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殺機彌天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各位,這裡面有九塊竹牌,一至九號,各位都知道九個人分成四對會多出一個,分成五河則少了一人,這是無可奈何之事,因此這裡面將有一個可以獲得不戰而勝,誰運氣好拍到第九號,誰就獲得不戰而勝,怎麼樣?」大家都無意見。

  逍遙翁抖抖小黑袋道:「那麼,請過來抽筆吧!」九個人逐一把手探入小黑袋中,抽出了一塊竹牌。結果,青城鄒俊傑和峨嵋侯尚武是一對,年舉岳和少林光華和尚是一對,昆合嚴星和麥飛龍是一對,美人幫勝雪紅和武當本通道士是一對。獲得不戰勝的,是丐幫的丁虎。

  年舉岳聳聳肩,向麥飛龍低聲道:「真洩氣,我真希望抽上她!」麥飛龍一曬道:「別急,遲早總會遇上了。」

  當下,八個人同時下場,分成四對打了起來。

  只有丐幫的丁虎不用打,他站在一旁觀戰,由於可以不經拚鬥而進入五名之內,心中很高興,不停的喃喃自話道:「十年河東轉河西,莫笑窮人穿破衣,哼哼,我叫化子的運氣終於來了!」

  全場靜得鴉雀無聲,人人的眼睛都盯在外競技者的身上!

  一陣兔起鵲落,幾下刀光劍影,幾聲暴吼厲叱,第二對和第四對競技者首先結束了。

  第二對的勝者是年舉岳。

  第四對的勝者是勝雪紅。

  兩人仍照只發一劍就將對手擊敗!

  被勝雪紅擊敗的武當本通道士,在腿上中了一劍,傷口很深,血如泉湧!

  丐幫的了虎看得面容一懍,又響哺白話道:「不對,不對,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我叫化子雖然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進人最後的五人之。但今後將遭遇到的對手,也都是十分可怕的人物,我抽中了不戰而勝,只怕不是福呢!」

  未幾,麥飛龍也擊敗了崑崙派的嚴星。

  第一對的青城鄒俊傑和峨嵋尚武則打了七,八十招才分出勝負,峨矚尚武一招打掉青城俊傑的劍。於是,尚武,年舉岳,麥飛龍,勝雪紅,丁虎五人進入決賽。

  按照大會規定,仍然要淘汰兩人,因此逍遙翁又掏出小黑袋笑瞇瞇道:「現在抽到一,二號的是一對,三,四號的是一對的,抽到第五號的,仍可獲戰而勝,請過來抽箋!」

  年舉岳首先把手探入小黑袋,抽出一看,笑道:「我是第四號!」

  侯尚武接著抽了第三號,和年舉岳是一對。

  年舉岳頗為失望,道:「唉,難道我和她竟是這樣的無緣?」

  展尚武一怔道:「你說甚麼?」

  年舉岳笑了笑道:「沒什麼,沒什麼?」

  勝雪紅第三個抽箋,竟抽中了第五號,她高興地叫起來,道:「我抽中了第五號,我抽中了第五號!」她抽中第五號,表飛龍和了虎自然是一對了,兩人也就不再去抽,跟著兩位公證人進人圓圈。

  年舉岳和侯尚武也進人另一個圓圈。

  公證人一聲「請開始」,四人就換對兒廝殺起來。丁虎的武器是一柄打狗棒,他和麥飛龍抽成一對,心下甚為欣慰。因為他已看出麥飛龍是個心存厚道之人,自己即使敗了也絕不致受傷,此外麥飛龍已被視為本屆競技大會的英雄人物,他覺得自己勝了可大出風頭,敗了卻不會有任何羞恥之感,因此他決心與麥飛龍放手一搏。

  丐幫的打狗棒法是武林一絕,初次領教,一時頗有無法應付之苦,交手數招,他只勉強籲住門戶,無力反擊。

  而另一對的年舉岳,在避過了侯尚武一連串的搶攻之後,便覓隙點出一劍!

  仍然一擊而中,刺中侯尚武的右胸,深僅半寸,僅使侯尚武受到輕傷。侯尚武風度甚佳,彬彬有禮的與年舉岳對行一禮,才轉身而去。

  這時,麥飛龍已漸漸摸清丁虎招術的變化,他賣了一個「請君入瓷」的破綻,引誘丁虎揮棒進擊,適時一沉長劍,斬斷了丁虎的打狗棒。

  丁虎不等公證人叫停,立即倒縱退出,連連打躬笑道:「高明!高明!叫化子甘拜下風!」

  話畢,出場去了。

  此際,天色業已一片昏暗。

  逍遙翁把年舉岳,麥飛龍和勝雪紅召到身前,含笑道:「恭喜三位進人前三名,現在你們三位仍須打兩場以決定一二三名,抽到一、二號的先打,然後第三號再與第一號打,最後第二號再與第三號打。」說著,又將小黑袋取出來。

  年舉岳向勝雪紅一躬身,一擺手,俊逸一笑道。「勝姑娘先請!」

  股雪紅嫵媚一笑道:「謝謝。」

  就上前抽出一塊竹牌,是第二號。

  年舉岳接著問麥飛龍笑笑道:「麥兄,你先抽麼?」

  麥飛龍棋手道:「年兄先抽吧!」

  年舉岳於是伸入袋中,口中唸唸有詞,道:「天靈靈,地靈靈,請讓我抽個第一號!」

  手一編,五指一張,掌心上的竹牌。果然是第一號!

  他哈哈大笑道:「妙啊!妙啊!真是有……有緣人終成對手!」

  觀眾都想到了「有情人終成眷屬」一語。

  不禁跟著哈哈大笑起來。勝雪紅玉頰上微泛紅霞,冷笑道:「年壯士,須知不是冤家不聚頭,我們之中,可能有一個人要死哩!」

  年舉岳笑道:「在下決不向姑娘下殺手!」

  勝雪紅「哼!」的一笑道:「你不用客氣,真要客氣的話,何不退出競技?」

  年舉岳笑道:「在下只說不向姑娘下殺手,可沒說不想擊敗姑娘啊!」

  最後決賽,由總公證人逍遙翁主試,他向他們一招手,請「兩位請到第三個圓圈內去。』」

  說著,舉步行去。

  年舉岳同勝雪紅進入第三個圓圈中,一南一北立定了腳步。

  逍遙翁檢視過他們的長劍,便退到圈外,道,「好了,開始吧!」

  「吧」字甫落,圈內就已暴現一道劍光!

  勝雪紅一劍點到了年舉嶽的面門上,快得令人看不清,快得出人意外!

  顯然她想攻人不備。但她沒有得手。

  眼看那一劍己快刺中年舉嶽的面門,年舉岳卻一閃而到了她身右!

  但是她的劍法已練到收發由心之境,一發覺走空,立時換位變招,又一劍直奔年舉岳的鍛部掃去。

  「缽!」然一響,年舉岳提左足沉有劍,一左「怪瞬翻身」,架住了她的劍。

  兩人身形倏分,勝雪紅袖劍疾退五尺,年舉岳緩緩踏下左腳,緩緩舉劍直豎胸前,面上仍掛著籟灑的笑容!

  勝雪紅也毫無心躁氣浮之象,她凝神靜立片刻,忽然舉步直出,於胸點出一劍!

  這一劍出得很慢,與她一貫的劍路大異其趣,年舉岳卻面色一變,竟不敢招架或反擊,慎地倒縱出尋文開外。勝雪紅身形突又變快,動似閃電,飄身猛進,沒有人看清楚她的劍,只看見一片劍光縱橫翻飛。

  「鋒鋒鋒…」

  雙劍交擊之聲,一連響了八九下才又看見兩人身形一分,各自跳開數步。

  全場觀眾看得如醉如痴。

  即使不懂劍術之人,也知道他們兩人的劍法都已到爐火純青之境,見機劍發,不安發半縱一不遲滯半步,當進即進,迅若雷電,當退即退,瞬息不會猶疑,一而每出一劍,中藏鬼神莫測之祛。內蘊縱橫出奇之妙,令人口味無窮,嘆為觀止!就連身為總公證人。的逍遙翁,也看得頻頻頷首,面有欽佩之色。

  突然,年舉岳開始進攻了。他身形暮地飄起三尺,陡然一劍疾削而出,趁勝雪紅側身問避之際,中途度招,反削其右足,變招之快,簡直無法形容,妙到毫巔。

  但是卻也被勝雪紅避開了。

  年舉岳又連發三劍,仍未碰著她的邊兒。……

  麥飛龍在旁堅戰,心中激賞不已,暗討道:「師父料得不錯,他們棋逢敵手,將遇良才,這一架只怕要鬥上數百招才能分出勝負。」

  天,黑下來了。

  距離較遠的觀眾,紛紛嚷叫「看不見」啦!

  逍遙翁大命點燈,數名武當門下隨即點亮十盞氣死風燈,結上竹竿,一插在圓圈四周,場上頓時遺明如晝。

  一刻時過了。

  年舉岳和勝雪紅已對拆了百招,情況仍一如開始,分不出孰強孰弱。

  又一刻過去了。

  兩人已鬥了兩招以上,依然勢均力放,難分軒駿!

  只是,勝雪紅的臉上開始出現汗水,秀髮散亂,披到臉上,妨礙了視線,使她不得不自動躍退,把頭髮流到後面去。

  年舉岳很有君子風度,並不乘機攻擊,每次都等她梳好頭髮才攻擊上去。

  驀然,雙劍再度碰上,發出一聲銳響,火花迸射中,勝雪紅乏力的「登登登」倒退三步!

  逍遙翁叫道:「停!」年舉岳立時收刻後退。

  勝雪紅愕照道:「怎麼回事?」

  逍遙翁笑道:「看看你的腳下!」

  勝雪紅低首一望,登時花容失色。

  原來她的右足剛好踩出圓圈之外!

  逍遙翁接著道:「你輸了。」

  勝雪紅羞憤得哭了起來,道:「我只不過踩出一腳,另一腳還在圓圈中呢!」

  逍遙翁道:「很抱歉,這是規定。」

  勝雪紅恨恨的瞪了年舉岳一眼,發現年岳面有笑意,氣得跺足罵道:「呸!你神氣什麼?有膽量就不要回去,咱們等會後再來鬥一鬥!」

  年舉岳一揖,道:「勝姑娘言重了,常言道,男不與女鬥,在下今天和姑娘相鬥,心中就有一份愧疚,如今僥倖勝了,抱歉都還來不及,豈敢神氣呀?」

  勝雪紅冷哼一聲,背轉身去。

  年舉岳接著轉對麥龍道:「麥兄,輪到你了!」

  麥飛龍道:「別忙,年見情歇一會再來吧。」

  逍遙翁接口道:「不錯,依照規定,你可以歇息一刻時再打第二場。」

  年舉岳含笑道:「在下情願不歇息,可以不可以?」

  道遙翁笑道:「當然可以,不過你有得休息而不休息,這不是太傻了麼?」』年舉岳說道:「在下自覺體力很好,用不著休息。」

  逍遙翁轉望麥飛龍說道:「麥飛龍,他既如此說,你就下去吧!」

  麥飛龍搖頭道:「不。」

  逍遙翁微徵道:「怎麼啦?」

  麥飛龍道:「等一刻時後再來。

  年舉岳笑道:「麥兄,場外觀眾都迫不及待的等著要看決鬥,你怎可吊他們胃口?」

  麥飛龍道:「年兄剛剛打完一場,體力多少有些消耗,小弟不願佔你便宜。」

  年舉岳哈哈笑道:「麥兄放心,在下的體力仍足夠擊敗你,不相信你就下來一試!」

  麥飛龍搖頭道:「不,年兄不用激將,小弟說不打就不打,你用八人抬的大轎也別想把小弟扛進去!」

  逍遙翁仰首大笑道:「哈哈,你們兩位真有意思……!

  年舉岳又道:「麥兄,你是不是怕輸?」

  麥飛龍一曬道:「是的。」

  年舉岳輕嘆道:「罷了,你這個人真是無藥可救!」

  過了好一會逍遙翁一拍手道:「好了,一刻時已到,到以動手了!」

  麥飛龍這才移步走入圓圈,撤出長劍,抱劍一拱道:「請!」

  年舉岳也抱劍還禮,笑道:「麥兄請賜教。」兩人同時走上兩步,同時一沉馬步,宛似兩隻戰志高昂的鬥雞,互相凝視起來。

  這是萬方矚目的一戰!全場一片肅靜,靜得針落可聞!

  慢慢的,兩人的腳步開始蠕蠕而動,身手也瀰漫著殺氣。

  變換著各種不同的姿勢,每一瞬間都隱伏著凌厲的殺機。激烈的戰鬥氣氛,看得使人有透不過氣之感。

  良久,雙方仍不發動攻勢。似乎兩人都在尋覓可乘之機,但都找不到。

  又靜靜對峙一陣後,年舉岳忽然向前跨出一大步,長劍斜舉,露出空門來了。

  麥飛龍卻不予理睬,仍靜立不動,劍橫胸前,含笑以待。

  年舉岳一看他不上鉤,做又變換身形,身軀微跨,雙手合握劍柄,劍尖直對麥飛龍心口,似有搶先發難之意。

  表飛龍仍然不動一下,以不變應萬變。

  年舉岳突又向前邁出一步,也就在他右腳踏落地上的一剎那,驀聞他發出一聲沉嘿,一道耀眼的劍光,隨著聲音暴射出去!

  麥飛龍一側身一挺劍「錚!」猶似雷電交擊,爆起一片刺目的金星!

  剎那間,一場龍爭虎鬥展開了。

  劍芒霍霍,翻飛不停,將兩人的身形包裹了起來。

  一眨眼工夫,兩人已一口氣對拆了二十多招,然後麥飛龍一個翻身暴退尋丈,面色微微蒼白,好像死裡逃生似的。

  年舉岳乘勢疾進,氣勢如虹,猛攻上去。

  麥飛龍一面揮劍封襠,一面繞因而退,看上去只有招架之功了。

  觀眾擁護麥飛龍的居多,這時看見他落了下風,不禁紛紛鼓掌鼓勵。

  麥飛龍也奮勇出劍,努力想搶回失機。

  但年舉岳的攻勢有旭江浪濤,一垮千里,窮不可當,很本不讓麥飛龍有反攻的機會。

  轉眼間,兩人已打了一百多招。

  在場邊瓦房中觀戰的終南一劍仙緊張得手已冒汗,心頭狂跳,因為他已看出年舉岳的劍法造詣比愛徒拔高一籌,麥飛龍獲勝的機會已經十分渺茫,不禁急得喃喃自語道:「完了,完了驀地,忽見年舉岳連人帶劍躍上空中,身形一個盤旋,劍如雨點,朝麥飛龍直罩而下!

  表飛龍就地一滾,往旁滾開。

  「嗤!嗤!嗤!」

  年舉岳的劍鋒落處,麥飛龍它身邊的草地像被鞭撻,飛起一蓬一蓬的細草。

  「啊!」觀眾叫了起來。

  因為麥飛龍已滾到圈邊,只要再深一轉,就緩滾出圈外去了!

  就在這千鈞一髮間,陡見麥飛龍長劍向上一吐,有如一點寒星,向上暴跳上去。

  「錚錚!」兩聲說響,火花迸射。

  年舉岳懸空的身子突地往旁一翻,著地飛滾出一丈開外,沒有立刻爬起來。

  而麥飛龍也躺著沒動。

  「啊!」

  觀眾紛紛驚。

  因為,大家都以為是兩敗俱傷了。

  追遙翁神色一片凝重,沉聲說道:「兩位請起來!」

  麥飛龍翻身站起,氣喘如牛。

  年舉岳也慢慢爬起,面上掛著一絲苦笑,道:「麥兄,你贏了!」

  麥飛龍道:「不,是年兄贏了!」

  觀眾不禁笑了。

  他們頭一次見到有這麼一對客氣的競技者,居然都想把勝利推給對方。

  事實上,他們兩人也的確弄不清是誰勝誰負,因為兩人都中了一劍!

  年舉岳胸襟裂開了一個大口,露出了裡面的白內衣。

  麥飛龍的左肩上也破了一個大洞,也差一點就傷到皮肉。

  到底是誰勝了呢?

  觀眾都把眼光投向逍遙翁面上,等著聽他宣布誰是勝利者。逍遙翁輕咳了一聲,含笑緩緩道:「兩位真是好對手,勝負極微,老朽差點被你們難倒了哩。」

  神色一正,旋以莊重的聲調道:「方才,你們是在同一時間各中對方一劍,因此只好以『傷口』的部位及大小來判定勝負,麥飛龍傷在左肩,年舉岳傷在胸口,前者傷口較小,後者傷口較大,故這一場的勝者是麥飛龍!」觀眾掌聲大起。年舉岳神色間略顯不快,收劍入鞘,向麥飛龍拱手一緝,笑道:「麥兄,恭喜你了。」

  麥飛龍還禮道:「年兄劍法高強,小弟自愧不如,這一場小弟之獲勝,純屬運氣而已。」

  年舉岳道:「不客氣,麥兄只要請在下喝幾杯就行了。

  麥飛龍笑道:「一定請!」

  年舉岳於是退到圈外去。

  逍遙翁問麥飛龍笑道:「一刻時後,你和勝雪紅的一場,假如你勝了,你就是第一,年舉岳第二,勝雪紅第三,假如你敗了,那麼你們三人都是一勝一敗,須得重新比劃一次。」

  麥飛龍點點頭,在場中盤膝坐下,瞑目調息起來。

  他覺得自己既然贏了年舉岳,就不能再輸給勝雪紅,而要擊敗勝雪紅,關鍵就在自己的體力,因此他要在短短的一刻時內盡一趕快調息養神,恢復體力。

  時間,是很奇妙的東西,你需要它過得快時,它卻過得很慢,你需要它過得慢時,它卻過得飛快無比。

  麥飛龍才感到呼吸恢復正常,逍遙翁已開聲道:「時間已到,勝姑娘請下場!」

  勝雪紅「嗆!」然拔出長劍,舉步走入圓圈中,在麥飛龍的對面站定。

  麥飛龍起身後退一步,抱劍行禮道:「勝姑娘請賜招!

  勝雪紅冷然不話。

  這一場對她很重要,假如她勝,那麼不僅是她仍有贏得金碗的機會,而且可使她們美人幫的積點多過麥飛龍,奪得本屆武林金獅,因此她鬥志旺盛,神色嚴峻,兇得像一隻母老虎!

  麥飛龍對她卻頗有好感,因為他發現美人幫派出的七位姑娘中,只有她最端莊正經,不像其他六個那樣刁鑽。

  勝雪紅慢慢移動腳步,準備進擊了。

  麥飛龍抱劍靜立,不退也不進。

  梁雪紅欺到他面前尋丈處,突然膀叱一聲左手高抬,右手長劍上削,一招「龍飛鳳舞」

  攻了上來。

  這一招來勢不快,顯然是個虛招。

  原來,武林各門派的劍法雖說各有所長,但有一點卻是無等突破的,那就是快劍變化少,慢劍變化多。

  麥飛龍將勝雪紅的劍路已有認識,知道她的劍路和年舉署一樣以快速見長,故一見她出劍不快,即知是虛招,招中蘊有變化。

  是故,他仍不為所動。

  勝雪紅看見他不動,頓感無法繼續出手,只得自動撤劍退下……

  表飛龍立時抓住機會,揮溶進擊。

  這是他在連戰五場以來,首次向對方主動發動攻擊!

  過去的五場中,他都是在對手的攻擊下抽空發劍而獲勝的,但這一次他卻發出了攻擊姿態,這使得全場觀眾看得為之一楞。

  但更臻意外的是勝雪紅。

  她對麥飛龍的「靜態」看得太多了,心中有個錯誤的觀念,以為麥飛龍總是等對手發動之後可發動,因此她撤劍退下時,根本來料到麥飛龍會乘機進話。

  意外,常常會使人手足無措。她現在就感到手足無措了。

  勉強封擋了幾招後,一下招架失當,只聽「擋!」的一聲,頓感右手發麻,五指再也握不牢劍柄,一柄長劍被打落地上了!

  麥飛龍立時收劍後並躬身一禮,說道。「承讓!」

  勝雪紅目瞪口呆,怔住了。

  她感到輸得莫名其妙,發了半天的果後,眼淚奪眶而出,掉了下來。

  逍遙翁也沒料到麥飛龍會這樣快就擊收勝雪紅,看見她掉眼淚,心中也替她難過,當下舉步走入圈圈,舉起麥飛龍的右手,高聲道:「終南麥飛龍,連戰連勝,獲得第一名!」

  觀眾的掌聲,如雷響動,歷久不止。

  逍遙翁容得掌聲稍元後,接著宣布道:「年舉一勝一負,得第二名,勝雪紅二戰全員,得第三名蔔然後,他向麥飛龍、年舉岳、勝雪紅三人岳招招手,說道:「請隨老朽去領獎。」

  三人來到武林殿前,天一真人先向他們三人道賀,熊後才把金,銀,銅三隻碗分別捧給他們。

  第九屆武林競技大會,至今告終,接下來的一幕。就是頒發「武林金獅」!

  但是,天一真人遭遇到從未有過的難題!

  原來,經他細算之下,才發覺美人幫的積點和麥飛龍的積點相同,雙方都得十四點。麥飛龍得全碗三,銀碗二,銅碗一,共是十四點。

  美人幫得金碗二,銀碗三,銅碗二,一共也是十四點。雖然麥飛龍比美人幫多得了一隻金碗,但競技大會的規定是,得金碗不足五隻者,以計點決定「武林金獅」之準屬,因此在積點相同的情形下,「武林金獅」已不能是麥飛龍一人之物了。

  這是多麼巧的一件事!

  天一真人感到事太嚴重,連忙向隨在身側的兩位老道士說道:「太虛,太清,你們速去請終南派白掌門人及美人幫幫主來一下,就說我有事與他們相商!」

  太虛,太清兩位老道士領命而去。

  逍遙翁笑問道:「歷屆競技大會沒有發生過這等事情,掌教打算如何處置?」

  天一真人搖首道:「貧道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方好,這種巧事會規中者無規定……」

  逍遙翁道:「為今之計,只有讓他們再比劃一場以決定勝負了。」

  天一真人道:「這要他們雙方都同意才行,如有一方不同意,誰也不能強迫他們再舉行一場競技。」

  逍遙翁點點頭道:「嗯,他們雙方目前至少都有得到半隻『武林金獅』的權利,如今要他們再舉行一場競技,只怕他們都不會答應。」

  天一真人聽他說出「半只武林金獅」的話,不禁覺得好笑,說道:「武林金獅可不能將它一分為二啊!」

  說話之間,只見終南一劍仙和美人幫主已走上武林殿來了。

  全場之人,這是首次目睹到美人幫主的風采,但卻都有霧裡看花之感!

  因為,她臉上罩著一方黑紗,遮住了她的廬山真面目!

  不過,雖然只見到她的體態和衣著,許多人仍不禁發出一讚嘆之聲。

  是的,她太美了。

  頭上烏雲疊髻,嬌軀輕盈,腰似弱柳,渾身又珠光寶氣,雍容華貴有著貴妃,走起路來婀娜多姿,有步步生蓮花,臨風欲飛之概!

  她的身後,還跟著兩個待女,也都是十分俏麗的女子。

  天一真人稽首為禮,迎終南一劍仙和她人殿坐下,然後先向她客氣的問道:「貧道可否知道幫主尊姓芳名?」

  美人幫主輕聲氣的答道:「妾身姓魚,魚目混珠的魚。」天一真人感到有些可笑,但不敢笑出來,欠身道:「原來是魚幫主,幸會,幸會。」接這一指旁坐的終南一劍仙道:「這位是終南派的白掌門人,魚幫主認識吧?」

  美人幫主微微一點螓首道:「久仰。」

  終南一劍仙一拱手道:「魚幫主一介女流,竟能教出許多傑出的女徒,白某人不勝敬佩之至。」

  美人幫主道:「多謝誇獎。」

  在近距離下,可以隱約看見她黑紗後面的嬌靨,但覺那是一張美不可萬物的面孔,杏臉桃腮,眉似新月,唇著櫻桃,一對風目水汪汪流露出嬌滴滴萬種風情!

  站在終南一劍仙身後的麥飛龍不覺看得發痴,暗忖道:「她長得這樣豔麗,何以要在麵上罩上一塊黑紗呢?」

  他百思不解,因為就他所知,女人是絕不肯隱藏她的美麗的。

  天一真人輕咳了一聲,含笑道:「貧道請二位到此,是為了要和二位商討『武林金獅』之事,因為貧道方才細算之下,發覺貴二派得點相同,都是十四點,這樣的巧事,在歷屆競技大會中尚未發生過,而當初創辦競技大會的十大門派掌門人也慮不及此,沒有制訂解決辦法,故貧道不知如何解決方好,二位對此有何高見?」

  美人幫主沒作聲。

  終南一劍仙見她不開口,便道:「真人乃本屆競技大會之主辦人,有權決定一切,白某人聽從真人的解決辦法。」

  天一真人道:「貧道愚見是請貴二派再進行一場競技以決定『武林金獅』之誰屬,未悉二位意下如何?」

  終南一劍仙道:「只要魚幫主同意,白某人決不反對。」

  天一真人轉向美人幫主問道:「魚幫主同意否?」

  美人幫主緩緩道:「再進行一場競技,自然是一種愚公道的辦法,但武林競技大會只規定七項競技,而且競技大會的宗旨是在促進武林的和平與友誼,所以妾身以為若再舉訂一場競技,不僅與大會的宗旨不合,且有傷彼此和氣。」

  天一真人深覺有理,不由點頭道:「魚幫主高見甚是,只是除了再舉行一場競技之外有甚麼方法能解決此一困難呢!」

  美人幫主道:「妾身倒有一個辦法可以解決,這辦法既不違反大會宗而且可以敝幫與終南派不致傷了和氣。」

  天一真人道:「魚幫主請道其詳。」

  美人幫主通:「妾身的辦法是『和為貴』……

  天一真人追問道:「怎麼個和法?」

  美人幫主道:「大會規定獲得『武林金獅』者,可保存它三年之久,現在終南派與做敝幫的得點既然相同,那麼何不讓我們輪流保有它?」

  天一真人面色一動道:「魚幫主之意是者幫與終南派各保有『武林金獅』一年六個月?」

  美人幫主道:「正是。」

  天一真人道:「而行使『武林盟主』的權力,也是一家一年半?」

  美人幫主頷首道:「不錯。」

  逍遺翁插口笑道:「這倒真是個皆大歡喜的好辦法!」

  天一真人也覺得這辦法盡善盡美,便回望終南一劍仙問道:「白掌門人意下如何?」

  「很好!」

  天一真人欣喜說道:「白掌門人同意了?」

  終南一劍仙道:「是的,現在的問題是誰先誰後。」

  美人幫主道:「這可以用占鬮來解決。」

  天一真人道:「對,貧道就讓二位抽箋,抽到第一號竹牌的,就先保有『武林金獅』一年半。期滿之日,再移交給抽到第二號竹牌的。」

  說罷,立刻起身向逍遙翁要過小黑袋,倒出袋中的竹牌,檢出第一號和第二號的兩塊竹牌放入袋中,抖動了一陣,才拿到兩人面前,含笑道:「那一位先抽?」

  美人幫主道:「白掌門先請。」

  終南一劍仙道:「不,魚幫主先抽吧!」

  美人幫主淺笑道:「白掌門何必客氣?」

  終南一劍仙笑道:「男人讓女人先,應是一種合理的禮貌。」

  美人幫主道:「既然如此,妾身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語畢,盈盈起身,把白玉般的纖手伸入小黑袋中,掏摸了良久,才抽出一塊竹牌來。

  她嬌靨微微一震,強笑道:「白掌門人,恭喜了!」

  終南一劍仙也把手伸入袋中,摸出那塊第一號的竹牌,交給天一真人,笑道:「其實,誰先誰後,益沒有甚麼差別……

  天一真人收回他們兩人的竹牌,正色道:「那麼,事情就如此決定,終南派先保存『武林金獅』一年六個月,然後輪由美人幫保存後面的一年六個月,現在貧道要向大會宣布了!」

  他和終南一劍仙及美人幫主一同走出武林殿,來到長案前,便向全場觀眾宣布了本屆競技大會的兩位得主,以及如何解決「武林金獅」誰屬的辦法。

  全場觀眾均覺得十分合理,鼓掌叫好起來。

  於是,鼓響三通,頒發『武林金獅』的儀式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