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福禍無門(下)-聲東逃西(上)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龍鷹向夢蝶道:「待小弟睡覺後,大姐可試試明惠道妹的功夫。」

    夢蝶無奈答應。

    龍鷹轉向明心道:「小師妹的女丹又是怎麼一回事?」

    明心搖頭道:「我不知道,師尊也不知道。」

    聽得龍鷹發怔無語。

    明惠道:「明心的情況在敝觀是從未發生過的,她在修練築基的百天功法時,忽然進入胎息的狀態中,二百天後回醒過來,整個人脫胎換骨。師尊判斷明心可能由於前世的大德,故今世剛入門便臻至別人夢寐以求的修真境界。且元神元炁合而為一,結成奇異的內丹。可是以師尊的智慧,仍沒法為她進一步的修行做出指示,只說時至自知,非人力所能強求。」

    龍鷹和夢蝶聽得你眼望我眼,均感玄之又玄,不明其所以然。

    夢蝶忍不住問道:「然則令師又為何可認定法明非得到明心不可呢?」

    明惠道:「當時我和師妹助師尊圍攻那妖僧,師尊感應到妖僧見到師妹時異樣的反應,因而有此判斷。」

    龍鷹一呆道:「你們竟和法明動過手!」接著渾身一震,色變道:「糟糕!算漏了一點。」

    夢蝶三人呆瞪著他,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龍鷹彈起來大嚷道:「各位道兄,立即跳水逃走,愈往下游去愈好,不用理會我們。」

    夢蝶表現出高手風範,道:「什麼事?」

    龍鷹回復冷靜。道:「我們中伏了,拿兵器,隨我來!千萬不要失散。」

    明心和明惠駭然齊聲道:「我們不懂水性。」

    龍鷹向夢蝶打個眼色,閃身過去,一手摟著明惠,撞往艙壁,破艙而出。投往江水去,夢蝶扯著明心緊隨他後,沒入水中。

    四人隨滾流而下的江水迅速離開風帆。

    回頭望去。六艘三桅大舟正一字排開,朝他們的單桅帆直衝過來,聲勢洶洶。

    明惠整個嬌軀伏在他背上。幸好她長於呼吸胎息之術,即使隨龍鷹潛進江底,也不會猛喝江水。明心則完全進入胎息狀態,由外呼吸轉為內呼吸,最妙的是,她變得似輕如無物,摟著夢蝶的蠻腰,任她帶得往下游飄去。

    「轟!」

    小風帆先被撞得打轉,再給另一艘敵舟攔腰撞個正著,登時傾側翻沉。

    龍鷹暗責自己低估敵人。

    莫問常一直遠吊他們。/早已露出玄機,就是他們在前方佈下天羅地網,故要待至該處方趕上他們,來個前後夾攻。敵人不但橫江攔截,且在兩岸布有伏兵。所以他們必須朝下游逃走,只要能捱至天黑,尚有一絲逃生的希望。

    敵船發覺船上無人,揚帆順流追來。

    龍鷹很想再疾遊一程,好拉遠與岸上追兵的距離,但這樣只會害死正在前方遁逃的六位道人。猛一咬牙。道:「在此登岸!」

    四人朝仍在十多里外的荒山野嶺全速飛掠。右後側蹄聲轟鳴,愈來愈接近,當他們進入一個草長過腰的野原,龍鷹止步道:「夢蝶帶她們到山裡去,找個地方躲起來,入黑後我可憑明心的女丹找到你們。」

    夢蝶曉得若被圍困,因要照顧明惠和明心,她和龍鷹都要沒命,反是龍鷹一人可打可逃,還有少許生機。悲呼道:「珍重!」帶著二女繼續奔逃。

    「鏘!」

    龍鷹拔出蛇首刀,高呼道:「不要命的就到這裡來。」

    心忖幸好毀掉莫問常的兩艘船,又狠創此君,令對方此時欠缺特級高手,否則不要命的就只能是自己。

    近百敵騎大部分朝他殺來,只有二十多騎繼續往夢蝶三女追去,這二十多人才真的是不珍惜自己的性命。

    龍鷹伏往長草裡,像沒入了草浪的汪洋中,雙足猛撐,箭矢般在草浪裡滑進,兩騎迎頭而至,驀地彈起,蛇首刀旋揮一匝,兩顆頭顱飛上半天。

    他順勢翻上其中一馬之背,勒轉馬頭,直衝入對方的馬陣,展開刀法,狠、準、快、辣,沒有任何花招,若有兵刃臨體,可避則避,避不過硬以魔勁震開,將損傷減至最低。倏忽間已和十多敵人擦馬而過,殺得敵人不住跌下馬背,鮮血四濺。

    片刻後他從對方馬陣後穿出去。

    右前方喊殺震天,以百計步行的黑衣武士朝他殺來。

    他渾身浴血,身上大大小小有七八個傷口,由於剛才是全力施為,加上失血,一時間他已乏力再戰,忙催馬朝山嶺的方向奔去。

    「颼!颼!颼!」

    箭矢聲響。

    龍鷹躍離馬背,馬兒渾體插箭,慘嘶倒下。

    剛觸草地,尚未藉勢滾倒,不知哪裡來的一支冷箭,直貫入肩側,龍鷹的魔勁天然發動,箭入肉寸許便被反震出去,但已痛得他齜牙咧嘴,差點喚娘。

    龍鷹自己知自己事,此時只要來十來個黑衣惡漢,保證可要他的命。

    龍鷹一個踉蹌,滾往草地。兩腳一撐,箭矢般在草浪內疾飆,落地時重施此技,不片刻暫離險地。

    敵騎看不到他的影跡,往四方擴散搜索。

    四騎朝他的方向馳來。

    龍鷹不住運轉魔功,力圖恢復元氣。今次能否保住小命,還看此刻。

    他蹲起來,蛇首刀蓄勢以待。

    其中一騎驀然看到龍鷹,嚇了一跳,要呼喊時,龍鷹已格開他刺來的長槍,蛇首刀朝上一掃,劃斷他的喉嚨。

    戰馬踢蹄人立,發出驚嘶。

    龍鷹閃電橫移,又劈落另一敵人。

    順手執過他的長槍,轉身運勁擲出,貫穿另一敵的胸口。

    剩下的一騎高聲呼叫,著其他人來支持,即惹得蹄聲轟隆,全朝他們的方向衝過來,形勢一發千鈞。

    龍鷹人刀合一,硬將餘下的黑衣武士撞離馬背。

    最關鍵的時刻到了。

    此時離他最接近的敵騎已在百步之內。

    龍鷹翻下馬背,用刀在馬股狠刺一記,健馬吃痛下狂奔而去。

    他盡餘力閃往餘下的三匹馬兒旁,各刺馬股一記,最後附在其中之一的馬肚下,兩手緊抓馬鞍,任由瘋了似的馬帶著他負痛狂馳。

    敵人立即亂作一團,見四匹馬兒分別狂奔往不同方向,又見不著龍鷹,一時不知該循哪個方向追去。

    有人大喝道:「放箭!」

    箭矢聲起。

    今次龍鷹只能聽天由命,如果馬兒被射翻,明年今日此刻就是他的忌辰。

    幸好馬兒繼續狂馳,沒有絲毫中箭之象。

    太陽終沒入西山,天色轉暗。

    龍鷹翻上馬背,環目一掃,最接近的敵人仍在裡許開外,大大鬆了一口氣。

    最妙的是馬兒正朝山嶺的方向奔去,老天爺這麼幫手,使他大感欣慰。

    龍鷹收攝心神,全力療傷,同時憑靈應搜索明心奇異的女丹。

    離入山處尚有半里許遠,戰馬力盡失蹄,將龍鷹拋往前方的泥地處。

    龍鷹回頭瞥一眼馬兒,見牠口吐白沫,眼看活不了,心中一陣難過,但又無法可施。

    敵人燃著火把,照亮了半邊天,正不住迫近。

    龍鷹收拾心情,往尋三女去。

    龍鷹攀上離山峰只百多步的高崖,黑影閃至,挾著他熟悉的香氣,忙道:「是我!」

    夢蝶驚喜道:「龍鷹!」

    龍鷹順勢一把抄著她不盈一握的小蠻腰,將她摟得緊貼身體,問道:「她們沒事!」

    夢蝶「呵」的輕呼一聲,湊到他耳邊道:「不要胡鬧,明心受了箭傷。」

    龍鷹嚇得連忙鬆手,朝前掠去,轉過一堆石後,明惠和明心挨石而坐,後者花容慘淡,**扎著從道袍撕下來的布條。

    兩女見到龍鷹活生生的出現眼前,喜出望外。

    最令他驚喜的是,他們旁的泥石地處放了一張大弓和二十多枚箭矢。

    龍鷹在明心前蹲下來,明惠淒然道:「箭頭已剜了出來。唉!師妹流了很多血,沒法走路。」

    夢蝶道:「弓和箭是從敵人處得來的,不過這麼多敵人,起不了多大作用。」

    明心平靜的道:「范先生帶師姐走好嗎?明心會處理好自己,那邊有師尊照顧我,你們不用擔心。」

    明惠駭然道:「不准說這種話。」

    龍鷹微笑道:「明心太小看我龍鷹,現在形勢大佳,我可保證明天日出,我們四人將遠離險境。」

    明心勉強一笑,道:「可是明心走不動呵?」

    龍鷹道:「只要我走得動便成,再勿胡思亂想,好好養神調息,待我去看清楚山形地勢,便回來和你玩個騰挪跳躍的有趣遊戲,記著!千萬不要失去鬥志。」

    向明惠打個眼色,拿起大弓和箭矢,偕夢蝶回到高崖處。

    天上雲多星稀,下方山林黑沉沉一片,山腳處火光點點,顯示敵人不住擴展包圍網。

    夢蝶道:「這個山區面積不大,敵人只要在扼要處把守,即可將我們困死山上,到天明後,派人上來搜山,我們將沒法躲藏。」

    龍鷹將弓拉成滿月,欣然道:「看!左下方樹林延綿,伸展逾裡,直至另外一組山巒,那就是我們的逃生之路。」

    夢蝶沉吟片刻,道:「讓我來背明心。」

    龍鷹道:「這個由我負責,今次我們是逃走而非殺敵,我剛才一路上來,乘機調傷,幾功力盡復,傷口大半癒合,背著明心對我的身法影響不大。」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