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上官堡中訴衷情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另外一邊,天上道長和「毒心神魔」打得也正熱火朝天。

  「毒心神魔」經過這五十年的苦練,武功又長高了許多,只見他「毒心神魔」招招擊向天一道長的要害。

  天一道長手揮著長劍,一會刺向「毒心神魔」的胸口,一會兒又劈向他的頭頂。

  「毒心神魔」有點生氣了,大吼了一聲,運足全身功力,「毒心神魔」向天一道長的前胸擊來。

  天一道長手腕一振,先發制人,劍光幻起朵朵劍花,劍光閃動,疾向「毒心神魔」的前心刺去。

  「毒心神魔」身形一偏,讓開刺來的長劍,飛起右腿,向天一道長的右手腕踢去。

  天一道長右手長劍一點,化作一道閃光,向「毒心神魔」踢來的右腿截去。

  「毒心神魔」右腿一收,身形拔地而起,「毒心神魔」向天一道長的頭頂擊來。

  天一道長長劍一柱擎天,手腕一振,劍尖化作五朵劍花,分取「毒心神魔」五處大穴。

  「毒心神魔」凌空一收身,落下身,「毒心神魔」向前一伸,擊向天一道長的小腹。

  天一道長長劍用力下點,來勢劈向「毒心神魔」的頭頂。

  這是兩敗俱傷的招式。

  「毒心神魔」不願與天一道長拼命,連忙「毒心掌」一收,身形向後暴退了數尺。

  天一道長見「毒心神魔」向後倒退,就順勢長劍一指,人與劍化作一道閃光,向「毒心神魔」刺去。

  這一劍就是天一道長的成名絕技「飛天一劍」。

  「毒心神魔」見天一道長的這一抬,心中暗想道:

  「這老道的劍術不在當年雲悟老道之下。」

  眼看長劍就要刺到「毒心神魔」的身上……

  突然——

  「毒心神魔」雙掌一合,夾住了擊來的長劍。

  天一道長也大吃了一驚,想抽出長劍,但這柄劍就像生了根似的,紋絲不動。

  這時,「毒心神魔」運足全身的功力,通過劍身向天一道長猛擊而來。

  天一道長只覺劍身上傳來一股強大的陰勁,他連忙運足全身功力進行阻擋。

  兩人就比試起內功來。

  天一道長的內功要比「毒心神魔」差一點,所以天一道長的臉上露出了汗珠。

  另一邊,皇甫無畏和「白骨神魔」、「九幽神魔」正打得難難解,不分上下。

  皇甫無畏偷眼一望天一道長,知道天一道長的內功要比「毒心神魔」稍差一點,所以他心中不由得焦急起來。

  但「白骨神魔」和「九幽神魔」又纏著他,不讓他去幫助天一道長。

  皇甫無畏把牙一咬,暗想道:「千萬不能再拖下去,不然天一道長那邊有危險。」

  想罷,雙掌一揮,把「白骨神魔」和「九幽神魔」給逼近了好幾步。

  藉此機會,皇甫無畏口發一聲清越龍吟,從背後抽出「瘋魔狂劍」,長劍化作一道白光,向「白骨神魔」和「九幽神魔」劈去。

  「白骨神魔」和「九幽神魔」再也沒想到皇甫無畏身上還有這柄上古利器。

  他們倆眼望著劈來的長劍想躲閃,但是已經遲了

  只聽,一聲慘叫,劃破寂靜的夜空。

  「白骨神魔」和「九幽神魔」被皇甫無畏活生生的劈成兩半,頓時鮮血染紅了那片土地。

  皇甫無畏再一次飛身而起,手中的「瘋魔狂劍」化作一道閃光,向「毒心神魔」刺去。

  「毒心神魔」聽見另外二魔的慘叫,心中一驚,又見一柄長劍向自己刺來,他慌忙鬆開雙掌,向後倒退了幾步。

  天一道長只覺手中的長劍一輕,連忙再一次飛身而起,長劍正好刺在「毒心神魔」的胸口上。

  「毒心神魔」一聲慘叫,倒地而亡了。

  皇甫無畏落下身形,把「瘋魔狂劍」倒插在背後,道:

  「天一道長,你沒事吧!」

  天一道長從「毒心神魔」胸口上拔出長劍,回鞘道:

  「皇甫少俠,貧道沒事。」

  皇甫無畏道:「這『世外三魔』還真厲害呀!」

  天一道長道:「今天幸虧了皇甫少俠你,不然『太平堡』和貧道的命都完了。」

  葉天行走過來道:「今天晚多虧皇甫少俠,我代表『太平堡』的人謝謝你。」

  皇甫無畏道:「葉堡主,你太客氣了。」

  雷鳴走過來道:「皇甫少俠,你的武功好像又精進了,真不知道你怎麼練的?」

  司徒紫姑飛身來皇甫無畏的面前,道:

  「皇甫大哥,剛才你和那二個怪人鬥,嚇死我了!」

  皇甫無畏笑了一笑,道:

  「司徒小妹,你現在還害不害怕?大哥剛才是試他們的武功的。」

  司徒紫姑道:「皇甫大哥,你的劍法好高明呀!」

  皇甫無畏道:「你想不想學?」

  「想學。」

  「那改日我一定教你。」

  「那太好了,皇甫大哥!」

  葉天行道:「皇甫少俠,你是我們『太平堡』的恩人,我們永遠忘不了你。」

  皇甫無畏道:「葉堡主,這一切都是我應該做的,你不要同我太客氣了。」

  葉天行道:「皇甫少俠,看不出你歲數不大,但卻有一顆助人為樂的好心腸。」

  皇甫無畏道:「葉堡主,客氣話也不好說了,快命人把他們三個人的屍體掩埋吧!」

  葉天行聞言,立即命家丁把這三具屍體掩埋掉。

  天一道長道:「沒有想到『逍遙幫』能請這些大魔頭,實在不太好對付呀!」

  皇甫無畏道:「他們再請什麼大魔頭都是沒有用的,俗話說邪不勝正嘛!」

  天一道長默然無語地點了點頭。

  五個人又回到了大廳。

  葉天行道:「我看皇甫少俠也餓了,我們還是再暢飲一番吧!」

  皇甫無畏道:「那又打擾了。」

  葉天行道:「皇甫少俠,哪裡的話,家丁。」

  這時從大廳外走進一個家丁。

  葉天行道:「快去準備一點酒菜。」

  「是!」家丁轉身去了。

  時間不長——

  只見一桌上等的酒菜已準備好了。

  五個人就圍在桌旁,暢飲起來。

  他們一直吃到東方發白,才各自休息去了。

  中午時分。

  葉天行把皇甫無畏和司徒紫姑、雷鳴、天一道長一直送到「太平堡」外。

  葉天行道:「皇甫少俠,你有機會一定要再來『太平堡』,我們好好敘敘。」

  皇甫無畏道:「葉堡主,你放心,我一定會來的。」

  葉天行又道:「天一道長,你也同樣要來呀!」

  天一道長面帶微笑地點了點頭。

  葉天行道:「雷大俠,司徒紫姑你們也要常來呀!」

  雷鳴和司徒紫姑都點了點頭。

  葉天行道:「我就不再送了。」

  皇甫無畏道:「葉堡主,你請回吧!」

  葉天行道:「祝你們一路順風。」

  他們四人同葉天行告辭,向遠處走去。

  葉天行眼望著他們四人的背影,嘆了一口氣,轉身走回「太平堡」了。

  他們四人走了一程,在一個三叉路口停住了腳步。

  天一道長道:「你們準備去哪裡呀?」

  皇甫無畏道:「我和小妹去登州。」

  天一道長道:「你們去登州幹什麼呀?」

  皇甫無畏不願講明。道:「我們去辦一點事。」

  天一道長道:「那我們暫時分手吧!」

  皇甫無畏問道:「天一道長,你準備去哪裡呀?」

  天一道長道:「我離開青城派已經有好幾個月了,貧道想回去看一看。」

  皇甫無畏道:「那祝你早日回到青城。」

  天一道長道:「皇甫少俠,你要有機會一定要去青城看我呀!不要讓我失望。」

  皇甫無畏道:「我一定會去的。」

  天一道長又道:「雷大俠,那貧道先走一步了。」

  雷鳴道:「天一道長,後會有期。」

  天一道長一躍身,上了一條叉路,向遠處馳去。

  雷鳴道:「皇甫少俠,我們也要分手了。」

  皇甫無畏道:「雷大俠,你去哪裡呀?」

  雷鳴道:「我去開封辦點事。」

  皇甫無畏道:「那我們改日再見了。」

  雷鳴道:「好!」

  司徒紫姑道:「雷大俠,慢走!」

  雷鳴朝司徒紫姑笑了一笑,向皇甫無畏抱了抱拳,騰身上了另外一條叉路,向遠處奔去。

  皇甫無畏道:「司徒小妹,我們走吧!」

  司徒紫姑點了點頭。

  兩人踏上最後一條叉路,向登州城走來。

  登州城。

  黃昏時分。

  西邊正映著火紅的晚霞,就如同千萬支滾動的紅瑪瑙……

  登州城被籠罩在一片晚霞之中。

  皇甫無畏和司徒紫姑走進了登州城。

  此時皇甫無畏心中亂麻麻的,腦海中不時地出現秦雨和諸葛青的容貌。

  皇甫無畏再一次地走進登州城,真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受,他不由得長嘆了一聲。

  司徒紫姑問道:「皇甫大哥,你幹什麼嘆氣呀?」

  皇甫無畏道:「沒什麼。」

  「你騙人。」

  「我騙你幹什麼呢?」

  「我就是不相信。」

  「你不相信,我也沒辦法。」

  「皇甫大哥,我總覺得你有心事。」

  「司徒小妹.你餓不餓?」

  「當然餓啦!」

  「那我們找一家酒店如何?」

  「好!」

  「前面就有一家酒店,我們去看看。」

  「好的。」

  兩個人來到一家酒店前。

  店小二迎上來,道:「二位客官裡面請。」

  皇甫無畏和司徒紫姑隨著店小二來到一張空桌旁,兩個人齊身坐了下來。

  店小二道:「兩位吃些什麼呢?」

  皇甫無畏道:「隨便來幾樣菜。」

  店小二道:「喝不喝酒。」

  皇甫無畏道:「來壺酒吧!」

  店小二道:「二位客官慢坐,酒菜馬上就來。」說罷,他剛想轉身走……

  「喂!」皇甫無畏叫住店小二。

  店小二又回過身來,道:「客官還有什麼吩咐嗎?」

  皇甫無畏道:「你們這裡可有客房?」

  店小二道:「有。」

  皇甫無畏從懷中掏出一錠銀子,道:

  「小二,這是酒菜房錢,不用找了。」

  店小二見皇甫無畏如此的大方,連忙道:

  「多謝客官,小的馬上就去準備客房。」

  皇甫無畏問道:「你準備幾間呀?」

  店小二道:「一間呀!」

  司徒紫姑道:「一間我們怎麼住呀?」

  店小二道:「難道你們不是……」

  皇甫無畏道:「她是捨妹。」

  店小二道:「對不起客官,小的馬上就去準備二間客房,請二位慢坐。」

  店小二說罷,就轉身走了。

  司徒紫姑道:「這小二也真是的。」

  皇甫無畏道:「誰叫我們倆在一起,人家小二當然會猜錯啦!」

  司徒紫姑道:「皇甫大哥,難道我們在一起,你不高興,不開心嗎?」

  皇甫無畏怕司徒紫姑誤會,連忙說道:

  「司徒小妹,我高興,我開心。」

  司徒紫姑把嘴一噘,道:

  「皇甫大哥,你說的不是真心話,你是騙我的。」

  皇甫無畏道:「司徒小妹,我剛才說的是真心話,我怎麼會騙你呢?」

  司徒紫姑道:「皇甫大哥,我相信你不會騙我的,永遠也不會騙我的。」

  司徒紫姑說完這番含情脈脈的話,雙眼中飽含著一種愈燒愈烈的情焰,望著皇甫無畏。

  皇甫無畏感覺到司徒紫姑已經愛上了自己,腦海中又不由自主地出現了上官如雪的美麗身影。

  司徒紫姑見皇甫無畏沉思不語,就問道:

  「皇甫大哥,你在想什麼呀?」

  皇甫無畏清醒了過來,道:

  「沒有什麼,司徒小妹,你完全相信我,不會騙你的。」

  司徒紫姑道:「皇甫大哥,酒菜怎麼還沒有來呀?」皇甫無畏道:「快來了。」

  話音剛落,店小二端著酒菜來到他們倆的面前,把酒茅放在桌上,道:

  「二位客官,酒菜齊了。」

  皇甫無畏道:「小二。我有事再叫你吧!」

  「是!客官。」店小二邊答應著一邊招呼別人的客人去了。

  皇甫無畏和司徒紫姑邊吃邊閒談起來。

  兩人一直吃到二更天,才上樓來,到店小二已準備好的兩間屋子,休息去了。

  此時,皇甫無畏毫無睡意,就坐在桌旁,點起蠟燭,思考起今天晚上如何行動的事情來。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推移。

  三更天。

  皇甫無畏不願叫醒司徒紫姑,在屋中穿好夜行衣,推開屋門,飛身上了屋頂,向「悅來客棧」而去。

  「悅來客棧」。

  一切都沒有變。

  皇甫無畏輕車熟路地來到「悅來客棧」門前,他微微沉思了一下,剛想越牆而進……

  猛然——

  皇甫無畏感覺到一股殺氣向自己逼來。

  殺氣愈來愈盛。

  皇甫無畏只好凝身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那一股殺氣中飄出一陣血腥味,籠罩著皇甫無畏……

  因為皇甫無畏心中明白,他只要微微一動,馬上就會招來無數的殺招。

  這不是一個普通的殺手。

  殺氣越濃的殺手,說明武功一定很高,而且還殺了不少人,所以才有這麼濃的殺氣。

  皇甫無畏在等待時機。

  那殺手也在等待時機。

  兩人都凝固在「悅來客棧」門前。

  殺氣更濃了……

  皇甫無畏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嚴肅的神情。

  相持、相持……

  猛然——

  一支野貓跑入他們倆的中問。

  那一支野貓倏地發出一聲慘叫,死在兩個人的殺氣之中。

  殺手微微一怔,殺氣稍稍地減弱了一下。

  皇甫無畏感覺到,這是個好機會。

  殺手知道皇甫無畏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慌忙地想先出手,搶住先機,但遲了……

  皇甫無畏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從背後抽出「瘋魔狂劍」,身形急轉,長劍化成無數重影向殺手劈去。

  抽劍、轉身、攻擊這一切都在瞬間中完成的。

  殺手眼望著劈來的無數劍影,連忙身形拔地而起,從腰間抽出大刀,迎了上去。

  只聽。「噹、噹……」一邊響了七聲,兩人各自落下身形。

  皇甫無畏向那個殺手望去。

  只見,那個殺手臉矇黑布,身著黑衣打扮,也正用咄咄逼人的眼睛,望著皇甫無畏。

  皇甫無畏認識這個殺手。

  這個殺手也認識皇甫無畏。

  因為他們曾經見過面,也曾比試過。

  皇甫無畏道:「怎麼,又是你!」

  殺手道:「因為,我要殺了你。」

  皇甫無畏問道:「你上次為什麼要走呢?」

  殺手簡單地回答道:「因為我不是你的對手,又受了傷。」

  皇甫無畏道:「上次我根本就沒有刺傷你呀?」

  殺手道:「我不是傷在你手中的。」

  皇甫無畏道:「那你是傷在何人手中的?」

  殺手道:「黑衣狂人。」

  皇甫無畏問道:「你們是怎麼打起來的呢?」

  殺手道:「因為我也收到了別人的重金,所以要殺他。」

  皇甫無畏道:「是不是那個『逍遙幫』?」

  殺手點了點頭。

  皇甫無畏道:「你現在殺不殺我?」

  殺手道:「殺。」

  皇甫無畏道:「那你仍然不是我的對手啊?」

  殺手依然道:「我也要殺你。」

  皇甫無畏道:「那你是不是自尋死路嗎?」

  殺手道:「我們這一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皇甫無畏自言自語地道:「也太殘酷了。」

  殺手道:「少說廢話。」

  皇甫無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殺手道:「我沒有姓名。」

  皇甫無畏道:「我不相信。」

  殺手道:「信不信是我的事。」

  突然——

  一道黑影劃空而來,落在皇甫無畏的面前。

  皇甫無畏向那道黑影望去。

  這道黑影道:「我知道你是誰?」

  殺手道:「你知道我是誰?」

  皇甫無畏驚叫道:「『黑衣狂人』前輩。」

  原來,飛掠而來的人,正是「黑衣狂人。」

  「黑衣狂人」道:「別人不知道你誰,我知道,你一定感到很奇怪吧?」

  殺手道:「你怎麼知道的?」

  「黑衣狂人」道:「上次你殺我的時候,雖然用的是劍,但你施的卻是刀法。」

  殺手一怔,沒有回答。

  「黑衣狂人」又道:「天下只有兩個人會施這『無形追魂刀』,這種刀法是姑蘇慕容世家的絕技。」

  殺手長嘆了一聲,道:「沒有想到,給你猜出來了。」

  皇甫無畏道:「他是慕容世家的人?」

  「黑衣狂人」點了點頭。

  「我已經遇見過另外一個會這刀法的人。」

  殺手道:「我想你已經知道我是誰了。」

  「黑衣狂人」道:「慕容復,這個名字叫得不錯吧?」

  殺手渾身一震,道:「這一定是我哥哥告訴你的。」

  原來,這個殺手叫慕容復,是慕容奇的弟弟,江湖上卻很少有人知道他的。

  慕容復道:「既然你已猜出我是誰了,那麼我也沒有必要再隱藏自己的面目了。」

  說罷,他拉下了臉上的黑布。

  只見慕容復是位中年人,白淨的臉龐,像一個文弱的書生。

  「黑衣狂人」道:「慕容復,你沒有必要再幹這行了,也不必為『逍遙幫』賣命了。」

  慕容復道:「我也是沒有辦法的。」

  「黑衣狂人」道:「慕容復,你可知道你哥哥出事了?」

  慕容復道:「我哥哥怎麼啦?」

  「黑衣狂人」道:「被人打傷了。」

  「什麼?被誰打傷的。」

  「『逍遙幫』幫主。」

  慕容復大驚失色地道:「什麼時候?」

  「黑衣狂人」道:「你哥哥約『逍遙幫』幫主在鬼崖見面,沒有想到遭到了暗算,現在正往姑蘇趕去了。」

  慕容復一抱拳道:「多謝指點。」

  話音剛落。他飛身而起,向遠處馳去。

  「黑衣狂人」道:「小子,你來這裡幹什麼呀?」

  皇甫無畏道:「我來產除『逍遙幫』分壇的。」

  「黑衣狂人」道:「小子,你來遲了。」

  皇甫無畏道:「來遲了!」

  「黑衣狂人」道:「他們在三天前就撤走了,現在『悅來客棧』中空無一人了。」

  皇甫無畏急忙地問道:「他們去哪裡呀?」

  「黑衣狂人」道:「他們現在在離登州五十里的『上官堡』之中。」

  皇甫無畏一聽「上官堡」,就想起了上官如雪,他急忙地道:

  「他們去『上官堡』幹什麼呀?」

  「黑衣狂人」道:「他們是去下『逍遙貼』的,要上官雲龍歸順他們。」

  皇甫無畏焦急地道:「現在情況如何啊?」

  「黑衣狂人」道:「正打得熱火朝天呢!」

  皇甫無畏擔心上官如雪的安全,慌忙地道:

  「前輩,我馬上去『上官堡』。」

  「黑衣狂人」點了點頭。

  皇甫無畏道:「前輩,我還有一件事情拜託你。」

  「什麼事?」

  皇甫無畏道:「我的小妹正在前面的客棧中,麻煩前輩轉告一聲,叫她在洛陽等我。」

  「黑衣狂人」道:「是不是那個司徒紫姑?」

  「是的。」

  「小子,你放心地去吧!我一定把話帶到。」

  皇甫無畏抱了抱拳,騰身而起,向遠處馳去。

  上官堡。

  此時的「上官堡」,正處於一片血腥廝殺之中。

  「上官堡」的堡主,上官雲龍正和「噁心書生」彭飛打在一起,不分上下。

  上官雲龍的妹妹,上官雲珠也正和「逍遙幫」的副幫主互相纏門在一起,但眼看她就要招架不住了

  上官雲龍心中暗暗地焦急起來……

  「噁心書生」彭飛,正揮動著雙掌,招招都向上官雲龍的要害擊來。

  突然——

  上官雲珠一聲慘叫,被「逍遙幫」的副幫主擊出數丈開外,跌倒在地上。

  在一旁的上官如雪見此情景,急忙地走到上官雲珠的面前,扶上了她。

  「逍遙幫」副幫主,順勢雙掌擊向數丈開外的上官雲珠和武功不高的上官如雪。

  上官雲珠高聲地道:「如雪,快閃開啊!」

  上官如雪道:「我不閃。」

  「逍遙幫」副幫主一陣尖笑:

  「看你們往哪裡閃,我送你們上西天去。」

  眼看上官雲珠和上官如雪就要死在她的掌下……

  就在這關鍵時刻——

  從空中飛落下來一個人,道:「住手!」

  「逍遙幫」副幫主一怔,收回雙掌,退回原地。

  上官如雪一見這個人,就驚叫道:「皇甫大哥。」

  原來這個人正是皇甫無畏。

  皇甫無畏落下身形,道:「上官小妹,你沒事吧?」

  上官雲珠一見皇甫無畏,大聲地驚叫道:

  「你、你……真像皇甫雄。」

  皇甫無畏一聽上官雲珠提起自己父親的名字,就問道:

  「前輩,你認識我父親?」

  上官雲珠長嘆了一聲,道:「原來你是皇甫雄的兒子,都長這麼大了。」

  上官如雪問道:「姑姑,你認識他的父親?」

  上官雲珠默默無語地點了點頭。

  「逍遙幫」副幫主見他們正談得開心,她大聲地叫道:

  「小子,你還沒有死呀?」

  皇甫無畏轉過身,冷冷地道:

  「我死了,還有誰來鏟除你們這些惡人。」

  「逍遙幫」副幫主口中發出一聲刺耳的尖笑,道:

  「小子,你也太狂了!」

  皇甫無畏道:「是不是你殺了秦雨和諸葛青?」

  「逍遙幫」副幫主道:「是我殺的又怎麼樣。」

  皇甫無畏大叱一聲道:「那你得嚐命!」

  「逍遙幫」副幫主道:「小子,你的武功我最清楚,要我的命你還早呢!」

  皇甫無畏道:「你要不信,就上來試一試。」

  「逍遙幫」副幫主飛身而起,雙掌挾著風雷之聲,向皇甫無畏猛擊而來。

  皇甫無畏施展出「隨風飄絮」絕世輕功,輕飄地讓開擊來的雙掌,倏地伸出右手抓向「逍遙幫」副幫主的面罩。

  「逍遙幫」副幫主見自己的雙掌落空,又見皇甫無畏向自己的面罩抓來,她連忙向後暴退。

  但,皇甫無畏的右手始終還是抓向她的面罩。

  「逍遙幫」副幫主大驚失色,連續地轉變了幾種身形,但還是沒有擺脫開。

  最後,皇甫無畏終於抓下了她的面罩。

  「逍遙幫」副幫主大驚失色……

  皇甫無畏看到她也愣住了……

  因為皇甫無畏認識她。

  這「逍遙幫」副幫主,正是花田鎮桃芳酒樓的女老闆李桃芳。

  皇甫無畏看到她能不吃驚嗎?

  李桃芳道:「小子,你的武功好像又進了一步啦!」

  皇甫無畏道:「李桃芳,原來是你!」

  李桃芳道:「怎麼?吃驚嗎?」

  皇甫無畏道:「沒有想到你就是『悅來客棧』的後台老闆,也是『逍遙幫』的副幫主。」

  李桃芳道:「小子,我後悔上次在『悅來客棧』沒殺你,不然江湖上還有誰是我們的對手。」

  皇甫無畏道:「你後悔已經來不及了。」

  李桃芳飛身而起,雙掌運足全身功力,向皇甫無畏擊來。

  皇甫無畏默然運「七彩神功」,雙掌緩緩地迎了上去。

  只聽,「啪」的一聲巨響。

  李桃芳被震得倒退了幾步,才站住身形。

  皇甫無畏紋絲不動地站在那裡。

  李桃芳吃驚地道:「小子,你剛才施展的是什麼功夫?」

  皇甫無畏道:「七彩神功。」

  李桃芳大驚失色地道:「什麼?『七彩神功』!」

  皇甫無畏道:「就是專門對付你們這些人的。」

  李桃芳知道今天再難脫身了,連忙運足全身功力,左手中指似曲似直地向皇甫無畏彈去。

  皇甫無畏只覺有一縷無聲的陰勁,向自己襲來,他連忙默運「七彩神功」,伸出右手掌迎了上去。

  李桃芳的「彈指神功」在皇甫無畏的「七彩神功」下,消失得無影無蹤。

  李桃芳大驚失色,連忙凌空而起,向遠處奔去。

  皇甫無畏早見李桃芳想溜,連忙口中發出一聲清脆的龍吟,從背後抽出「瘋魔狂劍」,長劍和人化作一道閃電,向李桃芳的背後襲去。

  李桃芳只覺背後有一股劍氣向自己襲來,她想轉身躲閃,但是已經遲了……

  只聽,一聲慘叫劃破夜空。

  李桃芳被皇甫無畏的「瘋魔狂劍」劈成兩半,肚腸和鮮血頓時流淌出來,她的屍體緩緩地倒在血泊之中。

  李桃芳的這一聲慘叫,也把「噁心書生」彭飛嚇了一大跳,手上的招式頓時亂了起來。

  上官雲龍乘此機會,倏地一掌,正好擊在彭飛的胸口上。

  彭飛一聲慘叫,飛出數丈開外,倒地而亡。

  皇甫無畏見他們倆都死了,就把「瘋魔狂劍」倒插在背後,雙眼望著向他走來的上官雲龍。

  上官雲龍走到皇甫無畏面前,抱拳道:

  「多謝少俠援手之恩,請問尊姓大名?」

  皇甫無畏剛想說話,這時,上官如雪扶著上官雲珠走到皇甫無畏的面前。上官如雪道:

  「父親,他叫皇甫無畏。」

  皇甫無畏心中暗想道:「原來上官雲龍是上官如雪的父親,我不能失禮了。」

  皇甫無畏想罷。也抱拳說道:「上官前輩,晚輩正是皇甫無畏。」

  上官雲龍驚叫道:「你姓皇甫?」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

  上官雲珠道:「大哥,皇甫少俠正是皇甫雄的兒子。」

  上官雲龍自言自語的道:「原來是皇甫兄的兒子,真沒想到。真沒想到。」

  上官雲珠道:「皇甫少俠,你父親現在何處?」

  皇甫無畏道:「我不知道。」

  上官雲珠:「你沒有尋找嗎?」

  皇甫無畏道:「我還沒有時間去找我的父親。」

  上官雲珠:「皇甫少俠,你有沒有線索呀?」

  皇甫無畏道:「有線索。」

  上官雲珠:「什麼線索呀?」

  皇甫無畏道:「我父親可能在金陵。」

  上官雲珠:「誰告訴你的?」

  皇甫無畏道:「我師父告訴我的。」

  上官雲珠:「你師父是誰呀?」

  皇甫無畏道:「『飛天神龍』南允。」

  上官雲珠大吃了一驚,道:「皇甫少俠,你師父真的是『江南二俠』之一的南允嗎?」

  皇甫無畏道:「是的。」

  上官雲珠:「那你父親一定在金陵。」

  皇甫無畏道:「我過一段時間後就去找。」

  上官雲珠沉思了一下,道:「皇甫少俠,你如果找著你父親,那麼就說一個叫上官雲珠的人想念他。」

  皇甫無畏道:「前輩請放心,我一定把話帶到。」

  上官雲珠又道:「另外,請他來一趟『上官堡』。」

  皇甫無畏道:「晚輩記下了。」

  上官雲龍道:「妹妹,這已經過去十幾年了,你怎麼還沒有忘掉他呢?」

  上官雲珠仰天長嘆了一聲,緩緩地道:

  「我忘不掉啊!我永遠也忘不掉他呀!」

  皇甫無畏見此情景,心中暗想道:

  「難道上官雲珠和父親之間有一段深厚的感情嗎?」

  上官雲龍道:「妹妹,你也不要再多想了,外面涼,快請皇甫少俠進去坐吧!」

  上官雲珠止住心裡翻騰的火熱感情,緩緩地道:

  「皇甫少俠,我剛才失禮了,請不要見怪。」

  皇甫無畏道:「沒有失禮,前輩太客氣了。」

  上官雲珠道:「皇甫少裡面請。」

  皇甫無畏道:「各位前輩,裡面請。」

  四個人邊說邊走,來到大廳上,分賓主落坐。

  上官雲龍說道:「皇甫少俠,你怎麼知道我們『上官堡』出事啦?而且來的正是時候。」

  皇甫無畏道:「我在登州城,聽人說的。」

  上官雲龍:「聽什麼人說的?」

  皇甫無畏道:「『黑衣狂人』前輩。」

  上官雲珠問道:「我們『上官堡』的人,從不與『黑衣狂人』來往,他為什麼要幫助我們呢?」

  皇甫無畏道:「這一點,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前輩有一顆助人為樂的熱血吧!」

  上官如雪道:「皇甫大哥,你來的正是時候,不然我們『上官堡』可慘啦!」

  上官雲龍道:「是呀!皇甫少俠,你是我們全體『上官堡』人的恩人呀!」

  皇甫無畏擺了擺手,道:「上官堡主,你也太客氣了,晚輩承受不起呀!」

  上官雲龍道:「看不出皇甫少俠年歲不大,為人卻是虛懷若谷,敬佩,敬佩。」

  上官如雪道:「父親,你不要再誇皇甫大哥了,看他都有點不自然了。」

  上官雲龍道:「如雪,你怎麼能用這樣不禮貌的語言,來同皇甫少俠說話!」

  皇甫無畏道:「上官堡主,如雪姑娘說得沒錯,晚輩給前輩誇得有點飄飄然了。」

  上官如雪道:「父親,我說得沒錯吧,皇甫大哥的為人我最了解啦!」

  上官雲珠已看出上官如雪愛上了皇甫無畏。她心中不由得為此擔心起來。

  皇甫無畏道:「上官堡主,聽你剛才的語氣,好像與我父親很久以前就認識了。」

  上官雲龍嘆了一口氣,道:「皇甫少俠,我與你父親是一對生死朋友。」

  皇甫無畏道:「上官堡主,你一定認識我母親,我母親長得怎麼樣啊?」

  上官雲龍看了一眼上官雲珠沒有說話。

  上官雲珠道:「你母親長得很漂亮、很溫柔,是江湖上數一數二的美人。」

  皇甫無畏自言自語道:「只可惜我沒有看過。」

  上官雲龍不想談這件事,就岔開話題,道:

  「皇甫少俠,我們有緣相會,你就多住幾日吧!」

  皇甫無畏道:「多謝前輩,只因晚輩還有事要辦,所以我得馬上就走,請原諒。」

  上官如雪一聽皇甫無畏馬上就要走,小嘴一嘟,道:

  「姑姑,你就留他一夜吧!」

  上官雲珠知道上官如雪的心意,道:

  「皇甫少俠,急著走幹嘛,就留宿一夜吧!」

  皇甫無畏剛想說話……

  此時,上官如雪正用一雙深情的眼睛望著皇甫無畏。

  皇甫無畏只好點頭答應了。

  夜深了。

  一輪明月高掛在天空。

  這時,天空裡被灰白色的雲塊所掩蔽住了的月亮,漸漸地突出雲塊所包圍,露出自己的皎潔的玉面來。

  雲塊如戰敗似的,很快地四下消散了,將偌大的蔚藍的天空,完全交與月亮,讓它向著廣闊的大地展開著勝利的光明的微笑……

  寂靜的上官堡。

  柔和而美麗的院子。

  皇甫無畏毫無睡意,就悄悄地走到院子中。

  這時,寧靜的院子中,早就站立著一個美麗的身影。

  皇甫無畏心中一驚,但很快又平靜下來了。

  皇甫無畏太熟悉這美麗的身影了,因為這個身影時常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前面站著的正是上官如雪。

  此時的上官如雪,心裡怦怦跳個不停,她心裡有一股強烈的衝動和幸福的感覺。

  皇甫無畏此時也有同樣的感覺。

  兩人誰也不先說話,靜靜地相持在那裡。

  他們不想打破這種幸福的感覺。

  月光更加皎潔了。

  兩個人似乎已經融合在這種幸福之中……

  靜靜的……

  靜靜的……

  靜得連他們兩人的喘氣聲都能聽見。

  但兩個人還是沒有說話。

  皇甫無畏再也忍不住了,就向著上官如雪清晰的側影,道:

  「上官小妹,我……」

  上官如雪緩緩地轉過身,用一雙含情脈脈的眼睛望了一下皇甫無畏。

  說道:「皇甫大哥,你想說什麼呀?」

  皇甫無畏一看上官如雪那雙眼睛,心中一動,語無倫次地道:

  「上官小妹,今天的月亮真漂亮呀!」

  「嗯!」上官如雪輕輕地嗯一聲。

  皇甫無畏再道:「這院子真漂亮。」

  「嗯!」上官如雪再一次嗯了一聲。

  皇甫無畏有些舉手無措了,道:

  「上官小妹,你老嗯幹什麼呀?是不是不想同我說話。」

  上官如雪低低道:「皇甫大哥,你就不能同我談別的事嗎?」

  皇甫無畏向前走了一步。輕輕地道:

  「上官小妹,我們好久不見了。」

  上官如雪道:「是呀!半年多了。」

  皇甫無畏柔情地道:「我時時刻刻都在想你呀!」

  上官如雪滿臉羞紅地道:「真的嗎?」

  皇甫無畏又上前一步,道:「上官小妹,我剛才說的全是真心話。」

  現在兩個人的距離越來越近了。

  皇甫無畏彷彿聽到上官如雪的心在飛快的跳動。

  上官如雪同樣感到幸福將要來臨。

  兩人眼睛都露出柔情的眼神,似乎都想把對方融化在自己的世界中。

  四支眼睛對視起來……

  一切無法再用語言敘說清楚的溫存在對視中發生。

  兩人不知不覺的共同涉入愛情世界,在愛的海洋中來回不停地飄蕩,飄盪……

  愛情的力量太偉大了。

  皇甫無畏再也承受不住感情的衝激,不自然地向前走幾步,張開廣闊的胸膛……

  上官如雪也無法控制自己,就像一支小海燕,撲入皇甫無畏的胸膛……

  倆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他們已經忘掉這個世界,在相互體會這初戀的感受和快樂……

  好久,好久……

  天空中明月似乎也受到他們的感染,皎潔的玉面上露出一絲羞紅的微笑……

  兩個人在幸福中醒來,依然擁抱在一起。

  皇甫無畏聞到上官如雪的身上有一種處女的芳香,低聲地道:

  「如雪,你真美啊!」

  上官如雪靠近皇甫無畏的胸膛上,輕輕地道:

  「無畏,我真的很美嗎?」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

  上官如雪溫柔萬千道:「無畏,你想永遠擁有我嗎?」

  皇甫無畏道:「我想永遠擁有你。」

  上官如雪道:「無畏,你真的愛我嗎?」

  皇甫無畏剛想說話,突然他的腦海中出現司徒紫姑的人影,出現司徒紫姑的溫柔。

  皇甫無畏愣在那裡,沒有回答。

  上官如雪見皇甫無畏沒有說話,就仰起頭,雙眼望著皇甫無畏道:

  「無畏,你在想什麼?」

  皇甫無畏清醒過來,忙使勁抱緊上官如雪道:

  「如雪,我沒想什麼。」

  上官如雪道:「你騙人。」

  皇甫無畏道:「我沒騙你。」

  上官如雪:「那我剛才說的話,你有沒有聽見?」

  皇甫無畏道:「我聽見了。」

  上官如雪:「我剛才說的是什麼話?」

  皇甫無畏道:「你問我愛不愛你。」

  上官如雪害羞得將頭埋在皇甫無畏的懷裡。

  皇甫無畏輕聲道:「如雪,我愛你,我永遠愛你,一輩子都愛你。」

  上官如雪:「誰要你說那麼多了?」

  皇甫無畏道:「如雪,我只從第一次見到你,我就深深地愛上了你。」

  上官如雪:「真的嗎?」

  皇甫無畏柔情的道:「自從第一次短暫和你分開,我的腦海中經常出現你那美麗的身影。」

  上官如雪:「油嘴滑舌,甜言蜜語。」

  皇甫無畏用嘴吻了一下上官如雪的秀髮,溫柔地道:

  「如雪,我多渴擁有你呀!」

  上官如雪輕聲輕語地道:「你現在不正擁有了我嗎?」

  皇甫無畏道:「如雪,我要永遠擁有你,一輩子擁有你,你願意嗎?」

  上官如雪滿臉飛紅地輕聲道:「我願意!」

  皇甫無畏一聽此話,頓時熱血沸騰起來,禁不住伸手把上官如雪的玉面抬了起來。

  上官如雪滿臉飛紅地微閉著秀目……

  她在等待……

  皇甫無畏雙眼望著上官如雪的玉面,同時在她櫻紅的嘴唇上親一下。

  上官如雪就如觸電一般,渾身一抖,但又很快的平靜下來,雙眼依然閉著。

  皇甫無畏好似得到某種提示,嘴唇壓在她櫻紅的嘴上拼命的吻著。

  上官如雪再一次渾身一抖,雙手緊緊地擁抱住皇甫無畏,櫻紅的嘴唇開始蠕動起來。

  兩人融合成一人。

  大地在旋轉。

  日月星辰在顛倒。

  皎潔的月光披灑在兩個人身上。

  皇甫無畏雙手不禁地上下撫摸著……

  上官如雪美麗的身體隨著皇甫無畏的雙手上下移動著,顫抖著,爆發著……

  兩人陶醉這無限地幸福之中。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