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真假金獅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雖然美人幫抽到後面的一年六個月,但仍有權和終南派共同接受「武林金獅」美人幫主和終南一劍仙一起在長案前意定。

  在熱烈的掌聲中,天一真人將「武林金獅」捧出,交到他們兩人的手裡,儀式簡單而隆重。

  美人幫主和終南一劍仙共同接下「武林金獅」後,立刻縮回雙手,讓終南一劍仙一人拿著,兩人含笑交談數語,即各自返回瓦房而去。

  第九屆武林競技大會,到此便告落幕了。

  全場觀眾,紛紛起身下山,只有少林,武當、崑崙、峨嵋、青城、華山、長白、丐幫等數位掌門人沒有立即下山,他們一齊湧向終南派的瓦房,向終南一劍仙師徒道賀。

  而武當派的道士們,則開始忙著收拾一切……

  約莫半個時辰後,數以萬計的觀眾都走光了,曲終人散,整個競技場頓時顯得一片空寂,令人油然而生惆悵之感!

  只有八門派的掌門人仍然未走,他們在等俟終南一劍仙宣布今後「武林盟主」的令物,以便有所遵循。這,乃是對歷屆得到「武林盟主」頭銜的掌門人的一種禮貌。

  終南一劍仙因未想到愛徒果真能夠贏得本屆的最高榮譽,故一時也想不出該用甚麼東西來代表「武林盟主」的令物,此外他爭取這個最高榮譽,心中只想藉此振興終南一派,也無意向武林發號施令,當下向眾掌門人抱拳道。

  「白某人非常感謝諸位掌門人的錯愛,關於規定令物一事,不必急在一時,侯自某人把諸事科理完畢,有了決定之後,當會派人專程攜送交諸住過目,現在請諸位移駕返山去吧。」

  眾掌門人一聽此言,也就不再逗留,-一告別退出,帶著門人下山去了。

  瓦房中,只剩下武當掌教及逍遙翁兩人,陪著終南一劍仙師徒歡敘。

  這時,美人幫主率領花風、卓明珠、林馨、杜鵑花、蘇雪蓮。

  師圓圓、勝雪紅及兩個詩女來到了瓦房外。

  終南一劍仙連忙起身相迎,道:「魚幫主請來坐坐麼?」

  美人幫主含笑而人,脆聲道:「打攪了。」

  終南一劍仙拱手道:「好說,請坐。」

  美人幫主向武當拿教天一真人和逍遙翁襖一福,才在一旁坐下。

  終南一劉仙笑道:「白某人正想去請教魚幫主,一年半之後,這隻」武林金獅「將送往何處交給貴幫呢?」

  天一真人和逍遙翁一齊把視線沒注到她臉上,他們心中也很想知道這位充滿神秘色彩的美人幫主,她所成立的美人幫的總壇設於何處。

  美人幫主避開大家的眼光,望著放在長板凳上的那隻「武林金獅」含笑,道:「白掌門人不用掛思,到了那一天,妾身自會派人去貴派接收『武林金獅』的-一」

  一語至此,她忽然發出一聲輕咦,起身走近「武林金獅」俯身細視,然後抬起鑲首,向大家說道:「諸位過來仔細看看,這隻」武林金獅「好像有些問題!』」

  天一真人神色一愕道:「有何問題?」

  美人幫主語氣變得很莊嚴,一字一字道:「如妾身沒有看錯,這隻『武林金獅』已非原來那隻『武林金獅』了!」

  終南一劍仙、天一真人、逍遙翁和麥飛龍均聽得面色一變,天一真人更為之跳了起來,驚詫的叫道:「你說什麼?這隻『武林金獅』怎會不是原來的』武林金獅』?」

  美人幫主道:「掌教及白掌門人過去均曾見過『武林金獅』,二位情仔細認一認,看這一只是不是原來的那一隻!」

  天一真人和終南一劍仙立刻趨近辨認,天一真人左看有看,說道:「沒有錯呀!」

  終南一劍仙掰身看了看『武林金獅』的有後腿,臉上變得異常難看,沉聲道:「魚幫主說得對,這隻『武林金獅』不是原有的那一隻!」

  天一真人神情大變,駭然道:「白掌門人是怎麼看出來的?」

  終南一劍仙激動地道:「敞派曾在第五,六屆競技大會奪澤『武林金獅』,擁有『武林金獅』達六年之久,故將它十分熟悉。眼下這隻『武林金獅』的模樣雖與原有的那一隻相同,但絕不是原來的那一隻!」

  天一真人惶然道:「白掌門人最好再仔細辨認一下,這應該是不可能發生之事,誰會用假的『武林金獅』掉換真的『武林金獅』呢?」

  終南一劍仙道:「不用再辨認了!真的『武林金獅』的右後縫上有一點擦傷的痕跡,那是第四屆競技大會舉行之前,峨媚門下在搶人武林殿時,不慎掉落在地上而碰傷的,而眼前這隻試林金獅』並無擦傷的痕跡,足證這隻『武林金獅』不是原來的那一隻了!」

  美人幫主接口道:「此外,諸位只要再仔細看一看,就會發現這隻『武林金獅』鑄造得遠不如原來那隻威武神駿。

  天一真人微詫道:「魚幫主以前未曾奪得『武林金獅,何以明察秋毫,分辨出真偽來?」

  美人幫主道:「妾身過去雖未曾奪獲『武林金獅』,但每屆競技大會,均曾在場旁觀。」

  武當掌門人天一真人頷首一哦,對她的解釋表示滿意。

  逍遙翁用手指彈了彈假「武林金獅」的尾巴,說道。

  「這只膺品分明也是純金鑄成的,那麼掉換者的目的究竟何在呢?」

  終南一劍仙道:「正是,這一點,最是令人難以理解……」

  天一真人皺了皺眉頭,道:「『武林金獅』自今早拾人武林殿後,整日都在眾人的眼底下,若說有人抬人一隻『武林金獅』換去原有那隻『武林金獅』,那是萬無可能之事。

  終南一劍仙道:「當然,所以可以斷言真的『武林金獅』是在拾人武林竟技大會之前就被人掉換了。」

  天一真人雙目一凝,目光炯炯地道:「既是如此,該對此負責的,是咬洞派了?」

  美人幫主冷笑道:「他們突然退出本屆競技大會,必然與此事有關!

  天一真人道:「魚幫主是說;真是『武林金獅』被他們崆峒派掉換去了?」

  美人幫主道:「不錯,他們心懷鬼胎,故而不敢再參加競技大會。」

  麥飛龍忽然插嘴道:「不對!」

  美人幫主轉臉望他,道:「不對?」

  麥飛龍頗感孟混,乃供了拱手道:「管見以為,如果是崆峒派掉換去了『武林金獅』,那麼他們一定會參加競技,因為只有參加競技才不會使人生疑;而且他們已奪得七、八兩屆的勝利,這次如再贏了,就可永遠擁有『武林金獅』,所以個可推測掉換」武林金獅』的,絕不會是他們崆峒派。「

  美人幫主冷冷一笑道:「不然是誰?」

  麥飛龍道:「小人不知,只覺得掉換『武林金獅』的絕對不是崆峒派」

  說到這裡,突然面容一動。

  大家看他神情,知他還有話說,遂都靜靜望著他,等他說下去。

  麥飛龍果然接著道:「小人又想到了一種該派退出競技的原因,可能『武林金獅』是在該派手裡被人竊走的,因覺不好向大會交代,乃另鑄一雙『武林金獅』來掩飾搪塞,由於心懷愧作,故不敢參加競技-一這種推測,不知合不合理?」

  這的確是最合理的解釋。

  天一真人點點頭道:「對,『武林金獅』乃是象微『武林盟主』的權威,一旦被盜,對該派的面子確實不好看,為了維護他們崆峒派的名譽,只好出此下策,鑄一隻假的『武林金獅』來代替!」

  美人幫主接口道:「今早諸位掌門人已親身檢收了這隻『武林金獅』,如今若問他們追究,只怕他們不肯承認了。」

  天一真人面呈嚴肅道:「正是,這件事相當棘手……」

  終南一劍仙道:「但無論如何,非將真的『武林金獅』追回來不可。」

  美人幫主螓首一點,接腔道:「對,一定要追回來……」

  逍遙翁點點頭道「武林金獅代表整個武林的和平與『武林盟主』的威信,如不能追回來,後果不堪設想,不僅今後的武林競技大會無法繼續舉行,且邪惡之輩將乘機蠢動,使武林陷於動盪不安的危境。」

  終南一劍仙道:「掉換或竊取『武林金獅』者,目的」可能就在這裡。「美人幫主道:「若說目的是打擊武林競技大會,那麼崆峒派鑄造這隻『武林金獅』來掩飾搪塞,只怕無補於事,竊獅者一定會將這個秘密宣揚出來了。

  天一真人道:「如今怎麼辦呢?」

  美人幫主道:「本屆『武林金獅』既為終南派與敝幫所共得。

  自然應該由終南派與敝幫共同來追查了「

  天一真人移目轉望終南一劍仙問道:「白掌門人有無意見?」

  終南一劍仙道:「沒有,魚幫主說的很對,敞派願與魚幫主合力追回『武林金獅』。」

  話聲微頓,繼道:「只是,白某人有兩項要求:第一,武林金獅失竊之事,請在場眾住暫時守密,不要透露出去,以免武林很快陷入混亂,第二,要追查『武林金獅』的下落,必須由崆峒姻派下手,敝派與美人幫也許會因此與崆峒派發生衝突甚至交惡,到時候請掌教及越老出面作證。」

  天一真人和逍遙翁一齊點頭,說道:「這個當然!」

  終南一劍仙又道:「追查『武林金獅』的任務,白某人將交由小徒去做,白某人尚須返回終南整理敝派門戶。」

  天一真人微笑道:「只有令高徒去追究,可以麼?」

  終南一劍仙微笑道:「可以的,白某人說一句妄自尊大的話,如今白某人已是『武林盟主』,白某人有權授命小徒去做何事。」

  天一真人道:「交由今高足去追究亦可,但白掌門人最好先明定『盟主令物』昭告天下,然後發給今高足一件,盟主令物,讓他帶在身上。」

  終南一劍仙頷首道:「過幾天,白某人會把這件事辦好的。」

  美人幫主問道:「白掌門人預計何日定出盟主令物?」

  終南一劍仙沉吟半晌,答道:「半月之內,諒可決定。」

  美人幫主接口又問道:「決定之後,即開始追查?」

  終南一劍仙過:「是的。」

  美人幫主道:「妾身認為追查」武林金獅「的下落宜暗中進行,且人數不能太多,故妾身也打算派一人協助令高足,但不知妾身派出之人,將在何處與令高徒會合?」

  終南一劍仙想了想,說道:「這樣好了;本月三十日那天,小徒在長安玄武門附近的『狀元客棧』等候貴幫之人,不見不散。」

  美人幫主道:「一言為定,妾身告辭了。」

  語畢,盈盈起身,向天一真人,終南一劍仙,逍遙翁越雲林福了一福,便領著花風,卓明珠,林馨,杜鵑花,蘇雪蓮,勝雪紅等走出瓦房,宛如一片彩雲,飄然而去——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