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幻術美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無雙女穿上寬大的黑色長袍,立在晴竹閣正門外院落空曠處,等候周胖子和百純出門來看她表演幻術。

    她的寶袍是有名堂的,稱為「黑龍變」,在「雜耍王」安玠的悉心指導下,她親手縫製,由百多種不同的材料精心搭配而成,驟看似一幅,事實上分內外多層,其中數層巧妙摺疊,經她以巧妙手法施展,配以燈火幻術,幾可變化無窮。不論袖內衣中,藏有她耍把戲的火器工具,令她變成似是法力無邊的幻術表演者。

    她的秀髮垂在兩邊肩上,烏髮冰肌,袍長曳地,僅是她使人目眩神迷的美麗賣相,已收奪人之效。

    她肯到紅葉樓來應聘,為的當然不是酬金,而是為辜月明而來。她曾和辜月明交過手,清楚辜月明的深淺,要在他處於戒備的情況下刺殺他,成功的機會微乎其微。所以當她看到辜月明放在桌上紅葉樓發出的十週年晚宴的請柬,不由喜出望外。

    如果能在那樣的情況下獻藝表演,她可盡展所長,佈下最精采的刺殺局,在辜月明最沒有戒心的情況下,取他之命。

    周胖子的胖軀首先出現在門階上,跟著的是艷娘和一個身穿勁服、盡顯其曼炒體態的出色美女。接著是個儒生打扮的男子。

    無雙女看得心神劇震,兩手連忙舉高,寬大的袍袖立即掩蓋著她的臉龐,只露出一雙大眼睛,使人看不到她心中的波動。

    這個人不就是懸賞圖中的五遁盜嗎?

    事實上眼前男子與懸賞圖中的五遁盜,頂多只有一、二分肖似,神氣更差遠了,偏是她卻可一眼把他認出來。

    當日她在津渡細看告示板的懸賞圖時,心中有非常古怪的感覺,就像在看一個非常熟悉的人,被人描繪成平面的畫像,在像與不像之間,她幾乎可以指出甚麼地方畫得不好,哪方面有所不及。

    現在見到「真人」,她一眼認出他來。

    她肯定以前從未見過他,那種感覺古怪詭異至極。

    五遁盜竟躲到紅葉樓來了,令人費解。

    無雙女收攝心神,以腳尖踩碎置於地上的煙球,五色的煙霧立即從袍眼下逸出來,迅即把她包裹在迷離的彩霧裡。

    「砰!」

    強烈的白芒在她頭頂上方爆開,登時照亮方圓三丈之地,映得彩煙更是五光十色,燦爛耀目。

    周胖子等四個人全露出目眩神迷之色,站在長階上,人人全神貫注的看她的技藝表演。

    無雙女的黑龍變顫震起來,再看不到人,接著袍袖飄舞,在彩煙內變化出無數的形態,每個動作均有妙至毫顛的感覺。最動人處本是平平無奇的袍服,再不能以任何言語去形容,像活了過來的布精靈,在光霧裡千態萬狀,狂飛亂舞,反映著不同的色光,袍袖內忽又飛出兩條彩帶,在彩霧中交織出不同的圖案,動感強烈,令人幻覺叢生,神迷意亂。

    就像表演的突如其來般,一切倏又靜止下來。無雙女回復前狀,以袍袖遮臉,只露眼睛。

    然而靜止只維持了眨眼的工夫,彩煙變為黑煙,上方芒光斂去,黑暗剎那間占據了原本煙火燦爛的空間,然後烈焰衝天而去,照得院落間火紅一片。黑霧往外散開,黑龍變化回凡布,墜落地上。

    無雙女現身後方丈許遠處,正向四人抱拳施禮。

    烏子虛首先帶頭鼓掌喝采,眾人無不拍紅手掌。

    周胖子步下長階,呵呵笑道:「雙雙的幻術絕技,精采絕倫,令人大開眼界。我們的十週年晚宴,得雙雙來助陣,更是盡善盡美。」

    百純見烏子虛仍是眉飛色舞,一副饞相的狠盯著人家姑娘,忘情的鼓掌,忍不住用手肘撞了他的臂膀,痛得他停下手來,這才道:「雙雙妹子真了得,集幻術舞蹈於一身,即使京師的幻術名家,比起妹子仍是遠有不及。妹子對我們紅葉樓開出來的聘用條件,有沒有異議呢?」

    無雙女趨前數步,從地上執起黑龍變,輕柔的折疊起來,道:「沒有問題。但這次我只是因遊洞庭湖湊巧路過岳陽,一時心動來湊熱鬧,準備不足,故必須到城內購買材料,製作表演用的煙花火器,希望貴樓能撥出幽靜無人的房舍,供我使用。」

    百純往艷娘瞧去,後者初則面露難色,旋又靈光閃現的道:「蟬翼可到我處暫住,空出來的雨竹閣撥給雙雙姑娘使用。」

    周胖子大喜道:「就這麼辦。我們紅葉樓肯定鴻運當頭,各行各業的頂尖高手均不約而同雲集在此。我的乖女兒還有甚麼話要說?」

    答他的不是百純,而是雙眼放光的烏子虛,動作滑稽的舉手道:「愚生有話要說。」

    無雙女心中暗笑,你這小子倒懂裝神扮鬼,待我揭穿你的身份時,看你還可以這般得意洋洋嗎?淡淡道:「這位是……」

    艷娘向她使個不用理他的眼色,道:「這位是來自京師的肖像晝大師郎庚先生。來!讓奴家帶雙雙姑娘去看看地方是否能令你滿意。」

    烏子虛抗議道:「我還未有機會說話。」

    百純皺眉瞧他道:「你有甚麼話要說?」

    烏子虛先湊到她耳旁,耳語道:「百純吃醋了。」接著如避蛇蠍般往後退開去,道:「我郎庚除了會寫畫外,還學過製火器,雙雙姑娘若有用得著我的地方,儘管吩咐。」

    百純不悅道:「寫好你的畫再說罷。」

    當面向無雙女時,聲音轉柔,道:「妹子先去好好休息,大娘會為你打點一切,明天我們找個時間見面,商量晚宴的表演細節。」

    周胖子哈哈笑道:「就這麼辦。」

    辜月明在廳中心對桌默坐,白露雨就放在燙金字紅請柬之旁,被革囊裹著的宛劍放另一邊。

    與烏子虛的談話令他感到非常震撼,到現在仍未過去。反是和戈墨的一仗,他一點不放在心上。

    如果阮修真的猜測與事實相符,那他現在正一步一步深入這個命運的布局內。自鳳公公處接過這個尋寶任務後,他的選擇愈來愈少了,他可以不顧及自己的性命,卻不能不顧及花夢夫人的安危。不論是冀善或鳳公公,他敢保證他們不會傷害她,否則他們將永遠得不到楚盒,而先決條件,是他必須找到楚盒。

    五遁盜原本和他全無關係,可是一張畫把他們連繫起來,且非常微妙,超乎常理。

    一切都指向雲夢澤。

    那在冥冥中主宰這一切的神秘力量,究竟是守護古城的神靈?又或是發生在一千多年前那場古城的攻防戰遺留下來的厲鬼冤魂?衪這樣做有甚麼目的?

    又或是那神秘的力量早現了真身,正是烏子虛筆下的古戰車女神,雲夢澤的女神。

    他真想立即到紅葉樓去,看看可否從那幅畫得到進一步的啟示。

    敲門聲響。

    辜月明喝道:「門是沒有上閂的。」

    「咿呀!」

    大門被推開了一扇,一個魁梧英偉的年輕男子舉步進來,向辜月明露齒一笑,道:「辜兄是不是有不燃燈的習慣。」

    辜月明審視他片刻,淡淡道:「原來是丘九師。坐!這不是習慣,而是一種喜好,我喜歡黑暗。」

    丘九師在他對面自己拉開椅子坐下,目光先落到他的白露雨處,然後移往請柬,訝道:「辜兄竟會參加這種人多熱鬧的宴會!真教我想不到。」

    辜月明皺眉道:「丘兄究竟是來找我動手?還是想和我閒聊幾句?」

    丘九師目光移至革囊處,興致盎然的道:「辜兄是怎麼猜到我暗含殺機的?」

    辜月明聳肩道:「從你甫進門立即攀上顛峰的狀態,步步為營,卻又不是要覷隙而入,伺機攻擊,反是似乎在怕我突襲你似的,為何會是這樣子呢?」

    丘九師苦笑道:「難怪修真這麼看重你,又千叮萬囑我千萬不要輕視你,辜月明的確是辜月明,我還是首次有被人看個通透的不愉快感覺。辜兄看得很準,我入門後一直處於戒備的狀態,因為我們從某一渠道得到消息,辜兄這回南下,名之為追捕欽犯,實是要來殺我丘九師。對著名聞天下的無情劍手辜月明,我怎敢托大?」

    辜月明淡淡道:「丘兄的消息,是不是來自錢世臣?」

    丘九師沉吟半晌,道:「我可否避過不答?」

    辜月明毫不介意的道:「沒有關係。我這次遠道而來,確是追捕欽犯,問題在誰是真正的欽犯?錢世臣是因自身難保,故藉勢拖你們淌這渾水。當然,如果你們予季聶提可乘之機,他會亳不猶豫的幹掉你們。」

    丘九師愕然道:「辜兄怎會忽然大違自己一向我行我素的作風,不但肯解釋自己的情況,還直言無忌。」

    辜月明平靜的道:「這是我表示歉意的一種方式,想用這個機密的消息補償貴方。」

    丘九師不解道:「歉意?我不明白。」

    辜月明道:「我曾向阮先生保證不會介入你們和五遁盜的事,現在我要食言收回承諾,所以心生歉意,就是如此。」

    丘九師雙目神光劇盛,沉聲道:「辜兄可知我們和五遁盜是勢不兩立,在與他有關的事上不會有絲毫退讓。」

    辜月明輕描淡寫的道:「當我決定做某一件事,從不理會別人的想法。」

    丘九師嘆道:「這是何苦來由?我們絕不願辜兄成為我們的敵人。」

    辜月明淡淡道:「煩丘兄告訴阮先生,我現在開始相信,我們正陷身於某一無形之手布下的命運之局內,在身不由己下,我們的選擇只有一個,就是那無形之手安排給我們的選擇,換句話說我們根本沒有選擇。坦白說,我感到目前的情況既可怕又有趣,給我前所未有的感受。我直至此刻仍不曉得在五遁盜一事上該採取哪種立場和態度,只知道再不由我去選擇,只看命運引領我走往哪一個方向。正如你們在五遁盜一事上沒有另外的選擇,我隱隱感到我正逐步朝同一情況舉步。」

    丘九師聽得呆了起來,忽又嘆道:「我真希望能狠下心來逼辜兄作生死決戰,卻沒法在此刻視辜兄為敵人,希望情況不會朝這個方向發展。」

    又皺眉道:「為何在半天之內,辜兄有這麼大的改變呢?」

    辜月明語氣堅定的道:「這個恕辜某無法作答。」

    丘九師離座起立,微笑道:「那我丘九師無話可說了。辜兄說得對,我們正陷身迷局裡,沒有人曉得最後的結果如何。請了!」

    說罷掉頭去了。

    辜月明暗嘆一口氣,他實在不願與丘九師為敵,可是他卻直覺感到,與丘九師的一戰避無可避。

    丘九師會是那個能殺死自己的人嗎?

    烏子虛躺在床上,心內思潮起伏,亦知道有點害怕進入夢鄉,那是個他沒法為自己作主的地方。

    他今夜成績驕人,一口氣完成兩幅美人畫,箇中情況自是旖旎香艷,色迷人醉,尤幸他仍能保持一點不昧的清醒,曉得自己絕不可越界,否則將失去對美女的興趣,失去寫畫的動力,完成不了八美圖,沒法和錢世臣交易,還要落在大河盟手上,一切完蛋。

    他自己心裡明白,八美圖已變成他賣珠行動外另一個必須完成的目標,這是一種對生命和自己負責任的態度。紅葉樓由周胖子、百純、豔娘、甚至蟬翼和一眾入畫芙人兒對他的期望,合而形成一股無可抗禦的督促力量;加上創作本身動力的洪流,他是不會窩窩囊囊的半途而廢,縱然明知八美圖完成之日,就是他失去護身寶符之時。

    那個叫雙雙的雜耍女郎,對他的吸引力竟不在百純之下,像百純那樣的出色美女,已是平生首遇,而如此級數的美女,竟一下子遇上兩個,確是異數。

    難道自己的苦難終於過去,變得時來運到?他一直追尋某種東西,會不會從她們其中之一得到呢?他期望那考驗一刻的來臨,就是在與「她」共度春宵後,是滿足和戀棧;又害怕那一刻的來臨,怕是再一次的失望。

    即使在青樓縱情享樂、醉生夢死的時候,他內心的最深處仍是痛苦和空虛,那是任何歡樂沒法到達密藏於最深處的禁地,也是他生命最大的缺陷。

    他想到辜月明,從辜月明聯想到親手畫出來的古戰車美女,不明白為何辜月明在觀畫時看到異象,自己這個創造者反一無所得。

    古戰車女神在他腦海浮現,愈趨清晰,逐漸佔據他的心神。

    迷迷糊糊間,他又踏足山城的牆頭處,一切是如此理所當然,他不感絲毫異常,彷彿這才是他該置身之處,是他的家園。

    他沒有碰到任何人,忽然踏足偏離城牆的石板路上,前方出現一座似是神廟的建築物,廟前有個廣場,天色倏地轉黑,一輪明月在頭上露出仙姿,廣場的石板在月色下閃閃生輝,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天地寂然無聲,只有他的腳步聲發出空洞的迴響。

    他是不由自主的朝神廟的正門走去,正門上有個石橫匾,刻著四個大字,奇怪的是怎也看不真切,沒法認出是甚麼字。

    後方忽然傳來女子的嘆息聲,烏子虛心神劇震,轉身望去。

    天空變得寬廣深邃,明月失去了芳蹤,代之是嵌滿幽暗夜空的星辰。在廣場盡處,出現一團光芒,在芒彩的渾沌深處,隱見一焯約動人的女子倩影,從她身上發射著陣陣光彩奪目的漣漪,擴散往四周無盡的黑暗裡。

    廣場消失了,只餘沒有窮盡的黑暗,美麗的倩影在燃燒著光和熱,正緩緩朝他游移過來,情景詭異動人。烏子虛用盡目力,仍沒法看清楚女子的面目,想迎前看清楚點,卻失去移動的力量。

    一個女子的聲音在他心內響起,道:「喚我的名字!喚我的名字!」

    烏子虛生出狂呼大喊的激動,可是說到口邊的一句話怎也沒法嚷出來,心中充滿漏*點和悲傷。

    狂叫一聲,醒了過來。

    烏子虛從床上猛坐起來,一切如前。

    窗外隱隱傳來湖水拍打岸阜的聲音,夏蟲嗚叫,還有塘蛙「幗幗」的雄壯唱和,此起被落,似永遠不會休止。

    這才發覺自己淚流滿面。

    他從未如此失落和痛苦過。

    無雙女立在雨竹閣外湖旁一塊大石上,風從湖面吹來,拂得她衣袂飄揚,似可乘風而去。

    當她把舅舅埋葬在雲夢澤內的一刻,她感到她的希望也被埋葬在那裡。

    她有個感覺,爹已經死了,死在十年前那場發生於雲夢澤的災劫裡,否則他定會設法尋找她們母女。她深信實情必是如此。

    殺死辜月明後,她會返雲夢澤去,先拜祭舅舅,然後於七月十四那日搜索古城,不論能否找到古城,她會在那日的最後一個時辰服下帶在身邊的毒丸自盡,分別只是在城裡,還是在城外。

    沒有人可以明白她,包括安玠在內。因為外人是很難明白她對爹和娘的感情。看著娘在她眼前日漸消瘦,抑鬱一點一滴地蠶食娘的精神和身體,她的心片片碎裂,如果不能證明她沒有看錯爹,活著再沒有甚麼意義。

    足音在後方傳來。

    無雙女沒有回頭望去,她根本不想和任何人說話。

    蟬翼來到她身後,道:「大小姐要奴婢來看雙雙姑娘,如果姑娘尚未入睡,請姑娘到晴竹閣和她聊天。」

    無雙女搖頭道:「不是說好是明天嗎?」

    蟬翼壓低聲音道:「大小姐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雙雙姑娘,當蟬翼求你好嗎?大小姐是很欣賞你的。」

    無雙女皺眉道:「實在太晚了。」

    蟬翼道:「不會花雙雙姑娘太多的時間。事實上大小姐早猜到雙雙姑娘會拒絕去見她,所以要蟬翼告訴姑娘,如果你不肯到她那裡去,她會到這裡來。」

    無雙女轉過身來,平靜的道:「百純果然名不虛傳。」

    烏子虛捧著頭坐在臨湖的平台處,胸口像給千斤大石緊壓著、呼吸不到空氣,令人窒息般的痛苦正在折磨他。

    她究竟要自己喚她作甚麼呢?

    她是誰?

    叫甚麼名字?

    一連串的問題在他腦裡形成了一個無底的漩渦,把他整個人連根拔起,失去了自制力。

    就在此時,一點燈火出現在遠方的湖面上,斜斜掠過湖面,朝對岸西北角駛去,掀起重重水紋,艇上坐著兩個人。

    烏子虛定睛看了一會,因有新的目標,心情舒緩了一點。

    小艇此時駛至掛瓢池的中心處,烏子虛憑過人的眼力,認出是那叫雙雙的女子和蟬翼。心忖除了古戰車女神外,對自己最有吸引力的兩個美女,今晚該有個約會。

    自己現在這麼不開心,更怕睡覺,何不去湊湊熱鬧?最壞的情況,就是給她們連手轟出門去,沒甚麼大不了的。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