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太平堡力拼三魔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嶗山。

  它南瀕南海,東臨嶗山灣,主蜂巨蜂,赤稱嶗頂。

  嶗山拔海而起,雄奇險峻。

  清泉,飛瀑,危岩,洞穴,古樹與古剎殿宇,相映生輝。

  嶗山上有上、下清官,太平宮,華嚴宮,華樓宮,潮音瀑,白雲洞,獅子峰,明霞洞。

  其中最大的要算太平官。

  太平宮內住著嶗山派的掌門神六道士。

  此時,皇甫無畏和司徒紫姑已經來到嶗山太平宮前。

  一個道士見他們兩人,連忙上前迎道:

  「兩個施主,到我嶗山有何貴幹?」

  司徒紫姑插嘴說道:

  「我們是來找人的。」

  道士道:「找什麼人?」

  司徒紫姑道:「找我大哥的大哥。」

  道士道:「誰是你們的大哥?」

  皇甫無畏道:「趙飛龍趙大哥。」

  道士用懷疑的目光掃了一下他們倆道:

  「趙施主是你的大哥,有何憑證?」

  司徒紫姑道:「你這道士,我說他是我的大哥就是,你還要什麼憑證?」

  道士道:「我不會相信你們的。」

  皇甫無畏怕事情弄僵。連忙說道:

  「麻煩你稟告一聲,就說皇甫無畏前來求見。」

  道士道:「你就是『傲海狂龍』皇甫無畏。」

  皇甫無畏道:「正是。」

  道士道:「你們在此稍等片刻。」

  話音剛落,便轉身向太平宮內走去。

  司徒紫姑道:「這個道士好不講理。」

  皇甫無畏道:「司徒小妹,下次同人說話要溫和一些。」

  司徒紫姑把嘴一啷,點了點頭。

  過了一段時間。

  猛然——

  一道人影從太平宮內飛了出來,邊飛邊叫道:

  「皇甫賢弟,皇甫賢弟!」

  皇甫無畏一見來人,也飛身迎了上支,大聲地道:

  「趙大哥。趙大哥!」

  原來飛掠出來的正是「怪刀神龍」趙飛龍。

  趙飛龍雙手握住皇甫無畏的雙手,落下身形,激動地道:

  「皇甫賢弟,想死我啦!」

  皇甫無畏也很激動地道:

  「趙大哥,你一向可好,你的傷是否痊癒了。」

  趙飛龍道:「皇甫賢弟,我的傷已經痊癒了,你怎麼樣?」

  皇甫無畏道:「趙大哥,我還不錯。」

  司徒紫姑見他們倆正談的火熱,把她丟在一邊,她有點生氣地走到皇甫無畏身旁。

  趙飛龍一見司徒紫姑,道:

  「皇甫賢弟,她是……」

  皇甫無畏才明白過來還沒有給他們介紹,連忙一拉司徒紫姑,道:

  「趙大哥,她是我的小妹。」

  司徒紫姑道:「我叫司徒紫姑。」

  趙飛龍連忙抱拳說道:

  「司徒姑娘,在下名叫趙飛龍,都是一家人。」

  司徒紫姑道:「趙大俠,你太客氣了。」

  趙飛龍道:「司徒,你稱我大俠就見外了。」

  司徒紫姑道:「那你也不能稱我姑娘。」

  皇甫無畏見司徒紫姑與趙飛龍頂嘴,有點生氣地道:

  「司徒小妹,不得無理。」

  趙飛龍道:「無妨,無妨。」

  司徒紫姑見皇甫無畏生氣了。慌忙地道:

  「趙大哥。你不會生我的氣吧!」

  趙飛龍:「司徒小妹,那是自家人,沒有關係,沒有關係,我不會生你的氣。」

  司徒紫姑道:「多謝趙大哥。」

  趙飛龍道:「為兄在這裡等了你們好長時間了,一直在為賢弟你擔心。」

  皇甫無畏道:「趙大哥,只因在路上多擔誤了幾日,所以才來遲了。」

  趙飛龍道:「不遲,不遲。」

  皇甫無畏道:「趙大哥,『逍遙幫』有沒有到嶗山來。」

  趙飛龍道:「沒有。」

  皇甫無畏道:「趙大哥,我在這兒一路上可與『逍遙幫』發生不少戰門。」

  趙飛龍問道:「秦兄和諸葛兄呢?」

  皇甫無畏一聽,心中一陣悲痛,道:

  「趙大哥,他們,他們……」

  「他們怎麼啦?」

  「秦兄和諸葛兄在登州城被害了。」

  「他們是怎麼死的?」

  「趙大哥,我們上了『逍遙幫』的圈套,秦兄和諸葛兄被他們殺死了。」

  趙飛龍內心一陣悲痛,沒有想到同自己出生人死十幾年的兩位好兄弟死了,他不由得落下兩行熱淚。

  皇甫無畏道:「趙大哥,『逍遙幫』這些惡人,我發誓一定要把他們殺得乾乾淨淨。」

  皇甫無畏咬牙切齒地說著說著,一雙明亮的眼睛中露出二股殺氣逼人的眼光來。

  司徒紫姑見此情景,道:

  「皇甫大哥,你不要生氣,小妹幫你殺光他們。」

  皇甫無畏向司徒紫姑笑了笑,沒有說話。

  趙飛龍又問道:「朱兄呢?」

  皇甫無畏道:「朱兄還沒有來啊?」

  「沒有。」

  「奇怪,朱兄應該到了。」

  「怎麼?你們沒有一起走。」

  「沒有,我們是分開走的。」

  「你們怎麼分開走的呢?」

  「因為朱兄他身受重傷在侯神醫那裡治療。

  我們走時告訴他,要他在螃山等我們。」

  「是不是『指下活人』侯神醫?」

  「正是。」

  趙飛龍道:「朱兄是被誰擊傷的?」

  「逍遙居士。」

  「又是他。」

  皇甫無畏道:「朱兄傷在『逍遙居士』的『彈指神功』上的。」

  趙飛龍道:「難道朱兄那裡出什麼事?」

  皇甫無畏道:「我想不會。」

  「但願如此。」

  皇甫無畏道:「展兄呢?」

  趙飛龍道:「展兄也在嶗山。」

  皇甫無畏道:「好久沒見他了。」

  趙飛龍伸手一指太平宮,向皇甫無畏和司徒紫姑道:

  「賢弟,小妹我們進去說。」

  三人走進了太平宮。

  趙飛龍道:「賢弟,小妹你們一定很辛苦,我看你們休息一天再說吧!」

  皇甫無畏道:「也好。」

  趙飛龍就帶著皇甫無畏和司徒紫姑來到兩所屋子前,道:

  「賢弟、小妹你們就委屈一夜吧!」

  司徒紫姑道:「趙大哥,你也太客氣了。」

  皇甫無畏道:「司徒小妹,你卻那問屋子吧!」

  司徒紫姑點了點頭,向那問屋子走去。

  趙飛龍低低地道:「皇甫賢弟,家師在等著你呢?」

  皇甫無畏一怔,道:「趙大哥,有什麼事嗎?」

  趙飛龍道:「去一下你不知道了。」

  「馬上就去嗎?」

  「是的。」

  「剛才趙大哥你為什麼不說?」

  「因為司徒姑娘在。」

  「她又不是外人。」

  「家師說只想見你一個人。」

  皇甫無畏心中暗想道:「他找我有什麼事?」

  趙飛龍道:「我剛才不說是怕司徒姑娘誤會。」

  皇甫無畏道:「那我們去吧!」

  趙飛龍轉身帶著皇甫無畏向太平宮後院的煉丹室走去。

  兩人走了一段路,在煉丹定前停住了腳步。

  趙飛龍道:「皇甫賢弟,你稍等一下,我去稟告一聲。」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

  趙飛龍快步走上前,推開緊閉的屋門,走了進去。

  過了好一會兒。

  趙飛龍從煉丹室走了出來,道:

  「皇甫賢弟,家師裡面請。」

  皇甫無畏道:「家師也太客氣了。」

  說罷,他邁步走上前,推開房門,走了進去。

  趙飛龍也隨後跟了進去。

  煉丹室內香煙繚繞,給人一種世外仙境的感覺。

  皇甫無畏剛進煉丹到,只覺前面有一股強大的氣流,向自己猛擊而來。

  皇甫無畏大吃一驚,連忙默運「七彩神功」,緩緩地伸出雙掌,迎了上去。

  只聽,「啪!」地一聲巨響。

  皇甫無畏不禁地被震退了二步,才穩住身形。

  前面偷襲皇甫無畏的人也在不住地向後倒定。

  皇甫無畏大驚失色地道:

  「趙大哥!趙大哥!這是怎麼回事?你,你……」

  趙飛龍在後面說道:

  「皇甫賢弟,你不要誤會,家師只不過想試試你的武功。」

  皇甫無畏這時才抬眼向前望去。

  只見,在屋子的中央盤坐著一位頭髮花白的老道士。

  這位道士就是神雲道長。

  神雲道長用一雙逼人的眼睛望了一下皇甫無畏,面帶笑容地道:

  「皇甫少俠,貧道失禮了。」

  皇甫無畏一看就知道前面的道士必是神雲道長,連忙抱拳道:

  「神雲道長前輩,晚輩皇甫無畏拜見。」

  神雲道長道:「皇甫少俠,你剛才施展的不是『七彩神功』,貧道差點丟臉啊!」

  皇甫無畏道:「前輩,晚輩剛才所施展的正是『七彩神功』,請原諒晚輩剛才的無禮。」

  神雲道長道:「皇甫少俠哪裡的話,你會『七彩神功』我們就是一家人。」

  趙飛龍道:「賢弟,你可看見『七彩老人』。」

  皇甫無畏道:「看見了。」

  趙飛龍道:「你這下可以明白我為什麼派你去了吧!」

  皇甫無畏道:「我現在才知道『七彩老人』就是我的大伯。」

  神雲道長道:「你可知他是我的師弟。」

  皇甫無畏道:「大伯同我說了。」

  神雲道長道:「我師弟用多長時問教會你『七彩神功』的。」

  皇甫無畏道:「三個月。」

  神雲道長吃驚地道:「什麼?只用了三個月。」

  皇甫無畏道:「是的。」

  神雲道長道:「他是怎麼教你的?」

  皇甫無畏就把在龍門同皇甫仁學「七彩神功」的經過講給神雲道長聽。

  神雲道長聽罷,長嘆了一口氣,道:

  「我師弟的是速成方法,用心良苦啊!」

  皇甫無畏道:「我不會辜負大伯一番苦心的。」

  神雲道長道:「『七彩魔鏡』拿到沒有。」

  「拿到了。」

  「在哪裡。」

  「在晚輩的身上。」

  「你拿出來給貧道看一看。」

  「是!」皇甫無畏答應著,從懷中掏出「七彩魔鏡」,遞給了神雲道長。

  神雲道長接過「七彩魔鏡」來回看了好幾遍,自言自語地道:

  「它又要重現江湖了。」

  趙飛龍道:「師父,就是這面鏡子嗎?」

  神雲道長點了點頭,把「七彩魔鏡」還給了皇甫無畏,道:

  「你施展給我看一看。」

  皇甫無畏接過「七彩魔鏡」,默運「七彩神功」。

  頓時,「七彩魔鏡」發出七道不同顏色的光芒。

  赤、橙、黃、綠、青、藍、紫七種不同的顏色,在煉丹室內上下飛舞。

  趙飛龍都看呆了……

  神雲道長道:「皇甫少俠,好了。」

  皇甫無畏「七彩神功」一收,頓時七道不同顏色的光芒消失的無影無蹤。

  皇甫無畏把「七彩魔鏡」朝神雲道長面前一送,道:

  「前輩,鏡子給你。」

  神雲道長道:「少俠,你這是何意?」

  皇甫無畏道:「當初我是受趙大哥的命令去龍門取鏡的,現在應該交給前輩保管。」

  神雲道長把頭一搖,雙手一推「七彩魔鏡」,不肯接受。

  皇甫無畏道:「前輩,你……」

  皇甫無畏緩緩地道:「皇甫少俠,你給貧道有什麼用呢?」

  「為什麼?」

  神雲道長道:「皇甫少俠,貧道不會『七彩神功』。」

  「這怎麼可能呢?」

  神雲道長道:「嶗山派根本就沒有這種奇功。」

  「那我大伯不是本派的嗎?」

  神雲道長道:「雖然他是嶗山派,但是他所學的『七彩神功』卻不是嶗山派的。」

  「前輩,那我大伯是怎麼會的呢?」

  神雲道長道:「你大伯在二十年前就被逐出嶗山派了。」

  「為什麼?」

  神雲道長道:「因為你大伯在無意中同一位世外高手學『七彩神功』,後來被我們的師父知道,說他學得是法術,所以把你的大伯逐出了嶗山派。」

  皇甫無畏這時才恍然大悟過來。

  神雲道長又道:「你大伯發過誓,只要再有人學會『七彩神功』,他就永不出江湖。」

  皇甫無畏這時才明白皇甫仁為什麼要孤孤單單的一個人住在那個山洞裡。

  神雲道長再道:「皇甫少俠,江湖上只有你一個人會『七彩神功』,也只有你一個人能用『七彩魔鏡』。」

  趙飛龍道:「皇甫賢弟,你就不要推辭了。」

  神雲道長道:「皇甫少俠,『逍遙幫』的這些幫派高手,還需要你去產除。」

  皇甫無畏知道自己再也推辭不了,就收回「七彩魔鏡」,放入懷中,道:

  「前輩你放心,晚輩盡力而為。」

  神雲道長道:「皇甫少俠,你肩上的擔子很重啊!多少雙眼睛在望著你。」

  皇甫無畏朝神雲道長笑了一笑。道:

  「前輩,晚輩已發誓過,不把這些壞人產除掉,我誓不為人。」

  神雲道長道:「我很相信你的能力。」

  趙飛龍道:「皇甫賢弟,我們兄弟倆同必協力共除『逍遙幫』。」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

  神雲道長道:「你們去吧!」

  皇甫無畏道:「前輩,晚輩告辭了。」

  神雲道長道:「皇甫少俠,你一切小心從事。」

  皇甫無畏道:「多謝前輩掛心。」

  神雲道長雙眼一閉,右手揮了一揮,沒有說話。

  皇甫無畏和趙飛龍輕步地走出煉丹室,來到外面。

  趙飛龍道:「皇甫賢弟,家師對你的期望很大,你可不要辜負他的這一番苦心呀!」

  皇甫無畏道:「大哥放心,小弟知道。」

  趙飛龍道:「皇甫賢弟,可想見一見展華兄。」

  「想,他人在哪裡?」

  「在前廳。」

  「我馬上去。」

  「皇甫賢弟,你不休息一下。」

  「不用了。」

  「皇甫賢弟,你也太心急了。」

  「趙大哥,我好久沒見展兄了。」

  「我知道。」

  「那大哥快帶我去呀!」

  「好!」

  「趙大哥,小弟都想死展兄了。」

  「我知道,我明白你現在的心情。」

  兩人邊說邊走,來到太平官的前廳。

  這時,有一個皇甫無畏熟悉的身影,在大廳上來回不停地走著,走著……

  皇甫無畏大叫一聲,道:「展兄!」

  那一人一回頭,一看是皇甫無畏,高興地道:

  「皇甫賢弟,皇甫賢弟……」

  皇甫無畏快步走到展華的面前,道:

  「展兄,你一向可好,想死小弟了。」

  展華道:「我也是想死你了。」

  皇甫無畏道:「展兄,你的傷好了嗎?」

  展華道:「好了,好了。」

  皇甫無畏激動地道:

  「展兄,我們洛陽一別快半年了,小弟天天思念你和趙大哥呀!」

  展華道:「秦兄和諸葛兄呢?」

  皇甫無畏一聽他們的名字,淚水不禁地流了下來。

  展華吃了一驚,道:「他們怎麼啦?」

  皇甫無畏低低地道:「他們,他們……」

  展華覺得有點不對勁,急促地道:

  「皇甫賢弟,你快說呀!他們到底怎麼啦?」

  皇甫無畏道:「他們死了。」

  展華心中一陣悲痛,道:「他們在哪裡死的?」

  「登州城。」

  展華問道:「是什麼人幹的?」

  「『逍遙幫』的人。」

  展華咬牙切齒地道:「我要殺了他們。」

  趙飛龍道:「展兄,你不要衝動。」

  皇甫無畏道:「展兄,趙大哥的話有道理,我們千萬不能衝動,不然會給『逍遙幫』的人鑽空子的。」

  展華道:「那我們怎麼辦呢?」

  趙飛龍道:「我們得想個好辦法,讓『逍遙幫』的人自動上門,前來送死。」

  皇甫無畏道:「趙大哥,我也是這樣想的,但是就不知道怎麼去辦?」

  趙飛龍想了一下,道:「我們首先要把『逍遙幫』的幾個分壇除掉。」

  皇甫無畏道:「我只知道一個分壇。」

  趙飛龍道:「在哪裡?」

  皇甫無畏道:「登州城內的『悅來客棧』,我還知道那個分壇的堂主好像是『逍遙幫』的副幫主。」

  趙飛龍道:「看來『悅來客棧』一定是『逍遙幫』的主要據點,我們得先除掉它。」

  展華道:「趙兄,那我去吧!」

  皇甫無畏道:「展兄你不能去。」

  「為什麼?」

  皇甫無畏道:「那個副幫主是個女的,武功極高。」

  展華道:「你怎麼知道的。」

  皇甫無畏道:「秦兄和諸葛兄就是死在她的手上,我也差一點被俘。」

  展華一聽秦雨和諸葛青是死在她的手中,氣憤地叫道:

  「我一定要去,我要親手殺死她。」

  皇甫無畏道:「展兄,你冷靜一點好不好,你去也一樣是去送死的。」

  趙飛龍道:「展兄,你應該冷靜冷靜,不要因為私人的仇恨,而誤了大事。」

  展華道:「我,我……」

  趙飛龍道:「展兄,你的心情我理解,難道我不傷心嗎?難道我不想為他們報仇嗎?」

  皇甫無畏道:「我已經失去了兩位大哥,我不想再失去你這位好大哥!」

  展華一陣抽泣,高聲地道:

  「秦兄、諸葛兄,你們九泉之下有知,這個仇我們一定會報的。」

  趙飛龍道:「從目前看,去登州城只有你皇甫賢弟,也只有你才是她的對手。」

  皇甫無畏道:「我知道,我一定把『逍遙幫』的分壇產除乾淨,為他們報仇。」

  趙飛龍道:「皇甫賢弟,我相信你一定會做到。」

  展華道:「皇甫賢弟,這個仇一定要報啊!」

  皇甫無畏道:「展兄你放心吧!」

  展華默然無語地點了點頭。

  皇甫無畏又道:「那趙大哥你們去哪裡呢?」

  趙飛龍道:「我準備再回洛陽。」

  皇甫無畏道:「趙大哥,你們回洛陽幹什麼呀?」

  趙飛龍道:「我要引『逍遙幫』的人上勾。」

  皇甫無畏道:「那太危險了。」

  趙飛龍道:「只有這樣做才能把他們引來。」

  皇甫無畏擔心他們,道:

  「趙大哥,展兄,你們回洛陽一定要小心呀!我隨後就到。」

  趙飛龍道:「你一定要把『逍遙幫』的分壇產除,不能留下一個活口。」

  皇甫無畏道:「趙大哥,你放心,我會速戰速決的,然後再去洛陽與你們會合。」

  趙飛龍道:「我們會拖住『逍遙幫』的人。

  皇甫賢弟你一定要快去快回。」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

  趙飛龍道:「那皇甫賢弟你在嶗山只住一夜,明白清晨你就下山吧!」

  皇甫無畏又點了點頭。

  趙飛龍又道:「我們準備在嶗山多耽誤幾日,等朱兄來了就一齊下山。」

  皇甫無畏道:「那等朱兄來了,就說我非常想念他,我們洛陽再見。」

  趙飛龍道:「我一定把話帶到。」

  皇甫無畏朝展華笑了一笑,道:

  「展兄,你多保重,我們洛陽再見!」

  展華道:「皇甫賢弟,你一路上多保重,我和趙兄、朱兄在洛陽等你的好消息。」

  皇甫無畏道:「我不會令大家失望的。」

  趙習龍和展華笑了一笑,點了點頭。

  一夜無話。

  第二天清晨。

  皇甫無畏和司徒紫姑下了嶗山,向登州城趕來。

  中午時分。

  皇甫無畏和司徒紫姑正走在一條官道上。

  突然,從他們的後面飛馳而來一匹馬。

  這匹馬上的人也看見了皇甫無畏和司徒紫姑,連忙叫道:

  「閃開,閃開。」

  皇甫無畏和司徒紫姑慌忙地向左邊一閃,那匹駿馬擦著他們的身子而過。

  司徒紫姑一見馬上的人這樣橫衝直撞,氣憤地叫道:

  「喂,你會不會騎馬呀!」

  皇甫無畏想阻止,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馬上的人也似乎聽到司徒紫姑的叫聲,在數十丈外勒住馬,回過身道:

  「你們走路不長眼睛啊!」

  司徒紫姑見那人蠻不講理,生氣地叫道:

  「喂!你騎這麼快的馬,撞死你才好呢!」

  皇甫無畏看見馬上的人很眼熟,但是就是想不起來在什麼地方見地?

  那人道:「你們給馬撞死才好呢?」

  司徒紫姑也是一個蠻不講理的人,大聲地道:

  「喂!你有膽子就來,我要你的狗命!」

  那人大聲地道:「小姑娘你不要太狂了,你要我的命,那是做白日大夢。」

  司徒紫姑道:「我看你是怕了,你要是個男人,你就下來,我們試一試。」

  那人道:「我怕你!下來就下來。」

  話音剛落,他飛身離鞍,向司徒紫姑這邊而來。

  司徒紫姑見那人向他們這邊飛來,連忙擺好架式,準備與這個人打鬥一番。

  那人落在皇甫無畏和司徒紫姑的面前。

  皇甫無畏見那人愣住了……

  那人見皇甫無畏也愣住了……

  兩人的眼睛對視起來。

  司徒紫姑見皇甫無畏和那人在相互地對視,他不由得感到很奇怪,弄不懂眼前所發生的事情。

  過了好一會兒——

  那人大叫道:「皇甫少俠。」

  皇甫無畏也大叫道:「雷大俠。」

  司徒紫姑見他們認識,心裡才恍然大悟。

  原來那人正是「金剪指」雷鳴。

  皇甫無畏道:「雷大俠,好久不見了。」

  雷鳴道:「是呀,皇甫少俠你怎麼樣?」

  皇甫無畏道:「雷大俠我過得還不錯,你呢?」

  雷鳴道:「也還好!自從蒼龍山一別快半年了。」

  皇甫無畏道:「是呀!時間過得真快。」

  雷鳴一指司徒紫姑,道:「這位……」

  皇甫無畏拉過司徒紫姑,道:

  「這是我的小妹,名叫司徒紫姑,剛才她失禮了。」

  雷鳴道:「在下名雷鳴,剛才我有些不對的地方,還請司徒姑娘包涵。」

  司徒紫姑看在皇甫無畏面子上,只得說道:

  「雷大俠,小妹剛才的舉動,還請雷大俠原諒。」

  雷鳴哈哈一笑,道:「大家都是一家人,還要客氣什麼。」

  皇甫無畏道:「雷大俠,我們邊走邊說吧!」

  雷鳴道:「好,皇甫少俠。」

  皇甫無畏道:「司徒小妹,你拉著雷大俠的馬,我要和雷大俠好好地敘談一番。」

  司徒紫姑滿肚子的不高興,但又不民發作,只好拉過馬,跟在他們的後面。

  皇甫無畏邊走邊說道:「雷大俠,你去哪裡呢?」

  雷鳴吃驚地道:「皇甫少俠,你難道連江湖上出一件大事都不知道嗎?」

  皇甫無畏道:「我真的不知道。」

  雷鳴道:「這件事江湖上都傳開了,可以說是沒人不知道的,難道你一點耳聞都沒有?」

  皇甫無畏道:「我真得不知道。」

  雷鳴道:「『逍遙幫』正在『太平堡』屠殺了。」

  皇甫無畏一怔,道:「什麼?『太平堡』。」

  雷鳴道:「是呀!就是名震天下的『太平堡』。」

  皇甫無畏頓時腦海中出現南允師父交代的三件事,現在已有兩件事辦好了,只剩下最後一件事了。

  皇甫無畏略思了一下,道:

  「雷大俠,『太平堡』離這裡有多遠呀?」

  雷鳴道:「不遠,就在前面。」

  皇甫無畏道:「我想去看一看。」

  雷鳴一聽,高興地道:「那太好了。」

  皇甫無畏轉過臉,對司徒紫姑道:

  「司徒小妹,我們去『太平堡』吧?」

  司徒紫姑拉著馬,點了點頭。

  皇甫無畏又轉過臉,對雷鳴道:

  「雷大俠,『太平堡』的堡主是誰?」

  雷鳴道:「『太平堡』的堡主是名震江湖十幾年的『無敵神手』葉天行。」

  皇甫無畏默默無語地點了點頭。

  雷鳴道:「皇甫少俠,你剛才準備去哪裡呀?」

  皇甫無畏道:「去登州城。」

  雷鳴道:「去登州城幹什麼呀?」

  「不幹什麼!」

  雷鳴道:「聽人說現在登州城很亂呀!」

  皇甫無畏道:「怎樣一個亂法?」

  雷鳴道:「不少江湖高手和六扇門的名捕都雲集在登州城,想找出殺人兇手。」

  皇甫無畏裝作不知道,問道:

  「難道登州城內發生命案啦,死了幾個人?」

  雷鳴道:「現在已有五名江湖高手死在那裡。」

  皇甫無畏道:「難道到現在還沒有找到兇手嗎?」

  「沒有。」

  皇甫無畏道:「總有一天會抓到的。」

  雷鳴道:「這也很難說呀!」

  兩人一邊說一邊走,向「太平堡」而來。

  太平堡。

  昔日寧靜的「太平堡」此時卻很不太平。

  「太平堡」堡主葉天行此時正在大廳上來回不停地走動著,思考著……

  什麼原因使這位武功高深的葉天行如此緊張呢?

  原來是昨天「逍遙幫」向「太平堡」下了一封「逍遙貼」,令他們歸順「逍遙幫」。

  葉天行知道「逍遙幫」內的邪派高手很多,正在為「太平堡」的安全擔憂。

  這時,大廳外傳一家丁的聲音,道:

  「堡主,青城派天一道長求見。」

  葉天行一聽天一道長來了,慌忙迎了出來,道:

  「天一道長,你來得好及時啊!」

  天一道長道:「葉施主,十幾年不見,你一向可好!」

  葉天行道:「多謝道長掛心,裡面請。」

  兩人逐步走進大廳,分賓主落坐。

  天一道長道:「葉施主,聽外面人傳說『逍遙幫』要來貴堡,可有此事。」

  葉天行道:「我正是為這件事煩心,天一道長你來的正好,為我出出主意。」

  天一道長道:「他們什麼時候來?」

  葉天行道:「今夜三更。」

  天一道長道:「葉施主,我想聽聽你的意思。」

  葉天行道:「我哪還有主意。」

  天一道長道:「是戰是順?」

  葉天行道:「當然與他們拼到底。」

  天一道長道:「你有沒有算過我們這邊的力量。」

  葉天行道:「我也正為此事擔心,『太平堡』內沒有什麼高手能阻擋他們的。」

  天一道長剛想說話……

  這時,從裡屋傳來一個人的聲音,道:

  「舅舅,不用怕,『逍遙幫』有什麼可怕的。」

  天一道長和葉天行聞言,向裡面走去。

  只見,從裡屋走了一個少年。

  葉天行一見,吼道:「葉飛,少說大話,有前輩在此,你也太失禮了。」

  原來這少年正是葉天行的姪子葉飛。

  天一道長道:「葉施主,你不要罵他,雖然他歲數不大,但很有道理。」

  葉天行道:「天一道長,小孩子的話不可聽。」

  天一道長道:「葉施主,俗話說自古英雄出少年,我看他就是不錯。」

  葉天行一把拉過葉飛,道:「小孩子太不懂禮貌,快叫一聲前輩,不得失禮。」

  葉飛連忙說道:「前輩,請原諒我剛才的失禮。」

  天一道長道:「沒有失禮,沒有失禮,你的話也有道理,快起來吧!」

  葉飛道:「多謝前輩。」說罷,他轉身站在葉天行的身後。

  葉天行道:「天一道長,你看我們現在怎麼辦?」

  天一道長剛想說話……

  這時,大廳上又傳來家丁的聲音,道:

  「堡主,雷大俠和皇甫少俠求見。」

  葉天行聞言一愣……

  天一道長一聽皇甫無畏來了,連忙說道:

  「葉施主,我們有救了,快請他們進來。」

  葉天行道:「天一道長,我不認識他們呀!」

  天一道長也不說話,一把拉起葉天行,向大廳外迎來。

  此時,大廳外正站著雷鳴,皇甫無畏和司徒紫姑。

  天一道長和葉天行快步走到門口。天一道長道:

  「皇甫少俠,你來得好及時呀!」

  皇甫無畏一見天一道長也在,急忙抱拳說道:

  「沒想到天一道長前輩也在。」

  天一道長介紹道:「皇甫少俠,這位就是葉天行葉堡主。」

  葉天行道:「皇甫少俠,久聞你大名,今日一見三生有幸,裡面請。」

  五個人走進了大廳,分賓主落坐。

  葉飛一見皇甫無畏愣住了……

  皇甫無畏見葉飛也愣住了……

  葉天行道:「你們認識。」

  兩人都沒有說話。

  天一道長道:「你們怎麼啦?」

  葉飛大聲地叫道:「皇甫大哥!」

  皇甫無畏也叫道:「葉小弟!」

  這兩人一聲大叫,把其他的人都驚愣住了

  原來這個葉飛正是皇甫無畏在蒼龍山救的那個人,兩人好久不見,當然都很吃驚。

  葉飛道:「舅舅,這位皇甫少俠就是救出表妹的人,你還記得我向你提起過的嗎?」

  葉天行暗思了片刻,道:「我想起來了,對!皇甫少俠那次多虧你了。」

  皇甫無畏道:「葉施主,你也太客氣了。」

  天一道長道:「這下好了,葉施主我們有救了。」

  皇甫無畏道:「對了,我還沒有給你們介紹他們呢!」

  雷鳴站起身,抱拳說道:「久聞葉堡主大名,在下名叫雷鳴。」

  葉天行也站起身形,道:「原來是名震江湖的『金剪指』雷大俠,有幸,有幸。」

  皇甫無畏_二指司徒紫姑,道:「這位是我的小妹,名叫司徒紫姑,小妹,快向葉堡主打招呼。」

  司徒紫姑站起身形道:「葉堡主,你好。」

  葉天行道:「大家請坐。」說罷,他坐下了身子。

  雷鳴和司徒紫姑也坐了下來。

  天一道長道:「皇甫少俠,你怎麼會來這裡的?」

  皇甫無畏道:「我是在路上遇見雷大俠,才知道『逍遙幫』要圍攻『太平堡』,所以我就來了。」

  天一道長道:「皇甫少俠,你來的真是時候。」

  葉天行道:「現在有天一道長和皇甫少俠、雷大俠在此,我就不怕了。」

  皇甫無畏道:「他們什麼時候來?」

  葉天道:「今夜三更。」

  皇甫無畏道:「那我們就殺他一個落花流水。」

  天一道長道:「那還要靠皇甫少俠你呢?」

  皇甫無畏抱拳說道:「天一道長,你又拿晚輩開玩笑了,太抬舉我啦!」

  天一道長道:「皇甫少俠,你的武功我很清楚,確實只有你一個人是他們的剋星。」

  葉天行心中暗想道:「這小子什麼來歷啊!連天一道長都這樣稱讚他。」

  如果葉天行知道皇甫無畏會「七彩神功」的話,那麼他會完完全全相信天一道長的話。

  皇甫無畏道:「葉堡主,我今天來還為了一件事。」

  葉天行道:「什麼事?」

  皇甫無畏道:「我想有一個人,你不知認不認識?」

  葉天行道:「什麼人?」

  皇甫無畏道:「『飛天神龍』南允。」

  葉天行大吃了一驚,道:「皇甫少俠,你認識他,他是你的什麼人?」

  皇甫無畏道:「他是我的師父。」

  葉天行道:「沒有想到你是南允的徒弟。」

  天一道長道:「原來皇甫少俠是南施主的徒弟。」

  皇甫無畏道:「葉堡主,我師父叫我來向你還一份人情債,你還記得吧!」

  葉天行長嘆了一聲,道:「沒有想到南允還記得這件事,快十五年了。」

  天一道長問道:「葉堡主,這是怎麼一回事呀?」

  葉天行道:「十五年前南允身受重傷,倒在『太平堡』前,我就把他救了回來。還幫他治好傷,南允臨走時跟我講,他一定會還這份救命之恩的。」

  皇甫無畏這時才明白這份人情債的來源,心中不由得敬佩師父有恩必報的為人。

  天一道長道:「沒有想到南施主十五年都沒有忘,太值得人敬佩了。」

  皇甫無畏道:「師父還說,讓我無條件地答應堡的任何要求,不得有所拒絕。」

  葉天行道:「皇甫少俠,我看這份人情債就算了,我救南允是應該的。」

  皇甫無畏道:「師命難違。」

  葉天行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頓時,兩個人就僵住了。

  天一道長道:「皇甫少俠,葉施主我給你們出個主意,你們意下如何?」

  葉天行道:「天一道長,請說。」

  皇甫無畏道:「全憑前輩作主。」

  天一道長道:「我看你們兩個人也不要爭了,現在『逍遙幫』前來侵犯,皇甫少俠你就為『太平堡』出點力,就算還了葉施主的那份人情債。」

  皇甫無畏道:「好!」

  天一道長道:「葉施主。你看呢?」

  葉天行道:「也好,那有勞皇甫少俠了。」

  皇甫無畏道:「這是我應該做的。」

  葉天行道:「現在時辰還早,我們吃飽了好齊心對敵。」

  皇甫無畏道:「那打擾了。」

  葉天行叫道:「家丁!」

  這時,從門口走進一人家丁,葉天行道:

  「快去準備一桌上等的酒菜,要快。」

  家丁道:「是!堡主。」說罷,他轉身一路小跑,去廚房準備上等酒菜了。

  葉天行道:「各位今天有幸雲集『太平堡』,說明大家都很有緣分,粗茶淡飯請不要見笑。」

  天一道長道:「葉施主,你也太客氣了,我們都是江湖中人,不須那麼的客套。」

  皇甫無畏和雷鳴,司徒紫姑在一旁隨聲附和著。

  過了好一會兒——

  一桌上等的酒菜擺好了。

  葉天行道:「各位請坐。」

  五個人分賓主落坐。

  葉天行提起酒壺替他們都斟滿了酒,隨後端起酒杯,道:

  「大家乾一杯。」話音剛落,葉天行一仰頭,一飲而盡。

  皇甫無畏和雷鳴也隨後喝光了酒。

  司徒紫姑只淺淺地吮了一口,道:

  「葉堡主,請不要見怪,我不健飲酒。」

  葉天行道:「司徒姑娘請隨便。」

  天一道長道:「葉施主,貧道從不飲酒,請葉施主包涵。」

  葉天行道:「無妨,無妨。」

  頓時,大廳上酒杯你來我往,熱鬧非凡。

  他們一直吃到掌燈時候,才撤去酒菜,各自坐在大廳上喝著茶,談著天。

  皇甫無畏道:「現在什麼時候啦?」

  葉天行道:「二更天吧!」

  天一道長道:「還有一個時辰,大家要小心。」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

  又過了好一會兒——

  皇甫無畏又道:「怕快三更天了吧?」

  葉天行道:「快了。」

  司徒紫姑道:「他們怎麼還沒有來呀?」

  天一道長道:「他們快來了。」

  司徒紫姑天真地道:「他們怕是不敢來了吧!」

  天一道長笑了笑沒有回答,時間在一分一秒地推移。

  三更天。

  皇甫無畏站起身形,道:「到了。」

  猛然——

  有三道人影飛掠而來,落在大廳門口。

  皇甫無畏一見來了,向外迎去。

  天一道長,葉天行,司徒紫姑和雷鳴一見皇甫無畏走出去了,也隨後跟了出來。

  大廳外站著三個稀奇古怪的人。

  皇甫無畏走到他們面前,道:「你們可是『逍遙幫』的人。」

  這三個稀奇古怪的人一見皇甫無畏是個小子,各自都發出一陣刺耳的尖笑。

  天一道長一見這三個,驚叫道:

  「『世外三魔』,你們還沒有死呀!」

  原來這三個稀奇古怪的人就是五十年前名震江湖的「世外三魔」。

  這三魔是:「毒心神魔」、「九幽神魔」、「白骨神魔」。

  這三個魔頭在五十年前就橫掃江湖,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突然消失了,現在算來他們都在百歲以上。

  「毒心神魔」道:「沒有想到江湖上還有人能認識我們,老道你是什麼人?」

  天一道長道:「貧道是青城派的天一。」

  「毒心神魔」道:「老道你原來是青城派的。

  雲悟老道現在何處呀?」

  雲悟道長是青城派的上一代掌門,也是天一道長的師父,他在十年前就死了。

  天一道長道:「雲悟道長是我的師父,他老人家已經羽化了。」

  「毒心神魔」道:「什麼?雲悟老道死了,太可惜了,我還準備同他算一筆帳呢!」

  天一道長道:「什麼帳?」

  「毒心神魔」道:「五十年前,雲悟老道同我比試,刺了我一劍,我發誓要報回此仇。」

  天一道長道:「雖然我師父不在了,我來還。」

  「毒心神魔」道:「你來還,你有資格還嗎?」

  天一道長道:「你不相信,就試一試吧!」

  「毒心神魔」聞言又發一聲刺耳的尖笑,在寂靜的黑夜中來回飄盪……

  皇甫無畏大聲地道:「笑什麼?有什麼好笑的。」

  「毒心神魔」止住笑聲,望了一眼皇甫無畏,道:

  「小子,你這是找死呀!」

  皇甫無畏冷冷地道:「你們是不是『逍遙幫』的人?」

  「毒心神魔」道:「你問這個幹什麼?」

  皇甫無畏道:「只要你們是『逍遙幫』的人,就該死!」

  「九幽神魔」道:「小子,你才多大呀!這麼狂,我看要你嘗一嘗死的滋味。」

  皇甫無畏道:「不是留給你們嚐吧!」

  「白骨神魔」道:「哪個是葉天行?」

  葉天行道:「我就是,有何貴幹?」

  「白骨神魔」道:「你考慮好了沒有?」

  葉天行道:「考慮好了。」

  「白骨神魔」道:「怎麼樣?」

  葉天行道:「我從不與黑道人物來往,更談不上歸順。」

  「白骨神魔」冷冷地道:「葉天行,我看你這是找死呀!」

  葉天行道:「老夫與你們拼個你死我活。」

  「白骨神魔」道:「我要把『太平堡』殺得雞犬不留。」

  皇甫無畏道:「怪老頭,你不要把話講得太狂了,我皇甫無畏等著你們。」

  「白骨神魔」道:「原來是你這個小子,在武當山是不是你殺了『妖頭鬼婆』。」

  皇甫無畏道:「他們本來就該死。」

  「白骨神魔」道:「小子,你不要太狂了,我們『世外三魔』可不比『妖頭鬼婆』好對付。」

  皇甫無畏冷冷笑了一聲,道:

  「我就是來殺你們的,為武林除去你們三個禍害。」

  「白骨神魔」一聲怪叫,施展出「白骨拳」,向皇甫無畏猛擊過來了。

  皇甫無畏只覺有一股陰氣向自己逼來,連忙默運「七彩神功」,雙掌挾著風雷之聲,迎了上去。

  「白骨神魔」心中暗想道:「不知死活的小子,也敢用雙掌來反擊。」

  但,他驚呆了……

  只聽,「啪!」地一聲巨響。

  「白骨神魔」被震得踉踉蹌蹌的倒退了幾步,體內氣湧血翻,差點哼出聲來。

  皇甫無畏站在後地紋絲沒動。

  這下把「毒心神魔」和「九幽神魔」給驚呆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皇甫無畏有這麼高的功力。

  「白骨神魔」道:「小子,你剛才所施展的是什麼武功?」

  皇甫無畏傲然地道:「你說呢?」

  「白骨神魔」道:「是不是『七彩神功』?」

  皇甫無畏道:「還算你聰明,一猜就對。」

  「毒心神魔」和「九幽神魔」一聽「七彩神功」,被嚇了一大跳,雙眼直盯著皇甫無畏。

  「白骨神魔」道:「『七彩真人』與你有何關係?」

  皇甫無畏從未聽說過「七彩真人」這個名字,道:

  「什麼『七彩真人』,我不認識。」

  「白骨神魔」疑惑地道:「小子那你的『七彩神功』同什麼人學的?」

  皇甫無畏道:「『七彩老人』。」

  「白骨神魔」道:「那『七彩老人』一定是『七彩真人』的弟子啦!」

  皇甫無畏心中暗想道:「這『七彩真人』一定是我大伯的師父,也就是嶗山神雲道長所說的那人世外高人。」

  「毒心神魔」道:「小子,你快說,『七彩真人』或『七彩老人』現在何處?」

  原來,五十年前世外三魔就是栽在「七彩真人」手下,所以他們被迫隱人深山,苦練武功。

  這次「逍遙幫」重金請他們出來,就是專門對付皇甫無畏的,他們知道「世外三魔」一心想殺會「七彩神功」的人。

  皇甫無畏道:「我憑什麼告訴你?」

  「毒心神魔」冷冷地一笑,道:

  「小子,你不要以為我們怕『七彩神功』,我們隱居五十年已經想出怎樣對付的方法了。」

  皇甫無畏一怔,冷冷地道:

  「我不相信,你們過來試一試吧!我的『七彩神功』等著你們。」

  「世外三魔」對視了一眼,三人齊身向皇甫無畏撲來。

  天一道長怕皇甫無畏對付不了,連忙抽出長劍,長劍化作一道閃電,向「毒心神魔」劈去。

  「毒心神魔」見天一道長的長劍劈來了,連忙凌空一轉身形,「毒心掌」向天一道長擊來。

  皇甫無畏見「毒心神魔」被天一道長攔住,連忙默運「七彩神功」,雙掌化作無數重影嚮「白骨神魔」和「九幽神魔」迎去。

  「白骨神魔」和「九幽神魔」兩人各自凌空一變身形,「白骨掌」和「九幽掌」一齊向皇甫無畏擊去。

  只聽,「啪!」「啪!」二聲巨響。

  「白骨神魔」和「九幽神魔」齊身向後退去,但他們剛一落下身形,又返身向了上來。

  皇甫無畏只上身搖了一搖,見他們又撲了上來,連忙施一招「落月星雲」向他們擊去。

  頓時,三條人影相互纏繞在一起,分不清那個人,只給人眼花繚亂的感受。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