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黑衣狂人暗相助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皇甫無畏和黑衣狂人飛馳了一段時間,來到一片濃密的樹林前。

  黑衣狂人道:「我們進去說。」

  兩人齊身飛進樹林。

  昏暗的樹林中。有一塊很平坦的土地。

  黑衣狂人和皇甫無畏來到那塊土地上,兩人就地坐了下來。

  皇甫無畏道:「前輩,有什麼事嗎?」

  黑衣狂人道:「小子,我知道你要去哪裡?」

  皇甫無畏大驚失色地道:

  「前輩,你怎麼會知道我去哪裡,應該是沒有人知道的呀?」

  黑衣狂人道:「本來是應該沒有人知道的,你是不是感到很奇怪。是吧!」

  皇甫無畏道:「是的。」

  黑衣狂人緩緩地道:

  「我只不過碰巧聽見的。」

  「前輩,你在什麼地方聽見的?」

  「洛陽『飛龍鏢局』。」

  「什麼?那天前輩你也在,我怎麼一點也不知道啊?」

  「我是躲在屋樑上,用『通天神耳』聽見的。」

  「前輩,你會失傳幾百年的『通天神耳』絕技?」

  「小子,你不要那樣大驚小怪的。」

  「前輩,你的武功真是高深莫測啊!」

  「小子,不要你拍馬屁。」

  「前輩,我說的是真心話。」

  「小子,你可知道你現在的處境嗎?」

  「前輩,我的處境怎麼啦?」

  「小子,你已是武林正派人物追殺的對象了。」

  「他們為什麼要追殺我?」

  「因為你偷入少林寺,拿了幾本武林秘笈,還用『魔教』的武功『摘星手』,打傷無為大師。」

  皇甫無畏一聽此話,感到有點迷惘,道:

  「什麼?我沒有上過少林寺,也沒有偷書,更不會什麼魔教武功。」

  黑衣狂人道:「我知道那人不是你。」

  皇甫無畏道:「難道有人想陷害我?」

  黑衣狂人道:「正是。有人假冒你的名字,好讓天下正派武林人物齊心對付你。」

  皇甫無畏氣憤地道:

  「好陰毒的手段,前輩,是什麼人想陷害我啊?」

  黑衣狂人道:「逍遙幫。」

  皇甫無畏大聲地道:「又是逍遙幫」。

  黑衣狂人道:「小子,你現在處境相當的危險,而且去龍門的一路上,有層層埋伏在等著你。」

  皇甫無畏傲然地道:「我不怕。」

  黑衣狂人淡淡地一笑。道:

  「我知道你不怕,但是他們人多勢眾,你孤身一人是不行的。」

  皇甫無畏道:「那我怎麼辦呢?」

  黑衣狂人道:「你首先要把自己的容貌變一下,讓別人認不出你才行。」

  皇甫無畏道:「難道叫我易容?」

  黑衣狂人道:「是的,這一點我來幫助你。」

  皇甫無畏默然地點了點頭。

  黑衣狂人又道:「然後你再去找陷害你的那個人,來洗刷自己的清白。」

  皇甫無畏道:「我不知道那個人是誰啊?」

  黑衣狂人道:「我知道,我會指點你去的。」

  皇甫無畏道:「前輩,在這件事之前,我想回一趟登州城,你看如何?」

  「你為什麼要回去?」

  「因為我的兩位大哥,不明不白地死在『悅來客棧』內,我要查清誰是兇手?」

  黑衣狂人問道:「你可知『悅來客棧』是什麼地方嗎?」

  皇甫無畏道:「不知道。」

  黑衣狂人又問道:「你可知『悅來客棧』的掌櫃是誰嗎?」

  「不知道。」

  黑衣狂人道:「你對這一切都不了解,你怎麼去呢?」

  「前輩,我雖然不知道其中的秘密,但我要報回此仇。」

  黑衣狂人一陣大笑,道:

  「小子,『悅來客棧』就是『逍遙幫』的一處分壇。」

  皇甫無畏大驚失色地道:

  「這是真的嗎?」

  黑衣狂人道:「我還會騙你嗎?『悅來客棧』的掌櫃就是『逍遙幫』的副幫主,是個女的。」

  皇甫無畏心中暗想道:

  「那麼在屋子裡點中我穴道的一定是她,因為那人是個女的。」

  黑衣狂人道:「你不是那個女的對手,怎麼報仇啊?」

  皇甫無畏道:「我們不該想得到那副盔甲。

  不然的話,他倆也不會死的。」

  黑衣狂人道:「小子,你真相信有那副盔甲嗎?」

  皇甫無畏道:「難道沒有?」

  黑衣狂人道:「那是『逍遙幫』傳出來的謊言,好讓天下武林人相互猜疑,相互殘殺。」

  皇甫無畏這才恍然大悟,道:

  「原來是『逍遙幫』的花招,太狠毒了。」

  黑衣狂人道:「『逍遙幫』幫主再現江湖,武林將永無安寧之日啦!」

  皇甫無畏道:「前輩,你有那麼高的武功,難道不能為江湖除惡嗎?」

  黑衣狂人長嘆了一口氣,道:

  「『逍遙幫』幫主的武功和法術太高,我不是她的對手。」

  皇甫無畏大吃一驚,道:

  「『逍遙幫』幫主的武功真有那麼高嗎?」

  黑衣狂人淒慘地道:

  「是的,我同她比試過,三招內我就輸了,輸得心服口服。」

  皇甫無畏聽完他的話,大聲地叫道:

  「難道江湖中就沒有人能制服她嗎?」

  「有,江湖上有一個人能制服她,但是……」

  皇甫無畏急忙地道:

  「前輩,快說是誰?」

  黑衣狂人道:「那人已經隱居江湖十幾年了。」

  皇甫無畏道:「那他現在何處?」

  黑衣狂人道:「沒有人知道他隱在哪裡,他的名字叫——令狐單,江湖人稱『鬼神』。」

  皇甫無畏大驚失色地道:

  「前輩,此人不就是十年前橫掃天下,無人能敵的令狐單?」

  黑衣狂人道:「正是,也就是他十幾年前制服了『逍遙幫』的幫主,讓天下太平一段時間的人。」

  皇甫無畏連忙地問道:

  「難道江湖上就沒有人知道他的去處了嗎?我有點不相信。」

  黑衣狂人道:「我也是這樣想的,但有人說,令狐單在天山一帶出現過,不知是真是假?」

  皇甫無畏心中暗想道:

  「我要是有機會,一定去天山試一試,也許能夠找到他的。」

  黑衣狂人道:「小子,你到龍門所拿的東西,只能與那魔頭打平手,並不能降服她呀!」

  皇甫無畏道:「前輩,不論那件東西是否能降住她,我也準備去天山試一試。」

  黑衣狂人默默無語地點了點頭。

  皇甫無畏又問道:「前輩,剛才你說陷害我的人在哪裡呀?我要馬上找到了。」

  黑衣狂人道:「你現在的武功雖然不錯,但還不是他的對手,現在不能去。」

  皇甫無畏道:「那我什麼時候去呢?」

  黑衣狂人道:「要等你去過龍門,拿到那件東西,然後再去找他才行。」

  皇甫無畏道:「前輩,那我現在幹什麼呢?」

  黑衣狂人道:「你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先化裝,然後再神不知鬼不覺地去龍門。」

  皇甫無畏道:「前輩,如果我在路上被認出來。那麼我該怎麼辦呢?」

  黑衣狂人道:「一定殺人滅口,不能有一點點風聲傳出去,不然麻煩可就大了。」

  黑衣狂人道:「正是,你最好一點武功都不能露出來。」

  皇甫無畏很不情願地點了點頭。

  黑衣狂人道:「小子,你去過龍門後,就趕快到『星雲山莊』找一個『星飛海』的人就行了。」

  皇甫無畏道:「前輩,趙大哥還在嶗山等我去,我先去嶗山,還是去『星雲山莊』呢?」

  黑衣狂人一笑道:

  「小子,你不用擔心,『星雲山莊』離嶗山不遠,正好是順路。」

  皇甫無畏聽罷此話,點了點頭。

  黑衣狂人道:「那我先把你化裝一下。」

  說罷,他從懷中掏出一個小口袋。

  過一段時間——

  從樹林中走出兩個人,一個是黑衣狂人,另外一位是一個中年的讀書人。

  這位中年讀書人正是皇甫無畏。

  黑衣狂人邊走邊說道:

  「小子,你現在不能再用原來的名字,要改一下才行。」

  皇甫無畏道:「前輩,我知道了。」

  黑衣狂人再三說道:

  「小子,你肩上的擔子很重,一定要小心行事呀!」

  皇甫無畏道:「前輩,這次又多謝你了。」

  黑衣狂人揮了揮手,道:

  「小子,現在不是客氣的時候,我們改日再見。」

  說罷,他一飛身,向無處馳去。

  皇甫無畏心中想道:

  「此人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他為什麼要多次幫助我,真有點奇怪。」

  皇甫無畏想罷,邁起大步,向龍門方向趕去。

  黃昏時分。

  皇甫無畏來到一座偏僻的小鎮。

  此時的小鎮子,已經是家家點燈了。

  在小鎮的前南面有一家小酒店,面積不大,裡面只能放下幾張小桌子。

  皇甫無畏感到有點餓了,就快步向小酒店走來。

  當他剛走到小酒店門口時……

  突然,他的背後傳來一陣馬蹄聲。

  轉眼間,從遠處飛馳而來三匹駿馬,馬上端坐的正是名震江湖的「燕山三劍」。

  「燕山三劍」也向小酒店趕來。

  皇甫無畏見狀,只好站在路旁,讓他們過去。

  「燕山三劍」快速地從皇甫無畏身旁一閃而過,在小酒店門口下了馬。

  小二見有客人來了。連忙上前招呼道:

  「三位客官想吃什麼?裡面請。」

  大燕伸頭看了一下空無一人的酒店,道:

  「小二,可有什麼好吃的?」

  小二道:「大爺請放心,本店雖小,但是酒菜卻是相當的可口,不信的話,三位大爺嚐一嚐。」

  二燕道:「大哥、三弟,我們吃一點東西再走吧!還來得及,你們看呢?」

  大燕和三燕點了點頭。

  小二一見連忙把他們三個人請進屋裡,在一張空桌旁坐了下來。

  小二道:「三位大爺想吃什麼?」

  大燕道:「給我們來幾樣菜,外加一壺酒。」

  小二道:「好,馬上就來。」

  二燕道:「小二,另外再拿點饅頭給我們帶走,一定要快,我們還要趕路呢!」

  小二道:「三位大爺放心,小的馬上就去準備。」

  說罷,他一路小跑步進了廚房。

  時間不長——

  小二端上來四樣熱氣直冒的菜餚,另外還拿了一壺「燒刀子」道:

  「三位大爺請慢用。」

  大燕從懷中掏出一錠銀子,遞給小二道:

  「不用找了,有事我再叫你。」

  「多謝大爺!」

  小二說罷,轉身向門口走去。

  就在這時候——

  皇甫無畏邁步走進了小酒店。

  小二見,又有客人上門,連忙迎上來道:

  「客官幾位?」

  皇甫無畏道:「就一位。」

  小二道:「那客官裡面請。」

  皇甫無畏隨著小二,來到另外一張桌子旁,坐了下來。

  小二道:「客官,吃些什麼?」

  皇甫無畏道:「隨便來點酒菜。」

  小二道:「好!客官請慢坐。酒菜馬上就來。」

  說罷,他又走進了廚房。

  皇甫無畏用眼角掃了一下「燕山三劍」,見他們三人也正用眼角看著自己。

  這時,大燕道:「二弟、三弟,這次行動,你們一定要小心啊!那小子不好對付的啊!」

  二燕道:「大哥,難道這小子真有那麼厲害嗎?」

  大燕道:「是的,連少林無為大師都栽在他手中,可想而知那小子的武功有多高。」

  三燕道:「聽人說,那小子會『魔教』的武功。」

  大燕道:「就因為他會邪派武功,所以無為大師才下『武林貼』,讓各大門派攔殺他。」

  二燕道:「這小子能掃平『蒼龍山寨』,武功一定很高。」

  皇甫無畏一聽,才知道「燕山三劍」在談論自己,就隨精會神地聽了起來。

  大燕道:「這小子才十七、八歲,聽江湖人傳說,他是『江南二俠』之一,皇甫雄的兒子。」

  二燕道:「沒有想到皇甫雄一世英名,卻被他兒子給沾汙了,太可惜啦!」

  大燕道:「我現在感到有件事很奇怪?」

  二燕道:「大哥,有什麼事奇怪的暱?」

  大燕道:「皇甫無畏在登州城露過面。然後人就失蹤了。」

  三燕道:「我看也是,我們追了這麼長一段路,應該追上他了,怎麼還不見他的人影呢?」

  二燕道:「沿路的各派高手也沒有見皇甫無畏過去,他人會去哪裡呢?」

  大燕道:「不論怎麼,我們一定要在規定的時間內趕到那裡才行。」

  二燕和三燕點了點頭。

  大燕道:「我們得快點吃,趕路要緊呀!」

  這時,店小二從廚房中走了出來,手上端著三樣菜和一壺酒,來到皇甫無畏的旁邊,道:

  「客官,酒菜來了。」

  皇甫無畏從懷中掏出一塊銀子,遞給小二道:

  「小二,這裡沒事了。」

  小二放下酒菜,接過銀子,道:

  「多謝客官。」說罷,轉身進了裡屋。

  皇甫無畏給自己倒滿一杯酒,一仰頭,一飲而盡,然後挾了口菜,自斟自飲起來。

  那邊的「燕山三劍」快速地吃完酒菜,拿起小二已經裝好饅頭的小包,走出酒店,上了馬,向遠處馳去。

  皇甫無畏眼望著他們遠去的背影,心中暗道:

  「看來下面的路,我得小心仔細地走。」

  皇甫無畏也很快地吃完了酒菜,邁步出了酒店,順著「燕山三劍」遠去的方向走去。

  皇甫無畏走了一程,走入一片樹林中,走著走著,他突然聞到一股血腥味。

  皇甫無畏就順著血腥味來到一塊平坦之處。

  只見,那塊平坦的土地上躺著三個人。

  這三人正是「燕山三劍」。

  皇甫無畏感到很吃驚,快步走到三具屍體旁,俯下身,看到「燕山三劍」是死於利劍之下。

  「燕山三劍」的武功不弱,殺他們的人能在瞬間一起把他們殺掉,可想而知武功一定很高。

  皇甫無畏不想捲入這裡面,剛想站起身形

  突然,他的背後傳來一個人的聲音,道:

  「這三人是你殺的吧!好快的劍法。」

  皇甫無畏渾身一抖,他沒有想到有人會走到他的背後,而他卻一點感覺也沒有。

  皇甫無畏緩緩地站起身形,轉過身,向背後的人看去。

  只見,站在皇甫無畏後面的正是青城派的「飛天一劍」天一道長。

  「道長你誤會了,這三人不是我殺的。」

  天一道長道:「那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皇甫無畏道:「我是過路人,恰好遇上的。」

  天一道長用懷疑地眼光。看了一眼皇甫無畏,道:

  「難道有這麼巧嗎?」

  皇甫無畏知道天一道長在懷疑自己,就說道:

  「道長不論你信不信,反正這三個人不是我殺的。」

  天一道長道:「如果三人不是你殺的,那麼你就隨我到一個地方去解釋。」

  皇甫無畏道:「道長,你也太不相信人啦!」

  天一道長道:「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在這片樹林裡,我只看見你一個人。」

  皇甫無畏道:「難道這森林中只有我一個人,就一定是殺他們三個人的兇手嗎?」

  天一道長道:「這一切你很難說清的。」

  皇甫無畏有些生氣道:

  「道長。你也太強詞奪理了,我沒有理由隨你……」

  「如果你不去,兇手就是你!」

  「無理取鬧,我還有事,不奉陪了。」

  「不准走!」

  「道長。你也太霸道了,我就要走。」

  「你敢走!」

  「道長,你也應該想一想,如果我真的是兇手,那我不早溜了,等你來啊?」

  「也許你正要溜,被我遇上了。」

  「道長,我是讀書人,根本沒有能力殺他們,你應該多用腦子想一想。」

  「現在不是我想的時候,你是讀書人,我有點不相信。」

  皇甫無畏一見天一道長同他胡說,氣憤地一揮右手,舉步向森林外走去。

  天一道長見他想走,連忙騰身,越過皇甫無畏的頭頂,攔在他的前面。

  皇甫無畏道:「道長,你這是幹什麼嘛?」

  「我說不准走,就不准走!」

  皇甫無畏無可奈何地道:

  「道長我同你說了那麼多,你還是不相信嗎?」

  天一道長道:「你說的話不知是真是假,我怎麼好相信你,你還是隨我走吧!」

  皇甫無畏厲聲道:

  「道長,你真是白活了這麼多年,連真假都不分。」

  天一道長一聽在罵他,氣得雙眼圓瞪,道:

  「不讓你吃點苦,看來你是不會說的。」

  天一道長移動腳步,雙掌運足功力,一前一後向皇甫無畏胸脯擊來。

  皇甫無畏知道自己再不露武功,一定會吃虧,在無奈情況下,身形一旋轉,讓開擊來的雙掌。

  天一道長一見自己的雙掌落空,氣憤地道:

  「你剛才不是說你是讀書人嗎?我才不相信!」

  皇甫無畏也不答話,一個彈步,猛吸一口真氣,雙掌化作無數重影,向天一道長擊來。

  天一道長身形一挫,讓開擊來的雙掌,順勢伸出右腿,向皇甫無畏小腹踢去。

  皇甫無畏雙掌一收,身形拔地而起,讓開踢來的右腿,飛落在數丈之外。

  天一道長見自己的招式走空,身形如白雲一般飄起,長劍輕揮而出。

  直擊向數丈之外的皇甫無畏前額眉心。

  皇甫無畏無奈從背後抽出「瘋魔狂劍」施了一招「銀波淡淡起」,迎了上來。

  雙方劍式乍接,皇甫無畏感到天一道長劍勢中,蘊藏一股巨大的力量。

  皇甫無畏大吃一驚,不敢接實就退了下來。

  天一道長寶劍一收,冷冷道:

  「原來你就是皇甫無畏,難怪這一路沒有發現你呢?」

  皇甫無畏解釋道:

  「道長,你們誤會了,這一切都是逍遙幫的陰謀,他們想陷害我。」

  天一道長道:「他們怎麼不去陷害別人呢?」

  皇甫無畏道:「道長,我對這件事也不太清楚。」

  天一道長大聲道:

  「你不要再騙我了,看來『燕山三劍』一定是你殺的。」

  皇甫無畏苦笑地搖了搖頭。沒有回答。

  天一道長冷冷一笑,長劍飛翻,再次攻擊劍氣逼人,直取皇甫無畏。

  皇甫無畏長劍再起,他連換兩勢,將天一道長來勢消去,他心中暗想道:

  「天一道長劍術果然高明。」

  天一道長見皇甫無畏能化去他的勁力,他目中驚異的光芒一閃而過。

  他身形再次飛起,揮舞著長劍,將皇甫無畏困在當中。

  皇甫無畏猛吸一口氣,將全身功力聚於劍身,施展劍招,迎了上去。

  眨眼間已過了五十招,天一道長冷笑,將皇甫無畏牢牢的困在當中。

  二人一番拼門,直是動人心魄。

  皇甫無畏「哼!」了一聲,他的「瘋魔狂劍」飛出施了一招「鶴沖雲霄」向天一道長所佈之劍幕衝去。

  天一道長見皇甫無畏倏出怪招,心中不由微微吃驚!

  他長劍一圈,施了一招「鏈鎖金龍」直圈下去。

  皇甫無畏當然不願束手待斃。只有奮力搶攻。

  雙方全力相拼,雙劍一接,一聲輕響,天一道長騰空飛起,飛出劍幕。

  但他落在地上時,面龐上微微有些變色。

  天一道長也寒著臉,他想不到他所布的劍幕,竟被皇甫無畏破去。

  他冷冷地看著皇甫無畏,二人相視不言。

  半晌,天一道長突然身形一起,長劍再次攻向皇甫無畏。

  皇甫無畏不及思考,他右手一揮「瘋魔狂劍」化作一道閃光,向天一道長擊去。

  天一道長用劍輕輕一擲,將皇甫無畏刺來的劍擲開,順勢長劍一揮。

  向皇甫無畏「肩井穴」刺去。

  皇甫無畏大喝一聲,身軀半轉,「瘋魔狂劍」向刺來的長劍挑去。

  刺來的劍是天一道長全身功力所聚。怎能挑動呢!

  皇甫無畏一挑之下,如挑泰山,那柄長劍僅微偏,跟著一個直刺他的左肩。

  一劍穿骨而過,痛得他身軀一抖。

  天一道長冷笑一聲。他本欲點皇甫無畏「肩井穴」但在這分毫之差間,「肩井穴」已錯過。

  刺中皇甫無畏的左肩骨,皇甫無畏可說無力反抗了。

  皇甫無畏左肩釘著一支劍,鮮血滲出,浸露半個肩膀,他屹然立著,右手握劍,怒視著天一道長。

  天一道長道:「你還能反抗嗎?」

  皇甫無畏自覺左肩一陣劇痛,熱血泉湧而出,全身逐漸疲軟。

  他想自閉穴門,止住血流,但如此重的傷豈能在強敵面前自阻血流嗎?

  天一道長緩緩地走來,皇甫無畏一揮長劍,天一道長用手輕輕一擲,身形一晃,連封皇甫無畏三處穴道。

  天一道長冷冷一笑,心中思考著,他如何處置皇甫無畏……

  猛地——

  從樹林中傳來一個人的聲音,道:

  「天一道長,你的『飛天一劍』果然厲害。」

  天一道長面色微變,他回首回顧,心中吃驚地暗想道:

  「那人是什麼時候來的,我怎麼一點也不知道?」

  那人又道:「天一道長,你看不見我的。」

  天一道長道:「你是什麼人?」

  那人道:「天一道長,你不管我是什麼人,你馬上放了皇甫無畏。」

  天一道長道:「不行。」

  那人道:「天一道長,我已經給你面子了,別人怕你的『飛天一劍』,而我呢卻是不怕。」

  天一道長道:「如果你有膽子,那麼就請現身吧!」

  那人道:「天一道長,我勸你還是放了他。」

  天一道長道:「這小子是『魔教』的人,不能讓他活在世上,不然江湖就可要充滿血腥了。」

  那人道:「他不是『魔教』的人。」

  天一道長道:「你怎麼知道他不是的呢?」

  那人道:「天一道長,如果他是『魔教』的人,那麼你剛才還有命嗎?」

  天一道長心中暗想道:「這人的話也對呀!如果皇甫無畏施展『魔教』武功,那麼我早就死了。」

  那人又道:「天一道長,這孩子是被人陷害的。」

  天一道長道:「那是什麼人想陷害他呢?」

  那人道:「逍遙幫。」

  天一道長道:「『逍遙幫』為什麼要陷害他呢?」

  那人道:「天一道長,這其中有一段故事與這小子有關,所以『逍遙幫』才想陷害他。」

  天一道長道:「什麼故事?」

  那人道:「天一道長,你一定不會忘記,十九年前江湖發生的那場血案吧!」

  天一道長大吃一驚地道:

  「是不是那個女魔頭,殘殺江湖正派人物的血案?」

  那人道:「正是。」

  天一道長道:「難道這孩子……」

  那人道:「那個女魔頭又現江湖了,武林中只有這個小子才能制服她。」

  天一道長然大悟地道:

  「原來是這樣的。」

  那人道:「天一道長,你總該相信我的話吧?」

  天一道長道:「我憑什麼相信你的話呢?」

  那人道:「你一見就相信了。」

  天一道長道:「你在哪裡?」

  那人道:「在你右邊的樹林裡。」

  天一道長道:「那我就來看一看你的廬山真面目。」

  那人道:「天一道長,你一見可不要吃驚呀!」

  天一道長也不答話,飛身向右邊的樹林落去。

  那塊平坦的土地上,只剩下受了傷的皇甫無畏。

  此時,皇甫無畏也在暗想道:「是什麼人來救我呢?」

  想著想著,他昏迷過去了。

  過了一段時間——

  從樹林中飛出一個人,那人來到昏迷過去的皇甫無畏身旁,長嘆了一口氣,挾起他遠處奔去。

  當皇甫無畏悠閒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一張石床上,他微睜雙眼,一下子就看見眼前站立著一個熟悉的身形。

  皇甫無畏吃了一驚.幾乎跳了起來。

  眼前之人正是黑衣狂人。

  黑衣狂人見了睜開雙目,低聲地道:

  「小子,你感覺怎麼樣?不昕我的話,吃苦了吧!」

  皇甫無畏道:「不是不聽前輩的話,而是天一道長太氣人了,非逼著我說『燕山三劍』是我殺的。」

  黑衣狂人嘆了一口氣,道:

  「小子,這一切都是天命,你也該有此一難。」

  皇甫無畏道:「這次又多虧前輩相救。」

  黑衣狂人道:「自從上次分手,我一直都不放心,所以才悄悄跟在你身後保護著你呀!」

  皇甫無畏激動地道:

  「前輩,你對晚輩太好了。」

  黑衣狂人道:「小子,我已經把事情的經過講給天一道長聽了,他也相信你的話是對的。」

  皇甫無畏嘆了一口氣,道:「那就好了。」

  黑衣狂人道:「小子,現在江湖已經掀起血濤,『逍遙幫』的人開始屠殺江湖正派人物了。」

  皇甫無畏氣憤地道:

  「這幫惡人,總有一天會得到報應的。」

  黑衣狂人道:「你現在最要緊的事,就是趕到龍門拿到那件東西,然後去『星雲山莊』。」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

  黑衣狂人道:「小子,你現在的受的外傷大致已經好了,你馬上就動身。」

  皇甫無畏聽罷,他就站起身形,道:

  「我不會讓前輩失望的,我馬上就出發。」

  這時的皇甫無畏除了左肩傷口尚有一些疼痛之外,只是失血太多,腦子有些昏暈而已。

  黑衣狂人道:「小子,一路要小心呀!」

  皇甫無畏默然無語地點了點頭,轉身向外走去。

  「慢!」黑衣狂人叫道:

  「小子,外面有匹駿馬,你騎上快些,知道嗎?」

  皇甫無畏回身抱拳說道:

  「多謝前輩!」說罷,他就來到外面,果然有一匹駿馬在那裡。

  皇甫無畏翻身上馬,催馬向龍門方向趕去。

  三日後。皇甫無畏縱馬快到龍門了。

  這時,天色將暗,太陽已漸漸沉下地平線,但前面毫無人煙,皇甫無畏不由心中暗急。

  遠處塵土揚起一片,兩匹快馬向他身邊擦過,一眼看出便知是江湖客。

  皇甫無畏心中暗喜,見既有人來,前面不遠處定有人家,他拍了拍駿馬,向前快速奔去。

  那兩匹快馬突然轉頭,一人沉聲道:「停馬!」

  皇甫無畏一愣,他心中暗想道:

  「我又沒惹你們,怎麼無緣無故的叫我停馬?我倒要看看你們是哪一路的英豪?」

  想罷,他停住了馬,轉身望著那兩人。

  那兩人一騰一瘦,身體粗壯的那人,一臉鬍子,他見皇甫無畏停下了馬,怒喝道:

  「小子,你往哪裡去?」

  皇甫無畏心中暗想道:

  「這用得你著你們管嗎?」想罷,他道:

  「不知二位問此有何事?」

  壯漢道:「大爺問你話,你居然敢不答!」

  皇甫無畏怒哼了一聲,道:

  「我看二位從前面來,我想前面必有人家,所以趕去投宿。」

  那壯漢道:「你去也沒有用,在這裡以後少縱馬狂奔,如果惹惱了老子,小心要你的命。」

  皇甫無畏心中暗怒,他看了兩人一眼,一言不發。

  那瘦子怒道:「好小子!看你的樣子還是不服氣!」

  說罷,他催馬向前。

  皇甫無畏揚了場眉,欲離去。

  那瘦子怒道:「慢點!你家大爺放你過去。你還要裝出好像不是買帳的樣子來!」

  皇甫無畏本已怒火上升,但不想惹事,所以才沒有發怒,見二人如此咄咄逼人。

  皇甫無畏怒哼了一聲,回首道:

  「二位大爺是……」

  那壯漢奔馬而上,一掌向皇甫無畏的頂門拍去,口中還喝道:

  「小子不識抬舉,居然還打聽你家大爺的姓名來了!」

  皇甫無畏輕輕哼了一聲,右手一起,三指一拿,正好拿住了那壯漢的手腕脈門,隨心一摔,將那壯漢摔落在地。

  那瘦子一見不好,反手抽出大刀,拉馬退了兩步。他已看出皇甫無畏非普通人,不是這麼好欺侮的。

  皇甫無畏輕哼一聲,不想再多事,扭轉馬欲離去。

  那壯漢被皇甫無畏一手摔下馬背,心有不甘,他見皇甫無畏要走,他大喝一聲,自地面躍起,向皇甫無畏撲去。

  皇甫無畏一帶馬,那壯漢撲了一個空。

  這時,前面一匹白馬奔至,一個身紗蒙面身佩寶劍的女子出現,她向地下的二人看了一看,又打量了一下皇甫無畏一眼,才緩緩地道:

  「你是皇甫無畏嗎?」

  皇甫無畏心中一驚,暗想道:

  「怎麼!這個女的也知道我,只怕要壞事了。」

  他想著,不知如何回答才好,他想:「行蹤已現,還是快走為妙!」他一帶馬,策馬急急向前奔去。

  才奔出半里路,他一回頭,見那匹白馬的腳力比自己的馬快得太多,他知無法跑掉,乾脆止住了。

  那女的一拉馬,攔住皇甫無畏,輕笑道:

  「你何必見我就跑,我並沒有意思對你不利,剛才那兩人是『逍遙幫』的人,但我已經殺他們滅口了,我不會害你的?」

  皇甫無畏聞言不由打了一個寒顫,他想不到眼前這女子竟然如此手狠心辣!

  那女子皺了皺眉,道:

  「怎麼啦?有心事嗎?我想你總不會的我吧?」

  皇甫無畏舒了口氣,道:

  「請問女俠大名,是否可以見告,在下也好稱呼啊!」

  那女的輕笑一聲,道:

  「你同江湖上傳說的樣子不同嘛?你這個人不壞嘛!」

  皇甫無畏低下了頭,心中暗暗嘆了一口氣,想著:當今天下,除了她一個人之外,就沒有人會把自己當做好人的。

  那女的見皇甫無畏沉思不語,又說道:

  「你現在是天下聞名了,你成名得如此快,真令人羨慕!」

  皇甫無畏苦笑了一聲,道:

  「女俠,你也太抬舉我了。」

  那女的道:「你也不要多想,我相信你不是壞人。別人總有一天也會相信你的,是吧?」

  皇甫無畏道:「多謝女俠。」

  那女的道:「我已經知道你的名字了,你卻不知道我的名字,這樣太不公平啦!」

  皇甫無畏默默不語。

  那女的道:「你不要生氣。我叫司徒紫姑。」

  皇甫無畏不想再同她說下去,就道:

  「謝謝你,司徒女俠,我想我該走了。」

  司徒女俠一見皇甫無畏想走。連忙道:

  「皇甫少俠,是不是我剛才的話過份啦?」

  皇甫無畏道:「不過份,司徒女俠你不要多心。」

  司徒紫姑道:「皇甫少俠,你去哪裡呀?」

  皇甫無畏抱拳說道:

  「對不起,司徒女俠,我有要緊的事,想先走一步。」

  司徒紫姑有點生氣地道:

  「皇甫少俠,人家是那麼的誠懇,你卻是那樣的冷冰冰的。」

  皇甫無畏微笑了一下,道:

  「司徒女俠,我知道你人好,我確實有要緊的事要辦,請你原諒吧!」

  司徒紫姑道:「有什麼要緊的事?」

  皇甫無畏道:「司徒女俠,你我萍水相逢,請你不要問那麼多,好嗎?」

  「不好!」

  「那你準備怎麼樣呢?」

  「我想同你一起去。」

  「不行?」

  「有什麼不行的呢?」

  「我說不行,就不行!」

  「皇甫少俠,你也太沒有人情味了。」

  「司徒女俠,請你原諒我,我有難言之隱啊!」

  「有難言之隱就不能說出來嗎?」

  「司徒女俠,你,你……」

  「我怎麼啦?是不是嫌我煩人啊?」

  皇甫無畏搖了搖頭,道:

  「不是的,司徒女俠,我去的地方太危險了。」

  司徒紫姑道:「既然皇甫少俠不肯帶我去,那麼就算了,那我就告辭了!」

  說罷,她帶馬就想走……

  「慢!」皇甫無畏高聲地道:

  「司徒女俠,你不會生我的氣吧?我……」

  司徒紫姑揮手打斷他的話,道:

  「皇甫少俠,我怎麼可能生你的氣呢?」

  皇甫無畏道:「沒生氣就好!」

  司徒紫姑道:「皇甫少俠,我們還會見面嗎?」

  皇甫無畏淡淡一笑,道:

  「會的,司徒女俠,如果你我有緣,一定會再見面的。」

  司徒紫姑含情脈脈地一笑.道:

  「皇甫少俠。我相信你我之間一定會有緣。」

  皇甫無畏聽罷她的話,不由得想起了上官如雪。想起他與上官如雪的那段感情。

  司徒紫姑看著他,嬌笑道:

  「怎麼啦?你心裡在想什麼?能不能同我說呀?」

  皇甫無畏哦了一聲,驚醒道:

  「沒什麼!」

  司徒紫姑道:「我不相信你剛才沒想什麼,看不出你長得忠厚老實,還會騙人嘛?」

  皇甫無畏臉一紅,道:

  「我沒有騙你,司徒女俠,你講話了太偏激了。」

  司徒紫姑道:「皇甫少俠,我同你開玩笑的,你不會當真吧!也不會生我的氣吧?」

  「不會,不會。」

  「皇甫少俠,你以後不要再稱我女俠,好嗎?」

  「那我稱你什麼?」

  「叫我司徒小妹就行了!」

  「那你也不要叫我少俠。」

  「那我叫你皇甫大哥。」

  「好!司徒小妹。」

  「皇甫大哥!」

  兩人各自稱呼完後,都不禁大笑起來。

  皇甫無畏又道:

  「司徒小妹,那我們就暫時分手吧,有緣一定會相逢的。」

  司徒紫姑含情脈脈地一笑,眨了眨眼睛,低聲地道:

  「皇甫大哥,我們再見了。」

  司徒紫姑的這一笑,撥動了皇甫無畏心中的那根情弦,在他心目中不住的顫抖……

  司徒紫姑帶過馬頭,向遠處飛馳而去。

  皇甫無畏苦笑了一下,一叩馬頭,向龍門趕去。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