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計誘來敵化雨廬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那假扮阿福的人知道自己已經暴露了,大聲地道:

  「少說廢話,要殺要剮隨你們的便。」

  皇甫無畏道:「我尚且不想殺你。」

  那人道:「那你想幹什麼?」

  皇甫無畏道:「我想與你合作一次。」

  那人道:「我們合作什麼?」

  皇甫無畏道:「只要你說出今晚『逍遙幫』怎麼來偷襲,就行了。」

  那人道:「我不會說的。」

  皇甫無畏道:「我有辦法要你說。」

  那人道:「我闖蕩江湖幾十年,什麼風浪都見過了,你不要來嚇我。」

  皇甫無畏道:「我不是來嚇你,而是想讓你嚐嚐『截脈逆血』的滋味。」

  那人道:「老子不怕。」

  「好!」皇甫無畏邊答應著邊伸手在那人身上點了「鳳眼穴」,「精促穴」等幾處穴道。

  那人渾身一抖,雙眼中露出痛苦眼神,但他卻咬緊牙關,一句話也不肯說。

  皇甫無畏也不理睬他,回到座位上,端起茶杯,一邊喝著茶,一邊望著那人。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逝去。

  那人再也堅持不住了,大叫了一聲,道:

  「我說,我受不了,我說!」

  皇甫無畏道:「怎麼樣?『截脈逆血』的滋味不錯吧。

  你會忍嘛,你忍呀!」

  那人道:「我真的受不住了,我不忍,我說,你快解開我的穴道吧!我全說。」

  皇甫無畏站起身,走到那人身旁,爭開了他的穴道。

  那人長長地喘了一口氣,跌倒在地上。

  朱雲和秦雨把那人扶起來。讓他坐在椅子上慢慢地說。

  皇甫無畏道:「你是什麼人?」

  那人道:「我叫敬一飛。」

  朱雲大驚失色地道:

  「你就是江湖上有名的『千變狐狸』敬一飛嗎?」

  敬一飛道:「正是。」

  皇甫無畏道:「你為何假扮阿福?」

  敬一飛道:「我是來刺探情報的。」

  皇甫無畏道:「你們今晚何時來偷襲?」

  敬一飛道:「今晚三更。」

  皇甫無畏道:「來的會是什麼人?」

  敬一飛道:「本幫的總護法。」

  皇甫無畏道:「總護法是什麼人?」

  敬一飛道:「『逍遙居士』。」

  諸葛青道:「會是他?」

  接著又道:「我要他的狗命。」

  說罷,他右手一握拳頭,牙齒咬得直響。

  諸葛青在洛陽飛龍鏢局時,就傷在「逍遙居士」手上,他一心想報回此仇。

  皇甫無畏道:「另外還有什麼人?」

  敬一飛道:「還有『江南三絕』和『江南三豔』。」皇甫無畏道:「你們怎樣聯絡?」

  敬一飛道:「只要在『化雨廬』前面的橋頭,掛一條白紗布,他們就知道了。」

  皇甫無畏道:「掛條白紗布。是什麼意思?」

  敬一飛道:「掛白紗布的意思是前進無阻礙。」

  皇甫無畏道:「你們總部在哪裡?」

  敬一飛道:「我不知道。」

  秦雨道:「你敢騙我們。」

  敬一飛道:「真的,我真的不知道。」

  皇甫無畏道:「那你們怎樣聯繫呢?」

  敬一飛道:「每次有任務,都是他們來找我。」

  皇甫無畏道:「那你們的幫主是誰?」

  敬一飛道:「我連幫主的面都沒有見過。」

  皇甫無畏雙眼一瞪,冷冷地道:

  「你真的沒有見過嗎?如果給我知道你在騙我。那麼我就讓你生不如死。」

  敬一飛道:「我真的不會騙你們,我確實沒見過幫主的面,我只知道幫主是個女的。」

  皇甫無畏聽罷,向朱雲、諸葛青和秦雨望了一眼。道:

  「好,我相信你。」

  敬一飛道:「那你們就放過我吧!」

  皇甫無畏道:「不行。」

  敬一飛道「我知道的事情,我全部告訴你們了,你們還想幹什麼呀?」

  皇甫無畏道:「現在不能放過你。」

  秦雨道:「江湖上的人都知道你『千變狐狸』敬一飛,狡猾得很,馬上放你走,你會去通抽風報信。」

  皇甫無畏道:「等今晚過後,就放你走。但是……」

  敬一飛道:「但是什麼?」

  皇甫無畏道:「如果今後我發現你沒有退出『逍遙幫』,而且還在作惡的話,那麼我就定殺不饒。」

  敬一飛低下頭,沉思不語了。

  皇甫無畏道:「朱兄,把他交給你。」

  朱雲道:「好!皇甫賢弟,我把他押在後面的不屋子裡。」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

  朱雲架著敬一飛,向後面走去。

  此時,化雨廬大廳上只剩下皇甫無畏、諸葛青和秦雨三人。

  皇甫無畏道:「兩位大哥,你們看怎麼辦?」

  秦雨道:「賢弟,我們只有四個人,而對方卻有七個人,不太好對付啊?」

  皇甫無畏道:「是呀!這也是我最擔心的地方。」

  諸葛青道:「『逍遙居士』的『彈指神功』相當的厲害。

  我怕我們應付不了。」

  皇甫無畏道:「我們不能力拼,要智取。」

  秦雨道:「怎樣智取法?」

  皇甫無畏道:「我們要分散他們的勢力,一個一個地消滅他們,讓他們在明處,我們在暗處。」

  秦雨道:「皇甫賢弟,你這話很有道理,但是,我們怎樣分散他們的勢力呢?」

  皇甫無畏道:「我是這樣想的。你們三個拖住『逍遙居士』,另外的由我對付。」

  諸葛青道:「『江湖三絕』和『江湖三豔』的武功都不差,賢弟你能應付的了嗎?」

  皇甫無畏道:「我想用偷襲的方式,以閃電般的迅速先消滅他們,然後再來對付『逍遙居士』。」

  秦雨道:「雖然這是個好辦法,但是賢弟你太危險了。」

  皇甫無畏道:「現在就要險中求勝嘛。」

  諸葛青道:「不論怎樣,皇甫賢弟你也一定要注意安全,還有許多的大事在等著你去做呢。」

  皇甫無畏回答道:「我知道。」

  正在這時——

  侯萬生從後面的屋子裡,走了出來,來到大廳上。

  皇甫無畏抱拳說道:「侯神醫,真是對不起你,我們前來給你添了這麼多的麻煩。」

  侯萬生淡淡地一笑,道:

  「皇甫少俠,哪裡的話,你們的事就是我的事,何必談麻煩這二字。」

  秦雨也抱拳說道:「侯神醫,你不會武功,今天晚有危險,你還是避一避吧!」

  侯萬生道:「我知道,只因我手無縛雞之力,所以才無法幫你們的忙,我真的過意不去。」

  皇甫無畏道:「侯神醫,你已經幫了我們很大的忙了,我們感到很慚愧。」

  侯萬生道:「你們這是為民除害,是在做善事啊!我侯某相當的崇拜你們的所作所為。」

  皇甫無畏道:「侯神醫,我們所做的這些事也不算什麼,你了太抬舉我們了。」

  秦雨道:「侯神醫,你這寧靜的『化雨廬』,今晚可就不會太平啦!」

  侯萬生朗聲地一笑,道:

  「為朋友兩脅插刀,我們還是兄弟,不必為身外之物而煩心。」

  皇甫無畏道:「侯神醫,你真爽快。」

  諸葛青道:「侯神醫,你是快人快語,我們兄弟幾個算是交對你這個朋友啦!」

  侯萬生道:「我能結交到像你們這樣替天行道的江湖人。是我的榮幸啊!」

  皇甫無畏道:「侯神醫,你把家中的東西收拾一下,快去安全的地方避一避吧!」

  侯萬生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

  夜幕降臨了。

  「化雨廬」內依然還是那樣很平靜。

  大廳上正坐著皇甫無畏、朱雲、諸葛青和秦雨。

  他們幾個人正談著話,似乎根本就沒有發生過事情一樣,給人一種悠閒的感覺。

  時間過得真快——

  一轉眼,已三更天了。

  天空中的圓月,灑照著靜靜的「化雨廬」。

  「化雨廬」前的小橋上,一條純白的紗布,在黑夜中特別的顯目,特別的嘹亮。

  一陣微微的夜風吹來了,小橋上的純白紗布,來回不停地飄蕩、飄盪……

  猛然,七道人影從遠處飛躍而來。

  轉眼間,那七道人影已經躍到橋頭。

  那七道人影都看見了那條純白紗布,相互對視了一眼,一齊向「化雨廬」飛來。

  「化雨廬」大廳上的諸葛青、朱雲和秦雨都聽到外面有人來了,一齊迎了出來。

  皇甫無畏卻不在大廳內……

  他去哪裡呢?

  只有秦雨、諸葛青和朱雲知道。

  那七道人影,見有人從大廳走出來,一齊都定住身形,望著迎出來的人。

  這幾道人影,正是「逍遙居士」、「江湖三絕」、和「江湖三豔」七個人。

  其中的「江南三豔」是出了名的破貨,她們靠吸收男人的精元,提高自己的武功。

  老大是江湖人稱「肥豔」的李艷紅。

  老二是江湖人稱「瘦豔」的肖海豔。

  老三是江湖人稱「妖艷」的朱國艷。

  這三個破貨為害江湖好幾年,只因她們武功極高,所以才沒有人殺了她們。

  沒有想到今天她們終於遇上了皇甫無畏這個煞星。

  也算是惡有惡報,時辰已到。

  這時,從大廳內走出來的秦雨,道:

  「各位,我想,我們已經等了你們好長時間了。」

  「逍遙居士」道:「你們怎知我會來?」

  秦雨道:「難道我不會算嘛。」

  「逍遙居士」道:「瞎說。」

  秦雨道:「這哪裡是瞎說呀,我被江湖人稱『小半仙』,自然有法術能算到你們來。」

  「逍遙居士」道:「秦雨,你不要同我繞圈子,是不是敬一飛告訴你們的?」

  諸葛青道:「『逍遙居士』,好久不見了,今天正好把我們倆的債結一結。」

  「逍遙居士」道:「手中敗將。」

  諸葛青大怒,道:「『逍遙居士』,今天我諸葛青不報回此仇,誓不為人。」

  秦雨道:「諸葛兄,不要衝動,要冷靜。」

  諸葛青聞言點了點頭。

  秦雨道:「『逍遙居士』,你的如意打算,可能要落空了,你感到很吃驚吧!」

  「逍遙居士」哈哈一笑地道:

  「不論怎樣,你們今天也休想離開『化雨廬』。」

  朱雲道:「我們離開不了,你也休想離開。」

  「逍遙居士」道:「就憑你們幾個人能做到嗎?你們這是在做大頭夢。」

  秦雨道:「那你就試試吧!」

  「江湖三絕」中的掌絕道:

  「總護法,讓我們來!」

  「逍遙居士」伸手攔住了他,道:

  「不用,這幾個人我能輕易地對付。」

  掌絕聞聲就退了回去。

  「逍遙居士」道:「你們哪個先上?」

  秦雨剛想說話……

  諸葛青大聲地叫道:「我來!」

  「慢!」朱雲伸手攔住了他。

  諸葛青道:「朱兄,你這是幹什麼?」

  朱雲道:「諸葛兄,你不能上去。」

  「你太衝動了,會誤大事的。」

  「朱兄,你放心。」

  「不是我不放心,而是……」

  「我怕你冷靜不下來,輕而易舉的傷在『逍遙居士』手上。」朱雲有點提示地道。

  諸葛青道:「這次我會冷靜地對付他。」

  秦雨道:「諸葛兄,你還是不要上。」

  朱雲道:「諸葛兄,你要以大局為重呀!」

  秦雨在旁點了點頭。

  諸葛青剛要說話……

  「逍遙居士」有點不耐煩地道:

  「商量好沒有,哪個先上來送死啊?」

  朱雲大聲地道:「我來取你的狗命。」

  秦雨道:「朱兄,不心啊!」

  朱雲點了點頭,一彈身,向「逍遙居士」撲來。

  「逍遙居士」道:「不知死活的傢伙,找死!」

  他已飛身迎了上來。

  朱雲凌空施一招,「鬼手難辨」,雙掌化作無數的掌影,向「逍遙居士」拍來。

  「逍遙居士」也凌空施了一招「天外有掌」,向朱雲的重重影迎來。

  只聽「啪」的一聲,兩人都落下了身形。

  朱雲順勢,又施招「鬼手難辨」,向「逍遙居士」全身致命的地方拍去。

  「逍遙居士」身形一轉,雙掌施一招「若虛若有」,向朱雲的前胸大穴拍來。

  朱雲一收腹,身形暴退幾步,讓開這一招了。

  就在兩人打得難解難分的時候。

  突然——

  從小橋底下露出一個人的腦袋。

  這人正是皇甫無畏。

  皇甫無畏是就躲在小橋的下面,等待時機出手。

  這時,「江湖三絕」和「江湖三艷」正目不轉睛地望著場子中的萬般變化。

  皇甫無畏悄然地來到了「江湖三絕」的背後,抽出背後的「瘋魔狂劍」,施了一招「橫掃千軍」。

  「江湖三絕」再也沒有想到背後有人,只覺得背後有一股劍風向他們橫掃而來。

  他們想躲閃,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只聽,「哎喲」、「哎喲」、「哎喲」三聲連在一起的慘叫,三個人已經倒在血泊之中。

  「江南三豔」見「江湖三絕」被殺了,大驚失色。

  「逍遙居士」聽到「江湖三絕」的慘叫聲,亦大驚失色,知道對方有位高手在暗中偷襲他們。

  「逍遙居士」這一分神,朱雲的右手掌就順著一道縫隙,插向他的心日。

  「逍遙居士」大吃一驚,連忙右手中指,似曲似直的彈向朱雲的「肩井穴」。

  這一彈,就是名震江湖的「彈指神功」。

  朱雲再也躲閃不過了……

  只見,「鬼手」朱雲被彈飛出數丈開外,跌倒在地,連連吐了幾口鮮血。

  在一旁觀看的諸葛青和秦雨大驚失色,慌忙都飛身落在朱雲的身旁,不停地問道:

  「朱雲,你怎麼樣?」

  朱雲喘了一口氣,道:

  「快截住他,不能讓他脫身,不然皇甫賢弟那裡就有危險了。」

  果然,「逍遙居士」已準備返身去對付皇甫無畏了……

  諸葛青大叫一聲,飛身向「逍遙居士」撲來。

  秦雨也拿出了獨門武器——風流扇,飛身揮動著手中的扇子,向「逍遙居士」的三十六道大穴點來。

  「逍遙居士」也只好停下身形,舞動雙掌,與諸葛青、秦雨打在一起了。

  那邊「江面三艷」回過神來,一見皇甫無畏是一位十七、八歲的俊少年,三人不禁淫心大動。

  李艷紅道:「我當是誰呢?原來是潘安再世。柳下惠再生啊!小子,你好俊呀!」

  肖海豔道:「俊小子,不必如此衝動嘛,留點勁給我們三位姐妹嘛!」

  皇甫無畏一聽她們的下流話,大聲地吼道:

  「妖艷」朱國艷眨著一雙媚眼,道:

  「小子,不要急嘛,命有什麼好的,還是享受人間的幸福吧!」

  皇甫無畏被講得滿臉泛紅,大聲道:

  「不要臉的東西,不准再胡說。」

  朱國艷道:「本姑娘有的是勁,保證讓你欲仙欲死,要了下次還想要。」

  皇甫無畏知道她們講都是廢話,又見朱雲受傷,諸葛青和秦雨那邊又吃緊,心中暗道:「我要速戰速決。」

  想罷,皇甫無畏一句話也沒說,揮動手中的「瘋魔狂劍」,向朱國艷的頸部劈來。

  朱國艷以為皇甫無畏是嚇嚇她,就連聲道:

  「俊小子,你忍心殺我嗎?」

  只聽,「哎喲」一聲慘叫,朱國艷倒在血泊之中。

  李艷紅和肖海豔一見皇甫無畏真的殺了朱國艷,大驚失色地同身向皇甫無畏擊來。

  皇甫無畏揮動手中的「瘋魔狂劍」,施一招「慧劍斬心魔」,向她們擊殺來。

  李艷紅和肖海豔也不是平庸之人,他們連忙撤身,身形急速旋轉,兩人化作無數重影向皇甫無畏接來。

  皇甫無畏右手的「瘋魔狂劍」一轉劍鋒,施了一招「橫斷流水」,攔腰擊去。

  李艷紅一驚,慌忙地一翻身,落在數丈開外。

  但,肖海豔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只聽,又是一聲慘叫,「哎喲」,肖海艷被皇甫無畏攔腰劈成兩半,她的血淌流了那塊土地上,屍身緩緩地倒了下去。

  皇甫無畏順勢,人劍合一地刺向數丈開外的李艷紅。

  李艷紅想跑,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只聽,「哎喲」又是一聲慘叫,李艷紅被刺了個前心後心相連,頓時氣絕而亡。

  一轉眼的工夫,皇甫無畏又把「江南三豔」乾掉了,他倒插好長劍,向「逍遙居士」這邊走來。

  「逍遙居士」又聽到了「江南三豔」的慘叫聲,知道大事不妙了,就準備溜了。

  諸葛青一心想報回此仇,就加緊攻勢,一招接一招地擊向他的致命要害。

  秦雨知道現在形勢對他們有利,就把手中的「風流扇」舞成一道天羅地網,死死地纏住「逍遙居士」。

  「逍遙居士」心中萬分焦急,腦子中正想辦法脫身了,因為他心中明白,今晚如果走不成的話,那他非死在這裡不可。

  「逍遙居士」突然又伸出右手中指,似曲似直地彈了秦雨和諸葛青一下。

  秦雨只覺自己右手的脈門一麻,風流扇跌落在地,身形頓時停滯了。

  諸葛青也感到自己的右手臂「曲池穴」一麻,頓時真氣一洩。身形也停滯下來。

  「逍遙居士」一見有機可乘,慌忙連轉身形,嘴中不停地念著咒語……

  皇甫無畏一見「逍遙居士」想逃,連忙從背後抽出「瘋魔狂劍」,人劍合一的飛身向他擊來。

  這一劍刺落了。

  「逍遙居士」突然間消失了。

  因為他會「天遁」之術。

  皇甫無畏落下身形,長劍又插回背後,氣憤地道:「又讓他跑掉了,氣死了。」

  這時,遠外傳來「逍遙居士」的聲音,道:

  「我們走著瞧,到時候叫你們生不如死。」

  諸葛青剛想追……

  皇甫無畏伸手攔住了他,道:

  「不用追了,追也追不上。」

  諸葛青道:「沒有想到又讓他跑了。」

  秦雨拾起地上的風流扇,放入懷中道:

  「機會還有,總有一天會抓住他的。」

  皇甫無畏道:「朱兄的傷勢如何?」

  秦雨道:「被彈中了『肩井穴』。」

  皇甫無畏飛身來到了朱雲的身旁,道:

  「朱兄,你現在感覺如何?可傷到內臟了嗎?」

  朱雲苦苦一笑,道:

  「還好!皇甫賢弟,我只是皮外傷,不要緊的。」

  皇甫無畏道:「不論傷勢如何,你一定要讓侯神醫看一看,我們才放心。」

  秦雨和諸葛青點了點頭。

  皇甫無畏等三人,把朱雲抬進化雨廬的大廳,叫秦雨去找侯萬生來看一看朱雲的傷勢。

  時間不長——

  侯萬生和秦雨同時走進了大廳。

  侯萬生一進大廳,連忙地問道:「朱大俠呢?」

  皇甫無畏道:「侯神醫,你來得真是快呀!」

  侯萬生道:「朱大俠傷在何處?」

  皇甫無畏道:「肩井穴。」

  侯萬生走到朱雲的身旁,看了一下淌滿鮮血的右肩,道:

  「這是被一股真氣彈射中的。」

  秦雨道:「侯神醫,你說得沒錯,朱兄是被失傳江湖幾百年的『彈指神功』,彈傷的。」

  皇甫無畏道:「侯神醫,他的傷勢如何?」

  侯萬生伸手試了試朱雲的脈門,又看了看他的舌頭,道:

  「傷勢不輕啊!」

  皇甫無畏道:「可是內傷?」

  侯萬生道:「是的。」

  秦雨道:「怎樣治法呀?」

  侯萬生道:「他需要長時間的休息,不能動火、不能運氣,不然的話,全身都可能廢。」

  朱雲道:「這不行?」

  侯萬生道:「為什麼?」

  「因為我還要陪皇甫賢弟去龍門。」

  侯萬生道:「你現在一動也不能動,只能安心地休養。」

  秦雨沉思半刻道:

  「朱兄,你還是在這裡安心的休養,龍門有我和諸葛兄去就行了。」

  皇甫無畏道:「是呀,朱兄,你現在最主要的事情是休養,我會照顧我自己的。」

  諸葛青道:「朱兄,你就放心的休養吧!」

  朱雲無可奈何地點了點頭。

  皇甫無畏道:「朱兄,等你傷一好,你就速去嶗山找趙大哥,我們會在那裡等你的。」

  朱雲點了點頭。

  侯萬生道:「朱大俠傷勢很重,你們快把他抬到我的靜室裡,我馬上就醫冶他。」

  頓時,化雨廬內熱鬧起來。

  皇甫無畏反朱雲抬到靜室後,就來到化雨廬外,把「江南三艷」和「江南三絕」的屍體埋了起來。

  第二天早晨。

  皇甫無畏和秦雨、諸葛青告別人侯萬生和朱雲,離開了黃泥義,向龍門方向趕去。

  中午時分。

  他們來到一座小城鎮。

  這小城鎮名叫花田鎮。

  花田鎮的面積不大,人口也不多,但卻有一座好酒樓。

  這座酒樓名叫——桃芳酒樓。

  桃芳酒樓的老闆是個女的,名叫李桃芳。

  據入傳說,李桃芳過去同一個南邊來的老闆相當親密,後來那老闆走了,臨走時就為李桃芳建造了這座酒樓。

  所以這座酒樓就叫桃芳樓。

  桃芳酒樓就座落在花田鎮的第一條大路旁,粉紅色的牆壁,大紅色的屋背,在陽光下分外顯眼。

  酒樓內人來人往,特別的熱鬧。

  皇甫無畏等人感到有點飢餓,就來到了桃芳酒樓前。

  酒檔的店小二,一見有客人來了,連忙迎上來道:

  「三位客官,裡面請!」

  皇甫無畏問道:「可有座位?」

  小二道:「有、有。」

  皇甫無畏、秦雨和諸葛青跟著小二,來到一張桌子旁,小二道:

  「客官請坐,吃些什麼呀?」

  皇甫無畏道:「來幾樣好菜,外加一壺酒。」

  小二轉身叫道:「幾樣好菜,外加一壺酒。」說罷,他轉身去別的桌子了。

  皇甫無畏道:「二位大哥,龍門離這裡還有多遠呀?」

  秦雨道:「我看不會太遠了。」

  諸葛青道:「皇甫賢弟,趙大哥叫你去龍門,拿什麼呀?」

  皇甫無畏道:「我也不知道。」

  秦雨道:「他難道沒對你說嗎?」

  「沒有。」

  諸葛青道:「不論是什麼東西,一定很重要。」

  皇甫無畏低聲地道:

  「我只聽趙大哥說,只有那件東西,才能制住那個女魔頭。」

  秦雨道:「那我們更要小心啦!」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

  這時,店小二端上來四樣好菜,外加一壺上等好酒,道:

  「客官,請慢用。」

  皇甫無畏一揮手道:「小二,我們有事再叫你。」

  「是,客官。」小二答應著,轉身離開了。

  皇甫無畏等人就細細地品嚐起酒菜來。

  這時,從門外走進二個大漢,大聲地叫道:

  「小二,小二,本大爺來了,還不招呼?」

  店小二連忙走到那二個大漢的面前,道:

  「大爺真對不起,小的來遲了。」

  其中一個黑大漢,道:

  「廢話少說,本大爺吃了還要趕路,快上酒菜。」

  店小二連聲地答應道:

  「是,是!二位大爺裡面請。」

  兩個大漢在皇甫無畏等人旁邊的~張桌子旁,坐了下來。

  諸葛青不在意地掃了他們一眼。

  另外一個白大漢,一見諸葛青看他,大聲地道:

  「你他媽的找死啊!看什麼呀?」

  諸葛青剛想發火……

  秦雨伸手攔住他,道:

  「諸葛兄,不要與他一般見識,來,我們喝酒!」

  諸葛青心中暗想道:「等一下有你苦頭吃的。」

  想罷,就和皇甫無畏、秦雨乾了一杯酒。

  此時,旁邊的兩個大漢一見酒菜還沒有上來,罵道:

  「小二,你他媽的找死啊!怎麼還不快上酒菜。」

  小二嚇得抖抖地端著酒菜,上來道:

  「二位大爺,請慢用。」

  黑大漢道:「慢個屁用。」

  小二道:「大爺,是小的不對。」說罷,就準備轉身走了

  白大漢伸手抓住小二,道:

  「小二,你這是找死啊!」

  小二求道:「大爺,就饒過小的吧!」

  黑大漢道:「饒你個屁!」

  白大漢一抖手,小二像離弦的箭,向對面的牆上飛去。

  一場鬧劇就要發生了。

  就在這關鍵時刻——

  一道白影凌空接住了小二,落下身形。

  白大漢一見有人出手相救,站起身形,罵道:

  「什麼人?膽敢壞本大爺的事。」

  店小二嚇得渾身發抖,對那道白影道:

  「老闆,多謝老闆的救命之恩。」

  原來接下小二的人,正是桃芳酒樓的女老闆——李桃芳。

  李桃芳放下小二,面帶笑容地緩緩向二個大漢走來。

  黑大漢一聽小二稱這個女的叫老闆,心中暗想道:

  「難道這個女的是這個酒樓的老闆。」

  李桃芳走到他們的面前,道:

  「兩位何必發那麼大的為呢?有話好說嘛!」

  此時的李桃芳正處在妖媚之年,人又長得漂亮,尤其是一雙勾魂眼,讓人感到魂飛魄散。

  黑白大漢聽到這軟綿綿的話,有點飄飄然,不禁的都坐下身形。雙眼直盯著李桃芳的身子。

  李桃芳又道:「兩位大爺可有什麼地方感到不滿意,桃芳我一定滿足你們。」

  皇甫無畏在旁一聽李桃芳的話,心中暗相道:

  「不要臉的東西。這種話也能說出口呢。」

  黑大漢道:「沒有,沒有。」

  李桃芳嬌聲嬌聲地道:「不用客氣嘛。」

  白大漢此時淫心大動,不禁地伸手想摸一下李桃芳的屁股。但卻沒有摸著。

  李桃芳又道:「不要嘛,這麼多人,好難看呀!」

  皇甫無畏心中暗想道:「不要臉的東西,還嫌難看,真是連裡子都不要了,還要面子。」

  白大漢道:「那我們找一個沒有人的地方,看看本爺的雄姿,怎麼樣?」

  李桃芳含羞地道:「不要把話說得太露骨了嘛!」

  黑大漢道:「怕什麼呀?」

  李桃芳道:「兩位大俠,我有話與你們說。」

  白大漢道:「什麼話?」

  李桃芳伸過臉來,在白大漢的耳邊,低聲地說了幾句話。

  白大漢一聽,嚇得站起身來。

  李桃芳含笑地道:「怎麼樣?你們還要我陪你們嗎?」

  白大漢抖抖地道:「不敢,小的不敢了。」

  皇甫無畏聽到白大漢的話,有點感到莫名其妙。

  黑大漢道:「二弟,你怎麼啦?」

  白大漢道:「大哥,我們快走吧!」

  「幹什麼呀?我還沒吃呀!」

  白大漢道:「不吃啦,快走。」

  「為什麼?二弟!」

  「等一下再告訴你嘛!」

  「不行!」

  「大哥,再不走,我們倆的命就完了。」

  「到底她同你說了什麼呀?把你嚇成這個樣子啦!」

  白大漢在黑大漢的耳邊,低低地說了幾句話。

  這句話也把黑大漢嚇得渾身發抖,道:

  「好!小的下次再也不敢了。」

  李桃芳依然含笑地道:

  「不要緊,你們遇著他,就代我向他問聲好。」

  黑白大漢連聲地道:

  「是。小的一定把話傳到。」

  皇甫無畏心中暗想道:

  「這個李桃芳來頭-定不小,不然也不會幾句話把他們嚇成那個樣子。」

  李桃芳道:「你們繼續吃呀。」

  白大漢道:「小的不吃了。」

  李桃芳道:「不要怕嘛,吃呀!」

  黑大漢道:「小的不敢吃了,我們告辭了。」

  李桃芳道:「那好吧,下次再來呀!」

  黑白大漢雙雙抱拳說道:「是,小的下次不敢再來了。」

  李桃芳道:「他也真是的,怎麼把你們弄成這樣怕我。」

  皇甫無畏心中暗想道:

  「李桃芳說的『他』會是誰呢?有這麼大的權力?」

  黑白大漢灰溜溜地走出了桃芳酒樓。

  李桃芳依然嬌聲嬌氣地道:

  「對不起各位客官,一點小事,大家繼續飲酒吧!」

  說罷,她轉身到裡屋去了。

  皇甫無畏道:「看不出李桃芳的武功有那麼高,來頭也一定不小。」

  秦雨道:「從對話上看來,李桃芳一定認識黑白兩漢的大哥,不然他們也不會那樣怕她。」

  諸葛青道:「沒有想到這偏僻的小鎮上,還有高手。」

  皇甫無畏道:「這黑白兩漢一定是某一個幫會的人,李桃芳所說的『他』,一定是個大人物。」

  秦雨道:「我也是這樣認為的。」

  諸葛青道:「我們不要插入為好,快點吃完好趕路吧!」

  三人很快地吃完酒菜,付了帳,出了桃芳酒樓,向龍門方向快速趕去。

  皇甫無畏和秦雨、諸葛青邊走邊說,來到一個叉路口。

  這是一條官道,官道上緩緩走來一輛載滿稻草的牛車。

  在離皇甫無畏等人數丈遠的時候,車夫彷彿突然清醒過來,拼命地拉住韁繩,想倒轉牛車。

  韁繩已將老牛的鼻子勒出了鮮血,可是老牛仍執拗地向前走著,而且越走越快。

  牛車已經離皇甫無畏等人不遠了……

  皇甫無畏等人連忙大聲地叫道:

  「怎麼啦?快拉住它。」

  車夫回答道:「拉不住了。」

  秦雨道:「用你手中的鞭子抽它。」

  車夫這時才醒悟過來:「對!對!」

  說罷,他揮動手中的鞭子,猛抽老牛的屁股。

  老牛一聲吼叫,直向皇甫無畏等人拼命衝來。

  車夫大叫一聲,跳下牛車,向旁邊的樹林奔去。

  皇甫無畏感到有點奇怪,連忙高聲地叫道:

  「秦兄、諸葛兄,快跑!」話音剛落。

  皇甫無畏、秦雨和諸葛青已經跑出數丈開外。

  猛然——

  那輛牛車發出「轟」的一聲。

  皇甫無畏等人被驚呆了。

  原來,那輛牛車被藏了炸藥,想炸死皇甫無畏等人。

  皇甫無畏連忙飛身向車夫逃走的方向追去。

  秦雨,諸葛青隨後追來。

  樹林裡黑暗暗的。

  皇甫無畏追進樹林,車夫已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但,卻一股逼人的殺氣,從四面向皇甫無畏襲來。

  皇甫無畏感覺到樹林裡埋伏著高手,他不慌不忙地站穩身形,像一座雕像,穩穩地立在那兒。

  殺氣更濃了。

  皇甫無畏依然還是那樣穩立在原地。

  驟然——

  一道白光向皇甫無畏襲來。

  皇甫無畏似見非見地依然站在原地。

  他沒有動。

  白光卻在迅速地刺來。

  猛然,皇甫無畏從背後抽出「瘋魔狂劍」,劃了一道圓弧,向那道白光迎出。

  拔劍快、身形快、反應更快。

  只聽,「當」!的一聲。

  「瘋魔狂劍」架住了擊來的白光。

  那道白光一閃,從中現出一位中年人。

  皇甫無畏道:「你是什麼人?」

  那中年人冷冷地道:「殺你的人。」

  皇甫無畏道:「你為什麼要殺我?」

  中年人道:「不為什麼。」

  皇甫無畏道:「那閣下你這是什麼意思?」

  中年人冷冷地道:「因為有人出重金,要我殺你,所以我才會在這裡等你。」

  皇甫無畏道:「什麼人出重金的?」

  「『逍遙幫』的人。」

  「原來是他們要我的命。」

  「正是。」

  「閣下,你也總該有個名字吧?」

  「你不必問這麼多。」

  「閣下也不用狂了吧!我皇甫無畏也不是好對付的。」

  「那最好,我不想殺一個沒有用的人。」

  「從閣下出手的劍招和殺氣來著,你一定殺過不少人,而且身上還帶著血腥氣。」

  「我確實殺過不少人,但從不殺無名之輩。」

  「我算不算無名之輩?」

  「不算。」

  「為什麼?」

  「因為你的武功不在我之下。」

  「閣下你不認為我的劍法在你之上嗎?」

  中年人緩緩地道:「劍法再好,殺不了人總不算好劍法。」

  皇甫無畏問道:「那什麼叫好劍法呢?」

  中年人道:「能殺人的劍法,才叫好劍法。」

  皇甫無畏道:「閣下你的見解與眾不同呀!」

  中年人道:「那當然啦,我就是靠殺人過日子的。」

  皇甫無畏道:「你原來是職業殺手。」

  中年人道:「別人給錢,我殺人,這是很平常的事情。」

  皇甫無畏道:「所以你來殺我。」

  中年人道:「你一定要拿出你的真本事,我相信你不會敗在我手中的。」

  皇甫無畏道:「多謝抬舉,我盡力而為。」

  中年人手中白光一閃,向皇甫無畏劈來了。

  皇甫無畏揮動手中的「瘋魔狂劍」,施了一招「力挽狂瀾」迎了上來。

  頓時,兩人相互纏繞在一起。

  樹林中人影上下飛騰,落葉四處飄舞,兩人組成了一道絢麗多彩的光環。

  驟然,「當……」一連響了七聲響。

  兩人爭速的分開,雙方長劍凌空相互撞擊了七下。

  那中年人似乎受了劍傷,說道:

  「好劍!好劍法!」說罷,他轉身飛去。

  樹林中只剩下孤立在那裡的皇甫無畏。

  皇甫無畏此時心中也在暗想道:

  「此人劍法也很高,他為什麼要走呢?」

  這個問題在皇甫無畏的心中,不停地迴繞,聯想……

  這時,秦雨和諸葛青也趕來了,見皇甫無畏呆愣在那裡,兩人不由得都感到很奇怪。

  秦雨道:「賢弟,你怎麼啦?」

  皇甫無畏沒有回答。

  諸葛青又問道:「賢弟,你怎麼啦?」

  皇甫無畏回過神來。道:「沒有什麼。」

  秦雨道:「我剛才看到一道人影飛去。是誰呀?」

  皇甫無畏道:「不認識。」

  諸葛青道:「不認識,那找你幹什麼呀?」

  皇甫無畏道:「來殺我的。」

  秦雨道:「什麼?來殺你的?」

  皇甫無畏道:「是的,是別人用重金請他來殺我的。」

  諸葛青道:「什麼人請他的?」

  皇甫無畏道:「逍遙幫。」

  秦雨道:「又是逍遙幫!」

  皇甫無畏道:「這人是職業殺手,武功與我不分高低,為什麼他會突然而去呢!」

  秦雨道:「可能他認為今天得不了手,下次再找你。」

  皇甫無畏道:「憑我感覺,我總認為這人不是這樣想的,但是我又說不出來。」

  諸葛青道:「不論怎樣,下次遇見再說吧!」

  秦雨道:「賢弟,你也不要胡思亂想,到時候自然就會知道,你看呢?」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

  三個人走出了樹林,向遠處走去。

  牛車依然還在燃燒著。

  樹林中依然還是那樣黑暗暗的。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