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聲東逃西(中)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夢蝶道:「最怕敵方有高手追來,只要將我們其中之一截著,後果不堪設想。」

    龍鷹道:「那就看對方有沒有本領避過我的夜箭奇技。我們趁敵人尚未弄清楚地形,立即逃走。哈!今趟大姐想沒有相依為命的感覺也不成。」

    明心伏在龍鷹背上,兩手緊摟,雙腳夾著龍鷹的腰,用布條在前紮個結實。明惠仍不放心,將她和龍鷹綁在一起。

    雖然時地均不宜動歪念頭,龍鷹仍感到明心**驚人的誘惑力,且有種破除禁戒的刺激,幸好曉得一旦晉入魔極之境,他會忘掉一切。

    明心呻吟一聲。

    夢蝶關心的道:「痛嗎?」

    明心搖頭道:「不痛!呵!很舒服!舒服得想睡覺。范先生的身體很熱。」

    龍鷹心中一動,道:「明惠將她的手也扎著,讓明心好好睡一覺。」轉向明心道:「睡醒該沒事了。」

    夢蝶湊到龍鷹耳邊道:「你有什麼感覺?」

    龍鷹道:「的確很古怪,我們間形成奇異的連繫,像是元氣的互換互補,勞累一掃而空。」

    明惠邊將明心雙手紮綁,邊道:「我明白。這是我們道門的雙修之法,也是魔種和內丹的同爐合煉。現在沒時間說哩!」

    龍鷹感到明心嬌體放軟,俏臉埋入他肩頭處,進入胎息的狀態,身子同時發熱,感覺動人至極。不由心中憐意大起,更添其闖出重圍的如虹鬥志。道:「明惠記得緊隨我的落點。藉樹幹之力在林木上彈跳。」

    夢蝶提醒道:「不要跳太遠,明惠會跟不上你的。」

    龍鷹答應一聲。領先下崖,直抵山腰處,和兩人在一塊大石上,俯瞰下方茂密的樹木。

    十多點火把光在下方移動著。

    龍鷹接過夢蝶遞過來的長弓,又接著送來的箭,架在弓弦上。

    「颼!」

    勁箭望夜空射出。並非往正前方的逃生路線,而是右後側林木稀疏的山坡。

    好一會後,慘叫傳來。

    夢蝶難以相信的道:「怎可能呢?你連對方在哪裡都看不見。」

    山腳下隱隱傳來馬蹄聲和呼喊聲,顯然以為龍鷹等由慘叫聲處闖關突圍。

    龍鷹笑道:「這就是魔種的神通廣大。如果我有過千勁箭,坐在這裡可殺敵人一個落花流水。」

    明惠欣然道:「我們早見過范先生的神箭奇技。」

    「颼!」另一支箭望空往人聲鼎沸處投去。

    夢蝶道:「有高手上來哩!」

    龍鷹著明惠給他三支箭,笑道:「讓老子先殺他一個高手,好來個下馬威。」

    倏地起立,三支箭連珠射出。

    「呀!」跟著是滾落山坡的聲音。

    龍鷹大喜道:「幹掉一個。箭來!」

    明惠也聽到大批人衝上來觸碰到草樹的聲音,慌忙遞箭。

    勁箭一支支的射出,敵人則不住滾落斜坡,直到射盡箭矢,龍鷹道:「成功哩!隨我來。」

    背著明心往下方林木躍去,落在一樹頂端橫椏處。借力再往前躍,輕鬆容易,兩女緊隨其後,認准他的落點,與龍鷹在林海上騰雲駕霧般迅速遠去。

    那晚不知是因「擊東逃西」湊巧,又或敵人尚未能鞏固包圍網,還是龍鷹暗夜林上逃生術奏效,避過幾支箭矢後,他們成功突圍逃去。一口氣奔了近百里路,到走不動才歇下來。夜去日來,天上下起毛毛細雨,田野間充盈春意。明心仍在深沉的胎息裡,龍鷹將她放置地上,正想讓她挨石而坐,這小妮子自發地盤膝結跏,令三人嘖嘖稱奇。

    他們歇腳處是一道湍流小溪的草岸,遠處山勢連綿,近處草浪草香,夾雜著彩色繽紛的野花,彷如世外桃源。

    龍鷹居於荒谷石屋多年,精善野外求生之術,到附近的樹木採摘可口野果,回來時,明心醒了過來,神采飛揚,更勝其受傷之前。

    明惠催促道:「還不給范先生看。」

    明心俏臉微紅的捋高褲腳,露出大截雪白的美腿,線條優美,小腿的曲線更是完美無瑕。

    龍鷹籲出一口氣道:「真嫩滑!」話出口才知口不擇言。

    明惠嗔怪道:「范先生!是讓你看師妹的箭傷完全消失了,沒留下半點痕跡。」

    龍鷹按下摸她大腿一下的衝動,道:「看來我的魔種對明心的女丹有對症下藥的奇效。以後明心有什麼事,給我抱抱便成。」

    明惠的俏臉飛起兩朵紅暈,怪他道:「范先生呵!」

    龍鷹苦笑道:「明心快把褲管拉下,我絕不是正人君子,而是個邪帝,受不住引誘。」

    明心嫣然一笑,毫不介意他輕佻的言詞,還似喜翻了心兒,哪還有半點道門清規戒律形跡?

    龍鷹道:「夢蝶是不是去了洗澡?沒衣服更換,洗來幹什麼?」

    夢蝶回來了,接過龍鷹拋過去的野果,一口一口咬著道:「本姑娘幹什麼關你龍鷹的屁事?少看你一陣子,竟去調戲明惠和明心。」

    龍鷹投降道:「小弟知罪。唉!昨天在那樣的劣勢下仍死不去,人也變得有點瘋瘋的。」

    夢蝶到明心另一邊坐下,欣然道:「算你哩!照我看明惠和明心並不介意你的瘋言瘋語。但你要記著她們始終是修真之人,壞她們的清修後果難料。」

    龍鷹在三女前半跪著,道:「教訓得好!我們先找個縣鎮之類的地方,買它幾套衣服,大吃一頓,痛睡一覺,才去想如何雪昨天之恨如何?」

    又向明心道:「明心可以如常走動了嗎?」

    明心歡喜的道:「當然!呵!」

    在三人目瞪口呆下,她往上騰升,直至四五尺的高處,方回落地上,自己都驚異得睜大了一雙美眸。

    龍鷹抓頭道:「我的天!看來我的魔種栽培出另一個超級女劍手。」

    明惠大喜道:「師尊說得對,魔種是會觸發明心的內丹。」

    夢蝶喜出望外,在四人中,明心實力最弱,現在轉弱為強,對他們當然大大有利。忙道:「你師尊在這方面還說過什麼話?」

    明惠道:「當日范先生離開我們的艙房後,師尊沉吟良久,忽然說出這句話,當時我們不明白,現在終於明白哩!」

    龍鷹道:「由此刻開始,我們邊走邊操練明心,看她可厲害至何等程度。」

    夢蝶道:「先走一段路再說,敵人正搜尋我們呢。」

    四人帶著因大難不死而生出的輕鬆和愉悅,望南而去。

    一座約有百多戶人家,具有少數民族特色,風格獨特的山寨出現前方,坐落於高山山腰,背山面水,隔遠看去,房舍均依山勢而建,高低錯落,且建有碉樓,在夕陽光下,氣勢逼人。

    夢蝶欣喜道:「師尊曾帶我到過這裡來,是羌族人聚居的地方,叫羌寨。師尊和他們的族長還是老朋友。」

    說罷現出黯然之色,顯是憶起侯希白。

    明惠道:「蝶姐懂羌語嗎?」

    夢蝶道:「會說十來句。你們在這裡待一會,他們對外人很有戒心,讓我先去和他們打個招呼。」

    說畢飛掠而去。

    找了三塊石頭坐下,龍鷹問道:「累嗎?」

    兩女同時搖頭。

    明惠興奮的道:「原來逃亡也可以這麼好玩的,在山上那些黃褐色的石屋裡住上一個晚上,會是非常迷人。」

    龍鷹看到她流露出真性情,心中歡喜。記起丹清子說過,她們都是因家族遭誅滅之禍,遂被家人送入道門,托庇於丹清子,以避過死劫。這兩位小道姑便像兩張潔白無瑕的紙張,不染一絲俗氣,長年的修真養成她們與別不同的性格,對修道成仙深信不疑,但畢竟她們仍是有血有肉的人,有著一般人的喜怒哀樂、渴求和夢想。

    龍鷹問道:「明惠曾提過貴門有所謂雙修之法,究竟是怎麼一回事?與法明的藏密雙修之法,又有什麼分別?」

    明惠俏臉微紅,忙道:「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無上智經》傳的雙修之術,是採取對方離中之真陰,以接補己身坎中真陽,神交體不交,氣交形不交,從而雙修雙補,利己不損人,稱為人元丹法。」

    龍鷹看得暗自心驚。

    以往兩人絕不會臉紅,可是自跳船逃亡後,不知是否因肌膚之親,她們便不時害羞臉紅,極可能是自己的魔氣擾動了她們的道法,使她們道心失守,後果確是難以預料。想起美修娜芙臉紅的原因,更是心叫糟糕。偏又毫無辦法。唯有儘快將她們送往靜齋去,希望時間可沖淡一切。

    又忍不住問道:「剛才我和明心不是違反了氣交形不交的規條,為何對明心又有這麼大的好處?」

    明惠的俏臉更紅了,害羞的垂下螓首,輕輕道:「因為范先生不是常人嘛!」

    龍鷹再次暗責自己口不擇言,往明心看去,見她神態自然,若無其事,安心了點。正要說話沖淡尷尬的氣氛,蹄聲從羌寨處傳來。

    十多騎從敞開的寨門奔出來,領頭的是夢蝶和一個老人家,後面全是年輕的羌族男子,還帶著三匹空騎。

    龍鷹欣然道:「明惠要在山寨度宿一宵的願望,即可成真。」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