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雲夢女神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烏子虛大模大樣的走進來,見兩女瞪著他,神色不善,顯然不歡迎他,心叫糟糕。直到面對她們,他始思索自己到這裡來的真正原因,甚麼不敢睡覺,找機會接近幻術美女,全是站不住腳的理由。

    此時連他自己也胡塗起來,為何要到這裡來唐突佳人呢?難道又是被鬼迷?

    百純不悅道:「我們女兒家正談心事,郎先生若沒有甚麼特別的事,請立即回風竹閣去,好好休息,不要明天沒有精神寫畫。」

    烏子虛曉得百純是動了真怒,朝並肩坐在她身旁的無雙女瞧去,此女以帶點挑釁的眼神盯著自己,嘴角掛著一絲鄙夷的神色,知道想由她哪裡下手解困,等於緣木求魚,忙打消這個念頭。

    只恨一時仍未想到「留下來」的辦法,只好隨口說些話,爭取多點思索的時間,道:「是不是當我完成七幅令大小姐滿意的美人圖時,只要我召大小姐到哪裡去,大小姐立即到那裡去,不論大小姐正在幹甚麼,又或在見任何人?」

    百純沒好氣道:「你來這裡就是為了問這幾句話嗎?」

    烏子虛微笑道:「大小姐先給我一個肯定的答案,然後我再告訴大小姐我在這不適當的時候造訪晴竹閣的原因。」

    又向無雙女道:「雙雙姑娘可作我們的見證人。」

    百純拿他沒法,點頭道:「好吧!如果你能在三天內寫好四幅畫,接著的兩天內,只要郎先生召令下達,百純會立即從命,如何?敢答應嗎?」

    烏子虛欣然道:「就這麼決定。」

    百純冷然道:「現在可以滾蛋了嗎?」

    烏子虛道:「還差一件事,做完立即滾蛋。」

    不待百純說話,轉身指著壁上的「戰車女神圖」,道:「我是來畫龍點睛,為這幅晝題字,所謂必也正名乎,如此這畫才可以千秋萬世流傳下去。」

    百純為之語塞,只是看在他送畫給自己的情分上,已很難拒絕他這合情合理的要求。雖然明知是他臨急想出來的藉口。這傢伙肯定是見到雙雙乘舟到這裡來,色心大起,藉故來親近雙雙。

    無雙女淡淡道:「郎先生要題的是甚麼呢?可否先說來聽聽?」

    百純心中恍然,知她是想多知道一點關於這幅畫的事。

    烏子虛見無雙女有「反應」,登時喜出望外,靈魂兒飄上了半空,衝口而出道:「雲夢女神如何?」

    無雙女和百純同時失聲道:「甚麼?」接著兩女你看我,我看你,不明白對方為何像自己般的失態。

    烏子虛也呆了起來,完全不理解她們的反應為何如此強烈。

    一時三人無言以對。

    氣氛古怪至極。

    烏子虛首先回復過來,張開雙手道:「雲夢女神!名字不夠美嗎?有甚麼問題呢?多麼有詩意啊!」

    無雙女沒法控制的容色轉為蒼白,垂下頭去。舅舅送她到百戲團後,她咬緊牙齦苦練技藝,意志從不動搖,自問活得比其它人更勇敢,更堅強,可是經歷過剛才昏迷間發生的異事,她內心的天地再不是如以前般清楚分明。五遁盜一句「雲夢女神」,在她心中掀起驚濤駭浪,幻覺和現實結合在一起,使慣於隱藏心事的她,忍不住失聲驚呼,顯示出她脆弱的一面。此時她心亂如麻,不過縱有千言萬言,想問個明白,卻知絕不宜提出來,因為會洩露她的底細。

    百純盯著烏子虛,道:「雲夢是否指雲夢澤,這地方與畫中人有甚麼連繫?」

    烏子虛完全不明白為何兩女的反應如此大,特別是無雙女,更是花容劇變,幾乎啞口無言。幸好他最擅隨機應變,兩眼一轉,道:「當然有直接的關係,否則怎會改這麼一個名字。哈!請聽我詳細道來。到岳陽前,我曾驅舟遊湖,途經君山島,如此勝地,怎肯錯過,遂登山遊覽,到東麓的二妃墓拜祭湘君和湘夫人,夜來便到附近的湘妃祠借宿一宵,就在那裡作了個夢,夢見畫中美人。剛才我靈機一觸,想到畫中美人,大有可能是二妃之一來人夢。嘿!雲夢澤是洞庭湖的古名,喚她作雲夢女神,更有古意。兩位美人兒給我一點意見,這個名字是不是很貼切。」

    百純看他神情變化,知他是信口胡誨,可是因她曾立下誓言,答應錢世臣不洩露有關雲夢澤的事,雖直覺感到這個傢伙說的與小雲夢有關,卻沒法指他是胡言亂語,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辜月明駕輕就熟的步入晴竹閣院門。他以認得路為理由,拒絕周胖子派婢子領路的建議,獨自去見百純。

    晴竹閣主樓燈火通明,隱隱傳來男子說話的聲音,隱約認出是烏子虛在說話,想聽清楚烏於虛在說甚麼時,裡面沉寂下去。

    辜月明登上長階,負起雙手,悠然穿門而入。

    三雙眼睛似六枝利箭般朝他射來,其中一雙眼睛驟現濃烈的殺機恨意,旋又斂去。

    辜月明自成為皇上的御用懸賞獵手後,成為黑道恨之入骨的眼中釘,時時刻刻活在生與死的危險邊緣,故其行事作風與眾不同。這回他是用上試探的手法,驀地出現測試對象眼前,從其第一個也是最直接的反應,判斷對象心中的真意,從而分辨敵友。

    百純料想不到的嬌呼道:「稀客稀客,真想不到辜大哥會來。」

    辜月明目光投往無雙女,只一眼便從她下半邊臉部的秀美線條認出是津渡邂逅的女郎,似曾向他說過一句他沒法記得的話的小嘴,已成他畢生難忘的深刻印記。

    他一直有個感覺她長得很美,但當看到她的全貌時,仍忍不住心中驚嘆。最吸引人的是她那雙深邃神秘的眼睛,內裡似隱藏著有待發掘無有窮盡的秘密。

    對辜月明來說,這是從未有過的情緒,即使是百純般異乎尋常的出色美女,他也可以視之如無物,沒法生出興奮之情。偏是這個女郎,卻似在他冰天雪地般的世界裡一個熾熱的火團,令他心生暖意。

    那女郎收斂眼中的仇恨後,垂下頭去,以掩飾心中的震駭。

    百純離開座位,站起身往他迎來,以表歡迎。

    烏子虛則神情帶點尷尬,又有點惴惴不安的向他笑道:「辜兄你好!」

    百純停下來,目光投往烏子虛,亮閃閃的,顯是因烏子虛對辜月明新相識般的神態,起了疑心。

    剎那之間,辜月明把握了四人間微妙的情況,只要他一句話,整個關係的架構將崩倒塌陷,再不復存。

    心中一動,辜月明向烏子虛皺眉道:「你這個傢伙死性不改,在京師時是這樣子,來到岳陽仍是改不了。」

    又轉向百純道:「百純不要怪他,他不是這樣子也畫不出這樣的圖來。」

    幾句話為烏子虛解了圍,還間接解釋了他手足無措的神態,因為被辜月明撞破了他。

    百純為之愕然,顯是因辜月明說的和她心中所想的南轅北轍,沒法扯在一起。

    烏子虛放下心頭大石,立即神氣起來,乾咳兩聲道:「月明最明白我,哈!最明白我。」

    辜月明目光落在無雙女身上,裝出不認識的神情,道:「這位姑娘是……」

    百純回頭瞄無雙女一眼,道:「雙雙妹子如郎先生般,在我們紅葉樓是客卿的身份,會於十週年晚宴時表演幻術,妹子在這方面非常了得,神乎其技四字當之無愧。」

    無雙女再朝辜月明瞧來,神色平靜,道:「請辜先生指教。」

    辜月明明白了。

    這位自稱雙雙的姑娘誤會了。

    她之所以到岳陽來,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殺死自己為薛廷蒿報仇,因以為是他辜月明逼死薛廷蒿。

    她原本的計劃,是在君山苑設局殺他,後來看到他放在桌子上紅葉樓十週年晚宴的請柬,改變主意,感到在晚宴那種場合下,可憑幻術製造更有利於刺殺他的形勢,遂到紅葉樓來當幻術表演師。

    這個明悟令他感到無比的刺激,登時生趣盎然。

    能死在這個美女手上,總好過死在其它人的手上。

    這是否一種宿命,從遇上她的一刻開始,他便感到自己和她間有著不尋常的連繫,這連繫是否來自他注定會死在她手上?

    本來他打算再遇上她,會向她解釋清楚薛廷蒿自盡的原因,冰釋誤會,可是現在又有點捨不得那樣做了。

    唉!除非自己一意尋死,否則在他辜月明高度戒備下,誰有這個本事呢?

    他當然不能任人殺死,就算活得不耐煩,也要先找到楚盒,保著花夢夫人,才可以有其它想法。

    不過他真的享受有機會被殺的感覺,那也是唯一能令他體驗生命真趣的辦法。

    這些念頭以電光石火的高速閃過他的腦海,他聽到自己響應道:「期待在晚宴看到雙雙姑娘的表演。」

    百純呆了一呆,秀眸射出不解的神色,瞧著辜月明。

    無雙女眼睛亮起來,起立道:「這裡該沒有我的事了,我想回雨竹閣休息。」

    說罷不待百純答應,逕自出門去了。

    三個人六隻眼睛看著她優美的倩影消失門外,各自生出異樣的感覺。

    百純暗忖難道一向孤獨無情的辜月明,竟因此女而動心?

    烏子虛則在想,論吸引力,雙雙實不在百純之下,如她要在兩女間只選其一,會是天大的難題。

    辜月明則生出想追出去向她解釋一切的衝動,不是為了討好地,只希望她不再活在仇恨中,心境可以回復清淨。

    百純輕舒一口氣,叫道:「辜大哥!」

    辜月明神色平靜的望向她,道:「百純定是奇怪為何我忽然來訪,但勿要見怪,我只是想再欣賞老郎這幅平生最佳的傑作,沒有其它事。」

    烏子虛喜動神色,表面看是因遇上知音人,事實卻是希望辜月明可以看出奇蹟來,呵呵笑道:「月明請!」

    辜月明移到烏子虛身旁,定神瞧畫。

    烏子虛轉過身去,與辜月明並排而立,不是看畫,而是在注意辜月明的神情變化。

    百純若有所思的看著兩人背影,往後退開,直抵長椅,坐了下來,目光竟沒法離開他們。

    夜涼如水。

    閣外傳來諸蟲嗚叫的大合奏,園內的花樹散發著清新的氣息,星輝月光透窗而來,廳內一片寧洽平和。

    百純心中升起奇異的感覺。

    眼前的情景,似曾在過往的某一刻見過,印象還非常深刻。又知這肯定是個錯覺,兩人該是首次在晴竹閣相遇。

    烏子虛耐心的等了好一會子,忍不住道:「怎麼樣?」

    這句話落入百純耳中,還以為烏子虛要聽辜月明的評讚,辜月明卻曉得他想問的是晝中美女是否如他第一次看畫般,有活了過來的變化。

    辜月明沒有任何表示,嘆了一口氣,道:「我要走了!」

    烏子虛還以為他有密話和自己說,忙道:「我也走了!讓我送辜兄一程。」

    百純跳將起來,欣然道:「讓我也送辜大哥一程。」

    辜月明緩緩轉身,淡淡道:「誰都不用送我,我喜歡獨自走路。」

    說罷朝大門舉步。

    烏子虛看著辜月明的背影,又看看嘟著小嘴的百純,忽然如夢初醒的猛嚷:「辜兄!辜兄!」追出大門去了。

    無雙女輕搖船櫓,舟子離開湖岸。

    直至此刻,她仍未能平靜下來,遇上殺舅仇人只是部分原因。幸好辜月明認不出她來,否則報仇大計,將盡付東流。

    從十年前那一夜開始,她的生命再不屬於自己所有。爹的名譽和清白,成為她最沉重的負擔,活著的唯一理由。只有還爹一個清白,她才可向娘在天之靈交代,從此拋開不堪負荷的重擔。

    舅舅的死亡,令她所有希望幻滅,支持她撐下去的只剩下仇恨。

    可是在剛才瞥見雲夢女神的剎那間,最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忽然之間天旋地轉,當她「醒」過來時,她再不是在晴竹閣內,而是立足於一座山城城頭之上,俯視下方無邊際的丘陵平野,遠方橫互著一道河流。

    月兒尚未升起,夜色溫柔如水,山風徐徐吹來。

    驀地她感到身邊有人,駭然瞧去,畫中的女神活了過來,正儀態萬千的立在離她半丈許遠的牆頭,專注的看著夜空,肩後的長髮如波浪般起伏,像熊熊的火焰。

    無雙女張口要說話,問她是誰,卻沒法發出任何聲音。她似在那裡,又似不在那裡。像深陷夢域裡,夢由心生,但夢卻掉過頭來操控著她的心。

    女神似注意到她的存在,緩緩轉頭來看她,她一雙眼睛像寶石般發出懾人的異芒。

    一股撕心裂肺的淒苦充滿無雙女的心頭,接著天旋地轉,再次醒過來時,回到了晴竹閣的現實世界。

    如果五遁盜那傢伙沒有為畫中美女命名為雲夢女神,縱然幻象是如許的真實,勾起她最深刻的感覺,她仍可以開解自己是忽然病倒了。

    但五遁盜說出雲夢女神四字,彷如一道閃電直刺進她心坎裡去,石破天驚,徹底搗破了她從沒受過類似考驗一貫的思路信念。她的天地被翻轉了過來,再沒法也永遠不可能回復原狀。

    雲夢女神,就是雲夢澤的女神,使古城隱藏消失於人世過千年的美麗女神。

    自己和她有甚麼關係呢?

    找尋答案只有一個辦法,就是逼五遁盜吐露真相。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