你們抬它下山吧?」

  終南一劍仙婉謝道:「掌教盛意心領,還是由我們師待親自抬下山好些。」

  麥飛龍道:「師父,我們可以把它綁在黑龍身上,讓它馱下山。」

  終南一劍仙這才想起還有一匹馬,笑道:「對,你快去牽它來。」

  麥飛龍便去武林股後的馬廄裡牽來黑龍,師徒倆立刻動手把「武林金獅」綁上馬鞍。

  然後,麥飛龍又把三隻金碗,兩隻銀碗和兩隻銅碗小心的放人革囊中。

  終南一劍仙開始動身下山,便向天一真人及逍遙翁拱手道別。

  於是麥飛龍牽著黑龍,在天一真人和逍逍翁的恭送下,師徒倆離開了武林競技場,循山路下山。

  走出一段山路,回頭不見武林競技場時,麥飛龍才嘆了一口氣道:「這真是豈有此理之事,咱們辛辛苦苦的參加競技,結果奪得到的卻是一隻……」

  終南一劍仙忙道:「別說了!」

  麥飛龍也立刻警覺,便把底下的話咽了回去。

  不錯,半個時辰之前,武林競技場上曾有數以萬計的武林人,現在雖然已看不見一個人影,但可能還有少數人留在山中未走一也說不定有人正在暗中窺視!

  目前,隱瞞真獅被竊,是非常重要的事。

  但麥飛龍確實感到萬分沮喪,他簡直無法忍受這種打擊,幾乎拚掉性命得到的「武林金獅」居然是贗品,這是從何說起呀!

  武林金獅,雖然是用百斤黃金鑄成的,但它最大購價值乃在「榮譽」兩字,而要得到這種「榮譽」,唯一途徑便是參加競技,擊敗所有的競技者,除此而外,若以非法手段奪得,又有什麼「榮譽」可言?

  竊去武林金獅者,究竟居心何在?難道他只為了供自己個人欣賞?難道他不怕惹禍上身?

  麥飛龍百思不解,他仰望著夜空上的星斗,心中暗暗發誓,道:「我一定要把真的『武林金獅』追回來!那怕追回來的時候,就必須移交給美人幫主……」

  七月三十日。

  長安。

  午後不久,玄武門附近的「狀元客棧」門前,馳來了一輛華麗的馬車……

  這輛馬車的車廂,裝飾得像一頂花轎,美侖美奐,金碧輝煌!

  店小二一看馬車,就知道來了貴客,連忙急迎而出。

  駕車的是一名面貌醜惡的錦衣大漢,他把馬車停發,即轉到馬車後面,打開了車廂門。

  剎那間,店小二的眼睛發直了。

  因為,他萬料不到車中乘客竟是一位絕代的麗人!

  別說是少年麗人,就是一般婦女,也很少單獨前來投宿客棧的。

  店小二俊楞楞的站立著。

  一時之間竟忘了上前招呼。

  那麗人態度很大方,下了馬車後,便向店小二發問道:「小二哥,你們客棧中,可有一位姓麥的客人麼?」

  店小二如夢初醒,忙的哈腰陪笑道:「有!有!那位麥客官正在後面上房中,您姑娘要找他麼?」

  那麗人設立刻回答,她先向駕車的錦衣大漢揮揮手,叫他離去,才回對店小二道:「是的,我要見他!」

  她的語音輕脆悅耳,如黃鶯出谷,但卻帶著一種莊嚴,令人不敢輕慢。

  店小二如奉給青,深深的一躬身道:「是是,姑娘請隨小的來。」

  說罷,轉身領她入棧。

  來到後院一間幽靜的上房前,他舉手轉轉的敲了三下門,口中喊道:「客官請開門,有人找您來了!」

  房門開了,出現於眼前的,正是麥飛龍!

  他今天身穿一襲藍綢新衣,頭髮梳得一絲不亂,風度翻翩,真似一位濁世不群的佳公子!

  他對麗人的來臨一點不感意外,彬彬有禮的拱手一揖道:「勝姑娘別來無恙。」

  原來,這位麗人正是半月前參加「兵器對搏」而為美人幫贏得一只銅碗的勝雪紅!

  她好像是初次見到了麥飛龍,玉臉微微一呆,然後才檢枉一福,道:「麥公子好。」

  麥飛龍側身讓開,含笑道:「請進!」

  勝雪紅低首道:「謝謝。」

  移步走了進去。

  麥飛龍接著向店小二吩咐道:「小二,徹一壺好茶來!」

  店小二答應一聲,轉身砍去。

  麥飛龍又道:「慢著。」

  店小二忙又轉回身,滿面堆笑道「客官還有什麼吩咐?」

  麥飛龍掉頭向已在房中坐下的勝雪紅問道:「勝姑娘吃過午飯沒有?」

  勝雪紅微笑答道:還沒有呢。「

  麥飛龍便回對店小二道:「來兩碗磅蟹湯,燒一尾龍門鯉魚,一客水盆大肉,一客棗糕水盆大肉要橋子口的,懂不懂?」

  店小二聲應是,拔步奔去了。

  勝雪紅笑道:「你倒會講究吃的!」

  麥飛龍在她的對面坐下,含笑說道:「在下最大的毛病就是咀饞,一天不吃好東西,就會悶悶不樂。」

  勝雪紅噗吭一笑。

  她笑時露出一排整齊的貝齒,煞是動人。

  麥飛龍聳聳肩,改變話題道:「姑娘是單獨一個人來的?」

  勝雪紅道:「是的。」

  麥飛龍道:「能夠與姑娘共事,不勝榮幸之至。」

  勝雪紅道:「別客氣,奴家能力有限,今後若有不到之處,還請麥公子不吝賜教。」

  麥飛龍道:「不敢當,貴幫的姑娘,在下雖只見過七位,但卻認為勝姑娘最為不凡,非僅貌若天仙,而且端莊嫻雅,可想而知。」

  勝雪紅截口笑道:「好了,別再恭維為家了,我們談正經事吧!

  麥飛龍微微一笑,起身走去床頭,從包袱裡取出一面三角錦旗,遞給她看,說道:「這是家師選定的盟主令物,勝姑娘覺得好麼?」

  錦旗的兩面,各繡著一隻金色的獅子,邊緣有五彩絲毅,中間有「金獅令」三個字,製作得異常精美。

  勝雪紅讚道:「好漂亮!」

  麥飛龍道:「今後一年半,這種『金獅令旗』將代表家師的權威,頒行天下,見令如見人。」

  勝雪紅起身把「金獅令旗交還給他,笑道:」現在你有了這面『金獅令旗』,可以暢行天下,為所欲為了。「

  麥飛龍收下金獅令旗,正色道:「家師已明白說過。只想藉此重振敞派,並無意向武林人發號施令,當然家師系為『武林盟主』,有為武林排難解紛之責,若有人向家師請求解決困難,家師才會行使『武林盟主』的權力,除此而外,敝派不會為私事動用『金獅令』!」

  勝雪紅肅容道:「賢師徒志節清高,令人敬佩,請恕奴家無知之言。」

  這時,店小二把食物送進來了,麥飛龍等他把食物端上桌,施禮道出之後,便向勝雪紅笑道:「來,我們一道吃吧。」

  勝雪紅也不客氣,就在他對面坐下來。兩人相將默默進食,氣氛十分融洽。

  麥飛龍一邊吃一邊說道:「姑娘對追查『武林金獅』一事,有什麼高見麼?」

  勝雪紅道:「麥公子想必已有籌劃,先說來聽聽如何?」

  麥飛龍道:「家師之意是要在下先赴崆峒派拜訪該派掌門人司空瑜,請其解釋一番,看他對真獅失竊作何說明,再作道理。」

  勝雪紅道:「應該如此。」

  麥飛龍道:「那麼,我們何時動身?」

  勝雪紅道:「悉聽尊意。」

  麥飛龍道:「此去崆峒,路程極遙,勝姑娘打算坐車或是騎馬?」

  勝雪紅問道:「麥公子呢?」

  麥飛龍道:「在下那匹黑龍正在這客棧中。」

  勝雪紅道:「那麼,奴家也騎馬好了。」

  麥飛龍道:「姑娘也是騎馬來的?」

  勝雪紅道:「不,奴家是乘車來的,但沒關係,等下到馬場購買一匹便了。」

  兩人交談至此,覺得無話可說,就各自低頭靜靜的進食。麥飛龍吃著棗糕,只覺好像吃水蜜桃,身心都有一種無比舒服之感。

  他原以為美人幫主派來的人,必是如花風或林綴等刁蠻潑辣之女,可沒想到來的竟是自己最有好感的勝雪紅。

  當然,所謂好感,益無「愛」的成份在內,他對美人幫,仍存在著一份警惕,他只是覺得能夠和一個不習蠻不潑辣的姑娘一起共事,是一樁愉快的事罷了。

  勝雪紅輕輕放下筷子,說道:「你慢慢吃,奴家吃飽了。」

  麥飛龍道:「你吃得太少了。」

  勝雪紅取出香帕,輕試櫻唇,微微一笑,說道:「不少了,在敝幫中,奴家的食量,算是最大的了。」

  麥飛龍道:「我聽說有許多女人,為了保持她身材之美,都不敢多吃,情願挨饑受餓,有這回事麼?」

  勝雪紅道:「有。」

  麥飛龍道:「你呢?」

  勝雪紅微微一笑道:「奴家只是沒有吃得太飽就是了。」

  麥飛龍道:「我覺得一個女人的美應該是健康的美,而不是懨懨似病,弱不禁風的美,勝姑娘以為然否?」

  勝雪紅笑道:「奴家同意麥公子的看法。」

  麥飛龍道:「我對貴幫仍覺十分陌生,姑娘能為我說一些麼?」

  勝雪紅道:「麥公子想知道些甚麼?」

  麥飛龍道:「先談談貴幫幫主如何?」

  勝雪紅沉吟了一下道:「這個……恐怕會叫麥公子失望,敝幫幫主不大喜歡為人所知。」

  麥飛龍道:「那麼,可以談談她創組美人幫的目的麼?」

  勝雪紅笑道:「她反對一武林直是男人的天下,女人也該揚眉吐氣一番,如此而已!」

  麥飛龍道「你的看法如何?」

  勝雪紅一怔道:「我……?」

  麥飛龍道:「你認為女人確該在武林中揚眉吐氣麼?」

  勝雪紅須首道:「是的。」

  麥飛龍聳聳肩道:「我倒覺得女人應該在廚房裡揚眉吐氣,燒幾樣可口的菜給丈夫吃,才是她最光榮的事。」

  勝雪紅道:「你是說女人應該受委屈,?」

  麥飛龍搖頭道:「不是,我是說相夫教子乃是女人份內之事,自古以來,男主外女主內,乃是天經地義的,不容改變。

  勝雪紅等了笑道:「奴家不想跟麥公子抬槓,我們談談別的好麼?」

  麥飛龍一笑道:「好,談談美人幫的『美人』兩字。

  勝雪紅眸光一注,輕脆的笑道:「你認為我們美人幫的女人不美?」

  麥飛龍道:「不,我認為貴幫的每一位姑娘都有沉魚落雁之容,太美了!」

  勝雪紅道:「既是如此,又有甚麼可談的?」

  麥飛龍道:「我感到不解的是,為甚麼要『美人』才能成幫?

  不美的人有何不可?「

  勝雪紅道:「美,難道不值得驕傲?」

  麥飛龍道:「這就是理由?」

  勝雪紅道:「不錯,我們需要美,只有美,才能使男人降服。」

  麥飛龍哈哈一笑,道:「這例說得是,自古英雄難能可貴過美人關,只有美麗的女人,才能征服男人,但是……」

  他頓了一頓,才又說道:「不美的人又該怎麼辦?你們有何理由摒戶她們?」

  勝雪紅道:「我們沒有說過要摒棄她們,只是不讓她們加入美人幫罷了。

  麥飛龍道:「不讓她們加人美人幫,難道不是摒棄?」

  勝雪紅道:「不是,我們在為她們爭取光榮,當我們征服了男人之時,她們也會感到光彩。」

  麥飛龍道:「你們打算如何征服男人?」

  勝雪紅道:「用正當的手段,譬如參加競技大會,爭取『武林盟主』的權衡。」

  麥飛龍微笑道:「若是如此,不美的女人也一樣可以敗到啊!」

  勝雪紅道:「美色,當然也是我們的一種武器,不過我們並不主動使用這種武器,我們只是讓你們男人『色不迷人人自迷』而已。」

  麥飛龍沉默下來,他發覺自己對眼前這個姑娘看錯了,她雖然不蠻不潑辣,但卻遠比刁蠻潑辣的姑娘可怕得多!勝雪紅捆唇一笑,問道:「麥公子還想知道甚麼?」

  麥飛龍道:「我想知道的事還很多,但我知道你不會告訴我,所以我也不想問了。

  勝雪紅笑道:「那麼,我們去馬場買馬吧?」

  麥飛龍點頭道好。「

  他放下筷子,把包袱背起,召來店小二付過店賬,即與她離開客棧。

  他讓她騎著黑龍。

  她身上穿的是色澤鮮麗的勁服,外技一件紫色斗篷,劍鞘露出斗篷一下,完全是俠士的打扮,故騎馬行定於長安街道上,引得路人紛紛駐足而現,驚為天人下凡。

  忽然,街上有人叫道:「麥兄,是你呀!」

  麥飛龍循聲望去,見是在競技大會上獲得銀碗的年舉岳,不禁大喜道:「啊,是年兄!」

  年舉岳含笑走了過來,道:「真想不到會在此處見到你們兩位!」

  他今天作文士裝束。手上握著一柄牙骨折扇,看來更瀟灑惆悅了。

  麥飛龍對他甚有好感,覺得是個可交的朋友,當下抱拳笑道:「年兄也到長安來了?」

  年舉岳口中含糊應著,旋向馬上的勝雪紅拱手一揖道:「勝姑娘好!」

  勝雪紅點頭答禮,微笑道:「你好。」

  面對使她失去一隻金碗的男人,此刻她表現得落落大方,毫無不快情狀。

  年舉岳望了望麥飛龍,又望了望她,目中現出一絲驚奇,笑問道:「兩位是『不打不相識』,對不對?」——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