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人口販子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池上樓嘆一口氣道:「范輕舟有回應了!」

    花簡寧兒或因池上樓再沒有對她毛手毛腳,語調回復正常,將龍鷹透過韓三說出的條件有條不紊地說出來。

    池上樓沉吟片刻,道:「想我怎樣幫你?」

    花簡寧兒狠狠道:「在他見格方倫前,斬掉他的臭頭。」

    「啪!啪!」兩聲,花簡寧兒大聲呼痛時,池上樓笑道:「你這叫匹婦之勇。要弄垮範輕舟,說易不易,說難不難,最重要的是不讓小可汗懷疑到我們身上。」

    花簡寧兒道:「有甚麼妙法?」

    池上樓道:「首先,你必須裝作對丈夫的死亡認命了的樣子,用盡手段去籠絡這個短命鬼,犧牲色相**在所難免,我不會介意,因為你最厲害的武器,正是你的美色,所謂英雄難過美人關是也。」

    花簡寧兒怨恨的道:「你當然不介意,沒有我,你盡可去找別的女人。我知你最想得到的是誰,只不過她對你沒興趣吧!」

    池上樓沒好氣道:「你究竟是不是想為夫報仇?」

    花簡寧兒哂道:「你不想殺他嗎?如果他得到小可汗的看重,本身又是突厥人,看你還有沒有容身之地?」

    龍鷹心忖花簡寧兒亦是厲害角色,這對男女是有慾無愛,逢場作戲。

    池上樓淡淡道:「現在我無暇去想這麼遠的事,你究竟想不想聽?」

    花簡寧兒道:「說吧!」

    池上樓道:「我的方法很簡單,只要你有辦法使範輕舟負起將鄰船那批少女送往揚州的任務。再由我放風給范輕舟的最大敵人雲貴商社,讓他們來個人贓並獲,那即使他能脫身,仍要永遠背上人口販子的惡名,那時不但官方不容他,對小可汗來說也將失去利用價值,除了殺他滅口外再沒有其他方法。」

    花簡寧兒大喜道:「果是妙計。唔!」

    親嘴的聲音不住響起。

    龍鷹一邊心中大罵池上樓心毒如蛇。一邊悄悄離開。

    天未亮,龍鷹以黑齒常之密使的身分到官署求見程展將軍,又解下蛇首刀著衛士送予程展過目。再加啟越簽押的通行證。

    程展睡眼惺忪的在居所的外廳見他,卻是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左右各有四名親衛。又使人搜他的身,肯定沒有暗藏利器,這才讓他隔丈對話。

    這位石鼓鎮軍方的最高級將領,是個三十多歲的彪形大漢,雙目閃閃有神,一臉悍勇之氣,坐在正中的太師椅處,自有股不怒而威的氣概。打量龍鷹好一會後,沉聲道:「如果你幹掉範輕舟,自可以他的刀和通行證作信物。騙本將你是他,教我如何相信你?」

    龍鷹點頭道:「程將軍的疑慮非常合理。不知啟越將軍曾否將我們擒獲採花盜的過程,告訴將軍呢?」

    程展點頭道:「這不失為澄清的好辦法,說出來給我聽聽。」

    龍鷹見他舉一反三,深慶得人。忙將擒捕採花盜的經過全盤奉上,又特別提及管定仁等人的名字。

    程展聽罷欣然道:「事實確是如此,兼之啟將軍又曾對我形容過先生的外貌體型。不知范先生因何事而來呢?」

    龍鷹道:「我們可否單獨說話?」

    程展長身而起和手下道:「你們留在這裡!」然後向龍鷹道:「范先生請隨我來!」

    兩人到內堂坐下,龍鷹將發現池上樓那兩艘船的經過說出來,道:「我想請將軍遣人攻擊兩艘船,最重要是救回那批可憐女子。其他的盡量生擒活捉,說不定可把在這一帶活動的人口販子連根拔起。」

    程展問清楚船的位置和情況後,點頭道:「這個可包在我身上,我會從水陸兩路圍攻敵人,攻他一個措手不及。」

    又道:「范先生不參與我們的行動嗎?」

    龍鷹道:「此正為關鍵所在,將軍要裝作從未見過我,因為今晚我還另有任務,需將軍密切配合。」

    程展微笑道:「不論可否擒獲池上樓,只要能救回這批女子,已是立下軍功,何況更可藤連瓜、瓜連藤的將喪盡天良的人口販子揪出來。對先生,本將是非常感激,有甚麼本將可幫得上忙的地方,先生儘管說出來。」

    龍鷹將有關今晚約會和韓三的事說出來,商量妥當行事的細節,又千叮萬囑程展不要動格方倫,以免打草驚蛇後,離開官署到客棧找韓三。

    那小子正在床上輾轉難寐,見龍鷹穿窗而入,嚇了一大跳,坐將起來。

    龍鷹坐往床沿處,劈頭問道:「雲貴商社是甚麼東西?」

    韓三面現驚異之色,道:「雲貴商社是由雲貴一帶有財有勢的幾個大商家牽頭組成的行會,成員達二百多人,全是各城鎮有頭有臉的商家,雖不算是幫會,可是旗下卻有一批高手,專責保衛商社成員的利益,頗為霸道,但由於背後財雄勢大,官府在一般情況下並不干涉他們。」

    龍鷹道:「我與他們如何結下樑子?」

    韓三一時仍未會意過來,發怔半晌,始如夢初醒點頭道:「對!對!你因偷了雲貴商社大龍頭古夢的一個愛妾,被他發下追殺令,故不得不逃離雲貴,累得我也要過著亡命天涯的流亡生活。唉!真不明白大哥他為何如此愚蠢,千不偷萬不偷,卻去偷古夢的女人。」

    龍鷹不悅道:「誰是他呢?」

    韓三忙道:「小三子知罪,是大哥你千不該萬不該才對。」

    龍鷹莞爾道:「記著!千萬不要在這些地方說漏口,否則你我齊告完蛋。古夢懂武功嗎?」

    韓三道:「他不但懂武功,且是雲貴有數的高手,否則怎坐得上這個位置?雲貴商社與金沙幫的關係一向不大和睦,所以我逃到金沙江來。」

    龍鷹道:「趁現在尚有時間,你把我範輕舟的所有事蹟詳細道出來。」

    到韓三說畢,日已過午,說足兩個時辰,而韓三仍似意猶未盡。

    龍鷹見他欲言又止,皺眉道:「為甚麼吞吞吐吐的,還有甚麼緊要的事?」

    韓三道:「因為這件事該是無關痛癢,卻又是只有我才曉得有關你的秘密,所以有種說出來很古怪的感覺。」

    龍鷹沒好氣道:「快說出來!」

    韓三囁嚅道:「大哥還有個心上人,是個能高來高去的女飛賊,名字叫采薇,曾與你相好過一段日子,後來離開了你,大哥你還為此傷心了一段日子。那時你壯志消沉,晚晚借酒澆愁,我陪喝酒不知陪得多麼辛苦,想不到從來當女人是玩物的你竟會對女人動真情。」

    龍鷹並沒有將此事放在心上,道:「這叫上得山多終遇虎。來!我們先去吃點東西,然後我帶你去見程展,時間該差不多哩!」

    龍鷹讓程展安了韓三的心後,把韓三留在外堂等候,兩人到內堂談話,看著程展臉色變化,龍鷹心知不妙。

    程展雙目噴火般道:「我們趕到目標位置時,兩艘船變成衝天烈焰,由於被淋過火油,我們只能眼睜睜看著船隻變為沉往河底的焦炭,事後尋得二十八具女性的焦屍。我操那些人口販子的十八代祖宗,比之禽獸更不如。」

    龍鷹反冷靜下來,沉聲道:「你的手下裡肯定有他們的人。」

    程展同意道:「當是如此,且此人在我軍中的地位該不會太低,又有與外間連繫的秘密手段,否則在我軍嚴密的保密方法下,絕沒法將消息送出去。我已對人口販子展開大規模的搜捕,可惜到現在仍拿不著一個人。可知對方已化整為零,還有人接應。唉!現在我很想殺人,可以拿金沙幫的人動刀子嗎?」

    龍鷹嘆道:「可以嗎?」

    程展苦笑道:「金沙幫是這一帶最大的地方幫會,代表著十多個少數民族的勢力,根深柢固,清剿他們會激起民變,否則我早起兵掃蕩之。現更因內奸的問題,令我們暫時被癱瘓,難做有效的佈置。」

    接著雙目精光閃閃,道:「范先生肯幫我這個忙嗎?」

    龍鷹道:「你要我為你找內奸?」

    程展道:「不是內奸,這方面只能由我負責。事實上今次行動只是一線之差,若我們早到半刻鐘,該可把兇徒一網打盡,從而曉得當行動全面展開後,內奸始能將消息送出去。由此已可把內奸的範圍大大縮窄,令我更有把握把內奸揪出來。他奶奶的!」

    龍鷹知他恨不得把內姦生吞活剝,碎屍萬段。自己何嘗不是如此,這些人口販子太殘忍了。道:「然則程將軍想小弟如何幫忙?」

    程展凝神打量他片刻,道:「人口販賣的惡行一直存在,皆因利潤驚人,上等美女更是價比千金,不愁買家。不過卻從未有像這批人口販子般組織嚴密,實力雄厚,大批的販賣美女。今天的事證實了他們滲透了各地官府,故能視官方如無物。所以再不能以一般手段去對付他們。這樣的情況下,如果我們有一個像范先生般不論才智武功均屬上上之選的人物,為我們暗中調查,反可收意想不到的奇效。」(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