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十 章 君子無欺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忽然,在第三個大圓圈內的一對競技者,首先分出勝負來了。

  他們一個是使七節鞭的崑崙門下,一個是使雙斧的無門一無派的青年,兩人鬥了十幾招,使七節鞭的崑崙門下蕩然一招「夜叉探海」欺身蹲伏,七節鞭「呼!」的一聲,猛掃對手的下盤,乘著對手躍起迴避之際,身形一長,巧妙的閃到對手身右,以左肘撞向對手的腰部。

  那使雙斧的因身尚懸空,不及破解,腰部被撞個正著,登時跌出圓圈之外。

  兩位公證人立時舉手叫停,宣布使七節鞭的崑崙門下獲勝,那使雙斧的青年與那昆合門下對施一禮,同時退出場外去了。

  道遙翁記下了獲勝者的姓名,隨即喊道:「抽到第十一和十二號的,請即過去!」

  兩位競技者一同出列,走向那空下來的第三個大圓圈…

  然後不久,在第二個大圓圈中較量的兩個競技者也分出勝負,那位判官筆的長白門下技高一籌,將使劍的青城門下打倒在地,勝了一場。

  於是,又一對競技者跟著下場,打了起來。

  麥飛龍抽到第十九號,將與抽到第二十號的人交手。

  他不知對手是誰,心中很希望是美人幫的姑娘,甚麼原因,他也說不上來。

  美人幫派出參與這項競技的,仍然是如花似玉的美女,叫勝雪紅。

  她似乎也將麥飛龍視為勁敵,頻頻的向表飛龍掃視過來,但目光中卻毫無媚意,而是充滿挑戰之色!

  這使麥飛龍對她生起了一絲好感,暗忖道:「這位姑娘倒是比較正經,絲毫不像前面六位那樣刁鑽……」

  場上,繼續有人分出勝敗,也繼續有人走入戰圈。當又有兩兩競技者分出勝敗之後,就輪到麥飛龍了。

  逍遙翁喊道:抽到第十九號和第二十號的,請即過去!「麥飛龍應聲走出。

  忽聽身後有一人叫道:「啊喲!我拍到的對手,原來是你呀!」

  麥飛龍掉頭一望,見說話的是一個麵團團的胖子,不由一笑道:「老兄抽到二十號?」

  那胖子哭喪著臉道:「是呀!真要命,怎麼偏偏碰上你老兄?這下還有什麼打頭?」

  麥飛龍含笑道:「別客氣,咱們過去吧!」

  那胖子搖頭道:「不打了。」

  麥飛龍一汪道:「不打了?」

  那胖子轉對逍遙翁抱拳一札,道:「越老前輩,晚輩甘願認輸,不打可以吧?」

  逍遙翁笑道:「當然可以,你自願認輸,他便是不戰而勝。」

  麥飛龍忙道:「老兄請等一下。」

  那胖子停步轉身道:「幹麼?難道你老兄要趕盡殺絕?」

  麥飛龍拱手道:「好說,在下只是覺得你老兄大可不必放棄這個機會,武林競技大會是重參加而不重勝負的,彼此切磋一番,點到為止,豈非很有意嗎?」

  那胖子眨了眨眼道:「那麼,由你獲勝還是由我獲勝?」

  麥飛龍笑道:「該勝的就勝,該敗的就敗。」

  那胖子想了想,搖頭道:「不,我不打沒把握的架,咱們後會有期吧!」說罷,大步而去。

  麥飛龍很覺過意不去,走近逍遙翁拱手問道:「請問越老前輩,他貴性大名?」

  逍遙翁道:「好象叫茅三郎。」

  麥飛龍麵現歉疚道:「晚輩真想不通他為何要放棄這個幾會……」

  遙逍翁道:「他自知不是你的對手,故不願浪費力氣,這種人和另一種拚命想爭取勝利者一樣,過猶不及,把勝敗看得太重,不足為訓。

  麥飛龍聞言之下,倒覺他的批評得有道理,心中也就釋然,當下又問道:「晚輩獲得不戰而勝,可以參加複賽吧?」

  逍遙翁頷首道:「當然!」

  麥飛龍道:「那麼,晚輩可否暫時退下,等進行複賽時再出場?」

  逍遙翁道:「可以。」

  麥飛龍於是一揖而退,回到瓦房中。

  終南一劍仙問道:「怎麼回事?」

  麥飛龍道:「對手自願認輸,弟子獲得不戰而勝。」

  終南一劍仙笑「哦」一聲道:「你的對手就是剛剛退出的那個胖子?」

  麥飛龍道:「是的,據說他叫茅三郎,似是無門派之人。」

  終南一劍仙道:「這對你有利,可以保留力氣,贏取複賽的勝利」

  麥飛龍笑了笑,問道:「宇文機和那伯海找到了沒有?

  終南一劍仙搖頭道:「不知道,還沒有他們的消息……」

  一語未畢,忽見武當掌教天一真人走入瓦房來了!

  終南一劍仙連忙起身讓座,問道:「怎樣?」

  天一真人在長板凳上坐下來,滿面凝重地道:「字文機已經尋著了。

  終南一劍仙急問道:「他怎麼說?

  天一真人道:「他已不能說話,因為敞派門下找到的是一具屍體。

  終南一劍仙不禁心頭一震,駭然遭:「他被殺了?」

  天一真人點了點頭道:「他的屍體在距此約半里外的山中被發現,頭額盡碎,似是被人以重手法擊斃的。

  終南一劍仙冷哼一聲,道:「這一定是殺人滅口!

  天一直人道:「不錯,敞派門下找到他的屍體時,發現他身上尚有餘溫,分明是剛剛死去的,這表示殺他之人意在阻止他前來指認。

  終南一劍仙目中精光連連閃動,問道:「酒鬼那伯海呢?」

  天一真人道:「還沒找到他,不過宇文機既已遇害,他恐怕也凶多吉少。

  終南一劍仙眉峰緊皺,又問道:「孫山居士鞏衝霄還在馬廄裡吧?」

  天一真人點頭道:「是的,他不停的大吵大鬧,說貧道無權拘留他。

  終南一劍仙道:「掌教以為他是不是襲擊小徒之人?」

  天一真人道:「很難說,目前唯一可確定的是宇文機不是他殺的,這可從宇文機的體溫判斷出來,宇文機死去約僅兩刻時,而我們將見衝霄帶去馬廄已有半個時辰之久了」

  語聲微頓,續道:「因此,如果鞏衝霄確是恐嚇及襲擊令徒之人,那麼殺害字文機的囚徒必是鞏衝霄的同黨,他殺害宇文機的目的,自然是為了阻止字文機前來和鞏衝霄對質,使我們得不到人證而不得不釋放鞏衝霄!」

  終南一劍仙道:「如今掌教打算怎麼處置鞏衝霄?」

  天一真人道:「貧道此來,正是要徵詢掌門人的意見,掌門人認為我們應如何處置他方好?」

  終南一劍仙沉吟有頃,道:「現在唯一可以證明衝霄是不是襲擊小徒之人?」

  只有一個酒鬼那伯海了,眼下那伯海如尚未遇害,必已跑去喝酒,要找到他,實在不容易……「

  天一真人道:「是的,貧道總不能一直把鞏衝霄拘禁著,沒有確鑑證據而拘禁人,是會遭人非議的。」

  終南一劍仙道:「那麼,放了他吧。」

  天一真人道:「白掌門人不想追究下去了?

  終南一劍仙道:「沒有證握,如何追究?」

  天一真人嘆道:「貧道敢說鞏衝霄必是襲擊令徒之人,可惜找不到證據,無法指控他。」

  終南一劍仙道:「掌教若不甘放棄追究,白某人倒有一個辦法,只是這個辦法大危險了罷了。」

  天一真人注目問道:「甚麼辦法?」

  終南一劍仙道:「掌教可假意向鞏衝霄道歉,說捉錯了人,放他離去,然後派人暗中尾隨他。」

  天一真人目光一亮道:「嗯,這辦法很好!」

  終南一劍仙道:「但跟蹤他的人武功必須能勝過他,且要很機警才行,否則危險不說,也難收效果。」

  天一真人沉思了片刻,忽然微微一笑道:「白掌門人以為敝派的『半瘋子』能勝任否?」

  終南一劍仙神色一振道:「哦,貴派那位『半瘋道人』也來了?」

  天一真人笑道:「正是。」

  終南一劍仙欣喜道:「半瘋道人大智若愚,武功出類拔萃,若由他去跟蹤鞏衝霄,自然不會出差錯。」

  天一真人起身道:「那麼,就照白掌門人欲擒故縱之計,待貧道去把他放了!」。

  語畢,稽首而去。

  麥飛龍等天一真人走遠之後,才問道:「」師父,半瘋道人是怎樣的一個人?「終南一劍仙含笑道:「論輩份,他比天一真人小了一輩,但武功之高,在他們武當一派中,可說沒有敵手,由於個性怪異,行為瘋瘋顛顛,故被人稱為」半瘋道人「,是一位武林怪傑。」

  麥飛龍道:「多大年紀了?」

  終南一劍仙道:「才四十多歲。」

  麥飛龍一哦,隨把視線投向競技場上。

  這時,兵器對搏已進行到第五十八號,已有二十四人獲勝,進行得十分順利,落敗的只有少數受到輕傷,還沒有喪命或受重傷的。

  轉瞬間,又有一對分出勝負了。

  逍遙立刻喊道:「第五十九號和第六十號兩位請即過去!」

  美人幫的勝雪紅和一個使雙裁的黑衣青年,舉步出列,走向空下來的一個戰圈。麥飛龍笑道:「好戲上場了。」

  終南一劍仙道:「她可能打入前三名,你要多注意看她的劍路。」

  麥飛龍點頭表示明白。

  場上,兩位公證人檢查過勝雪紅的長劍和黑衣青年的雙戟後,便請他們開始比劃。

  黑衣青年和勝雪紅各在圓圈中站定,對行一禮,立時挫腰沉步,準備出手。

  勝雪紅長劍橫胸,臉霞嬌笑!

  黑衣青年遊步不停,手上雙較勢如蟹鉗,躍躍欲動,似乎準備採取攻勢。

  蓬地,他大喝一聲,搶步欺上,掄動雙戟,好像突如其來的一陣狂風驟雨,猛攻而上!

  勝雪紅卻如凌波仙子,身軀一族一閃,一道劍光,隨著長袖灑出。黑衣青年凌厲的攻勢,頓時中斷,雙戟垂下,頭也跟著垂下,一下子變得好不沮喪。

  原來,他敗了!

  他的眉心,有一點鮮血溢出,順著鼻樑流了下來。

  一劍便中對手的眉心,其劍法的快速和準確,是不容置疑的,因此可以說勝雪紅著非劍下留情,他早已死了!

  全場觀眾,頓時瘋狂的喝采起來。

  黑衣青年眼淚奪眶而出,黯然神傷的退出場去。

  終南一劍仙神情變得異常嚴肅,沉默良久之後,才嘆道:「好劍法」麥飛龍心情也很沉重,他已看出勝雪紅的劍法厲害無比,自己實無擊敗她的把握。

  終南一劍仙道:「她的劍法又快又準,簡直和當年的『武林鬼才公孫虎』不相上下……」

  麥飛龍道:「師父是說那位鑄造『武林金獅』業已逝世的『武林鬼才公孫虎』麼?」

  終南一劍仙頷首道:「正是,他的劍法也是又快又準,若非他已死去多年,為師真要懷疑她是他的女徒了。」

  麥飛龍道:「公孫虎的劍法,是否打遍天下無敵手?」

  終南一劍仙道:「可以這麼說,放眼天下,如說有人能勝過公孫虎,也只有一位『獨臂劍神萬勁松』了」

  麥飛龍也曾聽師父說過「獨臂劍神萬勁松」其人,知是一位見首不見尾的武林高人,當下強笑道:「師父也不必把勝雪紅的劍法估得過高,弟子自信可以與她一拼,鹿死誰手,尚在未定之數哩!」

  終南一劍仙道:「為師傳授你的『三十六路優魔劍』,自然可以與她一爭長短,但她出劍的速度,毫無疑問比你快些,等下你若遇上她,千萬莫先出手,以靜制動,是對付快劍的唯一方法。

  麥飛龍唯唯應是。

  約莫兩刻時後,七十二位競技者已全部比賽完畢,獲勝的三十六人,乃再拍箋決定皮此的對手。

  麥飛龍也下場抽箋,他最後一個把手灌人個黑袋,那知抽出來的卻是第一號。

  十位公證人見抽箋完畢,其中兩位隨即上前問道,「抽到第一和第二號的是那兩位!

  麥飛龍走了出去。

  一位青年和尚也走了出去。

  公證人收去他們的竹牌,便把他們帶到第一個大圓圈旁,說道:「請開始!」

  麥飛龍和青年和尚一齊步入圓圈中,面對面站好,互拖一禮,才各自拔出長劍。

  青年和尚含笑道:「麥施主手下留清。」

  麥飛龍抱劍一拱,道:「別客氣,還請不吝賜情。」

  青年和尚道:「小僧少林慈陰,很欽佩麥施主的能耐,和施主切磋討教,真是三生有幸。」

  麥飛龍見他言話客氣,舉止有禮,心中頓生好感,笑道:「那裡,那裡,咱們這就動手吧!」

  慈明和尚低首道:「好的,施主先請。」

  麥飛龍說聲「有謙」,長劍一領,一招「仙人指路」斜刺過去。

  起手「仙人指路」招法,那是向對手表示友善之意。

  慈明和尚微微一笑,身形略蹲,雙手左陰有陽,合握劍柄,然後陸地一下大扭轉,長劍猛翻而起,一招「回龍點珠」,反擊過來。

  少林以拳法聞名於世,但達摩神劍亦足是武林一絕,此刻慈明和尚使出的,正是達摩神劍中的一個招式。

  招穩力猛,造詣極高!

  麥飛龍自然識貨,連忙移形換位,橫劍上托,斜迎而上,但聞「掙!」然一響,正好格中對方劍身,當即顧身滑步,順勢斜劈對方右肩。

  慈明和尚身形一式「哪吒獻圈」,側身讓過,再以一招「二郎擔山」,平刺麥飛龍左胸……

  開始數把,兩人都很保留,沒有打出真功夫,也不好意思施出殺手,因此戰況平平無奇。

  接著,悲明和尚出劍漸快,攻勢也漸見凌厲,蹈空抵隙,劍劍進逼,居然一口氣把麥飛龍逼到圓圈邊緣。

  眼看他只要再將麥飛龍迫退一尺,麥飛龍的腳就非踏出圈外不可之際,一位公證人忽然舉手叫道:「停!」

  慈明和尚立時收劍道開一步,面上一片迷惑,因為他自覺雖然佔了上風,但麥飛龍益未落敗,公證人怎麼忽然叫停呢?

  那位公證人見他面有迷惑之色,不由微微一笑道:「和尚,你輸了!」

  慈明和尚大為錯愕,失聲道:「小憎輸了?」

  那公證人道:「是的,請看看你的前胸。」

  慈明和尚低頭一看,登時面紅耳赤。

  原來,不知什麼時候,他胸前的衣襟上出現了兩道口子,被麥飛龍的劍尖劃破了一個交叉!

  慈明和尚雖然早知勝麥飛龍不易,但實在沒想到自己會敗得茫然無覺,心中對麥飛龍的武功更是佩服萬分,當下收劍人鞘,向麥飛龍合十一禮,說道:「施主的劍術果然高明,小僧甘拜下風。」

  麥飛龍抱拳道:「承讓,承讓。」

  慈明和尚不再說什麼,轉身退去。

  麥飛龍向四下對自己鼓掌祝賀的觀眾抱拳答禮一番,也暫回瓦房歇息。

  終南一劍見愛徒順利過關,十分歡悅,笑道:「你為何到最後才發出『伏魔劍法』?」

  麥飛龍道:「那位和尚謙沖有禮,弟子不忍立刻就擊教他。」——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