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六章 久別重聚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這番話說得很得體,不會開罪武曌。

    武曌果然沒有不悅之色,點龍首道:「仞雨說得有道理。」

    轉向風過庭道:「過庭怎麼看大江聯的事?」

    風過庭恭敬答道:「過庭同意龍兄的看法,這是我大周和突厥人的兩國之爭,而大江聯則是突厥人深進我境的先頭部隊,背後主事者乃深謀遠慮、雄才大略之人。不論那姓万俟的女子,又或國師寬玉,均非易與之輩,要消滅大江聯,絕非純憑武力可以辦到。必須鬥智鬥力,方有成功之望。」

    武曌道:「婉兒你的想法又如何?」

    上官婉兒道:「請聖上賜准他們三位全權處理大江聯的事。」

    武曌淡淡道:「你不是愛喚他們作大哥嗎?」

    上官婉兒俏臉微紅,不敢答她。

    武曌向龍鷹道:「婉兒一向眼高於頂,獨是對你龍鷹見面不到兩個時辰,便敢於全力推薦你擔此大任,可見你超凡的魅力。告訴朕,你是不是已心有定計?」

    龍鷹答道:「最使人頭痛的,不是突厥人,而是突厥化了的漢人。這些假漢人容易魚目混珠,教人難以辨別。」

    萬仞雨道:「如果我沒有猜錯,這種假漢人該已大量滲透北方諸城,建立勢力據點。」

    龍鷹好整以暇的道:「像剛才我們在途中遇上魏王的武士戈宇,便很難說他是漢化了的突厥人,還是突厥化了的漢人。」

    武曌聽得雙目異芒遽盛。盯著龍鷹,臉露不悅之色。

    萬仞雨、風過庭和上官婉兒都心中叫糟,龍鷹雖是言之成理,卻牽連到現今正被武曌力捧為皇儲的武承嗣,犯了她的禁忌。真不明白龍鷹為何明知故犯,口沒遮攔。

    龍鷹回敬沉著龍臉的武曌,續道:「這個認知非常重要。牽涉到小民的全盤計劃。現時大周的政局表面看是空前繁榮穩定,實則暗湧處處,一觸即發。小民也很想說些好聽的話。卻知有害無益。突厥人對中土的野心是永不會熄滅的。而他們今次是學乖了,只會在兩種情況下全面入侵。」

    接著往上官婉兒瞧去,後者正留心聽他說話。凝神瞧他,與他魔目相觸,猝不及防下尚未有機會避開互相直視,這小子竟向她眨眨右眼,由於角度關係,其他人都看不到,弄得這美女大窘,又不敢有任何表情,怕被武曌察覺到他們間的異樣。只能在心內暗罵這小子色膽包天,竟敢在武曌之前。又是在如此情況下,挑逗自己,而奇怪是完全沒法生他的氣,因這小子是那麼自然而然,沒有機心。

    武曌沉吟片刻。顯在心中咀嚼龍鷹的話,容色稍緩道:「除非有真憑實據,朕不准再討論戈宇身分的問題。現在魏王正竭力斡旋,希望突厥人能派出一個有分量的使節團到神都來見朕,屆時朕會弄清楚突厥人的意向,朕不想在此時刻節外生枝。」

    龍鷹等三人均感錯愕。突厥人侵犯中土之心,還不夠明顯嗎?

    武曌道:「事情的錯綜複雜,超乎你們想象之外,突厥人也不是上下一條心,若能兵不血刃的分化他們,會省去很多氣力。唉!這個大患已是延綿逾百年的事,即使以李唐開國的強大實力,仍沒法將他們徹底剷除,否則朕何來閑情見他們?」

    上官婉兒提醒道:「龍先生剛才提到,突厥人會在兩種情況下入侵,請聖上一聽龍先生的想法。」

    武曌再次現出笑容,那便像一場風暴已成過去,柔聲道:「朕不是不想聽龍先生的看法,而是念在龍先生遽然離京,現在必急於回甘湯院見三位愛妾。朕本有意在貞觀殿設午宴為你們洗塵,因念及此,亦取消洗塵宴。明早龍先生還要到朕的御書房繼續未竟之事,到時可和龍先生詳談。」

    龍鷹心忖,難道武曌的心裡話要到兩人獨處方可說出來,現在說的,只是官腔的龍話?

    武曌又再誇獎三人,然後著上官婉兒送他們離殿。

    離開武曌見他們的內堂,包括上官婉兒在內,四人都感到心情沉重,因為武曌的反應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頗有辛苦歷盡,最後卻是一無所得的沮喪。

    快到正殿門,上官婉兒牽牽龍鷹衣袖,表示有話要私下對他說,龍鷹向兩人打個眼意,兩人還以為上官婉兒被他的狂野打動芳心,知機地先走出殿外。

    上官婉兒又不避嫌的牽著他衣袖,移往一角,輕輕道:「龍大哥說故事真動聽。」

    龍鷹很想調笑兩句,但已因武曌的態度使他失去了興致,道:「上官大家有甚麼指示呢?」

    上官婉兒白他一眼,會說話的眼睛清楚表示了為甚麼你會變得正經的訊息,道:「梁王想私下和龍大哥見一次面!」

    龍鷹一呆道:「誰是梁王?」

    上官婉兒「噗哧」嬌笑,責怪的道:「梁王是聖上之兄武元慶之子武三思,龍大哥怎可如此胡塗?」

    龍鷹見她笑起來如鮮花盛放,秀氣靈氣迫人而來,色心又起,道:「梁王想見我幹甚麼?唔!這樣吧!上官大家陪我一起去見梁王,這個要求不算太過分吧!」

    上官婉兒笑吟吟道:「以威脅來說,並不算太過分。」

    龍鷹大奇道:「可是看上官大家欣欣笑語,似是很喜歡給我威脅的樣子。」

    上官婉兒苦惱的道:「我並不是那麼愛笑的,不知為何見到龍大哥的神態模樣,總忍不住笑。婉兒從未有過這樣子的,連聖上也笑婉兒。」

    龍鷹開始有玩火的感覺。上官婉兒是武曌信任的心腹,若自己與她關係密切,說不定害了她。忙道:「約定了時間地點,上官大家可使人通知小弟。」

    上官婉兒道:「知道你歸心似箭哩!來!讓婉兒送你出殿。」

    兩人並肩步出殿門,殿外的廣場泊著輛馬車,胖公公和萬仞雨及風過庭等聚在一起說話,李多祚大將軍也來了,一臉憤然神色,不知和胖公公談到甚麼。對這羽林軍的大頭子,龍鷹有很好的印象。

    上官婉兒遙遙向胖公公施禮,然後向龍鷹道:「婉兒很快會去找龍大哥。」再送他一個甜美的笑容,折返殿內。

    龍鷹有點神魂顛倒的步下長階,心忖難怪英雄難過美人關,美女確是男人的剋星,美人計則萬試萬靈。武曌正是魔門最厲害的美人計。

    上官婉兒會否是武三思籠絡自己的美人計呢?

    風過庭向走過去的龍鷹笑道:「鷹爺擔心的事,沒有一件發生,應該是恭喜你還是陪你傷心?」

    龍鷹將上官婉兒的倩影硬擠出腦海之外,抖擻精神,道:「發生甚麼事?」

    李多祚搶前和他握手為禮,欣然道:「曉得鷹爺回來,我特別來打個招呼。」

    龍鷹和他客氣幾句話,目光投往風過庭,問道:「有甚麼事可令我傷心的?」

    萬仞雨代答道:「太平公主和小魔女一起參加了由張氏兄弟發起的夏獵,到了洛水東的山野,明天午後回來。其他不用我們說出來吧!」

    龍鷹笑道:「當然明白。哈!好小子。」

    風過庭訝道:「你沒有任何感覺嗎?」

    龍鷹若無其事道:「感覺就是可立即回甘湯院享受人生。哈!明天午後大家找個地方聚聚如何?大將軍也來吧!」

    李多祚道:「恐怕難以抽身,遲些再找個機會吧!」

    胖公公笑道:「你忘掉閔玄清哩!我們的風流女冠三天前入關面壁,要午夜才出關,向她請罪的事可押後至明天,再由過庭安排。你這小子真風流。」

    風過庭笑道:「我剛見識過他的風流手段,確是名不虛傳,過庭佩服。」

    談笑聲中,胖公公偕龍鷹登上馬車,萬仞雨和風過庭各有去處,神都的生活又回來了。

    馬車在令羽等護送下,向上陽宮駛去。直至抵達甘湯院,龍鷹才說到青城山的情況,確是欲罷不能,兩人轉到大堂說話。

    人雅三女此時始知愛郎無恙歸來,大喜如狂,搶著來伺候兩人,斟茶遞水,喜形於色,令龍鷹感到窩心的溫暖和甜蜜。

    離開她們實在太久了。

    此時龍鷹說到石鼓鎮,三女弄來小食糕點,兩人邊說邊吃,龍鷹見胖公公不時打量人雅。忙支開三女,問道:「公公為何特別注意人雅,有甚麼不對勁的地方?」

    胖公公反問道:「你離開這麼久,今次回來,有沒有感到她與前有異?」

    龍鷹沉吟道:「最直接的,是感到她比以前漂亮了,更是惹人憐愛。」

    胖公公道:「換言之,是她對你的誘惑力大增,看她眉梢眼角的風情,一雙眼睛宛如兩團燃燒著的火焰。薛懷義沒有看錯,此女確是媚骨天生,且被你的魔種引發了。武曌指定要你納她為妾,是有先見之明。」

    龍鷹嚇了一跳,道:「為妻為妾,有甚麼差別?」

    胖公公道:「那是受得起與受不起的問題。自古紅顏命薄,希望憑你的福緣,可化解她的災劫。所以我早提醒過你,須好好保護她。」

    龍鷹聽得心驚膽戰,待要說話,人雅捧著另一盤熱葷出來了。

    人雅興奮得俏臉通紅,道:「這是我們三姊妹新學來的菜式,怎都要試試看,何況胖公公出名吃得嘛!」

    龍鷹細看她美眸,確有種引人至極的灼熱異力,足可把任何男人的魂魄勾出來,令人因她喪失理智,又想起遇上她一見鍾情的情景。胖公公的話深含由經驗而來的智慧。

    人雅像頭雀躍的快樂鳥兒般又飛往堂外去。

    龍鷹繼續敘述,到說畢見武曌的情況,已是半個時辰後的事,甘湯院沐浴在夕陽的豔麗色光裡。

    胖公公沉吟道:「武曌很矛盾。」

    龍鷹忙問其故。

    胖公公道:「橫空牧野離神都前,與武曌談了整個時辰,當時我和上官婉兒都在場。橫空牧野說了很多讚美你的話,但最重要的幾句,是指你如到沙場去,會是最令敵人害怕的無敵統帥,如你般的天生將才,是他從未遇上過的。」

    龍鷹開始有點明白,為何上官婉兒對自己另眼相看。

    胖公公道:「你可知這幾句話,由吐蕃能征慣戰的著名統帥說出來是如何石破天驚。近數十年來,已沒有人敢輕言出征塞外,因誰都沒有把握。武曌不想振大周的威勢嗎?以武三思為例,她曾多次任命他為統兵大將,但每次最後都沒有成行,命將而不出征,可見武曌對突厥人的恐懼。即使名帥如黑齒常之,你問他該否出征突厥。他肯定告訴你一動不如一靜。」

    稍頓續道:「現在你已成了武曌手上最厲害的通吃棋子,若她為中土的大局著想。當然該放手讓你南征北討,但若只為私利。卻該將你置於控制之下,至少待你默寫出整部《道心種魔大法》,又想通想透,才認真考慮你的問題。你說她是不是很矛盾呢?」

    龍鷹點頭道:「有道理!不過她會發覺愈來愈難控制我。」

    又道:「你和端木菱的關係精彩絕倫、撲朔迷離。看來她從開始便不打算抗拒你的魔種。丹清子絕不會看錯的,她既可感應到你的魔種,當然可感應到端木菱的仙胎。」

    龍鷹道:「希望是這樣吧,但我對她總沒有把握。」

    胖公公道:「這叫因過度關心致患得患失。當年碧秀心沒法抗拒石之軒。今天的端木菱更沒法抗拒你這風流邪帝。至於上官婉兒,讓我給你一個忠告,長年生活在宮內有權力的女子都不是正常人,太平公主是個好例子。我雖然不曉得武三思和上官婉兒的關係,但一個好色,一個是風流大才女,怕不是甚麼好路數。萬事小心,不用送我了,返後院和愛妾們好好相聚吧!」

    龍鷹清早醒來,煥然一新。或許只是因精滿神足而來的錯覺,他總有與前不同的感覺,那是整體上的精進,似是又接近了些魔極的境界。不過想起向雨田需要七年時間始登上魔極之境,自己該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雨聲淅瀝,外面正下著雨,分外使人感到家的溫馨可貴。甘湯院已成了他在這充塞紛爭的人世瑞安全的避難所,雖然他深知這種安全是如何虛假。

    人雅仍熟睡在他的懷抱裡,四肢緊纏他。真不清楚這個弱質纖纖的可人兒哪裡來這般持亙的力量。

    麗麗和秀清分睡兩旁,想起昨夜的荒唐,魂為之銷。

    他試圖在不弄醒人雅的情況下從她的脂粉陣中脫身,豈知剛移開伊人玉臂,立即弄醒她。人雅咿唔道:「還早嘛!」

    龍鷹忍不住俯首吻她,人雅熱烈響應,還扭動起來。龍鷹勉力克制自己,湊到她耳旁輕輕道:「我還要去為聖上辦事。」

    「聖上」兩字入耳,人雅睡意全消,乖乖爬起床來,伺候他沐浴更衣,兩人到外堂吃婢女弄好的早點,麗麗和秀清仍睡個不省人事,沒法起來。

    李公公進來道:「榮公公派了兩個人來,他們一個懂說突厥話,另一個懂說吐蕃話,以後會居於甘湯院內,至於有甚麼作用,榮公公說鷹爺已清楚了。」

    龍鷹大感意外,更感武曌的難以測度。點頭表示沒有問題。

    李公公看人雅一眼,欲言又止。

    龍鷹說道:「還有甚麼事?」

    李公公道:「榮公公請鷹爺有空到麗綺閣去,嘿!就是這樣。」

    人雅瞪大美目,驚喜道:「我們也很想見留美她們,只因夫君不在,沒有人敢為我們拿主意。讓我們陪你一道去。」

    龍鷹見她仍是那天真可愛的神態模樣,字音未脫稚嫩嬌甜,愈看愈愛,不忍拂逆她的心意,道:「這個讓我看著辦吧!」心忖帶她們離開上陽宮,不知會否觸犯武曌的禁忌。經昨日貞觀殿之會後,他對武曌再沒有以前的把握,或許是看到她護武承嗣之短的一面。

    李公公告退離開。

    人雅忽然橫他一眼,垂下螓首,神態誘人至極。

    龍鷹心中一熱,問道:「人雅吃飽了嗎?」

    人雅點頭道:「人雅吃飽了!」

    龍鷹道:「人雅剛才是不是想到昨晚的歡樂呢?」

    人雅雖已成為他的嬌妾,仍是臉嫩如昔,耳根紅起來的道:「下次你再忽然離開神都,不用擔心我們,我們三姊妹過慣宮中的生活,懂得照顧自己。」

    龍鷹心中一痛,記起胖公公的話。有他龍鷹在,當然沒有人可傷害她們,除非殺了自己。但他不在時,只得賴武曌去維護。唉!他實沒法脫出武曌的龍爪。

    人雅喜孜孜的道:「現在終於盼到夫君回來哩!夫君可以帶我們到宮外看看嗎?你從揚州買回來的玉墜真棒。看!」就那麼拉開衣襟,讓龍鷹看到她剛掛上的鴛鴦鏈墜,垂於她雪白的酥胸上。

    龍鷹的心甜似蜜糖,這小美人無論一舉一動,一顰一笑,均能撼動他的心弦,從第一眼看到她已是如此,這種醉心的感覺從沒有減退過,且愈來愈強烈。

    龍鷹愛憐地為她拉好衣襟,又忍不住用手多摸了幾把,弄得人雅欲拒還迎的大叫不依,鬧得不可開交時,足音傳來。

    人雅忙整理好衣衫,正襟危坐,不過只要是明眼人,便知兩人間發生過甚麼事。

    被李公公領進來的是胖公公,脅下挾著一個包裹,一眼瞧來,哈哈笑道:「公公似乎來早了點。」

    人雅羞紅著臉逃往後院去。

    胖公公坐下道:「給你從國庫弄了好東西來。哈!這叫三軍未動,糧草先行。」

    龍鷹心忖除武曌外,胖公公可說是宮內最神通廣大的人,想到這裡,不由心中一動。

    胖公公將包裹放到桌上,沒有立即解開,悠然道:「國庫內的東西,千奇百怪,應有盡有,像杜伏威的袖裡乾坤,便是從國庫取出來。昨天為你找好東西時,看到了一冊由花間女的師父畫的春畫,不論筆法構思,均妙絕古今,真想取出來讓你給端木菱那仙子丫頭過目,看她是否抵受得住,不過想到她大概會請你吃耳光,故打消此意。」

    龍鷹立即雙目放光,道:「吃耳光是小事一樁,但若我給花間女看,她很難怪我,因是她師父的墨寶。」

    胖公公道:「真不是好東西,對旁門左道的東西特別有興趣,幸好我亦是這種人,否則怎會被稱為魔?而你則是邪帝。」

    龍鷹興致勃勃的盯著包裹,道:「你可隨便到國庫拿東西嗎?」

    胖公公動手解開包裹,故作神秘的只解開少許,然後探手進包裹裡摸索,傲然道:「你曉得國庫是由誰管的嗎?」

    龍鷹道:「難道是由你管的?」

    胖公公道:「正是本公公。」從包裹中取出個直徑不過三寸、厚一寸的圓盒子,附有爪鉤,鋼質特異、烏黑閃亮,極工精巧。

    龍鷹道:「這不是以機栝發動的索鉤嗎?」

    胖公公道:「此爪大有來頭,是仿魯妙子的『飛天神遁』精製,原物已被魯妙子扔到深淵去,因怕妨礙徐子陵和寇仲兩人在身法上的進步,後在魯妙子的繼承人陳老謀要求下,由徐子陵口述出來。最珍貴是連繫的冰蠶韌絲,長達十丈,少點功夫也難控制自如。全賴你說及採花盜的法寶,我方記起這寶貝。」

    龍鷹取到手上把玩,讚嘆不已。

    胖公公道:「由今晚開始,你要晚晚練習,當練至出神入化,便是到淨念禪院偷東西的時候。想想《無上智經》等於對付仙子的獨門春藥,你絕不會懶惰。」

    龍鷹道:「那我豈非每晚都要溜到皇宮外去?」

    胖公公兩眼上翻,道:「到宮外去幹啥?放著皇宮這天下最佳的練遁場不用,卻到宮外去,你的腦袋是用甚麼做的?」

    龍鷹倒抽一口涼氣道:「公公是否在開玩笑?」

    胖公公道:「我哪有閒情和你開玩笑?今晚你先在上陽宮初試啼聲,但千萬不要進入仙居院。然後是皇城和皇宮,到你能去偷聽武承嗣或張氏兄弟的密話,才算功行圓滿。」

    龍鷹愈來愈明白胖公公為何能助武曌得天下。他比自己更大膽,且識見過人。深吸一口氣道:「好!就這麼辦。」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