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八 章 非徒恐嚇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終南一劍仙道:「但美人幫也有贏得武林金獅的希望一看第五項競技要開始舉行了!」

  只見那司儀又步出武林殿,大聲道:「等五項競技開始,請參加競技者出場!」

  各門派競技者又紛紛走了出去。

  報名參加騎術競技的,共有三十人,公證人是以養馬出名的十字堡堡主關大鈞,他照例點過了競技者的姓名,讓大家抽箋之後,說道:「諸位,本屆參與騎術競技的只有三十位,對分六組進行,每五人為一組,每組取第一名人決賽,至於規則,諸位諒已知道,須繞場五圈,要跨越每一道木欄,最先抵達終點而不撞倒木欄即者為優勝,現在請抽到一至五號的五位競技留下,餘人請暫退出場外。」

  麥飛龍剛好抽到第四號,屬於第一組,故與另四人留在場上。

  其餘二十五人退出之後,由大會僱請的五名馬夫便由武林殿後的馬廄裡牽出五匹馬。

  這五匹馬,自然是一至五號競技者的坐騎,也自然都是千中進一的良駒。

  麥飛龍的馬叫「黑龍」,是一匹黑馬,和另外四匹比較起來,並不特別高大,但它渾身洋溢著一股勁氣,員視闊步有眸睨群倫之概!

  公證人關大鈞察看過五匹馬的馬蹄之後,便命五人上馬坐定,領著他們來到起點的白線上,令他們在白線上飄列整齊。

  跑道得約扭文,緊靠場邊,每隔五丈有一道本欄並不一樣高,有的四尺,有種五尺,參差不開。

  麥飛龍把風帽戴上,他因抽到第四號,故被安排在第四個位置,這個位置距觀眾較遠,使他稍為安心,因為他也相信企圖殺自己之人,必是混在觀眾群中,現在自己的位置距場邊觀眾較遠,對方發出清器時,自己就來得及門避了。

  公證人關大約等他們五人排列整齊之後,便高舉有獎,喝一聲:「請準備!」

  接著傳對負責擊鼓一向青掃大漢望旨,要四注意,然後刷的一揮手……冬!

  一聲鼓響,五匹千里駒同時向馳出。

  速度都很快,有如流星趕月,捲起滾滾灰塵,同時跨過第一道水欄,又同時跨過第二木欄………

  場外觀眾的掌聲,緊「跟」著五匹駿倚,馬跑到那裡,掌聲就響到那裡,熱烈極了!

  跑完第一圈,五匹馬雖有前後之分,二彼此相距均未超過一丈,競技相當激烈。

  麥飛龍跑第四位,落後第一名約三支,與另三占僅差一個肩頭。

  他沒有盡力發揮,因為他在暗中留意,提防突然打來的暗器。

  就因分心旁顧,以致一直無法跑前。

  跑完第二圈了。

  他仍是第四!

  他也明白自己是因分心之故,未能專心驅使坐騎,才無法超過前面三騎,心中十分著急。

  又跑完第三圈了。

  他依舊是第四名!

  哼,那恐嚇要謀害我為人,為甚麼還不出手?

  莫非對方並無真正殺害我之意?只想虛言恫嚇,使我無法專心比賽?

  對了,必是這個意思!「

  我若一直提心吊膽,豈不正好上了他的當。

  不成!與其擔心被殺而落敗,還不如持命去爭取勝利,即恢官的遭到暗算而死,也要比被淘汰光榮得多!

  他想到此處,頓時把心一橫,不再去擔心有人會打出暗器,專心一志,傾力驅騎猛馳!

  果然,他一用上勁,很快就遙上了前面第三騎,並且漸漸迫近第二騎。

  蹄聲如雷,聲聲如人心弦,觀眾狂呼叫著:「追呀!追呀!

  「快追上去!快追上去!

  跑完第四圈,麥飛龍的黑龍竟已領先第二名約有五尺,落後第一名約有七尺。

  只剩下最後一圈一半里路程了!

  跑第一名的,是峨嵋派的門下,他的坐騎是一疋漂亮的五花馬,打開始到現在就一路領先,現在麥飛龍要在最後一圈中追上七尺而超過他,看上去頗不容易。

  但人人都看得出麥飛龍正在漸漸迫近,一寸寸的迫近!

  那峨嵋派的門下頻頻掉頭後望,看見麥飛龍快要追上來,神清十分緊張,拼命催騎猛馳。

  轉瞬間,距離終點只剩下三道木欄了!

  觀眾的情緒,愈來愈興奮,叫喊之聲,響散雲霄!

  忽然「砰!」的一聲,一道木欄被撞倒了,只見峨嵋門下的坐騎,前蹄直跪落地!

  「啊呀!」

  觀眾大叫起來。

  那峨媚門下整個人便由馬鞍上摔下,一連滾出尋丈開外,才臥莊地上連連糙地,心碎了!

  而幾乎在同一時間,麥飛龍的黑龍一掠而過,直向終點衝去。

  超過一道本欄,再越過最後一道本欄冬!

  到達終點!

  麥飛龍勝了!

  觀眾看得目瞪口呆。

  他們都看出那峨嵋門下即使不撞倒木欄,麥飛龍的黑龍也將在最後一刻超過他而獲勝,可是大家都很香那峨嵋門下感到不值,覺得他不該頻頻掉頭後望,以至在最後的十幾丈內,撞刻本欄而功虧一賞。

  就在大家為他惋惜感嘆之際,另外的三位競技者,也先後弛抵終點了。

  放是,公證人關大鈞宣布第一組麥飛龍獲勝,可以晉入決賽,其餘四人淘汰出場。

  麥飛龍把黑龍交給馬夫牽回馬廄,隨即高高興興的回到瓦房。

  他心中至為偷塊,為勝利感到愉快,也為自己的推斷正確感到愉快。

  恐嚇者畢竟上於恐嚇而已。並未真的動手暗算他,他不在提心吊膽了。

  終南一劍仙見愛徒安然無樣,且順利贏得了初賽,也高興萬分,急急地拉著麥飛龍在自己身邊坐下,笑道:「很累吧?

  麥飛龍道:「有一點。

  終南一劍仙道:「剛才在比賽中,為師一直在為你擔心,如今好了,總算又過了一關……」

  麥飛龍脫下風帽,接著笑道:「咱們都猜錯了,原來對方只是在虛言恫嚇……」

  說到「恫嚇』二字時,倏然注口,面色大又!

  終南一劍仙也看到了,立刻把他手上的風帽搶了過去。

  原來,風帽上釘著一支細如牛毛的黑針!

  風謂是皮製的,有一寸之厚,因此黑針打不人,如果打人的活,正中麥飛龍的右邊太陽穴。

  麥飛龍感到手腳一陣發冷,他一直以為恐嚇者沒有出手,怎料自己已經挨了一針而茫無所覺,若非風帽護住頭部,自己豈非早就完了?

  真是揀回來的一條命!

  終南一劍仙雙目盯著那支黑針,神情變得棄常嚴肅,一字一字道:「你一直沒有發覺?

  麥飛龍赧然道:「沒有。

  終南一劉劍仙把黑針撥出,說聲道:「這是一種有毒的針,見血經喉!

  麥飛龍倒抽一口冷氣,道:「還好沒有被他打穿風帽…

  終南一劍仙「哼!」了一聲道:「這支毒針由右邊打人,可知發針之人確是混在人群之中,而你所跑的位置距場邊觀眾約有四丈之外,對方能在四丈外發出這麼細小的暗器,而且幾乎打穿風帽,也可見對方內力之強了!」

  語至此,站了起來。

  麥飛龍跟著站起,問道:「師傅又要出去?」

  終南一劍仙道:「你在此坐著別出去,為師出去一下,馬上回來。」

  說著,跨出瓦房,朝武林殿走去。

  麥飛龍心知師又要去告知天一真人,這雖無多大用處,但報備一下也是應該的,當下又在板凳上坐下來。

  這時,競技場上,第二組的五匹馬,也已起跑了。

  五匹馬飛越水欄疾速前進,第一圈跑完時。居然不分高下,看不出誰是第一誰是第五。

  麥飛龍卻很注意其中一個女競技者。

  她叫蘇雪蓮,是美人幫派出的第五個姑娘,容貌俏麗,體態輕盈,在五個競技者中顯得十分渺小,但麥飛龍有一種預感,斷定她將在第二組中獲勝。

  但是五匹馬跑到第二圈中途……

  「砰!」

  其中一匹撞倒了本欄,馬上的競技者登時由鞍上摔下,跌得灰頭土臉。

  兩名馬夫連忙奔上去,一個將馬牽開,一個扶起競技者離開跑道。「砰!」

  又有一人撞倒了本欄…

  跑完第三圈,一名競技者脫穎而出,美人幫的蘇雪蓮緊迫於後!

  就在這時,終南一劍仙回來了。

  他在麥飛飛身邊坐下,說道:「為師已將清形告訴無一真人了。」

  麥飛龍問道:「他怎麼說?」

  終南一劍仙道:「他說要澈查。」

  麥飛龍道:「如何澈查?」

  南一劍仙道:「誰知道,為師不便問他。

  麥飛龍道:「主持暗器竟技的那位公證人呼手師唐堯是當今暗器大家,也許他能試出這毒針的來路。

  終南一劍仙道:「為師剛剛請教過他了,他的回答是不是知道…」

  麥飛龍道:「也許是不敢說出來吧?」

  終南一劉仙微微點頭道:「他說會使用毒針的人,大都不肯公開,這話也是真的,不過他很不錯,給了為師這顆藥。

  他掏出一方柏,由裡面取出一顆龍眼大小,用蠟殼包裝的藥丸,說道:「他說這種藥丸可解百毒,一旦發覺中了毒,立刻咬破蠟殼,將裡面的藥丸吞下,即可無事,你拿著吧。

  麥飛龍接下藥丸,謹慎的放入懷中。

  主持暗器競技的公證人乾手師唐堯,忽然在這時走了進來。

  終南一劍仙連忙起身抱拳道:「唐兄請坐,白某人剛剛把唐兄贈賜的藥丸交給了小徒。

  麥飛龍也連忙向千手師唐施禮,謝了贈藥。

  千手師唐笑道:「別客氣,一顆解毒藥丸算不了什麼。」

  終南一劍仙又道:「唐兄請坐。』千手師唐坐下道:」在下剛剛想到一件事,是以特地前來……「

  終南一劍仙以為他想到了發出毒針之人,不禁大喜道:「是誰」千手師唐搖頭道:「白掌門人弄錯了,在下要告訴賢師徒的不是這件事。

  終南一劍仙微徵,道:「不然,唐兄想到了什麼?

  乾手師唐堯道:「是關於那顆解藥的事,方才在下說發覺中了毒針時,可將解藥吞下,後來想想覺得不妥。

  終南一劍仙討然道:「為何不妥?」

  就在這時,麥飛龍陡地站起,說道:「她果然贏了!」

  終南一劍仙和乾手師淒堯同時抬頭望去,正見美人幫的蘇雪蓮最先衝抵終點,以毫釐之差取勝了一直領先的那位競技者千手師南堯微微一笑道:「白掌門人可知這個美人幫的來歷麼?」

  終南一劍仙搖頭道:「白某人不知道!」

  千手師唐堯道:「在下曾向許多人打聽過,竟無一人知悉這個美人幫的來歷,真是怪事。」

  終南一劍仙道:「更怪的是,她們派出的競技者,個個身手驚人,看樣子這一屆的」武林金獅「是她們美人幫的了。」

  千手師唐堯道:「在下可不喜歡女人領導武林,但願令徒能擊敗她們,贏得本屆武林盟主。」

  終南一劍仙苦笑道:「就怕小徒無法賽完七項競技,因為香情形,確實有人想殺害小徒!」

  千手師唐堯微笑道:「令徒著然遇害,美人幫必能獲勝,所以她們是可疑人物!」

  終南一劍仙嘆道:「未得確簽證據之前,也不能隨便逕指她們。」

  於子師唐堯點點道:「不錯,現在唯一之策就是保護令徒不受暗算。」

  終南一劍仙道:「方才唐兄說覺得不妥,是何所指?」

  千手師唐堯笑道:「在下的意思,是令徒等下還要參加決賽,萬一恐嚇者又發出毒針打中令徒,雖說有在下的解藥可保

  全性命,但也將無法在騎術這一項獲得勝利,是不是?

  終南一劍仙面色一動道:「不錯,一旦發覺中了暗器而停下未服了解藥,那一耽擱,只怕要遠遠落在人後了。」

  千手師唐堯含笑道道「所以,在下特地來告訴令徒,為免影響比賽,可在在此時預先服下那顆解藥。」

  終南一劍仙一哦,色喜道:「可以預先服下麼?」

  於子師唐堯頷首道:「可以,在下這種解藥效力特強,預先服下一顆,三日之內身中任何毒藥,均可將毒藥消解乾淨。」

  話聲一頓,續道:「換句話說,令徒現在把它服下,等下著被毒針打中時,也可不予理會,繼續奔馳就是了。」

  終南一劍仙人喜,立刻轉對麥飛龍道:「飛龍,你快把那顆解藥吞下吧!」

  麥飛龍答應一聲,掏出藥丸,咬破蠟殼,把裡面一小粒紅色藥丸送入口中,吞了下去。

  千手師唐堯笑道:「在下預祝令徒獲勝,失陪了。」

  說罷,起身拱手告辭。

  終南一劍仙和麥飛龍送到門口,見他走人武林殿中,才轉回坐下。

  此刻,第三組的五匹馬,也已起跑了。

  麥飛龍道:「這位幹手師為人真不錯,改天應該好好謝謝他。」

  終南一劍仙笑道:「正是,改天為師請他喝幾杯去。」

  師徒倆說到此處,同時把視線投向競技場正在奔馳的五匹馬。

  那五匹馬,已很快就跑完了第一圈,競爭也很激烈,看不出誰將獲得人選。

  跑完第四圈時,勝負之數才漸漸明朗。

  脫穎而出的,是一匹雪白的馬。

  麥飛龍讚道。「那匹白馬好漂亮!」

  終南一劍仙道:「那位競技者是公證人關大鈞的孫兒,叫關長華。」

  麥飛龍一哦道:「據說公證人關大鈞是養馬的行家,以販賣馬匹為生?」

  終南一劍仙道:「是的,但武功也很高明,十字堡名揚天下,是西北道上無出其右武林世家。」

  冬!

  鼓聲落處、最先馳抵終點的,果然是公證人關大鈞的孫兒關長華。

  於是,第三組退下,輪到第四組的人上場。

  但是就在第四組的五匹馬率到場上時,司儀忽然出殿大聲說道:「諸位聽著,競技暫停片刻,本屆主辦人天一真人臨時有事宣布!」

  主辦人要在競技進行中說話,是異乎尋常之事,因此眾人均知天一真人要宣布的,必是極其重要之事,故全場立刻肅靜下來。

  旋見天一真人步下武林殿,走到紅案前立定。

  他神情嚴峻的環望全場一遍,才吐出清說的聲音道:「諸位,本屆競技大會,發生了一件令人不愉快之事,那就是有人恐嚇要殺害終南派的麥飛龍,他接到兩封恐嚇信,是一人寫的,要他退出競技大會。

  否則便要殺害他,方才麥飛龍在參加騎術的初賽中,果然有人發出毒針打中他的頭部,所幸麥飛龍頭上戴著一頂皮帽,因此未曾受傷,貧道對此深感遺惑,要知競技大會是一種最公平競爭,任何人要想用卑鄙的手段贏取勝利,那就毫無光榮可言,且將為武林所共棄,貧道希望此人終止害人行動,也希望在場諸位把他檢舉出來,兇徒使用的是一種黑色的毒針,凡有人識得兇徒的姓名字號,亦可密合貧道,擒到凶徒,賞銀一乾兩!「他一口氣說到這裡,向全場深深打個稽首,便轉身回武林殿。

  全場立刻響起一片竊竊私議之聲,大家都為麥飛龍感到不平,也紛紛猜測紛徒是誰,以免兇徒恐嚇要殺害麥飛龍的目的。

  在議論紛紛中,比賽繼續進行,第四組的五位競技者也展開一場劇烈的競爭了。

  麥飛龍對天一真人這番宣布,頗感意外,望著師父苦笑道:「師父認為天一真人的聲明有用麼?」

  終南一劍仙道:「多少可起一些嚇阻作用。」

  麥飛龍道:「武林中使用毒針之人可能不止一人,希望不要冤枉了清白之人才好。」

  終南一劍仙道:「只要有人密告,就可查出真相來,因為宇文機見過真凶的面貌。」

  不久第四組的比賽亦告結束,獲得進入決賽的,是一個無門天派的青年,叫廣耀東。

  第五組接著上場……

  結果崑崙派的門下韋宗銘人選。

  第六組,獲勝的是青城派的柏烈良。

  然後不久,原先獲勝的五位人場了。

  麥飛龍仍然把風帽戴上,才舉步入場。

  他一入場,觀眾就報以熱烈的掌聲,因為大家都已知道他的性命受到威協,可是他仍照樣出場,毫無畏縮之色,這種勇氣是武林人物最為欣賞的。

  六位竟技者重新抽箋,以決定各人馳馬的位置,結果麥飛龍抽到第一位,關長華第二,韋宗銘第三,蘇雪蓮第四,廣耀東第五,柏烈良第六。

  麥飛龍抽到第一位,正是最靠近觀眾之處,但是他已無所恐懼,因為他頭上有風帽,身上有蟒皮衣,而且又服下一顆解毒藥。

  各人各自登上自己的坐騎後,便到起點的白線上排好站定,只等一聲鼓響,就要展開一場決定性的競爭。

  公證人關大鈞照例察視一番之後,才站到六位競技者左前方,慢慢舉起右手,道:「請準備!」

  六位競技者立時上身前傾,全神貫注,準備馳出。

  冬!鼓響了。

  六匹駿馬,在喝叱聲中,一齊向前馳出,風馳電掣直奔前去。

  觀眾又熱烈的鼓掌呼叫,各為對象鼓舞。

  而六匹駿馬的速度和步伐幾乎是一致的,同時跨過第一道木欄,又同時跨過第二道水欄……

  跑完第一圈時,竟然不分軒輕!

  跑完第二圈隊依然相差無幾!

  到了第三圈時,才漸漸分出先後,領先的是關長華,柏烈良第二,蘇雪蓮第三,麥飛龍第四,韋宗銘第五,廣耀東第六。

  但進入第四圈時,情勢又變,柏烈良超過了關長華,原是第三的蘇雪蓮與關長華並駕齊驅,麥飛龍仍是第四名。

  忽然,領先的柏烈良在跨過一道五尺高的木欄時,馬的前蹄拾得快了些,以致後腳踢中了本欄。

  「砰!」的一聲,木欄倒了!

  柏烈良態度表現的很漂亮,不待公證人發話,立即撥馬馳開,退出比賽。

  於是情勢又變,關長華再度領先,而麥飛龍趕上了蘇雪蓮,兩人並肩齊馳。

  進人第五圈時,蘇雪蓮漸漸擺脫麥飛龍,追上了關長華,而麥飛龍也緊追不捨,也漸漸趕上關長華,落後領先的蘇雪蓮僅一步而已。

  距離終點只剩五道本欄了,麥飛龍突然大喝一聲,縱馬跨越一道本欄,其勢真如天馬行空,一縱竟達三丈,終於超過了領先的蘇雪蓮蘇雪蓮連連嬌叱,催騎疾追。

  倏忽間,距離終點只剩下兩道木欄了!

  麥飛龍仍然領先了一步,但就在這時,他的後腦突被一物打中!

  打到的東西,似是一顆石卵,力道很強,登時打得他頭部一陣發暈,險些跌下馬來。

  為了穩住身子,他的左手趕緊抓住了馬鬃,而黑龍被他抓得吃了一驚,奔馳的速度,頓時慢了下來。

  「呼!

  一陣風響,蘇雪蓮由他身邊疾掠而過!

  麥飛龍又驚又忽,猛抖馬索,大叫道:「黑龍!快追!

  黑龍甚有靈性,向前猛馳!

  冬!冬!冬!

  鼓聲連響,第一、二、三名幾乎在同一時間馳挨終點,但是全場觀眾都看得很清楚,第一名是蘇雪蓮,第二名是麥飛龍。

  第三名是關長華。

  觀眾鼓掌叫好之聲,又響澈滿山遍野。

  公證人關大鈞走到麥飛龍面前,面現詫異的問道:「剛才是怎麼回事?」

  麥飛龍脫下風帽,摸摸後腦道:「小可後腦挨了一下,好像是被一顆石卵打中似的……」

  公證人關大鈞取之他的風帽看了看,再看看他的後腦,皺眉道。「這帽上沒有痕跡,你的後腦也沒有受傷。」

  麥飛龍苦笑一下道:「是的,襲擊小可的那人很有心機,他用的一定是一顆很乾淨的卵石,而且力道使得恰到好處,使小可不致受傷。」——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