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三絕劫鏢拉序幕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清明時節雨紛紛。

  一座荒涼的野山上,卻孤立著一位中年人。

  只見中年人面對著一塊墓碑,不禁暗暗地流下了兩行熱淚。

  這是一塊很奇怪的墓碑,上面只刻寫著五個字——無名氏之墓。

  中年人一陣抽泣後,痛苦地道:

  「佩珊,你九泉之下有知,我一定把我們的孩子撫養成人,讓他為你報仇!」

  無名墓碑似乎回答道:

  「我相信,這一天會到來的。」

  中年人緩緩地轉過身,抬起頭,仰望那雨紛紛的天空,厲聲地念著:

  「亂心紛飛幾多年,苦奈有膽力不行,愛心已隨黃泉路,淚淌心間隱土中。」

  突然,一道白影劃空而來。

  中年人心頭一驚,抬眼望去。

  只見一位美麗絕倫的少女飄落在中年人的面前,驚喜地道:

  「皇甫雄,我終於找到你了!」

  皇甫雄淡淡道:

  「上官雲珠,你這是何苦呢?我的心已死,請你……」

  上官雲珠一揮手,道:

  「皇甫雄,你難道就是為了她,而不接受我嗎?」

  皇甫雄低沉地道:

  「上官雲珠,你不要這樣胡思亂想,我們倆無緣。」

  上官雲珠氣憤地道:

  「皇甫雄你太無情無義了,我對你這麼好,這麼關心你,而你卻用這樣的話來傷害我。」

  皇甫雄自言自語地道:

  「錯了,這一切都錯了。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

  上官雲珠咬牙切齒地道:

  「不行!」

  皇甫雄無可奈何地道:

  「那你準備怎麼樣呢?」

  上官雲珠厲聲道:

  「我要把這個墓毀了,讓你完完全全地死了這條心!」

  皇甫雄大驚失色地道:

  「不行!不準!你不能這樣做!」

  上官雲珠心一橫,頭一仰大聲地道:

  「我偏要這樣做,讓你內心永不安寧!」

  皇甫雄剛想說話,只見上官雲珠飛身而起,雙掌運足功力猛地劈向墓碑……

  皇甫雄一見,連忙斜身護住墓碑。

  上官雲珠一驚,想收回雙掌,但是已經遲了……

  皇甫雄被上官雲珠的功力震飛出數丈開外,連連吐了幾口鮮血,跌倒在地。

  上官雲珠連忙飛身落在皇甫雄的身旁,大聲地道:

  「皇甫雄,你怎麼樣了?」

  皇甫雄喘了一口氣,低聲地道:

  「我……我沒事。」

  上官雲珠問道:

  「皇甫雄,你為何不運功抵抗?」

  皇甫雄苦笑道:

  「我哪有能力抵抗啊?」

  皇甫雄痛苦地又道:

  「我的功力早就被人廢了!」

  上官雲珠驚奇地道:

  「這怎麼可能?什麼人把你的內力廢了?快告訴我!」

  皇甫雄回答道:

  「那是過去的事了,不必再提起了。」

  上官雲珠伸手扶起皇甫雄。道:

  「你住在哪裡,我送你回去,如何?」

  皇甫雄回答道:「不用了。」

  上官雲珠道:「不嘛,我一定要送你回去。」

  皇甫雄伸手推開上官雲珠道:

  「多謝!我還有能力回去,不勞你的大駕了。」

  上官雲珠道:「你這話太客氣了。」

  皇甫雄搖搖晃晃地站直身體,道:

  「上官雲珠,你就放過我吧!我想平靜地過完我的下半生。」

  上官雲珠深情地道:

  「皇甫雄,我們倆雖然無緣,但是我還是深深地愛著你,直到永遠。」

  皇甫雄苦苦地搖搖頭,深沉地回望了一眼那塊墓碑,嘆了一口氣,慢慢地向山下走去。

  上官雲珠眼望著他遠去的背影,心中暗忖道:

  「皇甫雄,我愛你,我深深地愛你!」

  想罷,她飛身向另一個方向馳去。

  小雨依然紛紛地下著。

  墓碑依然孤立在那裡。

  頓時,荒涼的山頂上留下了一絲耐人回味的氣息。飄得很遠,很遠……

  崑崙山,雄偉、浩瀚、瑰麗、神奇。雲濃霧密,莽莽蒼蒼,巍巍然橫空而出世的崑崙。

  它飄拂著颯颯天風,橫掃著茫茫雲海。從崑崙山上沖激下來的是兩條洶湧澎湃的巨流。

  東西一條是玉龍客什河,又叫白玉河。

  西面的一條是客拉什河,又叫墨玉河。

  它們勢如奔馬,宛如遊龍,在灼熱的陽光照耀下,迂迴旋轉有如碧玉連環。

  無憂谷,位於崑崙山的狹谷之中。

  谷內巨樹參天,松濤陣陣,一派生機。

  這時,一處樹蔭下站著一位十七八歲的年輕人。

  這年輕人有著一雙深邃明亮的眼睛,雖然身上衣物有點雜亂,但是那超人的才華,那充沛的精力,好像能從散亂的頭髮裡,敞開的衣衫中向外漫溢開來的。

  突然,不遠處一個山洞裡傳來叫聲:

  「還不給我回來!站在那裡想什麼呀!」

  年輕人渾身一抖,連忙回身向山洞走來,邊走邊回答道:

  「師父,我沒有想什麼?」

  山洞裡的人又叫道:

  「你現在連師父都敢騙,太不像話了!」

  年輕人急步走進山洞,連忙跪倒說道:

  「徒兒不敢!師父請息怒。徒兒只不過想怎樣把師父教的武功練好!」

  山洞正中盤坐著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他有著一雙精光四射的眼睛,但是他卻少了一條左手臂。

  花白老人伸出右手指了指年輕人,厲聲道:

  「少油嘴滑舌,快點起來!」

  年輕人低聲地道:「徒兒不敢。」

  老人疑惑地問道:「為何不敢?」

  年輕人回答道:「我怕。」

  老人朗聲地道:「你怕什麼呀?」

  年輕人低聲道:「我怕師父生氣。」

  老人一聽,哈哈大笑起來道:

  「你快點站起來吧!為師不生你的氣。」

  「是!」年輕人回答道。

  年輕人站起身,向老人身旁走來。

  老人用精光四射的眼睛望了一眼年輕人。道:

  「徒兒,為師昨日教你的『隨風飄絮』輕功練得如何啦?」

  年輕人恭敬地道:

  「徒兒一直在加緊苦練。」

  老人用手擺了擺,道:

  「徒兒,你不僅要苦練,而且還要多動腦筋。」

  年輕人回答道:「徒兒知道。」

  「你過來,讓為師試試你的武功有沒有長進?」

  「師父,徒兒不敢!徒兒知道師父武功蓋世……」

  「不用說了。來吧!」

  「徒兒失禮了。」

  「廢話少說。」

  「是,師父。」

  老人突然騰身而起,單掌化作無數掌影向年輕人猛擊而來。

  年輕人一挫腰,身形像一片樹葉,隨著洶湧而來的掌風,飄出數丈開外。

  老人收回右掌,面含微笑地道:

  「不錯,為師的『隨風飄絮』輕功,你練得已有八、九成火候了。」

  年輕人連忙恭敬地道:

  「多謝師父誇獎。」

  老人又道:「再試試你的功力。」

  年輕人道:「請師父手下留情。」

  老人道:「我們對三掌。」

  年輕抱拳說道:

  「徒兒失禮了。」

  話音剛落,他躍身而起,右手掌帶旋風向老人擊來。

  老人面色一沉,緩緩地伸出右手掌。

  「啪……啪……」一陣氣拍聲,兩人各自倒退了幾步。

  老人臉色露出了驚喜之色,道:

  「不錯。有進步,再來。」

  年輕人再一次飛身,右手掌向老人的前胸擊來。

  老人右手掌在胸前劃了一個半弧,迎了上去。

  「啪……啪……」又是一陣氣拍聲,老人不禁又倒退了好幾步,而年輕人卻橫飛了出去,穩穩地落在數丈開外。

  老人驚喜地道:

  「為師沒有想到你的武功進步得會這麼快。再過幾年,為師恐怕就不是你的對手啦!」

  年輕人慌忙跪倒說道:

  「師父,徒兒不敢,師父的武功一直天下無敵,徒兒趕不上你的。」

  老人雙眼一瞪,道:

  「胡說,你現在的武功已經很高,江湖上沒有幾個是你的對手,但……」

  年輕人急忙問道:

  「師父,但是什麼呀?」

  老人道:「你現在最缺的是江湖經驗。」

  年輕人慌忙道:「我不願學。」

  老人疑惑地道:「為什麼?」

  年輕人回答道:「徒兒不願離開師父。」

  老人渾身一抖,一陣激動,沒有說出話來。

  雖然,是這一句很普通的話,但是它其中卻包含著許多無法用語言敘說清楚的感情。

  老人伸出右手拍了拍年輕的肩頭,沉聲道:

  「沒出息,為師怎麼教你的。」

  年輕人自言自語地道:

  「我就是不願離開師父。」

  老人收回右手道:「為師有話與你說。」

  年輕人道:「師父,有何吩咐?」

  老人道:「坐下來再說。」

  「是,師父。」

  兩人就地盤坐了下來。

  老人道:「徒兒,你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嗎?」

  「師父,難道……」

  老人揮手打斷他的話,道:

  「今天,我就把你的身世的來龍去脈告訴你。」

  「多謝師父。」

  老人沉思了半晌,道:

  「那是十幾年前的事了。」

  「師父,我的父母是誰呀?」

  老人道:「你不要心急嘛。」

  「是,師父。」

  老人似乎又回到了十幾年前的過去,深沉地道:

  「當年,我與你父親是老朋友,曾經被江湖人稱『江南二俠』。」

  年輕人驚喜地道:

  「啊,原來我爹是江湖高手。」

  老人繼續道:

  「對!你爹的武功與我不分上下,但是,後來你爹因為某些原因和我失去了聯繫。」

  年輕人道:「什麼原因呀?」

  「不用急。聽我慢慢說。」

  「是。」

  老人道:「那時候,為師一心想出人頭地,成為天下第一人,所以就找那些武林高手比試,沒有想到遭人暗算,失去了左手臂。」

  年輕人道:「哦,原來師父的手臂是這樣失去的。」

  老人道:「我失去了手臂後,就想到了歸隱山林,了卻自己的殘生。」

  年輕人問道:「那我父親是怎麼找著你的?」

  老人道:「十五年前的一個夜晚,我路過金陵,無意中遇上了你的父親,意外地發現了你父親的武功全失了,我再三問他是怎麼回事,而你父親卻閉口不說,只講把孩子託付給我,那時你才兩、三歲,他讓我教你武功,撫養你成人。」

  年輕人又問道:「那我母親呢?」

  老人回答道:「當時,我沒有看見你的母親,便向他追問,他卻死也不肯說,我知道其中必有什麼隱情,便不再問,就帶著你到這裡,一住就是十幾年。現在,你長大成人,武功已經練成,該是你下山的時候了。」

  年輕人連忙跪倒,道:

  「多謝恩師的撫養、教誨之恩。」

  老人伸手扶起他。道:

  「不必了,都是自家人嘛!」

  年輕人問道:「我父親叫什麼名字啊?」

  「你父親叫皇甫雄。」

  年輕人自言自語道:「皇甫雄,皇甫雄……」

  老人又說道:「你叫皇甫無畏。」

  年輕人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名字,心中一陣激動。

  老人哈哈大笑道:

  「這個名字是你父親起的,我已經保密了十五年,該是你知道的時候了。」

  皇甫無畏再一次跪倒道:

  「師父,你就是我的第二個父親。」

  老人扶起皇甫無畏,道:

  「孩子,為師知道你的心意就行了。」

  皇甫無畏又問道:「師父,我父親還留下什麼話嗎?」

  老人道:「當年,你父親讓我告訴你,等你下功練成後就去金陵,找一個名叫『百步神拳』的人就行了。」

  皇甫無畏默記了幾遍,把這個名字牢牢地記在心裡。

  老人又說道:「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也該是我們分手的時候了,為師有三件事託付與你。」

  皇甫無畏恭敬地道:「請師父吩咐。」

  老人道:「第一件事,是讓你去趟武當山找紫陽真人,讓他同師父一樣少條手臂,你能做到嗎?」

  皇甫無畏問道:「他與師父有仇嗎?」

  老人咬牙切齒地道:

  「當年,就是他砍去了我的手臂,我要報回此仇!」

  皇甫無畏堅定地道:

  「師父,請放心,我一定要為你討回公道。」

  老人讚許的點了點頭,道:

  「第二件事是去蒼龍山找回為師當年丟在那裡的寶劍。」

  皇甫無畏問道:「什麼寶劍?」

  老人道:「為師當年就是靠這柄寶劍橫掃天下的,此劍名叫『瘋魔狂劍』。」

  皇甫無畏又點頭答應了。

  老人道:「第三件事就是去趟太平堡,了卻為師當年的人情債。」

  皇甫無畏問道:「什麼人情債啊?」

  老人道:「徒兒,你無須多問,只要太平堡主提出的要求,你都要答應。」

  皇甫無畏道:「是無條件的答應嗎?」

  老人回答道:「是無條件答應。」

  皇甫無畏默默無語地再次點了點頭。

  老人道:「為師知道最後一件事最難辦。」

  皇甫無畏道:「師父放心,徒兒萬死不辭。」

  老人臉上微笑著點了點頭。

  皇甫無畏道:「師父,那你今天後怎麼辦呢?」

  老人回答道:「為師在這裡度完自己的下半生。」

  皇甫無畏激動地道:

  「師父,等我把事情辦完後,就同我父親一起回來。」

  老人高興地點了點頭。

  皇甫無畏又問道:

  「師父還有什麼吩咐嗎?」

  「沒有了,你去收拾收拾吧!」

  「是,師父。」

  皇甫無畏轉身向自己的屋子走去。

  老人深嘆了一聲,慢慢閉上了眼睛。

  三月,初春的微風吹拂著廣闊的天地。

  滿山遍野的桃花、杏花、杜鵑、山茶花……都含苞吐蕊,爭艷門芳。

  蔚藍的天空上,鳥兒們在輕快的飛翔著,似乎在告訴人們,春天來臨了。

  洛陽,地處洛河北岸。

  它北依邙山,南對伊闕,東據虎牢,西控崤山,形勢險要。

  洛陽的牡丹天下聞名,但名氣更響亮的卻是「飛龍鏢局」。

  據說飛龍鏢局的生意從開業的第一天到現在,從來沒有發生過失鏢的事情,所以鏢局的名氣很響,生意很興旺。

  江湖人都很相信飛龍鏢局的實力,自然的,洛陽也就成為西北一帶武林人物常聚集的地方。

  飛龍鏢局位於洛陽城內的最繁華的一條大街上。

  鏢局門口有一對巨大的石獅守護著,朱紅色的大門在陽光照耀下特別顯目。

  在洛陽人的心目中,飛龍鏢局就是洛陽人的驕傲。

  飛龍鏢局的總鏢頭,正是黑白兩道都要讓他三分的趙飛龍,江湖人稱:「怪刀神龍」。

  「神劍」諸葛青。

  「銀衫客」展華。

  「鬼手」朱雲。

  「小半仙」秦雨。

  這四名副鏢頭都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每次押鏢重任都落在他們肩上。

  趙飛龍從不親自押鏢,但今天卻發生了一件令趙飛龍意想不到的事情。

  晌午,溫和的陽光遍照著洛陽城。

  飛龍鏢局門口冷清清的,鏢手們正三五成群地談天說地。

  突然,遠處的大路上傳來了馬蹄聲。

  眾鏢局湧出了大門觀看。

  只見從遠處飛奔而來一匹駿馬,但馬上卻空無一人。

  眾鏢手們驚呆了,因為他們太熟悉這匹馬了,原來這匹馬的主人正是「銀衫客」展華。

  駿馬飛馳到鏢局的門口,一聲長嘶,停住了馬蹄。

  鏢局內的人似乎也聽到門外的馬叫聲,時間不長,一個人影飛馳到門口,道:

  「出了什麼事?」

  眾鏢手們一見來人,同聲道:

  「朱鏢頭你看!」

  原來,飛身出來的正是「鬼手」朱雲。

  朱雲著眾鏢手所指的方向,一看,心中不免一驚,暗道:

  「難道展兄出事了嗎?」

  眾鏢手一見朱雲愣在那裡,又道:

  「朱鏢頭,難道展鏢頭和鏢都出事了嗎?」

  朱雲恢復了鎮靜,道:

  「很難說呀!」

  眾鏢手中一位中年人道:

  「朱鏢頭,我們飛龍鏢局的鏢誰敢劫?這也太不給我們面子啦!」

  其餘鏢手們也在一旁同聲附和著。

  頓時,飛龍鏢局門口熱鬧起來。

  朱雲的意識告訴他不能亂,要冷靜,這樣才能把問題搞清楚。

  眾鏢手的眼光一起注視著朱雲,看他怎樣解決這件事情。

  朱雲大吼一聲,道:

  「不要亂,回去再說。」

  眾鏢手們都停止了說話,剛想回去……

  忽然,那匹馬又是一聲長嘯,轉過身向遠處奔去。

  眾人被這突如其來的事情驚愣住了……

  朱雲果然不愧是江湖一流高手,雖然也愣了。但是轉眼間已追上了駿馬,翻身上鞍,向遠處駛去。

  眾鏢手們在後面高聲喊道:

  「朱鏢頭,我們馬上隨後就來。」

  話音剛落,他們返身回到鏢局,拉出馬匹,隨後追去。

  朱雲騎著馬跑了很長一段時間,駿馬終於在一個曠野之處停住了馬蹄。

  這裡一片荒涼,給人一種陰森恐怖的感覺。

  朱雲翻身下馬,向前望去。

  只見前面的空地上,躺著十幾具屍體。

  朱雲大驚失色,慌忙飛身向空地落去。

  這十幾具屍體全都是飛龍鏢局的鏢手,鏢局的大旗被人用利刀劃成數十段灑落在他們的屍體上。

  朱雲心中一陣氣憤,慌亂地翻找著展華的屍體,但是卻沒有發現。

  朱雲心中暗想道:

  「真奇怪,為什麼沒有他的屍體呢?」

  驟然——

  朱雲聽到在遠處的一片樹林中傳來打門聲,他連忙飛身向那片樹林中馳去。

  只見樹林內正打得熱火朝天。

  朱雲飛身落在一棵大樹上,望見樹林內正有三個蒙面人和一個銀衫中年人打在一起。

  銀衫中年人已經遍體鱗傷,只有招架之功,而無還手之力。

  朱雲大驚失色,一聲長鳴向樹林內落去。

  三位蒙面人一見有人前來,連忙收住身影,同聲問道:

  「什麼人?想找死嗎?」

  銀衫中年人一見是朱雲,喜出望外道:

  「朱兄,你來得好及時啊!」

  朱雲落下身形,對展華道:

  「展兄,你沒有事吧!」

  展華點了點頭。道:

  「還好!」

  三位蒙面人中的一位高個子道:

  「來的是什麼人,快報上姓名來!」

  朱雲冷冷的道:

  「你們是何人?膽子倒不小,敢打我們飛龍鏢局的主意?」

  高個子怪聲怪地道:

  「飛龍鏢局有什麼了不起,本人大爺就是來打你們主意的。」

  朱雲哈哈一笑,道:

  「朋友,我們飛龍鏢局與你們無冤無仇,何必這樣做呢?」

  這時另外一矮個子蒙面人道:

  「誰說我們無冤無仇,只要是飛龍鏢局的人,我們都要殺。」

  展華在一旁接口道:

  「朋友,大家都是在江湖上混的,做事不要做得太絕了。」

  三位蒙面人的最後個胖子道:

  「絕?我們三兄弟就是靠絕字混飯吃的。」

  朱雲心中一驚,暗想道:

  「難道他們是江湖三絕!」

  高個子蒙面人又怪聲怪氣地道:

  「既然你也是飛龍鏢局的人,那麼就一起死吧!」

  朱雲揮手打斷他的話道:

  「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你們正是江湖三絕!」

  胖子蒙面人一陣狂笑道:

  「聰明!一點就通!不過今天還是得死!」

  矮個子蒙面人道:

  「少同他廢話,拿命來!」

  話音剛落,他已經飛身向朱雲撲去。

  朱雲一見,身形一變迎了上去。

  矮個子蒙面人右手指在胸前劃了一個弧,左手指化作無數指影向朱雲前胸的「玄磯穴」、「將台穴」點來。

  朱雲在空中一挫腰,讓開這一招,同時使了一招「鬼手難纏」向矮個子擊去。

  矮個子蒙面人一驚,收回左手,在空中一個大翻身,讓開他的這一招,落下身形。

  朱雲也在同時收回招式,落下身形。

  在一旁觀看的高個子蒙面人,怪聲怪氣地道:

  「果然有兩下子,不虧是鬼手。」

  朱雲諷刺道:

  「指絕的武功也不差啊!」

  原來,江湖三絕成名江湖已有十幾年了,他們分別是「掌絕」、「指絕」、「腿絕」。

  那個高個子正是掌絕,矮個子是指絕,胖子是腿絕。

  展華拍了拍朱雲的肩頭,道:

  「朱雲,我們倆今天怕不是他們的對手,你看怎麼辦呢?」

  朱雲沉默了半晌,道:

  「展兄,看來他們是有目的而來的,我怕趙鏢頭那裡有事啊!」

  展華回答道:

  「我們倆得有一個回去報信啊!」

  朱雲點了點頭。

  掌絕依然怪聲怪氣地道:

  「想走?做夢!」

  指絕陰陽怪氣地道:

  「想回去報信,那是不可能的,你們倆還是自絕了吧!」

  朱雲大聲地吼道:

  「你們也太目中無人了,本大爺今天就同你們玩一玩。」

  展華道:「朱兄,你……」

  朱雲揮手打斷他的話題道:

  「展兄,你先走,我掩護。」

  展華也很頑強地道:

  「朱兄,你先走,這裡我來。」

  腿絕笑哈哈地道:

  「你們不用推讓了,我一起送你們上西天。」

  話音剛落,他已騰身而起,雙腿化作重重腿路,向他倆打來。

  朱雲把心一橫,雙掌一搓,把展華推出數丈開外,道:

  「快走,不要誤了大事!」

  掌絕一見展華要走,連忙也飛身追去。

  朱雲飛身讓開踢來的雙腿,雙掌運足功力向掌絕擊來。

  掌絕不得不停下了身影,伸出雙掌迎了上來。

  「啪!啪……」一陣氣拍聲,兩人各自倒退了好幾步。

  數十丈開外的展華,無可奈何地飛身躍出樹林,向洛陽城內奔去。

  朱雲一見展華走了,心中頓時放下了一塊石頭,準備同江湖三絕拼個魚死網破。

  指絕想繞開朱雲去追展華,但他被朱雲攔了下來。

  掌絕氣憤地道:

  「今天,不把你碎屍萬段,難消我心頭之恨。」

  說罷,他準備再騰身一擊。

  這時從江湖三絕的背後,傳來一個人的聲音,道:

  「太不公平了,三個打一個。」

  江湖三絕大吃一驚,他們萬萬沒有想到背後站著一個人。

  這個人什麼時候來的,江湖三絕都不知道,可想而知此人的武功有多麼的高。

  江湖三絕同時轉身叫道:

  「什麼人?鬼鬼祟祟的。」

  那個人面帶微笑地道:

  「是不是我嚇著你們啦!」

  江湖三絕一見此人更加吃驚了!

  原來,站在他們背後是一位十七、八歲的年輕人,他就是剛下崑崙山的皇甫無畏。

  皇甫無畏又道:

  「三位大白天的蒙著臉,一定不是好人。前面的人是不是你們殺的?」

  腿絕道:「小子,你這是找死?」

  皇甫無畏道:「我看你們三個才找死呢!」

  掌絕心中暗想道:「這個小子武功不弱,我們得小心應付,不得壞了大事。」

  朱雲見有人拔刀相助,高聲地道:

  「小兄弟,這三個人都是壞人,不能放走他們。」

  皇甫無畏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請放心,只要是惡人,我一點也不會手下留情的。」

  掌絕氣得大聲叫道:

  「小子,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今天讓你嘗嘗死的滋味。」

  皇甫無畏扮了一個鬼臉道:

  「死的滋味還留給你們三個人嚐一嚐吧!」

  指絕氣得滿臉通紅,指著皇甫無畏道:

  「小子不要嘴硬,本大爺非把你砍成十八段!」

  皇甫無畏道:「有本事你就來試一試。」

  朱雲在旁高聲地道:

  「小兄弟要小心啊!他們可不是一般的江湖高手啊!」

  皇甫無畏無所畏懼地道:

  「多謝!我知道了。」

  腿絕回過頭對掌絕和指絕說道:

  「大哥、二哥你們對付鬼手,我來對付這個不知死活的小子。」

  掌絕和指絕點了點頭,轉過身撲向朱雲。

  朱雲連忙擺好架式,準備同他們拼個你死我活。

  皇甫無畏一見江湖三絕的如此安排,心中暗想道:「看來我得速戰速決。」

  腿絕一見他們倆動手了,連忙轉動身形,雙腿帶著巨大的風聲向皇甫無畏踢來。

  皇甫無畏雙掌一錯,身形急轉向腿絕迎去。

  兩人打在了一起。

  只見,兩條人影上下飛騰,四周的樹葉在空中亂舞,給人一種眼花撩亂的感覺。

  另外一邊,朱雲打得相當艱苦,如果一對一的話,也許他還能對付,可是現在面對的是二名一流的高手,朱雲有點招架不住了。

  掌絕和指絕一見朱雲有些吃不住了,就加快招式,想盡快把朱雲解決掉。

  皇甫無畏這邊雖然打得很輕鬆,但一時半刻還無法解決戰門,他不由得焦急起來。

  突然,指絕使了一招,「天外飛指」從朱雲意想不到的地方點來。

  朱雲想躲閃,但是已來不及了……

  就在這關鍵時刻——

  猛然,一道雪亮的刀影向指絕的手指劈來。

  指絕嚇得一身冷汗,慌忙收回手指,和掌絕停住了身形。

  朱雲也被嚇出一身冷汗,著實嚇了一大跳。

  只見,那道刀影一收,從空中落下了一個人。

  那人落下身形後,看了一眼指絕和掌絕,又看了一下朱雲,笑著道:

  「怎麼二對一,你們倆太差勁了。」

  來人臉上蒙著黑布,渾身黑衣打扮,一對明亮而奪人雙目的眼睛在樹林中給人一種殺氣逼人的感覺。

  掌絕大聲地道:「來者何人?」

  黑衣人帶著笑聲道:「問我?我可知道你們是什麼人。」

  指絕驚奇地道:「你難道認識我們?」

  黑衣人道:「你們只不過是江湖三條蟲而已。」

  掌絕氣得大聲說道:「閣下也太狂了吧!」

  黑衣人道:「你們以絕字在江湖上混,而我以狂字在江湖上走。」

  掌絕和指絕大驚失色地道:

  「難道你就是名震江湖的『黑衣狂人』嗎?」

  黑衣人笑著回答道:「難道我不像嗎?」

  朱雲也被驚愣住了。自言自語道:

  「你就是『黑衣狂人』?」

  原來,黑衣狂人成名江湖十幾年,沒有人知道他的來歷,只知他為人不正不邪,好打抱不平。

  今天,他突然出現在這裡,能不把人嚇一跳嗎?

  黑衣人又道:「那我就試給你們看看!」

  話音剛落,他一轉身形,一道光影忽閃。

  掌絕和指絕連忙向後倒退了幾步。

  黑衣人止住身形道:「這下你們該相信了吧!」

  掌絕和指絕低頭一看自己的衣服,大吃一驚……

  原來,他們的前胸衣襟被劃開了一尺多和的口子,只差一點就劃破了皮肉。

  他們倆這下子完全相信他了。

  朱雲在旁連他怎麼抽刀,怎麼劃的都沒看清楚,他發自內心地佩服這位黑衣人的武功。

  掌絕和指絕知道今天有點不妙,相互對視了一眼,大聲地叫道:

  「三弟快走!」

  話音剛落,他們倆已經快要跑出樹林了。

  那邊,腿絕已經招架不住了,一聽掌絕他們叫他,連忙一個轉身,向他們追去。

  腿絕一邊跑,一邊回頭對皇甫無畏說道:

  「小子,我們倆沒完,你等著吧!」

  轉眼間,他們三人消失得無影無蹤。

  皇甫無畏想追趕上去,朱雲怕他追趕上去會吃虧,連忙叫道:

  「小兄弟,不要追了!」

  皇甫無畏止住了身形,向朱雲這邊走來。

  朱雲連忙抱拳對黑衣人道:

  「多謝大俠相救!」

  黑衣人擺了擺手道:

  「謝什麼呀?你趕快回去,飛龍鏢局要出事了。」

  朱雲大吃一驚道:

  「閣下,你的意思是……」

  黑衣狂人笑著道:

  「不要多問了,回去你就知道啦!」

  朱雲似乎還有一點不理解,又問道:

  「大俠,我們飛龍鏢局從來沒有與人結下什麼冤仇,何來有事呢?」

  黑衣狂人有點動怒了,大聲地道:

  「你問我有何用?回去還是問問你們總鏢頭吧!」

  朱雲剛想說話,黑衣狂人一轉身,像一道閃光消失了。

  皇甫無畏來到朱雲的身前,道:「那個黑衣人呢?」

  朱雲連忙抱拳說道:「小兄弟,今天多謝你啦!」

  皇甫無畏回答道:「不用謝!」

  朱雲道:「請問大名。」

  皇甫無畏道:「在下皇甫無畏。」

  朱雲抱拳說道:「原來是皇甫少俠,失敬,失敬。」

  皇甫無畏問道:「請問閣下尊姓大名?」

  朱雲回答道:「我是飛龍鏢局的副鏢頭鬼手朱雲。」

  皇甫無畏也學著他的樣子道:「朱鏢頭,失敬,失敬!」

  朱雲問道:「皇甫少俠,從何處來呀?」

  皇甫無畏回道:「崑崙山。」

  朱雲道:「皇甫少俠,去哪裡呀?」

  皇甫無畏道:「我準備去蒼龍山。」

  朱雲抱拳道:「蒼龍山離這裡還很遠,如果不嫌棄的話,就去我那裡,我們好好地敘一敘。」

  皇甫無畏沉思片刻道:「朱鏢頭,那就打攪你啦。」

  朱雲道:「皇甫少俠,你太客氣了。」

  皇甫無畏好奇地問道:「朱鏢頭,他們三人為什麼要殺你們飛龍鏢局的人呢?」

  朱雲道:「我也不知道,我們邊走邊說吧!」

  皇甫無畏回答道:「好,朱鏢頭請!」

  「皇甫少俠,請!」

  兩人邊走邊談,出了樹林,向洛陽城而去。

  就在離洛陽城還有幾十里的時候,突然,前方奔馳而來數十匹駿馬。

  朱雲和皇甫無畏一愣,停住了身形。

  這幾十匹駿馬上的人似乎也看見了他們,更加飛快而來。

  朱雲和皇甫無畏連忙擺好架式,準備應付這突如其來的事情。

  轉眼,這幾十匹駿馬來到他們的面前。

  突然,這群人中有人高聲地喊道:

  「朱兄,你沒事吧,我們來啦!」

  朱雲一見來的人,頓時滿臉笑容回答道:

  「我沒事。」

  皇甫無畏心中暗想:「原來他們認識啊!」

  朱雲快步走上前,道:

  「展華兄他可回去了嗎?」

  諸葛青和秦雨翻身下馬,迎上來,道:

  「就是展華兄告訴我們的,叫我們趕快支援你。」

  朱雲拉過皇甫無畏道:

  「是這位皇甫少俠救了我,不然我可沒有這麼走運啦!」

  秦雨道:「朱兄,快點給我們介紹一下。」

  朱雲指著秦雨道:「這位是『小半仙』秦雨。」

  皇甫無畏抱拳說道:「秦大俠,失敬,失敬!」

  朱雲又說道:「這位是『神劍』諸葛青。」

  皇甫無畏依然抱拳道:「諸葛大俠,失敬,失敬!」

  朱雲又向大家介紹道:「這位是皇甫無畏,皇甫少俠。」

  秦雨抱拳說道:「皇甫少俠,這次多虧了你拔刀相助,我代表飛龍鏢局向你道謝!」

  皇甫無畏道:「諸位大俠,你們太客氣了。」

  諸葛青道:「皇甫少俠,既然我們有緣相會,那就請去我們那裡敘敘談吧!」

  皇甫無畏道:「承蒙各位大俠抬舉,我就不客氣了。」

  朱雲道:「皇甫少俠,哪裡的話,請!」

  諸葛青和秦雨也伸手相請,旁邊的鏢手們拉過一匹馬,皇甫無畏翻身上馬,道:

  「各位大俠請!」

  朱雲等人也翻身上馬,大家一同向洛陽城裡奔去。

  夜幕降臨了。

  西邊天空紅色的晚霞逐漸變紫,變黑,終於遁去。

  洛陽城內陷入了一片黑暗,路邊的小攤子也在昏暗中加緊喧嘩起來,熱鬧起來。

  飛龍鏢局的人也同樣在熱鬧中喝著酒,談著天說著地,似乎今天發生的事情已經過去了,或者根本就沒有發生過。

  但是,鏢局的深宅內卻有一個人在靜靜地思考著

  那人就是「怪刀神龍」趙飛龍。

  趙飛龍心中暗想:「難道是她又重現江湖了嗎?」

  雖然,趙飛龍此刻表面上相當的冷靜,可是內心深處卻在不停地上下翻滾,使他無法再振起勇氣和信心。

  十幾年前的一幕又再一次出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突然,一陣敲門聲驚醒了正在沉思中的趙飛龍。

  趙飛龍大聲地道:「什麼人?進來。」

  一陣推門之聲,從外面走進一個人來。

  趙飛龍抬頭說道:「朱弟,有什麼事嗎?」

  原來,進來的正是鬼手朱雲。

  朱雲道:「大哥,我有事情與你商量。」

  趙飛龍一指桌桌邊的凳子道:

  「好!我知道你會來的,坐下來慢慢地說。」

  朱雲坐了下來,道:

  「趙兄,你可知我今天被誰救了?」

  趙飛龍驚奇地道:

  「朱弟,難道不是皇甫少俠救你的?」

  朱雲道:「除了皇甫少俠救我之外,還有一個人。」

  趙飛龍道:「那人是誰?」

  朱雲道:「我說出來可要嚇你一跳!」

  「朱弟。快說!」

  「趙兄,那人是黑衣狂人。」

  「什麼?黑衣狂人。」

  「正是。趙兄,我也沒有想到他會出手要助。」

  「朱弟,黑衣狂人行蹤不定,為人不正不邪,這次他會出手相救,確實令我吃驚。」

  「趙兄,黑衣狂人臨走時對我說了幾句話。」

  「什麼話,朱弟快說!」

  「他說我們飛龍鏢局要大難臨頭了。」

  趙飛龍心中暗想:「他怎麼會知道這件事呢?似乎黑衣狂人對其中的環節相當清楚。誰會降禍於我呢?」

  朱雲見趙飛龍沉思不語,繼續道:

  「趙兄,我也正感到奇怪,我們鏢局從來沒有與人結過什麼冤仇,這些人是幹什麼的呢?」

  趙飛龍道:「朱弟,據我猜斷這些人一定有什麼目的,我們得小心應付才是。」

  朱雲道:「趙兄言之有理,所以我特地來同你商量一下應敵之策。」

  趙飛龍道:「我也正在想辦法解決這件事。」

  朱雲道:「趙兄要不要再邀請一些高手來呢?」

  趙飛龍沉思了一下,道:「我想不必,我們人手基本上夠了。」

  朱雲道:「趙兄,你可知今日是何人劫鏢的嗎?」

  趙飛龍道:「不知。」

  朱雲道:「是江湖三絕。」

  「原來是這三個魔頭,真沒有想到。」

  「趙兄,皇甫少俠的武功也不差啊,連腿絕都不是他的對手。」

  「朱弟,你可問他的師父是何人嗎?」

  「趙兄,他沒有說」

  「朱弟,他一定有難言之隱,看來他的師父也一定是一個江湖隱俠。」

  「我想也是的。」

  趙飛龍抬頭望了望窗外,道:

  「朱弟,皇甫少俠在前廳酒喝得如何了?」

  朱雲道:「皇甫少俠為人樸實,同眾兄弟們相處得很好,很融洽。」

  趙飛龍站起身形道:「我們去看一看。」

  「好!趙兄我們一起去。」

  兩人同時走出屋子,向大廳走來。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