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被困蒼龍陷八卦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晌午。

  皇甫無畏來到了一座大山前,他四處望了望,看見山角下有一家很小的茶館。

  這個小茶館雖然面積不大,但是裡面的茶客卻有不少。

  茶館前面的大樹上,高高懸掛著一個斗大的字——茶。

  皇甫無畏感到有點渴了,就邁步上前,向小茶館走來。

  茶小二一見有客人,連忙上前道:「公子,想喝茶裡面請!」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向茶館內走去。

  茶館裡只擺了三張桌子,其中兩張已經坐滿了客人。

  茶小二帶著皇甫無畏來到那張桌旁,道:「公子,請坐。」

  皇甫無畏坐下身子,對茶小二道:「快上點好茶。」

  茶小二道:「公子是吃龍井,還是碧螺春啊?」

  皇甫無畏道:「龍井吧!」

  茶小二答應道:「好啦!」轉身吆喝道:

  「上等龍井一壺。」叫罷,他轉身離開了。

  時間不長,一壺上等龍井端了上來。

  茶小二道:「公子,請慢用。」

  皇甫無畏倒了一杯茶,淺淺地吮了一口,道:「好茶,不愧是上等龍井。」

  小二道:「那當然啦,公子如有吩咐,請招呼一聲。」

  說罷,他轉身走到了裡屋。

  這時。皇甫無畏剛想再吃一口……

  突然,從遠處飛馳而來三匹馬,馬上的三個人正是在望夫樓調戲上官如雪的「洛河三虎」。

  「洛河三虎」騎馬來到茶館前,齊身下馬,向茶內走來。

  其中大虎道:「渴死啦,小二,小二!」

  茶小二在裡屋聽到有人叫他,連忙小跑步出來,道:「客官,有什麼吩咐?」

  二虎道:「廢話,快上點好茶。」

  茶小二嚇得連聲道:「是!是!三位大爺裡面請!」

  「洛河三虎」邁著大步走了進來,環顧了一下四周道:「小二,哪兒有座位啊?」

  茶小二結結巴巴地道:「三位大爺不要急,小的給你們想辦法。」

  大虎粗聲粗氣地道:「他媽的,小二你可知我們是什麼人嗎?」

  小二吞吞吐吐的道:「小的不知。」

  二虎在旁一聽,火冒三丈道:「我看你是想死吧!連我們『洛河三虎』的名氣都沒有聽說過嗎?」

  小二嚇得一身冷汗道:「聽說過,聽說過。」

  三虎道:「既然聽說過我們的名氣,那還不把裡面的人給我攆出去,好讓我們喝茶啊!」

  小二道:「大爺,我怎麼攆啊?」

  大虎道:「小二,我看你是不想活啦,也不想在這裡開店啦!」

  小二道:「三位大爺,小的不是,小的不對。」

  二虎道:「你依靠蒼龍山的人在這裡混,你可知我們與蒼龍山的老大是什麼關係嗎?」

  小二驚訝道:「三位大爺難道是蒼龍山的人?」

  大虎道:「蒼龍山的老大與我們是拜把子兄弟,這次我們就是去蒼龍山的。」

  小二連忙道:「對不起,怪小的有眼無珠!」

  三虎道:「既然知道了,還不快攆人!」

  小二無可奈何地把茶館內的兩桌人攆走了,但是,皇甫無畏坐在那裡動也沒動。

  小二道:「公子,快走吧,他們是蒼龍山的人,不好惹。」

  皇甫無畏道:「小二,原來這裡就是蒼龍山啊!」

  小二道:「難道公子也是來這裡的嗎?」

  皇甫無畏道:「我隨便說說而已。你去問問他們說我為什麼要走呢?」

  小二道:「公子,你……」

  「小二,不要多問。」

  「是!公子。」小二答應過後,向洛河三虎走來。

  大虎見茶館內只剩下一個人,便道:「小二,那個小子為什麼不走?」

  小二道:「大爺,小的叫他走,他就是不走。」

  二虎大聲地道:「什麼?他不走?」

  小二道:「是的!」

  三虎邁著大步向皇甫無畏這裡走來。

  皇甫無畏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依然端著茶杯,品嘗著上等龍井的滋味。

  三虎走到他的面前,道:「小子,你在這裡是找死啊!」

  皇甫無畏慢聲慢氣地道:「閣下,你也太霸道了!」

  三虎聽完他的話,哈哈大笑起來道:

  「小子,你的膽子不小啊!敢同本大爺這樣說話。」

  皇甫無畏道:「我的膽子大是我的事,不用你擔心。」

  三虎道:「看不出,小子你還那麼沉穩的嘛。」

  皇甫無畏道:「大路朝天,各走一邊,你們是來飲茶的,我也是的,何必如此霸道?」

  這時,大虎和二虎也走了上來。

  小二在旁焦急地道:「大爺,有話好說。不要發火嘛。」

  大虎道:「滾開!不要惹大爺生氣。不然的話,我非殺了你不可!」

  小二嚇得縮到旁邊去了。

  二虎道:「三弟,不要同他多說,宰了他!」

  皇甫無畏依然神情自如地道:「如果你們想宰了我,那麼你們就過來試一試吧!」

  大虎心中暗想道:「這小子神情自如,定是個練家子,我們可要小心,不要吃虧了。」

  二虎聽到皇甫無畏的話,大叫一聲,伸出巨靈般的手掌,向皇甫無畏的頸邊動脈擊去。

  皇甫無畏面帶微笑地端著杯茶,向三虎的「勞宮穴」點來。

  三虎大吃一尺,連忙把手握成拳頭,劃成一道圓弧向皇甫無畏的頭頂擊去。

  皇甫無畏坐著身形一斜,伸出右手無名指,點在三虎前胸的「將台穴」上。

  三虎的拳頭在皇甫無畏的頭頂心一尺地方,停住了,整個人卻僵立在那裡。

  大虎知道三虎被人點中穴道了,連忙道:

  「小子,快解開他的穴道,不然叫你走不出蒼龍山。」

  皇甫無畏悠閒自得地道:「那是他自找的。」

  二虎道:「小子不要仗著有點武功,就目中無人,如果你不解,那麼過一會兒有你的苦頭吃!」

  皇甫無畏道:「想解,你們自己去解。」

  大虎心中暗想:「我們三個人加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對手,不如先穩住他,然後再到蒼龍山叫人來。」

  想到此。大虎道:「小子不要太得意,有膽子的就在這裡等我們回來,如何?」

  「好!本公子恭候你們的大駕!」

  「好!」大虎、二虎邊答應邊抬起三虎,同時離開了茶館,到蒼龍山去請高手了。

  小二在一旁抖呵呵地道:「公子,你還是快點跑吧!蒼龍山的人來了你就沒命了!」

  皇甫無畏微笑地依然喝著茶,沒有回答。

  茶小二急了,大聲地道:「公子,不是你的自私,如果你再不走,那麼等他們來了,小的茶館可就糟了。」

  皇甫無畏心中暗想道:「小二說的話了對。我不能連累他。」

  想罷,他站起身,同小二結了帳,向外面走去。

  皇甫無畏離開茶館,來到蒼龍山前,抬頭望了一望高聳入雲的山峰,心裡暗忖道:

  「師父所說的寶劍會在哪裡呢?」

  這時,一陣山風拂面而來,四周大樹上的樹葉不停地上下搖晃……

  忽然,一陣兵刃相撞之聲傳來。

  皇甫無畏一驚,連忙傾聽尋找。

  原來,打門聲是從不遠處的樹林中傳來的。

  皇甫無畏躍身而起,向那片樹林飛去。

  陰暗的樹林中已有兩個男人在相互地拼殺。

  其中一個年輕人已經有點招架不住了,而同他拼門的是一位中年人。

  只見聽人招招都擊向那年輕人的要害,而年輕人卻艱難地躲閃著……

  忽然,那中年人手中的大刀,化作一道閃電兇猛劈向那年輕人。

  年輕人勉強地橫起長劍,想架劈來的大刀。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只聽「當!」的一聲,年輕人的長劍攔腰而斷。眼看著雪亮的大刀就要劈在他的頭上。

  就在這關鍵的時刻——

  從別處飛來一顆小石子,正好彈在劈下來的大刀刀身上。大刀一偏,年輕人趁機閃身讓開了。

  中年人只覺得手中的大刀一陣顫抖,心中暗忖道:

  「來人能用小石子彈我的大刀,可想而知武功一定不弱。」

  年輕人閃開後,站在數丈開外直冒冷汗……

  中年人大聲地道:「什麼人?膽敢壞我的大事?」

  這時,從天而降,來了一個人,道:「閣下,你也太狠了些吧!」

  原來,救下年輕人的正是皇甫無畏。

  中年人一見皇甫無畏只有十七、八歲,冷冷地道:「小子,你找死啊!」

  皇甫無畏道:「閣下,俗話說:『得饒人處且饒人』,像你剛才的狠樣,是否太過份些啦!」

  中年人道:「放屁,老子還用得著你教訓我嗎?看來你是一心一意想找死啊!」

  年輕人道:「我們與你無冤無仇,你們為什麼要抓我表妹啊?」

  中年人淫笑道:「小子,誰叫你表妹長得那麼漂亮,今天本大爺要嘗個新鮮!」

  年輕人道:「無恥!下流!我今日與你拼命了!」

  「慢著!」皇甫無畏伸手攔住年輕人的手,對中年人道:

  「閣下,光天化日之下膽敢搶人,你們也太目無王法了!」

  中年人一陣怪笑,道:「王法?老子就是王法,在蒼龍山老子說的話就是王法!」

  皇甫無畏道:「原來你是蒼龍山的人?」

  中年人道:「不錯,老子就是蒼龍山的第二把交椅——陳泰。」

  在一旁的年輕人,驚叫道:「難道你就是江湖上人稱『魔刀』的陳泰嗎?」

  陳泰道:「小子,看不出你的閱歷不淺吶!」

  皇甫無畏道:「我不管你是什麼魔刀不魔刀的,你趕快把人放了,不然有你好看的。」

  陳泰哈哈一笑,道:「小子,你有多大道行,敢向我這樣說話,真是自不量力。」

  皇甫無畏道:「我知道你是不見黃河不死心,那今天就讓你吃點苦頭。」

  陳泰道:「小子,說話要當心,不要風大傷了舌頭。」

  皇甫無畏道:「那我們就試試看。」

  說罷,他飛身而起,雙掌運足功力,向陳泰捲來。

  陳泰大刀回鞘,雙掌上下交換,帶著巨大的旋風,迎了上去。

  只聽。「啪!」的一聲,陳泰向後倒飛出數丈開外,喘著粗氣站穩了身形。

  皇甫無畏只向後倒退了兩步,站穩身形道:「怎麼樣?你的功力也只不過如此,還託什麼大?」

  陳泰心中吃驚地暗想道:「這小子功力好高了!」想罷,他向前走了二步,道:

  「小子,不要太狂了,我們再來!」

  「慢著!」皇甫無畏伸手攔住了陳泰。

  陳泰道:「幹什麼?小子你怕了嗎?」

  皇甫無畏道:「誰怕你呀!我只不過認為我們這樣比試不太公平而已。」

  陳泰道:「怎麼不公平啊?」

  皇甫無畏道:「你是使刀成名的,如果你不使刀的話,那麼輸了的話,你也不會服氣的。」

  陳泰道:「小子,既然你這麼說,那麼你就用那個小子的斷劍,如何?」

  在一旁觀看的那個年輕人道:「少俠,不要這樣,你要吃虧的。」

  皇甫無畏朝那個年輕人笑了笑,道:「無妨,就讓他佔這個便宜吧!」

  陳泰心中暗忖道:「這小子武功太高,我要先下手為強才是。」

  想罷,他一個騰步向前,刀光連閃,一口氣向皇甫無畏劈出三刀。

  左劈「斜月三星」,回刀繞過,疾劃一道低弧,右劈「劃分涇渭」,倏地,他刀尖向上一挑,招式極普通,但是又是極自然地一招「舉火燒天」,如此一氣呵成,威勢極強。

  從這三招來看,「魔刀」陳泰也不是一個泛泛之輩。

  那個年輕人大驚失色地道:「少俠,小心點!」

  叫罷,他把手中的斷劍遞給了皇甫無畏。

  皇甫無畏接過斷劍,迎了上去。

  只見皇甫無畏在刀影中,左搖右晃,閃開三刀,他的斷劍隨著第三刀的來勢,循著上方一抵,右腳一點,迅疾如閃電,挑向魔刀陳泰的心窩。

  陳泰三刀落空,人倏地一彈,凌空而起,人在空中頭朝下腳朝上,刀風聚起,呼呼,刷刷,雪影繽紛而至。

  皇甫無畏椿步一沉,斷劍連挑帶削,化解開刀勢。

  只見刀影一斂,刀光凝向一點。

  皇甫無畏的斷劍卻在此時急送而上。

  「當」的一聲,陳泰的身表直衝而起,飛出八尺多高空,人落到數丈開外。

  雙方交手七八回合,不分高低。

  皇甫無畏飛身追上陳泰,陳泰突然刀尖直指。閃電般地直穿過來。

  皇甫無畏不慌不忙,揮動手中斷劍,抵住了直穿而來的刀尖,然後他伸出左掌劃了一個半,在陳泰的前胸猛擊一掌。

  陳泰一聲慘叫,被擊飛出數丈開外。這時,他正好跌落在樹林邊緣。

  皇甫無畏收住身形,倒提斷劍道:「滋味不錯吧!」

  陳泰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對手,心中暗想:「看來我得溜,這小子太厲害了。」

  皇甫無畏見他不說話,又道:「陳泰你怎麼啦,成啞巴啦!」

  陳泰猛瞪雙眼,盯住皇甫無畏道:「小子,我不服氣,我們再來!」

  皇甫無畏道:「我奉陪到底!」

  陳泰站起身形,揮舞著大刀劈來。

  皇甫無畏腳步一後撤,斷劍像一道閃電,迎了上去。

  沒有想到……

  陳泰向前衝的身形一停,一斜,飛身向左手的樹林外飛去。

  在一旁的年輕人大叫道:「少俠,快截住了他!」

  皇甫無畏也感覺到陳泰在戲弄他,氣得火冒三丈,飛身向陳泰的背後追去。

  眼看皇甫無畏就要追上陳泰了,突然,陳泰凌空一躍,疾轉身型,右手向後一揮,一片亮晶晶的東西,向皇甫無畏飛來。

  皇甫無畏在空中接連兩個倒翻,簡直就如掠翅飛翔一般,騰空飛到三丈開外。

  頓時,陳泰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時,那片亮晶晶的東西,全部倒插在地上,原來是一把雪亮的「子午釘」。

  皇甫無畏知道追不上陳泰了,就飛身來到那個年輕人的身旁。

  那年輕人抱拳施禮道:「多謝少俠拔刀相助。」

  皇甫無畏道:「不用客氣,我們都是江湖中人,拔刀相助是應該的。」

  「我叫皇甫無畏,你呢?」

  「我叫葉飛。」

  「葉朋友,你的表妹怎麼會被搶走的呢?」

  「皇甫少俠,你有所不知,今天我與表妹路過此地,我表妹有點迷戀這裡的風景,就想登山上去看一看。沒有想到突然竄出三個人,二話不說地上來就搶人,我表妹不會武功,一轉眼就被其中的兩個人搶走了,我想追,但是被『魔刀』陳泰截住,後來幸好遇到你才得以解救,這下我表妹又不知道被他們搶到什麼地方去了,真急死我了!」

  「葉朋友,你不要急,我知道你表妹在哪裡?」

  「皇甫少俠,你沒有騙我吧?」

  「葉朋友,我怎麼會騙你呢?你跟我來!」

  「那多謝皇甫少俠。」

  「不用客氣,快跟我來!」

  兩人走到樹林,施展輕功,向山頂飛馳而去。

  月影西落。

  山頂上有一塊很平坦且很大的地方。這塊很平坦的地方上卻建造著一座座樓台閣院。

  這裡就是江湖上聞名已久的——蒼龍山寨。

  蒼龍山寨有三位主人。

  第一位就是江湖上人稱「鬼見愁」花雲。

  第二位就是「魔刀」陳泰。

  第三位就是「一劍定乾坤」的言必行。

  今天,山寨中的燈籠高高的懸掛著,一陣陣大笑聲傳遍了整個山頂。

  皇甫無畏和葉飛來到了山頂,向四周觀察了一下,見沒什麼動靜,就向山寨的寨牆下摸來。

  兩人來到寨牆下,蹲下商量起對策來。

  皇甫無畏道:「葉朋友,我們今天救人要緊,不可戀戰。」

  葉飛道:「皇甫少俠,這次多虧了你的幫助,一切都聽從你的安排。」

  皇甫無畏道:「好!首先我們得先摸一摸情況,然後再下手。」

  葉飛道:「少俠,我們怎麼摸法呢?」

  皇甫無畏道:「你先在外面等我。我先進去探聽清楚情況後,再出來叫你,我們一同進去。」

  葉飛道:「那太危險了。」

  皇甫無畏道:「放心,我自有辦法。」

  葉飛道:「不論如何,少俠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突地拔起身形,向山寨落去。

  只見,山寨內人聲喧嘩,熱鬧非凡。

  皇甫無畏飛身落在寨中,環顧了一下四周,向寨子深處飛去。

  轉眼間,皇甫無畏來到大廳最顯目的一座樓台前。

  這時,從二樓上傳出聲音道:

  「陳大爺,你也太偏心了,有了新鮮的小妞,就把我們給甩了。」

  這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嬌嬌滴滴的。

  二樓又傳來陳泰的聲音道:

  「小秋,不要吃醋嘛,我還是很喜歡你的,我的小心肝。」

  那個女子道:「陳爺,那個小妞怎麼樣啊?」

  皇甫無畏一聽,連忙聚精會神地聽著。

  陳泰道:「那個小妞真不是個玩意,怎麼也不從於我。」

  那個女的道:「陳爺不要急嘛,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陳泰道:「她的豆腐吃不著,我就吃你的。」

  那個女的嬌聲嬌氣地道:「陳爺,我的豆腐你吃的還少嗎?」

  陳泰道:「今天要不是我受了傷,我一定要好好地吃你的豆腐。」

  那個女的道:「陳爺,你怎麼會被打成這個樣子呢?」

  陳泰道:「真他媽的倒楣!不知道從哪個地方冒出這個小子來,武功還那麼的高。」

  那個女的道:「陳爺,那個小子的武功真有這麼厲害嗎?」

  陳泰道:「幸虧我溜得快,不然連我的小命都完了。」

  那個女的道:「陳爺,你不怕那個小子追來嗎?」

  陳秦道:「他哪裡敢來啊!只要他一來,我就要了他的小命!」

  皇甫無畏在外面聽著,心中暗想:「我不是來了嗎?要我的命,你是做夢了!」

  樓上的那個女子又道:「陳爺,那個女的你可要看好啊!不能讓她跑了。」

  陳泰道:「小秋你放心,那小妞在後院內的小屋內,跑不了的。」

  那個女的道:「那就好,陳爺今天晚上在我這兒睡吧。」

  陳泰道:「在這裡睡,但現在我得去見花大哥一下。」

  那個女的道:「陳爺,早去早回啊!」

  陳泰道:「我知道,我的小寶貝。」

  頓時,二樓上傳來一陣陣呻吟和淫笑聲。

  皇甫無畏見已探聽到葉飛表妹的下落,連忙轉身向寨外奔去。

  葉飛在寨牆外等待焦急萬分,心中不時地想:「皇甫少俠,怎麼還未出來呢?」

  就在這時,皇甫無畏已飛身跨到牆外,來到葉飛的身旁。

  葉飛急忙問道:「皇甫少俠,可打聽到……」

  皇甫無畏道:「葉朋友,不要心急,我已打聽清楚了。」

  「在哪裡?」

  「在山寨內的後院小屋裡。」

  「那我們馬上就去!」

  「慢!」

  「皇甫少俠,為什麼呢?」

  「葉朋友,我們救人要緊,但不能打草驚蛇,我們要悄悄地救人,悄悄地出來。」

  「我知道,少俠你安排吧!」

  「我想我們應該這樣行動,你去救你的表妹,我來應付山寨裡的高手。」

  「皇甫少俠,你孤身一人太危險了。」

  「葉朋友,你不要擔心,等你救出你的表妹後,趕緊下山,不要管我。」

  「皇甫少俠,那你呢?」

  「我自有辦法脫身,記住不論發生任何事情,你們都不要回來,知道嗎?」

  「皇甫少俠,我真不知道該如何感激你!」

  「葉朋友,我們都是江湖中人,這點小事不用這樣客氣。」

  「皇甫少俠,請問今每多大了?」

  「葉朋友,你悶這幹什麼?」

  「我想與皇甫少俠結為兄弟,不知你意下如何?」

  「我今年十八歲了。」

  「太好了!皇甫少俠你比我大一歲,那我得稱你為皇甫大哥啦!」

  「那我就稱你為葉小弟啦。」

  「皇甫大哥!」

  「葉小弟!」

  兩人各自稱呼完後,都低聲地笑了一下。

  皇甫無畏道:「葉小弟,天色已不早了,我們趕緊動手吧!」

  兩人同時躍身越過寨牆,落在院中。

  蒼經山寨內依然還是那麼喧嘩、熱鬧。

  皇甫無畏和葉飛繞開寨內的巡查人,來到大寨內的後院。

  只見,後院裡只有二間小廂房,一間點著蠟燭,一間卻烏黑一片。

  皇甫無畏伸手指了指的亮光的小屋,低聲地道:

  「葉小弟,我去這一問,你去那一間。」

  葉飛點了點頭,兩人分頭行動了。

  皇甫無畏飛身來到點著蠟燭的小屋旁,伸手點破了窗戶上的窗紙,向屋內望去。

  只見屋內有兩個人,一個人被捆著,另一個在旁勸說。

  一個是位老太婆,年歲在七旬上下,滿臉的皺紋,一身下人的打扮。

  另一個少女打扮,長得秀麗極了,鳳眼,瑤鼻,頭髮鬃鬃,粉臉之上,輕起紅潮,爭豔桃李,美賽天仙。

  尤其那一雙明媚照人的雙眸中,透出一股傲氣。

  那老太婆道:「姑娘,你不要這樣嘛,如果你不從了陳爺。他會殺了你的。」

  那女的道:「怕什麼呢,我死也不從。」

  那老太婆嘆了一口氣,道:「姑娘,我也不想來勸你啊!但是那陳爺逼我來的。」

  那女的道:「婆婆,我知道你很難做,但是我拼個死,也不會讓那個老不死的佔到便宜。」

  那老太婆道:「姑娘,我知道你是個好子孩,但這天下的好人太少,太少了。」

  那女的道:「俗話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

  那老太婆道:「我也知道,但是好人都不長命,壞人卻能遺害千年啊!」

  那女的道:「婆婆,你不要勸我了,就讓我死吧!」

  那老太婆道:「姑娘,請原諒老身無力幫助你。」

  那女的道:「婆婆,我知道你是個好人。」

  那老太婆長歎了一口氣,沒有說話。

  這時,那姑娘的一雙眼睛中淌下了兩行熱淚,自言自語道:

  「爹,媽,請原諒孩兒的不孝,我先走了。」

  說罷,她就準備咬舌自盡了……

  就在這時,站在窗外的皇甫無畏嚇得大驚失色,連忙低聲道:

  「慢!姑娘你不必這樣。」

  那老太婆和那女的一聽屋外有人說話,嚇得臉色都變了。

  一聽屋外有說話,老太婆道:「屋外是什麼人呀?」

  皇甫無畏道:「救人的人。」說罷,他破窗而人,站在屋內。

  那女的一聽是救人來的,連忙問道:「你救誰啊?」

  皇甫無畏道:「救你啊!」

  那女的疑惑地道:「我又不認識你,你憑什麼救我啊?」

  皇甫無畏道:「我雖然不認識你,但是我卻認識你一個最親近的人。」

  「哪個人啊?」

  「葉飛。」

  「什麼?我表哥!」

  「正是,就是他讓我來救你的。」

  「我表哥人呢?」

  「他就在對面的楔房裡,馬上過來!」

  老太婆道:「姑娘,你不要太死心眼了,趕快跟救命恩人走吧!」

  老太婆也為這姑娘感到由衷地高興。

  那女的道:「請問大俠,你何時認識我表哥的?」

  「剛才。」

  「大俠你剛才才認識我表哥,是否有點太離奇了。」

  「姑娘,我是先救你表哥,再救你。你可不能懷疑我呀!」

  「大俠,真是對不起,並不是我懷疑你,而是感到這事太巧了。」

  皇甫無畏被說的搖了搖頭,道:

  「姑娘你可不要亂猜了,等一下你表哥來了,問題就搞清楚了。」

  那女的道:「好,等我表哥來了再說。」

  這時,屋外傳來一個人的聲音,道:

  「表妹。你應該相信我大哥。」

  話音剛落,葉飛也破窗而人了。

  那女的一見葉飛。激動地道:「表哥!」

  葉飛也叫道:「表妹,你沒事吧!」

  那女的道:「表哥,我沒事。」

  葉飛道:「沒事就好。」

  那老太婆一見有兩個人來救小姑娘,連忙上前解開捆住姑娘的繩子,道:

  「姑娘,我老身只能做這些,你們快走吧!」

  那女的甩開繩子,道:「表哥,你怎麼稱這人為大哥呢?」

  葉飛道:「表妹,剛才都虧了大哥相救,我才沒事的,現在又幫我來救你,你應該好好的謝謝人家才是。」

  那女的道了一個萬福,道:「多謝大哥相救,小女子終生難忘你的救命之恩!」

  皇甫無畏連忙抱拳,說道:「姑娘不必多謝!」

  老太婆一見他們說的沒完,急得連忙催道:

  「你們快點走吧,再遲就來不及了。」

  葉飛對皇甫無畏道:「好!那我們趕快走吧!」

  那女的回過頭對老太婆道:「婆婆,我走了,你怎麼辦呢?還是同我們一起走吧!」

  老太婆道:「姑娘,你放心,老身自有辦法。」

  三個人告別了老太婆,走出後院。

  皇甫無畏道:「葉小弟,你們先走。」

  那女的道:「大哥,你不走嗎?」

  皇甫無畏道:「我掩護你們。」

  葉飛道:「大哥,如果我們有緣的話,一定會再見的。」

  皇甫無畏道:「不要說這麼多了,趕快走。」

  就在這時候,突然從前面傳來一陣腳步聲。

  皇甫無畏一驚,道:「不好!有人來了。」

  那女的道:「表哥,那我們怎麼辦呢?」

  皇甫無畏道:「我們得躲一下。」

  葉飛道:「大哥,我知道哪裡好躲,快跟我來。」

  說罷,他們三人躲進了那間烏黑一片,空無一人的小屋。

  遠處的腳步聲近了,來了三個人。

  皇甫無畏點破窗紙,看到其中一位正是「魔刀陳泰」,另外兩名是家丁。

  皇甫無畏心中暗忖:「這下怎麼辦?」

  陳泰和兩個家丁推開對面小屋的門,走了進去。

  突聽陳泰一聲大叫:

  「啊!人呢?快!你們快去封鎖寨門,一個人也不許跑掉!」

  葉飛和那女的一聽他們要封鎖寨門,齊聲道:

  「大哥,你看怎麼辦?」

  皇甫無畏冷靜地道:

  「不要急,我先出去拖住他們,你們倆見機就走!」

  那女的道:「大哥,雖然我們萍水相逢,但小女子永遠記住你的大恩!」

  皇甫無畏雙眼看了一下那女的,心中暗想:

  「這女的也很漂亮,不亞於上官如雪!」

  那女的見皇甫無畏盯著自己看,含羞地道:

  「大哥,看什麼嘛,看得人家多不好意思啊!」

  皇甫無畏連忙道:

  「對不起,我失禮了,你們就按我剛才安排的去做。」

  葉飛剛想說話,皇甫無畏已站起身形,準備破窗而出了。

  這時,那女的又道:「大哥,你可要小心啊!」

  頓時,皇甫無畏感覺到一股溫情向自己撲來,他微微一怔後,飛出了小屋。

  屋外的陳泰和家丁一見有入向他們撲來,連忙道:

  「什麼人?敢夜闖山寨!」

  皇甫無畏落下身形,道:

  「陳泰,難道你不認識我了嗎?」

  陳泰一見是皇甫無畏,心中猛然一驚,道:

  「小子!你也太狂了,這叫做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行!」

  皇甫無畏道:「陳泰,我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陳泰轉臉對兩個家丁道:

  「你們速去請大爺、三爺來,然後再封鎖寨門。」

  「是!」兩個家丁邊答應著邊向前院奔了過去。

  皇甫無畏知道不能讓他們走了,連忙飛身追了上去。

  兩個家丁見皇甫無畏追了上來,急轉身,同時抽出大刀,向皇甫無畏劈來,陳泰一見,也隨後趕到。

  皇甫無畏迅速地伸出雙手,閃身進入刀影之中。

  只聽「當!當」兩聲,兩把大刀同時落在地上。

  再聽得「噗通、噗通」兩聲響,兩個家丁被擊出數丈開外,七孔流血而亡。

  皇甫無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解決了兩個家丁後,心中暗想:

  「我得把陳泰引到別的地方,好讓葉飛他們走!」

  想罷,他繼續向前寨飛馳而去。

  陳泰在後面緊緊地追去。

  轉眼間,兩人來到寨子的右邊一座樓台之下。

  皇甫無畏被迫停下身形,因為前面有十幾個人攔住了去路。

  陳泰在後面叫道:「小子!看你還往哪裡跑!」

  皇甫無畏突然一躍身,上了樓頂,繼續向前奔去。

  樓下的十幾個家丁在拼命吶喊,道:

  「不要讓他跑了,那小子在樓頂上。」

  陳泰見皇甫無畏在屋頂上跑,自己也隨後上了樓頂,拼命地追來。

  忽然,一道雪亮的刀影向皇甫無畏的腰際,猛然劈來。

  皇甫無畏一個「鐵板橋」,大刀貼著皇甫無畏的前胸、鼻尖而過,然後他施一招「神龍擺尾」正好擊在偷襲者的小腹上。

  那人一聲慘叫,從屋頂上跌落下去。

  下面的人一聽有人掉下來。連忙上前看看是誰。

  陳泰在後面高聲地道:「小子,有種的就不要跑,本大爺送你上西天。」

  皇甫無畏知道把他們引得越遠,越對葉飛他們有利,一句話也不說,繼續飛奔。

  驟然,一道飛躍的人影攔住了皇甫無畏的去路。

  皇甫無畏不得不停下身形,向那人望去。

  只見來的人是位中年人,年歲在四旬上下,面如紅棗,腰間懸掛著一柄長劍。

  那中年人道:「小子,你的膽子還真不小吶!」

  皇甫無畏道:「你是何人?」

  那中年人道:「小子,我是言必行。」

  原來,此人正是蒼龍山的第三把交椅「一劍定乾坤」言必行。

  言必行的手中長劍,是一柄斷金截玉的神器,寶劍出鞘,見血即回,最令人欽佩的就在一個「快」字上。

  所以江湖上的人都稱他為「閻羅王」。

  皇甫無畏剛出江湖,當然不知道他的名氣,所以他道:

  「你不要攔住我的去路,不然的話……」

  言必行道:「小子,你是剛出江湖路吧!也不來打聽打聽我們蒼龍山寨的厲害。」

  皇甫無畏道:「我要是怕你們,我就不來了!」

  言必行道:「小子,看來你還有兩手嘛,快過來送死。」

  皇甫無畏道:「死?我還沒有那麼容易死呢!」

  言必行道:「今天叫你躺著抬出蒼龍山寨。」

  皇甫無畏剛想說話,只覺腳下有一股刀風向自己劈來。他施一招「金雞獨立」,踢落了劈來的大刀,然後一腳正踢在偷襲者的胸上。

  只聽「啊!」的一聲慘叫,那個家丁被踢下屋去,手中的大刀也被皇甫無畏繳獲。

  言必行道:「小子,你還可以嘛!」

  皇甫無畏道:「你也不要太目中無人了,抽出你長劍,我們比試比試。」

  言必行道:「我本來不想用長劍的,既然你提出這個要求嘛,那麼你就拾起你腳邊的大刀吧!」

  皇甫無畏也不敢大意,腳尖一挑,大刀飛落在他的右手,舞了一下刃花,道:

  「來吧!」

  言必行道:「小子,本大爺從不先動手,你來進招吧!」

  皇甫無畏二話不說,飛身挺刀向前一劈。

  人快,刀更快。

  言必行立即抽出寶劍,向前跨了一步,寶劍以快得無法看清的速度,翻腕,劍光閃出一道快弧。

  「嗆當」一聲脆響,刀劍相擊,進出火花一片。

  皇甫無畏撤回身形,低頭看到手中的大刀被削去刀尖,心中大驚失色。

  言必行道:「小子!你今天是死定了。」

  說罷,他飛身上撲,一連瘋狂地攻出五六招。

  招招都是朝致命的要害出手。

  皇甫無畏知道他手中的是柄神劍,就展開了遊動的身形,左閃右讓,從容不迫地讓開開言必行的攻擊。

  言必行連攻幾招落空,突然大吼一聲,手中的寶劍化作一道彩虹,向皇甫無畏直擊而來。

  皇甫無畏施展「隨風飄絮」輕功,在那道彩虹中飄盪……

  言必行大吃一驚,他萬萬沒有想到皇甫無畏的輕功有這麼高,已經快要達到輕功的最高境界了。

  頓時,屋頂上一個在旅展著彩虹般的劍術。

  一個在彩虹般的劍影中上下飛騰……

  這時,在後面緊追不捨的陳泰也趕到了,他一見此情景,暗暗從懷中取出三枚「子午釘」向皇甫無畏的上盤、中盤、下盤打來。

  此時的皇甫無畏正一心一意的對付言必行,他沒有想到背後有人會偷襲他。

  皇甫無畏只覺有三枚暗器,向自己擊來,他連忙縮頭,挫腰,讓開了兩枚「子午釘」,但第三枚「子午釘」他再也躲不過了。

  只見,皇甫無畏一搖身形,向屋下落去。

  屋下的寨丁一見有人從屋頂上跌落下來,連忙一擁而上,齊舉大刀向皇甫無畏劈來。

  皇甫無畏知道自己中了暗器,一陣陣劇痛使他的臉龐上淌下了汗水。

  屋頂上的陳泰和言必行見皇甫無畏跌落下去了,也落下了身形。

  陳泰高聲地叫道:「兄弟們,不能放過這小子,劈死他!」

  眾家丁們更加瘋狂,向皇甫無畏劈來。

  皇甫無畏一咬牙,躍身而起,揮動手中失去刀尖的大刀,向擁上來的眾寨丁砍去。

  只見,一個、二個、三個……眾寨丁一個倒下去。

  頓時,蒼龍山寨內血氣沖天,慘叫聲連綿不斷。

  皇甫無畏已拼殺得毫無力氣了,手中的大刀已捲了口,但眾家丁們還是在不要命地向前衝。

  在一旁觀陣的陳泰和言必行也被這情景驚呆了……

  蒼龍山從成名的第一天到現在,從來沒有發生過像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所有的山寨人都呆了……

  正在拼殺的皇甫無畏,心中暗想:「如果我再不走的話,那麼我就要葬在這裡了。」

  也恰好今天大寨主「鬼見愁」花雲下山辦事了,如果他在的話,皇甫無畏必死無疑。

  皇甫無畏心中想罷,一跛一拐地揮動捲口的大刀,殺開一條血路,向一所大房子走來。

  陳泰和言必行一見皇甫無畏向那所大房子走去,兩人的臉龐上都露出了一絲笑容。

  是陰森的冷笑!

  頓時,眾家丁們見皇甫無畏進了那所房子,都很一致地停住了攻擊步伐,任他進去,也無人追趕。

  皇甫無畏進了那所房子,稍稍平息了一下,便向四周觀察。

  只見,這所房子內空蕩蕩的,一件擺設都沒有,四周牆上沒有窗戶,地上是青石板鋪地面。

  皇甫無畏剛走進屋子時,大門就自動關上了,他大吃一驚,連忙想推開那扇門,但是大門卻紋絲不動。

  陳泰在屋外大聲地叫道:

  「小子,你這是自投羅網,自尋死路,這下該讓你嘗一嘗死的滋味!」

  皇甫無畏連忙揮動手中的大刀,向大門上劈去。

  但是,只聽「當!」的一聲巨響,皇甫無畏手中的大刀斷成兩截,大門依然還是紋絲不動。

  皇甫無畏大驚失色,連忙丟開大刀,伸手摸了一下大門,原來大門是生鐵鑄成的。

  這下,皇甫無畏心中焦急萬分,他知道自己被關進了鐵屋。

  屋外的言必行道:

  「小子,你也太小看我們蒼龍山寨了,我要餓你幾天,再來收拾你!」

  皇甫無畏此時已無心情同他說話,只是靜靜地坐在青石板地上,思考著怎樣脫身。

  陳泰在屋外道:

  「兄弟們,你們要加緊巡邏,小心看住這小子,不能讓他溜了。」

  「是!」眾寨丁們邊答應著邊分隊,看守著這所屋子。

  時間過得真快,一轉眼兩天過去了。

  皇甫無畏依然盤坐在青石板地上,思考著……

  恐怖的心情籠罩著皇甫無畏。

  不甘心死在這裡,這股強烈的求生慾望在皇甫無畏體內沸騰。

  皇甫無畏伸手摸了摸受傷的右腿,咬牙切齒地仰起頭,雙眼噴射出一股殺氣!

  突然,一個新的念頭在皇甫無畏的腦海中蘊釀。

  皇甫無畏心中暗想:「門是生鐵鑄成的,牆是大理石砌成的。那麼屋頂一定有可能突破。」

  想罷,他咬了咬牙,躍身而起,向屋子中的最粗的一根房梁飛去。

  但是,發生了一件令皇甫無畏意想不到的事情,當皇甫無畏的身體刷剛剛落在那根房梁上時……

  突地,一排箭矢,像飛蝗似下雨一般,向皇甫無畏的全身四周射來。

  皇甫無畏大驚失色,慌忙落下身形,讓開了那一排箭雨。

  這下皇甫無畏更加失望了。

  屋外又傳來陳泰的聲音,道:

  「小子,這兩天的日子不好過吧,我要先讓你嘗盡苦頭,再慢慢地去死!」

  皇甫無畏知道自己已無脫身希望了,就準備自盡了……

  驟然,一個聲音傳來,道:

  「沒出息,想死也要死得光榮啊!這樣做太不值得了。」

  皇甫無畏大驚失色地道:「什麼?誰?」

  那個聲音又道:「小子,你為什麼來蒼龍山寨啊?」

  皇甫無畏道:「我是來救人的。」

  那個聲音道:「人可救走了嗎?救的人是你什麼人?」

  皇甫無畏道:「救走了,這人與我萍水相逢,從無關係。」

  那個聲音道:「小子,看不出你年紀不大,卻有一副拔刀相助的好心腸,很好!很好!」

  那人似乎聽了皇甫無畏的話,很激動地連說了兩遍很好!

  皇甫無畏問道:「請問前輩,你在哪裡呀?」

  那個聲音道:「我就在你的腳下。」

  皇甫無畏驚訝地道:「在我腳下?這怎麼可能呢?」

  那個聲音道:「小子,你可知道這是一間什麼樣的屋子嗎?」

  「不知道。」

  「小子,這個屋子是按著八卦陣建成的。」

  「請問前輩,何為八卦陣啊?」

  「小子,這八卦陣可有名氣羅,三國時諸葛亮用這八卦陣把司馬懿的百萬大軍殺得片甲不留。」

  「什麼?前輩,這八卦陣有這麼厲害?」

  「小子,老夫觀察了你兩天,見你沒有四處亂走,那是你走運啊!不然的話你可要吃苦頭了。」

  「前輩,有這麼嚴重嗎?」

  「小子,你既然不信,那麼就試試。」

  皇甫無畏心中暗想:「這八卦陣有這麼厲害嗎?我倒有點不信。」

  想罷,他信步向屋子中間走去。

  從大門到屋子中間的距離又不長,但皇甫無畏走了好長時間,仍沒有走到。

  皇甫無畏感到很吃驚,就加快了身形。

  又過了一段時間。

  那個聲音道:「小子,你不要白費力氣了,停下來看一看,你就明白了!」

  皇甫無畏聞聲停住了身形,抬眼向四周望去。

  生鐵鑄成的大門依然在皇甫無畏的身後,他卻原地沒有動。

  皇甫無畏大驚失色地道:

  「怎麼可能?我走了那麼長的時間,照理說我應該早就到了。」

  那個聲音道:「小子,你走了那麼長時間,只不過在原地打了好幾個圈,你根本沒有向前進。」

  皇甫無畏道:「前輩,這真是難以令人相信啊!」

  那個聲音道:「小子,這種現象叫幻覺,你剛才走的是生門,所以只有幻覺出現,而並無危險。」

  皇甫無畏道:「前輩,八卦陣分幾個門呀?」

  那個聲音道:「小子,八卦陣共分二個門,一個門是生門,一個是死門。」

  皇甫無畏道:「前輩,死門和生門如何區別呢?」

  那個聲音道:「小子,你先向左跨一步,然後再向右走一步,你就知道了!」

  皇甫無畏二話不說,依照那人的吩咐,向左跨了一步,然後向右走了一步。

  頓時,皇甫無畏只覺前面陰風陣陣,四周殺機四覆。

  那個聲音道:「小子,向前走呀!」

  皇甫無畏向前走去,一陣陰風吹來,拂著他的臉頰,他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身形。

  那個聲音又道:「小子,怎麼怕啦!」

  皇甫無畏回答道:「我怕什麼呀!」

  那個聲音道:「既然不怕,那麼還不走?」

  「走就走!」皇甫無畏邊答應著邊向前走去。

  驟然——

  一個巨大的動物,向皇甫無畏撲來。

  皇甫無畏一看,原來是頭大狗熊。他連忙伸出雙掌,運足功力,猛地劈向它。

  忽然,那頭大狗熊消失了,皇甫無畏連忙收回運足功力的雙掌。

  那個聲音道:「小子,這也是幻覺,它來源於人的思想,人在想什麼,它就會出現什麼,下回你可要小心啦!」

  皇甫無畏沒有回答,依然向前走去。

  突然,一排弓箭向皇甫無畏射來。

  皇甫無畏以為這還是幻覺,所以一不躲,二不閃地迎了上去。

  那個聲音急促地道:「小子,這不能幻覺,是真的弓箭,快躲閃啊!」

  皇甫無畏連忙側身閃過,那排利箭擦著他的前胸而過。

  那個聲音道:「小子,看不出你的武功還很不錯嘛!怎麼樣?還想向前走嗎?」

  皇甫無畏渾身上下都冒出了冷汗,道:

  「前輩,前面還有什麼更可怕的嗎?」

  那個聲音道:「你試一試就知道了。」

  皇甫無畏這次提高了警惕,緩緩地向前走去。

  那個聲音道:「呆小子,小心腳下青石板。」

  皇甫無畏依照他的話,向地上望去……

  猛然,地上的青石板都站立起來,像狂風暴雨般地朝皇甫無畏亂飛而來。

  皇甫無畏大吃一驚,慌忙揮動雙掌,撥打著飛來的青石板,但由於他兩天來沒有進食了,渾身上下都相當地疲勞。

  眼看他就要傷在亂飛而來的青石板中,就在這關鍵時刻,那個聲音道:

  「小子,快向右跨一步,再向前跨一步。」

  頓時,皇甫無畏眼前又恢復了平靜,地上的青石板依然還是躺在地上,似乎好像從來沒有動過一樣。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