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初戰女魔逢敵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就在這個時候——

  從院子的小門外悄然走過來一個人。

  皇甫無畏和上官如雪正在相互吻著,撫摸著,絲毫沒有發現有人看著他們。

  此人正是上官雲珠。

  剛才上官雲珠去上官如雪的房間,見她不在,就順路找到這裡。

  她知道上官如雪一定和皇甫無畏在一起。

  此時上官雲珠看到這番情景,不由得長嘆一聲,搖了搖頭走開了。

  皇甫無畏和上官如雪正處於最幸福的時刻,根本沒有發現有人。

  依然還是在吻著。

  很久、很長的時間……

  皇甫無畏和上官如雪才從陶醉中醒來,相互擁抱著,同時仰起頭,望一輪明月。

  上官如雪道:「無畏,我愛你。」

  皇甫無畏道:「我也愛你。」

  上官如雪道:「無畏,等你辦完事情後,我們就找一個安靜的地方,過一輩子。」

  皇甫無畏用嘴吻一下上官如雪的面頰。道:

  「如雪,等我辦完事後,找著我父親就同你永遠在一起。」

  上官如雪道:「我等著你。」

  皇甫無畏道:「如雪,你剛才為什麼一個人站在院中?」

  上官如雪道:「我在等你。」

  皇甫無畏道:「你怎知道我會來?」

  上官如雪道:「我有感覺你會來。」

  皇甫無畏道:「那我剛才要是走呢?」

  上官如雪道:「你剛才忍心走嗎?」

  皇甫無畏伸手抓住上官如雪的小手。道:

  「如雪,你真了解我,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

  上官如雪道:「那當然啦!」

  皇甫無畏道:「如雪,我倆真是有緣千里來相會,我等待這一天,我等你好久、好久了。」

  上官如雪道:「那你為什麼不早點來?」

  皇甫無畏道:「我想早點來,但有許多事情纏著我,我也沒有辦法呀!」

  上官如雪道:「我知道,無畏,你長期在外奔波不停,一定要注意身體啊!」

  皇甫無畏又親了一下上官如雪的嘴唇,道:

  「如雪,你放心吧,我一定會注意的。」

  上官如雪道:「我真捨不得你走。」

  皇甫無畏笑一笑,道:「我會很快回來的。」

  上官如雪道:「你也不知道人家等你多心急。」

  皇甫無畏道:「我懂,我懂。」

  上官如雪道:「你一定要早去早回。」

  皇甫無畏道:「如雪,我知道了。」

  上官如雪道:「無畏,你看今晚的月亮多圓!」

  皇甫無畏道:「是呀!又圓又亮。」

  上官如雪道:「無畏,我們全部在這明月之中,隨時隨地照進你的心間。」

  皇甫無畏輕聲細語地道:「我一定把它與我的心相融合,直到永遠。」

  上官如雪道:「無畏,我真愛你。」

  皇甫無畏道:「如雪,我也愛你。」

  兩人再一次的融合一起。

  唇與唇的接觸,散發出一股愛的光芒……

  這股火化點燃了皇甫無畏和上官如雪熱血沸騰的感情,就如火山爆發一般。

  多麼令人嚮往的情景……

  多麼令人陶醉的感情……

  多麼溫柔的融合……

  這一切都是人間最美好的東西,此時此刻在他們倆的身上體現出來。

  爆發出來……

  兩人擁抱很長時間,很長時間……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移動著。

  兩人一直都沒有鬆開。

  這時一陣涼爽的夜風吹來。

  上官如雪不禁的打了個冷顫。

  皇甫無畏鬆開雙手,從身上脫下一件衣服,溫柔地披在上官如雪的身上。

  上官如雪向皇甫無畏笑了笑,道:

  「無畏,你衣服脫下來冷不冷?」

  皇甫無畏道:「不冷,因為我有你。」

  上官如雪開心地再一次抱緊皇甫無畏,道:

  「無畏,你真好,我有你太幸福了。」

  皇甫無畏道:「天涼了,夜深了,我們回去吧!」

  上官如雪道:「我不想回去嘛,我想跟你在一起。」

  皇甫無畏道:「兩情若是長久時……」

  上官如雪接道:「又豈在朝朝暮暮。」

  皇甫無畏面帶微笑地看看上官如雪。

  上官如雪道:「是!無畏,我們回去吧!」

  皇甫無畏的臉上再一次露出微笑。

  兩人邊抱邊走來到上官如雪的屋子前停下來。

  皇甫無畏道:「如雪,早點睡吧!」

  上官如雪道:「無畏,你也要早點睡呀!」

  皇甫無畏道:「祝你做一個好夢。」

  上官如雪:「無畏,我一定會夢見你的。」

  皇甫無畏道:「我也會夢見你的。」

  上官如雪在皇甫無畏的臉上親了一下,道:

  「無畏,我愛你。」

  皇甫無畏道:「如雪,我也愛你。」

  上官如雪:「無畏,我進去了。」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

  上官如雪就像一支小燕子,飛進自己的小屋子裡。

  皇甫無畏望著進去的上官如雪,長嘆了一聲轉過身,踏著月色,向自己的房子走來。

  夜更深了。

  一切都沉靜在皎潔的月色之中。

  第二天清晨。

  皇甫無畏還沉睡在甜密的夢中,俊秀的臉龐不時露出一絲甜蜜的笑容。

  突然,一陣敲門聲把他從睡夢中驚醒。

  皇甫無畏從床上爬起來,睡意朦朧道:「誰呀?」

  從門外傳來上官如雪的聲音,道:「無畏,還不起床呀!」

  皇甫無畏一聽是上官如雪的聲音慌忙穿好衣服,來到門前,打開房門。

  上官如雪就像一支小燕子飛進了皇甫無畏的屋子。

  大聲地道:

  「真懶,還不起床呀!」

  皇甫無畏道:「我也不知道怎麼了,睡得這麼死。」

  上官如雪道:「無畏,你可能太累了。」

  皇甫無畏道:「如雪,你昨晚有沒有夢見我呀?」

  上官如雪道:「夢見了。」

  皇甫無畏道:「夢見我在幹什麼呀?」

  上官如雪道:「你不要先問我,你有沒有夢見我?」

  皇甫無畏道:「夢見了。」

  上官如雪道:「夢見什麼啦?」

  皇甫無畏溫柔地抱起上官如雪,道:

  「我夢我倆正過著幸福安寧的生活。」

  上官如雪溫柔地依在皇甫無畏的懷中,輕聲細語地道:

  「真得夢見啦?」

  皇甫無畏道:「是的,你夢見我們在幹什麼呀?」

  上官如雪道:「我夢見你被一支大狗熊吃了,那支大狗熊就是我呀!」

  皇甫無畏輕輕地一擁上官如雪的背部道:

  「壞東西,你敢吃我呀!」

  上官如雪裝著大狗熊的樣子道:

  「大狗熊來啦,大狗熊要吃你啦!」

  皇甫無畏道:「我是打狗熊的英雄,你來吃呀,我不怕,我要打你。」

  話音剛落。

  上官如雪掙脫皇甫無畏的懷抱,滿屋子的邊跑邊叫道:

  「我是一支大狗熊專門吃你。」

  皇甫無畏就跟在後面道:「打狗熊啦,打狗熊啦!」

  兩人在屋子裡邊跑邊叫著……

  最後,上官如雪跑不動了,又被皇甫無畏抱在懷裡。

  上官如雪道:「我真快活!」

  皇甫無畏道:「我也是的。」

  上官如雪道:「無畏,我希望我們這個樣子,永遠,你抱著我,我抱著你。」

  皇甫無畏道:「這一天會到來的。」

  上官如雪道:「我多麼渴望這一天。」

  皇甫無畏道:「如雪,你這麼早來有事嗎?」

  上官如雪道:「有事!」

  皇甫無畏道:「什麼事?」

  上官如雪道:「你猜猜看。」

  「我猜不出來。」

  「你根本沒有猜嘛!」

  「如雪,我真的猜不出來。」

  「無畏,姑姑在叫你去。」

  「什麼,上官雲珠前輩叫我去?」

  「是的。」

  「上官前輩叫我去有什麼事嗎?」

  「我也不知道。」

  「如雪,你騙我。」

  「無畏,我真的不知道。」

  「上官前輩叫我去能有什麼事呢?」

  「無畏,你去一下就知道了嘛!」

  「上官前輩現在哪裡?」

  「在她屋子裡。」

  「如雪,我們一同去吧!」

  「不行!」

  「為什麼?」

  「姑姑說。只能你一個人去。」

  「這太奇怪了。」

  上官如雪道:「姑姑要等急了。」

  皇甫無畏道:「我馬上就去。」

  上官如雪道:「那我先對姑姑說一聲,你隨後就來呀!」

  說罷,她脫開皇甫無畏的懷抱,走了出去。

  皇甫無畏眼望著上官如雪的背影,心中暗想道:「她找我會有什麼事呢?」

  皇甫無畏思考了半天,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他整了整衣服,向上官雲珠的房子走去。

  上官雲珠的屋子在不遠處。

  皇甫無畏快步走到上官雲珠的屋門前,大聲的道:

  「上官前輩,晚輩皇甫無畏求見。」

  這時,屋中傳出上官雲珠的聲音,道:

  「皇甫少俠,不需多禮,請進屋吧!」

  皇甫無畏聞言,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屋子裡飄蕩著一股芳香的氣味。

  上官雲珠正坐一張桌子旁,上官如雪正站在她的身後。

  上官雲珠一見皇甫無畏進來,連忙說道:

  「皇甫少俠,這麼早把你叫醒,真對不起。」

  皇甫無畏走到上官雲珠的面前,道:

  「上官前輩,你也太客氣了,晚輩一早應該向你請安才是!」

  上官雲珠道:「皇甫少俠請坐。」

  皇甫無畏道:「在前輩面前,哪有晚輩的位子。」

  上官雲珠道:「無妨,無妨,請坐。」

  皇甫無畏道:「上官前輩,找晚輩有事嗎?」

  上官雲珠點了點頭,對上官如雪道:

  「如雪,你先出去一下,我有話與皇甫少俠說。」

  上官如雪小嘴一嘟。道:

  「姑姑,有什麼話你就說嘛,我想聽一聽。」

  上官雲珠道:「如雪,聽話。」

  上官如雪小嘴一撇,道:「出去就出去。」說罷,轉身出了房門。

  上官雲珠見上官如雪出去了,就對皇甫無畏道:

  「皇甫少俠,你應知道我為什麼叫你來。」

  皇甫無畏被說愣住了,緩緩地道:「晚輩不知。」

  上官雲珠道:「我只要一說你就明白了。」

  皇甫無畏道:「上官前輩請講。」

  上官雲珠道:「我還不就是想說你和如雪嘛。」

  皇甫無畏道:「我們怎麼啦?」

  上官雲珠緩緩地說道:「皇甫少俠,老身是過來人,豈能不知你們之間的關係。」

  皇甫無畏心中暗想道:「原來上官雲珠是為了這件事我得小心應付。」

  上官雲珠道:「皇甫少俠,如雪還小不懂事,你得多照顧照顧她才是!」

  皇甫無畏道:「上官前輩,晚輩一定盡力而為。」

  上官雲珠道:「我知道你們倆人現在感情好,我也不想多說些廢話。」

  皇甫無畏道:「上官前輩,晚輩懂前輩的意思。」

  上官雲珠道:「你懂就好,你知道我剛才為什麼要如雪迴避一下嗎?」

  皇甫無畏默默無語的搖搖頭。

  上官雲珠道:「我知道你為人忠厚老實,我把如雪交給你,我很放心。」

  皇甫無畏道:「上官前輩,你也太誇晚輩了,我一定會照顧好如雪的。」

  上官雲珠道:「皇甫少俠,你愛不愛如雪?」

  皇甫無畏臉羞紅的沒有回答。

  上官雲珠道:「皇甫少俠,你說話呀,愛就是愛,不愛就是不愛,這有什麼不好說的?」

  皇甫無畏低聲道:「愛!」

  上官雲珠道:「皇甫少俠,老身有一處對不起你。」

  皇甫無畏道:「上官前輩,你的意思我不懂。」

  上官雲珠道:「老身昨晚無意之中遇見你們倆。」

  皇甫無畏一聽,心中一跳,暗想道:「糟了,昨晚我和如雪一起情景被她看見了。」

  上官雲珠道:「皇甫少俠,你不會怪老身吧!」

  皇甫無畏舉手,搖搖頭道:「昨晚晚輩失禮之處請前輩原諒。」

  上官雲珠道:「那是你們年輕人的事。老身只當沒看見,皇甫少俠你不必如此。」

  皇甫無畏道:「多謝上官前輩。」

  上官雲珠道:「皇甫少俠,如雪是個好孩子,你一定要好好的愛她。」

  皇甫無畏道:「晚輩知道怎麼做。」

  上官雲珠道:「皇甫少俠,你是一個聰明人,老身也不想多說什麼了。」

  皇甫無畏道:「上官前輩,晚輩懂前輩的心思,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期望的。」

  上官雲珠面帶微笑容的點點頭。

  皇甫無畏道:「上官前輩,我準備馬上就走。」

  上官雲珠道:「皇甫少俠準備去哪裡?」

  皇甫無畏道:「去洛陽。」

  上官雲珠道:「去洛陽幹什麼?」

  皇甫無畏道:「我的幾位大哥都在洛陽等我。」

  上官雲珠道:「你一定要早去早回呀!」

  皇甫無畏道:「我把事情辦完後就回來。」

  上官雲珠道:「如雪知道不知道?」

  皇甫無畏道:「還不知道。」

  上官雲珠道:「你一定要好好與她說。」

  皇甫無畏道:「我知道。」

  上官雲珠道:「我相信我的眼光不會看錯你。」

  皇甫無畏道:「上官前輩,晚輩不會讓你失望的。」

  上官雲珠的臉龐上再一次露出笑容。

  皇甫無畏道:「上官前輩,還有什麼事嗎?」

  上官雲珠麼:「沒有了。」

  皇甫無畏道:「那晚輩告辭了。」

  上官雲珠點了點頭。

  皇甫無畏站起身走出屋子。

  屋內的上官如雪正焦急地來回走著,他一見皇甫無畏出來了。連忙迎了上來。

  皇甫無畏伸手抱住上官如雪,道:

  「現在我讓你猜一猜,你姑姑同我講了什麼?」

  上官如雪道:「我猜不出來嘛!」

  皇甫無畏道:「猜不出來也要猜。」

  上官如雪道:「哪有這樣逗著別人猜的嘛。」

  皇甫無畏道:「你想不想知道。」

  上官如雪道:「我想知道。」

  皇甫無畏道:「真想知道嗎?」

  皇甫無畏又道:「那得有一個條件。」

  上官如雪道:「什麼條件?」

  皇甫無畏道:「你一定要無條件的答應。」

  上官如雪道:「知道啦,快說!」

  皇甫無畏道:「你先給我親一下。」

  上官如雪滿臉飛紅地道:「昨晚還沒有親夠呀!」

  皇甫無畏搖搖頭道:「沒有。」

  上官如雪道:「你壞死啦,親吧!」

  說罷,她將臉伸到皇甫無畏的嘴邊。

  皇甫無畏就勢就在上官如雪的臉上親一下,自言自語道:「還沒親夠,還沒親夠。」

  上官如雪裝作生氣的樣子道:「不給你親,你不說出來就是不給你親。」

  皇甫無畏見上官如雪生氣了,連忙地道:「如雪,你不要生氣嘛,我說,我說。」

  上官如雪道:「那還不快說。」

  皇甫無畏道:「你姑姑同意了。」

  上官如雪道:「我姑姑同意什麼啦?」

  皇甫無畏道:「她已同意我們倆在一起了。」

  上官如雪高興地道:「真的!」

  皇甫無畏道:「你姑姑已經完全把你託付給我了。」

  上官如雪道:「無畏,你不會讓我失望吧!」

  皇甫無畏道:「不會的。」

  上官如雪道:「說得那麼肯定。」

  皇甫無畏道:「那當然啦!」

  上官如雪道:「你也太自信了。」

  皇甫無畏道:「我當然自信啦,因為我愛你。」

  上官如雪溫柔地倒在皇甫無畏的懷中,輕聲細語地道:「無畏,我就像在做夢一樣。」

  皇甫無畏道:「但我愛你,卻是真實呀!」

  上官如雪道:「無畏,我捨不得你走。」

  皇甫無畏道:「如雪,還有許多重要的事情等我去辦,你應該理解我。」

  上官如雪點了點頭,道:「我理解你。」

  皇甫無畏道:「如雪,我準備馬上就走。」

  上官如雪道:「無畏,我準備去哪裡呀?」

  「洛陽。」

  上官如雪道:「去洛陽幹什麼呀?」

  皇甫無畏道:「我的幾位大哥正在洛陽等我去呢!」

  上官如雪道:「無畏,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道:「如雪,上官堡主現在會在哪裡呀?我準備向他辭行。」

  上官如雪道:「可能大廳上喝茶。」

  皇甫無畏道:「我們一起去吧!」

  上官如雪點了點頭。

  兩個人就向大廳走去。

  此時,上官雲龍正坐在大廳上,喝著早茶。

  皇甫無畏和上官如雪走了進來。

  上官雲龍一見皇甫無畏,連忙放下茶杯,迎上來道:「皇甫少俠,起得真早。」

  皇甫無畏連忙抱拳說道:「上官堡主,你不也是起得很早嘛,晚輩是來向你辭行的。」

  上官雲龍道:「皇甫少俠,你急著走幹什麼?再多停留幾日吧,我們好敘敘。」

  皇甫無畏道:「上官堡主,你也太客氣了,晚輩因有急事在身,得馬上趕到洛陽!」

  上官如雪道:「父親,你就不能請皇甫大哥進去喝一杯茶,坐一下嗎?」

  皇甫無畏剛想拒絕……

  上官雲龍道:「皇甫少俠,實在對不起,我一時忘了,裡面請,裡面請。」

  皇甫無畏見無法再推辭了,就同上官雲龍和上官如雪共同走進大廳,分賓主落坐。

  這時,丫環也端上了兩杯茶,放在皇甫無畏和上官如雪的面前桌上,道:「請用茶。」

  皇甫無畏很客氣地道:「多謝。」

  上官雲龍道:「皇甫少俠,你如果一有機會,一定要再來呀!我好與你敘敘。」

  皇甫無畏朝上官如雪笑了一下,道:「上官堡主,請放心,我一定會再來打攪你們的。」

  上官雲龍道:「皇甫少俠,你講打攪也太見外了,不用這樣,都是一家人嘛!」

  皇甫無畏道:「多謝前輩抬舉晚輩。」

  上官雲龍道:「皇甫少俠,你是人中之人,龍中之龍,將來必有前途。」

  皇甫無畏道:「上官堡主,你也太誇獎我啦!」

  上官雲龍道:「真的,真的。」

  上官如雪道:「父親,你不能再誇皇甫大哥了,看他都有一點飄飄然了。」

  皇甫無畏道:「上官小妹的話沒錯,上官堡主你再誇晚輩,我真有一點不自在了。」

  上官雲龍哈哈大笑起來。

  皇甫無畏抱拳站起身形,道:「上官堡主,你多保重,晚輩就此告辭了。」

  上官雲龍知道再也挽留不住皇甫無畏,也站起身形,道:「祝皇甫少俠一路順風。」

  皇甫無畏道:「多謝,告辭了。」

  說罷,他朝上官雲龍抱拳,轉身向外面走去。

  上官如雪也急忙站起身形,道:「父親,我去送一送皇甫大哥,行嗎?」

  上官雲龍麵含微笑,點了點頭。

  上官如雪連忙隨後追上了皇甫無畏。

  兩人走出了上官堡,來到一片曠野之處。

  皇甫無畏停下卻步,道:「如雪,你不要送了,早點回去吧!」

  上官如雪道:「無畏。我真捨不得你走。」

  皇甫無畏道:「我會很快就回來的。」

  上官如雪道:「你知道人家心急嘛。」

  皇甫無畏伸出手握住上官如雪的小手,道:「如雪,我剛所說的話,你都忘了嗎?」

  上官如雪道:「我沒忘。」

  皇甫無畏道:「你一定要耐心等我回來。」

  上官如雪道:「知道啦!」

  皇甫無畏道:「快回去吧!」

  上官如雪道:「我看著你走。」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伸嘴輕輕地在上官如雪的嘴唇上吻了一下,道:「如雪,我愛你。」

  上官如雪也說道:「無畏。我也愛你。」

  皇甫無畏不願再纏綿下去了,鬆開上官如雪的雙手,邁著大步向遠處走去。

  上官如雪眼望著遠去的皇甫無畏背影,不禁地落下了眼淚,高聲地叫道:

  「無畏,我等著你。」

  遠處的皇甫無畏,也聽到了上官如雪的喊聲,連忙轉過了身。向上官如雪揮了揮手,然後又向前走去。

  分別是多麼痛苦,但卻在他們倆的心間,都留下了滿懷相思之情和幸福的感覺。

  中午時分。

  皇甫無畏正走在一條通往洛陽的官道上。

  突然,從旁邊的樹林中飛出三道人影,攔住了皇甫無畏的去路。

  只見,這三個人正是「洛陽三虎」。

  皇甫無畏一見是他們,冷冷地一笑,道:

  「上次沒有要你們的命,你們這次倒來送死啊!」

  大虎道:「皇甫無畏,我們兄弟三人找你好長時問了,不想今天卻能遇到你。」

  皇甫無畏道:「找我有什麼事嗎?」

  二虎道:「你應該知道我們為什麼找你。」

  皇甫無畏道:「不知道。」

  大虎道:「皇甫無畏,你少同我們耍花招。」

  皇甫無畏道:「你們的意思。我不懂。」

  二虎道:「皇甫無畏,今天我們三兄弟是為蒼龍山的陳兄和言兄來報仇的。」

  皇甫無畏道:「你們有這個本事嗎?」

  三虎道:「雖然我們『洛河三虎』不是你的對手,但是我們得講一個江湖義氣。」

  皇甫無畏道:「也許就是因為這江湖義氣,就能把你們兄弟三人的性命全丟掉。」

  大虎道:「少廢話,皇甫無畏,性命是我們兄弟三人的,不用你操心。」

  皇甫無畏道:「真是不好識好人心。」

  二虎道:「皇甫無畏,我們兄弟三人今天拉拼出性命也要與你門一門。」

  皇甫無畏道:「你們那樣做,太不值得了。」

  三虎道:「值不值得,是我們的事,不用你管。」

  皇甫無畏長嘆了一聲,道:「我敬重你們是條漢子,你們不要逼我呀!」

  大虎道:「逼你又怎麼樣呢?」

  皇甫無畏苦笑著搖了搖頭。

  大虎見狀。飛身而起,伸出碗口大的拳頭,挾著風雷之聲,向皇甫無畏胸口擊來。

  二虎和三虎見大虎動手了,也都飛身而起,兩個拳頭向皇甫無畏的雙肋擊來。

  真是陰毒的一招。

  皇甫無畏也不慌張,倏地拔地而起,向右邊斜飄出數十丈,才落下身形。

  「洛河三虎」的拳頭走空了。

  皇甫無畏道:「不要打了,你們三個人加在一起。

  也不是我的對手,太沒意思了。」

  大虎聽罷,一聲怪叫,飛身而起,雙掌挾著巨大的風聲,向皇甫無畏擊來。

  皇甫無畏看了一眼就要擊到身上的雙掌,不慌不忙地雙手一翻腕,疾扣住大虎的雙手脈門。

  大虎只覺雙臂一麻,功力盡洩。

  皇甫無畏順勢一點大虎的穴道,頓時大虎就呆在那裡,一動也不動了。

  二虎和三虎,一見大虎被皇甫無畏點中了穴道,兩人急忙想飛身救大虎……

  「慢!」皇甫無畏大聲地叫道。

  二虎和三虎一怔,停下身形。

  二虎道:「皇甫無畏,你這是幹什麼呀?」

  皇甫無畏道:「你們兄弟三人太過分了,我要殺你們三人是易如反掌。」

  二虎和三虎兩人默默無語,但內心中已經默認了皇甫無畏剛才所說的話。

  皇甫無畏道:「如果你們想報仇,那麼就等你們練成絕世武功後,再來找我。」

  二虎道:「也好!你等著。」

  皇甫無畏道:「我只要不死,隨時奉陪。」

  三虎道:「那你先得解開我大哥的穴道。」

  皇甫無畏道:「他只要再過兩個時辰,被點中穴道就會自然而然的解開。」

  三虎道:「你不要騙人。」

  皇甫無畏道:「我有必要騙你們嗎?」

  二虎道:「皇甫無畏,你是條漢子,我們『洛河三虎』一定要練成絕世武功,再來找你報仇。」

  皇甫無畏道:「我剛才不是說過了嗎,隨時奉陪。」

  「好!」二虎和三虎齊聲答應,雙雙到大虎得面前,抬起他向遠處奔去。

  皇甫無畏雙眼望著遠去的「洛河三虎」,苦笑了一聲,自言自語地道:

  「江湖義氣太害人了。」

  皇甫無畏想罷,又向前馳去。

  皇甫無畏又走了一程,此時已經是午夜了。

  猛然,不遠處傳來一聲慘叫聲。

  皇甫無畏心中一驚,連忙向那個慘叫聲音飛馳而去。

  轉眼間——

  皇甫無畏來到那個聲音的地方。

  只見,那塊平坦的土地上正有三個人在打門,其中的一個已經招架不住了,另外兩個正招招擊向那人的要害處。

  皇甫無畏一見那人,心中一愣……

  原來,那個人皇甫無畏認識,正是姑蘇慕容世家的慕容復。

  另外,是兩位蒼白老人,兩人長得一模一樣。

  眼看慕容復就要傷在那兩位老人的手下……

  皇甫無畏口中發出一聲長嘯,身形像一道閃電,雙掌挾著巨雷之聲,向那兩位老人擊去。

  那兩個老人一聽有人來了,連忙都收回招式,同時伸出雙掌,迎了上來。

  只聽,「啪」的一聲巨響。

  皇甫無畏不禁倒退了數步,才站穩身形,他內心中不由得感到吃驚。

  那兩個老人也不禁倒退了幾步,他們比皇甫無畏更加吃驚,因為他們不相信皇甫無畏有這麼高的功力。

  慕容復一見是皇甫無畏,高興地道:

  「皇甫少俠,你來的真及時,真及時。」

  皇甫無畏道:「你怎麼樣了?」

  慕容復道:「我只受了一點內傷,不要緊的。」

  這時,有一個老頭兒道:「小子,你是什麼人?快報上名字來。」

  皇甫無畏道:「我沒有必要事先告訴你們。」

  另一個老頭說:「小子,看不出你小小的年紀,倒很狂嘛,你這是自尋死路哇!」

  慕容復道:「皇甫少俠,這兩個老頭很厲害,你可要小心應付他們呀!」

  皇甫無畏道:「我知道。」

  那個老頭又道:「小子,你的功力有點像『七彩神功』嘛,是誰教你的?」

  皇甫無畏把眼一瞪道:「你管不著是誰教我的。」

  那老頭哈哈一笑道:「我們『天地雙老』,五十年沒有出江湖了,現在世道變了呀!」

  慕容復一聽「天地雙老」這個名字,渾身一抖,道:

  「你們難道真的是『天地雙老』?」

  「天地雙老」這個名字,在江湖上五十年前就很聞名了,沒想到他們還活著,怕確有百歲以上了。

  剛才同皇甫無畏說話的就是「天老」。

  「天老」道:「小子,老夫兄弟倆成名時,你父親都沒有出生呢,何況你這小子呢?」

  皇甫無畏道:「雖然你們現在的年歲不小了,但是你們等於白活一樣。」

  「地老」一聽,生氣地道:「小子,你敢說我兄弟倆白活這麼大歲數,找死呀!」

  皇甫無畏遭:「那你們沒有白活的話,為什麼要追殺他?」

  「天老」道:「他是我們幫主要的人。」

  皇甫無畏道:「你們是什麼幫呀?」

  「地老」道:「逍遙幫。」

  皇甫無畏道:「原來你們是『逍遙幫』的人。」

  「地老」道:「『逍遙幫』的人,又怎麼啦?」

  皇甫無畏冷冷地道:「『逍遙幫』的人,都該死。」

  「地老」一聽,氣得火冒三丈,他想衝上去……

  「天老」攔住地道:「二弟,不可心急,小子,你是不是專與我們『逍遙幫』作對的皇甫無畏?」

  「正是。」

  「天老」道:「怪不得你這麼狂。」

  皇甫無畏道:「我並不是狂,而是為江湖除害。」

  「地老」道:「小子,你講話也不掂量掂量份量。」

  皇甫無畏發出一聲冷笑,沒有回答。

  「天老」道:「小子,別人怕你的『七彩神功』,我們兄弟可不怕,你不要太過分了。」

  皇甫無畏道:「你們不怕就來試一試呀!」

  「地老」道:「試就試。」

  天老道:「二弟,我們得小心應付這個小子,不要壞了我們倆的名聲。」

  「地老」點了點頭。

  皇甫無畏道:「名聲?你們倆今天能平安地離開這裡,就不錯了。還死要面子。」

  「天地雙老」一聽,都火冒三丈,齊身而起,四雙手掌挾著風聲,向皇甫無畏擊來。

  皇甫無畏默運「七彩神功」,雙掌緩緩地伸出,挾著巨雷之聲。向前迎去。

  只聽,「啪!」的一聲巨響。

  「天地雙老」都被震退了三、四上,才站穩身形。

  皇甫無畏只退了一步。

  慕容復在旁邊看到這番情景,心中大吃一驚,道:「這小子的功力真深呀!」

  「天老」心中也一驚,暗想道:「這小子的武功是怎麼練成的。今天我們兄弟倆可能要栽在他的手上。」

  「地老」道:「小子,你的功力好深呀!」

  皇甫無畏傲然地仰了一下頭,沒有回答。

  「天地雙老」見皇甫無畏如此的狂傲,兩人再一次飛身而起,向皇甫無畏的前胸、小腹擊來。

  皇甫無畏連忙雙掌一盤,施了一招「懷中抱月」,架住了「天地雙老」的上下夾擊招式。

  「天老」身形一交,再一次升高丈許,雙掌挾著風雪之聲,向皇甫無畏的頭頂擊去。

  「地老」也身形一矮,雙掌一收,伸出右腿,向皇甫無畏下身的襠部踢去。

  慕容復一見,大叫道:「皇甫少俠,小心。」

  皇甫無畏不慌不忙地施展出「隨風飄絮」絕世輕功,身形倏地向後飄出數丈。

  「天地雙老」的招式走空了。

  皇甫無畏站在數丈開外,冷冷地道:「『天地雙老』也不過如此,有什麼好狂的。」

  「天地雙老」見皇甫無畏如此輕鬆地就能躲開他們的招式,兩人不由地齊身再一次撲向皇甫無畏。

  皇甫無畏剛想默運「七彩神功」迎上去……

  在一旁的慕容復已經知道「天地雙老」不是皇甫無畏的對手,就大聲地道:

  「皇甫少俠,快速戰速決。」

  皇甫無畏聞言,知道慕容復的意思,他倏地口中發出一聲清脆龍吟,從背後抽出「瘋魔狂劍」,人劍合一地向「天地雙老」擊去。

  頓時,有一股白茫茫的劍氣向「天地雙老」擊來。

  「天地雙老」再也沒想到皇甫無畏還有這麼高的劍術,兩人只覺有一股無法阻擋的劍氣,再向他們胸口刺來。

  「天地雙老」連忙運足全身功力,布成一道氣幕去阻擋這股劍氣,但那股劍氣已經穿過那道氣幕,正向他們胸口刺來。

  「天地雙老」果然不愧是五十年前成名的高手,兩人都慌忙臨時撤身,向後退去。但那股全氣依然還是同他們胸口刺來。

  「天地雙老」都驚呆了,都不自然地斜身,想躲開這股劍氣,但是遲了……

  只聽,「哎喲」,「哎喲」兩聲慘叫。

  皇甫無畏的長劍正刺在「天地雙老」的手臂上。

  「天地雙老」一聲慘叫未完,兩人已騰身而起,化作一道閃電,消失得無影無蹤。

  皇甫無畏落下身形,恨恨地道:「沒想到給他們溜了,下次絕不輕饒他們。」

  慕容復見「天地雙老」跑了,就走到皇甫無畏的面前,道:

  「多謝皇甫少俠救命之恩。」

  皇甫無畏道:「慕容大俠,無需多禮。」

  慕容復道:「皇甫少俠,你得馬上去前面的樹林裡救人。」

  皇甫無畏道:「救誰?」

  慕容復道:「黑衣狂人。」

  皇甫無畏大吃一驚,道:「什麼?『黑衣狂人』前輩?」

  慕容復道:「正是。」

  皇甫無畏道:「什麼人在追殺他?」

  慕容復道:「『逍遙幫』的人。」

  皇甫無畏道:「慕容大俠,你不是回姑蘇了嗎?」

  慕容復道:「是的,我就在回姑蘇的路上遇見『逍遙幫』的人,他們圍殺我。」

  皇甫無畏道:「他們為什麼追殺你的?」

  慕容復道:「我也不知道?就在我性命交關的時候,『黑衣狂人』出現了,他讓我先走,他來拖住『逍遙幫』的人,我就跑了,後來又被『天地雙老』追上,幸虧遇見了你。」

  皇甫無畏道:「現在圍住『黑衣狂人』前輩的是一些什麼人?你快說呀!」

  慕容復道:「我也不太清楚。」

  皇甫無畏聞言,心中一驚。連忙說道:

  「慕容大俠,你快帶我去,恐怕『黑衣狂人』有危險。」

  兩人齊身向遠處的樹林飛去。

  轉眼間——

  兩人飛進了樹林。

  樹林中「黑衣狂人」正被一個面蒙紗巾的絕代佳人擊倒在地上,眼看就要死在她的掌下。

  「黑衣狂人」倒在地上,道:「我們倆十幾年沒見,你的武功更高了。」

  那位絕代佳人道:「我不能把你留在世上,因為你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黑衣狂人」道:「知道你事情的人太多了,你殺了我是沒有用的。」

  那位絕代佳人冷冷一笑,道:「只要是知道我的人,我都要斬盡殺絕。」

  「黑衣狂人」道:「你這樣做太殘忍了。」

  那位絕代佳人哈哈一笑道:「殘忍?我為了稱霸武林,隱居十幾年,一切都是為了今天的出現。」

  「黑衣狂人」道:「你這樣做太不值得了,江湖上不知又要多少人死在你的手中。」

  那位絕代佳人一陣冷笑,道:「你不要為別人擔心了,我現在就第一個殺了你。」

  「黑衣狂人」無可奈何地閉上了眼睛。

  那個絕代佳人的面龐上升起一絲殺氣,雙掌運足功力,向「黑衣狂人」劈去。

  就在這關鍵時刻——

  皇甫無畏和慕容復正好看見這個情景。

  皇甫無畏心中一驚,急運「隨風飄絮」輕功,雙掌過足「七彩神功」朝擊向「黑衣狂人」的勁力擋去。

  只聽,「啪」的一聲巨響。

  皇甫無畏被震退了數尺,才站穩身形。

  那位絕代佳人也不禁向後倒退了數十步,才立住身形。

  兩人的功力,不分上下,旗鼓相當。

  那位絕代佳人道:「小子,你是什麼人?」

  「黑衣狂人」睜開雙眼,望了一下皇甫無畏,道:「皇甫少俠,你來的正好!」

  那位絕代佳人又冷冷地道:「原來你就是專門與我們『逍遙幫』作對的皇甫無畏。」

  皇甫無畏道:「確實我就是皇甫無畏,我要殺盡你們『逍遙幫』的所有人。」

  那位絕代佳人哈哈一笑,道:「皇甫無畏,你的話也太狂了吧!你有本事殺盡我們嗎?」

  黑衣狂人道:「皇甫少俠,你要小心,她就是『逍遙幫』的幫主。」

  皇甫無畏吃驚地道:「什麼?她就是那個女魔頭。」

  「黑衣狂人」默然無語地點了點頭。

  「逍遙幫」幫主冷冷地道:「皇甫無畏,你殺了我們的許多高手,今天要讓你嚐命。」

  皇甫無畏道:「我找你很長時間了,今天我就來領教領教你的武功。」

  「逍遙幫」幫主道:「皇甫無畏,十幾年前你父親就是敗在我的手下的。」

  皇甫無畏道:「那我們新債舊債一起算!」

  「黑衣狂人」道:「皇甫少俠,你要小心呀!她有高深莫測的武功。」

  「逍遙幫」幫主道:「你給我閉嘴!」

  皇甫無畏道:「前輩,請放心,晚輩自有對付她的方法。」

  「逍遙幫」幫主道:「小子,你拿命來吧!」

  皇甫無畏道:「今天你就把命留下來吧!」

  兩人說罷,同時飛身而起,四支手掌又互相地拍在一起。

  只聽「啪」的一聲巨響。

  皇甫無畏和「逍遙幫」幫主,同時都向後退了數步,各自站穩了身形。

  「逍遙幫」幫主道:「皇甫無畏,沒想到你練成了『七彩神功』,是誰教你的?」

  皇甫無畏淡淡地道:「我有必要說嗎?」

  「逍遙幫」幫主道:「皇甫無畏,本幫主再也不能讓你活在這個世上。」

  皇甫無畏道:「你不要仗著你會『回天神功』,別人怕你,我卻不怕。」

  「逍遙幫」幫主道:「皇甫無畏,你知道的事情還不少嘛。你還知道什麼?」

  皇甫無畏冷冷地道:「我還知道,你是一個殺人不眨眼,吃人不吐骨頭的女魔頭。」

  「逍遙幫」幫主聞言,頓時氣得火冒三丈,指著皇甫無畏道:

  「皇甫無畏,今天我要你的小命!」

  皇甫無畏道:「不要生氣嘛,我隨時奉陪。」

  「逍遙幫」幫主默運「回天神功」,雙掌在空中劃了一個半弧,頓時一股陰勁向皇甫無畏擊來。

  皇甫無畏也不敢大意,急忙默運「七彩神功」,雙掌緩緩地推出。

  「逍遙幫」幫主凌空一變招,右掌一揚,反切皇甫無畏的手脈門。

  皇甫無畏急忙雙掌一收,伸出右手腿向「逍遙幫」幫主的小腹猛地踢去。

  「逍遙幫」幫主急偏身形,讓開踢來的右腿,右手掌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向皇甫無畏的前胸擊去。

  皇甫無畏見右腿踢空,連忙右腿一收,雙手在胸前一盤。施了一招「懷中抱月」向「逍遙幫」幫主的右手掌脈門擊來。

  「逍遙幫」幫主連忙右手掌一收,左手並合中二指,疾點向皇甫無畏的前胸大穴。

  皇甫無畏連忙身形拔地而起,雙掌從上朝下的向「逍遙幫」幫主的頭頂拍去。

  「逍遙幫」幫主連忙盤膝坐在地上,雙掌運足「回天神功」向上迎去。

  皇甫無畏不想和她拼內功,連忙身形再一次拔起,向左邊飄出數丈才落下身形。

  「逍遙幫」幫主見皇甫無畏飄落數丈開外急忙起身,從懷中掏出「綠玉尺」人尺合一地向皇甫無畏擊去。

  只見一道綠色茫茫地閃電飛馳而來。

  皇甫無畏見「逍遙幫」幫主掏出兵器向自己擊來,他連忙發出一聲長嘯,從背後抽出「瘋魔狂劍」右手腕一振,一道白茫茫地劍氣迎向那道綠閃電。

  只聽「當!」的一聲。

  皇甫無畏的「瘋魔狂劍」和「逍遙幫」幫主的「綠玉尺」相互撞架在一起。

  兩人都心疼自己的兵器,都很自地齊身向後倒退了數步,才站住身形。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