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攜美同遊(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這還是她首次在龍鷹面前說及侯希白的死亡,以前即使龍鷹問她,夢蝶仍是顧左右而言他。

    夢蝶續道:「我本以為永遠不會對任何人說及師尊的事,那是我內心的秘密,現在終於對你說了,你明白為甚麼我肯告訴你嗎?」

    龍鷹搖頭表示不明白。

    夢蝶朝他望來,抿嘴笑道:「因為人家開始有點與你相依為命的感覺。」

    龍鷹大喜道:「真的嗎?」

    夢蝶送他一個可迷死任何男人的笑容,道:「騙你的!我沒有半點這種感覺。不過也不用失望,至少和你在一起既刺激又有趣,甚至喜歡和你鬧著玩兒,不過只是朋友的感覺。但你須知人家從來只有對手,沒有朋友。」

    龍鷹哂道:「還不是似有情若無情那一套,老子根本不放在眼內。老子的耐性愈來愈小,說不定會強親大姐的嘴兒,看你是真無情還是假無情。」

    夢蝶笑得花枝亂顫,托著下顎含笑道:「你現在的樣子真好看,氣得吹胡子瞪眼睛似的。甚麼時候剃掉你的骯髒鬍子?你以前的樣子已夠難看,現在更是難看死了。」

    龍鷹拿她沒辦法,長身而起道:「輪到你守夜了,老子要好好睡一覺。」

    夢蝶道:「想偷香竊玉才真。我還有話要說,給我乖乖的坐下來。」

    龍鷹哈哈一笑,坐回坡頂去,擠緊她坐下,肩股相貼。說有多親密就有多親密。

    夢蝶白他一眼道:「我不是要和你親熱,而是有正事和你說。」

    龍鷹一臉陶醉的道:「兩件事不可以同時進行嗎?」

    夢蝶淡淡道:「看在你過去十多天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讓你得點甜頭又如何?我想提醒你,千萬不要因為我而視殺死莫問常為首要之務,最重要的是將她們兩個送抵慈航靜齋,其他的事將來再算。」

    龍鷹感覺著她動人的血肉,嗅吸著她的髮香體香。還帶著湖水的氣味,心醉神迷的道:「大姐怎麼說怎麼好。」

    夢蝶抵受不住他的明犯,嗔道:「還不快滾。想我對你下毒手嗎?」

    龍鷹知機的離開。

    龍鷹給人聲、車輪和馬蹄騾蹄的聲音驚醒過來,但卻不願起來,帳內只剩下他一個人。幸好餘香仍在。

    明心鑽進來道:「有大隊人馬來了,幸好不是敵人。」

    龍鷹張開眼睛,明心正以一個爬行的姿態從上方看他,俏臉離他不到二尺,此刻的她只像個明麗的羌族少女,姿態趣怪可愛。

    龍鷹微笑道:「不是敵人便成,我要多睡一會。」

    明心笑道:「你比人家更貪睡。」又鑽出帳去。

    不一會後,帳外人聲鼎沸,龍鷹一概不理,逕自倒頭大睡。今次輪到明惠進來喚他。坐在身旁用手搖他臂膀道:「是大隊結伴而行的商旅,他們要到吐蕃人的高原去。起床!我們還要趕路呵!」

    龍鷹仍閉著眼睛道:「待他們走了我們才起程好了。」

    明惠忽然沉默下去。

    龍鷹忍不住張眼看她,見她霞生玉頰的瞧著自己,暗吃一驚道:「明惠!」

    明惠沒有避開他的目光,以蚊蚋般的聲音輕輕道:「如果明惠離開道門。還俗來嫁你,你肯娶明惠嗎?」

    龍鷹今次真的是大吃一驚,坐將起來,道:「你肯嫁我,我龍鷹當然娶你。」

    明惠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紅霞消去。代之而起的是聖潔的光輝,喜孜孜的道:「真怕范先生一口拒絕人家,明惠只是想知道,以去掉心中的魔障。明惠是不會離開道門的,一來要照顧師妹,更重要的是負起師尊交給我的責任。將來只要想起你曾答應娶我,明惠便沒有遺憾。」

    說罷鑽出帳外去。

    龍鷹睡意全消,揭帳而出,入目情景,嚇了他一跳,小湖熱鬧得像個市集,大批馬騾在湖旁喝水吃草,二百多個商旅打扮的漢人則在四周休息,山坡上可見騾車馬車,列成長達半裡的車陣,浩蕩成隊。

    三女立在帳幕旁,被十多個武士打扮的大漢團團圍著,顯然被她們的豔色震懾,見色起心。

    龍鷹心忖誰敢惹怒夢蝶,肯定沒命。喝道:「不要碰老子的女人!」

    武士們朝他望來,神色不善。

    龍鷹沒有動手的興趣,雙目魔芒遽盛,眾武士哪抵得住他銳利如箭的眼神,紛紛避開目光。

    一個沙啞但威嚴的聲音喝道:「你們圍著別人的美麗媳婦兒干他奶奶的甚麼,給我滾開。」

    眾武士散往四方。

    「年輕人!到這裡來。」

    龍鷹向夢蝶等露出個得意洋洋的笑容,夢蝶則白他一眼,這才來到手拿菸槍正吞雲吐霧的老者旁,道:「前輩有甚麼指教?」

    那人五十多歲的年紀,身形高瘦,貌似老猴,但雙目精芒閃閃,坐在斜坡一塊大石上,神態優閒,一派高手風範,道:「坐!」

    龍鷹坐在他身旁,夢蝶三女則去拆帳幕,整理行裝。老者道:「我姓崔,人人叫我崔老猴,皆因我入形入格,長得像頭猴子。小兄高姓大名,你背後刀把的蛇頭非常精緻,絕非凡品。」

    龍鷹道:「我姓範,你老哥喚我範小子便成。」

    崔老猴道:「這批人跟了我七八年,卻是教而不善,弄不清楚情況。只看範小兄敢帶著三個美得可滴出花蜜來的嬌娘走在這個馬賊出沒的地方,便該知道你們非是等閒之輩,你們要到哪裡去呢?」

    龍鷹道:「我們要到金沙江去。」

    崔老猴道:「金沙江是我們入藏前最後一站,會在那裡逗留三天,補充糧食。我走這條線超過三十年,由普通保鏢成為老大,近十五年賴各方朋友給面子,從沒有出過事。」

    又指著遠方的山巒道:「經過峽道後會切入官道,往南去是白石鎮,你們可隨我們走一段路,以避開不必要的麻煩。」

    龍鷹道:「崔老兄的好意心領了,實不相瞞,現在有大批仇家追在我們後方,故不宜與你們結伴。」

    崔老猴定神打量他半晌,欣然道:「但從你們的神情卻看不出半絲惶恐神色,可知小兄定有應付敵人的實力。不用怕牽累我們,白石鎮外有個軍營,長期駐紮一個千人部隊,以對付馬賊,他們的頭子是我老朋友,保證沒有人敢公然生事。」

    龍鷹心忖畢竟是老江湖,眉精眼企,又想到即使莫問常有天大的膽子,仍不敢追至軍營來,點頭道:「江湖有江湖的規矩,得老兄領路,我們好該付銀兩。」

    崔老猴眉開眼笑道:「就收你每人一兩銀如何?」

    龍鷹掏銀兩支付。

    崔老猴拍拍他肩頭,道:「上路的時間到哩!」

    當天黃昏,龍鷹四人隨商旅大隊穿越峽道,在平野紮營。夜空下著綿綿春雨。

    四人躲到帳幕裏去,氣氛變得古怪起來,因為尚是首次共聚一帳。明惠剔亮油燈,放在中央,那點閃耀的火苗,似把帳內人或物的分異統一起來。

    三女盤膝而坐,龍鷹則挨著帳壁,伸長兩腿交叉疊著。

    夢蝶道:「如果沒被敵人攔截,我們十天內可抵雨濛山。」

    她們三雙美目投往龍鷹,頗有妻子聽取丈夫指示的味道。龍鷹飽餐三女各自的動人美態,鼻孔充盈她們迷人的氣息,雖是未曾真箇已**,但心忖不論以後他們的關係如何,這一刻的情景永遠銘記心頭。徐徐道:「在神都,有一晚我和萬仞雨,幾個御衛兄弟在外歡宴,忽然得到消息,法明遣人在回途上伏擊我們,你們來猜結果如何。」

    夢蝶現出個「還用說嘛」的神態。明心欣然道:「范先生當然是大展神威,殺法明的人一個措手不及。」

    明惠同意點頭。

    夢蝶神情一動,向明心道:「如果答案如斯簡單,這小子怎會著我們去猜?明心你中他的奸計哩!」

    龍鷹笑嘻嘻道:「大姐真明白我,不愧是我的女人。」

    夢蝶大嗔道:「你說甚麼?」

    明惠和明心想起今早龍鷹當眾說她們是他的女人,雖明知是權宜之事,俏臉仍告羞紅。

    龍鷹道:「只是順口一句,哈!有些話說慣了很易說漏嘴。哈哈!言歸正傳,那晚我是避而不戰,皆因敵知我而我不知敵。最後的結果保證你們想不到,武曌將整個神都封鎖,抓起二百多個假和尚,立即處決。」

    夢蝶忘了和他算賬,動容道:「你是想重施故技嗎?」

    龍鷹道:「我忽然付銀兩隨這個商旅隊同行,正因給崔老猴提醒近處有軍隊駐紮。以黑齒常之的精明,該推測到莫問常的勢力分布,又從逃去的六位道兄曉得我們在上遊遇襲,必會以飛鴿傳書通知這邊的軍方,所以只要我們到有長江第一灣之稱的石鼓鎮,找到當地的軍頭,該可得到軍方全力的協助,一切難題迎刃而解。」

    夢蝶欣然道:「算你哩!肯聽教聽話。我雖恨不得將莫問常碎屍萬段,但現在絕非適當時機,遲些我再找他算賬。」

    龍鷹道:「在此事上夢蝶你也要聽教聽話,沒有我和你在一起,不可獨自行動。答應了,我方肯採此避戰之法。」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