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勇者不懼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終南一劍仙道:「進人準決賽時,對手很強,能節省力氣,就節省一些最好。」

  麥飛龍道了一聲是。

  終南一劍仙道:「現在注意看第六對競技者……就是剛進人第一圓圈比劃的那一對,那位穿藍色勁衣的青年,看清了沒有?」

  麥飛龍舉目望去,只見剛才自己和慈明和尚比劃的那個圓圈內,已有一對競技者進人比劃,一個是使狼牙棒的灰衣青年,一個是使長劍的藍衣青年,乃點頭道:看清了,師父認識他麼?「

  終南一劍仙道:「不認識,為師覺得他身手相當不凡,你看那使狼牙棒的青年一上來就猛攻狠打,但他始終不發劍反擊,只用巧妙的步法問避,這類人物最為可伯,不發劍則已,一發劍便能一擊而中!」

  麥飛龍知道自己必須對一些身手高強的競技者多加觀察,以了解他們的武功家數,故一聽之下,立刻對那藍衣青年注意起來。

  只見那藍衣青年舉止從容,氣定而神閑,一把長劍始終藏於射後,只用神妙的步法閃避著對手的猛烈攻擊,形成一種「極動」與「極靜」的對照!

  麥飛龍讚道:「好神妙的步法!」

  終南一劍仙頷首道:「不錯,很像是獨臂劍神萬勁松的不傳絕藝……玄玄迷離步』!」

  麥飛龍一驚道:「莫非那藍衣青年是『獨臂劍神萬勁松』的傳人?」

  終南一劉仙道:「沒聽說『獨臂劍神』收了傳人,不過……看這藍衣青年的步法,很可能確是得自『獨臂神劍』的傳授!

  麥飛龍搔搔頭,道:「這藍衣青年果真是『獨臂劍』的徒弟,那麼本屆的『兵器對搏』……」

  終南一劍截口笑道:「別擔心,他的師父是劍神,你的師父是『劍仙』!

  麥飛龍一笑道:「但師父曾說『獨臂劍神萬勁松』的劍法舉世無匹!」

  終南一劍微笑道:「不錯。為師的『劍仙』是『終南』的劍仙,萬勁松的『劍神』卻無地域之限,不過你難道不能替為師爭一口氣,把『劍神』的傳人擊敗麼?」

  麥飛龍聽了大為激動,毅然遭:「好,弟子若遇上他,決盡一切能力將他擊敗!」

  終南一劍仙忽然叫道:「快看,他出手了!」

  說時遲,那時快,但見藍衣青年有肘一拾,劍光陡現,勢如平地生起用一道閃電,只那麼閃了一下,隨又消失無蹤!

  旋見使狼牙棒的青年倉皇后退,頭髮披散於臉上,一臉的驚愕之色。

  原來,他的髮髻已放藍衣青年一劍劈斷!

  終南一劍仙面容一凝道:「果然是萬勁松的『分光斷影九絕劍』!

  麥飛龍尤喜參半地道:「這一下,美人幫的勝雪紅遇上勁敵了!」

  終南一劍仙點點頭道:「他們兩人若然遇上,勝雪紅獲勝的機會只有四分,但要是你先遇上他,勝雪紅就可收到漁人之利了。

  這時,公證人已是宣布藍衣青年獲勝,由公證人的宣布中,師徒倆方知藍衣青年名叫年舉岳。

  終南一劍仙起身道:「你坐著,為師去看看天一真人是否已將那鞏衝霄釋放了。」

  說著,跨出瓦房,朝武林殿走去。

  麥飛龍便在瓦房中靜坐觀戰,看見美人幫的勝雪紅又輕輕鬆鬆的打敗了一個對手,心中不禁患得患失起來,暗忖道:「我輸給年舉岳不妨,但若輸給她,可就無臉見人了……」

  不久,十八對競技者,已進行到最後的一對,他們一個是青城門下,一個是華山門下,兩人勢均力敵,已打了將近百招,仍然不分高下。

  麥飛龍對他們不感興趣,便聞目養神起來。

  「啊呀!」

  觀眾突然叫了起來。

  原來,最後的一對也分出了勝負,青城門下行險求勝,反被華山門下一劍刺中腹部,倒地不起!

  總公證人逍遙翁和十位公證人立刻圍了上去,因為他們已看出那青城門下受傷甚重,可能有性命危險。

  逍遙翁察看過那青城門下的傷勢後,隨即請一位公證人將他抱出場外施救,然後宣布那華山門下獲勝,兵器對搏原有明文規定,雙方如未違規,傷人的不必負責,受傷的也不得追究。

  因此,逍遙翁宣布那華山門下獲勝後,益不多說一句話,接著道:「現在十八對競技者已分出勝負,請獲勝的十八位再行出場!」

  終南一劍仙適於此時回到瓦房,他告訴麥飛龍天一真人將鞏衝霄放走,半瘋道人也已在暗中跟蹤,然後又拍拍麥飛龍的肩膀,含笑道:「記住為師方才說的話-一不要緊張,不要強求!」

  麥飛龍點點頭,舉步走了出去。

  獲勝的十八位競技者,仍要抽箋決定彼此的對手,逍遙翁又取出準備好的小黑袋讓大定抽箋,這一次麥飛龍抽到第十二號,將與第十一號較技。

  第十一號是誰?

  會是勝雪紅?

  或是年舉岳?

  他有點緊張起來。

  一位公證人看見大家已抽箋過了,便道:「抽到第一號和第二號的,請隨我來。」

  兩位競技者走了過去。

  又一位公證人道:「抽到第三號和第四號的,請到第二個圓圈來。」

  競技者一對一對被帶到圓圈內,結果五對下場比劃的競技者中,沒有勝雪紅,也沒有年舉岳。

  換言之,勝雪紅和年舉岳也在後面的八位競技者之中。

  麥飛龍雖然有些緊張,卻並不是害怕遇上勝雪紅和年舉岳,他甚至還希望趕快遇上他們,趕快決定勝負。

  五個圓圈內的五對競技者,開始打起來了。

  能夠連勝兩場而進人第三場競技的,身手自然都很不俗,故打來十分兇險精彩,全場觀眾看得緊張極了!

  麥飛龍看了一會,覺得那五對競技者沒有一人能夠威協到自己,故又閉上眼睛養起神來。

  忽然,身邊響起了一人的聲音。「麥兄能夠對場上的搏鬥無動於衷,可見定力高深,在下佩服之至!」

  麥飛龍睜目一看,見走到自己身邊說話的竟是年舉岳,頗感意外,連忙拱手道:「那裡,年兄誇獎了。」

  年舉岳微微一笑道:「麥兄抽到幾號竹牌?」

  麥飛龍道:「十二號。」

  年舉岳道:「在下十四號。」

  麥飛龍笑道:「還好你我不是一對!」

  年舉岳訝笑道:「麥見此言怎講?」

  麥飛龍道:「在下若遇上年兄就過不了這一關了。」

  年舉岳搖頭道:「錯了!」

  麥飛龍道:「獨臂劍神萬勁松的『分先斷影九絕劍』天下無敵!」

  年舉岳又搖頭道:「在下與獨臂劍神無關。」

  麥飛龍一怔道:「年兄不是獨臂劍神的傳人?」

  年舉岳道:「不是。」

  麥飛龍驚奇道:「可是,年兄的劍法,很像是獨臂劍神的『分光斷影九絕劍』啊!」

  年舉岳笑道:「差得太遠了。」

  麥飛龍不信師父曾看走眼,忍不住追問道:「不然,年兄師承何人?」

  年舉岳道:「這個等以後再告訴你吧。」

  話題一轉,含笑道:「麥兄只要贏了這次兵器對搏的第一名,就可奪得本屆的『武林金獅』了。」

  麥飛龍搖頭道:「小弟無此奢能。」

  年舉岳道:「為甚麼?」

  麥飛龍道:「因為有兩位竟技者,小弟無把握能擊敗他們,一位是年兄,另一位是美人幫的勝雪紅。」

  年舉岳笑道:「麥兄不該視在下為勁敵,在下絕非麥兄之敵。」

  麥飛龍笑笑道:「年兄不用客氣。」

  年舉岳揚眉一笑道:「不過,在下倒有把握擊敗麥兄的另一位勁敵!」「麥飛龍道:「小弟也相信年兄能擊敗她。」

  年舉岳道:「她們已得了十三點,這一次若再讓她們獲勝,今後三年,整個武林便成女人的天下了,在下可不喜歡女人來統治武林,尤其是不正當的女人!」

  麥飛龍道:「年見認為她們不正當麼?」

  年舉岳點頭道「是的,方才有人投柬向在下行賄,說在下如願退出競技,可得黃金一百兩,在下猜想行賄者必是她們的人。」

  麥飛龍道:「年兄比小弟幸運多了,小弟受到的是恐嚇和襲擊。」

  年舉岳冷笑道:「威逼利誘,不擇手段的想奪取『武林金獅」,太可恥了!「麥飛龍道:「年兄認定是他們幹的麼?」

  年舉嶽以肯定的語氣道:「絕對沒錯!試想眼下已進行到最後一項競技,別的門派即使得到這一項的金碗,也無法贏得『武林金獅』,只有她們一哦,有一對已分出勝負來了!」

  分出勝負的,是在第三個圓圈中動手的一對,勝者是峨媚門下,敗者是華山門下。

  一位公證人一看已有場地空下,立即走近尚未出場的八位競技者面前,問道:「那兩位抽到第十一號和第十二號的?」

  麥飛龍走出道「在下是十二號。」

  一位無門派的競技者跟著走出,道:「在下十一號。」

  麥飛龍一看對手不是美人幫的勝雪紅,心中頗覺有趣,暗忖道:「難道會那樣巧?年舉嶽將首先遭遇勝雪紅?」

  一面思討,一面舉步隨著公證人走去。

  雙方站人第三個圓圈中,公證人立刻說道:「兩位請開始!」

  對手的武器,也是一柄劍。

  麥飛龍拱手道:「高姓大名?」

  對手還禮答道:「在下駱經武,麥兄請多多指教。」

  麥飛龍道:「不敢當。」

  駱經武徐徐抽出長劍,頭正身直,雙目平視,左手反握劍柄,中食。二指伸低雲頭,右手垂直捏著劍訣,道:「咱們開始吧!」

  麥飛龍一看即知對方造詣不凡,當即撥出長劍,說道「請」

  兩人馬步一沉,立即進人戰鬥情況。

  四目相視,腳下讓移,彼此均甚謹慎,絲毫不敢大意。

  靜靜對峙了一會,兩人突然同時出手,同時欺近,同時發劍,只見劍光如電交擊,倏上倏下,一連發出「鋅鋒鋒」的三響,然後是「啾!」的一聲,雙劍一貼而開,各自躍開五尺。

  觀眾看得過痛,紛紛鼓掌起來。

  駱經武一退之後,隨又撲上,大喝一聲,長劍一砍,暢劈,刺,連施猛攻。

  麥飛龍運臂搖腕,變勢換形,將對方的攻勢-一化解。

  駱經武一陣疾攻無效,立即躍退,劍橫胸前,彎身遊步,雙目虎視眈眈,似在研究責飛龍的劍法,以便覓隙進擊。

  麥飛龍的師門劍法護究以靜制動,敵人不動,他也不動,敵人動了就來個「後發先至」,故駱經武退下時他益不乘機反撲。

  他當然也可以反撲,但在未摸清對手的門路之前,他不願輕進,他要以穩當的戰略取勝。

  駱經武見麥飛龍不攻,始終靜著處子,漸感不耐,突又發出一聲暴喝,再度揮劍攻上。

  他一口氣向麥飛龍攻出七八劍,劍劍凌厲絕倫,但卻未將麥飛龍迫退半步。

  雙劍交未間,忽然有一聲「嗤!」的輕響,傳入在場監視的兩位公證人的耳中,兩位公證人立刻齊聲喝道:「停!」

  麥飛龍和駱經武聞言各自躍開,一南一北站定。

  兩位公證人走人圓圈,分別在他們身上尋視了一番,才發現駱經武的右袖上破了一個小洞,使向駱經武說道:「你右抽上中了一劍。」

  駱經武面上一紅,收劍入鞘,問麥飛龍道:「多謝麥兄劍下留情。」

  麥飛龍忙的回禮道:「那裡,承讓了。」

  駱經武黯然傳身而去。

  這時,另外四對,也先後分出高下了。

  第十三號以下的三對競技者乃同時出場比劃,巧的是年舉岳的對手並非勝雪紅,前者的對手是長白門下,後者的對手是武當門下。

  麥飛龍又抽空回到瓦房中。

  終南一劍仙問道:「方才那年舉岳和你談些什麼?」

  麥飛龍笑道:「他告訴弟子有人投柬向他行賄,說假如他肯退出競技,可得黃金一百兩。」

  終南一劍仙面容一動適:「行賄者是誰?」

  麥飛龍道:「不知道,但他懷疑是美人幫的人,因此對美人幫大起反感。

  終南一劍仙喜道:「萬勁松的傳人果非凡物,沒有被一百兩黃金打動心志,值得欽佩!」

  「他不是萬勁松的徒弟。」

  「不是他,是誰?」

  「如果他是萬勁松的徒弟,似無隱瞞身份之必要……」

  終南一劍仙又問道:「你覺得他人品如何?」

  麥飛龍道:「很直爽,是一位好青年。」

  終南一劍仙沉吟有頃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最好小心一些,莫上了人家的當。」

  麥飛龍愕然遭:「那怎麼會?」

  終南一劍仙道:「歷屆競技大會中,常有競技者故意對他心目中的勁敵表示友善,使對手在競技時不好意思使出厲害招術,他則突然絕招暗施,將對手擊敗!」

  麥飛龍一哦道:「既有這種事,弟子遇上他時,小心應付就是了。」

  說話間,場上已有兩對競技者結束比劃了。

  獲勝的兩位,正是舉岳和勝雪紅,兩人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擊敗了對手只發一劍就將對手擊敗!

  終南一劍仙讚道:「他們兩人的劍法均以快速見長,確實十分不凡。」

  麥飛龍道:「年舉岳說他有把握擊敗勝雪紅,師父以為如何?」終南一劍仙頷首道:

  「很有可能,不過恐怕不能很快就將勝雪紅擊敗。」

  話聲激頓,面泛笑容按道:「下一場就耍看你的運氣了,假如運氣好,讓他們兩人拍成一對,那麼你至少可得第二名。」

  麥飛龍道:「弟子倒希望抽中勝雪紅………」

  終南一劍仙訝道:「為什麼?」

  麥飛龍笑笑道:「弟子出說不出理由,只是心裡這樣想。」

  正說著:「場上最後一對竟技者出分出勝負了。

  於是,總公證人宣布了進入決賽的九位競技者,這九位乃到了武林九屆武林競技大會已到最後精彩的一刻!

  總公證人逍遙翁把九位競技者召到面前,由懷中摸出小黑袋,含笑道:——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