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五 章 英雄本色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一個接著一個,順序上場。

  由於第一號的魯文龍切了六寸,因此以下之人,即使他的能力只能切斷三寸,也只好挑六寸的來切,於是前八名的成績如下:青城謝玉基,切六寸石板,成功。

  丐幫何三,切六寸石板,成功。

  華山方志忠,切七寸石板,失敗。

  少林悟淨和尚,切七寸石板,成功。

  無門派的林維明,切七寸石板,失敗。

  武當玉真道大功七寸石板,成功。

  無門派的洪償切七寸石板,失敗。

  然後,輪到麥飛龍上場了。

  他為了保存實力,只挑出一塊八寸厚的石板來切,一掌落下,八寸石板應聲而斷,成功!

  「第十號,峨媚呂普解請出場!」

  呂普頗見麥飛龍已切斷八才厚的石板,自知難勝,宣布退出競技。

  公證人萬古坐於是高聲宣布道:「第一批十位競技者。

  終南麥飛龍獲勝!「掌聲,如雷響動!

  第二批的十位競技者,緊接著上場比賽。

  結果,少林了因和尚和麥飛龍一樣,切斷八寸厚的石板,在第二批中獲勝。

  第三批,獲勝的是美人幫的卓明珠,她也切斷了一塊八寸厚的石板。

  第四批,丐幫的沙再發在九人中唯一成功的切斷七寸石板,獲勝。「第五,峨嵋紀明松也切斷了七寸石板而入選。

  於是乎,第二項的掌力競技,由麥飛龍,了因和尚,卓時珠,沙再發及紀明松五人進行決賽。

  仍由麥飛龍最先上場。

  他挑出一塊一尺厚的石板,輕輕放在沙坑上,單膝跪下,拾起了右掌……

  全場,變得鴉雀無聲,每個人都以緊張的心情注視著麥飛龍的動作。

  忽然,美人幫的卓明珠發出一聲銀鈴嬌笑,道:「好厲害,看樣子金碗是他的啦!」

  在沉靜而緊張的場面上,她突然說出這麼一句話,而且其聲嬌悅,有如珠走玉盤,真能「震撼」人心呢!

  公證人萬古塵忙道:「卓姑娘請勿說話!」

  卓明珠娥盾一挑,又嬌笑道:「怎麼,難道我說錯了麼?」

  她長得和花風一樣美,但與花風有著截然不同的姿色,她曲眉廣頓,嬌軀豐滿,濃豔凝香。是屬於「楊玉環」一型的美人。

  公證人萬古塵微微一皺眉陶說道:「卓姑娘請不要開口如何?」

  卓明珠一聳香肩道:「好,不說了,其實我是出於衷心的讚佩,並無別意。」

  語畢,又發出人陣震人心弦的嬌笑!

  麥飛龍的右掌仍舉在頭上,沒有立刻切下,卓明珠銀鈴般的笑聲擾亂了他的心神,使他無法將全身功力凝聚在右掌上。

  他開始重新收攝心神,行功運氣……而正當他二度集中心力,準備切下之際……

  卓明珠忽又嬌笑道:「怎麼還不出手呀?」

  他渾身微微一震,真氣又洩了!

  公證人萬古塵面容一沉,對她怒B而視道:「卓姑娘,你這是什麼意思?」

  卓明珠笑道:「沒什麼,你瞧他遲遲不出手,叫人等得心煩!」

  公證人萬古塵道:「姑娘一再開聲擾鬧,叫他如何出手?」

  卓明珠道:「啊喲!奴家只不過說了幾句話,怎麼就指責奴家是在擾鬧?

  這個罪名奴家可擔當不起的呢!「

  公證人萬古塵道:「你再說一句老夫就逐你出場!」

  卓明珠又聳聳肩,笑道:「是啦!是啦!奴家不說了,其實只要有真功夫,還怕人-

  …」

  「拍!」

  麥飛龍一掌切下了!

  在場數人,眼睛立刻投注到那塊石板上面,場邊的觀眾,也緊張得站了起來。

  石板斷了麼?

  沒有!石板看上去完好如初!

  於是,四下響起一片惋惜之聲,只有在場的了因和尚沙再發,紀明松及卓明珠喜形於色,尤其是卓明珠,她像是打了一場勝仗,高興得「吃吃」笑了起來。

  公證人萬古塵走近沙坑審視,仔細的察看一番之後,忽然直起腰幹,大聲宣布道:「終南麥飛龍,」切一尺石板,成功!「

  甚麼?

  卓明珠兩眼大睜,呆住了。

  了因和尚,沙再發及紀明松也為之愕然。

  公證人萬古塵接著走下沙坑,伸手抓住石板的一端,一提揀起了半塊石板。「另一半石板,留在沙坑上。

  石板果然斷了!

  斷得不露痕跡!

  「好啊!」

  「妙極了!」

  「好俊的功夫!」

  喝來之聲,在兩邊山坡上爆開來了。

  麥飛龍起身朝四邊觀眾烘烘手,再將另一半石板扔出沙坑,把沙子弄平,才退到一邊。

  「少林了因和尚請出場」

  了因和尚合十一禮,移步走出去。

  他走到那堆石板前,伸手摸摸一塊八寸厚的石板走下沙坑「少林了因和尚,切八寸石板,成功!」

  然後,輪到卓明珠了。

  她的臉上已沒有笑靨。

  她伸手摸上一塊一尺厚的石板,考慮會兒。最後搖搖螓首,揀出一洪九寸厚的石板,走下沙坑去……

  「美人幫卓明珠,切九寸石板,成功!」

  一個如花似玉的姑娘能夠用她的玉掌切斷九寸厚的石板,這在歷屆競技大會中還未曾有過,因此她得到的采聲,不下於麥飛龍。

  她已有希望得到一隻銀碗。

  隨後,丐幫的沙再發出場了。

  他以少林了因和一尚為競爭對象,也揀出一塊八寸厚的石板來切,結果一切未斷,被判失敗。

  最後的峨媚紀明松也遭到相同的命運,被淘汰下去了。

  於是,第二項的掌力競技,麥飛龍得第一,卓明珠得第二,了因和尚得第三。

  麥飛龍捧著一隻金碗回到瓦房。

  終南一劍仙欣喜萬分,接過金碗緊緊捧在手上隨:「飛龍,你總算沒有辜負為師的寄望,為師好不高興!」

  麥飛龍含笑不語,用左手按摩著右手。

  終南一劍仙自然很關心他身體的情況,見他在按摩右手,不由面色一變道:「怎麼樣?」

  麥飛龍道:「不要緊,只是臂上肌肉還有些跳動…

  終南一劍仙道:「這不妙,第三項暗器競技馬上就要開始了,你的右手不能很快恢復正常,必將影響成績一來。

  為師替你推拿一番!『』他放下金碗,開始為表飛龍推拿右臂。

  麥飛龍道:「美人幫對本屆競技大會似乎志在必勝……

  終南一劍仙哦聲道:「怎麼說?」

  麥飛龍道:「她們派出的姑娘都很刁鑽,喜歡耍手段,恨不得把強過她們的對手都踢出場去。

  終南一劍他笑道:「女人總是個氣一些,不理她們就是了!

  其實為師倒覺她們武功出眾,值得欽佩,像方才那卓姑娘,以她一個姑娘的那樣的年齡和體質,竟能切斷九寸厚的石板,的確不簡單!「麥飛龍點頭道:「是的,弟子對她的掌力也是十分佩服的。」

  終南一劍仙道:「方才你在場上時,為師曾向少林,峨媚兩位掌門人請教,他們竟也不知美人幫的那位幫主是誰。

  麥飛龍道:「那位幫主此刻不是在第十一間瓦房中麼?

  終南一劍仙頷首道:「不錯!她正在瓦房中,低沒有一人知道她是誰!」

  麥飛龍問道:「她多大年紀?」

  終南一劍仙口:「據說約三十許人,由於瓦房前垂著一面竹簾,而且她本人的臉上又罩著一方黑紗。故無人能看清她的容貌。」

  麥飛龍微微一笑道:「她是美人幫的幫主,想必姿色更勝第三項競技開始,請報名參加競技者立刻出場抽絡!

  司儀雄渾的聲墓打斷了他的話。

  終南一劍仙停止按摩,問道:「現在覺得怎麼樣?」

  麥飛龍站起身子,揮舞著右臂,答道:「較方才舒服多了」

  終南一劍仙一拍他肩膀,爽朗的笑道:「那麼,為師祝你再度獲勝!麥飛龍點頭一笑,舉步走出。

  他跟著各派競技者走到競技場的另一塊場地-一十具稻草人之前。

  稻草人是新紮的,每一具的胸膛上都貼著一張圓形的白紙,上面畫著三個圓圈,一正中一個紅心,只有人的眼珠那麼大的稻草人對面的場地上,橫畫著數道白線,距稻草人最近的是五丈,最遠的是十丈,乃是競技者站立發縹的界線。

  這一項的公證人,乃是以暗器聞名天下的四川唐家人,當家的「於手師」唐堯!「據說,當年十大門派掌門人在同意舉行武林競技大會時,對器競技這一項曾有一番爭執,原因是暗器種類繁多人各門派都有「獨汀』暗器,不知選定那一種暗器作為競技方妥,後來請中川唐家提供意見,乾手師唐堯便建議使用飛鏢,理由是飛鏢最普遍,而且是歷史最悠久的正宗暗器,十大門派掌門人都同意了。

  那以後,每屆競技大會暗器競技這項的公證人,一均聘請乾手師唐堯擔任,他號稱「乾手師」,雙手能同時發出各種不同的暗器,為當今武林無出其右的暗器大家,歷屆競技大會中,沒有人敢不服他的判決。

  他點過競技者的姓名後,也由懷中取出一個小黑袋,說道:「諸位,本屆暗器競技這一項共有四十二位報名參加,將分四批進行比賽,第一、二批各十一位,第三、四批各十位,現在諾依次過來抽箋。競技者紛紛上前,把手深入小黑袋中……

  麥飛龍這次運氣不壞,抽到第十五號竹牌,被分在第四批。

  公證人唐堯接著解說比賽方式,道:「每個競技者只發一鏢,距離任選,以題離最遠而打中紅的最優,現在請第一位競技者出場。」

  第一號是無門無派的顏光照他應聲走封第一具林草人之前站住,所選距離是七丈五尺。

  公證人唐堯打開一個木箱,取出一支飛鏢遞給他,說道:「請開始!」

  顏光照躬身接過飛鏢,身形微側,面向第一具稻草人凝視片刻,然後舉起右手,左腳一抬,抖手打出。

  飛鏢,破空長嘯,如電飛去!

  正中紅心!

  「好呀!」「好呀!」

  鼓掌叫好之聲,又熱烈的響起來。

  公證人唐堯記下他的成績,取下訂在稻草人紅心上的飛鏢,接著道:「第二號請出場!」

  第二號競技者是武當道士,他領了飛鏢,也站在第二具稻草人之前,距離是八丈,略一凝神,隨即發縹打出。

  「颶!」

  也一鏢中的!

  成績比第一號的顏光照還好。

  由放每一批只取一人,放顏光照一看人家成績越過自己,就知被淘汰已成定局,黯然退出場外去了。

  第三號接著上場,他是華山門下,也選定八丈的距離,一鏢投出。

  「颶!」

  打中紅心旁邊。

  他臉上一紅,恨懼地一頓足,也立刻退出門外去了。

  第四號是長白門下,他也選定八丈距離,結果也未中的,喀然而退。

  第五號是無門無派的盧金輝,貌不驚人,但表現優異,八丈五尺一嫖打中紅心!

  「高明!」

  武當道士彬彬有禮的打一稽首,讚美一聲,也退了出去。

  第六、七、八、九、十、十一號六位競技者相繼出場,他們因見盧金輝以八文五尺的距離打中紅心,也只好選定八丈五尺的距離發鏡,結果無人能中紅心,都敗退出場。

  盧金輝成為第一批中的獲勝者。

  第二批緊接著上場,打第二具稻草人,經過一番競爭,崙崑派的翁中聖成績最優,也以八丈五尺的距離打中紅心,有機會問鼎金碗。

  一般情形,能夠在六丈外打中一個眼珠大小的目標已屬不易,而能夠在八丈五尺外打中目標,確實已是難能,可貴了。「

  第三批的競技者上場了。

  美人幫派出的競技者,就在第三批中,她叫林馨,也是個沉魚落雁的美女,大家都認為她可能和花風及卓明珠一樣脫穎而出。

  果然不錯!

  她以九丈的距離一鏢穿心,成績最優,獲得入圍。

  真了不起!「

  「是啊!看清形今後的武林該是女人的天下啦!」

  我看這一屆的武林竟技大會,她們美人幫極有希望獲勝!「她們勝,該幫幫主豈不成了今後三年的武林盟主?「「這是當然!」

  「讓她們女人騎到咱們男人頭上這太不像話了!」

  「哈哈,老子倒覺得很有意思」

  「哼,你不怕她是個『武則天』?」

  議論紛紛中,第四批競技者又上場了。

  頭兩個競技者成績平平。

  第三個,便是抽到第三十五號的麥飛龍!

  他和美人幫的美女一樣受人注意。一出場,全場就立刻靜寂下來。

  這時,已近中午,稱老虎的太陽像一把赤熱的火傘,高張在空中,把競技場曬得火熱……

  麥飛龍領了飛鏢走到第五具稻草人之前,在距離稻草人十丈遠的白線上站住。

  全場數千對目光,一齊集中到他身上。

  他感到澳熱,感到領上似已沁出汗水,於是取出汗巾擦拭著,然後才把飛鏢舉了起來。

  但是,他沒有立刻發出,他忽然覺得今天在這競技場上的「十丈」較之在山中練習的「十丈」要遠了些,信心頓失!

  他遲疑了半晌,決定縮短距離,便向前跨出五尺,在九丈五尺的白線上站住。「在他前面的競技者,以美人幫林馨成績最佳,在九丈外一鏢打中紅心,現在他縮短距離為九丈五尺,如能一鏢中的,金碗可說非他莫屬。

  他再度舉起飛縹,準備發出了。

  可是,他發覺精神有些憂憾,發覺稻草人的那點「紅心」』似在跳動。

  不覺又猶疑起來。

  公證人唐堯催促道:「請快出手!」

  林馨接口笑道:「他遲遲不出手,想是在等土地爺前來幫忙!」

  在場的競技者都笑了。

  麥飛龍忍住被譏諷的羞憤,突然又向『前跨出五尺,在距離九文的白線上,右手一抖飛鍵脫手而出!「颶!」中了!成績與林馨相同。

  公證人唐堯記下他的成績,然後命第三十六號的競技者繼續出場。

  第三十六號因見麥飛龍在九丈外打中紅心,只好也在九文外發鏢,結果只打中紅心的邊沿。

  底下的第三十七,三十八,三十九號自知無法勝過麥飛龍,不敢現醜,知難而退。

  第四十號雖知獲勝無望,仍然露了一手,在八丈五尺外發鏢,正中紅心,成績與第一批的盧金輝和第二批的前中聖一樣,可惜身在第四批,有麥飛龍的「九丈」在前,仍然遭到被淘汰的命運。

  第四十一號和第四十二母試打九丈距離,也只打中紅心的邊沿,不待公證人宣布,就自動退出去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