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緊鑼密鼓上天山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雷鳴也吃了一驚,雙眼直盯著「黑衣狂人」。

  「黑衣狂人」道:「小子,我特來找你的。」

  皇甫無畏道:「找我有什麼事嗎?」

  「黑衣狂人」道:「你可知『逍遙幫』準備大舉進攻洛陽飛龍鏢局的事情?」

  皇甫無畏道:「知道。」

  「黑衣狂人」道:「你可知道這次那個女魔頭邀請了幾位隱世百年的老魔頭嗎」

  皇甫無畏吃了一驚,道:「她請了些什麼人?」

  「黑衣狂人」道:「據我所知,她邀請了『四海狂生』,『血海飄魔』,『白毒魔君』這三位成名百年以前的老魔頭。」

  皇甫無畏吃了一驚,道:「那他們三人的年歲都不是要在百歲以上了嗎?」

  「黑衣狂人」道:「是呀!」

  皇甫無畏道:「那我們怎麼辦?」

  「黑衣狂人」道:「現在情況相當的危急,我也請了幾位隱世高人,但怕不是他們的對手。」

  皇甫無畏道:「前輩,既然在情況如此危急,那麼我們就同他們拼個你死我活。」

  「黑衣狂人」道:「拼是一定要拼的,但是那個女魔頭的『回天神扣』太厲害。」

  皇甫無畏道:「我有『七彩魔鏡』。」

  「黑衣狂人」道:「雖然『七彩魔鏡』有至高無上的魔力,但是還是制服不了『回天神扣』。」

  皇甫無畏道:「那我們怎麼辦?」

  「黑衣狂人」道:「現在只有一個辦法。」

  皇甫無畏道:「什麼辦法?」

  「黑衣狂人」道:「除非能得到『震天簫』。」

  皇甫無畏道:「我們現在到哪裡去找『震天簫』呀?」

  「黑衣狂人」道:「據我打聽到的消息,令狐單確實在天山玉柱峰。」

  皇甫無畏道:「那我先去趟天山如何?」

  「黑衣狂人」道:「目前看來只有這個辦法。」

  皇甫無畏道:「『逍遙幫』什麼時候來洛陽?」

  「黑衣狂人」道:「一個月後。」

  皇甫無畏道:「那我們還有一個月的時間。」

  「黑衣狂人」道:「小子,你一定要趁著這一個月的時間拿到『震天簫』。」

  皇甫無畏道:「我知道。」

  「黑衣狂人」道:「維護江湖安寧的重擔就挑在你這個肩上,你一定不能辜負我的期望。」

  皇甫無畏道:「前輩,請放心。」

  「黑衣狂人」道:「小子,你去天山,我和雷大俠去洛陽,我們後分兩路。」

  皇甫無畏道:「有前輩去洛陽城,我就放心了。」

  「黑衣狂人」道:「小子,你此去天山危機重重。

  你一定要小心從事。」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

  「黑衣狂人」道:「可能『逍遙幫』也得到令狐單在天山的消息,你一定要趕在他們的前頭。」

  皇甫無畏再一次點了點頭。

  「黑衣狂人」和雷鳴皇甫無畏告別,各自向自己的方向飛快地馳去。

  第五日黃昏時分。

  皇甫無畏日夜兼程的趕至玉門關,遠遠的便看見了玉門。

  皇甫無畏心中暗想道:「到了,快到了。」

  此時,皇甫無畏內心無比的激動,他知道只要一過玉門關,就是天山了。

  皇甫無畏將至關口……

  突然,一個灰白人影飛降而來,一陣凌厲的勁風把皇甫無畏逼退了數步。

  皇甫無畏抬眼望去。

  原來那個灰色人影是一位花白老人。

  皇甫無畏心中暗暗地吃驚,道:「這老人功力好高呀!他為什麼要攔住我的去路。」

  那個老人道:「小子,你是不是叫皇甫無畏?」

  皇甫無畏道:「我正是。」

  那個老人道「:我找的就是你。」

  皇甫無畏道:「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那個老人道:「我在這裡等了你好長時問了。」

  皇甫無畏道:「你等我幹什麼?」

  那個老人道:「殺你。」

  皇甫無畏道:「你為什麼要殺我?」

  那個老人道:「我要為我的徒弟報仇。」

  皇甫無畏道:「你的徒弟是誰?」

  那個老人道:「黑白雙判。」

  皇甫無畏道:「他們本來就該死。」

  那個老人道:「是不是你殺的?」

  皇甫無畏也不想再拖出「黑衣狂人」,果斷的道:

  「是我殺的,怎麼樣?」

  那老人冷冷地一笑,道:「那你就得嚐命。」

  皇甫無畏道:「你是什麼人?」

  那個老人道:「通天神魔。」

  原來這個老頭就是「黑白雙判」的師父「通天神魔」。

  皇甫無畏道:「他們是『逍遙幫』的人,就該死!」

  「通天神魔」道:「老夫也是『逍遙幫』的人。」

  皇甫無畏冷冷地道:「那你也該死。」

  「通天神魔」聞言,頓時火冒三丈,道:

  「小子,這是自尋死路呀!」

  皇甫無畏冷笑了一聲,沒有回答。

  「通天神魔」冷然長笑,他身形盤空飛起,右手微出,伸縮之間向皇甫無畏擊去。

  皇甫無畏心中焦急,不想拖下去,他怒吼一聲,從背後抽出「瘋魔狂劍」向「通天神魔」刺去。

  「通天神魔」大喝一聲,雙手橫掃,一陣凌厲的勁風排空激起。硬把皇甫無畏的長劍逼斜了三尺。

  皇甫無畏大驚失色,連忙翻身越過「通天神魔」,落在他的身後,然後手中「瘋魔狂劍」一道寒光一閃,向「通天神魔」的背後「背心穴」刺去。

  「通天神魔」心中也暗暗吃驚,他沒有想到皇甫無畏有這麼高超的劍法。

  眼看長劍就要刺向「通天神魔」……

  只是,「通天神魔」轉身,運路全身功力,大袖一抖,正好撫在刺來的長劍上。

  皇甫無畏只覺有一股巨大的力道衝擊了一下他手中的長劍,頓時他的長劍被撫偏了數尺,空門畢露。

  「通天神魔」見皇甫無畏露出了空門,他疾身而起,右手掌向皇甫無畏的胸口迎來。

  皇甫無畏大驚失色,慌忙身形向後暴退數尺,右手長劍微沉,施了一招「八方風雨」。

  頓時,一道寒光向「通天神魔」的右手砍來。

  「通天神魔」也沒想到皇甫無畏的反應有這麼快。

  他連忙收回右手,向後也倒退了二步。

  皇甫無畏趁勢飛身而起,一連向「通天神魔」刺四五劍,劍劍刺向他的要害。

  「通天神魔」急閃身形,勉勉強強地躲開了皇甫無畏的連環幾劍攻勢。

  皇甫無畏心中暗暗地吃驚,他也沒想到「通天神魔」能躲開他的這幾招。

  「通天神魔」的內心比皇甫無畏更吃驚,他真弄不懂歲數不大的皇甫無畏會有這麼高超的劍法。

  皇甫無畏微微吃驚之後,長劍不再隨手遞出,身形移動之間,長劍緩緩地一劍劍刺出。

  「通天神魔」也不敢大意,全心地應付著皇甫無畏刺來的每一劍,每一招。

  兩人就這樣打了四五十招,不分勝負。

  皇甫無畏心中焦急萬分,一心想速戰速決,但是「通天神魔」的功力深厚,死死地纏著皇甫無畏。

  皇甫無畏咬了咬牙,再一次施展出一招「八方風雨」向「通天神魔」刺去。

  一片銀色的光芒在半空中閃爍著,從四面八方攻向「通天神魔」的全身要害。

  「通天神魔」吃了一驚,也輕嘯了一聲,運足全身功力,大袖一揚,向刺來的長劍撫去。

  皇甫無畏存心與「通天神魔」一拼,見他迎了上來,正合他意,他冷然長笑,力貫劍身奮力迎了上去。

  兩人劍與袖交於空中,均盡全力而擊,相持不下!

  倏地!

  皇甫無畏長劍猛收,飛也似的向「通天神魔」攻出三劍。

  「通天神魔」想不到皇甫無畏會突然收劍,他微微一怔,眼看長劍就要刺到他的身上……

  「通天神魔」咬了咬牙,不再考慮,大袖一揮,施出一招「飛虹捲日」。

  「通天神魔」想以「飛虹捲日」這一招全力反攻。

  希望能擋住皇甫無畏的攻勢。

  皇甫無畏也微微遲疑了一下,長劍迎了上去。

  只聽,長袖與長劍相互撞在一起,發出刺耳的聲音,兩人一齊悶哼出聲。

  皇甫無畏見自己的這幾劍無功,心中微微吃驚,他也沒想到「通天神魔」的「鐵袖功」有這麼厲害。

  「通天神魔」也感到吃驚,他的「鐵袖功」沒有把皇甫無畏的長劍撫飛。

  兩人就呆立在那裡,相互凝視著。

  皇甫無畏已經殺氣沖天,他不願再拖下去,就準備放手去拼。

  「通天神魔」也運足全身功力,準備與皇甫無畏作最後的一次拼命的搏殺。

  靜!

  靜的出奇。靜的可怕,靜的令人感到恐懼。

  兩股殺氣在對視中纏繞,相持在一起。

  一切都彷彿停止了呼吸。

  猛然。皇甫無畏的雙眼中噴射出二股咄咄逼人的眼光,右手的「瘋魔狂劍」緩緩地向前送出。

  「通天神魔」見皇甫無畏的這一劍,心中一驚,只覺自己全身上下都被籠罩在其中。

  眼看長劍就要刺到「通天神魔」的胸口……

  倏地!「通天神魔」身形一閃,他的左掌閃電般的擊出。向皇甫無畏的肋下擊去。

  這一招是「通天神魔」拼盡全身功力的一擊。

  皇甫無畏萬萬沒想到「通天神魔」居然敢如此涉險出擊,他知道一後退,必定落敗。

  沒有多餘的時間給皇甫無畏考慮,他左掌也向「通天神魔」擊出,準備與他拼一拼。

  「通天神魔」心裡也明白,如果他收手,必然要落敗。而且皇甫無畏的長劍將綿綿不斷地向他攻來。

  「通天神魔」權衡輕重,運氣護身,左掌不但不收,反而全力的擊出。

  兩人一齊悶哼了一聲,分開了。

  皇甫無畏被震得倒退了數步,嘴角流下了一絲鮮血,但是他卻坐穩了身形。

  「通天神魔」的內傷要比皇甫無畏重,他人向後倒飛了數尺,噴吐出一口鮮血,呆立在那兒。

  兩人可說是兩敗俱傷。

  皇甫無畏咬了咬牙,連忙默運了一下「七彩神功」,猛然人劍合一的刺向「通天神魔」。

  此時「通天神魔」已經受了很重的內傷,他已無力再躲閃這刺來的一劍。

  只聽,一聲慘叫,劃破天空。

  「通天神魔」被皇甫無畏的「瘋魔狂劍」活生生的劈成兩半,鮮血染紅了玉門關。

  皇甫無畏這一劍刺完,也沒有力氣了,跌倒在地上,一口鮮血噴嘴而出。

  此時天際的夕陽灑出千萬道誘人的光芒,籠罩在被鮮血染紅的土地上。

  皇甫無畏艱難爬起身,盤坐運了一下氣,把「瘋魔狂劍」倒插在背後,站起身出了玉門關。

  天山。

  它終年積雪,冰川廣布,高峰有眾多冰塔林,其間冰洞幽深,水流曲折。

  每一小峰上層層巒領,道道峽谷,像雕刻的縷縷冰紋,交相映錯,而群山都是雪的鋒,冰的劍,森然羅列,浩渺相接。

  此時,皇甫無畏身受重傷,艱難地爬到天山玉柱峰。

  玉柱峰上一片雪白,無邊無際。

  皇甫無畏感到有點迷惘,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猛然,一個清脆的簫音響至。

  皇甫無畏只覺這簫聲緩緩而起,已是五音和鳴之勢,簫音如流水一般潺潺而下,悅耳至極,其中絲毫不帶殺伐之氣。

  皇甫無畏不再覺得四邊是無邊天際的白雪,而是進入了一個鳥語花香的世界。

  猛然,簫聲直瀉,情勢急轉,鳥語花香已去,換來的是野獸交吼,萬馬奔騰之勢。

  皇甫無畏本來就已身受重傷,再加上這簫聲直瀉,他慘叫了一聲,昏死在雪地中。

  簫聲停止了。

  皇甫無畏倒在雪地中,眼看就要死去……

  驟然,一道人影出現在玉柱峰上。

  這個人影飛落在昏死過去的皇甫無畏身旁,看了一看,然後挾起他消失的無影無蹤。

  等皇甫無畏醒來,他發現自己正睡在一張玉石床上,四周是大理石的牆壁。

  皇甫無畏緩緩地坐起身,只覺自己體內真氣上下翻騰,他剛想運氣……

  這時從門外傳來一個聲音,道:

  「小子,你現在受了很重的內傷,不能運氣。」

  皇甫無畏聞言,抬眼望去。

  只見,從外面走進一位中年人,他來到皇甫無畏的身邊,又道:

  「小子,你為什麼來天山玉柱蜂呀?」

  皇甫無畏知道眼前的中年人救了他,連忙抱拳說道:

  「前輩,多謝你救命之恩。」

  中年人道:「小子,你是被誰打傷的?」

  皇甫無畏道:「給『通天神魔』擊傷的,但是他已經死在我的劍下。」

  中年人微微吃驚地道:「小子,你難道把『通天神魔』給殺了,我真有點不相信。」

  皇甫無畏道:「我不騙前輩的。」

  中年人道:「『通天神魔』的武功我最清楚,看不出小子你能殺了他。」

  皇甫無畏道:「還沒請問前輩的大名。」

  中年人道:「我叫令狐單。」

  皇甫無畏大吃一驚,道:「你就是『鬼神』令狐單?」

  令狐單道:「有什麼不對嗎?」

  皇甫無畏道:「令孤前輩,我就是來找你的。」

  令狐單道:「你找我幹什麼呀?」

  皇甫無畏道:「令狐單前輩,我前來是求你教我『震天簫』的。」

  令狐單道:「你要學『震天簫』幹什麼呀?」

  皇甫無畏道:「天下只有令狐前輩的『震天簫』,才能制服『回天神扣』。」

  令狐單吃驚地道:「難道『回天神扣』又現江湖了嗎?這個女魔頭也太不死心啦!」

  皇甫無畏道:「那個女魔頭又現江湖,還組了『逍遙幫』專門屠殺武林正派人物。」

  令狐單長嘆了一口氣,道:「沒想到十幾年前我沒殺那女魔頭,真是令人後悔。」

  皇甫無畏道:「令狐前輩,晚輩雖然有『七彩魔鏡』,但是卻制服不了她。」

  令狐單道:「你有『七彩魔鏡』。」

  皇甫無畏道:「是的。」

  令狐單道:「拿來給我看一看。」

  皇甫無畏聞言,從懷中掏出「七彩魔鏡」,遞到「鬼神」令狐單的手中。

  令狐單接過「七彩魔鏡」來回看了一眼,又把「七彩魔鏡」還給了皇甫無畏。

  皇甫無畏道:「前輩,如何?」

  令狐單道:「那你也會『七彩神功』啦?」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

  令狐單道:「看來江湖上又要掀起一場血腥屠殺。」

  皇甫無畏道:「前輩,晚輩就是來想學『震天簫』,鏟除那女魔頭。」

  令狐單道:「可惜你來遲了。」

  皇甫無畏道:「我怎麼來遲了呀?」

  令狐單道:「我不想再動用『震天簫』,所以就用法術壓住了它的簫符。」

  皇甫無畏道:「那我……」

  令狐單道:「你想學那是不可能的啦!」

  皇甫無畏大失所望,嘆了一口氣,道:

  「令狐前輩,那不能看著那女魔頭屠殺武林人啊!」

  令狐單道:「這一切都是天命啊!」

  皇甫無畏默然無語。

  令狐單道:「你是不是感到失望。」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

  令狐單道:「小子,你叫什麼呀?」

  皇甫無畏道:「晚輩名叫皇甫無畏。」

  令狐單道:「皇甫雄是你什麼人。」

  皇甫無畏道:「我父親。」

  令狐單道:「我與你父親還有一面之緣啦!」

  皇甫無畏此時大失所望,苦笑了一聲,沒有回答。

  令狐單道:「小子,你不要失望,雖然『震天簫』已經被法術壓住,但是我還有辦法的。」

  皇甫無畏聞言,頓時感到又有了一絲希望,高興地道:

  「前輩,還有什麼別的辦法?」

  令狐單道:「你現在最要緊的事是先把傷養好,然後我再同你說如何?」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

  令狐單從懷中掏出一粒藥丸,遞給皇甫無畏,道:

  「小子,你快把這藥丸服用下去。」

  皇甫無畏接過藥丸,吞了下去。

  頓時,皇甫無畏只覺體內上下翻騰的真氣停了下來,有一股無形的力量,促使他的真氣向十二重樓衝去。

  皇甫元畏知道自己快要衝破生死玄關了,他連忙盤坐起來,運氣向十二重樓衝去。

  令狐單在這時悄然地離開了。

  就在這時,皇甫無畏進入了忘我的境界。

  他再也沒有想他的武功又進了一層,體內的真氣已衝破生死玄關,達到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境地。

  皇甫無畏就這樣整整盤坐運氣了三天三夜。

  再等皇甫無畏睜開雙眼,他只覺體內的真氣在他一舉一動之下,都能運用自如。

  這時,令狐單又走了進來。

  皇甫無畏連忙下床,抱拳說道:

  「多謝令狐前輩的藥丸,晚輩感激不盡。」

  令狐單從皇甫無畏的雙眼中,已看出他的武功又升高了一層,道:

  「小子,你不用如此客氣。」

  皇甫無畏一算日子,從與「黑衣狂人」告別到現在已快半個月了,他有點焦急地道:

  「前輩,你快說那個辦法呀?」

  令狐單道:「小子,你不要心急嘛!」

  皇甫無畏道:「令狐前輩,晚輩是擔心『逍遙幫』在一個月後攻擊洛陽,我怕趕不上。」

  令狐單道:「能趕上。」

  皇甫無畏見令狐單說得這麼肯定,他也就不再多問了。

  令狐單道:「小子,你放心,我決定親自去。」

  皇甫無畏一聽心中大喜,道:

  「令狐前輩,你親自去洛陽呀,那太好了。」

  令狐單道:「現在『震天簫』只能我一個人使用,所以我非去洛陽不可。」

  皇甫無畏道:「那我們有救了。」

  令狐單道:「小子,你先回洛陽,我隨後就到。」

  皇甫無畏點頭答應。

  玉門關。

  皇甫無畏告別了令狐單,離開了天山,又回到玉門關。

  此時,玉門關已無「通天神魔」的屍體,但是在皇甫無畏的心中卻留下了一道永不消失的痕跡。

  突然,從遠處飛馳而來一匹駿馬。

  馬上的人正是司徒紫姑。

  皇甫無畏見司徒紫姑馳馬而來,心中暗想道:「她怎麼會到這裡來啊?」

  馬上的司徒紫姑也看見了皇甫無畏,開心地大聲叫道:

  「皇甫大哥!」

  轉眼間——

  那匹駿馬馳到皇甫無畏的面前,司徒紫姑飛身下馬,落在皇甫無畏的面前。

  皇甫無畏道:「司徒小妹,你怎麼會到這裡來呀?」

  司徒紫姑道:「找你呀!」

  皇甫無畏道:「有什麼事嗎?」

  司徒紫姑道:「皇甫大哥,你在登州城與人家不辭而別,我想念你嘛!」

  皇甫無畏心中暗想道:「今天一定要同她說清楚,免得將來發生不愉快的事情。」

  司徒紫姑見皇甫無畏沉思不語,道:

  「皇甫大哥,你要想什麼呀?」

  皇甫無畏道:「我沒想什麼。」

  司徒紫姑道:「你騙我。」

  皇甫無畏道:「我幹嘛要騙你。」

  司徒紫姑道:「皇甫大哥,我從你的眼睛中看出你一定有什麼話想與我說。」

  皇甫無畏默然無語地點了點頭。

  司徒紫姑道:「皇甫大哥,我猜對了吧,你有什麼話,就快點說吧!」

  皇甫無畏吞吞吐吐地道:「司徒小妹,我有一句話想了好久,都沒有跟你說。」

  徒紫姑道:「有什麼話就快說吧!」

  皇甫無畏道:「我想同你說,我們,我們……」

  司徒紫姑見皇甫無畏今天說話吞吞吐吐,心中感到奇怪,道:

  「我們怎麼啦?」

  皇甫無畏把心一橫,果斷地道:

  「司徒小妹,我想同你把我們之間的關係說清楚些。」

  司徒紫姑滿臉一紅,嬌聲嬌氣地道:

  「皇甫大哥,我們之間的關係還用說嗎?」

  皇甫無畏道:「要說,而且馬上就要說。」

  司徒紫姑道:「皇甫大哥,難道不懂我的心嗎?」

  皇甫無畏道:「我懂。」

  司徒紫姑道:「你懂,還要說嗎?」

  皇甫無畏道:「就因為我懂,所以我才說的。」

  司徒紫姑道:「那你就說吧!」

  皇甫無畏道:「司徒小妹,我們相處了這麼長一段時間,已經有一段深厚的感情。」

  司徒紫姑滿臉飛紅地點了點頭。

  皇甫無畏繼續道:「但是我們之閻的感情,只限於友誼和兄妹之間的感情。」

  司徒紫姑聞言,臉上的紅暈頓時消失,取而代之是驚奇的目光和蒼白的臉色。

  皇甫無畏再道:「司徒小妹,從開始認識到現在,我一直都把你當作我妹妹看待。」

  司徒紫姑大聲地道:「什麼?你一直把我當作你妹妹。」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道:「是的,因為在你我之間只能發展成兄妹關係,所以我這句話在我心裡埋藏了很久。」

  司徒紫姑聞言,口中發出一聲慘笑,道:

  「兄妹關係,兄妹關係,這一切都是怎麼一回事呀?」

  皇甫無畏道:「司徒小妹,我知道你心中難過,但我現在不說,將來我們都要後悔的。」

  司徒紫姑道:「後悔!那你當初為什麼不把這句話說出來,你知道我多愛你嗎?」

  皇甫無畏苦笑了一聲,道:

  「司徒小妹,我知道你很愛我,但是我已經有了我所愛的人。」

  司徒紫姑道:「是誰?」

  皇甫無畏道:「她叫上官如雪。」

  司徒紫姑道:「你們是什麼時候認識的?」

  皇甫無畏道:「在你之前。」

  司徒紫姑道:「那你遇見我的時候,為什麼不說?」

  皇甫無畏道:「你叫我怎麼說呀!」

  司徒紫姑道:「怎麼說?你玩弄了我的感情。」

  皇甫無畏道:「司徒小妹,雖然我們之間沒有情愛感情,但是我們還是有兄妹之情啊!」

  司徒紫姑像發瘋似地吼道:

  「我不要兄妹感情,我只要你,皇甫大哥。」

  皇甫無畏苦笑地搖了搖頭,道:

  「司徒小妹,你不要這樣,你要冷靜下來。」

  司徒紫姑道:「我從千里之下趕來找你,你卻用這樣的話來傷我的心。」

  皇甫無畏剛想勸說司徒紫姑……

  司徒紫姑大聲地道:「你我如何冷靜啊!」

  皇甫無畏道:「司徒小妹,你現在的心情我了解,你也應該體諒我呀!」

  司徒紫姑道:「我那樣的體貼你,那樣的愛你,而你卻用這些話來傷我的心。」

  皇甫無畏道:「司徒小妹,我不是存心想傷害你的,這一切都是為了我們將來著想的。」

  司徒紫姑淚流滿面。道:

  「皇甫大哥,你說句真心話,你愛不愛我?」

  皇甫無畏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沒有回答。

  司徒紫姑道:「惡夢,這一切都像一場惡夢。」

  皇甫無畏道:「司徒小妹,你要冷靜下來,我們今後的路還很長,很長。」

  司徒紫姑道:「我不想再走下去了,因為我現在毫無勇氣面對這個現實。」

  皇甫無畏道:「司徒小妹,你要想開些。」

  司徒紫姑口中再一次發出一聲慘笑,道:

  「皇甫大哥,雖然你不愛我,但是我卻愛你。」

  皇甫無畏也被司徒紫姑的真誠感情所感動,他不由地長嘆了一聲,仰起頭面對藍天。

  司徒紫姑把心一橫,轉頭,飛向遠處馳去。

  皇甫無畏見司徒紫姑像發瘋似地向前飛去,他不由地擔心起她的安全,他也隨後追去。

  兩就在這片曠野之上飛奔著。

  皇甫無畏邊奔邊叫道:

  「司徒小妹,司徒小妹,你不要跑,我有話跟你說。」

  司徒紫姑也不回答,依然像發瘋似地向前飛馳。

  皇甫無畏見司徒紫姑不回答他的話,又大聲地叫道:

  「司徒小妹,你停一停。」

  司徒紫姑也不答話,飛身向不遠處的樹林落去。

  皇甫無畏見司徒紫姑想飛進那片樹林。他知道只要她一進樹林,那就像大海撈針一般難找。

  皇甫無畏連忙把「隨風飄絮」絕世輕功,施展到最高極限,人就像一道閃電飛向司徒紫姑。

  但,還是遲了。

  司徒紫姑已經飛身落入那片濃濃的樹林。

  皇甫無畏也在轉眼間也落人了樹林中。

  等皇甫無畏站在樹林中間,尋找司徒紫姑的時候,他不由地發呆起來。

  司徒紫姑就像一個影子,憑空消失了。

  皇甫無畏心中焦急萬分,他的雙眼在不停地尋找司徒紫姑的躲藏之處。

  好久,好久……

  皇甫無畏再也忍耐不住了,大聲地叫道:

  「司徒小妹,司徒小妹,你出來吧!」

  樹林中依然沒有傳出司徒紫姑的聲音。

  皇甫無畏感到很失望,剛想轉身離開……

  倏地,一個青衣道姑飄落在樹林中。

  皇甫無畏抬眼望去。

  只見,那青衣道姑緩緩地走到皇甫無畏的面前,道:

  「你叫的人我已經把她救走了。」

  皇甫無畏一聽司徒紫姑被這青衣道姑救走了,連忙抱拳說道:

  「多謝前輩。」

  青衣道姑道:「你叫什麼名字?」

  皇甫無畏道:「晚輩皇甫無畏。」

  青衣道姑道:「皇甫雄是你什麼人?」

  皇甫無畏道:「是我的父親。」

  青衣道姑道:「難怪你長得像你父親。」

  皇甫無畏道:「請問前輩尊姓大名。」

  青衣道姑道:「青衣仙子。」

  皇甫無畏一聽「青衣仙子」這個名字,渾身一震,道:

  「前輩,你就在數十年以前與『鬼神』令狐單前輩齊名的『青衣仙子』,晚輩失禮了。」

  原來這位「青衣仙子」是百年以前「慧心神尼」的唯一傳人,武功高深莫測。

  「青衣仙子」道:「皇甫無畏,那個姑娘的內心受了很大的打擊,我準備把她帶回去。」

  皇甫無畏道:「司徒小妹能有『青衣仙子』前輩照顧,晚輩就放心了。」

  「青衣仙子」道:「我看那姑娘與我很有緣份,我準備把她收為我的弟子。」

  皇甫無畏抱拳說道:「『青衣仙子』前輩,你能收司徒小妹為徒,那是她的福份。」

  「青衣仙子」道:「皇甫無畏,現在江湖上很亂,你肩上的擔子可不輕呀!」

  皇甫無畏道:「『青衣仙子』前輩,請放心,晚輩一定盡全力產除這些為害江湖的人。」

  「青衣仙子」點了點頭。

  皇甫無畏道:「『青衣仙子』前輩,司徒小妹的一切都拜託你啦!」

  「青衣仙子」道:「你現在一定要專心對付那些魔頭,她交給我,我知道怎麼做。」

  皇甫無畏抱拳說道:「『青衣仙子』前輩,晚輩告辭了。」

  「青衣仙子」點了點頭。

  皇甫無畏躍身而起,飛出樹林,向遠處馳去。

  「青衣仙子」眼望著皇甫無畏遠去的身影,長嘆了一聲,她飛身從樹上把司徒紫姑抱了下來。

  此時,司徒紫姑已被「青衣仙子」點中了昏睡穴道,她的雙眼緊緊的閉著,臉龐上還掛著許多晶瑩的淚珠。

  「青衣仙子」看了一眼掛滿淚珠的司徒紫姑,又長嘆了一聲,道:

  「真是個癡情姑娘。」

  「青衣仙子」說罷,抱著司徒紫姑飛身而起,向無邊無際的沙漠頂端馳去。

  此時,皇甫無畏已來到了一個小集鎮。

  這個小集鎮面積不太大,但是人卻很多。

  突然,從前面走來兩個老人。

  這兩個人正是「天地雙老」。

  皇甫無畏也看見了他們。

  「天地雙老」也看見了皇甫無畏。

  雙方都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

  皇甫無畏用一雙含滿殺氣的眼睛,望著他們。

  「天地雙老」內心感到有點恐懼,兩人都不由自主地向後倒退了數十步。

  皇甫無畏向前邁了幾步。

  「天地雙老」就向後退了幾步。

  雙方僵持在街道上。

  四周的人們都用一種奇怪的眼光望著他們三人,不知道他們在幹什麼。

  倏地!「天地雙老」猛地轉身,越過四周的人群,向集村外面飛快地馳去。

  皇甫無畏見「天地雙老」想跑,他連忙施展出「隨風飄絮」輕功,飄過人群,隨後追去。

  四周的人們都驚呆了……

  猛然,人群中有人驚叫道:

  「那不是人呀!是鬼,快跑呀!快跑呀!」

  頓時,集鎮內人聲喧嘩,亂成一團。

  這時,皇甫無畏和「天地雙老」來到小集鎮外面四五十里的一片空地上。

  皇甫無畏連忙飛身,像一道閃電,飄澆在「天地雙老」的面前,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天地雙老」見去路已經被皇甫無畏攔住,他們倆不得不停住身形,落在地上。

  皇甫無畏道:「我看你們往哪裡跑!」

  天老道:「皇甫無畏,你不要逼人太甚。」

  皇甫無畏道:「上次讓你們溜走了,今天你們休想。」

  地老道:「皇甫無畏,我兄弟倆並不怕你。」

  皇甫無畏冷冷地道:「我不要你們怕,而要你們的性命,你們今天就斷魂在這裡吧!」

  天老道:「皇甫無畏,你不要太狂了!」

  皇甫無畏道:「那你們就上來試試吧!」

  地老道:「今天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

  皇甫無畏道:「你的武功我清楚,我今天一定要送你們兄弟倆上西天。」

  天老道:「小子,你也太自信了。」

  皇甫無畏用一雙佈滿殺氣的眼睛,望著「天地雙老」。

  「天地雙老」只覺皇甫無畏的以眼中噴射出兩股咄咄逼人的眼光,他們不禁倒退了兩步。

  天老心中暗想道:「看來這小子的武功又進了一層,真不知道他是怎麼練的。」

  地老道:「皇甫無畏,我們今天就拼個你死我亡。」

  皇甫無畏冷冷地道:

  「不是你死我亡,而是你們死我活,我說得沒錯吧!」

  「天地雙老」再了忍耐不住了,他們齊身而起,四隻手掌挾著風聲,向皇甫無畏擊來。

  皇甫無畏連忙默運「七彩神功」,身形一晃,雙掌挾著風雷之聲,迎了上去。

  只聽,「啪!」的一聲巨響。

  「天地雙老」被皇甫無畏的「七彩神功」震退了數十步,才站穩了身形。

  皇甫無畏只上身搖了一搖,他身形乘勢再起,雙掌一揮,向「天地雙老」擊去。

  只見,皇甫無畏凌空一交招,左手施一招「落月星河」,右手施了一招「月落鳥啼」,分別向「天地雙老」擊去。

  天老一見皇甫無畏的右手向自己的胸口擊來,他連忙施了一招「夜戰八方」,向皇甫無畏的右手脈門扣去。

  地老也見皇甫無畏的右手向自己的眉心點來,他連忙一縮身形,右手掌運足全身功力,向皇甫無畏的前胸擊去。

  皇甫無畏面對上下夾攻,一點也不慌張,他身形一轉,收回雙手,伸出右腿,向「天地雙老」踢出七七四十九腿。

  皇甫無畏的這一腿,頓時化作無數重影,向「天地雙老」的全身要害踢來。

  「天地雙老」沒有想到皇甫無畏變招如此的快,他們微微一驚,齊身向後退去。

  皇甫無畏見「天地雙老」向後倒退,他連忙收回踢空的右腿,身形再一次飛起,向「天地雙老」撲去。

  「天地雙老」知道他們不是皇甫無畏的對手,但是為了性命不得不硬著頭皮迎了上來。

  三條人影相互纏繞在一起。

  頓時,四周的塵土被揚起好高,好高……

  他們三個人打了四五十招,沒見勝負。

  皇甫無畏邊打心裡邊焦急,他想速戰速決,但是「天地雙老」的武功也不弱,一時半刻是不會打敗他們的。

  「天地雙老」此時的心情也同皇甫無畏一樣,焦慮萬分。

  他們三人正處於騎虎難下的關鍵時刻。

  皇甫無畏不想再拖下去,他連忙運足「七彩神功」雙掌一揮,把「天地雙老」逼退了幾步。

  就在這時候,皇甫無畏口發一聲清脆龍吟,右手從背後抽出「瘋魔狂劍」,長劍化作一道寒光,向「天地雙老」劈去。

  「天地雙老」心中一驚,見一道寒光向他們擊來。

  兩人連忙暴退了幾步。

  但,皇甫無畏的「瘋魔狂劍」依然向他們劈去。

  「天地雙老」知道如果再退下去,那麼他們倆人必死在皇甫無畏的長劍之下。

  「天地雙老」微微權衡輕重,兩人猛地身形向上一撲,四隻手掌挾著風聲,向皇甫無畏擊來。

  「天地雙老」的這一招是想跟皇甫無畏同歸於盡。

  皇甫無畏不想與他們拼命,身形拔地而起,右手「瘋魔狂劍」劍尖幻出五朵劍花,分取「天地雙老」的大穴。

  「天地雙老」見他們的招式走空,又見皇甫無畏的長劍幻出五朵劍花向他們擊來,兩人連忙身形一轉,向後暴退了數尺。

  五朵劍花落空了。

  但,「天地雙老」已快招架不住了。

  皇甫無畏乘勢身形向前一衝,右手的「瘋魔狂劍」一揮。頓時一片劍影漫天罩下。

  「天地雙老」見他們的身形完全被籠罩在劍影之下,兩人都想躲閃,但是遲了……

  只聽,「哎喲,哎喲」兩聲慘叫。

  「天地雙老」被皇甫無畏的「瘋魔狂劍」活生生的分別劈成兩半,鮮血染紅了那片土地。

  皇甫無畏落下身形,把「瘋魔狂劍」倒插在背後,然後他飛身向遠處馳去。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