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狂風暴雨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馬車在斑竹樓門外停下,守候的丘九師連忙搶前為她拉開車門,百純現身車門內,向他展露每次都能打動他的笑容。

    丘九師接著她遞過來的纖手,伺候她下車,嗅著她芳香的氣息,心中嘆道:「又和這美女在一起了。」

    百純收回玉手,轉過身來看他,兩人都似在抑制心中某一種情緒,一時忘了說話,臉對著臉的佇立,又有少許手足無措。

    丘九師心忖不是昨晚才見過她嗎?為何現在見到她,竟有點久別重逢的感覺。隱隱中他是清楚原因的,因為這回與以往任何一回部不相同、他沒有再被自己的想法束縛,故而生出期待,渴望見到她。

    百純打破沉默,喜不自勝的道:「想不到你會到樓外迎接百純,看在這點分上,吃飽肚子再和你算舊帳,我很餓呵!」

    望著她充滿生活和愛的活力的嬌俏模樣和話語,丘九師忘掉了一切。

    辜月明到達紅葉樓,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周胖子親白在大門迎接他,親切熱烈得似欲擁抱他,令他摸不著頭腦。

    周胖子指使下人牽走灰箭好好伺候,親自帶路,領辜月明到烏子虛所在的風竹閣去。低聲道:「我和花夢夫人十多年老朋友了,看著她出身,大家挑挑眉頭便知對方心中想甚麼。我周胖子之有今天一日,她在背後出了很多力,若不是她在財力上支持我,又派百純來助我,紅葉樓絕沒有今天的聲勢。花夢是我最感激的人。月明這次南來,有甚麼用得著我的地方,儘管說出來,我是站在月明這一方的。」

    辜月明隨他繞過宏偉的主堂,踏足曲徑通幽的中園,聞言心中-動道:「既然如此,我不客氣了,我想把馬兒暫時寄養紅葉樓。」

    周胖子拍胸道:「這個完全沒問題,我可保證照料得月明的坐騎妥妥當當的。」又嘆道:「近日為了籌備我們紅葉樓的十週年晚宴,每天只睡二、三個時辰,出奇的精神反特別暢旺,真古怪。」

    辜月明心叫來了,這只是開場白,也佩服周胖子在話題的轉變上,令人感到自然舒服,頷首表示明白。

    周胖子壓低聲音道:「月明是郎先生的老朋友嗎?」

    辜月明淡淡道:「可以這麼說。」

    兩人走上一道長橋。左邊的掛瓢池如一面明鏡,平整潔淨,清澈見底,大群的魚成群結隊的游過,逍遙自在,湖的四周映上岸旁水榭樹木的倒影,偶有微風吹來,泛起粼粼波紋,令人看得心曠神怡。

    周胖子湊近他道:「月明是不是懷疑郎先生是五遁盜冒充的?」

    辜月明平靜的道:「我沒有這樣說過。」

    看在花夢夫人的面子,他對周胖子算有耐性了。辜月明是個沒有朋友的人,不愛與人說話,花夢夫人是唯一的例外。或許最孤獨的人,有時也有傾訴心事的需要。

    周胖子猶豫片刻,以懇求的語調道:「大家是自己人,我不想隱瞞,現在郎先生實在是我們十週年慶典成敗的關鍵人物,全賴他的出現,百純想出來的八美圖大計,始能付諸實行。所以……所以我對月明有個不情之請,假如……」

    辜月明接下去道:「假如他真的是五遁盜,我須為他隱瞞,對嗎?」

    周胖子不好意思的道:「月明真是通情達理。唉!我這個要求是不是令月明為難呢?說到底,月明是皇上御用專門捉賊的高手。」

    辜月明道:「或許他真的是郎庚,周老闆過慮了。」

    周胖子領他穿過一座斑竹林,嘆道:「聽月明的語氣,令我更擔心。這樣好嗎!一切待他完成八幅美人圖再說。哈!到了。」

    路盡處出現一個月洞門,院牆內樹影裡隱見房舍,在灼熱的陽光下寧靜安詳。

    辜月明望著走得滿頭大汗的周胖子,微笑道:「請讓我一個人進去見他。若周老闆聽不到有人破窗逃跑的聲音,你的八美圖該沒有問題,可以如期完成。」

    丘九師往天空看去,道:「天色變暗了,看來有場雨。」

    百純微笑道:「我們要不要未雨綢繆,先移桌椅到裏邊去呢?」

    丘九師仍在研究天邊疾走的烏雲,聳肩道:「橫豎我們吃飽了肚子,又有頂蓋遮頭,灑幾顆雨點不是很爽嗎?天氣悶熱得很厲害。我小時候每逢大雨,總愛脫光衣服往山上跑,直至冷得打顫才回家,但從來不會因此著涼生病。」

    百純柔聲道:「公子的家在哪裡呢?」

    丘九師臉上露出深刻的悲傷,那是對一切希望破滅後,沒法挽回過去的悲哀。搖搖頭,籲出一口氣道:「我再沒有家。」目光重投百純俏臉上,沉聲道:「我們所處的是個沒有希望的時代。皇帝無能,姦佞當道;外則異族入侵,內則民生凋蔽。對不起!我不應談這些掃興的事。」

    百純道:「不!我愛聽你胸中的抱負。」

    丘九師再籲一口氣,似欲驅定心中的情緒,道:「說來好笑,我從小愛看天上風雲的變化。我是個不愛哭的人,很少掉淚,可是當我看著天上風雲色變,巨雷轟鳴,閃電裂空,我會有想哭的衝動,更感到自己的渺小。尤其當你身處荒野,突然來一道炫目的激電,照得人睜目如盲,忽然又被無邊無際的黑暗吞噬,再分不清何者是天,何者為地,天地合成了一體,那種感覺會今我心中充滿漏*點,不狂叫幾聲,難洩我心中情懷。」

    百純感動的道:「原來公子是個感情豐富的人,真教人想不到。」

    倏地一陣狂風吹來,刮得兩人衣衫飄揚,街上塵屑捲上半天,行人爭相走避。此時烏雲得勢,佔據了大半邊的天空。

    幾滴雨點灑下來,點砸在平臺雅座的上蓋,發出輕重不一的浙瀝響音。

    丘九師道:「這場雨比我預期的更大。」

    話猶未已,又一陣風吹來,比先前的更凌厲,街道兩旁的樹不住搖晃,然後大雨驟然暴發,豪雨從天上傾瀉而下,雅座外的天地變成一個水氣迷茫的混沌,再分不清楚是樹是街、車馬或行人,迷茫冷颼,而平臺雅座則似變成這個混亂中見規律的世界上唯一安全的避難處世之所。

    百純喜道:「百純還是首次感到平臺雅座的妙處。平臺雅座是斑竹樓獨創的,其它的都是跟風者。既在樓內,又是在樓外。難怪斑竹樓能名列岳陽三樓之一。」

    丘九師大感興趣的問道:「岳陽三樓,其它的是甚麼樓呢?」

    百純答道:「岳陽因岳陽樓而名著天下,所以岳陽城內為叨岳陽樓的光,都冠以樓名。眾樓之中,當然以岳陽樓居首,接著是我們的紅葉樓,斑竹樓敬陪三樓末席,但已非常難得。公子今天的心情很好呢!」

    丘九師含笑道:「我的心情的確不錯。不瞞百純,剛才我丘九師是破題兒第一遭陪姑娘家進膳,百純令我感到原來看人吃東西也可以如此賞心悅目,生趣盎然。」

    百純羞澀的垂下螓首,不依的道:「公子在調侃奴家,我的吃相最難看呢。」

    丘九師呵呵笑道:「當然不是這樣,我說的是肺腑之言。」

    百純朝他瞧去,輕柔的道:「如果打開始公子是眼前般的態度,百純絕不會心生怨懟,公子究竟有甚麼心事?」

    丘九師想說話,忽又啞口無言。正是千言萬語,不知從何說起。

    辜月明從敞開的門步入風竹閣的廳堂,有個人坐在廳中央的桌子處,面向大門,正目光灼灼的打量自己。

    那是一雙很特別的眼睛,隱含神秘莫測的冷靜,但絕不是冷冰冰的,沒有絲毫兇狠戾氣,隱藏著莫以名之的活力,會隨著心意變化,可是你永遠掌握不到他心內真正的想法,那是雙超越了一般人理解力的眼神,似永遠在追求旁人沒法明白的東西。

    五遁盜真人要比懸賞圖上的他有魅力多了。他雖然凝坐不動,辜月明卻看出他不動則已,動則靈活如靈狐狡兔,縱然武功勝過他,甚或人多勢眾,要逮著他仍非易事。

    烏子虛欣然道:「我的老朋友來了。辜兄請坐。」

    辜月明在他對面坐下,解下佩劍,擱在桌面上,不以為然的道:「我是你的老朋友嗎?」

    烏子虛笑吟吟道:「我們不但是老朋友,且是天生一對。辜兄是專門追賊的兵,小弟是偷東西的賊,在各自的行業上攀上最高的位置。老天爺既有此安排,當然是注定了我們要碰頭的,只沒想過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辜月明不置可否,岔開話題問道:「為何如此不智呢?冒充郎庚肯定是個愚蠢的錯誤。」

    烏子虛一臉無奈的神色,道:「我當時是因心急賺門入樓,畫仙郎庚四字衝口而出,事後想起來把門的怎曉得郎庚是甚麼勞什子,說庚郎與郎庚毫無分別,最後還是以銀兩打通關節。唉!郎庚是個跛子,只要像辜兄般對他略有所聞,便可以拆穿我。我真的失策,像被鬼迷了似的。」

    辜月明淡淡道:「你頂多只有十多天的時間,以阮修真的審慎,定會設法查證京城是不是有此號人物。」

    烏子虛大喜道:「如此辜兄是決定幫我隱瞞了。」

    辜月明輕描淡寫的道:「我從不管別人的閒事。你的事我不會插手,不會揭穿你,但亦不會證實你是郎庚。」

    烏子虛訝道:「既是如此,辜兄大可當沒聽過郎庚,更不用來見我,以免招致不必要的麻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辜月明道:「我愛怎樣做便怎樣做,我沒空去理會別人怎樣想。」

    烏子虛為之語塞。

    辜月明沉吟片刻,道:「我來見你,是因為想弄清楚一件事。」

    烏子虛不解道:「是甚麼事呢?」

    辜月明雙目射出奇異的光芒,定神看著他一字一句的緩緩道:「閣下掛在百純居處的大作,畫中乘古戰車的美女,是否確有其人,她現今在何處?」

    最後一句話剛說完,驀地狂風大作,從不同方向的門窗捲進廳子裡來,閣外樹搖葉動,天地變色,雀鳥驚飛。兩人你望我,我看你,都生出異樣的感覺。

    雨點灑下,開始時還蠻有節制的,不旋踵天像崩塌了般,大雨一發不可收拾,閣外變成了一個水的世界。

    丘九師嘆了一口氣。

    百純幽幽道:「真是這麼難說出口嗎?」

    丘九師點頭道:「確是如此,因為我說出來,怕你會認為我瘋了,又或阮修真瘋了。」

    百純精神大振,秀眸閃亮的道:「原來這麼有趣。快說出來,我最愛聽荒誕離奇的事。愈是荒誕離奇,愈好。」

    丘九師開始發覺百純深藏的另一面,她追求刺激的一面,和她說話絕不會感到沉悶。樓外的雨愈下愈大了,一切都被暴雨包裹籠罩,似只有他們的平臺雅座獨立其外,而岳陽城只剩下他們兩個人,其它一切人事再不關重要。忽然間,他感到說甚麼都沒關係,只要夠刺激便成,投百純的所好。

    丘九師收回望著外面的目光,向百純瞧去,看到她的渴望和期待,沉聲道:「若要用最精簡的話去形容,就是我和修真正對抗一張由某一無形之手操縱覆天蓋地的命運之網,你身邊的每一個人,都可能是網中之魚。而這個情況只有我和修真曉得,其它人任他三頭六臂,智比天高如五遁盜、辜月明之輩,仍只是條可憐無知的網中魚。」

    百純容色轉白,道:「百純給你說得心寒了。」

    丘九師苦笑道:「那我是否應說下去?」

    百純喜孜孜的道:「說得這麼好聽,當然要說下去。為何你們會有這個想法,你們從何得到這麼離奇的推論?」

    丘九師登時對她的靈悟刮目相看,大奇道:「百純真的明白我在說甚麼?」

    百純白他一眼道:「有甚麼難明的。快說!你們憑甚麼根據?」

    丘九師道:「主要是根據兩件事。首先是修真在不同日子為同一事起卦,卦雖不同,卦象如一,顯示厲鬼作祟。接著我們收到消息。指一個貌似五遁盜者憑手上一兩銀,在洞庭南一個鎮的賭館連贏七局,任賭館的人如何出千用術,都敗下陣來,讓他攜五百兩銀揚長而去。修真因此生疑,到那間賭館去調查賭館的人是如何輸的。我則到岳陽來見錢世臣,原因是認為錢世臣傳家之寶天女玉劍,會是五遁盜下一個盜寶目標。當日百純被那甚麼岳陽六公子攔著馬車,修真剛趕到岳陽,在這個雅座向我詳述調查的結果。」

    百純蹙起黛眉,凝神看他,緩緩搖頭道:「我仍不明白!」

    丘九師道:「此事超乎常理,實不易明白。先說修真調查的結果,就是賭館的賭術高手像被鬼迷了似的,明明該擲這個點數,卻擲了另一個點數出來,修真由此得出結論,冥冥之中,有個無形的敵人,正在布下一個命運之局。此局以五遁盜為核心,旁及所有與五遁盜有關的人。」

    百純深吸一口氣,道:「世間竟有此異事?如果你們不是過慮,便既恐怖又刺激,且不是人力能抗拒。可是這與你和我有甚麼關係呢?」

    丘九師道:「就在我從這裡躍往街上的一刻,修真恍然大悟,岳陽六公子為何不早點截著百純,又或遲些兒,卻偏要在斑竹樓前發生,令我們無法置身事外,正顯示那個無形的敵人,在暗中操控一切,引導事情往某一衪屬意的方向發展。而這個局一環扣著一環,只要我們能破壞衪其中一個環節,可破掉這個命運之局,一切盡回我們的掌握中。」

    百純倒抽一口涼氣道:「給你說得我毛骨悚然。你們是不是認為我們的相遇,是這個命運之局其中一個環節,可是我能夠起甚麼作用呢?」

    丘九師道:「至少百純為五遁盜爭取到八天寬限之期。直到此刻,我們仍看不破衪整個佈局,只深信這個無形的敵人是站在五遁盜的一方。而我們正一步一步被衪牽著鼻子走,處於下風守勢。」

    百純皺眉道:「你就是因為要破局,所以爽約不來見奴家。唉!百純不知該怨你還是同情你。告訴我,五遁盜對你真的那麼重要嗎?其它的一切都可以不理了。」

    丘九師像忘記了樓外愈趨狂暴、肆虐岳陽城的風雨,雙目奇光進射,語調鏗鏘的道:「我和修真早在加入大河盟前巳互相認識,且有共同目標志向。修真研究古今治亂興衰,我則修習兵法武功。我們沒有稱王稱帝的野心,卻希望能撥亂反正,令國家重上正軌。要達到此一目標,必須擁有強大的力量,這是我們加入大河盟的原因。」

    百純欣然道:「口說自己有大志的人比比皆是,可是像公子和阮先生付諸實行者,百純還是首次碰到。可是我不是清楚表明了立場嗎?百純是不會阻撓公子的男兒大業的。」

    丘九師嘆道:「情況豈是如此簡單,在某一些情況下,問題將會出現。」

    稍頓續道:「有些話我真的不想說出來,說出來後,百純對我的看法和印象,會永遠不能回復到說出來前的樣子。」

    百純大感興趣的道:「你似乎是要主動介紹自己的缺點,對嗎?」

    丘九師目光投往雅座外被水簾封鎖了的世界,滿懷感慨道:「當我選了要走的道路後,便曉得終有眼前的情況發生。面對能使自己動心的女子,但卻無福消受美人恩。」

    百純欣然道:「我從未聽過這樣悲壯的情話。公子的問題究竟出在哪裡?」

    丘九師的目光回到她身上,雙目亮起來,沉聲道:「我研究過自古以來各大小戰役後,得出一個結論,就是戰爭是絕對不宜膽小鬼又或道德家參與的。戰爭的本質就是無情,只可以動腦筋,不可以動感情。舉個例來說,例如在一場戰爭裡,我和修真各率一支部隊,在不同位置與敵人交鋒,如果贏了此戰,最後的勝利將屬於我們。而致勝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我必須犧牲自己和部隊,以得到最後的勝利,而我會毫不猶豫的那麼做。可是當我丘九師心有牽掛,便會猶豫,致坐失良機,輸掉最後一場仗。百純你明白嗎?如果你成為我的女人,我是不能不為你著想的。」

    百純若有所思的看著他,點頭道:「我開始有點明白了。可是我深信在戰場上沒有人是你的對手,你根本不會遇到你害怕的那種情況。」

    丘九師苦笑道:「百純你錯了,類似的情況早出現了,只是你沒察覺罷了!」

    百純嬌軀輕顫,花容轉白,道:「你是指五遁盜?」

    丘九師閉上虎目,好一會後再睜開來,道:「百純確是冰雪聰明。我明白百純,對五遁盜是同情的。坦白說,如果我有選擇,我絕不會碰五遁盜半根寒毛。可是我沒有選擇,這再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又或五遁盜是不是罪該一死。而是為達致最後勝利,任何人都可以被犧牲。五遁盜正變成這麼一個關鍵性人物,為了更遠大的目標,我們必須殺五遁盜。百純明白嗎?」

    百純的臉色更蒼白了,說不出話來。

    丘九師慘然道:「這是我生平第一次要做違背良心的事。該死的是我們幫主的不肖子、絕不是五遁盜。可是除非我放棄自己選定的路向,否則我只有一個選擇。我可以告訴百純,在這事上我是絕不會改變的。百純可以接受我這樣的一個人嗎?」

    百純咬著下唇,低聲道:「你不覺得這像一種注定的宿命嗎?為何你不去對抗衪,另找一個可兩全其美的辦法?」

    丘九師點頭道:「若阮修真的腦袋仍想不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來,世上極可能沒有這麼的一個可能性存在。百純回家去吧!設法忘記我。我丘九師會破壞你的生活,你可以恨我,甚麼都好,我根本配不起你。」

    大雨繼續肆虐著岳陽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