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九 章 疑兇成擒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公證人關大鈞問道。「你有沒有看見出手襲擊之人?」麥飛龍搖頭道:「沒有。」

  公證人關大鈞眼睛投向跑道,又問道:能找出打中你的那顆卵石麼?「麥飛龍掉頭望望地面,笑了笑道:「這場上的卵石不止一顆,如何將它找出來?」

  公證人關大鈞沉思有頃,目光一抬道:「這樣如何,老夫去問場邊觀眾、如有人看見你確會被一顆卵石打中,那麼老夫就可宣布這場決賽無效,重來一次。」

  麥飛龍搖頭道:「不必了。」

  公證人關大鈞道:「為甚麼?」

  麥飛龍道:「襲擊小可之人被非競技者之一,他們沒有義務要陪著小可重跑一次,再說這場競技的勝利者是美人幫的蘇姑娘,重跑之後她若敗了,豈肯甘休。」

  公證人關大鈞點點頭道:「這話也是,但剛才的情形老夫看得很清楚,你如果不所受到襲擊,必可得到第一,如今……」

  麥飛龍打岔道:「不妨,能得到第二,也很不錯了。」

  公證人關大約道:「你決定不計較?」

  麥飛龍點頭道:「是的」

  公證人關大鉤道:「老夫就要宣布名次了。」

  他向全場宣布了優勝者的名次之後,便領著蘇雪蓮,麥飛龍和關長華前往武林殿領獎。

  美人幫的蘇雪蓮喜洋洋的捧著金碗回去了。

  麥飛龍領取銀碗口到瓦房,把受到襲擊的經過告訴了師父,終南一劍仙恨得咬牙切齒,道:「真是可惡,你為何不計較?」

  終南一劍仙道:「公證人不是看見了麼?」

  麥飛龍道:「他只看見弟子險些跌下馬,並來看見弟子被石子打中。」

  終南一劍仙憤然遭:「平白失去了一隻金碗……真是豈有此理!」

  麥飛龍道:「還拿到銀碗,總算不錯。」

  終南一劍仙道:「但是現在美人幫的點數已經超過你了。」

  麥飛龍道:「弟子盡力而為。也許可在後兩項競技中贏回來。」

  終南一劍仙搖搖頭道:「不,你贏取獎碗的機會已經不多了!」

  麥飛龍道:「是麼?」

  終南一劍仙凝望著他,緩緩道:「你口裡不說,但為師出來,你已經很疲倦了,對不仍看得對?」

  麥飛龍確實感到疲困乏力,但仍振作地道:「不妨,弟子可以支持下去。」

  終南一劍仙道:「這不是可以不可以支持的問題,而是能不能獲勝的問題。」

  麥飛龍沉默下來。

  第六項競技是陸地飛行術,須繞場奔跑六圈,第七項競技是兵器對搏,要連勝五人以上才能進入決賽,都是最吃力的比賽,他確實沒有把握再贏得勝利。

  終南一劍仙也未再開口,在瓦房中負手來回踱步,似在考慮什麼。

  「第六項競技開始,請參加競技者出場!

  司儀雄渾的聲音,又響起來了。

  麥飛龍戴上風帽,起身便欲出去。

  終南一劍仙忽然拉住他,說道:「算了,這項陸地飛行你不要參加了!」

  麥飛龍大愕道:「為什麼?」

  終南一劍仙推他坐下,面泛笑容道:「後面這兩項比賽你只有放棄一項才有要機會在另一項中獲勝,所以這項陸地飛行你不要參加,好好的在此養精蓄銳,再去參加第七項兵器對搏。」

  麥飛龍道:「但這樣一來,美人幫的點數就要更超過題子了呀!

  終南一劍仙微笑道:「不見得,她們現在的點數月只多你一點,而這項陸地飛行,為師相信她們獲獎的機會不大。」

  麥飛龍不以為然,道:「她們派出的五位姑娘都已獲獎,都會碰巧在陸地飛行這一項中落敗?」

  終南一劍仙道:「別忌了婦人的體質受著先天的限制,她們別的功夫可以勝過男人,但陸地飛行這一項無論如何比不上男人,何況又有長白派的門下參加,她們絕難得逞。」

  麥飛龍道:「長白派門下的陸地飛行也很高明麼?」

  終南一劍仙道:「是的,他們輕功獨步天下,陸地飛行自然也比別人強些。」

  話聲微頓,正色又道:「總之,不管怎樣,以你目前的體力情況,絕難在此項中獲勝,而你若參與此項競技,最後的兵器對搏就更難取勝了。

  麥飛龍想想也覺有道理,便道:「好吧,弟子不參加這項競技,但要不要去向公證人說一聲。」

  終南一劍仙道:「不必,點名不至,即表示放棄競爭。

  這時,公證人已將參加第六項的競技者集合一處,開始點名。

  終南一劍仙道:「你要不要躺下來歇歇?」

  麥飛龍道:「不,坐著也一樣是休息,難得作一次壁上觀,弟子要看看誰將在這第六項陸地飛行中獲勝。

  終南一劍仙笑道:「也好,不過你可以利用坐觀競技之時,調息吐納一番,使疲勞盡快消除。」

  麥飛龍點了點頭。

  場上,點名已過,在開始抽箋了。

  觀眾已發覺麥飛龍來參加陸地飛行一項,而紛紛猜測設論起來。

  一位武當派的青年就在這時走人終南派的瓦房來,向終「南一劍仙施了一禮,說道:「小道緊清,奉掌教之命前來問候白掌門及麥施主。」

  終南一劍仙頷首答禮,問道:「有何事麼?」

  青年道土道:「貴派麥施主未參加陸地飛行之競技,敝」派掌教要小道前來問問,麥施主是否有什麼困難!「

  終南一劍仙道:「請上告貴掌教,謝謝他的關懷,小徒只因太疲倦,故放棄一項競技,格無其他困難。」

  青年道土「哦」了一聲,彬彬有禮的打一稽首,轉身而去。

  麥飛龍道:「一定有不少人認為弟子害怕被害,所以才不敢繼續出場參加競技。」

  終南一劍仙道:「讓他們去說好了,反正你還要參加最後一項競技,到時他們會明白你並非害怕……」

  場上,第六項陸地飛行開始了!

  仍然是先分組舉行初賽,方式與賽馬相同。

  五位竟技者在起點站好,一聲「冬!」的鼓響之下,頓如慈矢脫弓、向前疾縱而去。

  速度,比馬速快!

  像五隻燕子,忽起忽落,繞場飛揀著……

  麥飛龍道:「獅父,您看這一組誰將可以獲勝?」

  終南一劍仙道:「可能是那位武當門下。

  麥飛龍點頭道:「不錯,他現在雖然落在第三,但似乎未盡全力。」

  終南一劍仙道:「而且他每一飛縱二丈五六,為其餘四人所不及。

  麥飛龍道:「武當派尚未得到一隻槳碗,應該讓他得一個。

  終南一劍仙笑道:「九大門派除長白,少林及本派之外,武當,崑合,峨眉,青城;華山,丐幫也都尚無所獲呢。」

  師徒倆交談問,場上的五位競技者已跑完兩圈,彼此距離均不及三尺,競爭得異常激烈,麥飛龍興趣漸減,便閉上眼睛,凝神調息了起來。

  他的「坐功」已有很高的造詣,一經瞑目打坐,即攤役快進人無我之境。

  場上的鼓掌叫好之聲,漸漸「遠去了。

  終南一劍仙原就希望愛徒好好調息養神一番,一見他閉上眼睛,便不敢再開口,靜靜的觀看著場上的競技。

  不久,第一組的竟技結束了。

  獲得進入決賽的,果然是那位武當門下,他叫玄通道土,是個神清氣朗,卓越不凡的三清弟子。

  第二組的五位競技者,緊接著上場。

  結果,獲勝的是崑崙門下上官雁。

  第三組,又是美人幫的一位姑娘稱雄,她叫師圓圓,長得又自又嫩,容光照人!

  第四組長白門下陶淳獲勝。

  第五組,青城門下毛彥人人選。

  第六組,丐幫子弟余世雄人選。

  於是,六位獲勝者選人決賽,以決定金、銀、銅碗之誰屬。包就在此時,方才曾來「問候」的武當門下緊清道士,又巨人終南派的瓦房來了。

  終南一劍仙微微一怔道:「有何貴事?」

  紫清道士向他行了一禮,才趨前低聲道:「敝派已擒獲一名疑犯,田掌教命小道來,請白掌門人及麥施主去看看。」

  終南一劍仙目光亮,道:「噢,是怎麼擒到的?

  緊清道土道:「有一位觀眾向敝派掌教密告說方才麥飛龍施主參加騎術的決賽時,他曾發現他身邊的一位觀眾右手揚了一下旅見麥施主險些落馬。因此,他確信那人就是發石襲擊麥施主之人。

  敝派掌教聞報立刻派人跟隨那密告者去找到了那個疑兇,現已將那疑兇帶到武林殿後的馬廄裡審問,故要請白掌門人及麥施主去看一下。「終南一劍仙沉吟半晌,舉手輕拍麥飛龍的肩頭,道:「去看看如何?」

  麥飛龍起身道:「好的。」

  師徒倆於是隨著紫清道士出了瓦房,繞過武林殿,來到殿後的一排馬廄中。

  馬廄,是整座競技場上唯一不准人接近,故而比較清靜的地方。

  紫清道士領著他們師徒走入一間沒有馬的馬廄中,只見武當掌教天一真人及數位道長站在裡面,在他們面前,站著一個中年人。

  他年約四句,相貌端正,穿著文士服裝,手上還拿著一柄析扇……一切和宇支機供述形容的一模一樣!

  怪的是,他神色十分鎮靜,面對武當掌教等人,臉上還掛著一絲嘲笑!

  天一真人見終南一劍仙到來,連忙稽首道:「白掌門人,這人是貧道根據密告擒到的疑兇,未悉掌門人和麥個施主認識此人否?」

  終南一劍仙把中年支士上下打量一番,搖頭道:「白菜不識得這人。」

  天一真人轉望麥飛龍,問道:「麥施主呢?」

  麥飛龍也搖頭道:「小可也不認識。」

  天一真人道:「他目稱姓鞏,名衝霄,號『孫山居士』,否認偷襲麥小施主,但他被捕曾露恐慌之色,且企圖逃走,故不無可疑!」

  孫山居士鞏衝霄冷笑一聲道:「哼,你們幾位道長突然一齊圍上區區,自然使區區心生疑俱,單憑這一點,你們就認定區區是兇手,這未免太過武斷了吧?」

  天一真人冷冷道:「施主是不是襲擊麥小施主之人,貧道自信查得出來!」

  孫山居士鞏衝霄揚眉一笑道:「那麼,請趕快調查,若找不出證據來證明區區是兇手,區區要請掌教還個公道!」

  天一真人道:「如證明施主無辜,貧道願向施主鄭重道歉!」

  說罷,向紫清道上附耳說了幾句話。

  紫清道士躬身應是,急步而去。

  終南一劍仙問道:「搜過他身上沒有?」

  天一真人頷首道:「搜過了。」

  終南一劍仙聽他只答稱『搜過了』,就知未從對方身上搜到毒針,當下走上一步,凝目腕腕注視著對方,問道:尊駕何方人氏?「

  孫山居士鞏衝霄愛理不理地道:「孫山。」

  終南一劍仙道:「那地方的孫山?」

  孫山居士鞏衝霄道:「名落孫山的孫山,區區連試。未第,幾番名落孫山,只好棄文從武,浪跡江湖,所以掌門人要問區區是何方人氏,區區實在羞放作答淌請見諒!」

  終南一劍仙微微一笑道:「那麼,尊駕的師門可否見告?」

  鞏衝霄搖頭道:「不能!」

  終南一劍仙道。「為甚麼?」

  鞏衝霄道:「因為區區即使是襲擊令徒的凶手,也與師門無關!」

  終南一劍仙哈哈一笑,口對夭一真人道:「這人很有書生傲骨,白某人如是主考官,我一定讓他及第!」

  天一真人微笑不語。

  終南一劍仙口望鞏衝霄又笑道:「尊駕說的不錯,目前與你『有關』之人,也許只有長尾鼠宇文機和酒鬼那伯海兩個,等下他們兩人到這時,如果指出你不是那位托他們送信之人,你就可洗去嫌疑了!」

  鞏衝霄面色微變,口中卻問道:「長尾鼠字文機和酒鬼那伯海是誰?」

  終南一劍仙不答,又回對天一真人道:「掌教是不是派人去找他們兩人?」

  天一真人點頭道:「正是。」

  這時,只聽競技場上傳來一片熱烈的掌聲,顯然陸地飛行的決賽已經結束,分出勝負來了。

  果然,掌聲靜止之後,旋聞公證人高聲宣布道:「第六項『陸地飛行』到此結束,第一名是武當玄通道土,第二名是丐幫余世雄,第三名是美人幫師圓圓!」

  掌聲又起!

  在馬廊中的天一真人及該派的幾位道長一聽玄通獲勝,不禁都喜形於色。

  終南一劍仙忙向天一真人道賀,天一真人掩不住心中的高興,哈哈笑道:「這可能是敞派在本屆競技大會中誰一的一隻金碗了!」

  一位道長笑道:「掌教該去頒獎了。」

  天一真人點點頭,便向終南一劍仙打一稽首道:「掌門人請在此稍候,貧道去頒獎之後,立刻回來。」

  終南一劍仙還禮道:「好的、掌教請便。」

  天一真人隨即匆匆而去。

  武當派的玄通道士居然在陸地飛行中獲得金碗,確令終南一劍仙及麥飛龍感到意外,因為終南一劍仙曾預言長白派將在「陸地飛行」一項中再度獲得勝利,結果卻恰恰相反,長白派的三個無一獲勝,而由丐幫的餘世雄和美人幫的師圓圓分獲銀銅兩碗。

  但師徒倆對玄通道土的獲勝只是感到意外而已,對美人幫師圓圓的獲得銅碗,才感到可慮!

  現在,美人幫一共得到兩個金碗,三位銀碗和一個銅碗,得點十三,而麥飛龍得金碗二,銀碗二,銅碗一,得點十一,已落後二點互也即是說,麥飛龍即使在最後一項「兵器對搏」中獲得金碗,也不一定能夠奪得本屆的「武林金獅」,除非美人幫在「兵器對搏」中打不入前三名,但這可以說是「絕不致於」的事情。

  不久,天一真人頒獎完畢,又回到馬廄裡來。

  終南一劍仙問道:「還沒找到宇文機和那伯海麼?」天一真人道:「是的,不過只要他們尚在競技大會上,遲早定可找到的。」

  鞏衝霄冷冷道:「如果他們已經離開了呢?」

  天一真人道:「那也不要緊,貧道將派人去彩虹堡把字文機找來!」

  鞏衝霄道:「這是說,在未找到字文機和邵伯海之前,你們不釋放區區?」

  天一真人頷首道:「不錯!」

  鞏衝霄怒道:「這真是豈有此理了!你們憑甚麼認定區區是疑兇?你們有甚麼權利可拘留區區?」

  天一真人道:「施主如非兇手,又何必如此急躁?」

  鞏衝霄道:「區區乃是清白之人,豈能無幸受累!」

  天一真人說道:「一旦證明施主無辜,貧道自會給施主一個公道,保證施主的名謄不會受到任何損失。」

  鞏衝霄道:「眼下你們把區區當作兇手拘禁於此,這難道不是對區區的一種損害?」

  終南一劍仙見他聲色俱厲,咄咄逼人,大感不快,接口冷冷道:「尊駕相貌與衣著,都和字文機形容的相似,因此掌教才請尊駕來此一問,如果尊駕不是兇手,難道不想為你自己洗清嫌疑麼?」

  鞏衝霄冷冷一笑道:「區區並非兇手,用不著洗清嫌疑!」

  終南一劍仙道:「你是單獨前來觀看競技大會的,抑或和朋友一起來的?」

  鞏衝霄道:「白掌門人問這個幹什麼?」

  終南一劍仙道:「要是你有朋友在此,他能證明你的名號確叫『孫山居上鞏衝霄』,那麼你只要再說出師門及住址,我們立刻釋放你!

  巧衝霄道:「區區沒有朋友同來。

  終南一劍仙道:「那就請稍安毋躁,耐心的等待吧!

  說到此,轉對天一真人道:「第七項兵器對搏」大概快要開始了,小徒將參加該項競技,故白某人及徒不便在久等,一候找到宇文機和那伯海,再請掌教通知自某人一聲便了。

  天一真人稽首道:「好的,賢師徒請便。」

  終南一劍仙拱手一揖,便與麥飛龍走出馬廄,回返瓦房而來。

  師徒倆剛在瓦房裡坐下,便見司儀步出武林殿,高聲道:「第七項競技兵器對搏始,請報名參加競技者出場!

  麥飛龍深深吸了一口氣,挺身起立,探探腰間的寶劍,舉步便欲走出去。

  終南一劍仙道:「等一下。

  麥飛龍回對師父肅容道:「師父教誨?」

  終南一劍仙沒有立刻開口,緘默了片刻之後才緩緩道。

  「為師只有一句話要說-一不要緊張,不要強求!

  麥飛龍道:弟子理會得。

  躬身一禮,轉身跨了出去。

  兵器對搏,是武林競技大會的最後一項競技,也是最吸引人的一項比賽,因為別的技藝的勝負都不是真正的勝負,只有兵器對搏的勝負才是真正的勝負!

  也因此,歷屆競技大會中,競爭最劇烈的便是兵器對搏。

  雖然獲得優勝之人,一樣只得到一隻金碗,但這只金碗的價值,卻高於其餘六隻金碗,高於一切!

  也因此,許多人都想「拚命」得到它。

  參加的人數,也多於其他項目。

  公證人也比其他項目為多,一共有十一位,均是當今武林的知名人物,其中一位是總公證人,本屆總公證人是「逍遙翁越雲林……一位名重天下的武林前輩。

  他已年高九旬,發須如銀,但滿面紅光,精神雙爍,左頰上長著一顆拳頭大的肉瘤,圓而光滑,見人笑迷迷的十分慈祥和藹。

  他慢吞吞的由胸懷中摸出一份名冊,開始點名,他把參加競技者的姓名……

  一點過後,很風趣的大叫道:「哈!真不少啊,一共有七十二位,這麼多人要爭奪一隻金碗,大吃力了!可惜老朽太窮,要不然就自掏腰包鑄造七十二隻金碗分送諸位,也免得諸位爭的頭破血流了!」

  觀眾聽得哈哈大笑起來。

  七十二位競技者,也為之蕪爾,使得緊張肅殺之氣,頓時消減了不少。

  逍遙翁越雲林接著笑道:「這是一句笑話,老朽知道諸位報名參加兵器對搏,目的絕不在那撈什麼的金、銀、銅三隻獎碗,而是前來交朋友,和切磋武功的,能交上一位朋友,比得到一隻金碗更有價值,對麼?」

  七十二位競技者都聽得很舒服,因沒有一人有把握擊敗群雄獲得勝利,而失敗如果是一種恥辱的話,逍遙翁越雲林已為他們鋪好一條堂皇的退路。

  逍遙翁輕咳一聲,又道:「好了,言歸正傳,現在來談競技的規則,這項兵器對搏的兵器設有限制,諸位可任意選用自己喜愛的兵器,但兵器上不能有毒,也不能在搏鬥中發出暗器他說到這裡,舉手指道競技場上的五個大圓圈,續道:」這五個圓圈,便是競技用的,每次有五對競技者同時進行較量,每對競技者有兩位公證人在旁判定勝負,任何一方自認不敵,可跳出圓圈之外,勝者不得追擊,搏鬥中若有一方被迫踏出圈外,便算失敗,不得異議。

  還有一件要請諸位注意的是。

  你如已將對手打傷或打倒,聽到公證人叫停,你就得立刻住手,違者,將被判失敗,諸位聽明白了沒有?「

  七十二位競技者齊聲道:「明白了!」

  道造翁取出一隻小黑袋,又道:「本屆報名參加的共有七十二位,將分三十六對進行初賽,獲勝的三十六位,再分十八對進行複賽,獲勝的十八位,再分九對進行準決賽,一直比賽到只剩最後三位,才進行決賽以定一二三名,現在開始抽箋,抽到第一,第二的為一對,抽到第三,第四的為一對,來啊!來啊!

  七十二位競技者於是紛紛上前抽籌,把手探入小黑袋中,摸出一塊寫有號碼的竹牌。「全體抽箋定畢,兩位公證人便上前問道:「那兩位是抽到第一號和第二號的?」

  兩個競技者應聲而出。

  一個是峨嵋門下,使峨嵋刀一個是丐幫叫化,使打狗棒。

  公證人一招手,道:「兩位請這邊來。」

  領著他們走向第一個圓圈去了。

  又有兩位公證人接著上前道:「抽到第三,四號的,請到這邊來。」

  一位使劍的青城門下,和一位使判官筆的長白門下,也跟著走了。

  十位公證人,帶著十位競技者,分另在五個大圓圈內站定,由公證人檢查過兵器後,便開始較量起來。

  逍遙翁是總公證人,不須親自去為競技者判定勝負,故仍站在其他六十二位競技者面前,這時笑迷迷道:「等他們五對勝負分曉之後,抽到第十、二和十二號以下的即可跟著下場。」

  沒有人去注意聽他說話,大家的眼光都投向場上那五對競技者去了。

  天色已漸入暮,但是殺伐之氣,有如朝陽一般,在競技場上升了起來!

  兵器「錚錚」交擊著,厲叱之聲,此起彼落,而場外卻變得一片死靜,因為觀眾都已看入了神——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