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父子相會在金陵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皇甫無畏低頭看了一下「瘋魔狂劍」,見長劍沒有絲毫的損傷,他才放下心來。

  「逍遙幫」幫主也看了一下自己的「綠玉尺」道:「皇甫無畏,你那把是什麼劍?」

  皇甫無畏道:「瘋魔狂劍。」

  「逍遙幫」幫主道:「原來是這把劍,怪不得我的『綠玉尺』砍不斷它呢!」

  皇甫無畏道:「沒想到你的『綠玉尺』那樣的堅硬,恐怕也是上古時代的吧!」

  「逍遙幫」幫主道:「皇甫無畏,你不要問那麼我,我再來領教領教你的劍術。」

  皇甫無畏道:「那我也來領教領教你的『綠玉尺』看它有多厲害。」

  「逍遙幫」幫主也不答話,左手揮動「綠玉尺」向皇甫無畏的前胸擊來。

  皇甫無畏右手「瘋魔狂劍」向前一刺,直刺向「逍遙幫」幫主右手手腕。

  「逍遙幫」幫主的「綠玉尺」輕輕地一擲,反手向皇甫無畏的脅部橫掃去。

  皇甫無畏身形拔地而起,左手的「瘋魔狂劍」化著一道閃電,向「逍遙幫」幫主的頭頂劈去。

  「逍遙幫」幫主一驚,連忙收回「綠玉尺」身形快速地後退了數步。

  皇甫無畏見「逍遙幫」幫主在向後倒退,他連忙順勢長劍向前一伸,直刺「逍遙幫」幫主的胸口。

  皇甫無畏一驚,連忙收回長劍,身形凌空翻了個跟頭,落在數尺之外。

  「逍遙幫」幫主身形乘勢一躍,右手的「綠玉尺」化著無數重影,向皇甫無畏全身大穴擊來。

  皇甫無畏右手的「瘋魔狂劍」一抖,頓時化著無數劍影,向前迎了上去。

  「瘋魔狂劍」和「綠玉尺」在瞬間互擊了好幾下。

  皇甫無畏就勢施一招「天羅地網」向「逍遙幫」幫主全身各處擊去。

  皇甫無畏這一招,有如天網罩下一般,望去盡是流動的寒芒,有如數千個柄劍同時刺擊一般。

  這一招是皇甫無畏的絕招,頓時把「逍遙幫」幫主嚇得渾身直冒冷汗。

  但「逍遙幫」幫主也不是一盞省油的燈,她很快的平靜下來。

  心中考慮到如何架開這一招。

  眼看長劍就要刺在她的身上……

  「逍遙幫」幫主口發一聲嬌叫,右手的「綠玉尺」頓時也化成無數綠絲,身形急速迎了上去。

  兩人就被完全籠罩在這片寒芒和綠影之中,分不清誰是皇甫無畏和「逍遙幫」幫主。

  這時寒芒和綠影融合在一起,頓時在樹林裡化著一道絢麗的光環,上下飛舞。

  在一旁的「黑衣狂人」和慕容復都看呆了……

  兩人還纏繞在一起。

  真給人一種眼花撩亂的感覺。

  好長,好長時間。

  突然在光環中發出一聲慘叫。

  「黑衣狂人」和慕容復一驚,連忙望去。

  只見,光環消失了。

  驟然一道人影從不可思議的速度,向樹林外奔去,轉眼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空地只剩下一人獨立在那裡,一動不動。

  原來剛才跑掉的是「逍遙幫」幫主。

  此時,皇甫無畏手拄著「瘋魔狂劍」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他的嘴角邊流下一絲鮮血。

  「黑衣狂人」和慕容復連忙走上前。

  慕容復剛想伸手扶皇甫無畏……

  「慢!」「黑衣狂人」邊叫邊伸手攔住了慕容復。

  慕容復道:「前輩,你這是幹什麼?」

  「黑衣狂人」道:「現在不能碰他。」

  「為什麼?」

  「因為他在運氣治傷。」

  「那我們幫他一下。」

  「不行!」

  「為什麼不行?」

  「此事只有靠他自己。」

  「前輩,我們倆運氣幫他治療,難道不行嗎?」

  「他現在很虛弱。」

  「看來皇甫少俠的傷不輕。」

  「他現在正處於運氣療傷,緊要關頭,我們只要一碰他,他就會走火入魔。」

  「那麼嚴重嗎?」

  「是的。」

  「那他還要多長時間才好呢?」

  「這很難說呀!」

  頓時有一種恐懼籠罩在「黑衣狂人」和慕容復的臉上,兩人就在皇甫無畏的身旁等待著……

  過了好一會兒。

  皇甫無畏口中發出一陣低沉沉的嘆息聲,他蒼白的臉上升起了一絲紅暈。

  「黑衣狂人」和慕容復見皇甫無畏醒來了,而且用雙眼望著他們。

  「黑衣狂人」道:「皇甫無畏,你的傷勢如何?現在感覺怎麼樣?」

  皇甫無畏看了一眼「黑衣狂人」道:「前輩,多謝你的關心,晚輩沒事。」

  慕容復道:「皇甫少俠,剛才你和『逍遙幫』幫主傳出一聲慘叫,都把我們嚇壞了。」

  「黑衣狂人」道:「剛才是誰叫的?」

  皇甫無畏把「瘋魔狂劍」倒插在背後,道:「剛才的慘叫聲是她發出的。」

  慕容復道:「『逍遙幫』幫主受傷啦?」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道:「她的傷比我還重。」

  「黑衣狂人」道:「你們剛才是怎樣分出勝負的?」

  皇甫無畏道:「我也沒想到她的武功有那麼高,我的長劍刺在她的肩部,她還能出手還擊在我的胸口上。」

  「黑衣狂人」道:「你現在感覺是否正常?」

  皇甫無畏道:「我幸虧先用『七彩神功』護住全身,不然我非死在她的掌下不可。」

  「黑衣狂人」道:「你現在還能運氣嗎?」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

  「黑衣狂人」道:「現在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對你講。」

  「什麼事?」

  「你父親有危險!」

  「什麼?我父親有危險!」

  「是的,『逍遙幫』是出你父親的居處,所以就派出高手去殺他。」

  「我父親真得在金陵。」

  「是的。」

  「前輩,你怎麼知道的?」

  「你不要問那麼多,趕快去救你的父親吧!」

  「多謝前輩。」

  「皇甫少俠,你好自為之。」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

  慕容復道:「那你們呢?」

  「黑衣狂人」道:「他依然還是回姑蘇,我正準備去聯絡一些隱世高人來對付『逍遙幫』。」

  皇甫無畏抱拳說道:「前輩,那我先告辭了。」

  「黑衣狂人」默默無語地點了點頭。

  慕容復道:「皇甫少俠,祝你父子早日團圓。」

  皇甫無畏抱拳說道:「多謝!」

  話音剛落,他飛身向樹林而去,各自向遠處奔去。

  此時的皇甫無畏內心激動的暗想道:「我終於要和父親見面了。」

  就這樣,皇甫無畏懷著一顆激動的心,飛掠了三天三夜,終於趕到金陵。

  ※※※

  金陵。

  它北接長江,南阻秦淮,鍾山龍藏,石虎城據,歷有「帝王之都」的美譽。

  皇甫無畏整整飛掠三天三夜才來到金陵,他感到有點餓了,就快步向一家酒店走去。

  酒店門口的小二,見有客人上門了,連忙迎上來道:

  「客官,裡面請。」

  皇甫無畏就隨著小二走進酒店,在一張桌旁坐了下來。

  小二道:「客官,吃什麼?」

  皇甫無畏道:「隨便來幾樣可口的菜。」

  小二又道:「客官,喝酒嗎?」

  皇甫無畏道:「來一壺酒吧!」

  小二道:「客官,還要什麼?」

  皇甫無畏問道:「有沒有饅頭?」

  小二道:「有!」

  皇甫無畏道:「來十個饅頭吧!」

  小二道:「客官慢坐,酒菜馬上就來。」

  皇甫無畏道:「小二,快點呀!」

  小二道:「客官請放心,小的馬上就把酒菜端上來。」

  說罷,他去廚房了。

  皇甫無畏心中暗想:「等小二來了,我再打聽『百步神拳』這個人。」

  時間不長。

  小二將酒菜很快地端上來,放在桌上道:「客官,酒菜備齊了。」

  皇甫無畏從懷中掏出一錠銀子,遞給小二道:「零錢就不用找了。」

  小二接過銀子,喜笑顏開的道:「多謝客官,還有什麼吩咐嗎?」

  皇甫無畏道:「我想向你打聽一個人。」

  小二道:「這人叫什麼?」

  皇甫無畏道:「這人外號叫『百步神拳』。」

  小二沉思一下,自言自語地道:「『百步神拳』,『百步神拳』……」

  皇甫無畏道:「小二,你可知道?」

  小二突地道:「我想起來了。」

  皇甫無畏道:「那人現在在何處?」

  小二道:「客官,這個外號叫『百步神拳』的人名叫林順,是少林俗家弟子。」

  皇甫無畏道:「那林順在何處?」

  小二道:「這人開了一家鏢局,叫,叫什麼啦……」

  皇甫無畏心急地道:「小二,叫什麼呀?」

  小二仔細想道:「叫威武鏢局。」

  皇甫無畏自言自語道:「威武鏢局……」

  小二強調說,道:「對!就叫威武鏢局。」

  皇甫無畏道:「那威武鏢局在哪裡?」

  小二道:「在城西的一條街上。」

  皇甫無畏見打聽到「百步神拳」的消息,心中一陣激動,道:

  「小二,多謝你了。」

  小二道:「客官,不用謝!」

  皇甫無畏道:「小二,我有事再叫你。」

  「好!」店小二邊答應邊轉身招呼別的客人了。

  皇甫無畏再也沒有心思吃飯了,草草地把酒菜和饅頭吃光,就離開了酒店。

  城西的一條街旁正有一所不大的鏢局。

  這個鏢局就是威武鏢局。

  此時,皇甫無畏已經來到威武鏢局的大門前,向裡望了望,就朝鏢局內走去。

  這時一位鏢師迎上來道:「請問有何貴幹?」

  皇甫無畏抱拳說道:「我是來找人的。」

  鏢師道:「找誰?」

  皇甫無畏道:「找『百步神拳』林順。」

  鏢師道:「找他有什麼事嗎?」

  皇甫無畏道:「有點私事找他問一問。」

  鏢師道:「你來遲了。」

  皇甫無畏一愣,道:「他不在嗎?」

  鏢師道:「本來這個鏢局是他開的,但後來不知為什麼又把這鏢局給賣了。」

  皇甫無畏道:「他什麼時候賣的?」

  鏢師道:「一個月前。」

  皇甫無畏道:「你知道他現在在哪裡嗎?」

  鏢師道:「我是後來的,不知道。」

  皇甫無畏頓時心一驚,抱拳說道:「多謝了。」

  鏢師說一聲「不必客氣」走開了。

  皇甫無畏無精打彩地離開威武鏢局,站在外面,心中暗想道:

  「這下完了,到哪裡去找他呢?」

  皇甫無畏邊想邊離開鏢局,不知不覺地來到鍾山寺。

  猛然,一陣打門聲從不遠處傳來。

  皇甫無畏想看什麼人在打門,他連忙飛身而起。

  快步向打門方向奔去。

  轉眼間——

  皇甫無畏來到一片樹林中,看見已有兩個蒙面人在追殺一個花白老人。

  那花白老人眼看就要傷在兩個蒙面人心中。

  皇甫無畏頓時心中升起一股殺機,他連忙運足功力,飛身揮動雙掌,擊退兩個蒙面人。

  那兩個蒙面人中的一人,大聲地吼道:「小子,你是什麼人,想找死嗎?」

  皇甫無畏冷冷地道:「你們兩人對付一個老人,你們倆也太不要臉了。」

  那人道:「小子,你少管閒事!」

  皇甫無畏道:「我就是專門管閒事的人。」

  另外一個道:「小子,我看你也不想活了,敢與我們『逍遙幫』作對!」

  皇甫無畏道:「你們是『逍遙幫』的人?」

  那人道:「小子,我倆是『逍遙幫』的『江湖二鬼』,你也該聽到過我倆的名氣吧?」

  皇甫無畏道:「無名之輩。」

  大鬼道:「小子,你敢說我們是無名小輩?」

  皇甫無畏道:「我說了又能怎樣呢?」

  二鬼道:「小子,你也太狂了!」

  皇甫無畏道:「我就是專門殺『逍遙幫』的人。」

  大鬼道:「難道你就是……」

  皇甫無畏道:「我想你們已經猜到是我誰了。」

  二鬼道:「你真是……」

  皇甫無畏揮手打斷二鬼的話,道:

  「這些話還是留給你們自己下地獄時再說吧!」

  江湖二鬼早就聽說皇甫無畏的武功極高,兩人慌忙向後跑去。

  皇甫無畏道:「你們不要跑!」

  「江湖二鬼」哪敢回答皇甫無畏的話,他們只想到一心一意地去逃命。

  皇甫無畏見「江湖二鬼」已經跑出數丈開外,他口發一聲長嘯。飛身而起。

  雙掌運足「七彩神功」向他們後心擊去。

  「江湖二鬼」只覺得一股強大氣流在向他們的後心擊來,他們想躲閃,但遲了……

  只聽「哎喲、哎喲」二聲慘叫。

  「江湖二鬼」倒在地上,氣絕身亡了。

  皇甫無畏見「江湖二鬼」死了,就落下身形,轉過身,向那位老人走來。

  那位老人迎上來,道:「多謝少俠救命之恩!」

  皇甫無畏道:「不用謝!」

  那位老人自報姓名道:「老夫名叫林順,請問少俠尊姓大名?」

  皇甫無畏心中一驚,道:「什麼?你叫林順?」

  那位老人重複道:「不錯,老夫叫林順,少俠有甚麼奇怪的呢?」

  皇甫無畏道:「你的外號是不是叫百步神拳?」

  林順道:「正是。」

  皇甫無畏頓時心中一陣激動,問道:「我想問一個人。」

  林順道:「什麼?」

  皇甫無畏道:「我父親。」

  林順道:「你父親叫什麼呀?」

  皇甫無畏道:「皇甫雄。」

  林順大吃一驚道:「什麼?皇甫雄是你父親。」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

  林順道:「少俠,你叫什麼名字?」

  皇甫無畏道:「我叫皇甫無畏。」

  林順激動地抓住皇甫無畏的雙手道:

  「你真是皇甫無畏,你真是皇甫無畏?」

  皇甫無畏再一次的點點頭。

  林順道:「我等你十八年了。」

  皇甫無畏道:「那我父親現在何處?」

  林順道:「就在前面。」

  皇甫無畏道:「林前輩,快帶我去。」

  林順點了點頭。

  兩人邊說邊走著,就來到一所茅屋前。

  林順道:「你父親就住在裡面,快進去吧!」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推開門,走了進去。

  茅草屋內只有一張桌子,和一張床。

  此時桌子旁正坐著一位背向著門的中年人。

  那中年人一聽門響,就問道:「是不是林前輩呀?」

  皇甫無畏低低地道:「是我。」

  那中年人聽聲音很陌生,連忙扭過身,向站在大門口皇甫無畏望去。

  這位中年人正是皇甫雄。

  皇甫雄見到皇甫無畏吃了一驚,道:「你,你……」

  皇甫無畏道:「你是皇甫雄嗎?」

  皇甫雄點點頭道:「我就是皇甫雄。」

  皇甫無畏道:「你認出我是誰了嗎?」

  皇甫雄心中一動,頓時內心湧出一股親切感,似乎門前的人正像他年輕時一樣。

  皇甫無畏道:「我是無畏呀!」

  皇甫雄一聽,渾身一抖,大聲的道:「你是無畏?」

  皇甫無畏道:「是我呀!」

  皇甫雄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一下雙眼,道:

  「你難道真是無畏?」

  皇甫無畏面帶微笑地點了點頭。

  皇甫雄倏地站起身,激動地張開雙臂,大聲地道:

  「真的,真是我兒子無畏回來了!」

  皇甫無畏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飛身撲入皇甫雄的懷抱。道:

  「父親,想死我啦!」

  皇甫雄道:「我也是一樣想你呀!」

  皇甫無畏道:「父親,你現在身體如何?」

  皇甫雄道:「無畏,我的身體很好!」

  皇甫無畏道:「父親,你一個人孤孤單單地生活在這裡,是孩兒的不孝。」

  皇甫雄道:「我兒無畏,你不要自責了,這一切都是沒有辦法的。」

  皇甫無畏道:「父親,我母親呢?」

  皇甫雄道:「你母親在十幾年前就去世了。」

  說罷,皇甫雄的雙眼中露出痛苦之色,兩行熱淚奪眶而出。

  皇甫無畏也失聲痛苦地道:

  「父親,我母親現在埋在哪裡?她是怎麼死的?」

  皇甫雄用衣襟擦去眼淚,道:「埋在九宮山山頂。」

  皇甫無畏道:「父親,你快說,母親是怎麼死的?」

  皇甫雄緩緩地道:「無畏,你母親也是一個江湖高人,是死在她的師姐手上。」

  皇甫無畏道:「父親,你不為母親報仇嗎?」

  皇甫雄道:「你母親的師姐,武功極高,我也去找過她,想報仇,但是我不是她的對手。」

  皇甫無畏道:「她叫什麼名字?」

  皇甫雄道:「她是江湖人稱『九天魔女』陳遙。」

  皇甫無畏道:「她與我母親是同門,為什麼要害我母親呢?」

  皇甫雄聞言,長嘆了一聲,道:

  「這場悲劇的發生,主要的原因是我!」

  「為什麼呢?」

  皇甫雄道:「因為她們倆同時愛上了我。」

  皇甫無畏聞言,腦海中出現了上官如雪和司徒紫姑兩人的身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如何解決這件事。

  皇甫雄繼續道:「但我卻不愛陳遙,她就懷恨在心,一直想報復我和你母親。」

  皇甫無畏問道:「我母親叫什麼呀?」

  皇甫雄道:「她叫歐陽珮珊。」

  皇甫無畏自言自語地道:「歐陽珮珊,歐陽珮珊……」

  皇甫雄道:「就在十幾年前的一天深夜,我在外辦事,她就乘機害死了佩珊,那時你才兩歲。」

  皇甫無畏氣憤地道:「父親,我要為母親報仇。」

  皇甫雄道:「陳遙這個女魔頭,不但武功極高,而且還會法術,我的武功就是被她廢的。」

  皇甫無畏更加氣憤了,牙咬得直響。

  皇甫雄又道:「無畏,你現在的武功如何?」

  皇甫無畏道:「南允師父已經把全部武功都傳授了我,父親,你放心吧!」

  皇甫雄嘆了一口氣,道:

  「雖然南大哥的武功很高,但連他都不是她的對手。」

  皇甫無畏道:「父親,孩兒除了會南允師父的武功,還會別的,你就放心吧!」

  皇甫雄一怔,道:「孩子,你還有什麼武功?」

  皇甫無畏道:「父親,孩兒在無意中同『七彩老人』學會了一種神功。」

  南宮雄道:「『七彩老人』這個名字太熱悉了。」

  皇甫無畏道:「父親,『七彩老人』就是皇甫仁,也就是我的大伯。」

  皇甫雄大吃了一驚,道:「孩子,你在什麼地方遇見他的,我有十幾年沒有見他了。」

  皇甫無畏道:「孩兒在龍門遇見大伯的,他老人家還傳授給我『七彩神功』。」

  皇甫雄道:「你現在會『七彩神功』?」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

  皇甫雄道:「那太好了。」

  皇甫無畏道:「那陳遙現在何處呢?」

  皇甫雄道:「就在十幾年前,陳遙敗在『鬼神』令狐單的手上,她人就消失了。」

  皇甫無畏聞言心中一驚,暗想道:「難道是她?」

  皇甫雄道:「孩子。陳遙野心很大,她一定會再現江湖的,你一定要為你母親報仇呀!」

  皇甫無畏剛想說話……

  突然,外面傳來了「逍遙居士」的聲音,道:

  「皇甫雄,我終於找到你了。」

  皇甫雄渾身一抖,站起身形,向屋外走去。

  這時,茅屋的外面正站立著「逍遙居士」。

  「逍遙居士」見皇甫雄從屋裡走了出來。道:

  「皇甫雄,我們十幾年沒見了。」

  皇甫雄站在屋外,緩緩地道:

  「『逍遙居士』,你終於又再現江湖啦!」

  「逍遙居士」道:「我們是老朋友啦,怎麼樣?想不想我這位老友呀?」

  皇甫雄道:「『逍遙居士』,你給我的印象太深了,我時時刻刻地都在想念你。」

  「逍遙居士」哈哈一笑,道:

  「皇甫雄,今天我不就親自上門來送你上西天嘛!」

  皇甫雄冷冷地一笑,道:

  「『逍遙居士』,你今天來的真是時候,我們的帳也該算一算啦!」

  「逍遙居士」道:「皇甫雄,你現在是死到臨頭了。還敢說與我算帳?」

  皇甫雄道:「我不是死到臨頭,而是你『逍遙居士』。

  今天把命留下來吧!」

  「逍遙居士」冷冷一笑,道:

  「皇甫雄,我看你還有什麼本事來要我的命!」

  說罷,「逍遙居士」就準備飛身擊向皇甫雄……

  說在這時候——

  皇甫無畏緩緩地從屋內走出來,大聲的道:

  「『逍遙居士』,我們又見面了。」

  「逍遙居士」聞言,一見是皇甫無畏,渾身一抖,暗想道:

  「這小子,怎麼會在這裡?」

  皇甫無畏走到「逍遙居士」的面前,冷冷地道:

  「今天,我看你往哪兒跑?」

  「逍遙居士」道:「小子,你不要仗著你會『七彩神功』,我不會怕你的。」

  皇甫雄道:「無畏,你認識他?」

  皇甫無畏道:「父親,孩兒不僅認識他,而且還同他打了好幾場架呢!」

  皇甫雄道:「他的武功很高呀!」

  皇甫無畏知道自己的父親沒有見過他的武功,就道:

  「父親,你放心,孩兒能對付得了。」

  皇甫雄道:「你要小心呀!」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

  「逍遙居士」見他們正在說話,就想趁機溜走……

  但,皇甫無畏卻時刻都在注意他的一舉一動,見他想溜,道:

  「我看你往哪兒跑?」

  「逍遙居士」知道今天很難脫身了,急忙運足全身功力,雙掌一前一後地向皇甫無畏擊來。

  皇甫無畏也默運「七彩神功」,雙掌挾著巨雷之聲,向「逍遙居士」的雙掌迎去。

  只聽,「啪」的一聲巨響。

  「逍遙居士」被震退了數步,而皇甫無畏面不改色,紋絲不動地立在原地。

  皇甫無畏親眼看見自己的兒子有這麼高的武功,臉龐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逍遙居士」再一次飛身而起,以掌一晃,左掌斜切向皇甫無畏的左肩大穴。

  皇甫無畏身形一偏,左手護住胸前,右手化作一道閃電,擊向「逍遙居士」的前胸。

  「逍遙居士」連忙身形凌空一停,落了下來,斜身讓開擊來的這一招。

  皇甫無畏見招式落空,連忙右手一變,直插向「逍遙居士」的左肋部。

  「逍遙居士」左手指點向皇甫無畏的右手脈門,右手化作一道閃電,擊向皇甫無畏的前胸大穴。

  皇甫無畏身形一矮,收回右手,雙手盤於胸前,施了一招「懷中抱月」。

  「逍遙居士」見自己右手擊下去,一定會吃虧,他連忙收回右手,伸出左腿,踢向皇甫無畏的小腹。

  「逍遙居士」的這一腿,頓時化作無數腿影,籠罩在皇甫無畏的小腹上。

  皇甫無畏不慌不忙地身形向後一撤,左掌猛切向「逍遙居士」的左腿。

  「逍遙居士」見皇甫無畏的左掌要猛切他的左腿。心中一抖,連忙收回左腿,身形飄移了數步。

  皇甫無畏趁勢雙掌猛擊向「逍遙居士」。

  「逍遙居士」知道今天再不施展「彈指神功」就來不及了,他右手中指似曲似直的向皇甫無畏彈去。

  皇甫無畏見「逍遙居士」施展出「彈指神功」,他連忙從背後抽出「瘋魔狂劍」,人劍合一的擊向「逍遙居士」。

  「逍遙居士」見皇甫無畏抽出了「瘋魔狂劍」,他心中一驚,想收回右手,但是已經遲了……

  只聽,「哎喲」一聲慘叫。

  皇甫無畏一劍把「逍遙居士」的右手砍了下來,這支右手掉在地上。

  「逍遙居士」臉色一陣蒼白,身形向後倒退了數步。

  一動也不動地果立在那裡。

  皇甫無畏手持「瘋魔狂劍」來到皇甫無畏的面前,道:

  「父親,你看如何處置他?」

  皇甫雄道:「孩兒,當年他參與害死了你的母親,今天不能放過他。」

  皇甫無畏一聽此話,頓時火冒三丈,倏地身形拔地而起,手中的「瘋魔狂劍」猛劈向「逍遙居士」。

  呆立在那裡的「逍遙居士」,見「瘋魔狂劍」向自己劈來,他想躲閃,已經遲了……

  只聽,又是一陣慘叫,劃破了天際。

  「逍遙居士」被皇甫無畏活生生的劈成兩半,肚腸和鮮血頓時淌滿了那塊土地上。

  皇甫無畏把「瘋魔狂劍」倒插在背後,飛身又回到了皇甫雄的面前,道:

  「父親,現在還有誰參加過殺害母親的事情?」

  皇甫雄道:「『逍遙居士』和陳遙,就是他們倆殺害佩珊的,沒有其他的人啦!」

  皇甫無畏此時已經知道陳遙是誰了,他連忙說道:

  「父親,你放心,我一定為母親報仇。」

  皇甫雄道:「孩子,我相信你有這個能力,我等了十幾年的一天,終於要等到了。」

  皇甫無畏默然無語地沒有回答。

  皇甫雄又道:「孩子,我們回去吧!」

  皇甫無畏道:「是,父親。」

  兩人又走回了屋子,在那張桌子旁坐了下來。

  皇甫雄問道:「孩子,南允大哥身體好嗎?」

  皇甫無畏道:「好!」

  「他現在在何處?」

  「崑崙山。」

  「難怪這十幾年沒有見到他。」

  「孩兒一直與師父住在昆崙山。」

  「真難為南允大哥了。」

  「父親,我已經同師父說過,等我找著你,把事情辦完後,我們就去崑崙山找他。」

  「理應如此。」

  「另外,還有一件事。」

  「什麼事?」

  「有人託我帶話與你。」

  「什麼人?」

  「『上官堡』的上官雲珠。」

  皇甫雄一聽上官雲珠的這外名字,渾身一抖,道:

  「怎麼會是她呢?」

  皇甫無畏道:「父親,你怎麼啦?」

  皇甫雄道:「我沒事。」

  皇甫無畏道:「上官前輩再三叮囑我,一定要把話帶到。」

  「什麼話?」

  「她說:她永遠的想你,而且叫你一定要去『上官堡』,她想見見你。」

  皇甫雄內心一片猶豫,沒有回答。

  皇甫無畏道:「父親,我看你與上官前輩,一定有過一段深厚的感情的。」

  皇甫雄道:「過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皇甫無畏道:「父親,有一件事想同你說。」

  「還有什麼事呀?」

  皇甫無畏滿臉通紅地道:「我,我……」

  皇甫雄道:「我什麼呀?」

  皇甫無畏道:「父親,我說出你可不要生氣呀!」

  「不會生氣的。」

  皇甫無畏道:「我與『上官堡』堡主的女兒在相愛,而且感情很好。」

  皇甫雄哈哈一笑,道:

  「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我幹什麼要生氣呢,那個女孩子叫什麼?」

  皇甫無畏道:「她叫上官如雪。」

  皇甫雄自言自語地道:「上官如雪,上官如雪……」

  皇甫無畏道:「父親,這有什麼不妥嗎?」

  皇甫雄道:「孩子,她的人一定與這個名字一樣漂亮,我說得對吧!」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

  皇甫雄道:「你愛她嗎?」

  皇甫無畏道:「我很愛她。」

  皇甫雄道:「她愛不愛你?」

  皇甫無畏道:「她也很愛我。」

  皇甫雄道:「孩子,那你一定要真心的去愛她。」

  皇甫無畏道:「父親,我知道。」

  皇甫雄道:「孩子,既然你們現在已經相愛,那麼你們就要好好的珍惜這份感情。」

  皇甫無畏道:「我會好好珍惜的。」

  皇甫雄道:「孩子,有機會你一定要帶她來,給父親看一看。」

  皇甫無畏道:「知道了,父親。」

  皇甫雄道:「還有別的事嗎?」

  皇甫無畏倏地想到了司徒紫姑,就吞吞吐吐地道:

  「父親,還有一件麻煩事。」

  「還有什麼事?」

  皇甫無畏道:「父親,現在還有一位姑娘在悄悄地愛著我,你看怎麼辦呢?」

  皇甫雄搖了搖頭,道:「孩子,你愛不愛這姑娘。」

  皇甫無畏果斷地道:「我不愛她。」

  皇甫雄道:「既然不愛她,那麼一定要趕快把話說清楚,以免她會胡思亂想。」

  皇甫無畏道:「我怎麼說呀?」

  皇甫雄道:「這由你自己去想。」

  皇甫無畏默然無語地點了點頭。

  皇甫雄說道:「孩子,你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找到陳遙,為你母親報仇。」

  皇甫無畏道:「父親,孩兒記下了。」

  皇甫雄道:「『逍遙居士』已經找到了這裡。看來得轉移一個地方才行。」

  皇甫無畏問遭:「父親,你準備去哪裡啊?」

  皇甫雄道:「我也不知道。」

  皇甫無畏道:「那我怎麼才能找到你呢?」

  皇甫雄沉思了半晌才道:「這樣吧!三個月後我在九宮山山頂等你。」

  皇甫無畏道:「是。」

  皇甫雄道:「孩子,你一定要在三個月之內把仇報了。」

  皇甫無畏道:「我一定辦到。」

  皇甫雄點了點頭,道:「我相信你。」

  皇甫無畏道:「父親,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皇甫雄道:「你放心吧!」

  皇甫無畏道:「父親,那我們馬上就離開這裡吧!」

  皇甫雄點了點頭。

  兩人說完話,離開了小屋。

  皇甫無畏向皇甫雄告別,向洛陽趕去。

  三天後的中午時分。

  皇甫無畏趕到了洛陽附近。

  突然,凌空飛下兩道人影,攔住了皇甫無畏的去路。

  皇甫無畏問道:「什麼人?為何攔住我的去路。」

  其中的一個人道:「你是不是皇甫無畏?」

  皇甫無畏道:「我正是。」

  那人道:「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

  「不知道。」

  那人一指旁邊的那個人,道:

  「這位就是洛陽『青龍幫』幫主施全。」

  施全道:「皇甫無畏,久聞你的大名,久仰、久仰。」

  皇甫無畏心中暗想道:「我與洛陽『青龍幫』素無瓜葛,他們這是想幹什麼?」

  那人自我介紹道:「在下名叫張順。」

  皇甫無畏道:「我又不認識你們,你這是幹什麼?」

  施全道:「皇甫無畏,你總該認識『洛河三虎』吧?」

  皇甫無畏一怔,道:「我認識。」

  張順道:「既然你認識他們,那麼我們就有關係了。」

  皇甫無畏道:「你們講的話,我聽不懂。」

  施全道:「『洛河三虎』是我們『青龍幫』的人。」

  皇甫無畏道:「這與我有何關係?」

  張順道:「當然有關係啦!」

  皇甫無畏道:「有話請當面講。」

  施全道:「皇甫無畏,『洛河三虎』是不是找過你。」

  「是的。」

  施全道:「是不是敗在你手中。」

  「是的。」

  施全道:「『洛河三虎』是我們『青龍幫』的人,我做為幫主難道坐視不管嗎?」

  皇甫無畏道:「施幫主,你對我們之問的事了解多少?」

  施全道:「全部了解。」

  皇甫無畏道:「施幫主,你是個明白人,像蒼龍山那些壞人被我產除,難道你認為我那樣做,不對嗎?」

  施全道:「皇甫無畏,我們都是江湖人,我做為幫主,你一定要給我個說法!」

  皇甫無畏哈哈一笑,道:

  「施幫主,如果你要說法,那麼,我可以告訴你,我那樣做並不過分。」

  張順道:「皇甫無畏,既然我們大家現在無法可說,那麼『青龍幫』與你勢不兩立。」

  皇甫無畏道:「我奉陪到底。」

  施全道:「皇甫無畏,我敬重你的條漢子,所以才來想和平解決這件事。」

  皇甫無畏道:「我對『洛河三虎』也不差,我曾經放過他們兩次,因為我們之間並無仇恨。」

  張順道:「少廢話。」

  皇甫無畏冷冷地道:

  「你不要逼我出手,不然我叫你血濺十步,你相信不相信?」

  說罷,皇甫無畏用一雙含滿殺氣的眼睛,看了一下張順。

  張順只覺皇甫無畏的雙眼中,射出兩股殺氣逼人的眼光,他不由自主地向後倒退了幾步。

  皇甫無畏又道:「施幫主,我們之間並無仇恨和瓜葛,我希望我們井水不犯河水。」

  施全道:「皇甫無畏,我也希望我們井水不犯河水,現在你看這件事如何解決?」

  皇甫無畏道:「如果是『洛河三虎』前來,那麼我一定給他們一個公道,但是我不希望『青龍幫』的人插手管這件事,施幫主,你懂我的意思吧!」

  施全道:「皇甫無畏,我們『青龍幫』也不是一個小幫會,現在出了這種事,我很難向弟兄們交待。」

  皇甫無畏道:「施幫主,我與『洛河三虎』之間是私人恩怨,與你們『青龍幫』毫無關係。」

  在一旁的張順道:「皇甫無畏,我們都是兄弟,『洛河三虎』的事,就是我們的事。」

  皇甫無畏冷冷地一笑,道:

  「看來你們『青龍幫』是想把這件事拉上身啊!」

  施全剛想說話……

  張順想來個偷襲,他倏運足功力,雙掌帶著風聲,向皇甫無畏猛擊而來。

  皇甫無畏不慌不忙地運足「七彩神功」,揚袖一揮,捲起一陣大旋風。

  張順只覺有一股無法抵抗的氣流向自己捲來,他胸口一悶,一口鮮血噴嘴而出,身形被震得向後退了數十步,跌倒在地上。

  施全見張順偷襲不成,反而被皇甫無畏震成內傷,他連忙快步走到張順的身旁。

  張順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盤坐在地上。

  施全道:「怎麼樣?」

  張順面色蒼白的道:「施幫主,我沒事。」

  施全道:「你不要這樣衝動嘛!」

  張順只覺體內真氣一陣翻騰,他連忙運氣,沒有回答施全的問話。

  皇甫無畏道:「施幫主,我再三警告你,他卻不聽,我也不想把事情弄成這樣。」

  施全道:「皇甫無畏,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那麼我做為幫主,來領教領教你的武功。」

  皇甫無畏道:「施幫主,你一定不是我的對手,我看我們之間的事就算了吧!」

  施全苦笑了一下,道:「皇甫無畏,多謝你的關心,我們還是來決一生死吧!」

  皇甫無畏見此情景,也知道這件事不可能和平解決了,他默然地道:

  「那我就領教領教施幫主的武功。」

  施全無可奈何地運足全身功力,雙掌一搓,一盤,施一招「犀牛望月」,向皇甫無畏擊來。

  皇甫無畏也運足「七彩神功」,施了一招「神光煥散」,向施幫主的招式迎去。

  兩從打在一起。

  皇甫無畏不想傷害施全,所以手下留情,不然他只要三招就能要施全的性命。

  施全也感覺到皇甫無畏並沒有用全力,所以他的心也就猶豫不決,不知道怎麼樣才好?

  十招、二十招……

  兩人都懷著不盡全力的心情,所以他們施出的都不是狠毒,致命的招式。

  一轉眼,兩人打了五十招。

  施全見這樣拖下去不是個辦法,他連忙口中發出一聲長嘯,雙掌以快速的動作,向皇甫無畏的前胸擊來。

  皇甫無畏也感到有點不耐煩了,他一見擊來的雙掌,口發一聲清脆的龍吟,身形一轉,讓開擊來的雙掌,他的兩掌從施全意想不到的地方擊去。

  施全見雙掌走空,又見皇甫無畏的雙掌從他意想不到的地方擊來,他想躲閃,但是來不及了……

  眼看施全就要傷在皇甫無畏的雙掌之下……

  「皇甫少俠,不可!請掌下留情。」

  皇甫無畏聞言,連忙收回雙掌,退回原地。

  施全見自己從死亡的邊緣繞了回來,他不由地出了一身冷汗,心被嚇得怦怦直跳。

  這時,叫喊之人轉眼間就來到他們的面前。

  皇甫無畏一見來人,道:「雷大俠,怎麼會是你。」

  原來這人正是雷鳴。

  施全道:「雷兄,你來的真及時呀!」

  雷鳴道:「皇甫少俠、施和主你們為何動手呀?」

  施全就把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告訴給雷鳴聽。

  雷鳴聽罷,道:「施幫主,蒼龍山的人為害江湖已經數年,你不應該出面解決這件事。」

  施全道:「雷兄,『洛河三虎』不管幹什麼,他們是『青龍幫』的人。」

  雷鳴道:「施幫主,這是他們之間的事,你們『青龍幫』不應該插手。」

  施全道:「雷兄,你的意思我懂,但是我身為『青龍幫』的幫主,我要給他們一個交待呀!」

  雷鳴道:「施幫主,你既然身為幫主,那麼就應該深明大義,不該如此糊塗。」

  施全聞言內心一陣猶豫,沒有回答。

  雷鳴又道:「施幫主,如果你把我當作朋友,那麼就相信我這一番話。」

  施全道:「雷兄,我們當然是朋友,你的話我也應該聽。但是我……」

  雷鳴道:「施幫主,不要再猶豫了,給我一個面子。」

  施全聞言沉思了片刻。果斷地道:

  「好,雷兄,我給你面子,這件事我們就當做沒發生過。」

  雷鳴道:「好,施幫主爽快。」

  施全抱拳對皇甫無畏道:「既然現在由雷兄出面,那麼我們之間的事情一筆勾消。」

  皇甫無畏抱拳回答道:「那好說,既然施幫主如此深明大義,那麼皇甫無畏失禮了。」

  施全擺了擺手,道:「皇甫無畏,你也不必如此,我們如果有緣再見的慶,一定要好好敘一敘。」

  皇甫無畏哈哈一笑道:「施幫主,俗話說不要不相識,我交定你這個朋友啦!」

  頓時,剛才緊張的氣氛消失的無影無蹤。

  施全背起張順。道:「雷兄.皇甫無畏我們先告辭了,有空一定要來『青龍幫』坐一坐。」

  皇甫無畏道:「施幫主,我一定會去打擾的。」

  雷鳴道:「施幫主,慢走。」

  施全背起張順施展輕功,向遠處馳去。

  雷鳴望著他們遠去的背影,沒有說話。

  皇甫無畏道:「雷大俠,這次多虧了你。」

  雷鳴道:「皇甫少俠,冤家宜解不宜結。」

  皇甫無畏道:「雷兄,你要去哪裡呀?」

  雷鳴道:「我正準備去洛陽。」

  皇甫無畏道:「你去洛陽幹什麼呀?」

  雷鳴道:「皇甫少俠,聽說『逍遙幫』準備大舉進攻『飛龍鏢局』,我猜想你一定會去,所以我也準備去幫你。」

  皇甫無畏道:「多謝雷大俠。」

  雷鳴道:「皇甫少俠,你是不是準備去洛陽呀?」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

  雷鳴道:「正好!我們是一條路。」

  皇甫無畏道:「那我們走吧!」

  兩人說完話,剛想走……

  突然,凌空落下來一個人。

  皇甫無畏見那人,連忙地道:「『黑衣狂人』前輩,你怎麼會到這裡?」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