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回到神都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三人朝前望去,十多騎沿神道往他們馳來,領頭者正是一身宰相官服的武承嗣,左邊是文人宋之問,另一邊則是個有攝人體型的年輕武士,肩寬膊厚,算不上英俊,卻有種充滿陽剛味的男性魅力,使人感到他將生死置於度外,一無所懼的氣魄。

    此人絕對是個高手。

    武承嗣隔遠長笑道:「本王還道是何人,原來是我大周的國賓龍先生,敢問龍先生何時再到王府來拜會本王呢?」

    龍鷹哈哈回應道:「原來魏王對小弟上次到訪仍是耿耿於懷,不過魏王現在當了宰相,一切當以大局為重,切勿因小失大,弄砸了大好局面。」

    雙方人馬哪想得到兩人一碰頭竟來個唇槍舌劍,而龍鷹的話更是絲毫不留情面,無視他現時的權勢地位。

    其他人都不便插嘴說話。

    武承嗣登時色變,向那年輕高手使個眼色。

    年輕高手正冷冷打量龍鷹、萬仞雨和風過庭三人,雙目神光爍閃,態度沉凝。見武承嗣向他打眼色,從容道:「在下戈宇,現為魏王府首席武士,素聞鷹爺大名,今天終有緣得會。敢問鷹爺何時可撥冗指點在下兩招呢?」

    龍鷹向武承嗣瞧去,見他面有得色,知他對戈宇信心十足。啞然笑道:「老子現在閒得發慌,不如就在神道與戈兄來個單打獨鬥,當作是魏王的隆情厚意。為老子洗塵如何?」

    萬仞雨等心中叫妙,推波助瀾似的轟然叫好。反之武承嗣一方的人卻沒有人說得出話來。

    武承嗣氣得差點吐血,更怪自己又是在不適當的時候做了不應該的事。給龍鷹抓著自己的辮子,肆意踐踏。

    須知現在龍鷹是奉詔去見武曌,如果來個攔路比武,龍鷹贏了反不成問題。但如果龍鷹有閃失,肯定觸怒武曌,對他或許只是痛責了事。但戈宇則會被拿去祭旗。

    戈宇仍是那副從容自若,不亢不卑的樣子,淡淡道:「鷹爺說笑了。聖上正因曉得鷹爺回來,中斷了與魏王的內廷會議。戈宇縱有天大膽子,怎敢阻延?請鷹爺另擇時地,只要不是立即舉行便成。」

    龍鷹等立即對此人的急智刮目相看,幾句說話,立即反占上風,暗責他們明明曉得此非動手時刻,卻盛氣凌人的迫他戈宇動手,非是君子行徑。

    武承嗣得勢不饒人,得意笑道:「出門多日,龍先生仍是作風不改。可見本性難移這句話,大有道理。」

    風過庭微笑道:「這一句話,大概可用於任何人身上,都錯不到哪裡去,魏王確有明見。聽說戈兄來自塞外,過庭一向對塞外武技感到興趣。鷹爺事忙,便由過庭出手領教戈兄的絕藝吧!不過一切要待見過聖上才可決定,戈兄何不每天到大校場去,看過庭何時有空?」

    武承嗣登時色變。他與風過庭一向河水不犯井水,後者地位超然,御前劍手的官職不入朝廷編制,風過庭只聽命於武曌一人,而風過庭亦從不參與朝廷的鬥爭,當然也沒人敢去惹這位朝廷第一劍手。怎想得到他會公然頂撞自己,站在龍鷹的一方?

    戈宇道:「一切依從風公子的指示,只要魏王不用戈某人當值,在下會於每天晨操時,在大校場候駕。」

    武承嗣開始有點怕和他們糾纏下去,喝道:「就這麼決定,不阻諸位哩!」

    一夾馬腹,發洩心中怒火般領眾隨從策馬馳越眾人,轉瞬遠去。

    龍鷹欣然道:「神都愈來愈好玩哩!」

    令羽一聲令下,騎隊馳進皇宮去。

    貞觀殿位於天堂之北,隋時稱大業殿,其規模僅次於萬象神宮,為武曌在皇宮的內寢宮殿之一,當年高宗正是駕崩於貞觀殿內。

    他們在殿前下馬,令羽等只能在殿外等候。三人剛踏上登殿的白玉長階,榮公公從殿門出迎,喜動顏色道:「鷹爺、公子和萬爺終於回來哩!聖上等得心焦了。」

    龍鷹一切盡在不言中的拍拍他肩頭,由他領路入殿,門衛舉戟致敬。穿過宏偉如觀風殿的主堂,是前後兩重殿宇間的園林,小橋亭台,魚池流水,景色優美。

    榮公公領他們進入內殿,甫入殿門,三人眼前一亮,齊齊止步。

    一位身穿官服的美女,正亭亭玉立在內殿中央,神態閒適自然,含笑瞧他們。

    龍鷹早和她有一面之緣,此女正是殺薛懷義那晚的御者,當時匆匆一瞥,看到的只是她後側面,這美人兒又是坐著,看不真切,但已感到她異乎尋常的美麗,到此刻方得窺全貌。

    他從未見過像她般高的美女,高度可與自己看齊,更為她優美長挑的身形添上了女性不容任意攀摘的高傲嬌態。她不像太平公主般的豔麗,可是精緻得如詩如畫的玉容,卻有種從骨子裡透出來的文秀氣質,令人感到她是秀外慧中的非凡女子。一對秀眸神采照人,嬌膚白裡透紅,即使與端木菱、人雅、夢蝶和狄藕仙那級數的美女相比,亦自有其毫不遜色別具一格的絕代風華。

    風過庭顯是和她稔熟,施禮道:「怎當得起上官大家親來接待我們?」

    這就是王昱的表妹上官婉兒,玉倩的主人,王昱之所以能步步高升,全賴她的照拂。

    上官婉兒回禮道:「婉兒怎受得起大家之稱,風公子客氣哩!拜見鷹爺、萬爺!」她的聲音嬌柔婉約,非常引人。

    龍鷹和萬仞雨交換個眼色,看出對方因上官婉兒扣人心弦的美麗而起的驚異,齊齊還禮。

    上官婉兒向榮公公略一頷首,後者知機告退,然後喜孜孜的道:「三位大哥請隨婉兒來。」

    龍鷹搶前三步,來到她身前,哈哈笑道:「婉兒為何喚我們作大哥呢?這裡是深宮內苑而非刀頭舐血的江湖。」

    萬仞雨和風過庭也不由佩服龍鷹,這美女天生有種令人不敢冒瀆的氣質,兩人都被她的秀氣所攝,自然而然變得規行矩步,不敢逾越,怕冒犯了她。但龍鷹這小子顯然不把她當成是甚麼高不可攀的聖物,甫見面立即「調戲」她。

    上官婉兒白龍鷹一眼,沒有絲毫不悅之色,盈盈轉身,柔聲道:「我們邊走邊談好嗎?」

    龍鷹毫不客氣來到她身旁,與她併肩舉步。

    上官婉兒微笑道:「婉兒喜歡喚三位作大哥行嗎?不是比喚其他更為親切?婉兒還未謝過龍大哥救婉兒表兄王昱全家性命的大恩大德。婉兒親人不多,昱表兄是最親近的。」

    龍鷹笑嘻嘻道:「對!對!婉兒喚小弟作大哥,喚得我的心也甜起來。婉兒勿要怪我,我這人最見不得美女,一見到禁不住胡言亂語,不知給人罵了多少次。」

    上官婉兒「噗哧」笑道:「讓婉兒向龍大哥盡點江湖道義如何?大哥現在說的每一句話,聖上會聽入耳內。」

    龍鷹嚇了一跳,道:「聖上在哪裡?」

    上官婉兒忍著笑,探出纖纖玉指,指點前方一座位於園林中古色古香的院落,道:「聖上吩咐下來,三位大哥只須向她行江湖之禮,讓氣氛可以輕鬆點。」

    風過庭和萬仞雨感到武曌威勢的壓力,不敢答話。

    反是龍鷹仍是那麼灑脫自如,道:「婉兒居於皇宮何處,是不是這裡呢?」

    上官婉兒對龍鷹似是另眼相看,不以為忤的道:「有關婉兒的一切,遲些逐一向龍大哥稟上如何?」

    萬仞雨倒沒甚麼,但風過庭卻是心中奇怪,因上官婉兒一向對男性不假辭色,更不相信她會對龍鷹一見鍾情,偏是對龍鷹的無禮言辭「逆來順受」,箇中原因耐人尋味。

    四人腳步不停,踏入院落的正大門。

    武曌端坐小殿堂南端的龍椅,身前有張長几,桌面堆置宗卷奏章,鳳目生輝的打量三人。

    三人分兩邊坐著,一邊是風過庭和萬仞雨,另一邊是龍鷹,上官婉兒陪坐末位,只從美人兒能參與這個機密會議,可推想她和武曌的親密關係。

    龍鷹首先報上此行的經歷,當然拿捏輕重,將與端木菱、花間女、莫問常與法明的關係等事輕輕帶過,瞞去重要的環節,說到大江聯則是繪影繪聲,刺激生動,縱然風過庭和萬仞雨知之甚詳,仍有百聽不厭的滋味,武曌和上官婉兒更不用說。

    龍鷹一口氣不停的說了個許時辰,方停口收聲,此時日已過午,院落寧靜平和。

    武曌欣然道:「龍先生確是朕的福將,範輕舟此著更是妙不可言。真令朕難以相信,你怎能在十多天光景學曉可瞞過人的突厥話和吐蕃語。」

    龍鷹隨口應道:「這叫勤有功,戲有益。我將學習當作遊戲,所以進步神速。哈!」

    上官婉兒忍不住的嬌笑一聲,慌忙掩嘴。

    武曌啞然失笑,向左方居首位的萬仞雨道:「仞雨今次為朕辦事,朕非常欣賞。仞雨願意到朝廷任職嗎?朕可為仞雨安排一個像過庭般不受拘束的職位。」

    萬仞雨嚇了一跳,道:「謝主隆恩。不過仞雨如能保持江湖人自由自在的身分,更方便為聖上辦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