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三 章 捨命爭雄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麥飛龍笑道「既謂『美人幫』,想必幫中女子都是絕色美人了,但不知幫主為誰?」終南一劍仙搖頭道:「不知道。」

  麥飛龍不將「美人幫」放在心上,視線投向武林殿上那隻金光閃閃勸「武林金獅」,含笑道:「那隻『武林金獅」』鑄得真是維肖維妙!「終南一劍仙道:「那是『武林鬼才公孫虎』的傑作。公孫虎這人,你還沒有聽說過吧?」

  麥飛龍道:「沒有。」

  終南一劍仙面露欽佩之色道:「公孫虎這個人,是一代怪才,文學武功,均為一時人最,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物……」

  州娃是那一門派之人?「

  「他不屬於那一門派。」

  「哦」

  「他除了武功文學之外,還有許多本領無人能及,琴棋詩書樣樣皆精,而最高明的便是雕鑄術,他能用一把刀雕刻。出許多精美脈東西,也能用金鐵鑄造各種物件,凡是他雕鑄的東西,均成為士林按購的珍品。」

  「哦」

  此外,他的財產也無人能及,是天下頭一號巨富!

  「有多少?」

  「無法估計!」

  「怎麼有那樣多的財產?據說是旭父留下來的。」

  「現在人在何處住?」

  「地下。」

  「死了?」

  「是的。」

  「死時多大年紀?」

  「三十九歲。」

  「絕頂聰明之人,總不能活得太久,這是所謂天妒英才」不,他的死,是咎由自取。「「哦?」

  「他死在一個『色』字上!」

  「啊,他好漁色?」

  「不錯,他終生未娶,身邊卻經常有十多個絕代嬌娃跟著,說得明白一點,他是一個色魔,他常說『人可三日不食,不可一日無女』,他用他的財帛搜求絕色美女,古語云:」楚王好細腰,宮中多餓死』,有一次他聲言要找夭下第一細腰』的美女,於是當真有不少美女為他挨餓而死!

  「如此耽溺女色,難怪要早死了。」

  但他除了好色之外,並無別的劣跡,相反的還經常鋤。奸扶弱,周濟窮人,故他在士林及武林兩方面,仍備受讚譽。「

  「真是個怪傑!」

  「二十七年前,當十大門派掌門人決議鑄造一隻『武林金獅』時,大家就想到了他,而那時他雖已病人膏育。但仍欣然同意為大家鑄造,誰知『武林金獅』剛完成沒有幾天,」他就死了。「

  「鑄造那隻『武林金獅』的黃金,是由大家共同拿出來的麼?」

  「是的,每一門派各出一斤黃金,你看那隻『武林金阿獅,那麼大,一定認為不止百斤,其實它的腹中是空的,只有四隻腳和尾巴是實的。」

  「假如本屆競技大會崆峒派三度獲勝,它就永遠歸他們峻桐派所有了,那麼第十屆的競技大會怎麼辦?」

  「再鑄造一隻啊!」

  冬!冬!冬!冬!冬!

  開始了!「

  剎那間,全場「嗡嗡」人聲,突然同時靜止,變得鴉雀無聲!

  接著,武林殿上傳出一個宏亮無比的聲音道:「第九屆武林競技大會開始,請所有參加競技者出場!」

  聲音雄渾如雷,字字清晰!

  麥飛龍不解出場何故,轉頭對師父悄聲問道:「幹什」麼?「終南一劍仙消答道:「每屆競技大會舉行之覦主辦競技大會那一門派的掌門人總要向所有參加競技者說幾句話,氣你下去吧!」

  這時,各門派參加競技者已在紛紛出風麥飛龍於是起身步出瓦房,向場上走去。

  全體參加競技者,均已齊集武林殿前的廣場上,人數約有三百之眾。匆個個英氣畢露,神態軒昂!

  於是,這一屆的主辦者,武當掌教天一真人由武林殿中走出,步下石階,來到了擺設於石階下的一張紅案前。

  這位武當掌教,生得面如滿月,絡腮黑鬚,頭戴魚尾金冠,道袍翡翠按陰陽,腰下雙緣結乾坤,腳登一雙踏雲鞋。

  背插一柄銀鬃拂塵,神清氣明,仙風道骨,令人一望之下,不由得肅綠起敬!

  他在紅案後面,分別向兩邊觀眾一稽就再向場上的競技者一稽首,然後發出他清說的聲音道:「諸泣,今天是武林第九屆競技大會之日,貧道有幸輪為主辦人,謹先在此向光臨大會清君及參與競技者深致歡迎之意……」

  說著,又深施一禮。

  全場觀眾見他謙虛有禮,風度極佳,不禁紛紛鼓掌起來天一真人容得掌聲靜止,才繼續說道。

  「本屆大會,報名參與競技者有少林,昆侖,峨媚,青城,華山,長白,丐幫,武當門下各二十一位,另有終南門下一位,美人幫七位及各派一百二十二位,一共是二百九十八位。」

  掌聲又起!

  這次,是對競技者表示鼓勵之意。

  天一真人接著又高聲道:「另外,崆峒派司空掌門人方才通知貧道說,他們峻順派因某種緣故,決定退出本屆競技大會」唉!「

  「啊』」

  全場登時響起了一片驚詫聲,紛紛議論起來。

  這的確是「驚人』的意外,輸描陣叮二。得連勝,他們只要再在本屆獲勝,傅可獅」,得到各門派夢想已久的最高榮譽)這種難得的機會,他們竟突然放棄不要了!

  甚麼原因使他們退出本屆競技大會的始。

  全自動退出?

  抑是被迫退出?

  如是自動退出,原因何在?

  如是被迫退出,是誰的陰謀。

  人聲沸騰不止,有少數觀眾仿繪還一見得都是擁護崆峒派之人,但他們興另訂二杯在凍拒之能否三度蟬聯武林盟主,獲得「武林金獅」的最高榮譽,現在聽崆峒派要退出競技,當然大感失望,替崆峒派憤憤不平了。

  有人因此大叫道。

  「告訴我們,崆峒派為何要退出競技大會?」

  天一真人舉起雙手,示情眾人肅靜,然後說道。

  「貧道也會詢問司空掌門人退出競技的原因,但司空掌門人不願說明,所以該派因何要放棄參與本屆競技大會,貧道亦不得而知,諸位對此著有興趣,可去問該派之人」

  他停頒片刻,繼道:「諸位都已明白,武林競技大會的精神意義,是著重切磋而不在獲勝,最藉以增進友誼,共謀武林的興隆與和平,所以這裡是公平的,毫無偏私的。

  任何人都可報名參加,也都有不參加的自由,貧道盼望本屆參與競技諸位,能洛守大會規定,以誠摯的態度參與競技……

  以正當手段求取勝利,勝不驕,敗不妥……。

  拉在人九屏武林克論大會鑽兒開七,紀正預祝證出愉快,勝利。

  語畢,播首一禮,退人武林殿。

  放在兩百幾十八位競技者一哄而敕,各口轉回本派瓦厲這時,準引人上口柏她問時年齡,均在十八到二十之間,報埃美得像七朵樣花一個個烏雲疊鬢,吉臉挑肥,屆婦存山。

  似桑佩真個是海棠醉亂梨花娜員,不亞九天仙女下瑤池,月裡燃娥尚玉鞠,給弟九屆武林競技六會市了一片績麗萍人門氣息看到她們,大家都把峻洞派退出竟技的事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麥飛龍對那七個美文卻只談設一瞥,便走回瓦房坐下,低頭默默不語。

  他心中有一份愧疚。

  當他知道了本派當年的一番遭遇,以及知道峰間派會在第七、八兩屆競技大會獲勝功情形之後,他立刻就懷疑本派當年那場災變可能是崆峒派幹的,但現在,他對崆峒派僅毫不無懷疑,反而生起一份愧疚,覺得冤枉了好人了。

  終一南一劍似乎了解愛徒的心情,輕輕一嘆道:「這事情的確很奇怪……」

  麥飛龍抬頭道「師父,你猜他們因何突然退出了比賽?

  終南一劍仙搖頭道「不知道,必是發生了甚麼事情,迫使他們不得不臨時退出。」

  麥飛龍:「他們準備參加競技的人到達,現在突然宣布退出,自然是被退出的,只不知迫使他們退出的是什麼人?」

  終南一劍仙目中精芒隱透,沒有作聲。

  麥飛龍道:「這件事,與本派當個那場災變,可能……」

  一語未了,司儀活亮功平音,又由武林殿中傳出來。

  「請參加第一項競技者出場!」

  終南一劍仙立刻向麥飛龍正容道。

  「飛龍,現在你要參加競技,不要胡思亂想了!」

  麥飛龍肅容答道:「是的,師父!」

  說畢,起身走了出去。

  第九屆武林兢技大會正式開始了參加第一項競技的人,紛練出場,來到了一堆排放整齊切石板之前。

  一項競技是舉重。

  誰舉得最重,誰就可獲得一隻金碗。

  麥飛龍跟大家站在一起,表面鎮靜,心裡卻頗緊張。

  一位公證人走過來了。

  他是個身軀祖壯的紅面老人,手上拿著一份名單,一走到眾競技者之前,立刻開口道:

  「各位,老夫宗木坤,負責公證舉重這一項,本屆參加此項技競的,有少林,武當,崑崙,峨媚,青城,華山,長白,丐幫各三位,另有終南一位,美人幫一位及無門無派二十四位,總共剛好是五十位,現在老夫開始點名,喊到哪一位,就請一位答應一聲!」

  他捧起名單,開始喊叫道:「少林普照!」

  一個青年和尚合十答道:「小僧在!」

  「慧因!」

  「在!」

  「慈明!」

  「在!」

  「青城曹信雄!」

  「在!」

  「鐘時英!」

  「在!」

  公證人宗木坤點過了五十位競技者的姓名,把名單塞人懷中,順手取出一塊黑市小袋,抖了抖黑布小袋,袋中發出清胞的「厲歷」之聲,說:「這袋中共有五十塊竹牌,竹牌上面寫有號碼,由一到五十,各位每人抽出一塊,抽到第一號到第十號者,為第一批,抽到第十一號到二十號者,為第二批,以此順序進行競技,現在請各位抽籤!」

  於是,五十位競技者逐一把手伸入黑袋,摸出一塊竹牌,麥飛龍摸到第四十六號,屬於第五批。

  公證人宗木坤道:「現在抽到第一號到第十號的請出列!」

  十位競技者,向前跨出三步。

  這第一批中,少林和尚一個,武道士一個,青城一個,長白一個,丐幫一個,美人幫一個,峨嵋兩個,華山兩個。

  同派之人在同一批中出現,較為不利,因為「自相殘殺」

  也。

  公證人宗木坤接著道:「由第一號開始,哪位是第一號?」

  「是我。」

  一個俗家青年,應聲而出。

  他是華山派的熊凱平,個子長得矮矮胖胖的,兩隻手掌十分粗大,手背生滿黑毛,看樣子是專練力氣的。

  公證人宗木坤當即收回他的竹牌,笑道:「請開始!」

  熊凱平束束腰帶,邁步走近那堆石鎖之前。

  每個石鎖上,都寫有它的重量,競技者可隨意選擇,一手舉一個亦可,兩手合舉一個亦可,但只能舉一次,失敗了就被淘汰出場熊凱平選了兩個各重三百斤的石鎖,提到腳下,閉目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俯身抓住石鎖,猛可吐氣開聲,喝了一聲「起」!提起兩個石鎖,一翻到了胸前,接著漫漫舉了上去。六百斤,敢情是他最大的能耐。

  他舉得很慢,一寸一才往上升,一張臉脹得通紅。

  終於,場上掌聲驟起!

  他成功的舉起了六百斤重的石鎖了!

  公證人宗木坤示意他放下,取出紙筆,記下他舉的重量,然後高聲宣布道:「華山熊凱平,舉六百斤,成功!」

  掌聲更為響亮。

  一個人,能夠舉起六百斤重的東西,畢竟也是相當少有的。

  熊凱平退了下去。

  接著,抽到第二號竹牌的走了出來。

  他是青城派的曹信雄,猿臂熊腰,氣宇非凡。

  公證人宗木坤也收了他的竹牌,說道:「請開始!」

  曹信雄面上掛著「自信」的微笑,走到那堆石鎖。毫不考慮的提起了兩個各重四百斤的大石鎖!

  同批的九位競技者見他提出八百斤石鎖,神色均為之一變。

  因為,歷屆競技中,能夠舉起這麼重的人實在不多,換句話,今天曹信雄著若能成功舉起八百斤重,一隻金碗可說穩得的了!

  曹信雄一見眾人變了顏色,樣子更是得意,他俯身分別抓了兩個石鎖,眼睛卻盯在一個美女的臉上。

  那是美人幫唯一參與舉重的姑娘,名叫花鳳!

  她長得太美了。

  尤其是那對水汪汪鳳目,轉動之間,嬌滴滴透出萬種風情,能看得人魂遊天外,魄散九霄!

  曹信雄從來沒見過這般美麗的姑娘,他多麼希望她會注意到他,而現在正是引她注意的最好時刻,他心裡在想:她不至於對我將舉起八百斤重而無動於衷吧?

  所以,他兩手抓青石鎖,卻不立刻舉起,而盯著那花鳳看,希望能和她的秋波碰個正著。

  那知世上不如意下八有九,那花鳳姑娘似乎根本沒有發現他曹信雄的存在,一對鳳目一直注視著天鬥看也不看他眼。

  曹信雄大為失望,他不好意思再「等」下去了,只得一提石鎖翻到胸,然後大喝一聲,運力向上舉起。每個競技者在參加競技大會之前,都煥私下勤練,都知道自己能夠舉起多少斤,故此參加競技時,因舉不起而被判失敗的人很少。

  當然,每個競技者都不肯保留力氣,都要發揮力量的極限,因此假定他能舉一千斤,在舉的時候,也都是十分吃力的。曹俊雄也是如此,他雖然有把握舉八百斤,卻舉得十分吃力,他灼一張臉也掙得通紅,兩個各重四百斤的石鎖,在他奮力上舉之下,慢慢的後上升,向上升………。

  他只要把雙臂舉直,便算成功了。

  現在,已舉起了一半高,眼看成功在望了,觀眾開始為他鼓掌叫好。

  他也十分高興,視線又不禁投向美人幫那位花風姑娘,希望看一到她像別人一樣,對自己投以驚佩的眼光。

  這次,他的希望沒有落空。

  花風向他「嫣然一笑」!

  那真是傾國傾城的一笑!

  曹信難覓得她那一等可愛極了,嫵媚極了,登時心花怒放,骨認筋酥。

  「轟!轟!」兩聲巨狗,兩個石鎖掉落在地上!

  眾人呆了。

  他自己也呆了。

  公證人宗木坤高志宣布道:「青城營信雄,舉八百斤失敗!」

  全場響起了一片惋惜之聲:「真可惜!」

  「可不是,看他舉得好好的,怎麼忽然就洩氣了?」一營法雄深一隻鬥敗了的公雞,垂頭喪氣的走出競技場。

  沒有人知道他是怎麼「洩氣」的,只有他自己心裡明白。

  抽到第三號竹牌的競技者出場了。

  結果成績平平,只舉了五百斤。

  第四號,第五號,第六號相繼出場,都舉了六百斤,與第一號的鍛凱平相同。

  縮七號是美人攢的花風姑娘。

  她徑培蓮步,姍姍行到石鎖堆前,揀了兩個各重三百五十斤的石鎖,提郎腳下放好,瞑目垂簾默立片刻,才彎身伸手抓住石技,突然嬌叱一聲,舉了起來。一舉成功!

  鼓掌叫好之聲,登時響澈雲霄!

  太棒了!

  一個嬌滴滴柔苦無骨的姑娘,居然有如此驚人的力氣,真是曠古未有,破滅荒第一遭!

  全場觀眾為之瘋狂,掌聲雷動,歷久不絕……「隨後,第八,九,十三位競技者又相繼上場,但均未超過七百斤於是公證人宗水坤宣布美人幫的花風獲勝,餘者淘汰。

  第二批的十位竟技者,緊接著上場。

  結果,崑崙派的施流俊力氣最大,舉了八百斤,成為第二批的獲勝者。

  第三批,華山派的慧因和尚順的程詩鋒,以七百八十斤人了選。

  第四批,少攤派的慧因和尚以七百斤獲勝。

  然後,第五批上揚了。

  麥飛龍自覺「七百斤」的成績已獲勝,故心中十分沮喪。

  與他同組的絡四十一,四十二,四十三,四十四,四十五號順序上場,結荒均來超過六百斤。

  於是,輪到專飛龍上場了。

  他決心行隆求勝,以取得決賽權!

  他提出了兩個各重三百六十斤的石鎖,也就是決定試舉七百二十斤。

  在參加競技大會之前,他也的試舉超過七百斤的石頭,結果都失敗,但今天,他決心一拚,不成功,便回瓦房納涼,因為他雖有把握可舉七百斤,但第一批和第四批的獲勝者都已舉了七百斤,第二批和第三批的獲勝者更已達到八百呵斤,如果他不能超過七百斤,將無得點之望。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默運真力貫注雙臂,然後俯身抓起石鎖,一翻到了胸前。

  略作停歇,猛然大喝,使盡全身力氣,向上舉起!

  一舉到了頭上,接著一寸一寸向上升。

  他咬緊牙關,滿面凌烈,面上的肌肉跳動著,汗珠很快沁出,一顆一顆順領而下。

  前後不過一盞茶工夫,但對他來說,好像肩挑兩座山,苦撐了一段漫長的時候,全身的骨頭,都像要裂開了!

  暮地,掌聲大作!

  他終於舉上去了。

  公證人宗木坤示意他放下,記下了他的舉重量,接著宣布道:「終南麥飛龍,舉七百二十斤,成功!」

  也許觀眾都想起了終南派第七屆武林競技大會之前所遭遇的那場災難,因此對今天前來參加的麥飛龍均有一份同情之心,鼓掌叫好之聲,響澈滿山遍野,比美人幫的花鳳更受「歡迎」,麥飛龍抱拳向四下答謝,然後退至一旁。

  第四十六,四十八,四十九,五十號四位競技者順序出場,他們因見麥飛龍已沒了七百二十斤,如不能超過他,便,將淘汰出歷,故比抱「破釜沉舟」之心,跟著麥飛龍試舉七百二十斤的石鎖,結果均歸失敗。

  於是,麥飛龍在第五批中獲勝,可以進入決賽了。

  參加舉重的五十位競技者,剎那間只剩下美人幫的花風,崑崙派的施婉俊。華山派的程詩鋒,少林派的慧因和尚及終南派的麥飛龍五人留在場上,餘者均退出場外去了。

  這五人中,自然以崑崙派的施流俊最後希望奪得金碗,閉然他舉了八百斤!

  他已經成為眾人心目中的英雄人物了。

  美人愛英雄,自方皆然。

  不知什麼時候起,美人幫的花鳳已站在施流俊的身邊,跟施流俊相談甚治!

  但是,她一邊和施流俊交談,一邊卻對華山派的程詩鋒頻頻拋送秋波。

  偶爾,也向麥飛龍拋來一個楚楚動人,惹人憐愛的眼光公證人宗木坤再次向觀眾宣布了五位勝者的姓名後,便走到似們面前說到:「現在開始進行決寨,請第一批的花風姑娘出場!」

  花風一呶櫻唇,嬌聲嬌氣地道:「為什麼要我先出場呢?」

  公證人宗木、而泛笑容道:「死姑娘是第一批的獲勝者,將照規定,決賽時,應先出場。」

  花鳳幽幽一嘆道:「即然這樣的話,我是輸定啦!」

  公證人宗本坤笑道:「這也不一定,花姑娘只要盡力而為,仍育奪魁之望。」

  花鳳道:「可是,我頂多只能舉七百斤,再加一斤就不行了。」

  公證人宗不坤笑了笑,催促道:「請快一點開始吧!」

  花鳳很不樂意的挪步向前,提出了兩個各重三百六十斤的石鎖,準備拚命了。

  公證人宋木坤道:「花姑娘,你打算舉七百二十斤?」

  他以為她拿錯了,故發話點醒她,要她看清楚那是各生三百六十斤的石鎖。

  公證人宗木坤笑「哦」一聲,作了個「請」的手勢。

  花風收斂笑靨,閉目默立半晌,然後俯抓住石鎖,又停頓了片列,才突然嬌喝一聲,提起石鎖一翻,停在胸前,接著,挺提腰肢,慢慢舉起了石鎖。

  他舉七百二十斤,的確是在拚命,原是雪白的一張玉臉,此刻掙得蘋果擬紅,下半身且微微有些發抖。

  石鎖上升極慢。

  掙扎了好一會,才將雙臂舉直。

  全場,又一陣歡聲雷動!

  纖纖細細的少女,竟能在舉量方面有此驚人的表現,實在太了不起了!就連在場的施疏俊、程詩鋒、慧因和尚麥飛龍等,也均對她佩服的得五體投地,忍不住拍手喝采起來。

  公證人宗不坤示意地放下,記下了她學舉的重量,然後高聲宣道:「美人幫花鳳,舉七百二十斤,成功!」

  花鳳在掌聲中挪步來回,在施流俊的身邊站定,含笑輕聲道:「我加了二十千,你呢?」

  施流俊眉毛一揚,很灑脫的答道:「花姑娘等著瞧就是了!」

  語畢,邁步而出。

  他提出了兩個多重四百二十斤的石鎖!

  他要舉八百四十斤!

  公證人宗木坤很是吃驚,也十分不解,他覺得他只要再舉一次八百斤,即可穩得一支金碗,實在不必如此逞強賣弄,萬一失敗了,豈不可惜?——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