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七 章 唯力是視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麥飛龍點點頭,笑道:「如果天一真人肯宣布說:」尚有競技者遭受暗算,便停止比賽,則對方便一定不敢下手了。「

  終南一劍仙道:「這是不可能的,競技大會乃是安定武林的一樁永久性措施,豈能輕易更改。」

  他探手入懷取出一頂厚厚的皮帽,遞給麥飛龍道:「這頂風倡你帶著,參加騎術和諒地一飛行術的時候就把它戴起來,可以保護頭部,不怕輕形暗器的襲擊。」

  麥飛龍接過風帽,訝異地道:「哪來的這頂風帽呀?」

  終南一劍仙道:「是為師向長白派掌門借來的,他們這種風帽,只要距離不太近,可以擋使一般輕形暗器。」

  麥飛龍把風唱收入懷中,一眼瞥見那位司儀已步出武林殿,便說道:「時候到了。」

  果然,那位司儀步出武林殿後,使即大聲宣布道:「末時三刻已到,請參加第四項競技者出場!

  於是,競技者紛紛出場。

  麥飛龍也舉步而出。

  終南一劍仙滿面凝亙,叮嚀道:「飛龍,一切小心!

  麥飛龍點點頭,一直向場上走去。

  第四項競技是輕功,競技者不待公證人指示,使一齊來到「竹槓」之前。

  竹槓,按八卦排列,每支竹桿長約三丈,細如小孩手臂,頂端是尖的,迎風搖晃,人要跳上去站住,非有過人的輕功不可!

  此刻,竹柱之前已放置著一個「限時」用的大鼓,負責需鼓的,是個頭紮青巾的彪形大漢。

  公證人則是以輕功聞名天下的「無影燕」並清波,他是一應身材中等的老人,樣子很像庸庸碌碌的農夫,如果不是出現在競技場上,誰也不相信他是身懷絕技之人。

  參與「輕功」』競技的共有五十八個,公證人無影燕並清波照冽點過名,讓競技者抽箋,決定各人的先後次序後,才說道:「各位,本屆輕功競該與上次相同,先以輕功提縱術跳上竹樁,聽到鼓聲,就主上面翻個筋斗,趕不上鼓聲,踩倒竹汗及失足墮下者,作失敗論,成功的連翻十個筋斗者,可以晉入複賽,現在請抽到第一號的競技者開始。」

  抽到第一號的是丐幫一個叫化子,名叫勞蓬,他向公證人並清波行一禮,然後走到竹樁前,一個縱身,飄然降落竹榷之上,單足鶴立。

  身法乾淨俐落,贏得不少掌聲!

  不過,他腳下的竹汗卻在左右搖晃,可以看出他功候尚差。

  公證人並清波右手一抬,負責雷鼓的彪形大漢立時楊格槍擊下………冬!聲震全場!

  勞蓬應聲縱起一丈二三尺,空中一個鷂子翻身,輕飄飄的落到一支竹桿之上。

  冬!

  勞蓬又一衝而起,翻了個筋斗。

  翻筋斗,可說是輕功最基本的動作,而前來參加競技的人,輕功自然都很不弱,為何只要他們翻筋斗呢?

  原因與選定飛換介為暗器競技工具相同,各門派的輕功身法均有不同,有的以輕靈著你,有的以快速見長,很難判定高下,雀此就以最基本灼動作來決定勝負,但雖說是基本動作,真正決定強弱的,卻在談「持久,也即是說要在竹樁上連翻十個筋斗並非易事,一般的情形,能翻七八個筋斗而不踩倒竹桿,已算是高明的了。

  冬!

  勞蓬又翻了個筋斗,飄落快一支竹桿上,身形開始現出無法穩定的現象。

  冬!冬!冬!

  他又連翻了三個筋斗,到第七通鼓聲響起之際,他雖然又縱起一丈多高,但腳下那支竹桿卻倒了!

  於是,他被判失敗。

  公證人井清波親自把那支付桿重新插好,接著叫第二號競技者,上去施展。

  第二號競技者是長白派的門下,名叫李南煌。

  長白派以「踏雪無痕」的輕功見稱於世,曾在歷屆的「輕功」一項中獲得三隻金碗,因此李南煌一上場,立刻引起觀眾的注意。

  果然,李南惶不負眾望,輕輕鬆鬆的就翻過了十個筋斗,晉人複賽。

  然後,一個接一個的上場,但能夠普人複賽的,十個之中只有一二人,不是在中途踩倒竹桿,便是站不遊而跌下來。

  麥飛龍抽到的是第二十九號,成功的翻過十個筋斗,也獲得晉人複賽的資格。

  當他在竹杆上翻筋斗時,心中頗擔憂有人乘機暗算,但結果卻沒有。

  也許是竹樁設在競技場的中央,距離場外有十幾丈遠,對方「鞭長莫及」之故吧?

  由於「輕功」競技時間較久,故凡是晉複賽的,也可暫時回到瓦房坐候,麥飛龍讓公證人記下姓名後,即回到瓦房中。

  終南一劍仙見他輕易的通過了初賽,心中很高興,笑問道:「飛龍,你覺得如何?」

  麥飛龍笑道:「不難,比在山中樹梢上翻筋斗,要容易多了。」

  終南一劍仙道:「但等下複賽時,你仍然不能大意,要知長白派在這一項中有三個門下參加,第三屆競技大會時,他們曾囊括過金,銀,銅三個獎呢!」

  麥飛龍點頭道:「弟子當全力以赴。」

  終南一劍仙又問道:「有沒有發現可疑的人?」

  麥飛龍搖頭道:「沒有。」

  終南一劍仙道:「那麼,可以確定企圖暗算你的人,必非參與競技之人,對方必是混在觀眾群中,等到你參加第五、六兩項競技時才會出手。」

  麥飛龍:「可能是如此。」

  終南一劍仙道:「方才為師曾去馬廄巡視過,你那匹黑龍情況很好。」

  麥飛龍道:「大會有沒有人派人看守那些馬匹呢?

  終南一劍仙道:「有的,每一匹馬都有一人負責照顧,閒雜之人是進不去的。」

  師徒倆交談問,場上已進行到第三十二號,又有一人獲把廳級,那是美人幫的杜鵑花。

  麥飛龍笑道:「看,美人幫的人也晉級了。」

  終南一劍仙讚嘆道:「真是不可思議,看來今後的武林,女人要抬頭了。」

  麥飛龍道:「女人能在武林中揚眉吐氣,倒也不是一件壞事,只希望她們走正路,不要為害武林才好。」

  終南一劍仙道:「為師也是這樣想,如果該幫幫主是個正派的女人,那麼讓她們當武林盟主倒也不妨。

  場上,鼓聲不絕。

  有人歡笑,也有人黯然神傷……

  約莫一個時辰後,參加「輕功」競技的五十八人都比賽完了。

  獲得晉人複賽的只有十三人,即是長白派的李南煌,青城派的郁善,武當派的一玄道士,峨嵋派的干達人,終南派的麥飛龍,美人幫的杜鵑花,長白派的金夭壽,少林派的了塵和尚,長白派的崔如良,華山派的裴家磷,以及無門無派的茅龍,強一峰,藍紹雄。

  長白派的三個,果然都晉人複賽!

  公證人並清波先向十三位晉級的竟披者道賀,然後說道:「複賽的情形,也與上屆一樣,每位競技者要在竹椿上連翻十五個筋斗,成功的晉人決賽,失敗的淘汰出場,現在仍按次序進行,請第二號的李南煌開始施展。」

  李南煌雙臂一振,飛上了竹椿。

  鼓聲又響了!

  這一次,鼓聲較快,一通接著一通,幾乎使人無喘息的餘地!

  李南煌身輕如奔,連續的翻著筋斗,一上一下,身法美妙已極!

  冬!

  第十五通鼓聲落處,李南煌飄身落地,向四下鼓掌叫好的觀眾抱拳致謝,然後退去一邊。

  青城派的鬱善接著上場。

  他翻到塘十二個筋斗時,腳下的竹桿倒下了,被判失敗,退出場外了。

  接著是武當派的一玄道士。

  他翻到第十四個鎮斗時,不幸一腳踏空,掉了下來。

  第四個是峨媚派的干達人,他成功的翻完了十五個筋斗,獲得晉人決賽資格。

  第五個是麥飛龍,他也順利地過關人選。

  第六個是美人幫的杜鵑花,也通過了。

  第七個是長白派的全天壽,也通過了。

  第八個是少林派的了塵和尚,未能過關,被淘汰出場。

  第九個又是長白派的崔納良,也順利人選。

  第十個是華山派的裴家贛,被淘汰出場。

  第十一、十二、十三名的茅龍、強一峰、藍紹雄亦均告落選。

  於是,晉人決賽的是李南煌、乾達人、麥飛龍、杜鵑花、金天壽、崔如良六人。

  公證人並清波宣布六個晉人決賽者的姓名後,說道:「決賽的辦法仍是翻筋斗,能翻幾個筋斗就翻幾個筋斗,然後取最好的前三名,餘者淘汰,如解三名有成績相同的情形,則再比賽一次決高下,現在就請第二號的李南煌出場。」

  李南煌深深吸了一口氣,又一飄身掠上竹棒,開始在「冬冬」鼓聲中連翻筋斗。

  他一連翻了一十八個,已然力不從心,跳了下來。

  第八屆武林競技大會,長白派就有一名門下翻了十八個筋斗而奪得一隻金碗,因此觀眾見李南煌翻了十八個筋斗,均認定他已穩勝,紛紛鼓掌起來。

  第二個是峨媚派的干達子,他翻到第十七個時,腳下的竹桿「拍!」的一聲斷了。

  踩斷竹汗,自然要遭到淘汰的命運。

  第三個是杜鵑花,她的成績驚人,竟翻了二十次,壓倒麥飛龍!

  場上,掌聲如雷,都為杜鵑花的驚人表現而瘋狂了。

  第五個是長白派的金天壽,是見大家在為杜鵑花的表現而顛倒;竟然毫不在意,微微一笑,倏然一個橫飄雪,一連翻了二十三個筋斗,才興盡而下!「好呀!」「了不起!」「好俊的輕功!」

  「他得第一了「他得第一了!」人聲沸騰,第六個崔如良繼續上場,他也是長白派的門下,但身手遠不如金天壽和李南煌,只翻到第十六個筋斗,即疑翻竹桿,墜了下來。

  於是,輕功竟技結果,長白派的金天壽第一,奪得金碗,美人幫的杜鵑花第二,得銀碗,終南派的麥飛龍第三,得銅碗。

  領獎的時候,麥飛龍所博得的掌聲卻比金天壽多,因為過去的八屆競技大會,還沒有一人像麥飛龍這樣每項參加每項得獎的,這是異乎尋常的情況,全場觀眾莫不對他讚佩有加,如醉如痴。

  他捧著銅碗回到瓦房。

  終南一劍仙笑得合不攏嘴,頻頻問道:「累不累?」

  麥飛龍點點頭,把銅碗交給他,掏出汗巾拭著額上的汗水。終南一劍仙把玩著銅碗,笑道:「你能在這項中得到第三名,實出為歷意之外,太好了!」

  麥飛龍微汪道:「師父不是預言弟子可在此項競技中獲得第二名以上的麼?

  弟子如今只得了個第三名,怎說是意料之外?「終南一劍仙含笑道:「為師是哄你的,其實長白派的輕功冠絕大下,能與他們抗衡的人實在不多,為師說你可得第二名以上,意在鼓歷你,實則為師想都不敢想你能在此項中獲獎,而結果你卻仍奪得第三名!」

  麥飛龍一楞,笑了笑道:「弟子如非參加前三項比賽,體力消耗過多,也自覺可以奪得第二名。」

  終南一劍仙道:「你別太貪心,這已經很不錯了!」

  麥飛龍道:「長白派那位金天壽確實不凡,身手令人激賞。」

  終南一劍道:「美人幫的杜鵑花也很不凡,她們現在得到點九了,和你相同。」

  麥飛龍一時沒有聽懂,茫然地問道:「什麼點九?」

  終南一劍仙笑道:「金碗得點三隻,銀碗得點二,銅碗得點一,她們得一隻金碗三隻銀碗,算起來共得點九,而你得兩隻金碗一只銀碗一只銅碗,一共也是點九一別忘記得點最多的即可獲得那只武林金獅!」

  麥飛龍恍然道:「照目前的情勢看,已沒有那一門派能獨得五隻金碗了……」

  終南一劍仙道:「所以現在要以計算點數來決定金獅誰屬了!」

  麥飛龍興奮起來了,低聲道:「師父認為我們能贏得那隻金獅麼?」

  終南一劍仙道:「很有希望!」

  麥飛龍道:「剩下的三項比賽,弟子或可再贏得一二個獎——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