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無畏俠士捍武林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原來這道人影正是皇甫無畏。

  皇甫無畏道:「『黑衣狂人』前輩,你的傷勢如何?晚輩來遲一步。」

  「黑衣狂人」道:「我中了毒。」

  皇甫無畏從懷中掏出藥瓶,倒了兩顆藥丸,給「黑衣狂人」服了一顆。自己也服一顆。

  「黑衣狂人」道:「你這是……」

  皇甫無畏道:「這正是『化毒老人』給我的解藥。」

  「黑衣狂人」道:「小子,那人就是『百毒魔君』,你一定要小心呀!」

  皇甫無畏道:「我知道。」

  這時,「百毒魔君」大聲地吼叫道:

  「小子,你是什麼人?來找死呀?」

  皇甫無畏冷冷地道:「『百毒魔君』,你不要多問,我是專門殺你們的人。」

  「逍遙幫」幫主見是皇甫無畏,連忙說道:

  「皇甫無畏,你終於來了。」

  皇甫無畏道:「我當然要來,因為你還欠我一筆血債,今天要讓你還清。」

  「逍遙幫」幫主冷冷地道:「皇甫無畏,你少說大話,今天我要讓你斷命在此。」

  皇甫無畏道:「我要問你一件事。」

  「什麼事?」

  皇甫無畏道:「你是不是陳遙?」

  「逍遙幫」幫主道:「你一定是聽你父親說的。」

  皇甫無畏再一次道:「你是不是陳遙?」

  「逍遙幫」幫主道:「我是又怎麼樣?」

  皇甫無畏道:「你為何那麼殘忍殺我母親?」

  原來「逍遙幫」幫主就是皇甫無畏母親的師姐陳遙。

  陳遙道:「我高興。」

  皇甫無畏道:「難道憑你高興就能殺我母親嗎?」

  陳遙道:「誰叫她同我搶男人。」

  皇甫無畏道:「無恥。」

  陳遙道:「我愛你父親。」

  皇甫無畏道:「我父親不愛你。」

  陳遙道:「我對你父親那麼好,他卻愛別人。」

  皇甫無畏道:「我父親有愛別人的權力。」

  陳遙道:「我不答應他有這個權力。」

  皇甫無畏道:「你也太霸道了。」

  陳遙道:「只要他一有女人,我就殺。」

  皇甫無畏道:「你就因為這個原因才殺我母親的,你不會覺得你太沒有人性了。」

  陳遙道:「我沒人性,只要是我得不到的東西,那麼別人也休想得到。」

  皇甫無畏冷冷地道:「你不是人,你是個魔鬼,像你這樣做一定會得到報應的。」

  陳遙哈哈一笑,道:「報應,報應,我看江湖上還有誰能門得過我。」

  皇甫無畏道:「你不要太狂了!」

  陳遙道:「我要稱霸江湖,只要是阻攔我行動的人,那我一律殺掉!」

  皇甫無畏道:「你不要太目中無人了,今天我要為我母親報此血仇。」

  陳遙冷冷一笑,道:「你死到臨頭,不敢嘴硬,等一下有你好看的。」

  皇甫無畏雙眼噴出一股咄咄逼人的殺氣,冷冷地道:

  「我看你今天怎麼要我的命!」

  陳遙道:「皇甫無畏,你不要仗著你會『七彩神功』,我是不怕你的。」

  皇甫無畏道:「你也不要仗著你會『回天神扣』,今天我就讓你嚐一嚐我的厲害。」

  陳遙道:「皇甫無畏,你殺了本幫無數高手,今天要讓為他們嚐命!」

  皇甫無畏道:「他們都該死。」

  陳遙道:「皇甫無畏,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皇甫無畏道:「我不想死。」

  陳遙道:「我幫你死。」

  皇甫無畏道:「你還是幫你自己死吧!」

  陳遙道:「你們那邊的人死的死,傷的傷,只剩下你一個人,你能抵擋得住嗎?」

  皇甫無畏冷冷地道:「雖然我們這邊勢力很薄弱,但是我一樣能送你們上西天。」

  陳遙道:「皇甫無畏,本幫主早已為你準備了一樣你意想不到的東西。」

  皇甫無畏道:「什麼東西?」

  陳遙道:「不是東西,是人。」

  皇甫無畏道:「什麼人?」

  陳遙道:「殺你的人。」

  皇甫無畏道:「殺我,你們這是做夢。」

  陳遙道:「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皇甫無畏道:「少廢話,他們在哪裡?」

  陳遙道:「就在這裡。」

  皇甫無畏道:「我怎麼看不到。」

  陳遙道:「你當然看不到,因為她們已被我用法術隱住了身形,就在你身旁。」

  皇甫無畏連忙四周觀看了一番,還是沒有看見人影。

  陳遙道:「你不要看了,你是看不見她們的。」

  皇甫無畏以為陳遙嚇他,冷冷地一笑,道:

  「你不要再騙我了,這裡根本沒人。」

  陳遙道:「你不相信。我也沒辦法。」

  皇甫無畏道:「那你叫她們出來。」

  陳遙道:「皇甫無畏。她們馬上就出來!」說罷,她右手凌空劃了一道符。

  皇甫無畏冷冷地道:「裝神弄鬼。」話音剛落。

  一個奇蹟出現了。

  皇甫無畏也驚呆了……

  原來,皇甫無畏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三位美貌如仙的絕代佳人,她們都在用一雙色魂的眼睛望著他。

  皇甫無畏不禁地倒退了兩步。

  陳遙道:「你這下相信了吧!」

  皇甫無畏默然無語,表示相信了。

  陳遙又道:「我這三位徒弟是專門為你準備的,剛才你不在,所以我沒叫他們出來。」

  皇甫無畏心中暗想道:「陳遙的城府太深,為人太狡猝,我得小心點。」

  陳遙道:「俗話說英雄難過美人關,我看你皇甫無畏是否忍心辣手摧花。」

  皇甫無畏頓時被陳遙的美人計難住了。

  陳遙的這一計太毒了,她知道年輕人的缺點,也知道皇甫無畏不會對她們下毒手的。

  場中,又陷入了一片寂靜。

  皇甫無畏靜靜地站在那裡,但是他腦海中正在飛快地思考如何應付這個局面。

  一分一秒地在推移。

  皇甫無畏終於下定決心,道:「你不要以為你用這美人計就能難住我!」

  陳遙道:「那你動手呀!」

  皇甫無畏再也不思考了,飛身而起,以掌向三位絕代佳人中的一個擊去。

  那位絕代佳人眉頭都沒有皺一下,挺著自己的酥胸,向皇甫無畏的雙掌迎來。

  皇甫無畏的雙掌拍在那位絕代佳人的酥胸上。

  沒有慘叫,沒有巨響。

  那位絕代佳人也沒有死。

  皇甫無畏卻被驚退了數步,滿臉通紅,用一雙莫明其妙的眼光,看著那位絕代佳人。

  而那位絕代佳人卻正用一雙含情脈脈的眼睛,望著被驚退的皇甫無畏。

  這一切都把四周的人看愣住了……

  原來,皇甫無畏的雙掌拍在那位絕代佳人酥胸上。

  剛想吐勁,但是他只覺得自己雙手拍在一堆肉團上

  陳遙在旁哈哈一笑,道:「皇甫無畏,女人的酥胸感覺如何?你下手呀!」

  皇甫無畏罵道:「無恥,下流。」

  陳遙道:「這就叫下流嘛,下面我再讓你見一見從沒見過的誘人東西。」

  皇甫無畏知道下面將要發生什麼事情,他連忙叫道:「你們不準……」

  陳遙道:「不準什麼呀?皇甫無畏,我就不相信你毫無激情,你們給我脫衣服!」

  那三位絕代佳人聞言,齊身都緩緩地脫去她們身上的衣服,把自己最隱秘的地方露出來。

  頓時,三個誘人的全裸胴體出現在皇甫無畏的面前。

  皇甫無畏只覺得自己體內熱血沸騰,一種從沒有過的感覺和快感從丹田內升起。

  酥胸、肚臍、玉臂、粉腿,以及小腹下面那塊神秘的地方,都在皇甫無畏眼前晃動。

  那三位絕代佳人輕展雙臂,又橫踢玉腿,在向皇甫無畏展示自己的身體。

  皇甫無畏倏地身體一抖,身形似乎想衝上去,但是他還是用意志強壓住了自己。

  陳遙見此情景,哈哈一笑,道:

  「皇甫無畏,你不要再忍了,還是享受一下快樂吧!」

  皇甫無畏的雙眼中暴射出血紅的慾光。他已經快要強壓不住自己的衝動了。

  陳遙心中明白,皇甫無畏不可能抵抗住這種誘惑,他只要衝上去,就是他的死期。

  猛然,一聲長嘯劃破天際。

  皇甫無畏渾身一震,靈台一清,頓時血紅的慾光逐漸退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殺氣。

  陳遙一見皇甫無畏被那聲長嘯驚醒。她含憤地道:

  「『黑衣狂人』你敢壞了我的大事。」

  原來,「黑衣狂人」把身受的毒解去,又見皇甫無畏陷入美色之中,他連忙運足內功,一聲長嘯把皇甫無畏驚醒。

  皇甫無畏被驚醒後,渾身出了一陣冷汗,暗想道:「好險呀!我剛才要是衝上去,必死無疑。」

  「黑衣狂人」道:「皇甫無畏,對敵時要專心一致,不可放鬆意志。」

  皇甫無畏連忙抱拳說道:「『黑衣狂人』前輩,多謝你剛才的一聲長嘯。」

  「黑衣狂人」笑了笑,沒有回答。

  陳遙道:「皇甫無畏,你把她們殺了,我就自動退出洛陽,再也不出江湖!」

  皇甫無畏道:「你以為我不敢殺她們嗎?」

  陳遙道:「你不敢!」

  皇甫無畏道:「你不相信我?」

  陳遙道:「你殺了她們,我才相信。」

  皇甫無畏牙一咬,心一橫,飛身而起,雙掌挾著巨風,向那三位絕代佳人擊來。

  那三位絕代佳人似乎很相信自己的魅力,齊身都叉開雙腿,挺起酥胸,迎了上去。

  皇甫無畏凌空一見她們的隱秘之處,滿臉一紅,又不好意思地退了下來。

  陳遙道:「皇甫無畏,我的話沒錯吧!」

  皇甫無畏恨恨地道:「陳遙,你也太卑鄙了,用這種低級、無恥的方法來纏我。」

  陳遙冷冷地道:「對付你只能用這種方法,如果你有種,那麼你就殺了她們。」

  確實,皇甫無畏不忍心殺這三位絕代佳人,他現在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而這三位絕代佳人卻正用三雙勾人魂魄的眼睛,注視著呆立在那裡的皇甫無畏。

  場中,又沉入一片寂靜。

  三個誘人的胴體在皎潔的月光下,顯得特別的白嫩,特別的令人著迷。

  皇甫無畏此時舉手無措,內心焦急萬分,雙眼不時噴射出一股怒火。

  胴體與怒火相纏繞。

  皇甫無畏此時知道他的後面有無數雙含滿期待的眼光看著他,他知道不能再相持下去。

  皇甫無畏剛想飛身而起……

  突然,一道人影凌空而來,落在皇甫無畏的面前。

  皇甫無畏抬眼看去。

  只見,那道人影是一位道姑。

  皇甫無畏似乎好像很熟悉這位道姑,因為這位道姑長得太像司徒紫姑了。

  皇甫無畏道:「你,你……」

  道姑道:「施主,你的記性好差啊!」

  皇甫無畏道:「你難道是司徒小妹?」

  道姑道:「那是貧尼的俗家名字。」

  皇甫無畏大吃一驚,道:「司徒小妹,你怎麼會出家當道姑啦?這不可能呀!」

  原來,這個道姑正是被「青衣仙子」帶走的司徒紫姑。

  司徒紫姑道:「施主,貧尼名叫『寒月』。」

  皇甫無畏大聲地道:「你不是的,你是我的小妹,我要去找『青衣仙子』問個明白。」

  寒月道:「皇甫施主,你不要再這樣了,貧尼心已死,願永伴青燈。」

  寒月心中此時卻暗想道:「皇甫大哥,我雖然得不到你的愛,但是我依然愛你。」皇甫無畏急忙地道:「司徒小妹,不,寒月,你難道忍心離開我嗎?」

  寒月道:「皇甫施主,你不要這樣,寒月不懂你的意思。」

  皇甫無畏道:「寒月,你也太殘忍了,你這樣做,我皇甫無畏終生有愧。」

  寒月道:「皇甫施主,此時大敵當前,你我應該同心協力對敵才是!」

  皇甫無畏道:「寒月,是不是『青衣仙子』派你來幫助我退敵的?」

  寒月道:「正是家師之命!」

  皇甫無畏道:「寒月,你來得正及時。」

  寒月道:「我已看見你剛才難以出手的情景。」

  皇甫無畏知道女人對女人正合適,所以他就把面前三個絕代佳人交給了寒月。

  寒月又道:「皇甫施主,你去對付另外的幾個,這三人交給我來對付。」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閃身讓開了。

  寒月一躍身形,運足全身功力,寬大的道袍袖捲起一陣旋風,向那三個絕代佳人擊去。

  那三個絕代佳人見一位道姑橫插一腿,她們也連忙運足全身功力,六隻手掌迎了上來。

  只聽。「啪!」地一聲巨響。

  那三個絕代佳人被震得向後倒退了數步。

  寒月卻紋絲不動,好乘勢飛身而起,雙掌再一次挾著風聲,向她們擊去。

  那三個絕代佳人也不示弱,她們也齊身,揮動著六隻手掌。迎了上來。

  四條人影相互地纏繞在一起。

  此時的寒月已身懷「青衣仙子」的絕技,兩隻手掌在上下不停地揮舞著。

  那三位絕代佳人也是陳遙的得意弟子,也深得陳遙的真傳,所以她們三人的武功不低於寒月。

  皇甫無畏一旁暗暗地為寒月擔心,怕她不是她們

  突然,一聲長嘯再一次劃破天際。

  寒月不願再與她們門下去,就施展出「青衣仙子」的絕技「觀音手」,把那三個絕代佳人擊出數丈開外。

  陳遙在一旁見到這番情景,大驚失色地道:

  「原來這個道姑是『青衣仙子』的傳人。」

  只見,那三個全裸的絕代佳人跌落在數丈開外。

  連連地都吐了幾口鮮血,氣絕而亡了。

  寒月收回招式,落下身形,來到她們的屍體旁,長嘆了一聲,從地上拾起她們的衣服,蓋在她們的身上。

  陳遙道:「『青衣仙子』是你什麼人?」

  寒月道:「家師。」

  陳遙道:「她還沒有死呀!」

  寒月道:「施主,家師叫我傳話與你,要你收斂你稱霸武林的野心,多做點事。」

  陳遙哈哈一笑,道:「她敢教訓我。」

  寒月道:「施主,家師是一片好心,你聽不聽是你的事,你可不要後悔。」

  陳遙道:「我後悔,就是現在『青衣仙子』來了,我也不會怕她的!」

  寒月道:「施主,你不後悔,我也沒辦法,那我就代家師同你過幾招。」

  陳遙剛想說話……

  這時,盤坐在地上的「四海狂生」站起身形,道:

  「我來與她比試。」

  寒月道:「你是什麼人?」

  「四海狂生」道:「小道姑,老夫『四海狂生』。」

  寒月道:「原來你就是『四海狂生』老魔頭。」

  「四海狂生」氣憤地道:

  「小道姑,連你師父都不敢稱我老魔頭三個字,你也太狂傲了。」

  寒月道「廢話少說,來吧!」

  「四海狂生」見寒月不把自己放在眼中,氣憤地大吼一聲,雙掌向寒月擊來。

  寒月不慌不忙地運足全身功力,雙掌如排山倒海之勢,向前猛迎上去。

  只聽,「啪!」的一聲巨響。

  「四海狂生」被震得倒退了數步,才站穩身形,他用一雙驚奇的眼睛,望著寒月。

  寒月也不禁地倒退了幾步,心中暗想道:「這老魔頭的功憊,果然不弱。」

  「四海狂生」道:「小道姑,你的功力不錯嘛,今天我要好好領教一番。」

  寒月也不答話,她飛身而起,雙掌挾著巨雷之聲,向「四海狂生」擊去。

  「四海狂生」不願力拼,他身形飄起,讓開擊來的雙掌,隨後伸出右手,向寒月的眉心戳去。

  寒月見自己的招式走空,她連忙收回雙掌,身形向後倒退了幾步,躲開「四海狂生」戳來的右手。

  「四海狂生」怕自己招式走空,他連忙右手一收,放在胸前,伸出左腿凌空地向寒月踢去。

  寒月一點也不慌張,她身形向前一躍,雙掌化作無數重影,向「四海狂生」擊去。

  「四海狂生」大吃一驚,連忙收回左腿,他身形凌空一轉,雙手向寒月的腕部扣來。

  寒月雙掌向下一沉,向「四海狂生」的肩部「肩井穴」,猛得斜切下去。

  「四海狂生」雙手一收,身形猛縮,向左邊斜飄出數丈,讓開寒月的雙掌。

  寒月見勢,身形乘機再一次向前一躍,雙掌上下揮舞,向「四海狂生」擊去。

  「四海狂生」也不示弱,他連忙運足功力,揮動著雙掌,向前迎了上來。

  兩個人打在一起。

  一個是「青衣仙子」的徒弟。

  一個是百年以前的老魔頭。

  兩人打了幾十招,也沒有勝負。

  此時,在一旁觀看的皇甫無畏心中萬分焦急,他十分擔心寒月的安全。

  「百毒魔君」道:「皇甫無畏,你不要再看了,我們倆來比試比試。」

  皇甫無畏此時已經不怕「百毒魔君」的毒,他冷冷地道:

  「那我就送你上西天。」

  「百毒魔君」冷冷地一笑,道:

  「皇甫無畏,你現在不要耍嘴皮,等下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皇甫無畏道:「『百毒魔君』,我現在要為江湖蒼生,除去你這個老毒物。」

  「百毒魔君」道:「皇甫無畏,你也太狂了,我要讓你嘗一嘗死亡的滋味!」

  皇甫無畏冷冷地回答道:

  「『百毒魔君』,死亡的滋味還是留給你嚐吧!」

  「百毒魔君」聞言,大吼了一聲,雙掌挾著巨大的風聲,向皇甫無畏擊來。

  皇甫無畏不敢大意,他連忙運足「七彩神功」,雙掌帶著風聲,迎了上去。

  只聽,「啪!」地一聲巨響。

  「百毒魔君」被震得退了數步,才站穩身形,道:

  「皇甫無畏,你已經中了毒啦!」

  此時,皇甫無畏只上身搖了搖,依然站在原地,道:

  「『百毒魔君』,我如果沒中毒呢!」

  「百毒魔君」道:「那不可能。」

  皇甫無畏道:「這有什麼不可能的。」

  「百毒魔君」道:「你身中的是天下獨一無二的奇毒,你是不可能解掉它的。」

  皇甫無畏道:「我如果能解掉怎麼樣呢?」

  「百毒魔君」道:「皇甫無畏,你不要來作弄我,你是不可能有解藥的。」

  皇甫無畏道:「『百毒魔君』,你既然不相信我的話,那麼我也沒有辦法!」

  「百毒魔君」道:「皇甫無畏,你現在已是手無縛雞之力,我看你怎麼辦?」

  皇甫無畏道:「你要不要我運給你看看?」

  「百毒魔君」道:「黃甫無畏,你如果馬上運氣,那麼你死的會更快。」

  皇甫無畏道:「『百毒魔君』,我們對一掌,你就知道我有沒有中毒。」

  「百毒魔君」聞言,心中暗想道:「真是個不知死活的小子,我看你耍什麼花招?」

  皇甫無畏默運「七彩神功」,雙掌挾著風雷之聲,向「百毒魔君」擊來。

  「百毒魔君」也運足全身功力,雙掌化作一道閃電,向皇甫無畏的雙掌迎去。

  又聽,「啪!」的一聲巨響。

  「百毒魔君」只覺有一股無法抵抗的氣流傳來,把他震退了數尺,才站穩身形。

  皇甫無畏只向後退了一步,站立身形,道:

  「『百毒魔君』怎麼樣?」

  「百毒魔君」內心暗暗地吃驚,他真感到奇怪,為什麼皇甫無畏沒有中毒?

  「百毒魔君」道:「皇甫無畏,老夫的毒只有老夫自己才能解掉,你為什麼不會中毒?」

  皇甫無畏哈哈一笑,道:

  「『百毒魔君』,你一定對這件事感到奇怪吧!」

  「百毒魔君」道:「皇甫無畏,你的解藥是從何處得來的?快說,快說!」

  皇甫無畏道:「你應該知道我的解藥是從什麼地方得來的,何必多此一舉了。」

  「百毒魔君」道:「皇甫無畏,你難道去過『碧雲谷』,找過『化毒老人』嗎?」

  皇甫無畏道:「『百毒魔君』,你這次猜對了,我確實去過『碧雲谷』。」

  「百毒魔君」道:「『碧雲谷』內有無數毒草、毒花和一座奇門陣法,你是怎麼進去的?」

  皇甫無畏道:「我是被『化毒老人』救進去的,後來也是他送我出來的。」

  「百毒魔君」道:「皇甫無畏,『化毒老人』的脾氣我很清楚,他是不可能給你解藥的。」

  皇甫無畏道:「他本來是不準備給我的,後來我一提你的名字,他就把解藥給我了。」

  「百毒魔君」恨恨地道:

  「這個老不死的,我總有一天要把他殺了。」

  皇甫無畏道:「你已經沒機會了。」

  「百毒魔君」道:「為什麼?」

  皇甫無畏道:「你今天已經很難再離開這裡了。」

  「百毒魔君」道:「不見得。」

  皇甫無畏道:「你除了毒,還有什麼本領。」

  「百毒魔君」道:「我不用毒,也能叫你送命。」

  皇甫無畏道:「你不要太嘴硬了。」

  「百毒魔君」道:「皇甫無畏,老夫就來領教領教你的武功,也好讓你相信。」

  皇甫無畏道:「我奉陪到底。」

  「百毒魔君」運足全身功力,雙掌一前一後地向皇甫無畏猛擊過來了。

  皇甫無畏身形一晃,躲開擊來的雙掌,他右手掌向前一伸,直插向「百毒魔君」的胸口。

  「百毒魔君」連忙雙掌一收,身形一偏,伸出右腿,踢向皇甫無畏的襠部。

  皇甫無畏身形拔地而起,躲開踢來的右腿,他右手掌猛的劈向「百毒魔君」的頭頂。

  「百毒魔君」連忙伏身一竄,斜斜射出數尺,躲閃開了皇甫無畏的右手掌。

  皇甫無畏倏地身形一旋,雙掌化作無數的掌影,向數尺開外的「百毒魔君」擊去。

  「百毒魔君」也不示弱,他也運足全身功力,雙掌快如閃電的迎了上來。

  兩人相互纏繞在一起。

  只見,場中塵土飛揚,落葉滿天飛舞,給人一種眼花撩亂的感覺。

  另外一邊的寒月和「四海狂生」也正打到最關鍵時刻,也是要分出勝負的時候。

  寒月邊打邊心中焦急,她不願再拖下去,因為她知道時間拖得越長越對她不利。

  「四海狂生」也沒想到寒月有這麼高的武功,他不由得專心一致的施展進攻招式。

  突然,寒月口中發出一聲長嘯,她身形倏地旋轉,雙掌如千手觀音的手一樣,向「四海狂生」擊來。

  這就是「青衣仙子」名震江胡多年的絕技「觀音手」。

  當年,「青衣仙子」就靠這「觀音手」打敗了許多江湖上的一流高手。

  沒想到這「觀音手」從寒月手中施展出來,也不亞於名震江湖的「青衣仙子」。

  「四海狂生」見寒月施展出「觀音手」,他心中一驚,連忙運足全身功力,雙掌緩緩地迎了上來。

  但,「四海狂生」太低估「觀音手」了。

  只聽,一聲慘叫,劃破天際。

  「四海狂生」連自己都不知道寒月的雙掌是從什麼地方擊來的,他慘叫一聲,跌落在數丈開外,氣絕身亡。

  寒月用「觀音手」把「四海狂生」擊斃後,落下身形,向皇甫無畏這邊走來。

  陳遙一見寒月打死了「四海狂生」,她心中一驚,連忙飛身攔住了寒月的去路。

  寒月道:「女施主,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陳遙冷冷地道:

  「我從不後悔,我今天倒想領教領教你的『觀音手』。」

  寒月道:「既然你這麼說,那麼我就奉陪到底。」

  陳遙運足「回天神扣」,雙掌凌空劃了一個半弧,向寒月的頸部劈來。

  寒月側身躲開雙掌,身形向前一躍,雙掌一前一後,一上一下地向陳遙擊去。

  陳遙見自己雙掌走空,連忙雙掌一晃,右手掌擊向寒月的左掌,左掌擊向寒月的右掌。

  只聽,「啪!」地一聲響。

  寒月被震得倒退了幾步,才站穩身形。

  陳遙只向後退了一步,但她順勢飛身而起,雙掌化作無數掌影,向寒月擊來。

  寒月也連忙運足功力,雙掌滿天揮舞,身形向前一躍,迎入無數掌影之中。

  兩道人影相互纏繞在一起。

  這時,誰也分不清誰是寒月,誰是陳遙。

  只見,兩道快如閃電的身形,在空中上下翻飛,左右搖晃,前後進退。

  兩人打了幾十招也沒有分出勝負。

  另外一邊的皇甫無畏和「百毒魔君」也正打到最高xdx潮,也是快要分出勝負的關鍵時刻。

  皇甫無畏邊打邊斜眼看到寒月和陳遙打在一起,他擔心寒月不是陳遙的對手。

  「百毒魔君」內心也萬分焦急,他已聽到「四海狂生」的慘叫聲,他有一點為自己擔心起來。

  皇甫無畏不願再拖下去,他口發一聲清脆龍吟,右手從背後抽出「瘋魔狂劍」,向「百毒魔君」劈去。

  只見「瘋魔狂劍」劍鋒明如秋水,光芒四射,伸縮跳躍不已地在空中飛舞。

  「百毒魔君」見皇甫無畏抽出一把上古利劍,他心中一驚,連忙向後暴退。

  但,「瘋魔狂劍」依然劈向他的肩部。

  「百毒魔君」這時才知道皇甫無畏的劍術有這麼厲害,他連忙向數十丈外逃去。

  皇甫無畏見「百毒魔君」想跑,他連忙長劍向前一伸,人劍合一地向「百毒魔君」後心刺去。

  「百毒魔君」只覺背後有一股無法抵抗的劍氣,向他後心刺來,他連忙運足功力,返身想用雙掌阻擋

  但是,「百毒魔君」知道他這樣做是徒勞的,因為他根本就無法用雙掌阻擋這股劍氣。

  只聽,一聲慘叫從「百毒魔君」口中發出。

  皇甫無畏的「瘋魔狂劍」把「百毒魔君」刺成了前後相連,鮮血頓時染紅了他的全身。

  皇甫無畏抽回「瘋魔狂劍」,落下了身形。雙眼望著快要死去的「百毒魔君」。

  此時,「百毒魔君」的身形搖了搖,然後栽倒在地上,似乎想講話,但是還沒等他開口,就氣絕身亡了。

  皇甫無畏見「百毒魔君」死了,他手持「瘋魔狂劍」,轉身向寒月和陳遙走來。

  此時,陳遙已聽到「百毒魔君」的慘叫,她知道現在只剩下她一個人了。

  皇甫無畏的腳步聲已傳人陳遙的耳中,她連忙施展出絕招,向寒月擊去。

  寒月見陳遙施展出這一招,心中也一驚,她連忙施展出「觀音手」,迎了上去。

  但是,陳遙的武功要高寒月一籌。

  這一招太厲害了,寒月的「觀音手」也沒能阻擋住。

  只見,陳遙的右手掌正好擊在寒月的肩頭。

  寒月渾身一抖,被擊飛出數丈開外,跌落在地上,連連地吐了幾口鮮血。

  皇甫無畏一見寒月受傷了,他連忙飛身落在她的身旁,道:

  「寒月,怎麼樣?」

  寒月臉色蒼白,嘴角還流淌下了一絲鮮血,低聲地道:

  「我沒事,不要讓她跑了。」

  皇甫無畏道:

  「你放心,我不會讓她跑掉的,你還是趕快運氣療傷吧!」

  寒月點了點頭,她緩緩地爬起身形,就地盤膝而坐,運氣療傷起來了。

  皇甫無畏站起身形,飛身來到陳遙的面前。道:

  「現在只剩下你一個人,我看你怎麼辦?」

  陳遙冷冷地道:

  「皇甫無畏,雖然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人,但是我依然還能要你們的命。」

  皇甫無畏道:

  「那我們倆現在比試一下,我要讓你嘗一嘗死亡的滋味!」

  陳遙也不答話,從懷中掏出「綠玉尺」,飛身而起,「綠玉尺」化作一道綠光向皇甫無畏擊來。

  皇甫無畏也揮動了手上的「瘋魔狂劍」迎了上去。

  只聽,「當!」地一聲龍吟。

  「綠玉尺」和「瘋魔狂劍」撞擊在一起。

  皇甫無畏右手的「瘋魔狂劍」順勢向前一伸。直刺向陳遙的前胸胸口。

  陳遙右手的「綠玉尺」向上一抬,架住「瘋魔狂劍」,然後她伸右腿向皇甫無畏的小腹踢去。

  皇甫無畏身形拔地而起,右手的「瘋魔狂劍」,化成一片劍影,漫天罩下。

  陳遙也連忙抖動「綠玉尺」,頓時無數道綠光,向皇甫無畏全身三十六處大穴擊去。

  皇甫無畏右手的「瘋魔狂劍」一變招,在他自己的身前布下了一道劍幕。

  陳遙右手的「綠玉尺」忽變,用快如閃電的速度,直點皇甫無畏的右用腕。

  皇甫無畏右手的「瘋魔狂劍」也順著點來的「綠玉尺」,直刺陳遙的右手腕。

  皇甫無畏的這一招是險招,他想與陳遙兩敗俱傷。

  但,陳遙卻不想,她連忙把「綠玉尺」一撲,架住了刺來的「瘋魔狂劍」。

  又是,「當!」的一聲龍吟。

  皇甫無畏右手的「瘋魔狂劍」一沉,一起,揮手一劍,刺向陳遙的咽喉。

  陳遙斜飄五丈,躲開刺向咽喉的「瘋魔狂劍」,落在數丈開外的地上。

  皇甫無畏也收劍,落下了身形。

  兩人對視起來。

  誰也不肯先出手攻敵。

  這時,場中又陷入了一片寂靜。

  但,在寂靜的背後卻時刻都準備暴發出一場殘酷的惡戰。

  一切都寧靜下來。

  一切都在為最後的惡戰作準備。

  大地似乎停止了呼吸。

  皇甫無畏的一雙眼睛中噴射出二股血絲的殺氣,似乎準備染紅這個世界。

  陳遙也靜靜的,穩穩的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似乎好像已經死去一般。

  四周的人都在注視著他們兩人。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過去了。

  突然,陳遙從懷中掏出「回天神扣」,頓時一道銀白光芒向皇甫無畏擊來。

  原來,陳遙心中明白,她如果再不用「回天神扣」,那麼她是不會戰勝皇甫無畏的。

  但是。陳遙還是想錯了。

  因為,皇甫無畏的身上有「七彩魔鏡」。

  皇甫無畏一見陳遙掏出了「回天神扣」,他連忙默運「七彩神功」,左手從懷中掏出了「七彩魔鏡」。

  頓時,「七彩魔鏡」發出七道不同顏色的光芒。

  赤、橙、黃、綠、青、藍、紫這七種顏色與那道銀白色的光芒相互纏繞在一起。

  這時,空中形成一道美麗的光環,猶如晚霞一樣。

  陳遙在不停地運足「回天神功」,想使那道銀白色的光芒衝破那七道不同顏色的光芒。

  皇甫無畏感覺到那股銀白色光芒在不停地向前伸進,他也連忙運足「七彩神功」,加強那七道不同顏色的光芒。

  兩人就相持起來,不分勝負。

  四周的人都看呆了……

  突然,天空中飄來一陣簫聲。

  那簫聲音調飛揚而清亮,使你眼前幻閃出一片鏡兒海,忽然簫聲一變,變成沉悶,淒清的旋律,使人想起什麼痛心的往事。

  這時,天空中烏雲掩月。

  一陣夜風簫瑟。

  四周的小蟲亂鳴。

  天空在旋轉。

  日月在顛倒。

  更有令人吃驚的事情發生了。

  在空中相互纏繞的七道光芒和銀白色光芒,在簫聲的作用下,消失的無影無蹤。

  皇甫無畏和陳遙都驚呆了……

  這時,場中多出一位中年人。

  這位中年人手持著一把古色斑闌的玉簫,給人一種超凡脫俗的奇異感覺。

  原來,這個中年人正是「鬼神」令狐單,他手上持著的正是「震天簫」。

  皇甫無畏大聲地道:

  「令狐單,你終於來了。」

  令狐單前輩面帶微笑地點了點頭。

  陳遙大驚失色地道:

  「怎麼會是你?」

  令狐單道:「陳遙,你也太過分了。」

  陳遙道:「我這樣做是為了達到我的目的。」

  令狐單道:「那你也不能亂殺人呀!」

  陳遙道:「為了達到目的,我要不擇手段。」

  令狐單道:「我後悔當年沒殺你。」

  陳遙道:「我希望你今天不要插手管這件事!」

  令狐單道:「我已發誓今生再不開殺戒。」

  陳遙道:「那請你離開。」

  令狐單道:「不行!」

  陳遙道:「為什麼?」

  令狐單道:「我今天是來辦事的。」

  陳遙道:「辦什麼事?」

  令狐單道:「我今天是來收東西的。」

  陳遙道:「收什麼東西?」

  令狐單道:「收你們手上的東西。」

  陳遙一怔,道:「我們手上的東西。」

  令狐單道:「是的,我準備把『回天神扣』、『七彩魔鏡』帶回去!」

  陳遙道:「不行!」

  令狐單道:「這兩件東西再也不能留在世上。」

  皇甫無畏道:「令狐前輩,我答應把『七彩魔鏡』給你,我也不想讓它再掀起血濤。」

  令狐單點了點頭。

  陳遙道:「我不答應。」

  令狐單道:「你不答應,也要答應。」

  陳遙把「回天神扣」緊緊地握在手上,道:

  「憑什麼要我給你,你休想拿走它。」

  令狐單道:「陳遙,你也太不自量力了。」

  陳遙道:「你要有本事,你就拿走它。」

  令狐單道:「陳遙,你是不到黃河不死心呀!」

  陳遙道:「我不用『回天神扣』,你也用不起來『震天簫』,我看你還有什麼別的本事。」

  令狐單道:「陳遙,你不要違反天命!」

  陳遙道:「今天我就與你們拼到底。」

  皇甫無畏道:「令狐前輩,她……」

  令狐單道:「皇甫無畏,你放心,我自有辦法拿到她的『回天神扣』。」

  陳遙道:「令狐單,你來拿呀!我今天倒想看一看你要如何拿到『回天神扣』的。」

  令狐單也不答話,右手一捻心訣,左用中指在「震天簫」的簫面上一壓。

  頓時,一道白光向陳遙籠罩過去。

  陳遙想躲閃,但是那道白光已經把她籠罩得死死的。

  突然,令狐單右手在空中劃了一個符,隨後右手中指向陳遙手中的「回天神扣」點去。

  陳遙只覺自己左手的虎口一疼,她不由自主地鬆開手,「回天神扣」就化成一道閃光落在令狐單的手上。

  陳遙反應過來,見「回天神扣」已落入令狐單的手中,她不禁地吃了一驚。

  令狐單道:「陳遙,你沒有資格用這『回天神扣』,還是讓我帶走吧!」

  皇甫無畏見此情景,很自覺地把「七彩魔鏡」遞到令狐單的手上。道:

  「令狐前輩,給你!」

  令狐單接過「七彩魔鏡」,道:

  「皇甫無畏,你現在可以向她報仇了。」

  皇甫無畏道:「多謝令狐前輩。」

  陳遙道:「令狐單,我如果不死,那麼我總會有一天再拿回『回天神扣』的。」

  皇甫無畏道:「陳遙,你已經沒機會了。」

  令狐單道:「皇甫無畏、陳遙,你們倆之間的事情,你們倆各憑本事去辦吧!」

  皇甫無畏道:「令狐前輩,我今天一定要殺了陳遙,為我母親報仇。」

  陳遙見形勢對自己不妙,道:

  「皇甫無畏,我們倆之間的事該了斷了斷。」

  皇甫無畏冷冷地一笑,道:

  「陳遙,今天是你的死期,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陳遙道:「有本事就來。」

  令狐單道:「皇甫無畏,現在剩下的是你們倆之間的事。我告辭了。」

  皇甫無畏道:「令狐前輩,後會有期。」

  令狐單道:「皇甫無畏,我相信你,今天你一定能為你的母親報仇的。」

  皇甫無畏道:「多謝前輩。」

  令狐單朝皇甫無畏笑了一笑,轉身,消失在天空之中。

  皇甫無畏見令狐單走了,就對陳搖說道:

  「陳遙,該我們倆算一算帳了。」

  陳遙道:「廢話少說,來吧!」

  皇甫無畏運足全身功力,右手的「瘋魔狂劍」就如一道閃電,向陳遙劈去。

  陳遙也運足「回天神功」,右手的「綠玉尺」化成一道綠影,迎了上來。

  只聽,「當!」的一聲響。

  皇甫無畏右手的「瘋魔狂劍」順勢施了一招「擲雲望月」,向陳遙的眉心刺來。

  陳遙閃身讓開刺來的長劍,右手的「綠玉尺」施了一招「開門見山」,向皇甫無畏的咽喉戳來。

  皇甫無畏身形一矮,讓開戳來的「綠玉尺」,右手長劍化成一道圓弧,向陳遙的肩頭劈去。

  陳遙急飄身形,躲開劈來的長劍。右手的「綠玉尺」施了一招「攔路斬蛟」,向皇甫無畏的左肋掃來。

  皇甫無畏身形拔地而起,躲開掃來的「綠玉尺」。

  右手的長劍凌空向陳遙頭頂劈去。

  陳遙施了一招「橫斷流水」架開了皇甫無畏的長劍,然後他右手的「綠玉尺」順勢向皇甫無畏的胸口擊來。

  皇甫無畏身形向後暴退,右手的「瘋魔狂劍」施了一招「夜戰八方」,護住全身。

  陳遙右手的「綠玉尺」順著皇甫無畏的「瘋魔狂劍」,直點向皇甫無畏的「太陽穴」。

  皇甫無畏身形向外飄出數丈,落下地來。

  陳遙運足「回天神扣」,人尺合一的向數丈開外的皇甫無畏胸口擊來。

  皇甫無畏也不加思考,運足「七彩神功」。人劍合一的飛快向陳遙刺去。

  只聽,「當!」地一聲響。

  又聽,一聲慘叫劃破天空。

  皇甫無畏被陳遙擊在前胸上,只見他身形向後暴退了數丈,跌落在地。

  但,陳遙卻被皇甫無畏的「瘋魔狂劍」活生生的劈成兩半,鮮血染紅了那片土地。

  皇甫無畏艱難地站起身形,大聲地道:

  「母親,孩兒終於為你報仇了!」

  這時,「黑衣狂人」快步來到皇甫無畏的身旁,道:

  「小子,你怎麼樣?」

  皇甫無畏道:「前輩,我還好!」

  「黑衣狂人」道:「小子,你快運氣療傷吧!」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就地盤膝而坐,閉上雙眼,默運「七彩神功」療起傷來。

  等皇甫無畏再睜開雙眼,他的四周都圍滿了人,大家都用焦急的眼光望著皇甫無畏。

  展華道:「皇甫賢弟,你現在感覺如何?」

  皇甫無畏道:「展兄,我沒事。」

  「黑衣狂人」道:

  「皇甫小子,我們終於把為害江湖的『逍遙幫』給產除了。」

  趙飛龍道:「皇甫賢弟,這一切的功勞都歸你,你真是不負我們的期望。」

  皇甫無畏道:「趙大哥,你也太抬舉我了,如果沒有大家齊心協力,那麼也就沒有今天的勝利。」

  「黑衣狂人」道:「皇甫小子,你也太謙虛了,江湖上應該多一些像你這樣的好人。」

  皇甫無畏站起身形,道:

  「寒月呢?」

  這時,眾人才發覺寒月不辭而別了。

  皇甫無畏仰起頭,雙眼著那一輪殘月,念道:

  淚流顏面幾多時。

  今一別,

  多少柔情化成空。

  苦心愛戀隨天意。

  再盼首,

  幾多風雨常相伴,

  尋尋覓覓萬物空。

  皇甫無畏念完這首詞,默然地低下了頭。

  「黑衣狂人」走上前,道:

  「皇甫小子,你不應沉戀在這感情之中。」

  皇甫無畏此時腦中出現了上官如雪的身影,他連忙問道:

  「上官如雪呢?」

  「黑衣狂人」見皇甫無畏又想到另外一個姑娘,他不禁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

  趙飛龍道:「皇甫賢弟,我怕上官姑娘有危險,就把她藏在我的秘室中。」

  展華道:「皇甫賢弟,你放心,上官姑娘沒事,我馬上就去把她叫來。」

  話音剛落,展華已飛身向趙飛龍的秘室而去。

  時間不長。

  展華帶著上官如雪,高興地道:

  「如雪!」

  說罷,他已快步迎了出去。

  上官如雪也大聲地道:

  「無畏!」

  兩個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上官如雪道:「無畏,你沒事吧!」

  皇甫無畏道:「沒事。」

  上官如雪道:「剛才我聽到外面的打門聲,慘叫聲,我真擔心你呢!」

  皇甫無畏道:「如雪,你放心,『逍遙幫』的壞人全部被產除掉了!」

  上官如雪道:「無畏,我們終於可以常伴在一起了,我心中好高興呀!」

  皇甫無畏道:「我也是的。」

  上官如雪柔情萬千的依偎在皇甫無畏的懷中,他們同時體會到那種幸福的感覺。

  在後面的「黑衣狂人」、趙飛龍、展華、「掌下留情」等人,見此情景都悄悄地離開了。

  這裡只剩下正沉醉在幸福之中的皇甫無畏和上官如雪。

  三天後。

  皇甫無畏和上官如雪同「黑衣狂人」、趙飛龍、展華等人告別,向九宮山而去。

  九宮山。

  九宮山山頂上依然孤立著那塊無名墓碑。

  此時,皇甫雄立在那塊墓碑前,高聲地道:

  「佩珊,我們的孩子終於為你報仇了。」

  那塊墓碑似乎回答道:

  「我知道了,我早就說過,這一天會到來的。」

  皇甫雄緩緩地轉過身,抬起頭,仰望那藍藍的天空,念道:

  亂心紛飛幾多年,

  苦奈有膽力不行,

  愛心已隨黃泉路,

  心間淚淌藏土中。

  皇甫難念完這首詩,他內心的感情在上下沸騰,似乎在激勵他重新面對一個嶄新的江湖。

  這時,從山下飛掠而來一男一女。

  這一男一女正是皇甫無畏和上官如雪。

  皇甫無畏也看見了自己的父親,他大聲地叫道:「父親,我們來了!」

  皇甫雄雙眼望著從山下飛掠而來的皇甫無畏和上官如雪,他的臉龐上升起了一絲微笑……

  全書完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