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神功寶鏡集一身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門。它在河津縣西北,為黃河峽谷。

  黃河自北而南,兩岸石壁峭立,至此山開岸滋長,衝峽而下,聲如石雷,因形如闕門,故稱龍門。

  又因相傳為大禹所擊,又稱禹門。

  這時,飛馳而來的一匹快馬,轉眼間就來到了一處懸崖上,馬上坐著正是皇甫無畏。

  皇甫無畏經歷了千辛萬苦,終於來到了龍門。

  他四下環顧了一週,翻身下馬,毫不猶豫地向懸崖下落去。

  那匹快馬見主人不見了,一聲長嘶,向遠處奔去。

  皇甫無畏落下懸崖,只覺耳邊風聲陣陣,他連忙施展了「隨風飄絮」絕世輕功,下落的身表才緩緩慢下來。

  轉眼間——

  皇甫無畏已經過了懸崖一半,他猛然發現了石壁上有一個山洞,正是趙飛龍所說的那個小山洞。

  皇甫無畏連忙猛吸一口真氣,身形一旋,輕如棉絮地飄進了那個小山洞。

  這個上山洞相當的隱蔽,洞內黑烏烏的,伸手不見五指。

  皇甫無畏運足全身功力,才看到洞高有二、三十丈,洞壁上刻有無數的佛像,一條通道蜿蜒向內。

  皇甫無畏順著這條通道,轉了兩個彎,聽到洞中傳來一些奇怪的聲音,他不由自主地感到有些害怕。

  皇甫無畏雖然害怕,但是他還得往前走,又轉了一個彎,他感覺到前面有人。

  皇甫無畏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腳步。

  猛然——

  一個聲音從前面傳來,道:

  「什麼人?膽敢侵入這裡,想找死嗎?快出去。」

  皇甫無畏回答道:

  「前輩,我是趙大哥派來的。」

  那個人吼道:「哪個趙大哥?」

  皇甫無畏道:「趙飛龍、趙大哥。」

  那人道:「他叫你來幹什麼?」

  皇甫無畏道:「他叫我來拿一件東西的。」

  那人道:「他為什麼不親自來?」

  皇甫無畏道:「趙大哥受了重傷,去嶗山治療了。」

  那人道:「你以為老夫會相信你這些話嗎?」

  皇甫無畏道:「前輩,你別誤會,晚輩真的是趙大哥派來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那人悠悠念道:「邪魔四起血成河。」

  皇甫無畏一聽,連忙回答道:

  「天地靈物震四方。」

  那人一陣大笑,道:

  「對!對!你真的是趙小子派來的,快進來吧!」

  「是!」皇甫無畏一邊回答著,一邊向裡面走去。

  皇甫無畏又轉了一個彎,才看到前面是一塊平坦的土地,地上盤坐著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

  這老人身著灰色的長衫,緊毅的臉龐上有一雙明亮的眼睛,發出二道光芒。

  皇甫無畏心中一驚,暗想道:「這老人的武功好高呀!」

  那人老人道:「小子,你叫什麼呀?」

  「我叫皇甫無畏。」

  「什麼?你姓皇甫?」

  「正是,前輩這有什麼奇怪的呢?」

  「皇甫雄是你什麼人?」

  「是晚輩的家父。」

  「你今年多大啦?」

  「晚輩十八歲了。」

  老人長嘆了一聲,低聲地道:

  「十八年了,老夫在這裡等了十八年了。」

  皇甫無畏吃驚地道:

  「前輩,你在這裡住了十八年了。」

  老人道:「是呀,一轉眼就十八年了。」

  皇甫無畏道:「真是太令人意想不到了。」

  老人道:「還有些令你意想不到的事呢!」

  「前輩,什麼事?」

  老人苦笑了一聲,道:

  「你知道我是誰嗎?」

  「晚輩不知道。」

  老人道:「老夫也姓皇甫。」

  「什麼?前輩也姓皇甫。」

  老人道:「是的,老夫名叫皇甫仁。」

  皇甫無畏真是吃驚不小,道:

  「前輩,你,你……」

  老人道:「我是皇甫雄的哥哥。」

  皇甫無畏慌忙跪倒,說道:

  「大伯在上,小姪失禮了。」

  老人道:「孩子,起來吧!」

  皇甫無畏站起身形,道:

  「大伯,你怎麼會在這裡呀?」

  皇甫仁道:「一言難盡啊!」

  皇甫無畏道:「大伯,你怎麼會同趙大哥在一起呢?」

  皇甫仁道:「因為趙飛龍是我的師侄。」

  皇甫無畏道:「那大伯你是嶗山派的啦?」

  皇甫仁道:「正是!我也是為趙飛龍看守那件東西來的。」

  皇甫無畏道:「趙大哥派我來拿那一件東西。」

  皇甫仁問道:「他要那件東西,幹什麼用呀?」

  皇甫無畏道:「因為十幾的前的一個會法術的女魔頭再現江湖,所以趙大哥要我來拿那件東西對付她。」

  皇甫仁大吃一驚,道:

  「什麼?那個女魔頭又現江湖了?」

  皇甫無畏道:「是的,她還殘殺了不少武林正派人物。」

  皇甫仁長嘆了一聲,道:

  「這一切都是天意啊!」

  皇甫無畏問道:

  「大伯,那女魔頭真的有那麼厲害嗎?」

  皇甫仁沒有回答,自言自語地道:

  「這件東西只能暫時壓住她,除非,除非……」

  皇甫無畏道:「除非什麼呀?」

  皇甫仁道:「除非有一個人活著才行。」

  皇甫無畏道:「是不是『鬼神』令狐單。」

  皇甫仁吃驚地道:

  「你怎麼知道他的呢?」

  皇甫無畏道:「我聽一位江湖上的前輩說的。」

  皇甫仁道:「是什麼人告訴你的?」

  「黑衣狂人。」

  皇甫仁道:「他還活在世上啊?」

  皇甫無畏道:「是的,他還救了我好幾次呢!」

  皇甫仁道:「他還說了些什麼?」

  皇甫無畏道:「他說『鬼神』令狐單曾經在天山附近出現過。」

  皇甫仁道:「他說一定對!」

  皇甫無畏道:「大伯,那件東西是什麼呀?」

  皇甫仁道:「趙飛龍沒有告訴你嗎?」

  「沒有。」

  皇甫仁道:「你有沒有破身?」

  「沒有。」

  皇甫仁道:「那就好!」

  皇甫無畏忍不住又問道:

  「大伯,那件東西到底是什麼呀?這樣重要。」

  皇甫仁道:「是一面鏡子。」

  皇甫無畏道:「原來是一面鏡子呀!」

  皇甫仁道:「孩子,你可別小看那面鏡子,它的來歷可是不凡呀!只有它才能壓住那魔頭。」

  皇甫無畏問道:「有什麼不凡之處啊?」

  皇甫仁道:「你可知道這面鏡子是什麼製成的嗎?」

  「不知道。」

  皇甫仁道:「這面鏡子是上古時代的石頭製成的。」

  「原來是石頭製成的。」

  皇甫仁道:「這石頭可不是一般的石頭。」

  「是什麼石頭呀?」

  「七彩神石。」

  皇甫無畏道:「七彩神石。」

  皇甫仁道:「七彩神石就是一種從天下落下來的石頭,它吸取天地日月之精華而形成的,具有一種無法抵抗的魔力。」

  皇甫無畏道:「原來是這樣啊!」

  皇甫仁道:「你可知道它是誰所製作出來的嗎?」

  「不知道。」

  皇甫仁道:「是女媧娘娘製作的。」

  皇甫無畏大吃一驚,道:

  「就是那個補天的女媧娘娘。」

  「正是。」

  皇甫無畏道:「但這面鏡子有什麼功用呢?」

  皇甫仁道:「這面鏡子中有女媧娘娘至高無上的魔力,可以消除一切妖魔鬼怪。」

  皇甫無畏道:「既然這面鏡子有這等魔力,那麼那個女魔頭一定不是它的對手。」

  皇甫仁道:「這不見得。」

  「為什麼?」

  皇甫仁道:「因為那女魔頭有一件法寶,正好是這面鏡子的剋星,所以也只能打成平手。」

  皇甫無畏道:「那令狐單有什麼法寶制住她呢?」

  皇甫仁道:「令狐單有一樣法寶叫『震天簫』相傳是『原始天尊』的。」

  皇甫無畏道:「那個女魔頭的法寶是什麼呢?」

  皇甫仁道:「那女魔頭有一枚釦子。」

  皇甫無畏反問道:「扣子?」

  皇甫仁道:「孩子,你可別小看這枚釦子它可厲害了。」

  「扣子有什麼厲害的呢?」

  皇甫仁道:「那枚釦子叫『回頭神扣』是西天如來佛祖衣服上的一枚釦子。」

  皇甫無畏道:「難道這枚釦子有魔力嗎?」

  皇甫仁道:「是的,這枚釦子能讓人瞬間化成一灘血水,也能讓人在不知不覺中死去。」

  皇甫無畏大吃一驚,心中暗想道:「真厲害!」

  皇甫仁道:「你可知道我們這面鏡子叫什麼嗎?」

  「不知道。」

  「這面鏡子叫『女媧鏡』,也叫『七彩魔鏡』。」

  「大伯,那我有沒有破身與這有什麼關係嗎?」

  「太有關係了。」

  「大伯,我有點糊塗了。」

  「孩子,這面鏡子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碰,只有沒有破身的童男子才能使用。」

  「若我破身,又怎麼辦呢?」

  「那就反遭其害。」

  皇甫無畏這時恍然大悟,才明白趙飛龍為什麼一再叮囑不能破身。

  皇甫仁道:「除了童身以外,還要會一件事。」

  皇甫無畏道:「什麼事啊?」

  皇甫仁道:「要學會一種武功。」

  皇甫無畏道:「什麼武功啊?」

  皇甫仁道:「七彩神功。」

  皇甫無畏道:「為什麼要學它呢?」

  皇甫仁道:「因為只有學會『七彩神功』才會使用『七彩魔鏡』,不然拿到鏡子一點作用都沒有。」

  皇甫無畏道:「那『七彩神功』誰教我呢?」

  「我教你。」

  「大伯,你也會『七彩神功』!」

  「是的,不然,我怎麼保護它了。」

  皇甫無畏大聲地道:

  「那學『七彩神功』需要多長的時間?」

  「三個月。」

  「什麼?三個月就學會了。」

  「是的。」

  皇甫無畏道:「那一定不會太難。」

  「你猜錯啦。」

  皇甫無畏問道:「大伯,我哪裡猜錯啦?」

  皇甫仁道:「本來要學會『七彩神功』需要三年時間,但是現在時間緊迫,所以才壓縮到三個月。」

  皇甫無畏大吃一驚,道:

  「那大伯你練了多長時間?」

  皇甫仁道:「整整三年。」

  皇甫無畏道:「我怕我做不到。」

  皇甫仁大聲吼道:

  「沒出息,皇甫家人的臉給你丟光了,太沒出息啦!」

  皇甫無畏慌忙跪倒道:

  「大伯息怒,小姪一定為皇甫家人爭氣。」

  皇甫仁道:「孩子,我並不是怪你,我這樣做也是沒有辦法的,你明白嗎?」

  「小姪明白。」

  「明白就好。」

  皇甫無畏道:「大伯,那我們什麼時候開始?」

  皇甫仁道:「孩子,你的武功是從哪裡學的?」

  「甫無畏是南允師父教我的。」

  皇甫仁道:「沒有想到,你的師父就是『江南二俠』中的『飛天神龍』南允。」

  皇甫無畏道:「他老人家不但教我武功,還把孩兒撫養成人,是孩兒第二父親。」

  皇甫仁道:「應該,應該。」

  皇甫無畏道:「大伯,你問這些幹什麼呀?」

  皇甫仁道:「我想看看你的武功有多高?」

  皇甫無畏道:「我只練到師父的七、八成功夫。」

  皇甫仁道:「你試給我看。」

  皇甫無畏道:「怎麼個試法?」

  皇甫仁想了一下,道:

  「你先用掌擊一下石壁試試看。」

  「是!」皇甫無畏答應著,伸出雙掌,運足全身功力猛的向石壁擊去。

  只聽得「轟!」的一聲巨響。

  石壁只抖了抖,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

  皇甫無畏從背後抽出「瘋魔狂劍」道:

  「大伯,你看!」

  皇甫仁大聲地叫道:

  「瘋魔狂劍!」

  皇甫無畏道:「正是,大伯。」

  皇甫仁道:「這是把好劍啊!」

  皇甫無畏道:「據人說是上古人時代的利器。」

  皇甫仁道:「拿給我看一看。」

  皇甫無畏聞言,伸手把劍遞給皇甫仁。

  皇甫仁接過「瘋魔狂劍」仔細地看了一番,口中不住的道:

  「好劍,好劍啊!」

  皇甫無畏道:「大伯,是這把劍才鋒利呢?」

  皇甫仁道:「那當然啦!」

  就罷,他把劍又遞給了皇甫無畏。

  皇甫無畏接過「瘋魔狂劍」問道:

  「大伯,你讓我怎麼試劍呀?」

  皇甫仁道:「孩子。你舞套劍法給我看看。」

  「是!」皇甫無畏答應著,身形拔地而起,手中的「瘋魔狂劍」上下飛舞。

  皇甫仁聚精會神地看著……

  只見,他一會兒面帶微笑,一會兒愁雲滿佈,似乎他的心情正隨著皇甫無畏手中的長劍,上下飛騰。

  突然,皇甫無畏口中發出一聲厲嘯,手中的「瘋魔狂劍」向石壁上插去。

  「瘋魔狂劍」插入了石壁之中,只留下了劍柄在外面。

  皇甫仁面色沉重地道:

  「雖然你現在的功力,劍術已經很高了,但是還不夠。」

  皇甫無畏猛吸一口真氣,右手一使勁,「瘋魔狂劍」就拔了出來,隨後他就把倒插在背後。

  皇甫仁道:「孩子,你的基礎不錯,我相信你一定會在三個月之內把『七彩神功』練成功的。」

  皇甫無畏道:「大伯,我一定盡力而為!」

  「好!」皇甫仁道:

  「你現在的時間很緊迫,我馬上就教你『七彩神功』。」

  皇甫無畏連忙聚精會神地聽皇甫仁講解。

  皇甫仁道:「想練成『七彩神功』有三個要求。」

  皇甫仁接道:「第一個要求是必須是童身。」

  皇甫無畏點點頭。

  皇甫仁又道:「第二個要求是:在練『七彩神功』以前,必須服用『七彩神功丸』。」

  皇甫無畏一聽,驚奇地道:

  「什麼叫『七彩神功丸』呀?」

  皇甫仁道:「『七彩神功』就是七種不同顏色的藥丸,它有助於你的內功。」

  皇甫無畏問道:「那第三個要求呢?」

  皇甫仁道:「第三個要求是最難的。」

  「有什麼難的?」

  「它難在練習『七彩神功』之前,必須把以前所學的武功暫時都要忘掉。」

  皇甫無畏道:「為什麼呢?」

  「因為,『七彩神功』是具有一定魔力的內功,它不能與其它內功相融合。」

  皇甫無畏道:「有這麼嚴重嗎?」

  皇甫仁道:「如果你在練『七彩神功』的時候,體內還有其它內功,那麼,你將全身壞死,只吐鮮血而亡。」

  皇甫無畏大吃一驚,忙道:

  「這種事情太奇怪了。」

  皇甫仁道:「所以我再三告誡你,一定要散去你原有的武功,得從頭開始練『七彩神功』。」

  皇甫無畏默默無語,沒有回答。

  皇甫仁道:「你能做到嗎?」

  皇甫無畏站起沉思了半晌,才緩緩地道:

  「大伯,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皇甫仁道:「那就好!」

  皇甫無畏道:「大伯,那我們就馬上開始練習吧!」

  「好!」皇甫仁答應道:

  「背向後,盤膝而坐,五心朝天,這樣基本調息,你會吧!」

  皇甫無畏道:「我會!」

  說罷,他依照皇甫仁的話,背向著他,盤膝而坐,五心朝天。

  皇甫無畏剛一坐穩,就聽到皇甫仁在身後沉聲說道:

  「收斂心神,把元守一,集中你的意志於一點,吐納調息,行動運氣,功行全身之後,突破十二重樓的瞬間,你要突然散去的功力,竭盡全力,大喊一聲,知道嗎?」

  皇甫仁的話,說得很慢,一個字,一個字,說得非常有力,使人不得不聽,不敢不從。

  皇甫無畏心中有點猶豫,不願散去功力。

  皇甫仁又用一種嚴肅的聲音,道:

  「孩子,江湖的安寧靠你啦,你不要讓你大伯失望。」

  皇甫無畏聽罷此話,感到自己的肩上擔子很重,就認真的行動起來,運氣,吐納調息,逐漸地進入物我兩忘的境界。

  皇甫仁盤膝坐地上,合掌閉目,一絲不動。

  時間就在如此寂靜中流逝。

  不知道經過了多久,皇甫無畏的功行一週將了,一股真氣真正將突破十二重樓的瞬間,他忽然醒來。他想到……

  皇甫無畏立即一昂頭,吐氣出聲,一聲大喝,「嘿!」

  幾乎與此同時,皇甫仁從他的背後,閃電般的伸出雙手,左右伸出中指,頂向皇甫無畏的背後。

  皇甫無畏渾身一震,來不及開口說話,「哇!」地一聲,口一張,鮮血噴出如箭。

  皇甫無畏身體向前一栽,皇甫仁連忙飛身落在他的面前,雙手扶著皇甫無畏的雙臂。

  皇甫仁迅速地從懷中掏出七顆藥丸,給皇甫無畏服下,又落手飛快,連點他的「人中」「鎖喉」、「玄機」三穴。

  皇甫仁放平皇甫無畏,只見他氣息均勻,臉龐上只露出失血過多的那種蒼白。

  皇甫仁見此情景,就地盤坐,休息起來。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推移。

  皇甫無畏從熟睡中醒來,他緩緩地睜開雙眼,看了一下皇甫仁,道:

  「大伯!」

  皇甫仁見皇甫無畏清醒過來,低聲地道:

  「孩子。你現在的感覺如何?」

  皇甫無畏道:「還好!」

  皇甫仁道:「你現在已經是個普通的人了,大伯馬上就教你『七彩神功』。」

  皇甫無畏默然無語地點了點頭。

  皇甫仁道:「孩子,雖然你現在沒有功力,但是,已經為你打下了『七彩神功』的基礎。」

  皇甫無畏道:「大伯,那我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呢?」

  皇甫仁道:「一點感覺都沒有是對的。」

  「為什麼?」

  皇甫仁緩緩地道:

  「因為『七彩神功丸』還沒和你完全的融合,只有等你練成了『七彩神功』以後,你才能感覺到它的作用!孩子,不要心急嘛!」

  皇甫無畏這時才明白過來,他慢慢地坐起身形,轉過身,面對皇甫仁。

  皇甫仁道:「你要仔細地聽講!」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

  皇甫仁道:「『七彩神功』歸終參覺禪機,超脫於生死恐怖之域,爾後大敵當前,槍戰在後,心不為之動搖,氣始可以壯,所謂泰山倒矣則東海傾矣,都要安然而處之……」

  此時的皇甫無畏正在體會著皇甫仁的這一番話,體內的「七彩神功」正在漸漸地與他身體相融合。

  皇甫仁說完了「七彩神功」的秘訣,見皇甫無畏已經進入物我兩忘的境地,他的臉上不由地露出了一絲微笑。

  一天,一天……

  一個月,一個月……

  轉眼間,三個月過去了。

  皇甫無畏依然盤坐在那裡,苦苦地練著「七彩神功」。

  此時他體內的「七彩神功丸」已經完全消化在他的身體內,眼看「七彩神功」就要練成了。

  皇甫仁整整陪了皇甫無畏三個月,他見皇甫無畏的「七彩神功」將要練成了,不由得高興起來。

  猛然——

  皇甫無畏睜開緊閉的以眼,二股逼人的目光向皇甫仁射來。

  皇甫仁開心地道:

  「孩子,你終於練成了!」

  皇甫無畏口中發出了一聲清越的龍吟,閃動著身形,騰身而起,右手五指向石壁插去。

  頓時,皇甫無畏右手五指插在堅硬的石壁上,留下了五個很深的指洞,隨後落下身形。

  皇甫仁高叫道:

  「好!好功夫,孩子,沒想到你真在三個月內把『七彩神功』練成了。」

  皇甫無畏道:「這一切多虧了大伯。」

  皇甫仁道:「孩子,我沒想到你的天賦有這麼高,看來江湖有批望了。」

  皇甫無畏道:「大伯,你也太誇獎我了。」

  皇甫仁道:「既然你現在已經把『七彩神功』練成,那麼我就把『七彩魔鏡』交給你。」

  皇甫無畏此時的心情,真猶如萬馬奔騰,激動不已。

  皇甫仁騰身而起,伸手在洞的頂部取出一個紅布包,隨後又落下身形。

  皇甫無畏心中暗忖道:「這紅布包裡一定是『七彩魔鏡』,我倒要仔細地看一番。」

  皇甫仁道:「孩子,這面鏡子你一定要小心保護,不要落人壞人之手。」

  「是!」皇甫無畏答應道:

  「大伯,你放心,我一定要好好地保護它。」

  皇甫仁聞言點了點頭,伸手把「七彩魔鏡」遞給了皇甫無畏,道:

  「孩子,你的擔子很重呀!」

  皇甫無畏接過「七彩魔鏡」道:

  「大伯,這裡面的東西的能看一下嗎?」

  皇甫仁道:「可以。」

  皇甫無畏緩緩地打開紅布包,只見裡面有一面稀奇古怪的八角鏡子。

  這個八角鏡子不太大,只與手掌心大小,鏡面上發出一種誘人的古銅光,似乎有點像仙女般攝人心魄的眼睛。

  皇甫無畏道:「大伯,這就是『七彩魔鏡』嗎?」

  皇甫仁道:「孩子,這正是的。」

  皇甫無畏用懷疑地目光,掃了一眼「七彩魔鏡」道:

  「大伯,『七彩魔鏡』應該有七種顏色啊?」

  皇甫仁道:「孩子,你是否有點懷疑?」

  「是的。」

  皇甫仁道:「孩子,你馬上把『七彩神功』運到『七彩魔鏡』上,就知道了。」

  皇甫無畏默運了「七彩神功」,手中的「七彩魔鏡」頓時發出七道不同顏色的光芒。

  赤、橙、黃、綠、青、藍、紫這七種顏色的光芒在山洞中上下翻飛,形成一道絢麗多彩的光環。

  皇甫無畏被驚呆了……

  皇甫仁面帶微笑地道:

  「孩子,你這下總該相信了吧!」

  皇甫無畏不由自主的點點頭。

  皇甫仁道:「孩子,這面鏡子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能拿出來,知道嗎?」

  「為什麼?」

  皇甫仁道:「此物乃天地之靈物,如果用的不是地方,那麼你會反遭其害。」

  皇甫無畏道:「那我該在什麼時候用呢?」

  皇甫仁道:「你只能在兩種情況下才能用。」

  皇甫無畏又問道:「哪兩種情況呢?」

  皇甫仁道:「第一種情況是那女魔頭施展『回天神扣』時,你才能用。」

  皂甫無畏道:「第二種情況呢?」

  皇甫仁道:「第二種情況是你在生死關頭,你才能用這面鏡子,協助你脫身,但……」

  皇甫無畏問道:「但什麼呀?」

  皇甫仁道:「但是你千萬不能傷人。」

  皇甫無畏道:「大伯,我記住了。」

  皇甫仁道:「如果有機會,你一定要到天山找令狐單學會『震天簫』。」

  皇甫無畏道:「大伯,我一定會去的。」

  皇甫仁道:「你現在已經學會『七彩神功』,而且又拿到了『七彩神魔鏡』,還是快走吧!」

  「那大伯你呢?」

  「我暫時還不想離開。」

  「大伯,你這樣也太孤單了。」

  「我已經習慣了。」

  「大伯,等我把這件事辦完,我一定再回來。」

  皇甫仁面帶微笑地點了點頭。

  皇甫無畏把「七彩魔鏡」放入懷中,連忙跪倒,拜了三拜,隨後轉身向洞口走去。

  皇甫無畏眼望著遠去的皇甫無畏,不由得長嘆一聲。

  皇甫無畏來到洞口,口中發出一聲長鳴,身形騰空而起,飄落在懸崖頂上。

  皇甫無畏辨別了一下方向,飛身向「星雲山莊」而去。

  第二天。

  中午時分。

  皇甫無畏正走在一條官道上。

  突然,幾條人影攔住了他的去路。

  攔住他去路的正是:

  崆峒派的高手陳成。

  天南派的高手華雲。

  丐幫的長老江通。

  皇甫無停下身形,問道:

  「三位是什麼人?為何攔住在下的去路?」

  崆峒派的陳成大聲地道:

  「小子,你是不是叫皇甫無畏?」

  皇甫無畏道:「是又怎麼樣?不是又怎麼樣?」

  天南派的華雲道:

  「小子,少同我們耍花槍。」

  丐幫的長老江通道:

  「小子,如果你是的話,那麼就同我們去一趟少林寺。」

  陳成道:「不是的話,你就快滾。」

  皇甫無畏頓時火冒三丈,道:

  「閣下的話也太過份了,我就皇甫無畏。」

  陳成道:「那就跟我們走吧!」

  皇甫無畏把眼一瞪,說道:

  「憑什麼跟你們走?」

  華雲道:「小子,看不出你的嘴還很硬嘛!你可不要自取滅亡,到時候後悔都來不及呀!」

  皇甫無畏把心一橫道:

  「我為什麼要後悔,我根本就沒做過後悔的事。」

  江通道:「少同他廢話。」

  陳成道:「小子,傳說你的武功很高,那麼我們三人就領教領教!」

  華雲道:「小子,你不要太狂!」

  話音剛落,他們三入齊身向皇甫無畏擊來。

  皇甫無畏自從練成「七彩神功」後,還未有一試的機會,今天正好是他試一下的好機會。

  只見,皇甫無畏身形一旋,雙掌運起「七彩神功」,向陳成等三人迎去。

  陳成道:「小子,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他三人一見皇甫無畏迎上的身形和雙掌,都大吃一驚,慌忙向後撤退數尺。

  皇甫無畏順勢將雙掌一搓,化作無數掌影,陣陣掌風向陳成、江通、華雲三人捲來。

  陳成、江通,華雲知道他們萬萬不是皇甫無畏的對手,都無可奈何地運足全身功力,迎了上來。

  眼看他們三人都要傷在皇甫無畏的掌下的時候……

  猛然——

  從遠處傳來一個聲音,道:

  「少俠,請住手!」

  皇甫無畏聞聲,收回雙掌,退回原地。

  陳成,華雲,江通三個人都冒出了一身冷汗,呆立在那裡。

  這時,從遠處飛掠而來一個人,此人正是青城派的高手「飛天一劍」天一道長。

  天一道長飛落在場中,合掌說道:

  「少俠,請掌下留情。」

  皇甫無畏一見是天一道長,氣不打一處來,厲聲高叫道:

  「原來是你呀!」

  天一道長面帶愧色,道:

  「皇甫少俠,真是對不起,上次的事情請原諒!」

  皇甫無畏冷冷地道:

  「道長,這一句話就能抹去你的過失嗎?」

  天一道長道:「皇甫少俠,上次是貧道的不對,我在這裡向少俠賠禮了。」

  皇甫無畏道:「道長,你終於相信我啦!」

  天一道長道:「少俠,貧道也一時被『逍遙幫』迷惑,不明真相地向少俠出手,請原諒。」

  皇甫無畏見天一道長再三賠禮道歉,有點不好意思地道:

  「道長,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

  天一道長道:「皇甫少俠,我有一件急事相求。」

  「什麼事?」

  「求皇甫少俠去武當解圍!」

  「什麼?武當山。」

  「正是。」

  「什麼人在圍武當山?」

  「逍遙幫。」

  「又是『逍遙幫』!」

  天一道長道:「皇甫少俠,我知道現在只有你的『七彩神功』才能制服他們!」

  皇甫無畏感到奇怪地道:「你怎麼知道?」

  天一道長道:「別人告訴我的。」

  「什麼人告訴你的?」

  「黑衣狂人。」

  皇甫無畏聽罷,心中暗想道:「真奇怪,『黑衣狂人』怎麼可能知道的呢?」

  天一道長道:「『黑衣狂人』還告訴我,你在三個月之後會出現在這裡。」

  皇甫無畏更加奇怪了,心中吃驚地暗想道:「『黑衣狂人』到底是誰呢?他知道的事情還不少嘛!」

  天一道長道:「皇甫少俠,這件事也是『黑衣狂人』派我來求你的。」

  皇甫無畏道:「武當山離這裡有多遠?」

  「不遠,前面就是。」

  皇甫無畏道:「正好我要去武當山辦件事。」

  天一道長道:「那太好了,皇甫少俠一切靠你了!」

  皇甫無畏冷冷地點了點頭。

  天一道長道:「我們馬上就走吧!」

  「慢!」皇甫無畏道:

  「道長,我有話想與他們三個人說。」

  天一道長道:「什麼話?」

  皇甫無畏道:「你們去少林寺幫我帶個口信,說我五日後帶著陷害我的人去少林寺。」

  陳成,江通,華雲三人點了點頭轉身向少林寺而去。

  皇甫無畏道:「道長,我們走吧!」

  話音剛落,他的人已飛出數丈開外。

  天一道長心中暗想道:「這小子的武功精進的真快,真不知道是怎樣練的。」

  天一道長想罷,飛身隨後跟去。

  武當山。

  此時的武當山,已失去了昔日的寧靜。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直衝雲霄的殺氣。

  朝陽官。

  朝陽宮是武當山的重要宮殿之一,裡面住著武當山的掌門——紫陽真人。

  此時的朝陽宮前排列著兩方人馬。

  靠朝陽官的一方是武當山的精英。

  另一方是「逍遙幫」是兩個人,一個是妖老頭,一個是鬼婆婆,他們成名江湖都有五、六十年了。

  這次「逍遙幫」重金邀請他們出山,來對付武當派。是想滅了武當,稱霸武林。

  紫陽真人站在台階旁,而對著這些邪派高手,心中不由得為武當派擔起憂來。

  「逍遙居士」道:「紫陽真人,你也不要多想了,加入我們『逍遙幫』,不會讓你吃苦頭的。」

  紫陽真人旁邊的三老七子中的七子,異口同聲地道:

  「作夢,我們武當山能與你們同流合汙嗎?」

  「逍遙居士」道:「你不要插嘴,我在同你的掌門說話,你們沒有資格。」

  七子都氣憤地想抽出長劍衝過去……

  「慢!」紫陽真人道:

  「七子不要衝動!」

  「逍遙居士」道:「還是紫陽真人有涵養,怎麼樣?同不同意加入敝幫啊?」

  紫陽真人道:「施主,我們武當一貫不與邪派人物來往,請施主原諒。」

  「逍遙居士」哈哈一笑,道:

  「紫陽老道,你還很清高嘛,如果你不答應,我把武當派殺得片甲不留。」

  紫陽真人皺了皺眉,道:

  「施主,你也太狠心了,我們武當派與你們從無瓜葛,你們這樣做也太過分了。」

  「逍遙居士」冷冷地一笑,道:

  「過分?就這過分嗎?那你就快答應吧!」

  紫陽真人沉思不語。

  「逍遙居士」大聲地吼叫道:

  「紫陽老道,我給你臉你不要臉,那就怪不得我啦!」

  二老一聽,大聲地道:

  「少在武當山狂傲,我武當二老領教領教你的功夫!」

  「逍遙居士」冷冷地道:「找死!」

  二老同時飛身而起,四支手掌化作無數掌影。

  向「逍遙居士」猛擊而來。

  「逍遙居士」轉動身影,雙掌運足全身功力,一前一後地向二老迎來。

  頓時,場中人影上下飛騰,揚起塵土滿天飛舞

  「妖頭鬼婆」一見「逍遙居士」動了手,也連忙大叫一聲,道:

  「紫陽老道,我們來比劃一下!」

  紫陽真人剛想躍身迎上去……

  武當七子齊聲道:

  「掌門,讓我們來!」

  紫陽真人道:「你們一定要小心,這『妖頭鬼婆』的武功極高,一切都要當心。」

  武當七子齊聲答應道:「知道了。」

  說罷。他們七個人抽出長劍,向「妖頭鬼婆」擊去。

  「妖頭鬼婆」一見,四支手掌運足功力迎去。

  武當七子在空中一變身形,把「妖頭鬼婆」團團圍住。七支長劍分上、中、下、左右前後向他們刺來。

  「妖頭鬼婆」大吃一驚……

  原來武當七子所擺得是一個劍陣——名叫七才陣。

  這七才陣相傳是武當派鼻祖張三豐,面壁了七七四十九天,才研究出來的,這陣著實令「妖頭鬼婆」大吃一驚。

  「妖頭鬼婆」連忙揮舞四支手掌,陣陣巨大的掌風向武當七子捲擊而來。

  武當七子七支長劍一同施了一招「川流岳立」,將「妖頭鬼婆」的攻擊招式逼退。

  「妖頭鬼婆」連忙身形一退,再次向前衝去,施展了「奪魄鬼手」,「小鬼攔腰」二招。

  武當七子連忙同施一招「攔腰斷水」,七支長劍化作七道光芒,向「妖頭鬼婆」攔腰擊去。

  「妖頭鬼婆」晃動身形,兩人拔地而起,從上朝下向武當七子的頭頂拍去。

  武當七子連忙都揮動長劍護住自己的頭頂。

  另外一邊,「逍遙居士」與武當二老打得難分難解,但武當二老已經快要堅持不住了。

  「逍遙居士」心中暗暗的焦急,想速戰速決,所以他的右手中指又似直似曲地向武當二老彈去。

  紫陽真人在一旁,驚叫道:

  「二老快退,那人會失傳江湖百年的『彈指神功』!」

  但是,他喊遲了……

  只見武當二老同時「哎喲、哎喲」兩聲,向後退飛出數十丈開外,跌落在地上。

  「逍遙居士」冷冷地道:

  「紫陽老道,這兩個人就是榜樣,我要把武當山殺得一個也不留!」

  紫陽真人了顧不得回話,連忙飛身落在武當二老的身旁,焦急地問道:

  「二老,怎麼樣啦?」

  武當二老都緩了一口氣,低低地道:

  「千萬,千萬不能答應他……」

  二老的話還沒說完,兩人就吐血而亡。

  紫陽真人內心一陣悲痛,緩緩地站起身形,向「逍遙居士」一步、一步走來。

  「逍遙居士」見紫陽真人向自己走近,冷冷地道:

  「紫陽老道,你準備死吧!」

  紫陽真人在離「逍遙居士」還有十幾步遠的地方,停下身形,雙眼直盯著「逍遙居士」。

  「逍遙居士」也正用一雙殺氣騰騰的眼睛望著紫陽真人。

  頓時,四支眼睛交視在一起。

  一切仇恨在交神中爆發!

  一切悲傷在交視中顫抖!

  一切無法用語言敘說清楚的殺氣在漫溢。

  這時,另一邊的武當七子和「妖頭鬼婆」正打得熱鬧非凡。

  「妖頭鬼婆」這時才體會到武當七才陣的厲害,兩人不由得暗暗焦急起來。

  武當七子想早一點結束戰門,就七支長劍一翻,施了一招「乾絲密收」,向他們擊來。

  只見,武當七子的七支長劍織成了一片光幕。

  像一張巨網向「妖頭鬼婆」罩擊而來。

  「妖頭鬼婆」見不施展法術是不行了,他們兩人同時咬破舌尖,一片血霧頓時噴灑而出……

  這一片血霧,忽然化作無數道碧綠色的火光,向武當七子燒來。

  武當七子都大吃一驚,慌忙都揮舞著手中的長劍。想阻擋住那些碧綠色的火光。

  但是,燒來的火焰愈來愈盛……

  武當七子都驚呆了……

  「妖頭鬼婆」兩人口中發出一陣刺耳的尖笑,晃動身形把驚呆的武當七子一一擊飛數丈開外。

  武當七子都接連吐了幾口鮮血,跌落在地上,昏死過去了……

  四周的熊熊之火竟奇般地消逝了!

  「妖頭鬼婆」兩人齊聲向紫陽真人而來!

  此時的紫陽真人和「逍遙居士」依然在對視著

  但是,紫陽真人已感覺到武當七子受了重傷,而「妖頭鬼婆」也正向他撲來。

  猛然——

  紫陽真人從腰間抽出長全,施一招「顛倒乾坤」,長劍化作一道閃電,向「逍遙居士」劈來。

  「逍遙居士」身形一閃,讓開劈來的長劍。

  紫陽真人一見劍招走空,連忙劍術一變,舉劍盤空一旋,向「逍遙居士」灑去一片劍芒。

  「逍遙居士」猛吸一口真氣,雙掌挾著風雷之聲,罩向紫陽真人,勢道相當驚人。

  紫陽真人閃動身形,長劍一柱擎天,手腕一振之間,透過「逍遙居士」的雙掌,劍尖幻出五朵劍花,分取「逍遙居士」的「玄機」、「將台」、「章門」三處大穴。

  紫陽真人果然不愧是武當派的掌門,武當劍法已經使得出神入化,爐火純青了。

  但,今天他對付的不是一般的高手,而是一位曾失傳江湖上百年的「彈指神功」的「逍遙居士」。

  「逍遙居士」不慌不忙地退後一步,伸出右手中指,似曲似直地向紫陽真人手中的長劍彈去。

  只聽「當!」的一聲龍吟。

  紫陽真人手中的長劍被彈上了天空,落在數丈開外,他大吃一驚,連忙閃身向後退去。

  「逍遙居士」也不乘機進招,反而停下身形,雙眼望著吃驚的紫陽真人。

  這時,「妖頭鬼婆」也飛身來到「逍遙居士」的身前,他們剛想上前……

  「紫陽老道,加不加入我們?」

  紫陽真人氣憤地道:「不加入。」

  「逍遙居士」道:「你真的不加入嗎?」

  紫陽真人道:「少說廢話,不加入就是不加入。」

  「逍遙居士」冷冷地一笑,道:

  「紫陽真人,你要考慮清楚,可不要後悔!」

  紫陽真人堅決地道:

  「這有什麼後悔的?」

  「逍遙居士」哈哈一笑,道:

  「紫陽老道,我要把武當派殺得只留下你一個人。」

  紫陽真人一聲慘笑,厲聲地道:

  「雖然我們不是你們的對手,但是終有一天會有人收拾你們的。」

  「逍遙居士」聽罷,哈哈一笑。

  「江湖上還有誰是我們的對手,我們『逍遙幫』要稱霸武林了!」

  「呸!作夢!」

  「逍遙居士」道:「紫陽老道,你們武當派一被產除,還有誰敢與我們作對?」

  紫陽真人道:「俗話說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們也別太得意了啦!」

  「逍遙居士」道:「紫陽老道,我們『逍遙幫』從現在開始專門對付江湖高手!」

  紫陽真人聽罷,大驚失色地道:

  「你們是……」

  「逍遙居士」冷冷地一笑,道:

  「紫陽老道,如果十幾年前令狐單沒有出現的話,那我們早就稱霸武林了。」

  紫陽真人長嘆了一聲,道:

  「無量天尊!沒有想到那個女魔頭又現出江湖了,看來又要掀起一場大廝殺了。」

  「逍遙居士」道:「紫陽老道,俗話說得好,『識時務者為俊傑』你可別自尋死路啊!」

  「妖頭」見「逍遙居士」同紫陽真人說得沒完沒了,就大聲吼道:

  「老道,你到底答應不答應啊?」

  紫陽真人道:「貧道永不答應。」

  「鬼婆」道:「老道,我看你這是找死!」

  「逍遙居士」道:「紫陽老道,我們已經是先禮後兵了,這一切要怪不得我們啦!」

  紫陽真人懷著一顆與他們同歸於盡的心懷,厲聲地道:

  「貧道就奉陪到底!」

  「逍遙居士」道:「好!紫陽老道,那我就成全你的心意,送你上西天。」

  「妖頭鬼婆」聽罷,他們正想向紫陽真人擊去

  「慢!」「逍遙居士」攔住了他們。道:

  「這老道交給我,你們去對付其他人。」

  「妖頭鬼婆」聽罷「逍遙居士」的話,兩人就飛身而起,向其他的武當派弟子撲去。

  「哎喲,哎喲……」

  頓時,紫陽真人背後傳來武當派弟子的慘叫聲。

  瞬間,武當朝陽宮前成了一處屠宰場。

  武當派的弟子們在相繼倒下去,屍體躺滿了台階,鮮血染紅了那塊土地。

  淒慘!悽慘!

  紫陽真人聽著武當派弟子的慘叫聲,內心一陣悲痛,右手指著「逍遙居士」道:

  「你們也太殘酷了。」

  「逍遙居士」道:「紫陽老道。如果你早一點答應加入我們,那麼我們也不會死的。」

  紫陽真人厲聲地道:

  「我與你們拼了!」

  話音剛落,他揮動雙掌,向「逍遙居士」拍去。

  「逍遙居士」也閃動身形,迎了上來。

  兩人又打在了一起。

  十招,二十招,……「逍遙居士」一邊打著,一邊發出一陣冷冷地笑聲。

  紫陽真人明知他不是「逍遙居士」的對手。但他還依然不顧性命地拼殺著……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